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回 奸徒巧辩迷师伯 稚子无知骂长兄

 白英奇问道:“钟师伯,这小子的暗器,你老人家可是看出什么门道来了?”

 钟展疑心大起:“唐家暗器,素来不传外姓。不过也难保这小伙子不是唐家的子弟假冒的。但他显露出的剑法又不是唐家的武功,难道是唐家的子弟另投名师?不过假如我这猜测不对的话,他所说的就应该是真话了。”

 过了一会,钟展缓缓说道:“好,少年人,我姑且相信这暗器不是你发的。现在你把劳超伯如何伤了唐夫人的事情对我说吧。是你亲眼见到的吗?”

 孟华说道:“我没亲眼见到。不过昨晚我是曾经亲自和劳超伯交过手的。”

 钟展说道:“你只是和他交手,却又怎知他在和你交手之前伤了唐夫人呢?”

 孟华说道:“我的一位朋友也是受了这妖人之伤,她是和唐夫人一起来的。”

 钟展问道:“这人是谁?”孟华说道:“是柴达木义军首领冷铁樵的侄女儿,名叫冷冰儿。”

 白英奇道:“你越说越荒唐了,我们的师嫂不和他的丈夫一起回来,却和外人回来?”

 孟华说道:“说起来这位冷姑娘和你们可不是外人,她是唐夫人所收的记名弟子。一起来的还有瓦纳族酋长的女儿和他们族中一个少年猎人。”

 白英奇道:“我们的师嫂怎的会在回疆收徒?你又怎么知道得这样清楚?”

 孟华说道:“说来话长。你们不相信的话,我可带你们去找她们。但依我之见,还是先找唐夫人要紧。”

 钟展说道:“既说来话长,你就先说唐夫人受伤之事吧。”虽然孟华言之凿凿,他可还是不敢相信,他的心里在想:“劳超伯的大摔碑手虽然号称天下第一,加源的妻子的剑法在第二代弟子中也是数一数二,纵然不能打胜,也不至于受了重伤吧?”

 孟华也怕耽误时间,当务之急一是要他们相信自己不是奸细,二是要他们去救唐夫人,其他的事情只好以后说了。

 不料他刚说到一半,白英奇又驳他道:“你刚才和我们说的只有劳超伯这个人,怎的现在又变成了两个人了?那个姓段的小贼又是什么人?”原来孟华为了替天山派揭发内奸,此时正说到段剑青和劳超伯一起为非作歹之事。

 孟华说道:“我正想请问钟老前辈,贵派是不是新近收了一个姓段的弟子?”

 钟展说道:“不错。你说的那姓段少年叫什么名字?”孟华说道:“他叫段剑青。”钟展面色一变,急促问道:“哪里人氏?”“大理人氏!”“什么身份?”“大理段府的小王爷!”

 连珠炮的问答刚刚告一段落,天山派一众弟子都是不禁大哗:“他说的可不正是咱们的段师弟吗?”“当真是胡说八道,段师弟岂能勾结外来的奸人,反过来伤害本门前辈?”白英奇冷笑道:“钟师伯,你听听这小子说的是什么话?段师弟是段大侠的侄儿,你老人家是知道得清楚的。我想段师弟的身份该不会是假冒的吧?”

 钟展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我已查得清楚,也曾试过他的家传武功,决非假冒。”

 原来段剑青在奸谋败露之后,情知已不能在中原立足,只有躲得越远越好。他和妖师欧阳冲商量,欧阳冲给他出了一个极为大胆的主意,藉他叔父段仇世的名义,投入天山门下。天山远处西陲,与中原的武林消息隔膜,他们估计,孟华念在恩师情份,只要段剑青不在中原出现,孟华就未必会揭破他的奸谋,即使所料不中,消息传到天山之时,段剑青恐怕早已学成了。何况清廷为了平定回疆,对天山派也正有所图谋,要是提前发动的话,用不到一年工夫,他们就可以把段剑青接出来的。

 段剑青到了天山,果然十分顺利的就得唐经天收为门下。唐经天指定他的师弟也是天山派掌老之一的武成泰做他的授业师父。白英奇是武成泰的大弟子,这两个月来,段剑青的武功就是他代师傅授的。

 段剑青文武全才,能言善辩,加以又是名门正派的子弟,一到天山,用不了几天,就讨得了上上下下的欢心,钟展对他也是十分爱护的。白英奇与他份属兄弟,实是师徒,对他的维护,更是不用说了。

 正由于一众同门都不敢对他有所怀疑,所以大家才会相信他所编造的谣言。如今孟华却指出他才是奸细,大家都以为这是孟华的“贼喊捉贼”!白英奇尤其怒不可遏,试想段剑青倘若真的是奸细,他还有什么颜面?

