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回 白衣老者

 陶潜诗喜说荆轲,想见停云说浩歌。

 吟到恩仇心事涌,江湖侠骨恐无多。

 ──龚定

 就在此时,火云峒主那柄明晃晃的剑尖也正要刺到他的颈窝,铁砂掌和分筋错骨手可以用内功反震,但练成多好的内功,也还是血肉之躯,血肉之躯如何能够抵敌刀剑?是以众人虽然都已知道这个白衣老者武功非比寻常,在这惊险绝伦的霎那之间,也还是有不少人禁不住叫出声来!

 不料这白衣老者就像背后长着眼睛一样,就在众人惊叫声中,反手双指一钳,手法又快又准,众人看都未曾看得清楚,火云峒主的长剑已是给他双指钳住,使尽吃奶的气力。也休想再进分毫。

 牟宗涛邀来的这帮邪派妖人,其中不乏武功高明之士,白衣老者把周鼎和杨茂林震翻,用的是“沾衣十八跌”的功夫,他们还可以看得出来,但只以双指之力,就能钳往火云峒主的长剑,这种功夫,他们却是听也未曾听过了。

 白衣老者回过头来,冷笑说道:“亏你是一峒之主,在背后暗算人家,羞也不羞?不过我还是看在你是一峒之主的份上,给你几分面子,由你去吧!”说话之间,已是把长剑夺了过来,随手一抖,长剑断为两段。

 火云峒主踉踉跄跄的接连退出了六七步,面色有如死灰,二话不说,一溜烟的就跑出了玉皇观。至于那两个被他震翻的周杨二人,则更是早已跑了。

 林无双见了白衣老者这手内力断剑的功夫,心中一动,想道:“这不是本派的混元一功吗?原来这位老先生果然是本门的长辈。”原来混元一功正是扶桑派的开山祖师虬髯客秘传的上乘内功,泰山之会前夕,林无双得这白衣老者的指引,在那个石窟中发现了祖师的秘笈,有关拳剑的功夫都已练得纯熟,就只这“混元一功”,远远还未练成。

 心念未已,人丛中忽地有两个人失声叫道:“东海散人!”这两个是牟宗涛从东海请来的两个岛主,他们看出了这白衣老者来历之后,慌慌张张的也跟在火云峒主的后面走了。

 林无双怔了一怔,心道:“东海散人是谁,爹爹似乎曾经和我说过的。”

 林无双一时想不起来,牟宗涛的党羽更是面面相觑,谁也不知“东海散人”究是什么来历?

 白衣老者把宗神龙往地上一掼,冷冷说道:“别人不认识我,牟宗涛,你也不认识我么了?”

 牟宗涛面色苍白如纸,颤声说道:“小侄不知是师叔大驾光临,有失迎迓,还望师叔恕罪。”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大吃一惊,这才知道白衣老者竟是牟宗涛的师叔。

 可是牟宗涛这个师叔,扶桑派的两代弟子,却是没有一个人认识他。

 林无双心中一动,连忙上前行礼,说道:“原来是方师叔驾到,弟子林无双叩见。”

 白衣老者哈哈一笑,道:“你是本派掌门,依礼我还该参见你呢,不必客气。”衣衫一拂,林无双身不由己的就站了起来,对这位从未见过面的师叔的功力之深,不禁暗暗佩服。

 白衣老者接着笑道:“你爹好吗,你怎么知道是我?”

