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回 赌酒显能

 何处相逢?登宝钗楼,访铜雀台。唤厨人听就,东滨鲸脍,困人呈罢,西极龙媒。天下英雄,使君与操,余子谁堪共酒杯?车千辆,载燕南走北,剑客奇才。

 ──刘克庄

 孟元超一跛一拐走入树林,口中喃喃自语道:“糟糕,糟糕,伤口复发,金创药却没有了。唉,只好找个僻静的地方歇一歇吧。”装作不小心踢着石头,突然“哎哟”一声,跌倒地上。

 果然不出孟元超所料,只听林中一声惊呼,一个白衣少女跑了出来。孟元超又惊又喜,叫道:“无双,是你!”他早已料到树林里藏有人,但却想不到是林无双。

 林无双道:“别站起来,你的伤怎么样了?待我给你看看。唉,你怎么不听话──”

 孟元超站了起来,笑道:“我的伤已经好了。”

 林无双怔了一怔,恍然大悟,嗔道:“原来你是骗我的。”孟元超笑道:“不是这样,你焉肯出来?无双,你为什么要躲避我?”

 林无双道:“真想不到牟宗涛会变得这样。还好他未知道云女侠是躲在北芒山。”她顾左右而言他,对孟元超的问题避而不答。但在语气之中却己隐隐透露了她知道了孟元超和云紫萝这两日的行踪,也隐隐透露了何以要躲避他的原因了。

 孟元超道:“啊,原来你一直是在暗中保护着我,我还当作是尉迟大嫂呢。”

 林无双笑道:“我哪里有她那样高明的暗器功夫?”

 孟元超笑道:“无双,你怎的和我也客气起来了?依我看来,你的暗器功夫恐怕还胜过千手观音祈圣因呢!”

 林无双说道:“你也别给我脸上贴金了,幸亏这里没有第三个人,否则真叫人笑掉大牙了!”

 孟元超道:“你人未露面,就把天下知名的暗器名家唐天纵打得狼狈而逃,还要和我客气?”

 林无双道:“我正在奇怪呢!”

 孟元超诧道:“奇怪什么?难道那个人不是你?”

 林无双道:“不错,真正打败唐天纵的那个人不是我!”

 孟元超道:“那又是谁?”

 林无双道:“我也没有见着那人,我只打出一颗石子,给唐天纵接了。后来一把石子把唐天纵那些暗器全都打落,是另有其人!”

 孟元超说道:“奇怪,天下除了尉迟大嫂之外,还有谁有这样高明的暗器功夫?无双,你猜想是谁?”

 林无双说道:“我倒是疑心一个人。你还记得咱们在泰山的那天晚上,我给一只翠鸟引入一个石窟,发现了我们扶桑派祖师留在石壁上的武学秘笈一事么,后来有人搬开封洞的大石,放我出来,我怀疑那只翠鸟就是他养的,而这个人也就是刚才吓走唐天纵和牟宗涛的那个人!”

 孟元超猛然一省,说道:“不错,我也记起一件事情来了。咱们初上泰山那天,不是恰巧碰上金大侠和牟宗涛在五大夫松那里比剑吗,其时山雨欲来,浓雾弥漫,十步之内,不见人影,忽有一人在浓雾之中喝彩,牟宗涛错疑是我,向我连发九支暗箭,幸亏金大侠给我打落两支,我才得以没有受伤。那个人当然也没找着。当时我就有点怀疑,牟宗涛他是主人的身份,何以要杀一个给他喝彩的人,不怕误伤了客人么?现在想来,那个人恐怕也就是今天暗助我的这个人了。这个人大概和你们扶桑派颇有渊源,而且在我们之前,早已识破了牟宗涛的真面目。”

 林无双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么想。”

 孟元超叹道:“可惜这位前辈高人之咱们数度相逢,却总是缘悭一面。”

 两人走出树林,只见满地阳光,两人都有暖烘烘的感觉。孟元超心上的一点阴霾,也在阳光之下消散了。

 林无双忽道:“春天就要来了,听说小金川的春天非常之美,是吗?”

 孟元超道:“是呀,它比江南的春天,更多几分野趣。”

 林无双道:“我跟你一起去小金川好不好?”

 孟元超怔了一怔,说道:“你怎的突然有这念头?”

