第一回 剑影舞秋林 少女红妆能伏虎 镖声现人迹 名家子弟惹风波

 江南最美的季节是春天,而北方最美的时分却是秋季。所以“骏马西风冀北”和“杏花春雨江南”同被列为最美的境界。一个代表了“阳刚”,一个代表了“阴柔”。

 在北方,一到了秋天,那天空就真的像显得特别高远,而空气也显得特别清爽。每到秋天,就有不少人趁着天高气爽郊原试马,围场捕猎。贵介王孙、农庄猎户、练武家子,或为消遣,或为谋生,或为练技,齐组成了秋林狩猎的画图。

 这一天,正是初秋天气,河北保定郊外的一座林中,也正有着一伙人携猎叉,带猎犬,张弓搭箭,在满林搜捕野兽。这伙人却非贵介王孙,也不是寻常猎户,却是保定两家豪门的护院武师,闲来无事,特来试试身手,互相炫技的。

 这两家豪门,一家是保定的首富索善余,一家则是索善余的襟兄弟华元通。索家的大护院听说华家新请来两个武师,本事好生了得,因此特地请他们联同入林狩猎,也有着看看他们有什么能耐的存心。

 不过打猎并非容易的事情,这伙人虽然个个都有一身武艺,猎了半天,却猎不到什么野兽。原来野兽大都是白昼蜷伏岩穴,夜晚饥饿了,才肯出来觅食。而且打猎武艺还在其次,首先要懂得寻觅兽穴,勘探兽迹,还要有擅于嗅寻野兽气味的猎犬。这伙人懂得舞刀弄剑,跑马射箭,但打猎的经验,却不及一个普通的猎户。

 这伙人猎了半天,还只是猎到几只狐狸、兔子,觉得十分乏味,于是登悬崖,披茅草,到处穷搜,居然给他们发现了一个很深的洞窟。可是事情却怪,那些猎狗,起初还朝着洞口吠了几声,却忽的卷起尾巴,怔怔地不敢上前,垂头丧气。

 这伙人恃着都有几分本事,看样子,虽情知洞里藏的不是什么“好相与”的野兽,却也不怕。一个武师就提着长长的钢叉在洞口试扎进去。这一扎立刻引出劈天价一声怒吼,山摇地动,说时迟,那时快,一只雄伟硕大的吊睛白额大虎,猛的窜出洞来。那为首的武师,不及防备,竟给它突然扑倒,给虎爪撕去一大块肉,立刻血涌如潮。

 众人一见这只大虎锯齿,神威凛凛,猛然都不禁着了点慌,还未来得及飞叉射箭,那白额虎已又扑倒一个,发劲前窜。

 索家的大护院大怒,一声怒喝,一抖手就飞出几柄猎叉,那老虎一剪一扑,居然给它避过一柄,硬碰落一柄,可是它的前腿还是中了一柄飞叉。索家的大护院是江湖巨盗出身,论暗器,论本领都很了得,他打伤了老虎,立刻率领着其他武师穷追。

 可是那白额大虎,受伤之后,更是发劲狂奔,一跳三跃,跳上悬崖,如飞的窜入丛林茂草之中。这伙人虽有上等轻功,可也给它抛得远远。正在看着就要给老虎跑掉之时,猛听得前面一声轻叱,一个红衣少女,竟出现在老虎面前。

 那吊睛白额巨虎,受了叉伤,正自狂怒奔窜,猛见有人拦住去路,蓦地抖起神威,巨尾一摆,腾空窜起,发出霹雳般的怒吼,便朝红衣少女,当头扑来。

 一声怒吼,地动山摇。猛虎扑来,狂风骤起。那少女却并没有给它的声势吓动,身形一转,闪电惊飙,一闪便闪到大虫(老虎)身后。一声娇叱,手中剑卷起一道青虹,便朝老虎刺去。

 那老虎一扑不中,未待翻转头来,背后已先自吃了一剑,只痛得连声咆哮,前爪搭在地下,猛地把腰胯一掀,便掀将起来。那老虎皮粗肉厚,吃了一剑,虽受重伤,却非致命。这一发怒狂掀猛扑,力量何止千斤,那少女竟把持不住,给它拖动,忙把手一送,方稳身形,便向后纵,那把剑竟来不及拔出,深深地陷入老虎身中。

 这一来那老虎更是痛极狂吼,竟像疯了一般,不往前窜,反向后扑,铜铃般的一对大眼睛,射出怒火,跟定了红衣少女,张牙舞爪,直扑过来。

 这时少女手中,已没兵器,但见她一掌护胸,一掌作势,托地跳过一边,那老虎一扑、一掀、一剪,三般使过,俱都伤不了她,说时迟,那时快,那红衣少女待虎势一衰之际,立刻出手,右掌心扣着的三枚铁莲子,疾如流星赶月,向老虎飞去。只听得又似半空中起了一声霹雳,只见那老虎碧油油好像放射怒火的一双大眼睛,霎地熄灭。那红衣少女的三粒铁莲子,都没有虚发,两枚射入虎眼,一枚射中虎额。

 那老虎几曾吃过这样大亏,它连连受伤,痛得声声怒吼,怒极痛极,竟不顾一切,还是猛的朝红衣少女立足之处,张牙舞爪扑上,只是它有眼睛时还扑不住少女,何况现在没了眼睛,盲碰瞎撞?那少女竟自逗它,故意发声,引它来扑。待那老虎扑来时,她一跃便跃上一块大岩石上,老虎不知,还是怒扑过去,一头撞在石上,立刻把那大岩石撞得摇摇欲坠,可是那老虎也立刻虎头碎裂,脑浆迸出,倒在血泊之中了。