 林无双道:“爹爹曾和我说过,说是和方师叔已有三十年未通音讯,十分挂念。想不到今日有幸,我们做晚辈的能够见得到你老人家。我想本门的前辈,除了你老人家,恐怕也没有谁能有这样神通了。”

 原来扶桑派在海外分为三支,牟宗涛的祖先牟沧浪是虬髯客的大弟子,他这一支是嫡派正支。林无双的父亲飞鱼岛岛主是一支,宗神龙又是另外一支。这白衣老者名叫方虚谷,外号人称“东海散人”,乃是牟宗涛父亲的师弟。他在三十岁之后,就云游四海,不知所之,连林无双的父亲也不知道他已经来到中原。林无双是在很小的时候,听她父亲提过一次这位方师叔,后来因为音讯断绝太久,她的父亲也就没有再提起他了。是以她最初听得有人叫出“东海散人”之时,一时间尚未想到就是这位方师叔。

 寒暄已毕,白衣老者指着地上的宗神龙说道:“牟宗涛,你不是说要你的掌门师妹把宗神龙抓来,才能作为人证吗?如今我不但替她找来了人证,物证也有了!好啦,你们现在可以对质啦!”说罢中指在宗神龙的身上一弹,解开了他的哑穴。但麻穴还未解开,宗神龙仍然弹动不得。

 牟宗涛面如死灰,想要逃走,可又不敢。

 宗神龙穴道一解,嘶声叫道:“牟宗涛,你不能把罪过全都推在我的头上,充其量我只是从犯,你,你才是──哎哟,哟!”

 “主谋”二字未曾出口,宗神龙忽地一声惨叫,刚刚站起来,“卜通”又倒下去了。原来是牟宗涛趁着大家都在留心听宗神龙说话的时候,突然偷袭。他那把折扇是装有机关的,一按扇柄,一枝扇骨就似短箭般的射出来,刚好射入宗神龙的喉咙。

 林无双要救已来不及,大怒喝道:“牟宗涛,你要杀人灭口?”

 牟宗涛道:“宗神龙含血喷人,我岂能容他诬蔑。”

 白衣老者冷冷说道:“他灭不了口的,人证没了,还有物证呢!”

 白衣老者一面说话,一面在宗神龙的身上搜出一封信来,把这封信递给林无双,说道:“这是牟宗涛亲笔写给北宫望的密件,托宗神龙带到北京去面交的,谅他不能抵赖!”

 牟宗涛退回他这一边的人堆之中,双眼盯着林无双手上那封信,但却是不敢轻举妄动。要知白衣老者的武功固然是远远在他之上,林无双的本领也不是他能够暗算的,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林无双把那封信从头到尾念了出来。在林无双念信的当儿,招显山把宗神龙拖入里面静室施救。

 这封信是牟宗涛给北宫望报功的,不但把他如何进行篡夺扶桑派掌门一事的经过详细陈明,还替北宫望出谋划策,叫他将林无双囚禁起来,以备在必要时可作勒索之用。虽然信中所写的也没有什么新鲜的内容,但他的阴谋已是由他亲笔所写的函件揭露无遗了。

 林无双读完了信,冷笑说道:“牟宗涛你还有什么话说?”随着把那封信交给石卫等人传阅。

 牟宗涛的笔迹石卫等人都是熟悉的,当然是容不得他抵赖的了。

 白衣老者道:“好了,现在没我的事了。无双,你是掌门,如今是应该由你来清理门户了。”

 牟宗涛面上一阵青,一阵红,忽地喝道:“今日之事只有拼个你死我活,大伙儿一齐上吧!”

 白衣老者喝道:“你们本来不是扶桑派的人,扶派桑的事与你们无关,你们趁早退出玉皇观,我可以替掌门人作主,对你们的一时之错,免予追究,否则,你们倘若一定要跟牟宗涛在这里捣乱的话,那就只有自讨苦吃了!”

 牟宗涛邀来的这班邪派高手,眼看大势已去,纷纷溜走。但也有七八个贪图功名利禄、狂妄自大之辈,以为可以恃多为胜,不约而同的一拥而上,同时攻击白衣老者。他们以为只要把对方最强的人物打倒,就可以扭转整个局势了。

 白衣老者自言自语道:“我只道可以置身事外,谁知还是不能!”说话之间,在群邪围攻之下,双掌一伸一缩,只听得乒乓两声,已是有两条大汉给他抓了起来,摔出观门。

 第三个人呼的一掌朝他背心劈下,白衣老者正在应付正面攻来的敌人,当下头也不回,挥袖向后一拂,这个人的虎口给他拂个正着,火辣辣的作痛,大吃一惊,连忙倒纵开去。这个人正是刚才向石卫挑战的那个乔海鹏。

