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回 糊涂受骗

 离多最是,东西流水,终解两相逢。浅情终似,行云无定,犹到梦魂中。可怜人意,薄于云水,佳会更难重。细想从来,断肠多处,不与者番同。

 ──晏几道

 练彩虹将她抱起,躲到那块形如巨烛岩石后面,轻轻放下,低声说道:“无双,你别怪我,你听我说。”

 林无双给她用手法点了穴道,身子不能动弹,有口不能说话,只能瞪着眼睛,如寒冰、如利剪的目光冷冷的盯着练彩虹,心里想道:“且看你还能用什么花言巧语骗我?”

 练彩虹感觉到她愤恨的目光,不由得心中难过之极,眼泪情不自禁的一颗颗滴了下来,说道:“无双,我知道你一定在想我是在用花言巧语骗你,我也不敢求你原谅,但我现在和你说的可都是真话!”

 林无双初时在心里骂她:“哼,你倒很会做戏,可谁还会相信你呢?”但听她说得十分诚恳,那副急泪和难过的神情也不像是伪装得来的,不由得心中一动:“难道她当真是另有隐情?”愤恨的目光也渐渐变得柔和了。

 只听得练彩虹缓缓说道:“不错,我是骗你。我说我不知道宗涛的图谋,那是假的。你得到的消息却是不假,他的确勾结了许多邪派中的厉害人物,可能还有北官望暗中派来的人帮他,就在今天,要上泰山和你为难!说不定他们如今已经到了玉皇观!”

 林无双听得又惊又怒,只恨骂不出来。练彩虹一声长叹,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在心里骂我,可是我也是为了你好的呀!我把我的想法说给你知道。”

 “他邀请来的个个都是好手,你和石师哥是决计对付不了他们。动起手来,只怕本门的弟子要伤亡不少。尤其是你,他们更不会将你轻易放过。你和他们硬拼,只有平白送命!”

 “可是你若是不在玉皇观,这场灾祸或许就可以减轻许多。不知你知不知道,本派的弟子有一半以上是你的表哥收录的,他们会拥护他做掌门的。你不在场,就有希望可以避免自相残杀。”

 “我并非要帮你的表哥抢你掌门位子,但我非救你的性命不可!我也非尽自己的力量挽救本派的内祸不可!唉,我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我只能出此下策了!”

 林无双又气又急,心里暗骂练彩虹太过糊涂:“你以为这样可以保全我的性命,却不知这正是把我毁了!毁了我不打紧,还毁了整个扶桑派!我身为掌门,让本派落在奸贼手中,纵使我能逃出性命,还有何颜活在世上?”

 她恨不得跳起来和练彩虹辩个清楚,她心里在叫:“你快解开我的穴道,你快解开我的穴道!孰是孰非,我一定要和你说个明白!”

 可惜练彩虹听不到她心里的说话。而她被封闭了穴道,在急切之间也是无法自己解开。

 “镗、镗、镗、镗、镗、镗!”一阵阵的钟声越敲越急:这是从玉皇观传来的钟声。

 扶桑派在中原重立门户,时间不过半年多点,总舵尚在筹建之中。玉皇观的老道是金逐流的好友,因此林无双请金逐流出面,在扶桑派的总舵未建成之前,暂借用玉皇观作为他们临时舵址。玉皇观里有一口古钟,敲起来方圆五六里之内都可以听得见。扶桑派借用了玉皇观,同时也就借用这口古钟,在本派碰上大事之时,作为报警之用:钟声一响,所有弟子都要齐集玉皇观里。

 这是林无双定下的办法,半年多来,从未用过。

 这次是第一次敲响这口古钟,但身为掌门的林无双,却不能回到玉皇观和一众弟子共同应付危难,只能闻钟声而色变!

 玉皇观中的扶桑派弟子正在乱作一团。尤其是作为第二号人物的石卫,更是着急得不得了。

 牟宗涛率领他的党羽,约摸有三十多人,一早就闯进玉皇观来,其时正是林无双给练彩虹用重手法点了穴道的时候。

 牟宗涛本来是扶桑派“虬髯堂”的堂主,虽然没有实权,论地位却在石卫之上。他还未曾给掌门人正式宣布逐出本派门墙,因此他还是以扶桑派“虬髯堂”堂主的身份回来的。石卫可不能拦阻他!偏偏在这紧急的关头,又不见了林无双!

 石卫深知牟宗涛的厉害,在林无双未曾回来之前,只好一面叫人鸣钟聚众,一面和牟宗涛虚与委蛇。

 牟宗涛听得钟声,面色一沉,道:“你鸣钟聚众,是什么意思?是把我当作敌人吗?”

