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回 旧游人杳

 飞花时节,垂杨巷陌,东风庭院。重帘尚如昔,但窥帘人远。叶底歌莺树上燕,一声声伴人幽怨。相思了无益,悔当初相见。

 ──朱竹

 正自心乱如麻,踌躇不定,忽听得玄风道人喝道:“哪条道上的朋友,为何躲躲藏藏,光明正大的出来吧!”

 躲在云台后偷听的陈光世只道是已给他们发觉,刚要应声而出,只听得有人纵声笑道:“我早已在这里了,你们都是睁眼的瞎子,怪得我么?”

 炎炎和尚等人抬眼向笑声来处望去,只见就在他们前面的一棵树上,坐着一个气宇轩昂的黑衣人,身形随着树枝起伏不定。

 那个“葛老二”是个暗器高手,有人藏在附近,他这个暗器高手竟没发觉,自觉无颜,想要在同伴面前挽回面子,一抖手发出了七种不同的暗器喝道:“给我滚下来吧!”

 黑衣人也不知用的是什么手法,只听得一阵叮叮当当之声宛如繁弦急奏。葛老二所发的七种不同的暗器,全都反打回来!

 饶是葛老二擅于接发暗器,也给他闹了个手忙脚乱,那人反打回来的劲道比发出去的劲道大得多,他接了一枝袖箭,一枝铁莲子,跟着来的铁蒺藜他可不敢接了,只好一个懒驴打滚,身躯倒下,这才堪堪避开,铁蒺藜几乎是贴着他的额角飞过。玄风道人见势不好,长剑出鞘,一招披风剑法,替他把其余的四种暗器打落。

 葛老二尚未爬起身来,那人在大笑声中已是从树上跃下,衣袂飘飘,翩然而至,说道:“我遵命来啦,你却怎的躺下去了?有何指教,站起来说吧!”

 陈光世在石碑后面偷看出去,看清楚了这个人,不由得又惊又喜。原来这个人是红缨会的舵主厉南星。

 红缨会在江湖上是仅次于六合帮的第二个大帮会,前任帮主公孙宏早已告老退休,厉南星是他女婿,继承了他的帮主之位。他和金逐流年纪相若,交情最好,在武林中也是并驾齐名的。陈光世在泰山之会曾见过他。

 玄风道人却不认识厉南星,怒道:“你是什么人,胆敢偷听我们说话!”炎炎和尚连忙说道:“玄风道兄,这位是红缨会的厉总舵主!”玄风道人面上一阵青一阵红,但说出的话收不回来,只好硬着头皮冷笑说道:“是红缨会的总舵主,那就更不该鬼鬼祟祟的偷听人家说话了。”

 厉南星淡淡说道:“谁叫你们瞎了眼睛,什么地方不好谈话,偏要在我的身边叽叽呱呱的说个不休,嘿嘿,我不想听也听见了,你们商议的事情也不见得光明正大呀!哼,你们商议的是谋财害命不是?我都听见了,你们怎么样?”

 玄风道人与炎炎和尚交换了一个眼色,同声喝道:“那就唯有把你杀了灭口了!”

 厉南星一声长笑,冷冷说道:“凭你们这点微末的道行,就想杀我?也好,且看谁向阎王殿上报到吧!”长笑声中,宝剑出鞘,倏地抖起三朵剑花,分别向对方三人刺去。那个葛老二早已爬了起来,使一对判官笔,加入了战团。

 玄风道人有意炫露他的乱披风剑法,东刺一剑,西刺一剑,看似杂乱无章,剑柄微微摇晃,忽然间,一柄剑化成两柄,两柄剑化成四柄,四柄剑化成八柄,幻出了千重剑影,登时把厉南星的身形罩住了。

 躲在云台后面偷看的陈光世看得目眩神摇,心里想道:“怪不得这牛鼻子臭道士胆敢夸口,他这剑法果然颇为不凡。我要不要出去帮忙厉叔叔呢?”

 心念未已,只听得厉南星冷笑道:“乱披风剑法本来也算得上乘剑法,可惜你练得不到家。”要知厉南星是剑术的大名家,在陈光世眼中认为高明的剑法,在他看来,却是算不了什么。

 只见他徐徐出招,剑势甚缓,剑尖上好像挂着千斤重物似的,东一指,西一划,但却隐隐挟着风雷之声。说也奇怪,玄风道人那么奇幻迅捷的剑法,竟是一到他身前八尺之内就给迫开,连他的衣角都没沾上。

 炎炎和尚喝道:“让你也见识见识我的火龙功!”双掌连环劈出,一口气劈出了六六三十六掌,热风呼呼,连躲在云台后面的陈光世也感到热得难受。

 厉南星又是一声冷笑,道:“黄昏日落,荒山苦寒,多谢你的火龙功暖了我的身子。”单掌拍出,登时就像在炎炎的夏日吹来了一股清风,令人舒畅之极。

 那葛老二本领稍弱,但判官笔点穴的功夫却也颇为了得,厉南星以一敌三,傲然不惧,但在迫切之间,却也无法取胜。

 激战中厉南星以掌对掌,以剑对剑,一招“鹰击长空”,迫令炎炎和尚回掌自保,右手长剑划了一道圆弧,化解了玄风道人一招七式极其复杂的剑招。葛老二以为有隙可乘,双笔一分,分点他两胁的“期门穴”,厉南星喝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反手一剑,缓慢的剑势突然间快如闪电,只听得当的一声,火花四溅,葛老二右手的判官笔只剩下半截,吓得他连忙后退。

