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回 调兵遣将

 今古河山无定据,画角声中,牧马频来去,满目荒凉谁可语?西风吹老丹枫树。

 幽怨从前何处诉?铁马金戈,青冢黄昏路。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

 ──纳兰容若

 李光夏被囚总管府中,曾经受过萨福鼎许多凌辱,此时突然在这里碰上了他,这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不由得勃然大怒,嗖的拔剑出鞘,喝道:“好呀,萨福鼎,你就来捉拿我吧!”

 孟元超却是心思灵敏,想道:“萨福鼎不是要到卧佛寺去安排接驾的么,怎会‘擅离职守’?再说,他又怎敢这么大胆,只带了一个不懂武功的太监,就敢来截拿钦犯?”李光夏正要拔剑上前,孟元超心念一动,忽地叫道:“你是李麻子还是快活张?这玩笑已经开得够了,别再闹啦!”

 “萨福鼎”哈哈一笑,一抹脸孔,现出满脸麻点;那“司礼太监”也恢复了本来面目,却原来是快活张。

 李光夏又惊又喜,暗暗叫了一声惭愧,说道:“毕竟是孟大侠够眼力,我们都给你瞒过了。”

 孟元超道:“北宫望说我们沾了‘皇上’的光,倒是给他说对了。那个‘皇上’呢?”

 快活张笑道:“这套把戏,就只是我们两人串演,哪里还有什么皇上?”

 戴谟恍然大悟,说道:“原来什么皇上御驾亲临都是假的。”

 李麻子笑道:“有个萨福鼎和司礼太监到了卧佛寺,假的他们也不能不当作真的了。”

 孟元超道:“你们这套把戏是怎样变的?其中的巧妙之处,我可还想不通哩!”

 李麻子道:“简单得很,我扮萨福鼎,他扮司礼太监,大摇大摆的就到卧佛寺假传圣旨啦。那司礼太监是我在御林军统领府曾见过的,但那些喇嘛只知道有这么一个太监,没听过他的声音,到了卧佛寺,由我这个假萨福鼎发令施号,他这个司礼太监尽量避免说话,不就是可以骗过了么?”

 戴谟道:“你们骗得那些喇嘛鸣钟之后,就离开卧佛寺了?”

 李麻子道:“不错,我们当然不会当真等待北宫望回来揭穿我们的把戏。”

 孟元超道:“但你们这身服饰却又是哪里弄来的?”

 李麻子道:“这就是张大哥的神通了。”

 快活张道:“我知道附近一条村子有个老伶工,因为失了嗓子,早已退休,教戏维生。家里藏有各种戏服,这套军官服饰和太监服饰,就是我从他的家里偷来的。”众人听了,无不大笑。

 戴谟赞道:“难为你们在短短两个时辰之内,做了这许多事情。”缪长风也赞道:“这套把戏真是精彩绝伦!”

 快活张道:“还有戏中戏呢!”孟元超道:“什么戏中戏?”快活张笑道:“这是麻哥的神来之笔,让他自己说吧。”

 李麻子道:“快活张到那老伶工家里施展妙手空空的绝技之时,我在路上适巧碰到一群游丐,我就花了点钱,请他们玩玩游戏。”

 快活张道:“你猜他要那班叫化子玩什么游戏?”众人猜了几次都没猜着。李麻子道:“我要他们在大路上彼此追逐,互相抛掷泥砂。”李光夏怔了一怔,说道:“这不是把一班叫化子变作了顽童吗?这是顽童的把戏呀!”快活张笑道:“幸亏麻哥想出这种顽童玩的把戏,才能弥缝最后一个破绽。”

 孟元超已是恍然大悟,哈哈笑道:“怪不得那么精明的廖凡和夏平二人,在山头上替北宫望把风,也相信是真的皇上驾临了。”

 李麻子这才给李光夏解释道:“皇帝老儿出巡,自必有大队扈从,路上岂有不扬起尘头之理?但在山上了望下来,重峦叠嶂,远处路上的车马不论目力多好都是看不见的,只能隐约看见扬起的尘头,灰蒙蒙的一片随风飘荡。”

 李光夏听了,不觉捧腹大笑,笑过之后,说道:“这主意真‘绝’!那两个把风的人看见路上尘头大起,随后又看见萨福鼎与司礼太监来到,那还敢有半点思疑吗?”