 林无双道:“我早已有这念头了。逐流大哥和红英姐姐已经去小金川了,你知道么?”

 孟元超道:“啊,原来你是想到小金川会他们夫妇。”林无双和金逐流的妻子史红英交情最好,孟元超是早就知道了的。

 林无双笑道:“你不欢迎么?”

 孟元超沉吟半晌,说道:“小金川的义军正在需要多一些人帮忙,你肯去我们是求之不得。不过你新任掌门,离开太久,恐怕也不太好吧?”

 林无双道:“我做这个掌门,都是你的主意。为的只是不让牟宗涛得逞利欲。如今目的已经达到,这个掌门嘛,做不做也罢。”

 孟元超忙道:“无双,一派掌门,关系重大,这可是不能拿来当作儿戏的……”

 林无双笑道:“我还没有说完呢,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叫石师兄暂代掌门了,石卫师兄和桑青师嫂精明能干,本门事情,有他们夫妇料理,比我要好得多。”

 孟元超其实也是希望和她一同去的,听得她这样说,笑道:“好,那我就放心了。”

 林无双却是如有所思,看了看他,忽道:“孟大哥,我有件事情,你肯不肯答应?”

 孟元超笑道:“你的事也就是我的事,你要我做什么,我焉有不答应之理。是什么事情呀?”

 林无双笑道:“好,你答应了,那就请你上座,受小妹一拜。这块石头,权充作八仙椅吧。”

 孟元超愕然说道:“你弄什么玄虚,为何突然要向我行这么大的礼?”

 林无双笑道:“我上无兄姐,下无弟妹,孟大哥,你愿意要我这个妹妹么?”孟元超这才知道,原来林无双是要和他结拜兄妹。

 孟元超心里想道:“她已经知道了我和紫萝的事情,此举自必是为了避嫌。”对林无双的苦心,不禁大为感动。突然想起了这一次和云紫萝分手的前夕,云紫萝和他说的一番话。

 云紫萝抱着初生的婴孩和他说道:“人生没有不散的筵席,元超,我能够见着你,和你相聚几天,我已是心满意足了。咱们的孩子,将来你向点苍双煞讨回,也就等于是我在你的身旁了。这个孩子,我可不能再来累你。我要抚养他成人,咱们是不能复合的了。”

 孟元超说道:“你不再嫁,我今生也不再娶。”

 云紫萝说道:“不,不能这样。我是因为形格势禁,与你难以破镜重圆。何况我是历尽沧桑,此心亦早已冷了。但我却不愿意你独身终老,你应该有个志同道合的姑娘做你的妻子的。”

 孟元超强笑道:“志同道合的妻子,除了你我还能找谁?”在他说这个话的时候,他并非没有想起林无双,但在他的心目之中,却确实是把林无双当作志同道合的小妹妹的。

 他心里刚想起林无双,林无双的名字却已从云紫萝的口中说出来了,云紫萝微笑说道:“我在泰山曾经见过你和林无双在一起,她不就是和你志同道合的姑娘吗?你且别先忙着分辩,我知道你的心上有我,所以把这位林姑娘的情意都忽略了。我和你说心里的话,这位姑娘才貌双全,本领远胜于我,我可真是委实喜欢她啊。如果她做了你的妻子,我就可以放心了。”

 此际,孟元超想起了云紫萝这些话,站在他面前的就是林无双,而林无双正在要求他结为兄妹。“唉!她们两人都是有这么宽广的胸襟,彼此都是为对方着想。我不能一负再负紫萝,却又怎能辜负无双的情意?”

 林无双一双明如秋水的眼睛在看着他,缓缓说道:“你不愿有我这个妹妹么?”

 孟元超哈哈笑道:“我也是个没有兄弟姐妹的人,有你这样一个妹妹,正是求之不得,那我就不客气叫你一声妹妹了。”当下两人撮土为香,当天八拜,结为兄妹。

 虽然心上带着创伤,往事难忘,情怀紊乱,难于自解。但孟元超毕竟是个豪迈的人,纵有感伤,也不会是多愁善感。和林无双结为兄妹,两人相处,倒是自然多了。

 两人一路同行,不知不觉,又是冬去春来,北国冰消,江南草长的时节了。

 这一天他们渡过了长江,孟元超想起去年北上的时候,只影孤身,正值重阳时节,自己的心情也像深秋一样萧索。当时自己是找不着云紫萝而怅惘离别苏州,现在则是和林无双一同回来。不禁又生感触:“可惜我没有时间再回苏州了,那个园子不知是否还像去年一样荒芜?”