 就在此时,玄风道人也猛地喝道:“撒剑!”青光疾闪,急刺厉南星虎口。他的乱披风剑法擅于寻暇觅隙,这一剑当真可以说是攻得恰到好处。厉南星刚刚削断葛老二的判官笔,攻守之势,未能立即转换。

 陈光世正自心想:“我该出去帮忙厉叔叔了。”哪知厉南星的身法比他的动念还快。

 在这电光石火之间,只听得厉南星一声冷笑,说道:“不见得!”身形平地拔起,长剑向前伸出,拍在身前数尺外的一根石柱上,这一借力,俨如鹰隼穿林,登时掠过石柱,跃到石碑后面,那地方正是陈光世藏身之处。

 陈光世张大嘴巴,“啊呀”一声却还未叫得出来,就给厉南星掩住。

 厉南星掩住他的嘴巴,在他耳边小声说道:“你切不可给他们发现!”放开手,一个转身,又跃出去了。

 玄风道人和炎炎和尚刚好跳上,厉南星站在最上一层台阶,居高临下,唰唰两剑,左一招“李广射石”,右一招“玄鸟划砂”,势道凌厉之极,玄风道人回剑自保,只听得“嗤”的一声,炎炎和尚的僧袍却给他削去一幅,两人一惊之下,都是不由自己的接连退了三级台阶。厉南星占了地利,已是立于不败之地。

 玄风道人喝道:“有胆的你下来!”厉南星哈哈笑道:“有胆的你可别逃!”果然便跳下去,一招“鹰击长空”,把玄风道人和炎炎和尚迫得退下台阶,又在平地上和他们交锋。厉南星是因为不愿意让陈光世给他们发现,故此宁愿放弃居高临下的地利。

 陈光世是个聪明人,吃惊过后,仔细琢磨,已是懂得厉南星的用意,心想:“不错,现在他们尚未知道我已知道他们的秘密,我可以在暗中行事,比厉叔叔出面,方便得多。若是给他们发觉,至少到三河县救人,就没有那么便利了。”

 厉南星和三个强敌再度交锋,过了半炷香时刻,仍是不分高下,暝色四合,暮霭含山,天色已是将近入黑时分了。玄风道人与炎炎和尚都是同样心思,决不能容厉南星活着下山。炎炎和尚把火龙功发挥得淋漓尽致,玄风道人把乱披风剑法使得凌厉无前,葛老二本领虽稍差,那剩下的一支判官笔也像一道银蛇,绕着厉南星的身形飞舞,笔尖所指,不离三十六道大穴。

 只见厉南星出剑收剑,似乎渐渐显得有点窒滞生硬,陈光世暗暗吃惊:“好汉敌不过人多,久战下去,只怕厉叔叔会有闪失。”炎炎和尚那热呼呼的掌风,饶是陈光世躲在云台后面,也是感到越来越是难受。

 陈光世心里想道:“虽然我是不能让他们发觉,但厉叔叔受困,我焉能袖手旁观?不如我用冰魄神弹暗中助他,敌人未必知道。当真给他们发觉,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陈光世却不知道,厉南星此时之所以采取守势,乃是因为他正在默运玄功,准备反击。

 冰魄神弹乃是陈家的独门暗器、武林异宝,它是用唐吉古斯山上冰窟之中的万载玄冰提炼成的,别的暗器讲究的是准头和劲力,只有冰魄神弹是仗着本身的阴寒之气伤人。

 云台下面,剧斗方酣,陈光世偷偷弹出一颗冰魄神弹,想道:“厉叔叔练有正宗的上乘内功,阴寒之气,料想不会误伤了他。这野和尚的什么火龙功却是非给我的冰魄神弹克制不可!”

 冰魄神弹见风即化,何况是飞入了好像是从鼓风炉中喷出来的热风里面。这颗冰弹弹将出去,无声无息,下面的人果然都没发觉。

 炎炎和尚正在把火龙功发挥得淋漓尽致,忽地感到一股寒气,奇寒刺骨,气血不舒!在运功的紧要关头,哪容得这样突如其来的侵扰,炎炎和尚凝聚在掌心的热力发不出去,倒涌回来,不由得大吼一声,口喷鲜血。其他两人却比较好些,玄风道人功力深厚,只是打了一个喷嚏;葛老二的功力虽然还不及炎炎和尚,但因冰魄神弹是火龙功的克星,故此炎炎和尚受伤最重,葛老二却还勉强可以禁受得起。

 他虽然禁受得起,厉南星可不容他再斗下去,腾的飞起一腿,将他踢得骨碌碌的滚下山坡,冷笑喝道:“你这厮值不得污我宝剑,饶你一死,滚吧!”