 石卫说道:“不敢。牟堂主远道归来,本派弟子理宜齐集,迎接堂主大驾。”

 牟宗涛哈哈笑道:“石师兄,你这是太抬举我了,但我可不是傻瓜,牟某不过区区一个堂主,哪值得你们用这样隆重的大礼迎接!不过我也正有大事,要交付本门弟子公决。你对我是真心也好,假意也好,这个钟倒是没有敲错。”

 扶桑派的弟子留在泰山上的有百多人,不多一会,已是全部聚集。这一百多人,分成两派,不知内情的大为诧异,纷纷议论;知道内情的则是牟宗涛的人,这些人一进来就向牟宗涛行礼。他们口里还是称呼牟宗涛作“堂主”,行的可是参见帮主的大礼。不过这一派的人数,却比牟宗涛原来的估计要少得多,只有二三十个。

 牟宗涛待众弟子齐集之后,游目四顾,便即朗声说道:“林无双呢?她为什么不来?”当然他是知道林无双不能前来的原因的,不过是明知故问罢了。

 石卫做梦也想不到林无双已遭暗算,急得像热锅蚂蚁,只好说道:“小弟已经派人去找林掌门了,请堂主暂待些时。”

 不知不觉又过了半炷香时刻,林无双仍然未见回来。牟宗涛哼了一声,冷笑说道:“我瞧林无双这丫头多半是不敢见我,哼,她无故避开,难道我们就不能商议大事了吗?”他这派人哄然附议:“对呀,怎知要等到几时,咱们还是商议大事吧!”

 石卫的妻子桑青忍不住说道:“牟宗涛,你虽然是掌门的表兄,也不可对掌门人如此无礼!”

 牟宗涛冷冷道:“什么无礼,我是帮理不帮亲,林无双这丫头做了损害本派的大错事,若是她在这里,我还要当面骂她呢!”

 桑青怒道:“她做了什么大错事了?”

 牟宗涛说道:“这正是我要交付本门公决之事,你少安毋躁,我当然会说出来!”

 石卫忽地越众而出,朗声说道:“且慢!”

 “哦,石师兄,你有什么话说?”牟宗涛侧目斜睨,显出一副傲态。

 石卫缓缓说道:“请问堂主,你既然说是商量本门大事,那么是否必须本门的弟子,方始有权商量?”

 牟宗涛道:“这个当然!”

 石卫说道:“好,那么咱们议事之前,就得先请外人退出!”

 牟宗涛道:“谁是外人?”

 石卫哼了一声,说道:“牟堂主,你带来的这班朋友,总不能说成扶桑派的吧?”

 牟宗涛冷冷说道:“他们正是扶桑派的弟子,是我亲自收录的弟子!”

 石卫双眼圆睁,向那班人扫去,指着其中两个人冷笑说道:“别的朋友我不识得,这两位朋友我可认得。这位是海南岛独霸一方的火云峒主,这位是纵横东海的乔海鹏舵主。我没有说错吧?”原来火云峒主乃是海南岛黎族的酋长,以邪门的毒功称霸一方,乔海鹏则是东海海盗的首领,在江湖上的地位都是非同小可的。

 火云峒主一捋长须,哈哈笑道:“不错,我记得你曾到过我的五指山,多谢你给我脸上贴金了。”

 乔海鹏却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说道:“石师叔,有话尽管吩咐小侄,不必客气。”他身材魁梧,年纪也比石卫稍长,一个铁塔般的汉子,矮了半截身躯,口口声声自称小侄,形状甚是滑稽。但众人都知道他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君,想笑也不敢笑出来。

 牟宗涛道:“他们两人有什么不对?”

 石卫冷笑道:“这两位赫赫有名的人物,忽然变成了扶桑派的弟子,莫说我不敢做他们的师叔,说出来恐怕谁也不会相信吧。牟堂主,你这玩笑开得太大了。”

 牟宗涛说道:“谁和你开玩笑,正因为他们大有名望,做了本门弟子,能令本门大增光彩,我才收录他们的。”

 乔海鹏说道:“石师叔,你不用多疑,我是久已仰慕扶桑派的武学,因此诚心归依本派的。”

 火云峒主则纵声笑道:“你不用害怕我恃强欺你,谁叫你是我的师叔呢,我做了你的师侄,没奈何,自然只有低头服小了。”

 石卫给气得七窍生烟,但因敌强己弱,只好暂忍一时之气,委婉说道:“石某可不敢僭居长辈,扶桑派也是水浅难养大鱼,牟堂主,还是请贵友离开玉皇观吧。”

 牟宗涛道:“石师兄,你怎么啦?平日你很精明能干,今日竟然这样颠倒糊涂,我已经和你说得十分清楚,他们是我的弟子,你怎的还是要把辈份搞错?再说本派创自唐朝,源远流长,身为本门弟子,你怎可自轻自贱,居然说什么扶桑派是水浅难养大鱼!”