 乔海鹏本来是一股海盗的首领,横行海上二十多年,从来未遇敌手。他所练的伏波掌是在每日潮涨之时,在水中迎着风浪,苦练三年,才练成功的。掌力的刚猛,自负天下无双。不料碰上这个白衣老者,只是一招,就令他吃了大亏。而且这一招这老者还没有和他正面敌对,只是随便挥袖一拂而已。严格说来,这老者还没有真正出手呢!

 乔海鹏不由得大为气馁,这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从前自己自负掌力刚猛,天下无双,却原来只不过是井底之蛙而已。气沮神伤之下,哪里还敢再上?只盼能够快快逃出玉皇观了。

 石卫喝道:“你不是要与我分个高下吗?怎么就要跑了?”

 乔海鹏急于逃跑,二话不说,立即便是一招“怒海擒龙”,左抓右劈,向石卫强攻,石卫还了一招刚中寓柔“春云乍展”,双掌一牵一掘,化解乔海鹏这股刚猛的掌力。饶是他化解得宜,受这掌力一震,胸中也不禁气血翻涌。乔海鹏被他那股柔力一带,掌力也是难以再发,身不由己的一个踉跄。这一来两人都是不禁吃了一惊。

 石卫心里想道:“怪不得这厮刚才敢于口出大言,果然是有几分硬份(硬份即真实本领之意)。”

 乔海鹏也在暗自想道:“普普通通的一个扶桑派弟子,我都打他不赢,今天只怕是要糟了!”

 说时迟,那时快,乔海鹏一退即上,接着又是两招“骊龙探珠”“长鲸破浪”,石卫以林无双所传的秘笈掌法,全神化解,接了三招之后,乔海鹏已是强弩之末,只有招架的份儿了。

 石卫不觉有点诧异:“这厮的掌力本来是极其刚猛,怎的消退得如此之快,莫非其中有诈?”到了第五招,石卫反守为攻,一掌打着了他,这才知道他的确是气力不加了。

 石卫这才恍然大悟:“敢情他已是在方师叔的手下吃了大亏?哎,原来我是捡了便宜尚还不知。”原来乔海鹏给那白衣老者衣袖一拂,已是伤了少阳经脉,但他吃的这个大亏,只有自己知道,旁人是看不出来的。

 石卫反守为攻,正要施展杀手,白衣老者忽道:“这人接了我的一招,居然没有摔倒,也算是难得的了。念在他这身功夫,练成实在不易,由他去吧。”石卫遵命让开条路,乔海鹏这才得以逃出观门。

 牟宗涛和林无双早已交上了手,此时已是斗到三十招开外了。

 林无双使出秘笈所传的剑法,随意挥洒,招招精妙。不过她虽然稳占上风,牟宗涛也还能勉强抵挡。

 泰山之会,林无双和牟宗涛第一次争夺掌门之时,林无双只不过用了十数招就胜了他,此时给他抵敌到三十招开外,兀自未能取胜,亦是不禁有点佩服,心里想道:“表哥的确是聪明绝顶,天生的练武人材,可惜他不肯学好。”原来牟宗涛有过目不忘之能,在那次失败之后,细心揣摩林无双用以击败他的剑术,竟是无师自通,领悟了秘笈上的若干奥妙。但也正因为他是无师自通,领悟的不过一鳞半爪,总不及林无双的得窥全豹。

 练彩虹站在一旁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们两人搏斗,心情也是复杂之极。她不值丈夫所为,却又有点害怕林无双在一怒之下,杀了她的丈夫。

 此时那白衣老者正在把围攻他的五个敌手引得团团乱转,这五个人都是邪派中有名的人物,每个人的武功,都不在乔海鹏之下的。但白衣老者所发的掌力十分奇妙,他们给白衣老者的掌力牵引,都是身不由己的只能跟着他转。