 快活张笑道:“可惜咱们不能到卧佛寺去看另一出耍猴儿的把戏。”

 孟元超道:“虽然看不见也可以想象得到的了。哈哈,那位统领大人接不着圣驾,只怕比被耍的猴儿还更好看煞人呢!”

 戴谟说道:“北宫望给你们这么耍弄,岂能甘心。北京咱们是不能回去的了。孟大侠,你还有什么未曾办妥的事情吗?”

 孟元超道:“我唯一挂念的就是尉迟炯和厉舵主的下落。”

 戴谟说道:“我可以设法转托丐帮的朋友打听消息。他们两人都是一身绝顶武功,想必有惊无险。”

 缪长风道:“对,咱们现在应该商量一下今后的行止了。戴大哥,这次我们连累了你毁家而逃,心中实是不安。”

 戴谟说道:“缪兄别说这样的话,为朋友两肋插刀都是应该的,何况区区家业?我在北京住了这许多年,也正想到外面走走呢。”

 缪长风道:“戴大哥准备上哪儿?”

 戴谟道:“扬州震远分局的王镖头与我多年未见,下个月是他的六十大寿,我正好趁这机会,探访老友。”

 缪长风道:“你说的可是‘天南一柱’王元通?”

 戴谟道:“不错,缪兄敢情亦是和他相识?”

 缪长风说道:“说起来我还欠了他的人情呢。三年前他手下一个镖师保了一支镖路经淮南,淮南海砂帮的一个头目是新从北方来的,不知道这支镖的来历,伸手就做了案子。王老镖头大怒之下,要找海砂帮的晦气,后来是我权充鲁仲连,多蒙他给我面子,讨还这支镖便作了事。”

 戴谟笑道:“我这位王大哥是有名的火性子,这件事情能够双方不伤和气,真是多亏你了。”

 缪长风道:“我欠了他的人情未得报答,这次正好和你同往扬州,给他贺寿。”

 戴谟道:“好极,好极。我也正想仰仗你这位识途老马,顺便一游江南山水呢。”说罢回过头来,接着与孟元超说道:“宋腾霄和你的师妹在八达岭松风观,我恐怕没有空去给他们报讯了。”

 孟元超道:“我知道他们正在找我,我马上就赶去见他们。”要知宋腾霄和吕思美,离开戴家的时候,只是准备暂避几天风头就回来的,昨晚京城发生的大事他们当然还未知道,是以孟元超必须立即赶去给他们报讯,阻止他们回京。他本来想邀缪长风作伴的,但缪长风已经答应了和戴谟同往扬州,也就只好算了。

 殊不知缪长风也是另有一番心意,从八达岭到云紫萝的家乡,走得快的不过一天路程,他估计孟元超在见了宋腾霄吕思美之后,他们三个人多半会结伴再到三河县去找云紫萝,他可是不愿插在当中自寻烦恼了。本来他并不是非到扬州去不可的,他之所以要和戴谟同给王元通祝寿,不过是找一个远离云紫萝的藉口而已。

 戴、缪、孟三人已有去处,李光夏接着说道:“我准备先到保定的本会分舵走一趟,然后回转大凉山。”

 戴谟道:“见了令师江大侠请代我问候。”

 孟元超道:“快活张,李麻子,你们两人打算如何?”