 石卫憋着一肚子气,说道:“好,就算是我的糊涂吧,这些人是你的弟子,但我可不敢认他们是师侄!”

 牟宗涛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石卫正要开口,在他身旁的一个人已是大声说道:“牟宗涛,你这事情也未免做得太荒唐了,干脆和你说吧,我们不能承认这些人是扶桑派的弟子!”这人是和牟宗涛同一辈份的“扶桑七子”中的招显山。

 火云峒主道:“师父,这人是谁?”

 牟宗涛道:“他是你的招师叔。”

 招显山是火爆性子,立即说道:“牟宗涛,你别监人赖厚,我可没有这样妖邪师侄。”

 话犹未了,火云峒主已是走到招显山的面前,唱了一个肥喏,说道:“招师叔,你不认我做师侄,我可要认你做师叔。师叔在上,请受师侄一拜!师叔,你别客气,别客气呀!”

 原来招显山在大怒之下,要把火云峒主推开,哪知却给火云峒主反扭他的臂膀,硬生生的把他按了下去。招显山半边身子酸麻,臂弯关节痛得有如刀割,为了顾全面子,还得忍着疼痛,哼也不哼一声。

 石卫又惊又怒,喝道:“你干什么?”连忙一抓抓下,待要拉开火云峒主,牟宗涛折扇一张,挡在他们中间。石卫抓着折扇,一股力道反弹回来,不由自己的倒退两步,折扇半点也没撕破。

 牟宗涛笑道:“石师兄,你误会了。小徒不过是参见本门长辈而已。你瞧,招师兄受了小徒的大礼,亦即是承认他作师侄。石师兄,请你也上坐受礼吧!”

 石卫怒道:“好的,但你的徒弟向我施礼,用不着你做师父的在旁监督吧?”此时他的妻子桑青和另一个扶桑七子中名列第四的赵弘已是一左一右站在牟宗涛的身旁,牟宗涛若然再有异动,他们就要立即出手。

 石卫走上前去,迎上向他走来的火云峒主,冷冷说道:“你自承认是牟宗涛的徒弟,那是你们的事,我管不着。我只把你当作客人。既然你远来是客,以礼相见,也是应该,随便你行什么礼吧。”

 牟宗涛此来的目的,乃是为了夺取掌门,倒也不想节外生枝。只因石卫和招显山坚要驱逐他邀来的这班邪派高手,他才无可不可的纵容火云峒主折辱他们,至于他自己还是不想把事情弄糟的。当下心里想道:“石卫的武功虽然比招显山要高明一些,但在火云峒主手下,料想也要吃一点不大不小的亏,是用不着我去暗中帮忙他了。”

 牟宗涛本来是扶桑派中的第一高手,他倘若要走过去,赵弘和桑青二人联手,也是拦他不住。但一来他不想把事情弄糟,二来自忖火云峒主也足以对付得石卫,于是佯作不知赵、桑二人来监视他的,站在原地不动,皮笑肉不笑的打了个哈哈,说道:“火云贤徒,这位石师叔是本派掌门最倚重的人,你必须对他恭敬一些,不可失礼。”言下之意,即是要火云峒主适可而止,令石卫吃点小小的亏,也就算了。

 火云峒主只道石卫和招显山乃是同一货式的人,折辱了招显山正自得意,听了牟宗涛的言语,便即哈哈笑道:“弟子遵命。石师叔,你请上坐,让弟子参拜。”故技重施,按着石卫双肩,乔海鹏把一张椅子推过来,时间配合得妙到毫巅,火云峒主双掌一按,石卫恰好坐在椅中。

 只听得“哎哟”一声,火云峒主突然翻了一个筋斗,跌在地上。原来他本是要在把石卫按下之后,装模作样行个礼的,哪知双掌按着他的肩头,忽地被一股强劲的力道反弹回来,这就不由自己的跌出去。幸而他的身手还算不弱,百忙之中迅速即翻了一个筋斗,把反震的力道消解了一半,跌势缓和,这才没有受伤。