 林无双似乎觉察他的心事,笑道:“大哥,你在想些什么?”

 孟元超笑道:“没什么。我想起两句前人的词: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咱们现在是正好赶上江南的春天,可惜却是不能在江南和春相伴了。”孟元超诗词读得不多,但这两句词是当年他和宋腾霄、云紫萝三人同游西湖的时候,云紫萝念给他听的,是以他特别记得。

 林无双道:“冷铁樵不是说可以准许你迟些回小金川的吗?”

 孟元超道:“他是说过这样的话,我的事情若然没有办妥,可以迟些回去。但我可不能藉故勾留。”

 林无双道:“我不是叫你找个藉口伴我玩,我是想起一件正经的事情。”

 孟元超道:“什么事情?”

 林无双道:“扬州有一位老英雄,金刀王元通你知道吗?”

 孟元超道:“是不是震远镖局扬州分局的总镖头?啊,你也认识他?”

 林无双说道:“正月十六是这位老镖头的六十大寿,他是我爹爹的朋友,和本派的几位师兄也有交情。去年石卫师兄就曾经和我提过此事,我离开时他代表本派去给这位老英雄祝寿。今天是十三,咱们到扬州去,正好可以赶上寿辰。我是想见一见石师兄,告诉他牟宗涛的事情。”

 孟元超道:“不错,这也是一件重要的事情。你现在没有工夫清理门户,是应该告诉本门弟子,提防叛徒。”

 林无双道:“那么你肯陪我一同去吗?”

 孟元超道:“这位王老镖头和我的冷、萧两位大哥也是相识的,他们虽没有叫我和他联络,但既然到此,碰上他的寿辰,我就代表冷、萧两位大哥,和他打个交情,也是好的。”

 孟元超离开小金川时,冷铁樵曾经交代过他,许他结纳各路英雄,尽可便宜行事。王元通交游广阔,黑白两道,都有朋友,消息灵通。像这样的人物,孟元超自是不妨替义军和他打个交情。但孟元超之所以要到扬州给他拜寿,除了这个原因之外,却还有另一个原因。

 数月之前,缪长风和他在云家老宅分手之时,曾对他说要往扬州给王元通拜寿,当时缪长风是用这个藉口,好让他单独去见云紫萝。但此际孟元超在见过云紫萝之后,重到江南,却不由得想见缪长风了。

 “我与无双是结拜兄妹,缪大哥与紫萝也是结拜兄妹,想必他也是很想知道紫萝的消息吧?”孟元超又再想道:“我已以身许国,很难有安定的日子好过。紫萝要抚养幼子,自也难以和我一起在军马之中劳碌奔波,缪大哥是闲云野鹤之身,倒是比我更适宜于照顾她的。嗯,就是撇开儿女私情不谈,作为一个好朋友,我也应该把紫萝的消息告诉他。”

 “大哥,你在想些什么?怎么不说话了?”林无双“咦”了一声,问道。

 孟元超抬起头看看满天阳光,说道:“没什么,咱们赶快走吧!”

 孟元超在思念缪长风,缪长风也在思念着他。

 这一天缪长风到了扬州,王元通家在扬州城外,还有两天才是寿辰,缪长风给他拜寿本来是无可无不可的,心里想道:“扬州甚多名胜风景之地,我且玩两天再去他家。”时候还早,缪长风就到扬州一间著名的酒家,名叫“望江楼”的酒家喝酒。

 缪长风找了一个靠窗的座头,凭窗眺望长江,心里想道:“可惜元超不在这儿,不知他见着了紫萝没有?”

 喝了几杯闷酒,回过头来,看店子里悬挂的一副对联,对联写的是:“座客何来?听二分明月箫声,依稀杜牧;主人莫问,借一管春风词笔,点染扬州。”用典浑成,文辞雅丽,缪长风心道:“这副对联倒是写得不错。”

 邻座两个客人也正在谈论这副对联,一个说道:“你知道这副对联的来历吗,据说是国初苏州一位著名的才子吴谷人写的。有一年新春,他到这酒楼喝酒,忘记带钱,喝了酒就替酒家主人写一副春联当作酒钱,嘿,嘿嘿,那位主人也很风雅吧?”

