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回 路遇同门

 万化途中为侣伴,窕窈千春,自许天人眷。来去堂堂非聚散,泪干不道心情换。噩梦中年拼怨断。一往凄迷,事与浮云换。乍卸严妆红烛畔,分明只记初相见。

 ──陈曾寿

 那人哈哈笑道:“你记起来了。缪师弟,我也几乎认不得你呢。当年你初入师门之时,还是一个拖着两条鼻涕的孩子,咱们还曾打过架呢。说起来,一晃眼就是二三十年了。”原来这个人名叫郝侃,正是缪长风小时候曾经为了师姐和他打过一架的那个师兄。

 缪长风心道:“想不到我刚碰上了师姐的子女,才不过两天,又碰上了他。”他和郝侃同在师门之时虽然不甚和好,但久别重逢,总是感到意外之喜。当下笑道:“真想不到会见着你,你是打哪儿来的?”

 郝侃道:“我本来是准备到扬州给王元通祝寿的,迟了一天,王元通已经不在家了,你呢?”

 缪长风道:“我正是从扬州给王元通祝寿来的,倒是见着他了。”

 郝侃说道:“你和王元通交情很好吗?我正想打听他为什么在生日之后的第二天就不见了。”

 缪长风和他隔别了将近三十年,当然不能把真话都告诉他,只能含糊说道:“王老镖头交游广阔,我和他本不相识,是朋友带我去的。郝师兄,你是不是和王老镖头很熟?”

 郝侃笑道:“和你一样,与他并不相识。我是为了找两个人到他家里去的。”

 缪长风道:“什么人?”

 郝侃说道:“我记得在师门之时,你和文绮师姐最为要好,有一次我开你们的玩笑,你狠狠的和我打了一架。这件事想必你不会忘记吧?我要找的就是她的子女。”

 缪长风道:“你怎么知道他们会到王家祝寿?”

 郝侃道:“师姐嫁在山东中牟县武家,不幸夫妻同日去世。这些事情,想必你是早已知道的了。许多年来,我一直想去探问她的遗孤,总是未能如愿。上个月我才能够抽出空来,特地到中牟去找他们。听得他们的邻居说,才知他们已经去了扬州给王元通祝寿。师姐的儿子叫武端,女儿名叫武庄,你在王家有没有碰见他们?”

 缪长风道:“我在王家可没有见着姓武的少年男女。”缪长风这倒不是谎话,他是在路上碰见武家兄妹的。

 郝侃说道:“或许他们用了另外的名字也说不定。那天王家的宾客料想很多,你就是碰上他们,也不会知道他们是师姐的子女。”缪长风顺水推舟,点了点头,笑道:“这倒是真的。”

 郝侃接着说道:“我还要向你打听另一个人,这个人是江湖上的成名人物,他也是到王家祝寿的。”

 缪长风道:“这人是谁?”

 郝侃道:“刘抗这个名字,你想必听人说过吧?近年来他在江湖上闯出了很大的名头。他也是中牟县人,与武家比邻而居。这次我去找武家侄儿,听说武端武庄兄妹就是跟他去扬州的。我一来是对刘抗慕名已久,二来也想从他口中得知武家兄妹的行踪,是以希望见一见他。”

 他这番话倒是言之成理,不过缪长风当然仍是不敢和他全说真话,当下说道:“那天王家的宾客倒是有人曾经谈起刘抗,不过却没见他来到。”

 郝侃说道:“那天是否出了一些什么事情,第二天王元通就不在家里了?”

 缪长风暗自想道:“郝师兄若是侠义道中的人物,他到了扬州,找过王元通,应该会有人告诉他那天的事情。不过,他大概也不至于是石朝玑那一伙人,否则他也应该知道那天之事的。”这个问题,已经是郝侃再一次问他的了,缪长风只好如此答道:“我只是跟朋友去趁趁热闹的,给王元通拜寿之后,我就走了。后来发生什么事情,我全不知道。郝师兄,这些年来,你在哪里得意?”他特地转过话题,以免郝侃再问下去。

 郝侃说道:“说来惭愧,自从出了师门,一晃二十多年,我是一事无成。缪师弟,你却已是名满天下的江湖游侠了,我真是愧对你呢。”