 石卫替招显山出了一口气,冷冷道:“我早已有话在先,只能把你当作客人,你要行大礼,我可担当不起。咱们还是以平辈之礼相见吧。”说罢站了起来,向火云峒主拱一拱手。

 火云峒主一个“鲤鱼打挺”,翻起身来,怒火中烧,就想冲过去和石卫动手。牟宗涛给了他一个眼色,说道:“石师叔既然定要如此客气,你就恭敬不如从命,暂且以平辈之礼相见吧。待本门大事定妥之后,咱们再叙辈份。”火云峒主领教了石卫的厉害,怒火一过,想道:“牟宗涛不给我帮忙,再打也未必打得过他,这口气暂且忍着吧。”无可奈何,也只好瞪着眼睛和石卫拱一拱手了。

 乔海鹏和火云峒主交情甚厚,他的真实武功也在火云峒主之上,当下便想上前替火云峒主扳回面子,只不知牟宗涛心意如何,是以走了两步,又停下来,看看牟宗涛的眼色。

 火云峒主竟然在石卫的手下吃了亏,此事大出牟宗涛意料之外,心里想道:“石卫几时练成了沾衣十八跌的武功,倒是不可小觑他了。”

 原来石卫的内功乃是在这半年之中大大增进的,原因是林无双把在石窟中所得的本门内功心法传了给他。

 招显山虽然也得传授,但因招显山的内功基础本来不及石卫,故此只有石卫练成了“沾衣十八跌”的功夫,他和桑青等人都没有练成。

 不过,石卫虽然大占便宜。摔倒火云峒主之后,肩头亦是隐隐作痛,心里想道:“这厮倘若一上来就用重手法的分筋断骨手,只怕我这沾衣十八跌的功夫还未必能够施展出来,必须出招应付了。”牟宗涛带来的邪派高手有三十多人,只一个火云峒主已然如此厉害,石卫也是不禁暗暗吃惊了。

 牟宗涛不愿太多节外生枝,当下再用眼色止住乔海鹏,说道:“商议本门大事要紧,参见长辈之礼,以后再行。”

 石卫却是不肯放松,说道:“牟堂主,你收录的这班弟子,在未得掌门认可之前,还是请他们暂时离开玉皇观吧。”

 牟宗涛冷笑道:“我身为虬髯堂堂主,难道没有收录弟子之权?”

 石卫说道:“不错,依照本门规定,虬髯堂堂主有权先收弟子,然后补行禀告掌门。但也必须得到掌门人的认可,他所收录的弟子方能算是正式列入门墙。”

 问题的关键仍然落在掌门人身上,牟宗涛“哼”了一声,说道:“你开口掌门,闭口掌门,掌门人在哪里,你叫她来和我说话!”

 石卫忍气说道:“我已经派人去找她了,掌门师妹就会回来的。”

 哪知话犹未了,石卫派出去找寻林无双的两个弟子,刚好回来,低声向他禀告,说是到过林无双在小天烛峰往日练功之处,找她不着。他们无法找遍泰山,只好先行回来禀告。

 那两人虽是低声禀告,牟宗涛已经听得清清楚楚,当下一声冷笑,说道:“如何?我说她是畏罪潜逃,没有说错吧?”

 他带来的这班人和本来属于他这一派的弟子哄然起哄,齐声嚷道:“不错,掌门人既然不在,就该请牟堂主主持大会。”

 牟宗涛淡淡说道:“本门大事,急须解决。掌门不在,由我主持,这合乎规矩吧?”

 牟宗涛在扶桑派的地位仅次于掌门,石卫只好说道:“按规矩是该由你主持,但不知有什么大事必须立即付之公决?”其实牟宗涛要说的事情,石卫亦早已知道。不过在形式上还是不能不有此一问而已。

 果然便听得牟宗涛说道:“林无双行为不当,请一众弟子公决,废她掌门人之位!”

 桑青怒道:“掌门师妹,为了重兴本派,费了许多心力,她有什么行为不当之处?”

 牟宗涛冷笑说道:“别人不知,你们夫妇是应该知道的。她上次离山之后,是和谁在一起?不就是孟元超吗?我在三河县和扬州两次碰到了他们,三河县的事情,你们可以推说不知,扬州那次事情,你们夫妇也是在场的。”

 桑青道:“她和孟元超来往,这是她私人的事情,这又有什么不对了?”

 牟宗涛说道:“她若然不是本派掌门,她和孟元超私通也好,和孟元超正式结为夫妻也好,都是她私人的事情,我管不着。可惜她是本派掌门,我可就不能不管一管这个‘闲事’了!”他口说“闲事”,语气却是严重非常,显然乃是“反话”了。

 桑青道:“她是掌门和不是掌门,这又有什么关系?”

 牟宗涛说道:“怎么没有关系?孟元超是反抗朝廷的小金川叛军的首领之一,别人不知道,难道你们夫妻能说不知道吗?”