 另一个客人点了点头,说道:“原来有这样一段佳话。韩兄,你应该到南京玩玩,南京玄武湖也有一副名联,和你说的这个故事据说有点关连。”

 姓韩那人笑道:“刘兄,原来你早就知道这个故事,我倒是在孔夫子门前卖百家姓了。玄武湖那副名联我却不知,请你说来听听。”

 姓刘那人念道:“憾江上石头,抵不住倦流尘梦,柳枝何处,桃叶无踪,转羡他名将美人,燕息能留知古韵;问湖边月色,照过来多少年华?玉树歌余,金莲舞后,收拾这残山剩水,莺花犹是六朝春。”

 姓韩那客人赞道:“好,这副对联气韵皆胜,比吴作还好。”

 姓刘那客人说道:“这是与吴谷人同时的一个无名氏之作,据说他是因为吴谷人把扬州赞得太美,心里不服气,因此也写了一副赞美南京的春联。”

 姓韩那人道:“啊,这样一位才子,为何没有留下名字?”

 姓刘的那人道:“据说吴谷人看了这副对联,要去找寻作者,作者却躲了起来,避不见他。因为吴谷人本是前朝(明)名士,却做了本朝(清)的官。是以他不愿意与他来往。他不愿意扬名,姓名也没有留下来。韩兄,你看出了联中的感慨么?”

 姓韩的那个客人默然如有所思,半晌说道:“字面看来似是风花雪月,隐隐却有故国之思。”

 姓刘那客人道:“不错,而且这副对联开头似乎衰飒,实际一转笔间就一点都不衰飒,收拾了残山剩水,就有冬去春来的新气象了。是不是?”

 缪长风听这个客人谈联论文,暗暗惊异,想道:“这两人谈吐很是不俗。尤其姓刘这人的口吻不像普通文士,却像我辈中人。”

 姓韩那人默不作声,姓刘的又道:“吴谷人这副对联虽好,但我更欣赏姜白石写的这首词。”

 缪长风随着他的目光注视之处望去,原来墙上还挂有一幅中堂,写的是宋代词人姜白石的“扬州慢”一同。词道: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后面还有几行小字,是说明这首词的来由的。“淳熙丙申至日,予过维扬。夜雪初霁,荠麦弥望。入其城则四顾萧条,寒水自碧,暮色渐起,戍角悲吟。予怀怆然,感慨今昔,因自度此曲。千岩老人以为有‘黍离’之悲也。”“黍离”是《诗经》中的一篇,周室东迁,大夫行役至宗周,见故宗庙宫室尽为禾黍,悯周室之颠覆,彷徨不忍去而作是诗。那是更明显的“故国之思”了。

 姓韩那客人赞道:“好,词好,这段小序也好,廖廖数十字,写情写景,都极感人。”

 姓刘那人道:“白石老人这首词是在金宋交兵之后写的。绍兴(宋高宗赵构年号)三十年,金主完颜亮统兵南侵,被虞允文击败于采石矶,扬州亦遭战祸。此词作于淳熙(宋孝宗年号)三年,距离采石矶之战已经十六年了,而扬州依然元气未复,景物萧条,是以白石老人有废池乔木之感。咱们读这首词,倒是不可不知这个故事呢。”

 姓韩那人似乎微带愧色,说道:“是,多谢刘兄给小弟讲解。”

 姓刘那人道:“不敢。不过我是在想……”说至此处,忽地一声长叹,喝了满满一杯。

 姓韩那人道:“刘兄在想什么?”

 姓刘那人缓缓说道:“七百年前,金虏南侵,扬州遭受这场战祸,十六年元气未复。但这场战祸,比起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的惨酷,恐怕还是远远不如呢!”(按:扬州十日、嘉定三屠乃是清初清兵入关之后所干的两桩最大的暴行。)

 姓韩那人吃了一惊,小声说道:“刘兄,这里可不比咱们家里,此处只宜于谈风论月,你说这些干嘛?这已经是一百多年之前的事情了。”

 姓刘的那人冷冷说道:“酒冷了我的血可还没冷,你是知道我的性子的,有感于中,实有不已在言者。纵使祸从口出,那也顾不了这许多了。嘿嘿,你说得不错,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已过了百多年了,扬州今日又是一片‘歌舞升平’了哪!唉,今日要找一个有‘废池乔木’之思的白石老人,恐怕也很难了。”

 姓韩的那人吓得慌了,又不便阻止他,只好举杯,连连说道:“刘兄,喝酒,喝酒,喝酒!”