 炎炎和尚只道是厉南星的一种独门功夫,留在最后才下杀手,喷出一口鲜血之后,又惊又怒,喝道:“厉南星,老子与你拼了!”他料想厉南星决不会饶他,是以明知拼斗不过,也不能不豁出性命扑将过去。玄风道人抱着同一心思,长剑闪电般的向厉南星急刺。

 陈光世放下了心上的一块石头:“果然没有给他们发觉。”他知道炎炎和尚的火龙功已是大为减弱,葛老二又已跑了,厉南星以一敌二自是稳操胜算,用不着自己再发冰魄神弹。

 不料心念未已,只听得炎炎和尚一声大吼,从厉南星身旁冲过,飞跑下山;玄风道人的衣袖一片殷红,跟着也跑了。厉南星似乎是想去追赶他们,但身子摇摇晃晃,迈出两步,便即凝身,显然也是受了伤。

 陈光世又是吃惊,又是后悔,心道:“早知如此,我应该再发几颗神弹,拼着给他们发觉,但厉叔叔却可以免于受伤了。”

 炎炎和尚与厉南星最后拼的那掌,也是大出他的意料之外,他本以为是性命难保的,一拼之下,忽觉厉南星的内力减弱许多,虽然自己还是拼他不过,但他似乎亦已是受了自己所伤。

 炎炎和尚得意之极,纵声笑道:“厉南星,你虽然伤了老子,你至少也得卧病半年。咱们后会有期,但愿你的伤治得好,可莫短命死了。”言下之意,即是还要找厉南星报仇。他虽然不敢回头再斗,门面话可是不能不说。

 厉南星故意喘着气说道:“很好,很好。我也但愿你的伤能够快好,咱们再决雌雄。”说了这几句话,似乎已是有点支持不住的样子,坐在地上。炎炎和尚与玄风道人已是去得远了。

 陈光世跳下云台,说道:“厉叔叔,你怎么啦?”正要过去扶他起来,厉南星已是一跃而起,哈哈笑道:“我装得像吗?想不到连你也给我骗了。”

 陈光世又惊又喜,说道:“厉叔叔,原来你并没有受伤。但你为什么要放他们?”

 厉南星笑道:“我是让他们以为我是受了伤,他们才不会提防我呀!多谢你这颗冰魄神弹,不过,你出手却也早了点儿。我本来想再斗百招之后,才装作两败俱伤,好教他们更不会起疑的。”

 陈光世暗暗叫了一声:“惭愧。”说道:“厉叔叔,你装作受伤,是为了方便入京行事吧?”

 厉南星道:“不错,我要杀他们不是不能,但还是留下他们的好。让牟宗涛帮忙尉迟炯把李光夏救出来,不是可以省却咱们许多气力吗?杀了他们,反而打草惊蛇,吓得北宫望和牟宗涛不敢按照原来的计划,那就倒是误了事了。”

 陈光世说道:“原来他们的说话,厉叔叔你也都听见了。我却在为尉迟大侠担心呢。”

 厉南星道:“你是不是想入京报讯?”

 陈光世道:“不错,但我又好生委决不下。邵老前辈和萧夫人的女儿被他们捉去了,家父和他们两家颇有交情,此事我已得知,自是不能坐视。”

 厉南星道:“你到三河县救人,我入京报讯。”

 陈光世正是这个主意,说道:“好。那么我先到三河,但愿能够顺利救出她们,再入京拜见厉叔叔和尉迟大侠。”

 厉南星道:“你救了人赶快回去,切莫入京。”

 陈光世诧道:“为什么?”

 厉南星说道:“北宫望的统领府,能人不少。炎炎和尚虽然不知道是你发的冰魄神弹,回去一说,别人看了他的伤势,难保没有人看得出来。我想令尊大概也不愿意你在外面‘闯祸’的。”原来陈光世的祖父曾经做过朝廷的大官,是以他的父亲陈天宇虽与反清的义士结交,但却不愿正面与朝廷作对。

 陈光世方才明白,原来厉南星刚才不许他露面还有这么一个原因。心里想道:“其实爹爹早已是受鹰爪思疑的了。那年萨福鼎六十大寿,送了帖子来,我爹爹不去道贺,听说他们就很不高兴,声言要对付我的爹爹。目前不过暂且相安无事而已,迟早也免不了要和他们冲突。”不过厉南星以长辈的身份嘱咐他,陈光世却也不便多言,只好应诺。

 厉南星道:“救人如救火,咱们这就分道扬镳吧。”

 陈光世忽地想起一事,说道:“厉叔叔,你到了京城,会不会去见戴谟?”

 厉南星道:“戴谟是我的老朋友,我这次到北京去,本就是准备住在他的家里的。你有什么事吗?”

 陈光世道:“正是有一件事情想拜托叔叔。”厉南星道:“说吧。”

 “我刚才结识了一位新朋友,他就是和孟元超齐名的宋腾霄。他和他的一位姓吕的师妹也住在戴谟家里的,今天才从京城出来,到此游玩,听说准备在这里逗留几天,在这山上的道观借宿。”

 厉南星道:“宋腾霄是江湖上的后起之秀,我也常常听得武林朋友谈起他。可惜我现在都没有工夫见他了。可是他有什么事情要你转告戴谟么?”