 一声娇笑,那少女自岩石上一跃而下,纤足踏着碎裂的虎头,也顾不得绣花鞋沾上了血污,她星眸放光,冷笑道:“你这只大虫,原来只会吓人,却也经不起一击!”她又弯下柳腰,将插在虎背上的龙纹剑拔出,将袖子一揩,便插剑归鞘。正在此时,猛见一伙人,已自来到身边,为首的喝道:“姑娘,别走!你怎的杀了咱们的大虫?你须把它留下。”

 这伙人正是索、华两家的一众护院武师,他们看了这一幕红妆少女与白额巨虎的恶斗,也兀自心惊。可是索家的大护院与华家新来的两名武师,都是心高气傲,恃着本领,欺侮弱小的人。他们见自己打不着老虎,反给一个少女占尽风头,不禁又恼又怒。同时他们见这少女秋水为神,玉肤花貌,竟自想上来戏耍,他们虽然见识了她的能耐,但既恃本领,又恃人多,竟自闯上来了。

 武师之中有知道那少女来历的,急急嚷道:“哎呀!那使不得,这少女是,是──”他没说完,已给索家大护院截住了:“管她是谁,你给俺闯上去再说。”索家的大护院以为他给那少女打虎的本领吓住了,心中既是鄙屑,又不耐烦。他没听完,就径自闯上,向那少女要老虎。

 红衣少女一足踏着虎头,侧目睨视,一声冷笑道:“什么?这大虫是你们养的?敢叫姑娘留下?”

 索家大护院立即应声答道:“这大虫虽不是我们养的,可是也是给咱们先打伤的,你不过是赶现成罢了。”

 红衣少女勃然大怒,叱道,“你们这些人就如此无赖!自己斗不过一只畜生,敢颠倒说俺趁现成?咄!”她按剑含嗔,骂起来了:“姑娘不是好欺负的,你们给俺滚开!”

 索家大护院给她一骂,竟嬉皮笑脸地说道:“姑娘,你别恃着这点本领发恶!俺偏不滚开,你又怎样?你可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告诉你,我便是索家的大护院,金刀郝七爷,郝大武师,保定城中,谁人不知,哪个不晓!你敢与俺作对?俺也不怪你,俺正少一个女弟子,你就给俺乖乖的叩头拜师吧。”

 红衣少女不听犹可,一听他报上名来,蓦地一声轻叱,手中剑往外一挥,剑尖一指索家大护院的面门,喝道:“叫你什么郝大武师知道厉害,俺手中宝剑,须不许你恃势凌人,如此混帐。”红衣少女一落步,“猿猴舒臂”,半身前探,手中剑“春云乍展”,刷的一剑便奔金刀郝七的右肩刺来了。

 金刀郝七大喝一声:“来得好!”将金刀一举,“横架金梁”,便待磕飞红衣少女的利剑。但那红衣少女好不溜滑,步法轻灵,“金蜂戏蕊”,只一扭身,呼的一声,剑花便绕了回来,反削金刀郝七的手腕。金刀郝七大吃一惊,急急挥刀尽力招架,一面大声吆喝:“你们还不上来,给俺擒着这个雌儿?”

 红衣少女又是一声冷笑:“我道是什么人物?原来只是以多为胜!”她剑招倏变,使出家传梅花剑法,狠狠与一众武师杀将起来。“她的梅花剑法分七七四十九路,击、刺、挑、扎,虚实相生,施展起来,只见剑花错落,起了几道电闪似的光彩,剑尖更是吞吐进退,宛如银蛇乱袭。众人给她的奇门剑法,逼得耀眼欲花!

 但他们到底人多,尤其索家的大护院与华家以重金新聘来的两名武师,都是江湖巨盗出身,两柄金刀,一对蛾眉刺,一对护手钩,在江湖上也有小小名头,斗起来竟自不弱。若论单打独斗,他们自不是红衣少女敌手,但现在以众敌寡,又兼在红衣少女斗了猛虎之后,气力未免吃亏,这样游斗多时,红衣少女渐渐落在下风,额头微微沁出汗珠了。

 战到难分之际,红衣少女柳眉一挑,圆睁杏眼,正想使出梅花剑中的毒辣招数,扫荡这群豪门爪牙、江湖无赖。但一来凛于庭训,她父亲不许她随便伤人;二来这群人虽然可恨,但这次只是力争一只老虎,结下性命冤仇,又似乎太过“小题大做”,她犹疑不定,而那群人却越逼越紧了。

 正在此时,只见山风起处,发出飒飒的一片响声。在长长的山茅野草之中,蓦的有一个面如冠玉的少年,披茅拨草而出。他一现身,看了一眼,立刻宝剑出鞘,加入战斗中来。

 这美少年正是保定丁派太极掌门人丁剑鸣的儿子丁晓,他的祖父就是挟三绝技──太极掌、太极剑、金钱镖──威震江湖的太极丁。丁剑鸣的武功,虽尚不及乃父的已到炉火纯青之境,但在江湖之上,也已经是罕逢对手了。

 丁晓这时才十九岁,可是由于家学渊源,武功已很不错,尤以金钱镖的连环打法,更得乃父功夫十之八九。

 丁晓武功虽佳,却少朋友,保定武家的孩子,都不大和他往来。他父亲虽然开宗立派,收徒很多,但他父亲的收徒和他祖父以及一般武师的收徒,却又有很大不同。他祖父当年也收有一个徒弟,就是江湖上享有盛名,群相推重的柳剑吟。他祖父收徒是想要徒弟继承衣钵的,即一般武师的收徒也是认真传授的。他父亲却因为是独自开创一派,收徒颇滥,开班教技,天资好的有毅力的则所得较多,差一些的那就只不过学了几个把式罢了。到了后来,丁剑鸣为了怕麻烦,索性就叫为首的几个徒弟代为传技,他的门人虽越来越多,有真功夫的却越来越少。丁晓自幼就在家内跟父亲学技,他是和那些“师兄弟”们隔绝开来学武的。那些“师兄弟”是大伙习武,他却是他父亲“个别教授”的。也正因为如此,他和保定武家的孩子既少往来,和“师兄弟”也很隔阂。