 “好小子,你冒认是孟元超孟大侠的儿子,可惜你却没有打听清楚。你知道段剑青的叔父是谁吗?他正是孟大侠最要好的一位朋友!”白英奇冷笑说道。

 孟华说道:“我是知道。他的叔父段大侠是我爹爹的好朋友。可是你们却不知道,段大侠也正是我的恩师。”

 白英奇哪能相信,冷笑说道:“荒唐,荒唐!再说下去,恐怕你要说我们天山派的祖师都和你大有渊源呢!”

 孟华说道:“不敢高攀,不过认真说起来,我也算得是间接受过贵派掌门指点之恩。”

 钟展眉头一皱,说道:“此话怎讲?”

 孟华道:“贵派的唐老掌门当年曾指点过金世遗金大侠的武功,金大侠有两个传人,一个是他徒弟江海天江大侠,一个是他的儿子金逐流金大侠。我曾经得过金逐流大侠的指点,饮水思源,贵派实是于我有恩。”

 白英奇连连冷笑,说道:“失敬,失敬,原来你还是金逐流金大侠的弟子!”

 孟华说道:“我没有这样福份得金大侠收归门下,只不过承蒙他的指点,不敢以弟子自居。”

 白英奇冷笑道:“他肯指点你的武功,最少也是把你当作至亲至近的晚辈了。哈哈,你既是段大侠的弟子,又是金大侠亲近的晚辈,怎的却来诬蔑段大侠的侄儿是奸细?哼,就算我相信你的鬼话,你也是个忘恩负义之辈!”

 孟华说道:“师门之恩,我不敢忘。但段剑青确实是个奸细,我也不敢因公废私!”

 天山派弟子谁也不敢相信孟华的话,只有钟展却是有点思疑:“从他刺郝建新虎口的这一招来看,使得这样恰到好处的剑法的确有点像是金逐流的剑法,不过却又并非纯然金家的路数。侍会儿且试一试。”

 原来那一招是孟华揉合了无名剑法、孟家刀法和金家剑法创造出来的。金家的剑法是采取了天山剑法中的“追风剑式”之点的。是以他这一招只能说有六分之一的天山剑法在内,但钟展何等眼力,只看了郝建新手腕的伤就看出来了。

 孟华本来要继续说下去,说出段剑青的底细,钟展却摆了摆手,说道:“或许你的身世是有难言之隐,但目前我们还没有功夫听你详言。现在我要查明你指控段剑青之事。你敢和他对质么?”

 孟华说道:“正是要找他对质!”

 钟展道:“建明,你去把剑青找来。”

 白英奇说道:“钟师伯,这小子的话岂能相信?找了段师弟来,他也会胡乱编造谎言的呀!”

 钟展说道:“谣言可以捏造,事实不能捏造。我自有分数,你只管把剑青找来。”

 白英奇不敢违拗,应了一声“是。”正要回去找段剑青,韩英华忽道:“你瞧,那边不是段师弟来了?段师弟,快来,快来!”

 孟华抬头一看,只见果然段剑青从那边跑来。跟在他背后的还有一个孩子,大约十一、二岁模样。这孩子的轻功也好生了得,跟着段剑青飞跑,居然并没有落后太多,白英奇似乎很喜欢这个孩子,跑上前去迎接他们,拉着孩子的手,笑道:“杨师弟,你也来瞧热闹?你可来得正好!”

 那孩子显得颇为兴奋,脚步未停,就哗哩哗啦地问道:“听说发现了奸细,我跟段大哥来瞧热闹,奸细捉了没有?”段剑青也在同时问道:“什么事?”白英奇先回答他的问话:“钟师伯有事问你。”

 段剑青来到钟展面前,看了孟华,装作大吃一惊的样子,失声叫道:“怎么这小子也在这里,这小子名叫杨华,正是清廷的奸细!”

 孟华大怒道:“你才是奸细,昨天晚上,你干了什么好事?你敢对你的钟师伯实话实话么?”

 段剑青喝道:“岂有此理,你倒来盘问我了。钟师伯,这小子,他,他……”那孩子甚为诧异,也在叫道:“原来这人就是奸细,你们为什么不把他捉起来呀?”

 钟展缓缓说道:“剑青,你先别生气,把事情弄清楚了再说,昨晚你在哪里?可有出去过没有?”