 桑青冷笑道:“咱们又不是要做效忠于清廷的奴才走狗,掌门人和义军首领来往,咱们凭什么去干涉她?哼,依我说呀,小金川义军救民于水火,孟元超是义军首领,正是响当当的英雄豪杰,掌门师妹和他结交,这又有什么不好了?”

 牟宗涛说:“小金川的英雄豪杰,如萧志远、冷铁樵连同孟元超在内这一些人,我在私底下也是佩服他们的。但佩服是一回事,和他们结交又是一回事。尤其是作为掌门人的林无双,更不应和他们的首脑关系太过亲密!”

 桑青说道:“这是什么道理?”

 牟宗涛缓缓说道:“须知本派式微千年,好不容易才回到中原重立门户,实不宜卷入满汉纷争的漩涡?”

 石卫说道:“依你这么说,即是本派不能过问国事了?”

 牟宗涛说道:“不错。试想以少林派之强,在雍正年间,由于得罪朝廷,尚且被一把火烧了少林寺,迄今还未恢复原来的规模,扶桑派刚在中原立足,岂能轻举妄动,不顾明哲保身之训。我认为做掌门人的,最紧要的是发扬本派武学,光大本门门户!其他的事,都不用管!”

 桑青冷笑道:“牟堂主,你也是汉人吧?满州鞑子,侵占汉人地方,欺侮汉人百姓,身为汉人,怎能不管?”

 牟宗涛道:“你这是瞎缠夹,我并不反对别人反对清廷,我只是说身为本派的掌门,那就有更紧要的事情去做。倘若是像林无双这样所作所为,只有令得本派毁灭!”

 牟宗涛这派人齐声附和:“对,对,我们不能让林无双胡作非为,毁灭本派!”拥护林无双和石卫的一众弟子纷起驳斥,登时把玉皇观的大殿闹得乱哄哄一片。

 石卫朗声说道:“大家先别争吵,我有一事未明,要想请问牟堂主。”

 牟宗涛道:“石师兄有何话说?”

 石卫淡淡说道:“牟堂主,你似乎是贵人善忘!”

 牟宗涛怔了一怔,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石卫说道:“当年宗神龙依附清廷的内总管萨福鼎,你不值他的所为,曾率领我们向他兴师问罪,终于将他逐出本派,这事难道牟堂主忘了?我还记得清清楚楚,牟堂主当年的议论和今日的议论可正好是相反的呢!你要我复述你当年的议论么?”

 牟宗涛面上一红,说道:“时移势易,怎可一概而论?当时本派尚未重建,我也是初到中原,未明利害,我又是少年气盛,难免有对宗师叔过火之处。”

 石卫冷笑说道:“如此说来,你是认为你是今是而昔非了?”

 牟宗涛道:“这却不然,我的宗旨始终不变。本派应该先光大本门,发扬武学为主。因此我既反对本派的首脑人物依附朝廷,也不愿意本派卷入漩涡?与朝廷作对。”

 桑青冷笑说道:“你这话是真心话么?”牟宗涛道:“怎么不是?”

 桑青说道:“听说你做了御林军统领北宫望的门客,怪不得你要说出时移势易这样的话了。一点不错,对你来说,这确实是时移势易了呢!”

 牟宗涛心里吃惊,佯怒说道:“你这谣言是哪里听来的?”

 桑青一时心急,把牟宗涛的这个秘密抖露出来,给牟宗涛反问,倒是难以回答,心想:“偏偏无双不在这里,可没有人证和他对质。”当下说道:“空穴来风,纵是谣言也不会无因而至。此事是真是假,日后自会水落石出,不必忙于查究。但牟堂主你在扬州之时,曾与御林军的副统领石朝玑来往,这是许多人曾经见到的,你总不能推得一干二净吧?”

 牟宗涛冷笑说道:“我为什么要赖?不错,我和石朝玑是有往来,但也不过是普通的朋友而已,并非依附于他,咱们在江湖上走动的,哪能不和各方面的人物应酬?他要来和我结交,我又岂可拒人于千里之外?再说,本门也并没定下这条禁例,说是不可和白道中人来往的呀。”

 石卫亢声说道:“本门也没有定下哪条禁例,说是不可和侠义道中的人物来往呀!”

 牟宗涛怒道:“我早已说得清清楚楚了,本门弟子,容或可以,身为掌门,则是不该。难道你还要我再说一遍吗?这是关系本门生死存亡的大事,即使过去没有这条禁例,现在也该定下这条禁例。何况你知不知道,林无双这丫头在三河县和扬州之时,不仅是和孟元超有了私情而已,她还曾经与孟元超联手对抗朝廷派出来逮捕孟元超的人马呢。若不废她掌门,朝廷来向扶桑派问罪,本派如何担当得起?这还不是要把本派毁了吗?”