 缪长风心想:“姓韩这人胆小如鼠,不必说他。姓刘这人,倒是个值得结交的朋友。”正想过去与他攀谈,忽听得粗重的脚步声,又来了四个客人。

 缪长风把眼望去,只见前面三个汉子体格魁梧,后面这个汉子是面黄肌瘦的小个子,和前面三人恰是相映成趣。

 这四个人一坐下来,就把桌拍得震天价响,店小二连忙过去招呼:“客官要些什么?”

 “先给我们来一坛好酒!”坐在上首的那人说道。

 店小二吃了一惊,说道:“小店小坛的绍兴酒也有二十斤。”

 “大坛的呢?”

 “四十斤!”

 为首的那人哈哈一笑,说道:“小坛的不够喝,给我们来大坛的吧!另外五只烧鸡,十斤卤牛肉!”店小二咋舌之下,唯唯诺诺而去。

 缪长风心里想道:“这四个人不知是哪条线上的豪客?”坐在上首那个汉子,也正在朝着他看,缪长风低下头来喝酒,不理会他。

 邻座姓韩的那人在桌子底下悄悄拉了姓刘的那人一把,示意叫他不可胡乱说话。就在此时,为首那个汉子把目光转移到他的身上,名地站了起来,朗声说道:“你不是韩朋、韩大哥吗?还记不记得小弟?”

 韩朋情知躲避不开,只好也站了起来,装作刚想起来的样子,说道:“啊,原来是伍大哥,这可是巧遇了!”

 那“伍大哥”哈哈大笑,道:“咱们那天在高城的仪醪楼喝酒,不知不觉又是三年了。想不到在这里见到了你。来,来,我给你介绍几位朋友。这位是西门虎大哥,这位是金大鼎大哥,这位是魏庆大哥。”

 韩朋抱拳作了个罗圈揖,说道:“三位大哥,幸会,幸会。”姓刘那人仍然坐着喝酒。他的朋友和那些人应酬,他竟似视若无睹。

 那“伍大哥”脸有不愉之色,说道:“韩大哥,这位贵友是──”

 韩朋只好和那姓刘的赔笑道:“刘大哥,我给你介绍几位好朋友。”那姓刘的这才站了起来,淡淡说道:“我可是个不懂应酬的寒酸,诸位莫要见怪!在下姓刘,单名一个‘抗’字。”

 那“伍大哥”道:“我姓伍,也是单名一个‘宏’字。我是一个粗人,但爱结交朋友。刘大哥,你不喜俗套应酬,这个脾气和小弟正是一样。咱们要交就交个知己的朋友。”

 刘抗仍是淡淡说道:“多承诸位青眼,在下可是不敢高攀。”

 伍宏说道:“刘兄客气了,相请不如偶遇,我敬刘兄一杯。”

 刘抗冷冷说道:“用杯子喝酒不过瘾,要喝就喝一坛。酒保,给我照样来一坛四十斤装的绍兴酒!”

 那面黄肌瘦名叫魏庆的小个子笑道:“伍大哥,你平素自夸酒坛无敌,今儿可碰上对手啦!”

 此时伍宏要的那一坛酒早已送到,伍宏哈哈笑道:“妙极,妙极!难得刘兄这样海量,小弟自当奉陪。老魏,你的酒量也很不错,咱们就和刘兄一同喝酒吧。刘兄,你喝多少我们就喝多少,好不好?”原来这个魏庆酒量虽不如他,内功却甚深湛,有办法可以千杯不醉,他把魏庆拉上,那是恐怕自己的酒量万一不及刘抗,还有魏庆可以赢他。

 刘抗说道:“很好,不过你们两位和我赌酒,我也该找个朋友作陪。咱们各喝各的。”

 “各喝各的”,言下之意,就是你和你的朋友喝酒,我和我的朋友喝酒,我可不愿与你攀交。

 伍宏眉头一皱,却佯作不懂他的意思,眉头一皱之后,随即哈哈笑道:“好极,好极,这就更热闹了!刘兄这么说,韩兄的酒量想必也是很好的了。那么就是我们两个对你们两个吧!”