 陈光世道:“他这次到北京是想找寻他的好友孟元超的,但却得不到他的消息,也不知他来了没有。”

 厉南星道:“刚才那个炎炎和尚和那牛鼻子(玄风道人)谈话,好像是说孟元超已经到了北京。北宫望和牟宗涛串通,就是想要对付他。”

 陈光世道:“是呀。所以我想转托叔叔,将这件事情告诉戴谟。他是老北京,说不定可以打听到孟元超的消息。”

 厉南星说道:“好,我会留心在意的。我与孟元超在泰山之会结识,我也很想再见到他呢。”

 两人分手之后,陈光世连夜赶往三河县。他却不知道在他的前面有一个人也正是要到三河县的,这个人乃是孟元超。

 这两天北京风声正紧,孟元超是个胆大心细的人,心里想道:“我负了义军的重托,可不能闹出事来。”蓦地想起云紫萝的老家是在三河县,三河县离北京不过两日路程,“不如到三河县看看紫萝是否已经回家,顺便避一避风头,待得风声平静,再回京吧。”打定了主意,于是就转道前往三河了。

 孟元超小时候曾跟随师父金刀吕寿昆到过三河,也曾在云紫萝家里住过,旧地重来,不知不觉已是将近二十年了。

 二十年前事,一一到心头,儿时旧侣,相见恐无由。孟元超踏进这条山村,自是不禁甚多感触了。

 蓦地想起了与云紫萝分手前夕,宋腾霄给他看的那幅图画,那幅画是宋腾霄父亲少年时候画的,画中三个少年骑着骏马在原野上奔驰,一个是孟元超的师父吕寿昆,一个是云紫萝的父亲云重山,还有一个就是宋腾霄的父亲宋时轮自己。宋时轮这幅画就是纪念他们三人的友谊的。

 孟元超心头怅触,低声吟诵画上的题词:“秋色冷并刀,一派酸风卷怒涛。并马三河年少客,粗豪,皂栎林中醉射雕。残酒忆荆高,燕赵悲歌事未消。忆昨车声寒易水,今朝,慷慨还过豫让桥。”

 旧地重来,心头浪涌。孟元超不禁想道:“唉,上一代的交情不知我们这一代还能不能继续下去?宋腾霄和我还有见面的机会的,只是紫萝和我却怕是:相亲争如不亲,有情却似无情了。唉,我和她的孩子今年也已经有九岁了。她纵然不想见我,我也非得见她不可。”

 浮想连翩,不知不觉云家的大屋已经在望。此时大约是三更时分,夜深人静,忽听得屋内似有笑语喧喧。

 重门深锁,屋子里的话声外面的人本来是不容易听见的,但因孟元超是自小练过暗器功夫的,耳目特别灵敏。是以未到门前,已是听得内间人语。

 一听之下,孟元超不禁大为奇怪了。“怎的里面全是男人声音,有的还是在划拳赌酒。紫萝和她的姨妈都是爱好清静的,决不会邀请这些粗豪的客人在家中闹酒。”

 孟元超心知有异,于是毫不声响,悄悄的绕到屋背,施展轻功,偷偷进去。

 云家的客厅前面是个很大的院庭,院子里有几株梧桐树,孟元超藏身在一棵梧桐树上,只见客厅里有六七个粗豪汉子,果然正在闹酒。

 忽地有一个人说道:“咱们还是适可而止的好,可别喝醉了。”另一个人说道:“怕甚么?”那人说道:“你忘记了玄风道长怎样吩咐咱们吗?”此言一出,接连有好几个人笑了起来:“廖大哥你也忒小心了,看守两个小姑娘,还怕她们会飞吗?”

 那姓廖的说道:“她们当然是飞不出去,但也得提防有人来救她们呀!你们知不知道,云紫萝新近有了一个情人,这个人就是缪长风。”

 这几句话听入孟元超耳朵,不由得他不又是吃惊,又是恼怒,心里想道:“这班家伙想必不是强盗就是鹰爪,我岂能容得他们信口雌黄,污蔑紫萝?但听他们的口气,似乎是有两位少女被他们囚在这儿,这两位姑娘却不知是谁?这班家伙为什么别的地方不去,偏偏要来这儿把紫萝的老屋占作巢穴?”为了摸清这班人的道路,孟元超暂且隐忍不发,希望多听一些。

 只听得一人说道:“缪长风?是不是曾在太湖西洞庭山上和炎炎大师交过手的那个人?听说那次炎炎大师吃了点亏。”

 那姓廖的说道:“不错,那次炎炎大师还是和咱们统领大人的师弟西门灼联手的呢。”

 那几个闹酒的汉子听了这话,不知不觉也都放下酒杯了。一人说道:“玄风道长已经走了,缪长风倘若跑来这里找他的姘头,这可如何是好?”

 孟元超记起那天在泰山上陈天宇曾经和金逐流谈过缪长风这个人,暗自想道:“怪不得陈大侠夸赞这姓缪的是江湖上一尊人物,大有古代游侠之风。这班家伙提起他就这么惊恐,可见陈大侠说的并非虚言。可能他是紫萝新结识的朋友吧?”