 段剑青道:“昨晚我教炎弟夜课,后来他疲倦了,我就陪他睡觉,没出去过。不信你可以问炎弟。”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

 孟华一见这个孩子,心里已是止不住卜通通的跳,待听得白英奇叫这孩子“杨师弟”,而段剑青又称他为“炎弟”的时候,更是禁不住又喜又惊了!

 金碧峰曾经告诉他,他的弟弟名叫杨炎,那么这孩子不正是就是他的弟弟?

 他仔细一看,只见这孩子眉清目秀,他是七岁那年离开母亲,脑海里隐约还有母亲的印象,心里想道:“弟弟倒是长得很像母亲,幸亏不是像他父亲。”毫无疑问,这孩子是他的弟弟。喜的是兄弟相逢,但在喜悦之中,他也禁不住为弟弟担心了。

 他担心的是,弟弟和段剑青这样要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学好很难,学坏很易。即使段剑青并无不利于他弟弟的图谋,他也是要为弟弟担心的了。

 钟展抚摸杨炎的头顶,柔声问道:“炎儿,昨晚你做什么夜课?”

 杨炎说道:“段大哥教我念唐诗,他说:念熟唐诗三百首,不会做诗也会吟,教两年就可以教我做诗了。”

 钟展道:“背一首给师伯听听。”

 杨炎念道:“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钟展于诗词一窍不通,不过这首唐朝大诗人李白的名作,千古以来,传万众流,他却是知道的。当下拈须微笑,说道:“好孩子,一个字也没念错,难为你了。”其实短短二十个字,资质平庸的孩子,念了几遍,也会琅琅上口的。显然钟展对这孩子,也是十分疼爱。

 杨炎忽道:“段大哥讲的,我好像懂,又好像不懂。”

 钟展笑道:“懂就懂,不懂就不懂,怎的好像懂,又好像不懂的?这首诗浅白得很呀,有什么不好懂?”

 杨炎道:“他讲的每个字我都懂,不过他说每个人都有故乡,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故乡最好,所以才会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个我就不懂了,大家的故乡都是‘最好’,那怎么可能呢?比如你说你的剑法天下第一,我说我的剑法天下第一,到底哪个第一,打过就知道了。总不能都是天下第一的。”

 钟展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故乡不同剑法,没有办法比较的。你的段师兄给你讲的没错。你长大就知道了!”

 杨炎说道:“师伯,我的故乡究竟是什么地方?我记得缪伯伯告诉我的好像是小金川,但段大哥却又说是通州。为什么他们说的不一样?”

 杨炎出生之地是小金川,“原籍”则是通州。缪长风不想在他成人之前知道他的来历,是以没告诉他。

 钟展有点尴尬,说道:“我也不大清楚,等缪伯伯回来你问问他吧。”

 钟展只是觉得不能对孩子说真话感到尴尬而已,孟华一听,可是更加担心了。段剑青知道杨炎的故乡,不问可知,他也知道杨炎是他弟弟的了。

 钟展似乎觉得话题扯得太远了,笑道:“好孩子,无关紧要的闲话慢慢再说,师伯要问你。”

 杨炎说道:“师伯,你要知道什么?”

 钟展说道:“昨晚你什么时候开始做夜课的?”

 杨炎说道:“吃过晚饭之后。”

 “什么时候睡觉的?”“我不知道。”“你再想想。你做完夜课,临睡之前,不是要到院子里练最后一次剑法的吗?昨晚有月亮,月亮是在东边还是在西边?”杨炎想起来了,说道:“不在东边也不在西边,正在我的头顶上空。”

 钟展听了,好像极为满意,微笑说道:“那是恰好午夜的时分了。剑青,你帮缪大侠教炎儿读书,也不可令他太辛苦了。小孩子要有足够的睡眠,以后让他睡早一些。”

 原来杨炎是白天习武,晚上习文的。武功由天山派掌门人唐经天亲授,文事方面则由缪长风晚上教他。唐经天“闭关”,缪长风下山之后,则由钟展教他武功,段剑青教他诗文。因为天山派弟子之中,只有段剑青是“文武全才”。

 段剑青应了一个“是”字,说道:“炎弟非常好学,昨晚我是不知不觉把时间延长。”

 钟展说道:“好,没你的事了!”陡地回过头来,面挟寒霜,向着孟华冷冷说道:“少年人,你的剑法高明之极,为什么偏不学好!”

 孟华吓了一跳,说道:“晚辈什么事做错了?”

 钟展说道:“我最讨厌少年人说谎话!你不但说谎,还要陷害我门下的弟子!我本来不能容得你这样的歹徒的,念在你这身功夫学来不易,你给我滚!”

 孟华手足无措,讷讷说道:“我说的可都是真话呀!”