 快活张笑道:“我和麻哥已经说好了,我们两人准备合伙做没本钱的生意,走到哪儿就偷到哪儿。孟爷,你可就不用管我们了。”

 李麻子笑道:“不过现在我先得去遣散那班化子,免得他们被捕呢。”

 当下各人分道扬镳,他们的对手北宫望却还在卧佛寺中,做着迎接“圣驾”,邀功请赏的美梦。

 卧佛寺中,正在一片紧张忙碌。

 北宫望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准备和萨福鼎相会,回到寺中,方才知道萨福鼎和那个司礼太监已经走了。

 留守寺中的喇嘛禀告道:“萨总管与王公公下山接引圣驾去了,他们说圣驾大概一个时辰之内就会来到,请统领大人在此恭候。”

 北宫望松了口气,说道:“你们已经准备妥当了吗?”

 那喇嘛道:“统领大人放心,王公公所教的礼仪,我们已经练熟了。”

 北宫望道:“好,现在阖寺僧人已经齐集,他们刚回来的还未知道,你把应该注意的仪礼再教他们一遍。然后就得马上列队,准备恭迎圣驾了。”

 那喇嘛唯唯应命,便即进行。宝相法师也要去跟他练习仪礼,北宫望道:“法师,你不用着慌,待会儿有我在你身旁,包保你不会出错。咱们先到禅房歇歇,我和你说几句话。”

 原来北宫望是要宝相法师替他圆谎,如果皇上问起捉拿“钦犯”的事情,可不能如实招供,只能说是没有搜获。他是宝相法师的靠山,宝相法师也要隐瞒刚才给“钦犯”打得一败涂地的真相,自是满口应承。当下两人编好说辞,对好口供,方才出去。这时一众喇嘛,早已排成队伍,分列两行,从大雄宝殿排出山门,准备“恭迎圣驾”了。

 “万木无声待雨来!”此情此景,庶几近之!

 不料等待复等待,一个时辰过去了,两个时辰过去了,天色已渐近黄昏,仍然未见“圣驾”来到。

 北宫望不觉起了疑心,问夏平道:“你们刚才确是看见山下尘头大起?”

 夏平、廖凡同声应道:“决没看差。”

 北宫望皱起眉头,说道:“那么纵然皇上临时改变主意,不再来了。萨福鼎也应该回来报个讯的呀,你们再去看看!”

 廖凡说道:“若是圣上已经上了山,那可就是看不见尘头的了。”

 北宫望不由得暗暗嘀咕,大感为难,要知若是随便派一个人去打探,万一“皇上”当真是已经上了山,给扈从的大内侍卫发现,这可就是可大可小的“冲撞圣驾”的罪名。除非他以御林军统领的身份,亲自跑去“接驾”,那还情有可原,但也有“拍马屁拍到马腿上”的危险,因为萨福鼎可以指责他业已知道“圣驾”要来卧佛寺,他不在寺中亲自布防,加强防卫,却来讨好,只怕最少也要担个“处事不当”的过失了。

 这班喇嘛“恭迎圣驾”,弯得腰也痛了,站得腿也酸了,有几个未练过武功身体较弱的小喇嘛,已是面如土色,摇摇欲坠。

 宝相法师小声说道:“统领大人,这事恐怕有点跷蹊,天都快要黑了,皇上还未驾到,咱们怎么办呢?是等下去还是──”

 北宫望也是拿不定主意,正自踌躇,忽见有一个人匆匆跑来,宝相法师喜道:“好,总算是有个人来了!”他只道是萨福鼎遣来传讯的人,多半是皇上跟前的太监,哪知这人跑得近了,却原来不是太监,而是一个老头。玄风道人和北宫望同时叫出声来,一个叫道:“师叔!”一个叫道:“楚老先生,原来是你!”