 “扶桑七子”中名列第五的包毅站出来慢吞吞地说道:“石师嫂,牟堂主说的确是本门生死攸关的大事,咱门不可节外生枝,还是平心静气的商量商量的好。”

 桑青说道:“五师哥,你有何高见?”

 包毅说道:“不敢。但依我愚见,牟师兄说的可并不无理。本门重建,根基尚浅,实是不宜卷入任何纠纷,应以发扬武学为主。”

 此言一出,石卫、桑青、招显山等人都是又惊又怒。原来包毅平素是个沉默寡言的人,若不是他站出来帮忙牟宗涛说话,谁也想不到他竟然会是内奸。

 他们未来得及驳斥包毅,牟宗涛这派人又已纷纷起哄了。牟宗涛哈哈一笑,说道:“各持己见,争论无益,还是付之公决吧。”

 石卫一想,牟宗涛这一派人属于少数,即使加上他带来的这班邪派人物冒充弟子,自己还是十九可操胜算,于是说道:“好,赞成牟堂主意见的站过右边,不赞成的站过左边。”

 哪知他以为可操胜算,结果却是出乎他意料之外。原因是有一部份人既不站过左边,也不站过右边,而是站在中间。

 石卫怒道:“你们怎的连自己的主意都没有么?赵一行,你说!”赵一行是这班弟子中资望较深的一个。

 赵一行低下了头,说道:“兹事体大,弟子见识平庸,不敢妄参末议,只好不作左右袒了。”中立这班弟子一齐点头,表示赞同他的意见。

 原来这班人,其中有些是包毅的徒弟,另外一些则是害怕牟宗涛得势之后,加害于他,故而只好看风驶舵。

 这样一来,牟宗涛这一派人加上那些冒充弟子的邪派人物,就从少数变成多数,刚好比反对废立掌门的人多了一个。

 牟宗涛哈哈笑道:“废立掌门,已是公意。石师兄,这你可以没话说了吧!”

 石卫怒道:“你的这班所谓弟子名份未定,即使勉强承认他们的弟子身份,双方人数也不过相差一个而已。如今掌门人还未回来,岂可擅自废立?”

 牟宗涛冷笑道:“林无双不敢回来,废立掌门一事付之公决,这是你刚才同意了的。嘿嘿,石师兄,你也算得是本派中的头面人物,岂能出尔反尔?”

 包毅说道:“对,既经公决,便成定案。石师兄,你可不能节外生枝了。如今旧掌门已废,咱们应该赶快推选新掌门才是。”

 牟宗涛缓缓说道:“石师兄德高望重,我推举石师兄继位掌门。”

 冒充牟宗涛弟子之一的东海盗魁乔海鹏朗声道:“弟子新列门墙,石师叔德望如何,我是一无所知。但我以为做掌门人的武功必须超卓,方能负起发扬本门武学的重任。石师叔,我想领教你几招。”

 石卫怒道:“你们擅自废立,这掌门人我是决计不做的。但你这厮要和我比武,那倒可以。”

 包毅连忙说道:“你既然不愿做掌门,那就无须比武了。咱们还是回到正题吧,我推举牟堂主继任掌门。”

 牟宗涛这一派人当然群相附和,乔海鹏与火云峒主齐声说道:“对,只有我们的师父才配做本派掌门,有哪个不服的尽管出来,先和我们比划比划!”

 扶桑派的弟子曾经见过火云峒主的厉害,而乔海鹏的名气和武功又更在火云峒主之上,他们当然知道,倘若不自量力,出去和他们较量,只有白送性命而已。但还是有两个弟子,激于义愤,不顾一切,便跃出去。

 石卫叹了口气,把他们拉了回来,说道:“公道自在人心,是非终当大白,咱们用不着和奸徒较一日之短长。”

 牟宗涛冷冷说道:“石师兄,你说话干净一些,谁是奸徒?”

 石卫哼了一声,说道:“你倘若没有心病,也用不着害怕我提起‘奸徒’二字。”话中之意,已是分明把牟宗涛指作奸徒。

 包毅作好作歹的出来劝解道:“如今多数人推举牟堂主继任掌门,纵许有些人不服,但也没有谁是要出来和他的弟子较量的,依照武林规矩,本派废立掌门之事就成了定局啦。大事已定,也就无谓另生枝节了。石师兄,咱们一同参见新掌门吧!”