 钟展大怒道:“还要强辩,你说昨天晚上和劳超伯交手,虽没点明时间,但既是晚上,总不会是今天的事了?”

 孟华说道:“不错,大约是午夜之后半个时辰。”

 钟展说道:“在你和劳超伯交手之前,他已经伤了唐夫人?”

 孟华由于心情混乱,此时方始想到的时间关键,但在钟展逼问之下,只能先答道:“是呀!不过我没问清楚朋友,唐夫人受伤的时间。”

 钟展怒气更增,斥道:“依你所说,唐夫人受伤应当是在午夜之前。那时候,段剑青还在教我这个小师侄念诗,你没说谎,难道是这个小孩子说谎吗?你还不给我快滚,要我亲自动手吗?”

 钟展是天山四大长老之首,德高望重,待人最为和蔼可亲,众弟子几乎是从未见过他发怒的。这次他大发雷霆,可说是生平仅见之事。众弟子不禁骇然。

 奇怪的是,身受者的孟华却竟似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他仍然是站在钟展面前,呆若木鸡,并没有“滚”。

 原来他的一颗心都放到弟弟身上了。

 这是他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他的弟弟竟然帮忙段剑青说谎!

 像他的父亲一样,对这个他还没有见过面的弟弟,他曾抱有很大的期望。最大的期望还不是他可以学成天山派的绝世武功,而是期望他自小有良师益友的教导,将来可以成为一个正直的人,有用的人,不会像他生身之父那样。

 但现在,孟华对弟弟的期望却是变成痛心了。

 “不,我决不能让段剑青教坏了我的弟弟,我要对他说明真相!”在心情极度的激动之中,孟华已是无暇去仔细考虑,在目前的形势底下,这样做是不是适当的了。

 他一咬牙根,忽地伸手就向杨炎抓去。叫道:“炎弟,你知不知道,我是你的哥哥!”

 他当然知道,杨炎决不会相信他的。但在他的想法,当务之急,是先要把弟弟从段剑青手里夺回来,然后才和他说明真相。因为他还有一层顾忌,害怕段剑青在图穷匕现之时,会把他的弟弟挟为人质。

 此时杨炎正在段剑青的身旁,段剑青则是和白英奇并肩而立的。

 孟华一只手拉他的弟弟,一只手推开段剑青。

 只听得“卜通”一声,段剑青跌了个四脚朝天。但孟华却也没有抓着他的弟弟。

 站在旁边的白英奇出剑快极,白光一闪,就截他的手腕。孟华非先应付他这一招不可,紧接着“当”的一声,白英奇手中长剑给孟华以弹指神通的功夫弹飞上半空。他在危急之际出招,这一弹就已是毫不留情了。

 在孟华来说,他是要夺回自己的弟弟,在旁人看来,他却是突施偷袭,这一“偷袭”,不但大出天山派弟子意料之外,连钟展也始料之所不及。

 这刹那间,天山派众弟子都是不禁失声惊呼:“不好,他要杀杨师弟灭口!”“好狠的小贼,连一个小孩子他也不肯放过!”

 钟展勃然大怒,呼的一掌就向孟华背心劈下!

 学过武功的人,在性命危急之际,自卫乃是出于本能。孟华一觉背后劲风飒然,无暇思量,赶忙“移形换位”,一招“烘云托月”,把钟展的掌力卸开。原来钟展虽然暴怒,但也还有几分爱惜他的心情,只是想对他加以惩戒,最多打伤了他,还不取他性命的。

 孟华化解了他的掌力,令得钟展又是吃惊,又是感到为难:“想不到这小贼的内功竟有如此造诣,他最多不过二十岁年纪吧,真是武林难得的人材,可惜偏不学好,我要不要取他的性命呢?”要知钟展虽然只是用上五六分内力,当今之世,能够化解他这掌力的,恐怕也是数不上十几个人的。

 白英奇似乎看出师伯的心意,叫道:“这小子刚才冒认孟大侠是他的父亲,如今又说炎儿是他的弟弟,师伯,你想一想,还用得着咱们盘问他么?”

 杨炎受了惊吓,又哭又叫:“他是奸细,他怎能是我的哥哥,师伯,你打死他,你打死他!”

 段剑青更是得意,跟着叫道:“不错,他是奸细,如今他已是不打自招了!我也无须和他对质了吧?”