 韩朋连忙摇首道:“你们赌酒,我的酒量可是不行!”

 魏庆一手把那坛绍兴酒举了起来,说道:“大家不用客气,这坛酒先给你们喝!”口中说话,振臂一掷,那坛酒已是朝着刘抗飞了过来。

 刘抗伸出一双筷子,酒坛飞到,筷子在坛边轻轻一擦,向后一伸,酒坛随着他的筷子滴溜溜的滚动,平平稳稳的落在桌上,酒坛是早已打开的,酒可没有溅出半点。

 这是武学中“四两拨千斤”的上乘本领,看得伍宏等人都不禁吃了一惊。刘抗这一手不仅是炫露武功,他不用手接,乃是表示不愿和对方结交朋友之意。赌酒就是赌酒,要套交情可是不成。

 缪长风心里想道:“这个人想必路道不正,是以刘抗才一点不给他们面子,但他这个姓韩的朋友却似乎对那四人颇为奉承,刘抗找他作为配角,这场赌酒只怕未必能赌得成。”

 心念未已,只见刘抗要的那坛酒亦已送到。刘抗依样画葫芦的把酒坛举了起来,说道:“来而不往非礼也,这一坛酒还给你!”但掷坛的方式不相同,他是把酒坛抛了起来,呼的一掌击出,把酒坛击得飞向伍宏那边的。

 四人之中,本来以魏庆的内功造诣最深,但伍宏乃是“老大”,若由魏庆代接,于他的面子可不好看,只好硬着头皮,力贯双臂,接那酒坛。

 只听得“咔喇喇”一片响,伍宏接下酒坛,放在桌子上,但他坐的那张椅子,四条腿却都断了。原来这酒坛乃是刘抗以掌力推来,伍宏接坛之时,掌力若是向前推出,坛子必定破裂,是以他必须一碰着坛子就把掌力缩回,两股力道加在一起,他坐的那张椅子如何禁受得起?好在他早有准备,椅脚一断,他已扎稳马步,这才没有跌倒,但也是输了一招了。

 伍宏面红耳赤,只好说道:“刘兄好功夫!”刘抗冷冷一笑,道:“伍兄神力惊人,这样坚实的红木椅子竟是不堪伍兄一坐,小弟更是佩服。”听来似是称赞,其实乃是嘲讽。伍宏输了一招,只能气在心里。

 魏庆若无其事地道:“店家换过一张椅子,咱们是比酒量,不是比武功,来,来,来,咱们还是来喝酒吧。”心里则在想道:“待会儿比赛喝酒,叫你知道我的内功厉害。”双方心里都是明白,比酒量其实也就是暗中较量功夫。魏庆这么一说,不过是替伍宏遮羞而已。

 韩朋连忙再次说道:“刘大哥,我的酒量不行,你是知道的话犹未了,只见刘抗早已站了起来,走到缪长风面前,说道:“兄台贵姓?”缪长风怔了一怔,说道:“小姓缪,刘兄有何指教?”

 刘抗缓缓说道:“独饮寡欢,缪兄,我想和你交个朋友,不知缪兄肯不肯和我喝酒?”

 韩朋这才知道,原来刘抗刚才说的要找个朋友和对方赌酒,这个“朋友”可不是指他。脸上虽然火辣辣的发烧。觉得这是刘抗在人前丢他的脸,但心中却是放下了一块石头了。

 刘抗这一下突如其来,缪长风亦是意料不到。但他性情豪迈,而且本来就是想和刘抗结交,于是也不推辞,走过刘抗的桌子,哈哈笑道:“刘兄豪气令人心折。酒逢知己乃是人生一大乐事。这个朋友我和你交了。拿大碗来,我先敬你一碗!”