 这一天,他在家中很是无聊,父亲又已到外面所设的武厂指点门徒技艺,他看看碧空万里无云,正是打猎的好天气。他就带剑携镖,牵一只猎犬,到郊外去独自打猎。

 他刚走进保定郊外的丛林,猛听得几声虎吼,震得满林枝叶,簌簌作响,顿然间群兽逃遁,百鸟争飞,猎犬不前。他也吃了一惊,急拔剑在手,循声踩迹,待斗一斗这百兽之王。

 他循声踩迹,初时还听得连连虎吼,渐渐就静寂起来。再过了一会儿,忽又听得人声嘈杂,远处传来了金铁交鸣,兵器碰磕之声。

 他颇觉奇怪,急先收剑回鞘(江湖道上,若两方相斗,第三者拔出兵器行前,就是表示要帮任何一方,卷入漩涡的)。隐身在茅草丛中,探头外望。只见一个红衣少女,分梳两条蝴蝶结小辫,柳叶长眉,鹅蛋脸儿,十分妩媚,但却使得一手极好的梅花剑法。一个少女,竟独战一群魁梧大汉。使到紧处,只见白光如练,裹住红妆。直看得丁晓目眩神摇,啧啧称异。

 但再看下去,丁晓却不由得替那红衣少女着急起来了。“好汉敌不过人多”,那少女竟似渐渐落在下风了。这时那使蛾眉刺的华家武师,正使到“青龙摆尾”一招,右刺倏翻,斜挂少女的面门。那少女一退左步,一提右脚,避招进招,用出一手“倒挂金铃”,剑尖轻点敌人脉门,那人见红衣少女来势迅疾,急旋身退步,倒窜出五六步去。红衣少女方待前追,左右两侧,一对护手钩,一对金背刀,又已分两翼掩到。红衣少女来不及收回龙纹剑,急使个“乳燕穿云”,飞身一耸,竟从一众武师头顶上穿将过去。那群武师,骤不及防,给一个少女从头顶飞越,不禁齐齐发怒,急急跟踪,发声喊直逼过来,那少女立足未稳,背后一柄金刀,已旋风扫落叶般地往双足削到。

 那少女给一众武师追得无法,勃然大怒,身子疾得像陀螺般直拧过来,手中剑刷的四下一扫,“迎风扫尘”,嗡嗡连声,荡开几般兵器。她银牙一咬,怒从心里起,杀气上眉梢,剑招倏变,便待使出梅花剑中的杀手,扫荡这群家伙。

 但未待她施出杀手,斜刺里杀出一人,那人正是丁晓。他见红衣少女,处境甚“危”。他竟忘乎所以,忍不住要伸手来解困扶危,他人未到,镖先发。一出手便是连环三镖,一枚奔向那使蛾眉刺的,一枚奔向那金刀郝七,一镖奔那使单刀的。使蛾眉刺的和金刀郝七都是老江湖了,功夫也自着实不错。一听暗器嘶风之声,来自身后,一个斜身闪躲,一个翻刀碰磕,都没给打着,只有那使单刀的武功差,经验不足,正给丁晓的金镖命中脉门,“当啷”一声,二尺八寸的利刃,掉在地上。

 丁晓三镖发出,一剑飞前,大声喝道:“强徒休得欺侮妇女!”一众武师和那红衣少女都愕然回顾,说时迟,那时快,丁晓已旋风似的追了上来。索家大护院气得连连大喝:“什么人?别多管闲事,枉送性命!”但他话未完,人已到,丁晓身随剑走,运太极行功,一掠数丈,青光一缕,已如惊雷闪电般的直刺过来!

 华家新来的两个武师不知丁晓厉害,一对蛾眉刺,一双护手钩,便待拦、截、扯、夺丁晓兵器。哪知名家身手,毕竟不凡,太极丁传下的太极奇门十三剑,剑剑精绝,丁晓虽欠火候,却是真传,一连几剑,荡开蛾眉刺,穿过护手钩,剑剑直指要害。华家两个大武师,给他追得手忙脚乱,欲进不得,欲退不能。这时节,那少女见丁晓突如其来,不觉缓了剑招,玉目偷窥,见丁晓剑法好得出奇,正自诧异,猛听得索家大护院又高声喝道:“你,你,你莫非是丁公子?”

 丁晓霍地长身,将剑一抡,倏的先荡开了面前的两般兵器,然后侧目睨视,傲然应道:“是,是又怎么样?”但当他目光接触到那人时,声调顿时由高昂而趋于平和了。这人的面貌好熟,好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似的。

 丁晓正在猜疑,忽听得那人哈哈大笑道:“呵,果然是丁公子!大水冲倒龙王庙了!”“喂!”他发声招呼同伴:“停手,停手,都是自家人!”

 敌意一消,几方惊诧,华家的两个大武师,按钩握刺,怔怔地望着丁晓。心想:怎么这样斯文的公子哥儿,会有这么好的功?又怎的会是我们“一路”?丁晓则始而猜疑,继而恍悟,他想起来了,这人曾来拜见过他的父亲,他的父亲也曾给他介绍过,据父亲说,这人就是什么索家的大护院,江湖上号称金刀郝七。因为丁晓不喜和这些人往来,所以见过一面,也便忘怀,不想这次却在这里碰到他,又不知他们为什么要欺负一个少女?