 杨炎的身世,天山派的一众弟子不知道,钟展和白英奇是知道的。孟华认为杨炎是他弟弟,亦即是等于承认杨牧是他的父亲了。

 当然杨牧的儿子并不等于就是“奸细”,但段剑青找着这个藉口,在这样混乱的情形底下,却是令得钟展不能不相信孟华是“奸细”了。

 要知在钟展的心目之中,即使都是杨牧的儿子,孟华和杨炎也是大不相同的。杨炎是缪长风携来天山的,那时他也不过是个周岁的孩子。唐经天是看在缪长风的面子,同时又知道他的母亲云紫萝是为抗清而牺牲才收留他的。一个周岁起即由天山派掌门与缪长风共同抚养成人的孩子,他的父亲有多大的罪恶亦是与他无关。但说到孟华,一来是有段剑青的谣言先入为主,二来钟展以为他是跟着杨牧长大的,段剑青指他是“奸细”,似乎也是顺理成章的了。

 在他们一片叫嚣声中,根本就不由得孟华分辩!

 钟展说道:“剑青,你把炎儿带回去。有些事情,你待缪大侠回来和他说吧!”这话的意思乃是吩咐段剑青不要自作主张,把杨炎的身世先说出去。段剑青应了一句:“弟子理会得”,就带了杨炎走了!

 钟展单掌划了一道圆弧,蓄势待发,喝道:“好小子,你还不拔剑,胆敢藐视我么?”

 孟华刚说得一句:“钟大侠,容晚辈禀告……”钟展的掌力已是震得他脑中气血翻涌。他无法分神说话,只好先解性命之危,一个鹞子翻身,宝剑出鞘,以攻为守,化解钟展凌厉的掌势。

 这一招他使出的是“叠翠浮青”,剑气纵横,虚虚实实,变幻莫测。饶是钟展的武学造诣之深,也不禁暗暗赞赏:“这一招叠翠浮青,本来是从嵩山派的剑法变化出来的。四十年前,金世遗大侠博采众家之长,这一招叠翠浮青,也曾经加以变化,融合在金家剑法之内。我初入师门之时,曾有幸得见金大侠亲自使这一招,想不到四十年后,又从一个晚辈手中重睹。这少年人使的这招,雄劲之处当然不及当年的金大侠,但变化的变幻,却又似乎更胜一筹了。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换旧人,这句老话,当然一点不错。”

 一来是兴起怜才之念,二来是他试了十数招之后,已经试出孟华的剑法的确是曾经得过金世遗之子金逐流的指点。要知若非金逐流亲自指点,孟华年纪轻轻,焉能深得金家剑法的神髓,甚至变化的精微,更在金家剑法之上?

 钟展还未知道,其实他只是猜中了一半。

 不错,孟华是曾得过金逐流的指点,但他的剑法之所以深得金家剑法的神髓,而又并非相同,却是另有缘故的。原来天山派的创派祖师霍天都本是张丹枫的弟子,他是一代武学奇才,得到师父所传,又在天山潜心研究,另辟蹊径,开宗立派。不过也还是和师门所授有相通之处。金家剑法则是以天山剑法为基础的,说起来红花绿叶,正是异派同源。

 孟华在石林所得的是张丹枫所创的无名剑法,以神韵为主,并不拘泥于原来的招数。奥妙精微,更在当年他所传给霍天都的剑法之上。但虽然如此,无名剑法、金家剑法、天山剑法都还是有相通之处的。不过倘若不是钟展这样的天山派的数一数二的高手,别人也看不出来。

 钟展试了十招之后,越来越是惊奇,怒气也渐渐减了。心里想道:“金大侠决不会胡乱把他金家的精华传授给一个来历不明,甚至被人怀疑为奸细的少年,难道这少年当真是别有情由,并非如我想象那样的坏?但他刚才诬陷剑青,却又分明是一派谎言,什么道理呢?”

 天山派一众弟子看见孟华居然能够和他们的四大长老之首力拼数十招,都是不禁骇然。只有白英奇看得出是钟展手下留情,未施杀手。

 白英奇大为着急,几次想要催促钟展快点结果“这个小子”,可又不敢开口。要知钟展虽然性格随和,不过以一个晚辈的身份发言“提示”长辈,总是不尊重长辈之嫌。白英奇只有干着急的份儿。不过他想师伯纵然不想伤这小子性命,迟早也会将他生擒。一审之下,这小子奸细的罪名确实,那时再毙掉他也还不迟。哪里知道,钟展对孟华是否“奸细”一事,亦已起了怀疑了。

 斗到三十招过后,钟展忽地得了一个主意:“他是否奸细,我再试他一次。”

 孟华正以一招“玄鸟划砂”化解钟展的攻势,钟展故意露出一个破绽,欺身发掌,中路门户大开。

 高手搏斗,岂能轻易找到对方的破绽?一有破绽可寻,自是不能错过。何况钟展此时门户大开,这破绽实在的露得太大了!