 扶桑派的弟子本来十九是注视林牟之斗的,但此时林无双已经稳占上风,他们被白衣老者奇妙的打法所吸引,不知不觉,也就渐渐把目光移开,移到白衣老者身上,要看他如何制服这五名强敌了。

 正在林无双暗暗为表哥叹息,练彩虹为丈夫忐忑不安,而众人则在全神注视着白衣老者双掌的时候,牟宗涛突然一个移形换位,身形疾如闪电的一退退到练彩虹身边,一抓就向她抓去。原来他是要把练彩虹抓作人质,林无双是她的好朋友,一有顾忌,说不定就会让他脱身。

 练彩虹冷不及防,给他一把抓着,众人哗然惊呼,林无双唰的一剑刺来,剑尖指着他的背心,喝道:“快快放手,否则取你性命!”

 牟宗涛明知林无双是投鼠忌器,决不敢不顾练彩虹的安全就下杀手,当下冷笑道:“她是我的妻子,我们夫妻生则同生,死则同死,这你能管吗?你要杀把我们杀掉好了。”

 林无双正自无可奈何,不料牟宗涛笑声未已,突然一声大叫,练彩虹已是挣脱了他的掌握,在地一个打滚,滚出了一丈开外了。原来练彩虹在他的冷笑声中,突然张口一咬,牟宗涛已经令得她的双手不能动弹,却想不到她还会用牙齿当作武器。

 牟宗涛的手背给咬得鲜血淋漓,大怒之下,扑上去喝道:“你这贱人,今日我与你同归于尽吧!”他起了杀机,不顾一切,便要痛下杀手!

 但“可惜”已是迟了一步,说时迟,那时快,林无双明晃晃的剑尖已是朝着他的面门刺来,唰唰唰连环三剑,将他迫得连连后退。牟宗涛做了亏心之事,毒计不逞,胆气已馁,斗志消失,接到第三招,林无双长剑一挺,打落他的折扇,剑尖指着他的咽喉。练彩虹转过了脸,不敢观看。

 杀他呢还是不杀,林无双却是不禁有点踌躇了。

 白衣老者此时正在大发神威,掌风人影之中,只见他一抓抓着了敌人,就向大门外面抛去。乒乓乒乓之声,不绝于耳。转眼之间,围攻他的这五名邪派高手,一个不留,都给摔出去了。

 林无双的剑尖还在指着牟宗涛的咽喉,牟宗涛低下头来,闭目待死。

 白衣老者忽地挥袖一拂,拂开林无双的剑尖,说道:“掌门人,我向你求一个情,请把牟宗涛交给我吧。”

 林无双还剑入鞘,说道:“但凭方师叔处置。”

 白衣老者叹了口气,说道:“论理他是死有余辜,但念在牟家只此一子,他爷爷是我的恩师,他爹爹与我情逾手足,我想请掌门人看我的面上,饶他一命,让我带他回去,严加管教。”

 林无双正在为着如何处置牟宗涛感到为难,听了这话,大喜说道:“师叔愿意任劳,这正是最好不过。但愿他在师叔管教之下,能够洗心革面,重新做个好人。”

 白衣老者叹道:“宗涛,你好生令我失望。你自小聪明,我只道你能成大器,哪知你今日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唉,这也是我没有防微杜渐之故。你知不知道,你回到中原之后,我也跟着来了。我曾经在暗中观察你的行为,初时见你结交侠义道的朋友,又曾为本派正门风,逐败类,清洗了甘为清廷鹰爪的宗神龙,这些行为都令我为你高兴。不料你为了一己的名利,日渐倒行逆施,终于变成了和宗神龙一样。在这期间,我也曾好几次暗中出手,向你警告,你却仍然执迷不悟。我念在你的祖父你的父亲对我的好处,不愿你身败名裂,一直盼你自知悔改,这才迟至今天,实在迫于无奈,才不能不这样处置你的。我要把你带回飞鱼岛去,你有什么话说么?”