 缪长风道:“师兄客气了。小弟浪荡江湖,其实也是一事无成。”

 郝侃道:“一点不是客气,这二十多年来,我是在乡下闭门课子,什么事业都谈不到。老朋友的消息,也只是偶然听到而已。师姐和她丈夫干出那等轰轰烈烈的大事,我也只能心向往之,未曾为他们效过半点劳,思之实是汗颜。”

 缪长风道:“师兄潜心武学,光大本门,那也是一件大事呀。”

 郝侃说道:“比起你来,我可差得远了。对啦,我还没有问你呢,你成家了没有?”

 缪长风笑道:“我一直是孤家寡人。师兄有了几位令郎了?”

 郝侃道:“你也该早点成家了。我有两个孩子,一个二十岁,另一个也满了十八岁了。以前我因为孩子没有长大,不能出来走动。如今他们算是满了师,我可想出来走走了。”

 缪长风随口说道:“是呀,师兄久别江湖,出来走走也好。”

 郝侃说道:“缪师弟,你上哪儿?”

 缪长风道:“我打算到三河县找一位朋友。”

 郝侃说道:“是不是河北的三河县,和都门相去不远?”

 缪长风道:“不错,它在京城北面,大概不到两天路程。”

 郝侃哈哈一笑,说道:“那正是再好不过了,咱们可以结伴同行。”

 缪长风吃了一惊,道:“你也要去三河县么?”

 郝侃说道:“我在山沟里住得久了,想入京华开开眼界,三河县既是和京城相距不远,我也可以陪你到三河县去走一趟。”

 缪长风忙道:“师兄有所不知,我和御林军统领北宫望是结有一点梁子的,一近都门,我就不能不谨慎行藏了。此去三河。恐怕也是有点风险的,不敢有劳师兄作陪。”

 郝侃哈哈笑道:“当年师姐夫妻在山东起事,我不能为他们稍尽绵力,这些年来,一直感到遗憾。如今小儿已经长大成人,我是无牵无挂的了。缪师弟,我知道你是怕连累我,但正如你以前曾经和我说过的,一个人岂能庸庸碌碌的过这一生?我若然不知你这一行会有风险那也罢了,既已知道,我更应该与你结伴同行了,我的武功虽不及你,路上碰上鹰爪,我也还可以帮你一点忙呀。”

 缪长风道:“多谢师兄好意,但小弟实是不敢有劳。”

 郝侃眉头一皱,说道:“师弟,你说这样的话,未免太过把我当作外人了。嘿嘿,难道你还记着小时候和我打过一架之仇么?”

 缪长风笑道:“师兄说笑了。小孩子闹的事情,谁还能记在心里?”

 郝侃哈哈笑道:“好,那么现在我倒不是和你说笑了。你倘若不把我当作外人,你有风险,难道就不能许我和你担当风险么?”

 缪长风沉吟不语,郝侃继续道:“我不知道你到三河找什么朋友,我也不想多事问你。三河之行,你若是不便和别人去的,我就不去。咱们在蓟州分手,这样既不碍你的事,咱们师兄弟也可以多聚一些日子。缪师弟,好不容易咱们在隔别二十余载之后能够重逢,难得有这个机会相聚,一来可以叙叙旧情,二来我也深盼能够和你切磋武功啊。”

 缪长风见他说得诚恳,心里道:“相别二十年,不知他为人如何?但若他当真是有心要做个侠义道的话,我倒是不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他既然不是要缠着我同往三河,与他到蓟州分手,倒是无妨。”当下便答应了。

 一路上两人叙谈往事,研究武功,倒是颇不寂寞。缪长风对他的师兄本来是有几分提防的,渐渐也放松了。

 一日他们到了山东境内的泰安县,泰安县西面是泰山,东面是徂徕山,缪长风知道石朝玑、宗神龙这班人正有事于泰山,他和郝侃同行,不想碰上这一班人,是以北行路线,就选择了通过徂徕山区的这条路,走这条路,也比较快捷一些。