 原来这个老头就是孟元超在云家和他交过手的那个通天狐楚天雄。玄风道人的师父与他乃是八拜之交,故此尊称他为师叔。

 楚天雄向北宫望施了一礼,说道:“小老儿是特地来向大人禀告昨晚之事的,惭愧得很……”

 楚天雄辈份甚高,在统领府中,北宫望待他以客卿之礼,不同一般手下。只因北宫望对牟宗涛有点放心不下,是以昨晚特地请他出马,暗中监视,倘若出了什么意外,他也可以从中策应。要知楚天雄外号“通天狐”,足智多谋,武功又高,干这样的事,他当然是最适当的人选了。

 北宫望原来的计划,本是要牟宗涛冒充侠士,去救李光夏的。但牟宗涛一直没有消息捎回来,李光夏是怎样逃出总管府的?何以他后来在戴家出现,并无牟宗涛作伴,却与孟元超同在一起?这两个疑团都是北宫望百思莫解,急于揭晓的。

 但此际北宫望却有更紧要的事情急于知道,只好把这两个疑问暂搁一下了。

 不待楚天雄把话说完,北宫望便即摇手说道:“昨晚的事情,待会儿再说。楚老先生,我先问你一件事情。”

 楚天雄怔了一怔,道:“统领大人,欲知何事?”

 “你在路上可曾碰上皇上圣驾?”

 楚天雄大吃一惊,说道:“圣驾出京?我不知道!”

 “那么,你可曾见着萨福鼎和一个太监?”北宫望再问。

 “没有见着!这条路上,连穿着较为体面的行人都没一个,更莫说大内总管了!”楚天雄更为惊愕了。

 北宫望惊愕比他更甚,连忙说道:“那么你仔细想想,可有什么可疑的人物是曾经在路上出现的?”

 “哦,有了!”楚天雄想了一想,失声叫了出来。

 北宫望道:“什么有了?”

 楚天雄道:“我看见一群叫化子,好像小孩子戏耍似的,在路上嘻嘻哈哈的你追我赶,还互相抛掷泥沙。我因为有要事在身,只道是一班穷快活的游丐胡闹,当时也没理会他们。现在想想,敢情这群叫化乃是丐帮弟子?”

 北宫望已经猜到了几分,说道:“丐帮的人,在这天子脚下,不敢公然和咱们捣乱的。不过似你所说的情形也确实可疑,管他是不是丐帮的弟子,且抓他几个回来审问吧。西门师弟,你和玄风道长去办这事。”西门灼和玄风道人应命而去,却不知那班游丐早已给李麻了遣散了,哪里还抓得着?

 北宫望差遣师弟去后,回过头来,问那个在卧佛寺留守的大喇嘛道:“你们所见的那个‘萨福鼎’与‘司礼太监’,其中有一个是否有点好像走起路来不大方便的样子?”

 那大喇嘛仔细一想,说道:“对了,那个王公公走起路来,左脚似乎有点毛病,他总是右脚着地,左脚只是脚尖点地,脚跟没有踏实的。”

 北宫望至此已完全明白,说道:“你们却给他骗了,那个‘王公公’是偷儿快活张!”要知快活张是昨晚左脚受了伤的,他在路上可以借助拐杖之力施展轻功,在屋子里可就不能掩饰。夏平、廖凡二人大吃一惊,好生惭愧,齐声问道:“那么冒充萨总管的那个人想必是李麻子了?”

 北宫望恨恨说道:“除了李麻子,还有谁能够冒充别人,冒充得如此维妙维肖!”

 夏平说道:“统领大人息怒,咱们回京去知会九门提督,多派干练的捕快捉拿他们,捉到了抽他们的筋,剥他们的皮!京里抓不到,咱们还可以通令各省各州县的大小衙门,合力搜捕!”

 北宫望心道:“快活张若是可以给你们轻易抓到,他也不能算是天下第一神偷了。”但也不愿长敌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当下就点了点头,道:“好吧,你们喜欢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楚老先生,咱们进里面说话。”

 宝相法师道:“那么咱们是不用迎接圣驾了吧?”他是因为北宫望尚未下令解散,按规矩不能不有这么一问。

 北宫望气怒头上,忘了自己的疏忽,哼了一声,说道:“还有甚么圣驾迎接?你们喜欢迎接偷儿,那就尽管在这里排班站候!别丢人现世啦,都散了吧!”