 牟宗涛此时只是恨不得有个地洞,能够让自己钻进去,哪里还敢说什么话。

 白衣老者继续说道:“练彩虹,我把你的丈夫带去,你的意思怎样?”

 练彩虹噙着眼泪,说道:“我只当这个丈夫已经死了。但若他当真能够改过自新,那我将来也许还可以认他。”

 说至此处,招显山出来报道:“施救无效,宗神龙已经死了。”

 石卫说道:“咱们如今已是用不着盘问他的口供,死了也就算了。”招显山说道:“扶桑派受他的祸害也受得够了,这一死倒是便宜他啦。”

 白衣老者哼了一声,说道:“多行不义必自毙,宗涛,你若不知洗心革面,宗神龙今日的结局就是你的下场。”说罢,就带了牟宗涛走了。

 林无双晓喻众弟子道:“咱们学武的人,最重要的是明大义,识是非,武功练得如何,那倒还在其次。”众弟子唯唯称是,只有原先属于牟宗涛这一派的弟子,心中却是好生愧悔了。

 林无双继续说道:“好人坏人,往往是不能够很容易就分别出来的。须得观其言而察其行,说不定要经过一段很长的时间才能看得出来,我和你们说实话,牟宗涛是我的表哥,我自小就一直钦佩他,以为他是一个英雄豪杰,直到这一两年,我才渐渐知道他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好,但还以为他只是颇有野心而已,想光大本门的用心还是好的,最后到了今天,我才知道他竟然坏成这个样子,从我这个例子,也可见得知人之难了!你们有谁一时糊涂,上了牟宗涛的当的,只须记着这个教训也就行了,用不着太过耿耿于心。还有,对于知错能改的人,谁也不许歧视。”一番话说得众人都是心里服帖,牟宗涛这一派的弟子,也都放下了心上的一块石头了。

 石卫说道:“但对于一些口里说的一套,做的又是一套的人,甚至是装作糊涂,实际却是暗藏的内奸,恐怕还是要查究的吧?”

 林无双道:“你说的只是指包毅吧?”

 石卫说道:“不错,包毅这厮大概是趁着刚才混乱的时候,已经悄悄溜走了。”

 林无双道:“好,他既然走了,从今之后,他也就不再是扶桑派的弟子了。今后他倘若不是胡作非为,咱们也不必理他,若有危害本派的事情,咱们再对付他吧。”

 扶桑派避过一场灾难,清理门户的事情亦告大功完成,大家都是兴高采烈,不必细表。

 这晚林无双和云紫萝联床夜话,大家都有相见恨晚之感。云紫萝笑道:“无双,你今天说的那番话真是说得太好了。牟宗涛自以为有领袖才能,其实你才是最适宜做掌门的呢!”

 林无双笑道:“你别赞我,这个掌门人我已决意不再做了。”

 云紫萝道:“为什么?”

 林无双说道:“你不知道,这掌门人本来不是我愿意做的,只是因缘际会,迫于无奈,不得不然。做了将近一年,我已是心力交疲了。好在清理门户的大事,今天业已料理妥当,这副担子,我是想交给石师哥的了。”

 云紫萝笑道:“我知道,孟元超曾经和我说过,你是听他的劝告,才肯挺身而出,把这掌门人的位子从牟宗涛手中抢过来的。”

 尽管林无双早已把云紫萝当作亲姐姐一般,但听她提起了孟元超,还是不禁有一股好像“剪不断,理还乱”的感觉。她面上一红,说道:“孟大哥也曾和我说过,你忍受了许多常人难以忍受的折磨,我更是佩服你的勇气。”

 云紫萝暗自想道:“她对我的往事,不知知道了多少?我却是应该设法解除她的心头顾虑。”当下苦笑说道:“我也是像你一样,迫于无奈,不得不然。”

 林无双沉默了片刻,忽地说道:“云姐姐,你和孟大哥从小相识,自必比我更知道他的为人了……”

 云紫萝道:“你觉得他的为人怎样?”