 那姓廖的这才说道:“你们也无须如此惊恐,老夏已经去邀请楚老前辈,说不定欧阳坚也会和他们一同来呢,今晚不来,明天早上准会到的。”

 那几个放下了心,很是不好意思,一个说道:“笑话、笑话,咱们这许多人,怎会怕一个缪长风。”一个说道:“当然,楚老前辈来了,咱们更可以放心。不来也不打紧,咱们喝酒吧。”

 那姓廖的笑道:“我劝大家还是少喝一点,小心为宜。最怕楚老前辈没来,那姓缪的先来了。喝醉了酒怎么打架?”那两个大吹法螺的家伙听了这话,果然不觉又是忧形于色,放下酒杯。

 孟元超正自暗暗好笑,忽听得似有衣襟带风之声从对面屋顶掠过,朦胧的月色下只见一条黑影藏身在中间正屋的屋檐下面,方向正对着这间客厅。

 孟元超皱了皱眉头,心道:“这人莫非就是缪长风,若然当真是他,陈大侠的话可就有点言过其实了。这人的轻功虽也不错,却还算不得是第一流的功夫。比起我的小师妹似乎还比不上。”他却不知此人并非缪长风,而是陈光世。

 好在屋子里的人也不过是江湖上的二三流角色,陈光世从屋顶掠过的衣襟掠风之声,他们竟未发觉。

 孟元超正在偷笑这班人口出大言,胸中并无实学,只听得又有脚步声响,一个中年汉子陪着一个身材魁梧的老者进来。

 那姓廖的汉子“啊呀”一声,连忙站起来迎接,满面堆欢的说道:“楚老爷子,请得你老的大驾到来,我们真是不胜荣幸。”

 那老者手上玩着两个铁弹,啷当当作响,说道:“你们的北宫大人早就有信给我了,我已归隐多年,想不到他还知道我的名字。我迟至今日方能进京,还得向他请罪呢。”话虽如此,得意之情则是现于辞色。

 孟元超心中一动,想道:“莫非这个老家伙就是外号通天狐的楚天雄?”原来楚天雄在三十年前是横行西南数省的独脚大盗,后来不知怎的,忽地金盆洗手,隐居在云南的哀牢山中。孟元超曾经听得萧志远说过他,刚才一时间却想不到会是他。

 果然便听得那姓廖的说道:“你老人家从滇南远来,一路辛苦了。”

 陪他来的那个中年汉子说道:“玄风道长想请你老人家在这里暂住一两天,待他回来,再一同进京。”

 楚天雄道:“玄风的师父是我的结拜兄弟,我可也正想见见他呢。他去了哪里?”

 那姓廖的道:“他和炎炎大师有个约会,快的话明天就可以回来了。”

 那中年汉子道:“欧阳坚本来约好和我一同出京迎接楚老前辈的,临时却不见他,想必是京中有事,给北宫大人留下来了。”

 那姓廖的道:“咱们慢慢再谈。楚老前辈,你一路辛苦了,先歇歇吧。”

 楚天雄忽地哈哈一笑,说道:“我恐怕还不能歇息呢!”

 那几个人愕然相顾,正自不明其意,楚天雄陡地喝道:“外面的朋友,请进来吧!”

 孟元超吃了一惊,心道:“这老头儿果然厉害。”正要跳下去,只听得“轰然”一声,楚天雄已是飞出手中的两个铁弹,破窗飞出,正是向着陈光世藏身之处,陈光世慌忙躲闪,只见瓦片纷飞,屋檐崩了一角,屋顶穿了个洞。隔着一间院子,楚天雄飞出的铁弹竟有如此威力,孟元超见了也是不禁暗吃一惊。

 陈光世大怒道:“来而不往非礼也,让你们也尝尝我的冰魄神弹滋味!”他少年气盛,险些吃了楚天雄的亏,大怒之下,不假思索,便跳下来,人未闯进厅堂,六七颗冰魄神弹已是连珠打入。

 冰魄神弹遇风即化,化作一团寒光冷气,弥漫开来,俨如浓雾。客厅里的那七个汉子,有五个冷得牙关打战,格格作响,瑟缩一团,连话也说不出来。但那姓廖的汉子和陪伴楚天雄同来的那个汉子却只是打了个寒颤,立即便能跑出门外迎战,显然功力不凡,至少不在陈光世之下。

 楚天雄哈哈笑道:“我正嫌屋子里的热难受,多谢你给我送来这阵清凉。”随手向东南西北拍出四掌。把那团寒雾驱散。

 那姓廖的汉子正自一刀向陈光世劈去,他的刀是锯齿刀,善能克制刀剑,不料陈光世的冰川剑法却是与任何一派剑法不同,唰的一招“冰川潜流”刺出,寒气沁人,寒光耀目,这姓廖的汉子虽禁受得起,却也不能不退了两步。另一个汉子刚要上去帮忙,忽听得楚天雄喝道:“暂且住手!”

 陈光世是个初生之犊不畏虎,傲然说道:“你们恃多为胜,我又何俱。”

 楚天雄哈哈一笑,说道:“少年人,我要擒你易如反掌。”说至此处,飞出一枚铜钱,当的一声,就把陈光世刺向姓廖的汉子的长剑打得歪过一边。陈光世的虎口发热,长剑都几乎把握不牢。

 陈光世吃了一惊,仍然说道:“我敢到你们这里,本来就不打算活着回去,你们有多少人,尽管来吧。”

 楚天雄笑道:“好一个倔强的小子,但老夫可不想以大压小,我问你,你是不是陈天宇的儿子?”