 一众弟子不知钟展的用意,这一瞬间都是不禁失声惊呼,连白英奇亦不例外。

 这破绽来得太过突兀,在剧斗中的孟华根本料想不到,要知钟展本领远远在他之上,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施展,也不会伤得这位天山派长老的,所以他才敢以攻为守,不怕失手误伤对方。哪知钟展却突然露出这个破绽!

 此际孟华的“玄鸟划砂”只要剑尖顺势一划,钟展便立即开腔破腹之灾。

 幸亏孟华的剑法也差不多到了能发能收的境界,在这电光火石之间,连忙把剑势歪过一边。饶是他变招如此迅速,剑尖也轻轻擦着钟展的衣裳。孟华收势不及,踉踉跄跄地退了几步。

 孟华拿的是把宝剑,虽然业已变招,并不用力,但也应该可以划破钟展的衣裳的。奇怪的是,钟展的衣裳可连一个小孔也没穿破。原来他早已用上了“沾衣十八跌”的上乘内功,估计最少也可以免于受伤的。这一试之下,钟展已是无可怀疑,相信孟华不是“奸细”了。

 孟华惊愕未定,钟展反手一弹,“铮”的一声,就把孟华的宝剑弹得脱手飞开。不过他这一弹,也还是手下留情的。

 这几下兔起鹘落,快得难以形容,天山派一众弟子,包括白英奇、霍英扬等人在内,都还未曾看得清楚,只见孟华的长剑已然坠地,钟展则是背负双手,满面笑容的在看着他了。

 这一个突如其来的变化,把天山派的弟子全都看得呆了。不过他们虽然看不清楚,却也知道是本门长老业已“反败为胜”,呆了片刻,登时欢声雷动。

 白英奇、霍英扬双双抢上,喝道:“臭小子,束手就擒吧!”祝建明早已准备了一条绳索,递给白英奇,作为捆缚孟华之用。

 不料钟展忽地喝道:“不许动他!”钟展突加干涉,这一下更是大出众弟子意料之外。要知捆缚俘虏,乃是弟子辈份所应为之事,难道还要劳动本门的长老亲自动手么?何况这个俘虏,还是他们心目中的“奸细”。

 在众弟子惶惑之中,钟展和颜悦色他说道:“孟少侠,把你的宝剑拾起来!”

 “孟少侠”三字出自钟展的口中,众弟子是越发惊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仅“少侠”二字太过出乎他们意料之外,而且那个“孟”字,也使得他们惊疑。孟华亲口认杨炎为弟,众人都以为段剑青对他的指控是确实无疑的,但钟展还是称他做“孟少侠”,“难道钟长老竟然相信了这小子自称是孟大侠孟元超儿子的假话?”

 孟华也是惊疑不定,只道钟展叫他拾起宝剑是要和他再比,连忙说道:“多谢老前辈手下留情,晚辈情愿束手就擒,但求老前辈允许我有分辩的机会。”原来钟展以“弹指神通”的功夫弹飞他的宝剑,并未用上内家真力,否则他的手少阳经脉只怕也要受伤。

 钟展微笑说道:“你先让我一招,我也应该多谢你呢,谁说要擒你呀?你拾起宝剑,做我的客人吧,有什么话要说,慢慢和我说好了。”

 白英奇着急起来,也顾不得什么尊卑的规矩了,叫道:“师伯,你怎的就相信这小子?假如他不是奸细,难道咱们的段师弟和杨师弟都是说谎了吗?”

 钟展缓缓说道:“按理说,炎儿不过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子,他应该是不会说谎的,不过,我想其中或许另有原因,我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正在白英奇还要进言,而孟华也要替自己解释之际,忽听得当当当的连续不断的钟声!

 众弟子听见钟声,都着了慌,连钟展的面色,也有点儿变了。

 “你们还不赶快回去!”钟展挥了挥手,喝道。白英奇本来是要盘问孟华的,此时却是第一个先跑回去了。

 原来这是天山派报警的钟声,钟声一起,即是表示有强敌入侵冰宫,要召集门下弟子回宫应敌!

 钟展回过头来,说道:“孟少侠,本派有外敌入侵,你的事只好暂且搁下来。待这件事情过后,你再来找我吧!”