 林无双说道:“孟大哥很少为自己着想,却很善于鼓励别人。我但愿学得像他这样。”

 云紫萝笑道:“可惜元超不在这里,他听了你这两句,定会认为你是他的平生知己。”

 林无双道:“云姐姐,你早已是他的知己了。”

 云紫萝道:“古人云:人生得一知己,于愿已足。不过知己却是不嫌多的,比如我和你不也是一见如故吗?但知己之间也有不同,无双,我和你说句心里的话,元超实在是个很难得的朋友,你和他的交情,似乎还可以更进一层。”

 暗室中林无双看不到云紫萝面上的神情,但却知道她这一番说话,的确是从内心发出来的,她禁不住面红耳热,心里问云紫萝一句:“那么你呢?”但这句话却是不便说出口来。

 云紫萝接着又是微微一笑,说道:“无双,你不做掌门也好。”

 少女的心灵是最敏感的,何况她们有着相同的恋人?相同的恋人像是一根线,把她们两颗心连在一起。林无双一听得云紫萝这样说,便知道她想要说的是什么了。

 果然便听得云紫萝说道:“清廷正在调兵遣将,准备大举进攻小金川,你若能够抽出身来到小金川去和孟元超共同患难,那就比在这里做掌门人更有意思了!”

 这正是林无双想做的事情,却从云紫萝口里先说了出来。林无双给她说中心事,带着几分少女的娇羞,小声说道:“云姐姐,想必你也是要到小金川的吧,那么咱们正好一路同行了。”

 不料云紫萝说道:“不,我不去小金川。我和缪大哥有点事情,要到云南大理。”

 这一回答,颇出林无双意料之外,但仔细一想,却又似乎是在情理之中。她对云紫萝的心事,毕竟还是有点捉摸不透,听了这话,不禁哑然失笑,暗自想道:“她和缪大侠结伴同来,当然也是要和缪大侠一同走的。我自己一心一意想到小金川去会孟大哥,只道她也是如我一般想了。其实她和孟大哥即使是旧情人,他们分手也毕竟有了十年之久了。”

 云紫萝接着笑道:“元超有你照顾,我用不着再到小金川啦。缪大哥的事情,却是非得我和他一同到滇西去办不行的。”

 云紫萝是要和缪长风去接自己的儿子的,说的自是真话。但林无双听来,却是别有用心了。她只道这是属于云紫萝与缪长风之间的私人事情,当然也就不便多问了。

 第二日云紫萝向林无双辞行,林无双本来要挽留她多住几天的,云紫萝挂念孩子,却是非走不可。她对林无双笑道:“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我能够和你一夕长谈,已是平生难得之事。留点不尽的回味,不更好么?”

 林无双送他们一直送到山下,云紫萝道:“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无双,你回去吧。早点把你这掌门人应该交代的事情交代清楚,你也应该到小金川去啦。”

 林无双依依不舍,说道:“好,那你们走吧。”云紫萝却似乎忽地想起一事,又回过头来。

 林无双道:“云姐姐,你可是还有什么话要说么?”

 云紫萝道:“不错,我想请你带几句话给孟元超。”

 林无双怔了一怔,心想不知她有什么紧要的话要我告诉孟大哥。

 心念未已,只见云紫萝好像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面上一红,微笑道:“你告诉元超,我和缪大哥同往滇西,不准备到小金川去看他了,叫他不必挂念我们。”

 其实这几句话她在昨晚早已和林无双说了,虽然与昨晚用的字句不尽相同,意思却是一样的。

 不过,虽然昨晚说过,但她此际再说一遍,却又有了更深一层的含义。第一,她是当着缪长风的面和林无双说的,等于是公开承认了他们两人的亲密关系。第二,她在临行分手之际,再叮嘱一遍,不啻是向林无双暗示,她和孟元超今后只能是朋友的关系,而且是要林无双替她向孟元超表白心迹了。

 林无双暗暗为他们欢喜,内心深处,也在为自己欢喜,当下笑道:“云姐姐,你放心,我一定替你把这口信捎到。”

 她们两人分手之后,缪长风与云紫萝走了一程,忽地轻轻叹了口气。

 云紫萝道:“缪大哥,你知道我不是轻佻的女子,我刚才说的那话,你,你别见怪。”

 缪长风道:“我懂得你的用意的,你舍己为人,我佩服你还来不及呢。”

 云紫萝道:“那你在叹息什么?”