 店小二在伍、魏、缪、刘四人面前摆上大碗,缪长风拿起酒坛,坛子离台三尺多高,倒下酒来,两个大碗斟得满满的,半点酒也没溅出,双指在碗边轻轻一勾,盛满酒的酒碗滴溜溜的转,他凑到碗边,一口就把碗内的酒喝得干干净净,也没有溅出半点。刘抗心道:“果然我没有料错,这人的内功比我还高。”当下赞了一个“好”字,依样画葫芦的也把自己的这碗酒喝了。

 要知坛子离台三尺,把酒倒入碗中,自有一股冲击之力,把酒斟满不难,不让它溅出半点那就难了。非得力道控制得极好才行。魏庆自忖可以勉强做到,但伍宏是练外家功夫的,硬功差不多登峰造极,但要这样巧妙的控制内力却是未必能够做到了。

 魏庆冷冷说道:“大哥,咱们喝酒就是喝酒,可不必玩什么花样。”伍宏说道:“对,且看谁先醉倒,刘朋友,轮到你们喝了。”说话之间,他和魏庆已接连干了两大碗。刘抗笑道:“咱们各喝各的,怎样喝法,谁也不必管谁。但若是喝完这一坛酒,大家都没有醉,那又怎样?”伍宏吃了一惊,心想:“一坛酒有四十斤,难道他们竟有本领喝两坛不成?”没有把握取胜,只好不求胜先防败,说道:“大家都没有醉,那就看是谁先喝光这一坛酒。”

 大家轮流喝酒,你一大碗,我一大碗,转瞬之间,四个人都已经喝了十来碗,每碗半斤有多,喝进肚子里的酒差不多已有十斤了。

 缪长风暗暗留神,只见魏庆头上冒出热腾腾的白汽,越来越浓。情知他是以内功将烈酒蒸发,化为汗水,心里想道:“这人的内动不弱,如此喝法,这一坛酒倒是难不倒他。”

 再看那个伍宏,却又另一种喝法,他一面喝酒,一面手里玩着一枚铁胆,两只手把铁胆搓来搓去。原来他是练外家功夫的,必须打熬气力才可以越喝越多。他平时的习惯是喝一轮酒打一趟拳,打完拳再喝,放尽酒量,可以喝得二十斤。如今和人喝酒,自是不能打拳,只好玩弄铁胆,以便使出气力。只听得铁胆当啷之作响,不时飞出火花,他的双掌搓揉之力,也当真是足以震世骇俗了。

 各自打量对方,可是缪长风看得出他们的伎俩,他们却看不出缪长风和刘抗的功夫。只见他们神色自若的喝了一碗又是一碗,头上既没冒出白气,手上也没玩弄什么东西。伍宏、魏庆都是暗暗吃惊,想道:“要不输给他们,只有赶快把这一坛酒喝光。”

 但话虽然如此,喝急酒可是最伤身子的。即使以魏庆那样的内功造诣,也必须要有片刻时间把喝进去的酒蒸发才能接着再喝。

 缪长风忽地说道:“一碗一碗的喝不够痛快,刘兄,这半坛酒我和你分喝了吧,咱们一口气喝光它!”刘抗道:“好,缪兄,我先敬你!”举起酒坛;一掌在坛底一拍,酒从坛口像一股喷泉似的射出去,缪长风坐在对面,张开嘴巴,宛似鲸吞虹吸,把酒吸进口中。

 那些人几曾见过这样喝法,这霎那间,不由得都是看得呆了。伍宏蓦地一省,顿足道:“四弟,快喝!”魏庆抱起酒坛往嘴里灌。

 缪长风笑道:“我已经喝了一半啦!姜太公封神,你可别忘了自己。”刘抗道:“对,咱们和人家赌酒,一人一半,才算公道。”把酒坛抛给缪长风,坛口转了一个方向,对着自己。缪长风依样画葫芦的在坛底一拍,“酒泉”喷出,刘抗也依样画葫芦的喝了。

 缪长风翻转酒坛,坛子里已是涓滴无存。缪长风笑道:“对不住,我们喝光了!”

 魏庆虽然是拼命往嘴里灌,坛子里的酒却还没有喝完。而且这场“赌酒”是说好了两个对两个喝的,即使他能够把坛子里的酒喝光,认真说来,也还是输给人家。

 魏庆抱着酒坛,尴尬之极。伍宏颓然说道:“四弟,算了吧。”

 忽听得有人打了个哈哈,道:“哈,韩兄,老伍,原来你们都在这儿,已经见过面啦。咦,魏老四,你这是干什么?”