 孟华赶上了他,说道:“我虽然不是贵派弟子,贵派也用不着我来帮忙。但贵派有事,我袖手旁观,于心不安。请钟老前辈,容许我稍效微劳。”钟展无暇和他客气,嘴里只是吐出两个字来“也好!”便即加快脚步。

 众弟子的轻功赶不上他们,首先回到天山派众居之地的冰宫的,只有钟展、孟华、白英奇和霍英扬四个人了。白、霍二人是起步在前,而钟展也需要得力的弟子作为助手,途中稍微放慢脚步,等待他们,他们才能同时到达的。

 孟华将近冰宫,陡觉眼前一亮。只见山上建筑,如同宫殿,那些屋宇都是水晶、云石、晶盐或者坚冰所造,在夕阳返照之下,只觉霞彩夺目,闪闪生光,端的是人间罕见的奇景,胜似传说中的贝阙珠宫。

 原来天山派掌门唐经天的岳父是六七十年之前,有武林美男子之称的峨嵋剑客桂华生,桂华生远游尼泊尔,姻缘巧合,做了尼泊尔王的驸马,后来尼泊尔国中政变,公主已死,桂华生带了独生女儿回国,在念青唐古拉山隐居,后来她的女儿在国中请来巧匠,按照尼泊尔的宫殿形式,建造了一座冰宫,武林中人称她为“冰川天女”,冰川天女嫁了唐经天之后,在天山的南高峰也建造了一座冰宫。此时冰川天女已经死了将有十年了,她的建筑仍然沿用“冰宫”之名(冰川天女与唐经天结合的故事,详见拙著《冰川天女传》)。

 一近冰宫,果然听得里面传出来的一片金铁交鸣之声,似乎正在打斗得颇为剧烈。

 孟华诧异不已,心里想道:“天山派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这些人不知是什么人,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钟展神色更是吃惊,说道:“不好,他们已经侵入冰宫重地。”

 孟华所想知道的谜底,很快就揭开了!

 冰宫中最重要的所在是双华宫,天山派的规矩,每年一次,由掌门人在双华宫外的广场亲自主持,考核门下弟子的武功,“大比”过后,并由掌门人与四大长老轮流在双华宫开讲五天,阐扬本派的武学精义。唐经天的岳父是桂华生,岳母是尼泊尔的华玉公主,两人的名字都有个“华”字,是以冰川天女把这座宫殿命名为双华宫来纪念他们。

 在双华宫外那片广场上,此际正是剑气纵横,刀光如雪,敌我两方,高呼酣斗。钟展定睛一看,发现眼前的形势,有点出乎意料之外。

 在宫门外把守的并非本派弟子,反而是入侵的敌人。这班人为数不到十个,有僧有俗,看来都不是汉人。穿僧衣的大概是天竺和尚,作一般武士装束的似乎是西域胡人。

 这班人的本领都很高强,把守宫门,阻止天山派的弟子进去。

 双华宫内也传出一片金铁交鸣之声,听在钟展这样的行家耳朵里,一听就能分明,那是他的两个师弟,正在和一个强敌交手。看这情形,对方已是反客为主,占据了双华宫,阻止众弟子入援。

 天山派两代弟子约有五十余人,出去捉拿奸细的将近半数,尚未赶得回来。留守宫中有二十多个,除了有特别职守之外,差不多都聚集在双华宫外了。不过,他们的人数虽然比对方多了不止一倍,却是无法冲得进去。

 最厉害的是一个手长脚长的中年僧人,他把守最后一关,独自站在宫门最后一级的石阶上,有几个天山派的弟子冲破了下面几重防线,到了最后一级的石阶时,都给他摔了下去。始终没有一个人能够踏入双华宫的大门。

 但奇怪的是,他似乎只是要阻止天山派的弟子入去,并未施展杀手。钟展来到之时,刚好看见他把一个第二代的弟子摔下去,那弟子只道这一摔最少也会头破血流,不料却似被一只无形的巨手提起放下一般,平平稳稳地落在地上,脸上不禁现出了惊疑不定的神色。旁人莫名其妙,但钟展当然一眼就看得出来,那个手长脚长的天竺僧人用的是一股巧劲。

 不但这个僧人如此,他的同伴也像他一样。要拼命攻进去的反而是天山派的弟子,那帮人只是阻拦他们,似乎不愿随便伤人。

 钟展放下点心,却是惊疑不定了。这帮人是什么来历呢?他们是善意还是恶意?

 最令得钟展吃惊的是:他听得出双华宫内,是自己的两个师弟联手合斗对方一人。急切之间,他竟想不起普天之下,能有谁人有此功力?