 缪长风沉吟半晌,一时间不知怎样措辞才好。最后说道:“紫萝,你喜欢读‘饮水词’么?”

 饮水词是清初满洲词人纳兰容若的作品,云紫萝说道:“纳兰以贵公子的身份,所写的词却是纯任性灵,纤毫不染,而且往往对他的朝廷颇有微辞,在满洲贵族之中,恐怕是最难得的一个人了。我很欢喜读他的词,但不知你最喜欢的是哪一首?”

 缪长风道:“他的悼亡词、塞外词我都喜欢,很难说最喜欢哪首。不过我现在想起的却是他那首赠给好友顾梁汾(贞观)的金缕曲。”当下放声吟道:

 “德也狂生耳,偶然间,缁尘京国,乌衣门弟,有酒唯浇赵州土,谁会成生此意。不信道竟成知己,青眼高歌俱未老,向尊前拭尽英雄泪。君不见,月如水。共君此夜须沉醉,且由他蛾眉谣诼,古今同忌。身世悠悠何足问,冷笑置之而已。寻思起,从头翻悔。一日心期千劫在,后身缘,恐结他生里,然诺重,君须记。”

 云紫萝苦笑道:“蛾眉谣诼,古今同忌。怪不得你会想起这首词。”

 “蛾眉谣诼”典出屈原的《离骚》,《离骚》中有句云:“众女嫉余之蛾眉兮,谣诼谓余以善淫。”“众女”比喻“群小”,“蛾眉”比喻“贤才”,“谣”指诽谤,“诼”指谗诬,“淫”指行为不端。译成白话文大意即是:“群小嫉忌我的贤能,反造谣诬蔑说我是淫邪的人。”

 缪长风道:“我们的友谊,曾受过许多谣言中伤,像杨牧就是‘众女’之一。”

 云紫萝说道:“狗嘴里不长象牙,理这些群小作甚。纳兰容若这首词不是说得正好吗?身世悠悠何足问,冷笑置之而已。”

 缪长风叹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这话本来不错,但水流的清浊易分,人的清浊就不是这么容易分了。像咱们现在的形迹相依,对咱们误会的人,恐怕不单是小人呢。”

 云紫萝道:“你是不是听了一些闲言闲语?”

 缪长风道:“这倒不是。不过有些朋友出于善意的关心咱们的事情却是有的。”

 云紫萝道:“我知道经过这一次咱们同上泰山之后,别人的误会,恐怕就只有更多了。不过对于林无双,我却是有意要她误会的。”

 缪长风道:“我知道,你这是一片苦心,为了成全朋友。”

 云紫萝道:“就只是把你也卷进是非圈中,令你受谣言之苦,我很抱歉。”

 缪长风说道:“我想起纳兰这首金缕曲,也正是由于他这一首词,最笃于朋友之情。”

 原来纳兰容若写的这首“金缕曲”有个故事,他这首词是赠给好友顾梁汾的,但词中的“蛾眉谣诼,古今同忌”说的却是另一个朋友的事。

 这个朋友名叫吴汉槎,是当时有名的江南才子(籍贯江苏吴江),和顾梁汾及纳兰的交情都很好。顺治丁酉年,吴汉槎考中举人,但不幸得很,这场考试,由于主考官有舞弊的事情发生,闹成大狱。吴汉槎虽然是凭真才实学考中的,也受牵连,被判充军宁古塔。