 一众喇嘛如奉皇恩大赦,各自散去。北宫望和楚天雄进入一间静室,说道:“好了,楚老先生,现在你可以说说你昨晚的遭遇了。”

 楚天雄道:“统领大人,有件事,我想先弄清楚。”北宫望道:“什么事情?”楚天雄说道:“昨晚去‘救’李光夏的人,除了牟宗涛与尉迟炯之外,是否还有第三个?”

 北宫望说道:“我派出去的只有一个牟宗涛,尉迟炯虽然与他联手,却是不知真相的。但尉迟炯是否另外约有帮手,我就不知道了。楚老先生因何有此一问?”

 楚天雄道:“昨晚我按照大人吩咐,提早半个时辰,在总管府附近埋伏。幸亏是我提早前往,这才碰上。”

 北宫望道:“碰上什么?”

 楚天雄道:“我还未曾看见牟宗涛进去,就先发现李光夏和另一个人逃出来了。”

 北宫望道:“那是什么人?”

 楚天雄道:“是一个不知来历的蒙面人,我一看背影,就知道决不是牟宗涛,也不是尉迟炯。我就暗暗‘缀’(江湖术语,跟踪之意)在他们后面。”

 北宫望诧道:“以老先生的轻功,李光夏这小子是决计比不上你的。后来却怎的给他溜掉?”

 楚天雄面上一红,说道:“那蒙面人的轻功却是十分了得。幸而他抱着李光夏跑,我还勉强跟得上他们。那蒙面人狡猾得很,他大概早已发觉我跟踪他了,在跑到一条长街的转角之处,他突然止步,我不知道,追了进去,冷不及防,这,这就受了他的暗算啦。”

 北宫望道:“他用的是什么暗器?”

 楚天雄面上更红,说道:“不是暗器。”

 北宫望定睛看了他片刻,点了点头,说道:“楚老先生想必是受了内家真力的劈空掌所伤了。晤,这人掌力十分雄浑,不过攻击敌人之时,却是集中一点的。当时大概有三丈左右距离吧?楚老先生,幸而你警觉得快,立即斜跃避开,这才没给伤着胸口的璇玑穴,只是胁下的愈气穴不免略受波及,如今大约还有一点疼痛,对不对?”原来北宫望乃是个中高手,他听楚天雄说话的声音,好像是有点轻微伤风的样子,这是气血不舒的迹象,是以对他们当时动手的情形,已是猜着了八九不离十。

 楚天雄见他说得历历如绘,不禁骇然,心道:“北宫望身为御林军统领,果然是有惊人的技艺,名不虚传。他不在场,竟是有如目睹一般。”

 北宫望安慰他道:“老先生不用难过,胜败兵家常事。倘若是我突然碰上这样一个不知他武功路子的高手,只怕也是难免要吃亏的。”说话之际,紧握楚天雄双手,一股内力直输进他的体内,楚天雄登时觉得气血畅通,有说不出的舒服。

 北宫望不露痕迹的给他医好内伤,又顾全了他的面子,这是一种最高明的笼络手段。使得以狡猾见称,有“通天狐”外号的楚天雄,也不能不死心塌地的为他所用了。

 楚天雄又是感激,又是惭愧,当下便献策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走掉了李光夏算不了什么,只要抓着一个比他更重要的人,那就行了。”

 北宫望道:“你说的是孟元超?”

 楚天雄道:“不错。听说统领大人刚才已经和他交过手了?”

 北宫望道:“他是和缪长风、戴谟、李光夏等人在一起的,经过刚才一战,他们必定远走高飞,要抓着他们可不容易啊!”这话包含有两层意思,第一是不易侦察他们的行踪,第二是难以选拔可以对付得了这四个人的高手。

 楚天雄道:“这四个人身份不同,各有各的去处。我料想他们必将分道扬镳,咱们就大可以各个击破了。”

 北宫望道:“你的意思是先对付孟元超?”