 那红衣少女却是神色大变,她初见丁晓前来,蓦然伸手,太极剑法,剑剑精奇,正自钦佩;忽听得他们在“战场”上拉起朋友来了,不由得退两步,按剑而视,口角噙着冷笑。

 看官,你道丁晓父子,是武林名家,以江湖侠义自期,怎的会交上保定的豪门,伪善的巨霸?原来在十五六年之前,丁剑鸣夜追两个伪装采花的蒙面客,追到索家的院子中,空拳拼斗,结果中了一枚毒蒺藜,性命危殆;“幸得”索老头子用大内的解毒药救了他的性命,从此索家便常和他往来。丁剑鸣本来也是不喜欢结交权贵的,可是他迷惑于索善余(索老头子)伪善的面貌,以为他是“善良长者”,也就不疑有他。他虽然还是不大愿到索家,但索家的人来时,他也坦然把他们当朋友看待。也正就是因为他和索家的关系,使得他和师兄柳剑吟闹得不欢而散,和武林同道,也越弄越生分。(丁剑鸣和索家的“恩”仇关系,事详拙著《龙虎斗京华》。)

 这些事情,丁晓也约略知道,因此他现在弄得很尴尬,他们明明是欺负少女,然而他们却又是父亲的“朋友”,这该怎么办呢?他正在迟疑,已又听得那伙人连声“误会”,连声“抱歉”。索家大护院一面对丁晓道:“俺们不知这位姑娘乃是贵友,冒犯,冒犯!”一面对那红衣女说:“事出误会,姑娘别怪。俺们只是见姑娘本事太好了,所以才冒昧上来试招领教。”

 那红衣少女并不因他们前倨后恭而高兴,她的面色越发难看了,她满脸都是鄙夷之色。忽地睨目而视,按剑冷笑,望也不望丁晓道:“谁和这厮是朋友?要你们看他的面?谁又希罕这条大虫,要和你们歪缠。姑娘只是想教训教训你们!”说完她忽地插剑归鞘,在冷笑声中,施展登萍渡水的轻功,直如飞燕掠波,霎的投入草莽之中去了。丁晓愕然惊顾,蓦地向索家的护院,略打招呼,也急插剑归鞘,追踪觅迹。

 丁晓是既感尴尬,又觉气恼。尴尬的是:那群家伙硬栽红衣少女是他的朋友,而红衣少女却立即否认,而且满脸鄙夷之色,好像自己配不上和她做朋友似的;气恼的是:自己冒险犯难,夹镖仗剑,总算是助了她一臂之力,她怎的非但连“多谢”也没一声,却这般对待。

 因此丁晓顾不得索家护院的歪缠,因他根本不把这些人放在眼内,也就顾不得什么礼貌不礼貌,把那些硬拉朋友关系的人扔在后头,自追红衣少女去了。

 丁晓展开太极行功,疾如流星过渡,弩箭穿空,只见野草山茅,卷起了一层层波浪,倏张即合,恰似平静的湖面,给石子荡起涟漪。

 不须多时,丁晓已追近红衣少女身后丈许,红衣少女也好像发觉身后有人,脚步又忽的加紧起来。丁晓边追边喊道:“姑娘,请停一停步!”

 那红衣少女不理不睬,兀是前奔。丁晓又连喊道:“姑娘,你总得听俺解释解释!”

 红衣少女还是不理,还是前奔。丁晓气恼异常,愤然道:“姑娘,纵许咱们不是朋友,但也总不是仇人呀!好坏我也曾给姑娘效过一点劳呀,姑娘纵不屑和我做朋友,也不应如此拒人千里之外。你怎的这样不近人情?”

 红衣少女听了丁晓这番话,蓦然回首,眉峰一挑,冷然应道:“我就是这样不近人情!你待怎样?谁要你效什么劳?难道我就不能打发那群猪狗?”说到这里,声音一顿,突的扬声喝道:“你还不赶快向来路滚回去,我和你非亲非故,不耐烦你的歪缠!”

 丁晓方一迟疑,未停脚步,那少女已是蓦地右手一张,三粒铁莲子如流星打到。丁晓急待施展接暗器的功夫,那三粒铁莲子,已从他面门两侧和头顶飞过。看来那少女不是存心打他,而是“示警”。

 可是这已令丁晓十分难堪,气炸心肺,他大声吆喝道:“俺并不是想高攀和你做什么朋友,但你如此待人,俺却不能不问个明白。俺丁晓到底做了什么错事,冒犯姑娘,落得你如此轻视?俺也不曾说帮了你姑娘什么忙。只是俺虽年轻,也颇知江湖侠义。俺不愿欺弱,宁愿斗强。俺见危必救,也从不望人报答。你给他们围了,俺凭空伸手,就为的是这点江湖侠义,你现在无理的乱发暗器,俺不愿和你计较,也为的是俺不欺弱,宁愿斗强。”

 说到这里,丁晓也一声冷笑道:“请了!请了!算俺眼拙,不识你这样的女英雄。我不敢承教,也不望再会!”说完,他旋过身躯,果然向来路跑奔回去了。

 那日之后,丁晓回到家中,闷闷不乐。他想查探那红衣少女到底是什么人物,但却无从查探。他和保定武家,自小就很少来往。他想问他的父亲,却又不敢,索家的大护院是父亲的朋友,他怕父亲责怪他年轻无知,冒犯了“长辈”。

 这样又过了几天,一天丁剑鸣的大徒弟金华,忽地从河南来访。原来金华入门最早,在丁剑鸣门下,功夫也算最高,三年前他已“艺满出师”,奉师命到江湖“游学”、“闯万”去了。