 顾梁汾全力营救朋友,想尽了一切方法,过了二十年之久,顺治换了康熙,仍然无济于事。纳兰容若的父亲纳兰明珠在康熙年间官封“太傅”(相当于宰相),顾梁汾就在纳兰的家里做他父亲的幕客。

 他在太傅府中,想起好友在边塞之地受尽寒苦,于是就写了两首金缕曲寄去给他。这是中国文学史上非常出名的两首词,被认为足可以比美李陵与苏武的“河梁生别诗”并向秀怀念嵇康的“思旧赋”的。在此不妨一并录下,以供欣赏。第一首道:

 季子平安否?便归来平生方事,那堪回首!行路悠悠谁慰藉?母老家贫子幼。记不起从前杯酒。魑魅传人应见惯,总输他覆雨翻云手。冰与雪,周旋久。

 泪痕莫滴牛衣透,数天涯团圆骨肉,几家能够?比似红颜多薄命,更不如今还有。只绝塞苦寒难受。廿载包胥承一诺,盼乌头马角相救。置此札,君怀袖。

 第二首道:

 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宿昔齐名非黍窃,只看杜陵穷瘦,曾不减夜郎。薄命长辞知己别,问人生到此凄凉否?千万恨,为兄剖。

 兄生辛未吾丁丑,共些时冰霜摧折,早衰蒲柳。词赋从今须少作,留取心魂相守。但愿得河清人寿。归日急行戍稿,把空名料理传身后。言不尽,观顿首。

 纳兰容若看了大为感动,于是也写了两阕“金缕曲”给顾梁汾。

 其中之一就是缪长风刚才所念那首,词中的“峨眉谣诼,古今同忌”指的就是那个“科场舞弊案”吴汉槎所受的冤枉事了。他在另一首“金缕曲”的结尾说:“绝塞生还吴季子,算眼前此外皆闲事。知吾者,梁汾耳。”表示他和顾梁汾一样,目前所要致力的目标,就是要把吴汉槎救回来。后来他等到一个适当的机会,求他父亲援手。纳兰明珠出了点力,朋友们大家再凑了点钱,终于把吴汉槎赎回来,时人称顾梁汾那两阕金缕曲为“赎命词”。又有个名叫顾忠的写诗记其事道:“金兰倘使无良友,关塞终当老健儿。”赞美了顾梁汾、纳兰容若和吴汉槎的友情。

 此际缪长风和云紫萝谈起这个故事,谈起纳兰的那首金缕曲“笃于朋友之情”,不言而喻,已是回答了云紫萝的问题。他的言外之意即是说:“你可以一片苦心,为了成全朋友,难道我就不能够吗?”

 云紫萝满怀欢畅,说道:“不错,但求心之所安,纵然谣诼纷纭,那又算得了什么?”

 用不着再说什么,彼此都已谅解。两人心底的阴霾,也在阳光下消散了。一路上平安无事,这日到了昆明。

 昆明是云南的省会,往西走大约还有六百多里路程就是点苍山所在的大理了。

 缪长风道:“比我估计的早到了三天。这一个月来,咱们每日都是兼程赶路,你觉得累吗?”

 云紫萝道:“累倒不累,不过恐怕要换过一件新衣了。”一路风尘仆仆,她随身携带的几件替换衣裳虽不至于残破不堪,亦已相当敝旧了。

 缪长风笑道:“昆明是个繁华省会,要换新衣,那还不易?找个巧手裁缝,多给一点银子,今晚住一晚,明早他就能赶制出来了。”

 昆明四季如春,是中国气候最好的一个地方,风景之美,更是脍炙人口。此时时节虽已仲秋,郊外仍是繁花如锦。进得城来,但见市街整洁,处处花木扶疏。城外西山迤逦,仿佛侧卧的美人在那里俯瞰全城。西山脚下,有五百里滇池,港汉交错,俨若江南水乡。在他们一路走进昆明之时,已是可以遥瞻秀色了。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69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