 陈光世道:“哦,原来你也知道我爹爹的名字,不错,那又怎样?”

 楚天雄笑道:“我与令尊虽未相识,却也早已彼此闻名,你回去告诉他,他就知道我是谁了。嗯,看在你爹爹的份上,我不与你计较,你回去吧!”话中之意,显然是对陈光世的父亲颇有几分顾忌。

 陈光世道:“你把萧家和邵家的两位姑娘交出来,我自然会走。”

 楚天雄道:“什么萧家和邵家的姑娘?”

 那姓廖的汉子道:“那两个女娃儿是玄风道长拿下的,北宫大人要她们有用,可不能给这小子。”

 陪伴他同来的那个汉子道:“楚老爷子,你若是不方便和这小子动手,待我们对付他。我们可用不着害怕什么江南大侠陈天宇。”

 这几句话可叫楚天雄面子挂不住了,当下一声冷笑,说道:“这么说我倒是非动手不可了,否则别人只当我怕了陈天宇啦。”

 声出掌发,一个“神猿探爪”,疾抓陈光世肩头,陈光世滴溜溜一个转身,横剑反削。他快,楚天雄更快,一个“登山跨虎”式,欺身而进,拳头劈面打来。他这一拳大出陈光世意料之外,两人的距离本来还有一丈开外,他只是跨上一步,照理拳头还不会打到对方身上的,不料他身形前俯,手臂突然间好像暴长了尺许,闪电般就打到了陈光世的胸前。

 陈光世竖剑一立,心里想道:“好歹也得叫他受一点伤。”要知高手过招,只差毫厘,楚天雄的拳头若是先打着了陈光世,以他这一拳的劲力,陈光世非得重伤不可。那时他的剑纵然伤着对方,也是无关紧要的了。”

 按拳理而论,楚天雄这一拳是应该先打着陈光世,但他却突然变招,喝道:“撒剑!”化拳为抓,一抓抓着了陈光世的宝剑,双指铁钳般的钳着剑脊。原来他到底是多少有点儿顾忌陈光世的父亲江南大侠陈天宇,是以不敢伤他性命。

 他却不知陈光世这柄宝剑与别不同,这柄剑是用寒玉练成的“冰魄寒光剑”,楚天雄抓着了它,只觉奇寒彻骨。冷得难受。他虽是内功深厚,寒气伤不了他,但因出其不意的突感奇寒,抓着剑脊的那股劲道不知不觉就松了几分。陈光世喝道:“不见得!”趁这机会,振臂反削。楚天雄迫得五指松开,喝道:“好小子,你不扔剑认输,可休怪我不客气了。”

 陈光世手臂酸麻,倒跃数步,横剑以待,楚天雄刚要扑过去,忽听得一人喝道:“欺负小辈,算什么好汉。我来和你这老狐狸比划比划!”院子里的梧桐树上跳下一个人,不问可知,自是孟元超了。

 陈光世曾在泰山之会见过孟元超,又惊又喜,叫道:“孟大侠!”与此同时,那个陪伴楚天雄一同来的汉子也在失声叫道:“啊,是孟元超!楚老爷子,这姓孟的是钦犯,可不能放过了他!”原来这人名叫夏平,他是曾经参与过某一次清军围攻小金川之役的,是以他认识孟元超,不过孟元超却不认识他。

 孟元超心里想道:“这老狐狸的通臂拳差不多已臻化境,须得以巧着破他。”他在树上观战,早已想好对付之法,当下宝刀一立,缓缓划了一道圆弧,向对方削出。

 楚天雄冷笑说道:“原来名震小金川的孟元超,伎俩也不过如此?”使出空手入白刃功夫,便要硬抢孟元超的宝刀。孟元超陡地大喝一声,刀光如电,突然由极慢变为极快,横斫直劈,一口气连劈了一十三刀!只听得嗤嗤声响,楚天雄的半截衣袖给他快刀削去,化成片片蝴蝶!

 孟元超这十三刀一气呵成,快如闪电,伤不了楚天雄,也是不禁有点吃惊。心里想道:“陈光世若是对付不了那两个汉子,今晚只怕要糟。”

 楚天雄身形一矮,骈指一弹,倏的长身扑起,只听得“铮”的一声,孟元超的宝刀竟然给他弹开,这一指是在孟元超的一路刀法刚刚告一段落之际弹出的,使得险到极处,却也妙到毫巅。夏平和那姓廖的汉子大声喝彩,陈光世暗暗心惊。孟元超刀锋一偏,使了个“旋刀式”,内中暗藏六七个复杂的杀着,楚天雄衣袖被削,心中也是吃惊不小,一时间倒也不敢太过急攻。

 楚天雄跳开一步,打了个哈哈道:“当今之世,以快刀驰誉江湖的,除了尉迟炯就是你了。嘿,嘿,英雄出少年,这话果然不错,但你想要胜过老夫,目下只怕还是不能!”笑声中又再扑上,与孟元超再度交锋。打法与刚才大不相同。

 孟元超凝神应战,只觉腥风扑鼻,好不难受。楚天雄双臂长异常人,这还不算古怪,他的十只手指竟如鸟爪一般,长逾数寸,乌黑光亮。十指一伸一缩,宛似十枚利针,“刺”向孟元超的关节要害。与在他指甲一弹之际,就有腥风扑鼻!