 这晚他们在泰安县城住了一晚,当他们找好了客店之后,郝侃曾独自出去购买干粮,准备明天在山区走路,找不着人家也不至于挨饿。缪长风留在客店和客店主人打交道,办些例行公事。两人分头办事,这是顺理成章之事,是以他的师兄独自出去购买干粮,他当然也不会在意了。

 第二日两人一早启行,将近中午时分,踏入了徂徕山山区。缪长风遥望西面的泰山,想起了好友孟元超来:“元超此际大概是已经和冷铁樵一道在回转小金川的路上了,他的那位林姑娘想必也已经回到泰山了。元超固然是当世难得一见的豪杰,那位林姑娘也是一位拈得起放得下的巾帼英雄。只可惜元超曾经沧海,不知会不会辜负她的情意?那位林姑娘要独自应付门户之变,我却不能替元超帮她的忙,但愿她能够平安渡过。”

 郝侃道:“师弟,你怎么走得这样慢?你是在想些什么?”

 缪长风瞿然一省,说道:“没什么,这山中的景色真是幽美,我是给景色迷着了。”

 郝侃笑道:“缪师弟真是雅人,但咱们可是要赶路的呢,回来的时候再观赏山景吧。”

 缪长风道:“师兄说的是。”当下快马加鞭,不料他的那匹坐骑却是驱策不前,打了几鞭,反而越走越慢了。缪长风吃了一惊,苦笑道:“这畜牲不知闹什么脾气,不肯走啦。”他这才明白,刚才他的这匹坐骑,并不是因为他不鞭策它才走得慢的。

 郝侃道:“让我看看,咦,好像有点不对了,你下来瞧瞧!”

 缪长风跳下坐骑,只见他这匹马正在口吐白沫。缪长风好生诧异,说道:“奇怪,我这匹坐骑是朋友特地挑选的好马送给我的,昨晚可还是好端端的,怎的突然就生起病来?”

 郝侃心里暗暗好笑,说道:“天有不测之风云,人犹如此,何况坐骑?但你这匹马确是不能走了,咱们可得想想办法。”

 缪长风苦笑道:“咱们又不是兽医,有什么办法好想。我只好步行了。师兄,你要早日到京,你就先走吧。”

 郝侃道:“咱们有福同享,有祸同当,哪有我骑马你却走路的道理。我陪你一同走路,出了山区,到了前面小镇,再买一匹坐骑。”

 缪长风本是想要摆脱他的,见他盛意拳拳,倒是不好意思再说了。当下叹道:“只可惜了这骏马,它如今命在垂危,我倒是有点不忍离开它呢。”

 郝侃笑道:“别婆婆妈妈了,走吧。”

 缪长风不忍坐骑受苦,轻轻一掌,以迅捷无伦的手法将它震毙。

 这一掌看似毫不用力,那匹骏马却叫也没叫就死了。郝侃吃了一惊,说道:“缪师弟,你已练成了太清气功?这可是咱们的师父用了几十年功夫都还未曾练成的呀!”

 缪长风此时也好似甚为吃惊的神气,半晌才答郝侃的话:“太清气功哪有这样就能练成的,我不过初窥藩篱,还差得远呢!”

 郝侃说道:“咦,你老是瞧这匹马干嘛?已死不能复生,可惜它也没有用。”

 缪长风道:“你瞧,它好像是给毒毙的。”原来那匹马倒毙之后,四蹄朝天,腹部现出一片乌黑的颜色。

 郝侃说道:“难道咱们昨晚投宿的乃是黑店?”

 缪长风道:“若是黑店,他应该毒人,何必毒马?”

 郝侃说道:“或者这匹马得的是什么怪病?”

 缪长风道:“我不懂给畜生看病,但是不是中毒,我还多少懂得一些。师兄,你刚才说的也有点道理。或者咱们昨晚投宿的,当真是间黑店,只因他们昨晚人手不够,恐怕万一暗算不成,反而给咱们打他个落花流水,故而用慢性的毒药害我的坐骑,那他们就可以从容不迫的追上咱们了。”

 郝侃笑道:“管它是不是黑店,有咱们两人联手,害怕什么?”

 缪长风忽地眉头一皱,说道:“还是有个可疑之点,为什么他们不毒害你的坐骑?”