 石卫冷笑道:“他是你的掌门,可不是我的掌门。”

 牟宗涛双目一瞪,说道:“石卫,你是不是要背叛本门?”石卫淡淡说道:“随便你怎么说,是你背叛也好,是我背叛也好,总之你喜欢做扶桑派的掌门,我让你做,但我可要走啦。”

 招显山说道:“不错,扶桑派的名义暂且让他们篡夺了去,咱们都走。”

 这一来不但本来反对牟宗涛的人要走,连原来中立的那班人也都跟着要走。

 牟宗涛喝道:“谁都不许走!”要知扶桑派原来的弟子十之七八走了,只留下他的这班假冒弟子和少数属于他这一派的人,他做这个掌门,还有什么意思?

 石卫冷笑道:“你还不是武林公认的扶桑派掌门呢,我不和你作对,你还不许我走!”

 牟宗涛怒道:“你带走这班弟子,意欲何为,还不是要立门户与我作对?武林公认,那有何难?我今日已是掌门,那就不能容你做出背叛本门之事!”

 在石卫的想法,他已是一再退让,哪知还是不能委屈求全!不过,他虽有一拼之心,却又不能不为一众弟子的安全着想。如何是好?倒是令他进退两难了!

 双方剑拔弩张,眼看就要动手!

 牟宗涛在玉皇观里咄咄迫人,迫得石卫进退两难,但在小天烛峰那边,他的妻子练彩虹也正在陷入极为尴尬的境地。

 她点了林无双的穴道,林无双口里不能说话,一双眼睛可还是冷冷的盯着她。用不着林无双说话,她已是感觉得到林无双对她又是怜悯又是责备的目光。

 她愧对林无双责备的目光,心中忽地只觉一片茫然:“我这样做究竟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

 而且又如何处置林无双呢,这对她来说,更是一个难题了。

 她和丈夫本来是商量好了的,待牟宗涛的“大事”定了之后,她与林无双回到玉皇观,夫妻俩一同向她赔罪。

 可是在她听过了林无双的一番义正辞严的说话之后,莫说她心里早已明白:林无双决不会原谅她的丈夫,就是她自己也怀疑自己是做错了事情,不敢和林无双回去见她丈夫了。

 林无双则是另一种心情。

 她最初是痛恨牟宗涛,连带也恨上了听从丈夫指使的练彩虹。现在她也感觉得到练彩虹这一份愧对她的心情,反而有点怜悯起她来了。觉得她糊涂得太过可怜。

 玉皇观的钟声早已停了,要急也急不来了。林无双索性静下心来,把一切事暂且置之脑后,凝神静气的自行运气解穴。

 穴道尚未解开,忽地听得脚步的声音,练彩虹喝道:“是谁?”抬头一看,只见一个三绺长须的老者已是出现在她们面前。

 这一下不但练彩虹大大吃惊,林无双也是吃惊非小,刚刚凝聚的真气,几乎又要涣散,原来这个老者不是别人,正是练彩虹原来的师父宗神龙。

 宗神龙皮笑肉不笑的打了个哈哈,说道:“彩虹,你想不到是我吧?”

 练彩虹是依照丈夫所定的计划行事的,她们躲藏的地方也是牟宗涛事先给她指定的。这是一个很难发现的秘密地方,所以石卫派人来到小天烛峰也没有找着她们,不料如今竟给宗神龙发现了。

 练彩虹又是尴尬,又是惊异,心里想道:“怎的他不跑去玉皇观却一个人来到这儿,是偶然经过的呢?还是有心来我的呢?”

 “是啊,我的确料想不到。”练彩虹只好这样回答了。

 “彩虹,你用不着觉得难为情,咱们师徒之间,过去虽然有过一点小小的误会,这也是早已过去的了。我不会怪你的。如今,你的丈夫已经叫我做师叔,你我也还是师徒。”宗神龙说道。

 练彩虹的尴尬倒不是由于自己的难为情,而是为丈夫感到羞耻。但一来不知宗神龙来意如何,二来在这样的情况下碰上他,自己孤立无援,也不好和他决裂,她想了一想,只能如此说道:“宗老先生,你早已不是本门中人,恕我不能重执弟子之礼。”

 这个回答,显然颇出宗神龙意料之外,他怔了一怔,说道:“牟宗涛已经做了本派的新掌门,我要重回扶桑派,那还不容易吗?”

 练彩虹冷冷说道:“你要做我的师父,待你重回本派,那时再说也还不迟。”

 宗神龙面色铁青,勉强笑道:“好吧,你一定要严格按照武林的规矩办事,我也不是拘泥名份的人,你喜欢怎样称呼我,随便你吧。咱们先说正事。”

 练彩虹道:“什么正事?”