 孟元超心里想道:“他这指甲里藏的不知是毒粉还是练成毒爪。”当下暗运玄功,预防中毒。快刀随着对方的身形疾转,却不劈将出去,只是把刀锋对准对方的要害。那两个汉子看不出其中的奥妙,楚天雄是个武学的大行家,却是不敢不防。这样一来,楚天雄不敢近身搏击,孟元超也怕给他抓着,只能用守中寓攻的刀法紧迫对方,双方各有顾忌,一时间倒变成了僵持的局面。

 陈光世正要上去,那姓廖的汉子说道:“姓陈的,咱们胜负未决,再决雌雄!”锯齿刀扬空一闪,使出锁剑法来对付陈光世的冰魄寒光剑。他已经领教过冰魄寒光剑的厉害,早就有了准备,气沉丹田,不怕寒气的侵袭。

 夏平道:“陈光世,你本是官宦人家的子弟,却和朝廷的叛逆做了一伙,当真可惜啊可惜!”

 陈光世怒道:“你们做鞑子的奴才,才当真是可耻啊可耻!”

 夏平冷冷说道,“我本想看在令尊份上,饶你一命的,你这么说,我倒是不能饶你了。擒拿叛贼,我可顾不了江湖规矩啦。”

 陈光世怒道:“并肩子上吧,嗦什么?”夏平哈哈笑道:“好,你这小子活得不耐烦了,那就成全你吧!”取出一对判官笔与那姓廖的联手夹攻,他一出手,陈光世便知他的本领在那姓廖的之上。

 夏平双笔一错,分点陈光世两胁的期门穴,陈光世横剑一封,还了一招“横云断峰”,攻中带守。哪知夏平的笔法溜滑之极,笔尖稍偏,倏然间又指到了他的膝盖的环跳穴。陈光世剑法虽然精妙,临敌经验却无多,给他一轮急攻,攻得手忙脚乱。

 那高瘦的汉子名叫廖凡,和夏平是老搭档,他的锯齿刀本来是擅克刀剑的兵器,如今得了夏平相助,可以无虑陈光世的反攻,兵器有威力更能大大发挥。好在陈光世用的是冰魄寒光剑,与普通刀剑不同,但却也给他迫得不能不小心翼翼的对付。剑上所发的寒气侵袭不了对方,陈光世斗到三十招开外,已是险象环生。

 陈光世一个转身,夏平喝道:“哪里跑?”口未合拢,忽地觉得奇寒彻骨,寒意直透心头。原来陈光世乘他不备,转身之际,偷偷弹出枚冰魄神弹,夏平正在张开大口,冰魄神弹飞入他的口中。饶是他功力不凡,也不由得不急退三步,只能舞起双笔防身,好缓过口气运功御寒,攻势登时缓了。

 陈光世正要再发冰魄神弹对付廖凡,把手一掏那装盛冰弹的玉匣,不觉大吃一惊,暗暗叫声:“糟了!”原来他的冰魄神弹已经用得一颗不剩。

 本来冰魄神弹若不是恰好弹入夏平口中,也是无济于事的,但最少还有个可以反败为胜的希望,如今冰魄神弹已是用光,连这点希望也没有了。

 夏平缓过口气,冷笑说道:“好小子,你还有什么伎俩?”双笔急攻,他不知陈光世的暗器已经用尽,要迫他腾不出手来。陈光世在一刀双笔夹攻之下,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渐渐连招架亦是感到为难了。

 孟元超与楚天雄恶斗,一个是快刀如电,一个是捷若猿猴,但由于孟元超要提防他的毒爪,却是不免稍稍屈处下风。

 正在吃紧,忽听得一声长啸,宛若龙吟,说时迟,那时快,啸声未歇,一条黑影已是飞过墙头,落下云家院子。

 陈光世这一喜非同小可,大声叫道:“缪叔叔,你来得正好!”廖凡则大吃一惊,失声叫道:“不好,缪长风来了!”