 郝侃心头一凛,却哈哈笑道:“这都是咱们的猜疑罢了,与其胡思乱想,不如事到临头再应付吧,时候不早,还是快点赶路吧。”

 缪长风喃喃自语:“真是怪事,真是怪事!”

 郝侃一面走一面说道:“意外之事,在所多有,也用不着大惊小怪!”话犹未了,他好像发现了一宗什么可怖的物事,突然尖叫起来。

 缪长风诧道:“师兄,你怎么也大惊小怪起来了?”

 郝侃道:“你瞧那里!”缪长风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茅草丛中,品字形的叠着三个骷髅头。

 缪长风道:“这大概是黑道人物的约会标记。”心里想道:“师兄从未涉足江湖,难怪他不懂得。不过却也用不着这样大惊小怪呀。”

 郝侃说道:“用骷髅头作标记,想必是邪派的了?”

 缪长风道:“不错,我看也是这样。但咱们也犯不着多管闲事。走吧。”

 郝侃忽道:“师弟,你见多识广,过去瞧瞧,看他们是什么门道?”

 缪长风笑道:“师兄,你对这些邪门的玩意,倒是很有兴趣呀。”

 郝侃道:“过去瞧瞧有什么打紧?若能辨认出是什么邪派人物的标记,咱们不管闲事,心中亦可有数呀。”

 缪长风听他说得有理,便道:“好呀,那么咱们一同过去瞧瞧。”哪知走进茅草丛中,忽地一步踏空,原来在那骷髅头的前面乃是一个陷阱。郝侃在他背后使力一推,喝道:“下去吧!”

 变生不测,饶是缪长风本领高强,也是难逃暗算。这霎那间,他还未弄清楚是谁向他暗算,一个倒栽葱就跌下去。

 百忙中缪长风忙提一口真气,头未着地,双掌就向地上拍击。郝侃刚想搬一块大石头掷下去,只听得“蓬”的一声,尘土飞扬,缪长风已是像个皮球似的反弹起来。

 这一下,接续而来的变化,双方都是意想不到。

 缪长风虽然对师兄开始有了怀疑,但还是做梦也想不到会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暗算自己。

 郝侃恐怕缪长风本领高强,失足跌下陷阱,也能就跳起来,故而用尽气力,推他下去。若然换了个本领稍差的人,他这一推,就足以震伤对方的心脏,郝侃以为缪长风纵使不致重伤,也定然要摔得晕了过去的,哪知他还是立即就跳起来了。

 双方一呆之后,缪长风喝道:“你是奉谁之命暗算我的?”

 郝侃哈哈笑道:“师弟,你别大惊小怪,我这是试试你的闭目换掌功夫。师姐当年偏心教你,我只道你可以躲得开的。”他饰辞狡辩,笑得甚为勉强,莫说缪长风这样的大行家,即使初出道的雏儿,也知道他说的是假话了。

 缪长风道:“是谁指使你,快说真话!念在师门旧谊,我还可以饶你。”

 郝侃说道:“我和你开开玩笑,你怎么认真起来了?”

 缪长风怒道:“有这样开玩笑的吗?你背后伤人,若不是我还有几分能耐,早已毙在你的掌下了。”

 郝侃笑道:“我就是因为知道你有这个能耐,所以才敢和你开这玩笑的,若非如此,怎能试出你的真本领来?”

 缪长风见他言辞闪烁,目光不定,心头一凛,想道:“莫非他是在等待同党,故意拖延时候?我不杀他,他要杀我,还能与他讲甚旧日情谊?”当下一步步逼近郝侃,厉声喝道:“你背后的主子是北宫望还是萨福鼎?你先到中牟,后到扬州,是不是要搜查师姐的遗孤,外加一个刘抗?”

 郝侃又惊又急,心想:“约好了的那两个人,怎的还没有来?”缪长风喝道:“到这时分,你还不说真话,想要狡赖,可休怪我手下无情了。”

 郝侃面上一阵红一阵青,显然是给缪长风说中了。他情知无法狡赖,只好说:“师弟,你不肯原谅我,那也没有办法。这二十年来,我对本门武功,也有一点心得,就向你讨教讨教吧。”

 缪长风道:“好,我让你三招!”