 原来以前的武林规矩,做徒弟的满师后,就由师父讲授江湖上的忌讳、切口(暗语)、各种派别,和一切闯荡江湖的秘诀,叫徒弟出去游学,这一来是可以借此增进经验,磨练磨练;二来是可以看别人所长,补自己所短,含有互相观摩、彼此印证的意思,所以叫做“游学”;三来是希望徒弟能替自己这一派争光,撑大门户。而徒弟本人也可以闯出字号,树立声名,这叫做“闯万”。有了声名之后,就叫做闯出“万”字。普通游学,多以三年为期,若在三年中已闯出“万字”,那么这个徒弟就有独立门户的资格了。

 金华在江湖上游学三年,也有了一点小小名气,虽未算怎样闯出“万字”,但也让武林中知道有这么一个人,承认他是个后起之秀了。

 这天,金华从河南游学回来,丁剑鸣自是十分高兴,丁晓也欢喜得蹦跳起来。金华因为入门最早,他入门时,丁剑鸣还没有独创一派,丁晓也还是几岁的小孩。他天资虽不见佳,但却勤恳好学,从十四岁学到二十五岁,一直在师门十一年,才出师的。因为他入门时,丁剑鸣还未创宗派,设厂授徒,因此他是住在丁家,亲承师教的。丁晓自幼和他玩得很熟,一向对他很有好感。

 丁剑鸣待金华谒见之后,慨然叹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换旧人。我在保定已近二十年,不知现在江湖之上,又出了什么奇材异能之士,你游学三年,可将所见所闻,说给我听听。还有,咱们太极一派,在江湖上可还吃得开,叫得响字号?你在江湖上说起我的名字,大约他们都让你几分吧?”丁剑鸣一向自负,虽曾经师兄训诲,仍是至老不改。他在徒弟面前,一样露出骄妄神情。

 金华自不敢逆他师父之意,连忙说道:“提起你老,江湖上自然都是尊崇敬佩。”其实却满不是这回事。金华在外游学,提起丁剑鸣,却常遭白眼,倒是提起师伯柳剑吟还有人接待。

 金华跟着回答他师父的所问,道:“弟子在江湖上仅仅三年,说不上有什么见闻。若论声名,少林四派:莆田、嵩山、南海、峨眉的神拳和十八罗汉手,都愈演愈精,声闻南北,声威最大。若论江湖奇士,则有两个江湖上视为神秘人物,如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而且其中有一个大约还竟是咱们太极派的!”

 丁剑鸣微微一笑,说道:“是吗?你给我说说是什么人物?讲得这样神秘。”

 金华晓得他师父的脾气,忙跟着说道:“你老问起,江湖上有什么新扎起的奇才异能之士,江湖上这几年是没有听说有什么特别的人才,不过这两人倒还受武林注意。只是他们都是新近成名的,如何能与师父等老一辈英雄相比。”

 丁剑鸣又是一笑道:“金华,你别只是解释,你快先说这两个‘正点’吧!”

 金华道:“第一位大约是三十多近四十岁的中年汉子,儒生打扮,外貌看来很像酸溜溜的秀才,江湖上人称‘铁面书生’上官瑾。一年四季,都带着一把描金扇子,据说这把扇子就是他的兵器,使起来就如同一支点穴镢,专点人身三十六道大穴,手底狠辣,听说许多江湖败类都废在他的手下。”

 丁剑鸣问道:“你可曾见过他吗?”

 金华道:“没有见过,只是听得江湖上如此传说。”

 丁剑鸣又笑道:“这就是了。江湖上有许多虚声吓人,言过其实的。有些荒唐鬼夸起本领来,简直能腾空驾雾,齐天大圣还是他的师弟呢。哪能够相信这许多。天下点穴名家真是寥寥可数,在西南最享盛名的是四川郝家;在北方就是直隶的古飞云了。古飞云的点穴工夫我可领教过,我就拿我们本派的点穴功夫和他印证,结果大家点了半天,都没有谁给谁点着穴道。点穴本不是我最擅长的功夫,可是拿来斗鼎鼎大名的古飞云,也还没有落败。”

 丁剑鸣有一个老毛病,和人说话,总会不知不觉地说谈起自己来。这回也是这样。等他发觉了,急忙拉回话题道:“所以,所以古飞云也不过如此,何况那什么铁面书生上官瑾!现在不谈铁面书生,你且给我说说那另一个据你说似与太极派有关的人物,看又是怎生了得的汉子?”

 金华道:“这个人更奇,他从不在江湖上正式露面,行踪非常诡秘。他也从不拜访有家有业的武林朋友,只是在一些秘密的帮会里混,听说太极剑法非常之好,自师伯隐居水泊,你老又在保定授徒,不大理闲事之后,十余年来,还是第一次听说江湖上又出现了如此的一位太极门人。而且据说年纪很轻,只有二十岁多点,但下手却又极辣,除了太极剑外,又善用匕首做暗器,专门暗杀官府的人,一下手就不留情,他的名字也很少人知道。只是他的特征却容易为人辨认,他生得豹头虎目,十分粗豪。清廷画图搜捕,派出名捕跟踪,兀是捉不着他!”

 丁剑鸣皱皱眉道:“这样说来,他大约是什么‘匕首党’的了?”金华也像醒过什么似的,叫道:“正是!正是!我记得听过江湖上前辈说过,说这人是匕首会后起之秀,所以清廷特别把他当成眼中钉,肉中刺!”

 丁剑鸣突然面色一变,惶然说道:“匕首会的人物,你们可千万接触不得,这是江湖上最危险的组织!”

 丁晓年轻好奇,忍不住问道:“怎么样危险法?可是干杀人越货的盗党组织吗?”

 丁剑鸣道:“比杀人越货的盗党组织更危险,他们是专门和官府作对的,用的是秘密暗杀的手段。你想我们犯得着招惹它吗?”

 丁剑鸣停了一停,喟然一叹,又说下去道:“我对官府中人,也没什么好感。大官、小官、文官、武官,十个有九个是欺侮老百姓的。这我何尝不知道?只是咱们到底是‘正经’的练武家子,何苦要和亡命之徒来往?而且也反对不了许多!