 孟元超听陈光世叫出“缪叔叔”三字,怔了一怔,心道:“啊,原来他才是缪长风。”只听得缪长风叫道:“光世不用着慌。萧夫人和云紫萝呢?”陈光世道:“不知她们哪里去了,我只知道萧月仙和邵紫薇已经是给这班贼子捉着了啦。”孟元超心里想道:“他一来就问紫萝,看来交情是很不寻常的了。”

 高手比拼,哪容得稍有分神。楚天雄乘机进招,嗤的一声,把孟元超的衣裳撕破,正是肩头琵琶骨的位置,幸而还没有给他的毒爪伤着。孟元超一条左臂麻木不灵,横跃三步。

 在这时间,缪长风亦已对廖凡、夏平二人痛下杀手。廖凡知道是缪长风,早已慌了,锯齿刀扬空一闪,没头没脑的斫下来。缪长风使出个“卸”字诀,衣袖一挥,裹住刀锋,轻轻一带,“嗤”的一声,廖凡大刀脱手,冲力过猛,跌了个四脚朝天。

 夏平功夫较好,但也抵挡不了缪长风的三招。缪长风霍的一个“凤点头”,闪开笔尖,也不拔剑,便把双指使出判官笔法,虚虚一戳,喝道:“来而不往非礼也,让你们也见识见识我的点穴功夫!”夏平双笔一封,哪知是个虚招,突然间缪长风的指法由虚化实,点向他的肩井穴,夏平使个“脱袍解甲”的家数,想要避招进招,不料眼看缪长风的双指是点向他的左肩的,不知怎的,连看也未看清楚,只觉右肩一麻,右肩井穴已是给他点个正着,跟在廖凡之后,“卜通”一声,夏平也跌倒了。

 此时孟元超刚刚吃了楚天雄一点小亏,横跃斜避。缪长风迎上前去,陈光世说道:“这位是孟元超,孟大侠!”

 缪长风“啊呀”一声,不由得呆了一呆,心道:“原来这人就是孟元超,唉,只怕这次我又是来得错了。”原来他本是不想再来见云紫萝的,只因放心不下,是以走了一程,又折回头,想到云紫萝的家探听一下消息,若然她们安然无事,他才放心离开。不料一到村头,就听见云家的打斗声音,这就迫得他不能不现身露面。想不到又恰恰在云家碰着了孟元超。他虽然不是很清楚知道孟元超与云紫萝的关系,但亦早已知道他们的交情非比寻常。顿时间心头不觉一片茫然。

 廖凡爬了起来,给夏平解开穴道,叫道:“里面的人,快把那两个女娃子押出来!”他是想用邵萧二女作为人质,威胁缪长风不敢用武。

 陈光世瞿然一省,叫道:“缪大哥,快快打发这个老贼,进去救人!”

 缪长风性情豪迈,一时心情的激荡迅即过去,定下心情,叫道:“孟大哥,你和光世进去救人,我来对付这老狐狸!”

 孟元超见他打倒廖夏二人的手段,知道他是可以对付得了通天狐楚天雄,说道:“好,多劳缪大哥啦。”

 陈光世急急忙忙的冲进内堂,孟元超跟着进去,但心里却是有点惴惴不安。

 “紫萝不知是否也已落在敌人手上?嗯,早知道缪长风今晚会来,我就不用来了。”孟元超心想。心念未已,忽听得尖锐的女子叫声,把孟元超从迷茫中惊醒。孟元超心头一震,连忙飞跑进去。

 陈光世听见叫声,冲入一间房间,只见邵紫薇和萧月仙业已给两个大汉捉住,旁边还有四个他们的人。陈光世唰唰两剑,以剑尖刺穴之法,点倒二人。第三剑正要刺出,那两个大汉喝道;“你敢再动,我就要了这女娃子的性命!”他们的手掌,一个按在邵紫薇的背心,一个按在萧月仙的背心,所按的位置正当脊椎骨第三节下面的“风府穴”,只要掌心劲力一吐,登时就可要了她们的性命。

 邵紫薇叫道:“陈大哥,别顾我,你把他们尽都杀了,我纵然性命不保,也是心甘。”

 按住她的那个大汉狞笑道:“很好,很好。我这条烂命换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儿,那也很值得啊。姓陈的小子,你听她的话,那就来吧。”

 陈光世如何敢上,忍气说道:“你们待要怎样?”

 那两个汉子喝道:“你先给我出去!”

 就在此际,一个冷冷的声音忽地接下去说道:“你们有没有诚意作成这桩买卖,价钱可不是这样讨法啊!”

 孟元超冲进来的时候,已经杀了两人,衣裳上满是血污。虎目圆睁,手按刀柄,神威凛凛。那两个汉子虽然有人质在手,也是给他吓得心头卜卜的跳。

 捉住萧月仙的那个汉子道:“对不住,这桩交易,我们大占上风,价钱是不能让的了。你们给我出去,我答应不伤她们的性命。”

 孟元超冷冷道:“这位陈公子和她们是好朋友,我与她们可是无亲无故,用不着顾忌。嘿嘿,咱们还是求个公平交易,各让一步吧。你们虽是漫天讨价,我却并不就地还钱,你们只须放走一个,我们就走,这样你们也还有一个人质可以自保呀。这叫做当中取价,各不吃亏。否则我姓孟的说得到做得到,你害了她们,我在你们的身上碎割三十六刀!”

 陈光世想不到孟元超会想出这个办法,大吃一惊道:“孟大侠,这,这怎么可以?”孟元超道:“不能全救,救一个也好。”邵紫薇和萧月仙则各自为对方着想,争着叫道:“留下我,放邵姐姐。”“留下我,放萧姐姐。”

 那两个汉子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是答应这条件的好还是不答应的好,陡地刀光一闪,这两个汉子未叫得出声,右臂已是给孟元超的快刀削了下来。原来孟元超乃是故意与他们胡扯,转移他们的注意的。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69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