 郝侃冷笑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陡然飞身跃起,一招“鹏搏九霄”,就向他的天灵盖猛击下来。

 缪长风霍的一个“凤点头”,身上穿的衣裳,就像涨了风帆一样,蓬的一声,郝侃击着他的背心,只觉一股反弹的力道又劲又急,郝侃知是“沾衣十八跌”的上乘武功,连忙再出左掌,这一掌却不是打向缪长风,而是按着自己的右掌,自身的两股力道对消,这才能够平平稳稳的落在地上,不至跌倒。原来“沾衣十八跌”这门武功,乃是借用敌人之力来反击敌人的。

 缪长风道:“好,算你一招。”

 郝侃老羞成怒,更不打话,骈指如乾,来点缪长风胁下的“愈气穴”。点穴的指力是对方不可能用来反击的。

 缪长风吞胸吸腹,身形不动,却已挪后半寸。点穴的功夫讲究的是不差毫发,差了这点半寸,郝侃的指头虽然触及了缪长风的身体,却只是把他的衣裳戳破了一个洞。

 郝侃猛地一声大喝,掌劈缪长风胸口。缪长风心念一动:“他明知我有沾衣十八跌的功夫,怎的还敢如此打法?”

 心念未已,只见郝侃掌心一翻,露出一枚黑黝黝的小针,以迅捷无伦的手法,向缪长风的胸口便刺下去。

 幸亏缪长风心里起疑,有所防备。他快,缪长风也快,倏地一个转身,那枚毒针插在他的衣袖之上。缪长风默运玄功,振臂一挥,毒针反射回去。插在衣袖上的小针,他竟然能够运劲弹开,这一下大出郝侃意料之外。连忙仆到地上,和衣打了个滚。“嗤”的一声,那枚毒针几乎是擦着他的头顶飞过。

 缪长风喝道:“咱们的师父从来不许弟子使用喂毒的暗器,你竟然无耻到这般地步!”

 郝侃爬了起来,说道:“你说过让我三招,可没说不准我使用暗器。”

 缪长风说道:“好,三招已经让过,从今之后,我再也没有你这个师兄!”郝侃这才知道,原来师弟让他三招,乃是按照武林前辈的规矩办事,小一辈的要为先师清理门户,让这三招,即是表示师门情义已绝。

 郝侃面如土色,心道:“那两个人怎么还不来呢?”说时迟,那时快,缪长风右掌划了一道圆弧,已是拦着了他的去路。

 这一招称为“长河落日”,擒拿手法之中藏着分筋错骨的功夫,郝侃识得厉害,双掌交叉一错,解了缪长风这招,踉踉跄跄的退了三步。

 缪长风第一招就迫得他连连后退,不过却也未能将他抓住。心想:“他说他这二十年来勤修本门武学倒也不假。”

 原来郝侃自知功力远不如师弟,故而一交上手,全用阴柔掌法,缩小圈子只守不攻,但望拖得一时就是一时。他苦练的这套阴柔掌法,对于卸解敌人的力道,倒也颇有独到之处,缪长风一来还有多少念着师门旧谊,二来也是想活捉他迫问口供,是以好些足以制他死命的狠辣武功弃而不用。斗了三十多招之后,郝侃固然是大汗淋漓,面如土色,缪长风也有点气喘了。原来在跌下陷阱之时,给郝侃在他背后重重击那一掌,虽然仗着太清气功护身,没有受到内伤,但真气总是不免有所耗损,影响了他本来应有的功力。

 郝侃正在支持不住,暗暗叫苦之时,忽见缪长风跳开一步,横掌当胸,停下脚步,不来追击,郝侃吁了口气,说道:“对啦,咱们到底是师兄弟!”缪长风冷冷说道:“你邀的人到齐没有?”郝侃随着他的目光注视之处望去,这才发现他期待的那两个人已经来了。

 这两个人一个是牟宗涛,另一个却是缪长风不认识的陌生汉子。

 牟宗涛轻摇折扇,哈哈笑道:“缪先生,我们偶然路过,想不到碰上你们师兄弟在这里印证武功,当真是令我们大饱眼福了。嘿嘿,你该不会讨厌我这个不速之客吧?”那陌生汉子接着说道:“是呀,别为我们这两个不速之客扰乱了你们的清兴,请继续你们的同门练武吧。”