 “咳!我知道我就是为此,很为一些武林同道所不谅。其实我也只是想做个安分守己的人。国家大事嘛,也不是我们会几手拳脚的人所管得了。我只是想开场授徒,把丁派太极拳传流下来,也就于愿足矣。为了在保定开宗立派,有时也不能不和官府中人敷衍应酬,这是不得已的呀!同道不谅解,这又有什么办法?”说着说着,丁剑鸣还有些伤感了。

 金华一见师父伤感,连忙乱以他语;丁晓却茫然地望着他的父亲,心中很是不解。这也正是他思想苦闷之处,为了父亲不为武林同道所谅解,连累他也少朋友。他自小看着别的武家子弟,三三两两,练拳比剑,骑马射箭,玩得很是痛快,到他想加入时,却往往给人冷然拒绝,使他很是苦闷,很是不安。他不解的是:为什么父亲明知做官的没有几个好人,却又和索家他们往来得这样亲密,父亲常说索家还算是“忠厚之家”,但自己明明看到,索家的护院武师,都是这样蛮不讲理的欺侮妇女。护院武师人等,等于豪家所养的狗,狗都这样凶恶,何况主人?丁晓对他父亲的做法,虽不敢反对,却很是惶惑,他和父亲的思想距离,并没有因丁剑鸣刚才的“解释”而缩短。丁晓觉得他父亲的解释,理由好像很不充分。

 不说丁晓心中的苦闷,再说金华见师父伤感,连忙乱以他语道:“师父,刚才谈到的那个人很像是太极派的,你老人家看他究竟是谁的传人?因为当今的太极派还不怎样流传,出名人物寥寥可数。这人既有这样好的功夫,你老人家总可猜得出他的来龙去脉。”

 丁剑鸣皱皱眉头道:“说起太极派,除了你师伯在山东高鸡泊内隐居外,还有就是河南陈家沟的太极陈陈清平传下这一支了。你师伯没有收几个徒弟──他到底收多少个,我也不知道,只是他正式收徒,还在我之后,你说这个人,既然在江湖上颇有名气,想来不是他的徒弟。因为只有十多年功夫,很难就调教出如此人物,听来比你还要强得多!

 “我猜他大约是河南陈派的,陈派开宗立派很早,太极陈的门人弟子也多,说不定这人就是陈派的那一支的。咳!谈起陈派太极,倒和这几十年的太极门盛衰很有关系……”

 丁剑鸣说起太极派的历史,色舞眉飞,接着讲下去道:“在二十多三十年前,同治年间的时候,太极派赫赫有名,京师一带,几乎全是太极拳的天下。这个声势,就是河南太极陈这一派中,一个出类拔萃的弟子,叫做杨露蝉的创出来的。

 “杨露蝉是陈清平的‘关门’弟子(最后收的那个弟子)。说起杨露蝉的习技经过,真是非常艰苦,哪里像你们得来这样容易!

 “杨露蝉原是直隶省广平府的人,当初千里迢迢跑到河南游学,遇到陈清平的弟子,较技之下,给打得大败。问起人来,才知和他交手的人,还是陈清平门下最劣等的弟子。杨露蝉听了,羞惭不已。遂立志要入陈门。可是正式去拜师,却为陈清平严词拒绝。原来陈家技艺是不轻易传给外人的。

 “过了几年,陈清平对杨露蝉拜师的事早已淡忘。一年冬天,忽然来了一个哑丐,天天给太极陈打扫门前积雪。太极陈知道了,很可怜他,就收他做佣人。一夜太极陈正在教家中子弟和门人的太极枪法,忽闻房上有赞叹之声,太极陈的弟子门人以为是江湖上来寻仇‘卧底’的,几乎把这人废了。幸得陈清平及时拦住。一看之下,竟是那个‘哑丐’。而且那个‘哑丐’说出话来了,他就是几年前,拜师被拒的杨露蝉,他诉说他仰慕陈家太极的苦心,不惜委身为佣,志在偷得三招两式。

 “陈清平听了,大为感动,就在垂暮之年,把他收做‘关门弟子’。杨露蝉聪明绝顶,不过七年,就升堂入室,尽得太极陈的所传。在杨露蝉‘出师’的时候,太极陈就吩咐他到京师去‘闯万’。希望他在京师把太极派的门户创立起来。

 “杨露蝉匹马入京华,果然不负乃师所望。当时京城的王公贝勒,都豢养有许多武师,尤以一个叫肃王的得人最多。杨露蝉便投到肃王府中,公开向所有的王府武师挑战。他订的办法很特别,在比试场中,四面张上绒绳织就的细网。他是不愿树敌结怨,恃技伤人,所以想出了这么一个别开生面的比武办法。使得给他打败的,摔在网上,也决不会受重伤。

 “他是一番好意,可是众王府武师都认为这太过蔑视了。而且杨露蝉生得身材矮小,很不起眼。大家都认为他太过于自负:京城中好手如云,怎容得一个初出道的‘小子’,如此猖狂。

 “可是事情竟出众人意料,一个又瘦又矮的杨露蝉,和北京所有高手,轮流比试,只见并不怎样用力,在举手投足之间,就把一个个武师,掷入网内。只有一个八卦派的董海公,和一个不知姓名飘然闯来的怪客,和他打成平手。杨露蝉也受聘为肃王府的教师。”

 丁剑鸣说到这里,在眉飞色舞中忽又慨然对丁晓说道:“太极派丁陈两家,都负天下重名,你祖父的武功技业,谅也不在杨露蝉之下,只是他为人淡泊,无此机缘,也无此志趣,所以就让陈派出尽风头了。”丁剑鸣言下,似乎很羡慕杨露蝉。

 哪知丁晓听了,却忽的皱起双眉,说道:“爸爸我不同意你的说法!”