 宗神龙指了指林无双,说道:“彩虹,你这件事情干得很好,现在你可以交差了。”

 练彩虹吃了一惊,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宗神龙笑道:“你这样聪明,还不明白?把这丫头交给我吧!”

 练彩虹道:“为什么要交给你?”她话犹未了,宗神龙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练彩虹忍着气说道:“你笑什么?她即使不是掌门,也还是扶桑派的弟子。扶桑派的弟子。岂能交给外人?”

 宗神龙面色一沉,随即冷笑道:“你开口本派,闭口本派,好吧,就算我现在尚未重回本派,不是你的师父,但我向你提取这个丫头,却正是奉了扶桑派掌门人之命的!”

 练彩虹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呆了一呆之后,讷讷说道:“你、你、你是奉谁之命?”

 宗神龙笑道:“除了你的丈夫,还有谁是扶桑派的掌门?嘿嘿,我说奉他之命,那还是客气的说话。认真说来,是他求我这样做的。”

 练彩虹面色苍白,道:“我怎知你的话是真是假?你叫他来,我和他当面说个明白。”

 宗神龙又是一阵哈哈大笑,说道:“我只道你是牟宗涛的贤内助,怎的你竟如此不明事理?他如今刚刚坐上掌门人的宝座,这件事情岂能当众张扬?你要知道,他对本门弟子是说林无双这丫头业已畏罪潜逃了的,让她露面,岂非节外生枝?”

 练彩虹道:“可是他却并没有吩咐过我要我把林无双交给你,他是说事情过后,叫我们回到玉皇观,他还要当面向林无双赔罪的!”

 宗神龙听了这话,更为得意,说道:“原来如此,这就怪不得他要瞒住你了。”练彩虹道:“什么叫做原来如此?”

 宗神龙缓缓说道:“你这还不明白?你的丈夫怕你偏袒这个丫头,他不是那样骗你,你怎肯依计行事?嘿嘿,为人妻子,得不到丈夫的信任,这是最可羞耻的事,彩虹,好在我也曾经是过你的师父,我可要劝你一句,但愿你们夫妻以后事事同心才好。”

 练彩虹定了定神,道:“如果牟宗涛当真是和你那么说,我才是要为他感到羞愧呢!”

 宗神龙冷笑说道:“你还不相信我的说话?试问若不是你的丈夫告诉我,我焉能知道你们躲在这儿?又焉能知道你们夫妻的定计?”

 练彩虹咬了咬牙,说道:“好,那你说吧,你要把林掌门拿往哪儿?”

 宗神龙狞笑道:“就说给你知道,那也无妨,我要把这丫头送到北京归案!”

 练彩虹道:“归案,归什么案?”

 宗神龙哈哈笑道:“你装什么湖涂?难道你不知你的丈夫早已和御林军的统领北宫大人订下条件,北宫望答应暗中支持你的丈夫做扶桑派的掌门,你的丈夫也答应了暗中为他效力的吗?这丫头本来不是钦犯的,但自从她和孟元超相好之后,她也就变成了钦犯了。说得明白些,我如今是替你的丈夫把这丫头送到北京交北宫望,你懂了么?”

 这番话一说出来,登时把练彩虹对牟宗涛最后的一点幻想都消灭了。原来在此之前,她还只道牟宗涛和北宫望来往,乃是为了要使得扶桑派能在中原立足,继续发扬光大,这才不惜委屈求全的。哪想得到牟宗涛竟是如此心狠手辣,竟然要把自己的表妹也当作礼物去献给北宫望?

 她咬了咬嘴唇,说道:“好吧,我交给你!”

 宗神龙笑道:“对啦,这才是我的好徒儿,牟宗涛的好妻子。我把这丫头带走,除了你没人知道,你丈夫也就可以安心做扶桑派掌门啦!”笑声未了,忽地面色一变,喝道:“你干什么?”

 原来练彩虹假装要把林无双交给他,其实却是要给林无双解开穴道。但她的功夫是宗神龙教的,却怎瞒得过宗神龙的眼睛?宗神龙一看她的手势,不待她的指尖触着穴道,已是呼的一抓就向她抓了下来。

 练彩虹早有准备,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横肱一撞,把林无双推开,倏的短剑出鞘,反手一剑,喝道:“你抓!”

 宗神龙中指一弹,“铮”的一声,把她短剑弹开,又是吃惊,又是恼怒,喝道:“你疯了吗?不帮丈夫,反帮外人!”

 练彩虹道:“我是帮理不帮亲!你要把林掌门掳去,除非把我杀了!”

 宗神龙怒道:“你当我不敢杀你么?”话虽如此,究竟因为练彩虹是牟宗涛的妻子,他还是不能不有所顾忌。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69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