 天山派四大长老,以钟展居首。其他三人,依次是:武成泰、甘建侯和李信尧。“联手抗御强敌的似乎是甘师弟和李师弟,不知武师弟是未曾赶来呢,还是已经受了伤了?”钟展心想。

 但此时已是无暇容他思索了。

 众弟子一见钟展到来,喜出望外,七嘴八舌的纷纷禀告。不过他们口中说话,手底仍是丝毫不缓。

 那手长脚长的天竺僧人用生硬的汉语冷冷说道:“管你什么师伯、师叔,谁都不许踏入此座宫门。”

 给这个僧人摔下来的那个天山派第二代弟子正是白英奇的师弟,白英奇大怒,和霍英扬便闯上去,他们双剑合璧,威力甚强,下面三道防线,拦他们不住,转眼之间,冲上最后一级石阶。

 钟展喝道:“你们是什么人,胆敢到天山捣乱,都给我住手!”一面责骂敌方,一面约束本派弟子。

 天山派的弟子当然听长老的话,料想钟展必定会给他们主持公道,立即两边退下。

 那些人不过是要阻拦天山派弟子入内增援,天山派弟子不动手,他们也就不出手了。

 但钟展却未能及时约束白、霍二人,他们业已冲上了石级,当钟展发话之时,他们正在双剑合璧,以一招“横云断峰”,向那个天竺僧人拦腰刺去。天竺僧人似乎识得他们双剑合璧的厉害,不敢空手应敌,左手拿起了一根青竹杖,右手拿起了一个紫金钵。孟华在阶下一见,不觉心头一动。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当”的一声,白、霍二人的长剑刺入金钵,金钵竟似有一股无形的吸力,把他们的剑尖吸住。那天竺僧人竹杖一绊,白、霍二人只好弃剑跃避,跟踉跄跄地退了三步,险些跌落阶下。幸亏他们的轻功还算不差,足尖刚好点着最后一级石阶的边沿,身形兀自摇摇晃晃。

 钟展身形一起,俨如鹰隼穿林,掠波巨鸟,几个起伏,便掠上了最后一级石阶。阶下的那班人见他如此本领,不敢阻拦。

 把守宫门的那个天竺僧人又把竹杖绊他双足,钟展不闪不退,仍是大踏步向前,当他的竹杖就要打到之际,只是把大袖一挥。

 “当”的一声,天竺僧人的竹杖给钟展卷出了手。他这竹杖可和普通的竹杖不同,跌落地下,竟然发出金石之声。

 钟展见他只是晃了两晃,便即稳住身形,也是好生惊诧,“怪不得双华宫给他们侵入,和我那两个师弟交手的不知是谁,但只凭这个把守宫门的僧人,想来只是他们的弟子吧。我们的第二代弟子,除了唐加源之外,只怕已是没有第二个可以比得上他了。”原来钟展本是想把他也重重地摔个筋斗,好给白、霍二人出一口气的,哪料却是不能如愿。

 不过那个手长脚长的僧人,见面一招,就给他夺走了竹杖,他也不禁大吃一惊了。他举起金钵,正想上前拦阻之时,里面已是有人发话:“来的敢情是天山派长老吧,大吉师侄,不可无礼,请钟长老进来!”

 说话的是这个僧人的师伯,他巴不得师伯有此吩咐,立即闪过一边,说了个“请”字。

 钟展心里哼了一声:“他们倒好像是双华宫的主人了?奇怪,里面的那个知道我的人是谁?”但此际也不能计较这许多了,当下便即迈步踏入宫门。

 跟着来的是孟华,这个天竺僧人可又不肯放他进去了。但他看见孟华的来势,却也不禁有点吃惊。

 孟华是连闯三道防线,来到他的面前的。

 虽然连闯了三道防线,孟华可没有伤了一个人。他以闪电般的快剑发招,阻拦他的那些人,在同一时间都觉得对方的剑尖指到自己的要害,不觉也都是忙不迭的旁边一闪。

 把守宫门的那个僧人喝道,“休要逞强,过我这关,还得显点本事。”此时他已拾起了竹杖上前迎敌。

 孟华见他双手所拿的武器,早已胸有成竹,唰的一剑,径自刺向他的金钵,只听得当的一声,长剑反弹出来,顺势就削他的竹杖。天竺僧人见他的剑法如此古怪,情知已是挡他不住。不过孟华虽占先手,他也还未吃亏。

 那天竺僧人的师伯说道:“原来天山派还有第五位长老,我可还未知道。请进来吧!”

 他只道孟华是天山派的第一代人物,哪料竟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

 孟华抬头一看,只见在双华宫内的是两个年老的天竺僧人。一个肥头大耳,气度雍容,另一个却是枯瘦得像根竹竿。正是:

 四大未空仍好胜,远来中土两神僧。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64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