 进来的是个年约五旬身材高大的汉子,他本是面向着韩朋走进来的,斜眼一瞥,忽见魏庆抱着一个大酒坛,不觉甚是纳罕。

 伍宏连忙向那人使了一个眼色,跟着苦笑说道:“宗大哥,我们和这两位朋友赌酒,技不如人,只好认输了。”

 那“宗大哥”目光朝着缪、刘二人看去,说道:“这两位朋友是──”

 伍宏说道:“这位刘兄和这位缪兄都是韩大哥的好朋友。”

 缪长风冷冷说道:“我可不敢高攀。”

 韩朋在那人进来的时候,脸上就似乎有惊惶之色,一直没有说话,此时方始迫得勉强笑道:“这位缪兄是小弟今天才相识的新朋友。”

 姓宗这人江湖阅历甚深,观言察色,心中已然雪亮:“这两人和韩朋想必不是一条线上的朋友。”当下哈哈一笑,说道:“幸会,幸会。嘿嘿,以酒会友,乐何如之,让我也来凑凑热闹,给两位朋友敬酒!”

 说到“敬酒”二字,突然把魏庆手中的酒坛抓了过来。左掌一劈,迅即把那坛子抛上空中。

 只听得“乓”的一声,坛子好像给利斧当中劈开,酒自半空倾泻下来。那人早已抄起两只海碗,一兜一接,碗里盛满了酒,双臂一振,两只盛满了酒的海碗分别朝着缪长风和刘抗飞去。

 那人一面飞出海碗,一面说道:“我是个急性子,不耐烦慢慢斟酒,两位可别见怪!”

 海碗飞到面前,刘抗竖起一根筷子,朝碗底一顶,海碗在筷子上端滴溜溜的转,他张口就喝。

 缪长风却是另一种接法,只见他平摊手掌,掌心就似有着吸力似的,海碗朝着他的掌心落下。他却没有立即就喝。

 那人劈开的坛子正自空中落下,分成大小相等的两边,竟然没有分裂的破片。就是用宝剑劈开,也难保持得这样完整无损。坛中的酒,给那人兜接了两海碗之后,余酒未尽,仍在倾泻下来。

 缪长风说道:“来而不往非礼也,我敬你一碗!”刘抗说道:“对,别糟踏了美酒!”

 说话声中,两人同时拍出一掌,两股掌力一挤,那个分开两边的坛子“乓”的一声炸裂开来,碎片纷落如雨。那人挥袖一卷,把碎片都裹住了,冷笑道:“朋友,你们要和我较量暗器么?”

 缪长风在拍出那一掌的同时,飞出一只海碗,海碗端端正正的落在他们的那张桌子上,空中倾泻下来的余酒,又正好落在碗中。原来是他们两股掌力,把那倾泻下来的酒,挤迫成为一股“酒柱”,刚好向着桌子中心落下,盛满那个海碗。缪长风这才笑道:“朋友,你误会了,我们不过是还敬而已。来,来,来,喝呀,喝呀!”

 那人大吃一惊,心想:“这姓刘的内功或许比不上我,姓缪这厮却似在我之上。唔,姓缪的人很少,莫非他就是著名的江湖游侠缪长风。”

 他自忖和伍宏等人联手,也未必占得便宜,与其自讨没趣,还不如做得漂亮一些,于是哈哈一笑,说道:“好,这碗酒我和你喝了,青山绿水,咱们后会有期。”伍宏、魏庆等四人跟他走下酒楼。伍、魏步下楼梯之际,回头向韩朋望了一眼,似是向他打招呼,又似是轩眉瞪眼,恼怒于他。

 店小二叫道:“客官,你们还没付酒钱呢!”那人衣袖一抖,哗啦啦一叠破片落下,回身飞出一锭大银,嵌在柜台上,说道:“那桌客人的酒钱我也一并付了。”

 缪长风说道:“我为什么要喝你们的酒?”韩朋见他们已经走开,心里正自放下一块石头,生怕缪长风又要生事,说道:“那位伍大哥是小弟的朋友,就算是小弟代作东道吧。”

 伍宏在外面哈哈说道:“说得不错,韩大哥,你的确是好朋友!”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69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