 缪长风料得不错,这两个人正是郝侃预先约好,约好了在这里布下陷阶,想要活擒缪长风的。那三个骷髅头就是他们约会的标记,按原定的计划,他们是应该在那个地方埋伏,待缪长风一跌落陷饼,他们就马上出来的。

 郝侃也是老奸巨滑之辈,见他们没有按原定计划于前,如今又想“坐山观虎斗”于后,哪能还不明白他们的用意?心里想道:“你们倒是打得如意算盘,想我和缪长风斗得累了,你们拿他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当下便即退到他们身边,说道:“同门练武没什么意思,我这几手三脚猫功夫恐也难入你们的法眼,我这位师弟的武功比我高明得多,你们今日首次相逢,想必也有兴致以武会友吧?”

 缪长风趁他们说话的时候,默运玄功,运气三转,长了一点精神,冷笑说道:“你们别说风凉话了,爽爽快快,一齐上来吧。”

 牟宗涛说道:“缪先生,你误会了。说句实话,以武会友的意思我们倒是有的,却怎能联手来欺负你呢?缪先生,你是名播江湖的游侠,我和这位沙兄也不是无名之辈,你这样说未免也小看人了吧?”

 缪长风冷笑道:“缪某只有一条性命,你们并肩子上来也好,车轮战也好,我总是一起奉陪,什么以武会友的话,趁早闭嘴,我没有你们这号朋友。”

 牟宗涛哈哈一笑,道:“缪先生误会已深,恐怕也是言语所难解释的了,没办法,我们唯有顺从尊意吧。郝兄,你刚才说错了,我与令师弟以前是见过的,这位沙兄才是和他初次相识。沙兄,你的少林武学乃是武学正宗,和缪先生正是旗鼓相当,我该让你和缪先生先会一会。”

 缪长风听说这人是少林派的,心中一动,冷冷道:“你姓甚名谁?是少林寺哪位法师门下?”

 郝侃代他答道:“这位沙兄双名弥远,乃是少林寺痛禅上人门下的还俗弟子。”

 缪长风大怒,喝道:“好呀,原来你就是和北宫望一同杀害了我的师姐的那个少林寺叛徒!”

 沙弥远哼了一声,说道:“不错,你已经知道,我也无需隐瞒。你是不是要为你的师姐报仇,来吧!”心想:“他和郝侃已经斗了一场,料想我是决不会输给他了。”心念未已,陡然间只见白刃耀眼,缪长风已是唰的一剑向他刺来。

 沙弥远是少林寺的还俗弟子,所用的兵器仍是从前惯用的一根镔铁禅杖。禅杖一立,铛的一声,把缪长风的长剑荡开。

 缪长风心道:“这厮内力倒是不弱,不愧是少林第一高手痛禅上人的高足,可惜走了歪路。”心念一动,不待沙弥远把禅杖抡圆,青钢剑已是迅若飘风,欺身直进!左一招“穆王神骏”,右一招“王丹青禽”,一剑刺他下盘,再一抖剑锋直上,刺他面部。这两招一上一下,运用起来极为艰难,正是缪长风这门剑法的杀手绝招。他用的只是一把长剑,但因使得快极,旁人看来,就像两条银龙,夭矫飞舞,一下一上的把沙弥远的身子全部笼罩在剑光之内。

 郝侃怵目惊心,不由暗暗吸了一口凉气,想道:“他刚才若是动用兵刃,只怕我早已丧命在他的剑下了。”

 沙弥远身手亦是好生了得,一个“大弯腰;斜插柳”,腰向后弯,禅杖却向前推出。在间不容发之际,避过了刺向上盘的一剑,只听得呜的一声,火星飞溅,把刺向下盘的一剑也格开了。

 不过,他也还是只有招架之功而已,缪长风一上来就抢了先手,把平生所学的精妙剑法施展开来,招里套招,式中套式,似虚似实,变化无方。不但有本门剑招,还有他自创的新法。饶是郝侃是他师兄,许多招式亦是从未见过。