 楚天雄道:“不错。他是从小金川来的,距离北京最远,他难得来这一趟,料想不会马上赶回小金川的。”

 北宫望道:“可咱们又怎样寻找他呢?”

 楚天雄道:“我倒想起了一个人,可以用来对付孟元超。”

 北宫望心中一动,说道:“你说的这个人敢情是──”

 刚要说出这个人的名字,一个卫士进来报道:“杨牧来给大人请安,大人见不见他?”

 北宫望笑道:“刚说曹操,曹操就到。很好,我正要见他,唤他进来吧。”接着回过头对楚天雄道:“你说的想必就是此人了?”

 楚天雄道:“正是。要不要我回避?”

 北宫望道:“他当然不愿意他人知道他的秘密,因为他还要冒充‘侠义道’呢。不过他也知道你不是外人,这就用不着避忌了。趁这机会,你们正可以在我面前把话说开,更深一层的结交。”

 杨牧进入密室,向北宫望行过了礼,说道:“原来楚老先生也在这儿。”

 北宫望说道:“昨晚的事情想必你已经知道了。楚老先生足智多谋,咱们正好商量。”

 杨牧应道:“是,但不知道统领大人有何为难之事?”

 北宫望道:“萨福鼎那边有什么消息,你先说说。”

 原来北宫望的副手石朝玑是萨福鼎的人,杨牧是石朝玑引进的,但石朝玑却不知杨牧早已被北宫望收服了。是以杨牧一方面向北宫望输诚,一方面又搭上萨福鼎的关系。刚才他正是从萨福鼎的总管府来的。

 杨牧说道:“昨晚出事的时候,石副统领也在那边。不过他们却不敢疑心是统领大人做的手脚。”

 北宫望心道:“李光夏本来就不是我所派的牟宗涛救出来的。”但也不想和杨牧说个明白,只是微微一笑,说道:“萨福鼎就是疑心我我也不怕。不过你们今后对石朝玑可得更加谨慎,千万不要把秘密泄漏给他知道才好。”他只说“不怕”,心里其实是害怕的。杨牧暗暗好笑,却装作诚惶诚恐地答道:“是,小的明白,不劳大人吩咐。”

 北宫望放下心上一块石头,接着问道:“你昨晚可见着牟宗涛和尉迟炯没有?”

 杨牧说道:“我正觉得奇怪呢,这两个人都没看见,闯进总管府来大闹一场的却是厉南星!”

 北宫望道:“哦,是红缨会的总舵主厉南星?”

 杨牧道:“不错。石副统领还吃了他一点小小的亏呢!”

 听得石朝玑吃亏,北宫望大为高兴,笑问他道:“石朝玑武功也很不错呀,他吃了什么亏?”

 杨牧说道:“石副统领帮忙总管府的卫士捉拿厉南星,却给厉南星一剑削去了他半边头发,还幸未有受伤。如今他整天都是戴着帽子,不敢脱帽。”

 北宫望哈哈大笑,说道:“削去了半边头发,这可不,变成半个和尚了。哈哈,待他回来,我倒要看看他的怪模样。”笑过之后,想起石朝玑一身武功,竟然也在厉南星的剑下受辱,厉南星的剑法精妙如斯,心里也不由得暗暗吃惊了。

 杨牧说道:“听说大人今日出城是去追捕孟元超?”

 北宫望道:“不错,没有抓着,给他跑了。萨福鼎知道了这件事没有?”

 杨牧道:“昨晚御林军的人在戴家捉拿钦犯,他们那边是早已知道的了。今天的事情,他们还正在打听,大概尚未知得很清楚。”

 北宫望道:“唔,那么他们那边打算怎样?”

 杨牧说道:“他们打算先去捉拿孟元超。”

 北宫望怔了一怔,随即笑道:“这正是英雄所见略同了。刚才我和楚老先生商量,打的也正是这个主意呢!不过他们怎知道到哪里去捉拿孟元超?”