 丁剑鸣愕然注视着丁晓,半晌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丁晓急忙解释道:“爸爸,你别生气。我是说杨露蝉虽然本事了得,可是他给满洲的亲王做武师,也不算得英雄好汉!”

 丁剑鸣捋须强笑道:“你有志气!可是许多事情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杨露蝉不是公开挑战王府武师,哪里会这么快闯出‘万字’?那是成名的‘捷径’呀!不过杨露蝉虽做了王府武师,可也不像你想的那样,就是做了满洲人的奴才呀。他也很懂得民族的大义。这也就正是太极拳虽曾盛极一时,京华倾倒,却在北方没有留下几个传人的原因。”

 丁晓心中暗想:“我才不想那样走‘捷径’!有了本事,成名不成名那有什么关系?”继而听到父亲说到杨露蝉王府授技,其中还有“内幕”时,不禁肃然问道:“爸爸,这又是怎么个‘讲究’?”

 丁剑鸣道:“杨露蝉压根就不想传授满人的真正技艺,他在肃王府没多少时候就告假还乡,由他的儿子杨班侯替他做王府教头。杨班侯更损,当时王府内武士三千,都要跟他学太极拳。他也来者不拒。可是他却每在‘喂招’(师父和徒弟练习)时,把那些武士摔得头穿额裂,甚至弄成残废。杨班侯说太极拳是不打不教的。你要学就得准备受摔。那些武士纷纷知难而退,不过十天就减了一半,再过一月就只剩下一百几十人。而杨班侯还是不拿出真功夫来教他们,故意把太极拳的架式放大了,打起来好看,也可以强身,但却不能实用。后来三千武士学成的只有吴全佑一人。而吴全佑也还是不做武士之后,才求得杨露蝉亲教的。

 “满洲的许多达官贵人求杨家传授的,杨家父子也都如此应付,以至北京的太极拳都不能用来实际交锋。当时广平的太极武师陈秀峰偷偷问杨班侯道:‘太极拳有刚有柔,何故北京的一味纯柔?’杨班侯起初笑而不语,末后才说:‘京中多贵人,习拳出于好奇玩票,彼旗人体质与汉人不同,且旗人非汉人,你不知道吗?’言中大有深意,问的人也就不敢再问了。也正是为此,太极拳虽曾盛极一时,可是没留下什么传人,也就终于渐衰,比不上少林声威那样显赫了。”

 丁晓听了,心中这才舒服一些。但还是不赞成杨露蝉去做王府武师的。不过他听了父亲的这番话却很有感触。他就心想怎能把两派学全了那才对心思。第二他很佩服杨露蝉百折不回,坚忍苦学的精神。杨露蝉的故事,给了他很大的鼓舞。

 当下,丁剑鸣把杨露蝉的故事说完后,突然吩咐丁晓和金华道:“我还有点事情,要到场子里转一转。金华,你们师兄弟多时不见,好好玩一玩吧。你的晓弟刚跟我学会了‘空手进白刃’的功夫,这些天来正是技痒痒的想找人比试,我没功夫,他又找不到旁的人和他合手,你就跟他过过招吧。”

 丁剑鸣去后,丁晓和金华都觉得好似轻松了许多,两人手携着手,跳跳跃跃地进入了把式场。丁晓将外衣一脱,摆了个“手挥琵琶”的架式,笑着对金华道:“你让着一点。”

 金华解下了佩剑,也笑着道:“师弟,你不用客气,你比我强多了,你可真得照料(留神)着点,别真的打得我爬不起来。”

 金华说完,就按着师父传授的太极剑法,认真地纵横挥霍,左刺右斫起来。丁晓觑准方位,身形骤展,从“手挥琵琶”,猛的翻身直进,“卸步搬拦捶”,两手立掌,向前进击。金华急将剑尖斜挂,待削丁晓双臂。丁晓又已忽地腰向后倚,左腿顿成虚步,右掌改拳,拳风飕飕,直劈面门。金华给他迫得后退几步,心中暗道:“师弟果然又已大有进境了,这手‘搬拦捶’使得好不纯熟!”

 金华不敢怠慢,急忙展开了黏、连、劈、闪、扑、洗、撩、刺的太极十三剑招数,剑点前后左右,绕着丁晓刺去。丁晓把空手进白刃的功夫展开,身法是挨、帮、挤、靠,手法是吞、吐、浮、沉,随着金华纵横挥霍的剑点,倏进倏退,打得很是热闹。

 打到难分之际,金华用了手“抽撤连环”,剑锋点脸膛,剑刃挂两胁,一招三式,疾如迅风。丁晓笑声“来得好!”斜闪步,骤翻身,竟用“风落花”之式,连避三剑。他手底也不怠慢,竟趁着金华剑势方收,剑招未变之际,跟踪直进,疾舒右臂,疾托肘尖,便向金华左胁猛袭。金华却也溜滑,救招不及,不退反进,右腿上步,身形一斜,脚跟一转,手中剑随身形半转之势,反臂刺扎,便向丁晓背后刺来,丁晓招术用老,未及换势,剑已点到,急忙身形侧俯,滑出一丈开外。这才身形一停,笑对金华道:“师兄,如何?小弟可真不是你的对手。”

 金华淡然一笑,插剑归鞘,口里说道:“哪里!哪里!你的空手进白刃功夫比我强得多了。”他说完之后,突地又眉头一皱,上前拉着丁晓的手道:“晓弟,你随我来,我有事要问你!”

 丁晓见师兄好像煞有介事,不觉满腹狐疑,随着金华在把式场边的石凳上坐下,问道:“师兄,什么事?”