 缪长风一口气攻了六六三十六剑,沙弥远给他攻得几乎透不过气来,这才知道缪长风的厉害,心里暗暗叫苦。可是正当他最最吃紧的时候,不知怎的,缪长风忽地剑势一缓,沙弥远立即抓紧这个机会,力贯杖尖,一招“相如捧璧”,把缪长风的长剑封出外门。

 原来缪长风受的内伤虽然不重,毕竟也是内伤。他的太清气功,全仗着一股丹田之气,一口气攻了六六三十六剑之后,免不了要换一口气才能支持,这就给了沙弥远一个大好的反攻机会了。

 沙弥远百忙中喘过口气,赞道:“好剑法!”禅杖一挥,隐隐挟着风雷之声。饶是缪长风如此本领,在他急速反击之下,也不能不给他迫退几步。沙弥远纵声笑道:“来而不往非礼也,现在也该轮到你见识见识我的伏魔杖法啦!”

 “伏魔杖法”乃是少林寺的镇山之宝,果然是不同凡响,威猛无伦。沙弥远刚才迫处下风,未能施展。如今他有机会尽数施展出来,圈子渐渐扩大,缪长风已是近不了他的身子。大圈子的搏斗,杖长剑短,当然是沙弥远占了便宜了。

 郝侃看得眉飞色舞,大声给沙弥远喝彩。牟宗涛微笑道:“沙弥远这六十四路伏魔杖法展开,只怕我是没有机会向令师弟讨教了。”言下之意,当然是说缪长风必定败给沙弥远无疑。

 剧斗中缪长风忽觉喉咙发甜,鲜血冒上,几乎忍不住就要吐了出来。缪长风狠狠的一咬牙根,吞了下去,嘴角已是沁出血丝。

 沙弥远心头大喜,碗口大的禅杖呼呼呼的猛扫过去,打得越来越急,牟宗涛轻摇折扇,对郝侃道:“看来沙弥远是用不着使完全套伏魔杖法了。”

 话犹未了,只听“当”的一声,缪长风的长剑脱手飞出。牟宗涛笑道:“沙兄好杖法,果然胜得比我预料的还要快些。啊呀,不好!”他本来是得意洋洋,带笑说的,突然间脸上的笑容都僵硬了。

 原来缪长风的长剑虽然脱手,但却是向着沙弥远疾飞过去的。沙弥远横杖急挡之时,但见剑花如浪,千点万点直洒下来。郝侃失声叫道:“飞瀑流泉!”

 原来这招“飞瀑流泉”乃是他们师傅的独门剑法绝招,刺出之时,力贯剑尖,令得剑身颤抖,练至炉火纯青境界,虽是一招,刺到敌人跟前。可以化成数十个剑点。但他的师父使这一招,也还是要用手拿着剑的,不像缪长风现在这样,把剑掷出,依然可使这招。郝侃大骇之余,心里想道:“师父再生,这一招剑法只怕也是远远比不上他!”

 沙弥远几曾见过这等奇妙的剑法?饶是他把禅杖舞得风雨不透,手腕已是着了一个“剑点”,只听得又是“当”的一声,这一回却是沙弥远的禅杖脱手坠地了。

 那柄长剑也给禅杖碰得飞了回来,缪长风一跃而前,把剑接下,冷冷说道:“你还要不要再比下去?”

 沙弥远面色铁青,拾起禅杖,就像一只斗败了的公鸡,垂头丧气地道:“缪大侠剑法高明,佩服佩服,在下认输了。”他的手腕给剑尖刺了一下,伤得很轻,不过以他的一流高手的身份,手中的兵器都给敌人打落,再打下去那还有什么面子?何况他输得已是气馁神沮,再打下去,自问也不是缪长风的敌手。

 其实缪长风使这一招亦已是使尽全力,元气颇伤,倘若这一招伤不了沙弥远,后果不堪设想。他咬一咬牙,又把涌上喉头的一口鲜血吞了下去。

 牟宗涛手摇折扇,走上前来,笑道:“缪先生,咱们说过以武会友的,在下也想向缪先生讨教几招。就不知缪先生是否还有精神赐教?”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69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