 杨牧脸上一红,说道:“石朝玑知道我那离弃了的妻子是孟元超的旧情人,他要我把那贱人的地址给他,猜想孟元超多半是会去找他的旧情人的。”

 楚天雄道:“我们早已到过云家找过了,云紫萝和她的姨妈可是都不在家里!”

 杨牧道:“我就是因为石朝玑业已知道这件事情,是以不能不把那贱人的地址告诉他们的。”他替自己辩解之后,接着说道:“萨福鼎和石朝玑商量过后,打着姑且一试的主意,今日一早,已经派人前往三河县,准备等候孟元超自投罗网了。”

 楚天雄摇了摇头,说道:“那天孟元超和缪长风都是曾在云家和我们交过手的,孟元超又不是笨蛋,他已经知道云紫萝不在家里,怎会还到云家自投罗网?”

 杨牧笑道:“楚老先生,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楚天雄道:“哦,那么这‘其二’是什么,你说来听听。”

 杨牧说道:“那贱人有个奶妈,住在三河县北边的一条山沟里。这贱人时常和我提及她这个奶妈,说是在这世界上除了母亲之外,奶妈是最疼爱她的一个人。”

 北宫望色然而喜,说道:“那么依你看来,她是不是会躲在这奶妈家里?”

 杨牧说道:“她在三河县并没亲人,而她又是一向惦记这个奶妈的。如今她为了避祸离家,料想定是与她姨妈到这奶妈家中去了。”

 北宫望道:“你没有把这奶妈的事情告诉萨福鼎吧?”

 杨牧忙说道:“小的只忠于大人,在萨总管那边,只不过是敷衍敷衍他们而已。云家的地址,我也是无可奈何才告诉他们的。”

 北宫望道:“孟元超知不知道她这个奶妈?”

 杨牧低下了头,一阵妒念好像毒蛇在啮他的心,涩声说道:“这贱人能够告诉我,孟元超当然更是知道的了。”

 北宫望道:“好,多谢你提供这个线索,咱们可以抢在萨福鼎的前头,设法捉拿孟元超了。不过,此事却不宜打草惊蛇。”说话之际,眼睛看着杨牧。

 杨牧是个聪明人,自是懂得北宫望的意思,说道:“杨牧愿为大人效犬马之劳。”

 北宫望道:“你想怎么做法?”

 杨牧低声说道:“先用智取,智取不成,再行用武。”

 北宫望笑道:“早知有今日之事,你实是不该休妻的。不过你们究竟是做了八年夫妻,你在她的面前多说一些好话,也就是了。”

 杨牧道:“我也不用哄她,她纵然与我恩断义绝,她的孩子也总是要的。”想起这是孟元超的孩子,妒火更是如焚,接着说道:“我已想好一套办法,令得他们上钩。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北宫望点了点头,说道:“好,我请楚老先生和你一同去,楚老先生莫露面。”计划已定,杨牧与楚天雄便即动身,连夜赶往三河。

 万里长城,蜿蜒如带。西风残照,汉家陵阙。回头云蔽京华,遥望远山浮翠。在前往八达岭的途中,孟元超不禁是心事如潮,颇多感触了。

 本来在血雨腥风过后,踏进了风景幽美的山区,心情也是应该恢复平静的。但此际,他却是心情激荡,难以自休。

 是什么样的心情呢?那是三分兴奋,但更多的七分却是黯然神伤。

 兴奋,是因为可以旧友重逢,同话巴山夜雨;是因为可以同门相聚,共享往日温情。

 神伤,是因为几度沧桑,十年萍散,儿时旧侣,相逢也少了一人;是因为徒羡他如花美眷,却怜己似水流年。

 “腾霄一定想不到我会来找他吧?嗯,还有小师妹,她看见我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恐怕要惊喜得跳起来了。”