 金华凝视着丁晓,好一会子,才缓慢地说道:“师弟,咱们虽分别三年,可还是像从前一样,无话不说的,可是?”丁晓好生奇怪,点了点头道:“当然,这还用问的?”于是金华忽地又将身子挪近了些,低声问道:“师弟,我看你一定有什么心事?”

 丁晓默然不语,避过金华的眼光,良久良久,才幽幽地问道:“你怎么知道?”

 金华笑道:“我怎能不知道?刚才与你对招时,你一开手便拳风迫人,恍如生龙活虎;但一打下去,却显得精神不继,心神不属,好像很是焦躁的样子,迭走险招,功夫也就差得多了。

 “拳家交手如棋客对弈,要稳,要狠,也要忍。尤其是太极门,更要讲究蓄气涵养,焦躁不得。心神不属,对弈便会走出败着,比拳也会遭着险招。看你今日这手‘空手进白刃’的功夫,时好时坏,论本事你原可胜我,但打下去你却几乎落败。如果不是你有心事,就不会是这个样子!”

 金华到底是闯过江湖、受过锻炼的人,他的眼光很是厉害,一眼就看出来了。

 丁晓给他讲得做声不得,悠然起立,望着把式场外赭红色的土岗,土岗上的几丛枫树,在夕阳反照之下,鲜红如血,耀眼生缬。他感到有人关怀的温暖,也感到有点羞赧,终于笑道:“师兄,其实也不算得是有什么心事,不过小弟几天前碰到一个不近人情,武艺却又很好的姑娘。你见多识广,可得给我揣摩揣摩,看她是什么路道?”

 于是丁晓将几日前打猎时碰到红衣少女的事一一告诉金华。金华一面听一面露出惊讶之容,听完之后,突然对丁晓道:“听你所说,我倒想起了一人。可是现在还不能确定是她,待我去打听打听,最多几日,就有回音。”

 过了几天,金华果然喜滋滋地来找丁晓,一见了面,就告诉丁晓道:“果然是她,这位姑娘可是一个难惹的女魔头!”

 丁晓急忙问到底是谁时,金华却又故意气他,不先说出名字,反呕他道:“枉你在保定城长大,怎的连这样出名的女侠都不晓得?没见过也该听过呀!”

 丁晓急得跺脚,连连催金华快说,金华这才慢慢吞吞地道:“你知道梅花拳的老掌门姜翼贤吗?她就是姜翼贤的孙女儿。江湖上人称红衣女侠姜凤琼!”

 于是金华再详细地为丁晓说这位“不近人情的女侠”的来历。原来当时山东、河北两省的武馆会址以河北省会保定为中心,各家各派的北方掌门人多住在保定。这些掌门人中最出名的是形意门的钟海平,万胜门的管羽祯,太极门的丁剑鸣,还有就是梅花拳的姜翼贤了。而在这四位掌门人中,以姜翼贤年纪最大,今年已有六十多岁,所以算起来他还是丁剑鸣的前辈。

 姜翼贤的儿子早死,只剩下孙女儿相依为命。姜凤琼天资颖悟,自幼就从爷爷学了一手梅花剑法,真可说得上是强爷胜祖。姜翼贤把她宝贝到了不得,对她也就不免有点骄纵,自小就带她闯荡江湖,后来她武艺日精,自己独往独来,姜老头子也不拦阻了。

 丁晓听了金华的说话,悠然存思,恍然若失。姜翼贤的名字,他是知道的。只是他少与武林中人交游,也不大清楚江湖之事。他竟不知道姜翼贤有这么一个孙女儿。

 丁晓想了好一会子。突然问姜翼贤的地址。金华叹道:“本来嘛,像姜翼贤这几位各派掌门人,师父是应该和他们来往的,没来由为了一点意气,彼此生嫌,弄得你连老前辈的地址都不知道,大家还是同住保定的呢。”

 于是金华详细地将姜翼贤的地址告诉了丁晓,说道:“过了西大街市场,一直向南,行到尽头,有一间大宅,门外有一对石狮子的就是了,很容易认。要不要我带你去?”

 丁晓笑道:“师兄也忒把小弟当成孩子了,我是在保定长大的呢!”金华又问他:是不是想去找姜老头子?是不是着了红衣女侠的迷了?丁晓也都笑而不答。

 其实丁晓是给金华说中了,他的确想去找姜老头子,也是想再见一见红衣女郎。想起红衣女郎,他还是有些气愤,可是却没有当日那样恼恨了,他觉得她似乎并不是太不近人情。

 丁晓果然第二天就偷偷写了晚生帖子,去拜见姜翼贤。可不料却碰了一个钉子,吃了姜老头子的闭门羹。

 丁晓在递名帖时,就给姜家一个长工模样的人盯了好一会子,口里说道:“呵!原来是丁家公子,久仰久仰!”这“长工”言语便捷,显见不是乡下人。丁晓不耐烦和他多说,只是催他快点递帖。这长工没口子应道:“是,是,我知道。少爷,请你稍候。”

 这一“稍候”,却把丁晓双足都站得酸麻了,好容易才见那长工出来。那长工一出来,就把名帖退回给了丁晓,满脸赔笑道:“少爷,对不起你。我们老爷子正在洗脚,没工夫见你!”

 丁晓这一气非同小可,张口嚷道:“这是哪门子的规矩?人家是诚心求见……”他话未说完,姜家的两扇大门已砰声复关了起来。里面有一个清脆的声音道:“福哥,老爷子叫你进去,别和这些无聊的闲汉纠缠!”这声音正是那红衣女郎的。

 就这样,丁晓给“挡”了“驾”。这一晚,越想越气,越气越睡不着。他忽的动念道:“他们硬不见我,难道我就不能自己去?”于是他蓦然跃起,换了全身短装,就要去夜探姜家。这一去也,又弄出许多事故。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