 想起了宋腾霄和吕思美,孟元超打从心底感到喜悦,“小师妹聪明活泼,和腾霄正是十分相配的一对,他们在一起,一定会得到快乐的。”眼前幻出一幅图画,那是春暖花开时候的小金川,宋腾霄在花丛中吹箫,他的小师妹在曼声唱和。“要是能够再过这样的日子,那该多好!我悄悄的躲在一旁,分享他们的快乐。他们的快乐,也就是我的快乐了。”

 图景幻变,回忆像一匹野马,从小金川的原野驰骋,越过千重山万重水,回到了江南。地点转移,时光也在倒流。画中的人物也是两男一女,有他有宋腾霄,但小师妹则已换作了云紫萝了。

 虎丘试剑,孤山探梅,西湖泛舟,灵隐参禅……往事历历,都上心头。“小金川的日子或许还会重来,姑苏台畔西子湖边的这一段时光,则是一去不复返了。十年前的紫萝就像小金川时候的小师妹,唉,但她还能够像从前一样的快乐吗?”想至此处,孟元超的心头不禁隐隐作痛了。

 “八达岭到三河县不过一天路程,腾霄虽然有了小师妹,想必也还是惦记着紫萝的。我应该和他们去见一见紫萝,不管见了面是喜是悲,是离是合,大家能够相聚一天也好。”他怎知道人家已在三河县等着他上钩,也不知道宋腾霄和吕思美已是曾经见过了云紫萝了。

 孟元超怀着与旧友重逢的渴望,走上了八达岭。

 八达岭上,宋腾霄和吕思美也正在谈着他。

 孟元超猜想得不错,他们两人,的确是相处得十分快乐的。

 他们闲着无事,整日里就是游山玩水。吕思美最喜欢在“弹琴峡”听流水的声音,这天一早,他们又来到这个地方,流连忘返了。

 “宋师哥,可惜你没有把那支洞箫带来,但虽然没有洞箫,你也可以给我唱支曲子吧?我已有好几年没听你唱过啦!”吕思美笑道。

 “离开小金川这几年,我也没有唱过,恐怕都忘记啦。你喜欢听什么?”

 “随便你唱什么我都喜欢。但只希望是一支比较轻快的曲子。”

 “好,那我就给你唱一段莺莺思念张生的小曲。”

 吕思美以掌势给他拍和,宋腾霄曼声低歌。

 “莫不是雪窗萤火无闲暇,莫不是卖风流宿柳眠花?莫不是订幽期错记了荼蘼架?莫不是轻舟骏马,远去天涯?莫不是招摇诗酒,醉倒谁家?莫不是笑谈间恼着他?莫不是怕暖嗔寒,病症儿加?万种千条,好教我疑心儿放不下!”

 这是从“西厢记”曲调变化出来的小曲,描写莺莺与张生分别之后的思念之情。曲调轻快,文辞风雅,几个“莫不是”什么什么,把女孩儿的心事曲曲道来,吕思美不由得听得痴了。

 不知怎的,宋腾霄在唱这支小曲之时,忽地想起了那一年他下了决心和孟元超去小金川的前夕,他冒着风雨,跑到云紫萝家里,和她在荼蘼架下分手的情景。云紫萝揉碎了朵朵蔷薇,拒绝和他们同去。地上满是寒落的花瓣。

 宋腾霄心中苦笑:“我真笨,竟不知她早已爱上了孟大哥了。当时我正在梦想着订幽期可莫错认了荼蘼架呢!”

 一曲既终,忽地发觉吕思美定神的看着他,脸上是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宋腾霄暗暗叫了一声“惭愧”,“小师妹在我的面前,我怎的想起别人来了。”脸上一红,以笑声掩饰自己的窘态,采取“先发制人”的手段,问道:“小师妹,你在想些什么?”

 却不料吕思美脸上的红晕比他更甚,半晌说道:“我在想着一桩旧事。”

 “可以说给我听么?”宋腾霄笑道。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69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