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回 诡谋毒计

 输他覆雨翻云手 利锁名缰动客心

 能见鬼域施伎俩 匣中宝剑作龙吟

 牟宗涛见北宫望的眼光注视自己,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衫上的污泥痕迹,不由得心头一震,脸上发烧,勉强笑道,“北宫兄好眼力,不错,我来的时候,在长街转角之处,恰好碰上那个从府中逃出来的贼人。这人的轻功委实高明,我打了他一掌,也不知他受伤没有,一抓抓不着他,就给他跑了。”

 北宫望哈哈大笑道:“牟兄绝世武功,料想那贼人定必受了内伤,纵然给他逃跑又有何妨?但不知牟兄可知道那人的来历么?”牟宗涛抹干净了身上的污泥,说道:“只是交手一招,可看不出那人的武功门派。”北宫望给他脸上贴金,但北宫望的笑声在他听来却是大感刺耳。牟宗涛只好陪着他笑,笑得甚是尴尬。

 原来在牟宗涛将到统领府的时候,隔着一条街,看见一条黑影从他身边疾掠而过,后面有几个武士正在追来。牟宗涛何等机灵,一见了这个情形,便知此人定是从统领府中逃出来的,说不定还是什么要犯,于是立即发掌向那人打击。心想若是擒了此人,倒是一份最好的见面礼。

 他发的这掌蕴藏着小天星掌力,正是扶桑派独门的杀手绝招,满以为这一掌纵然打不到那人身上,发出的小天星掌力也可以将他震翻。

 不料一掌打到那人身上,只觉软绵绵的好像一团棉花,把他的小天星掌力化解于无形。那人是从他身边掠过的,着了他的一掌,脚步不停,霎眼间就去得远了。黑夜中只听得他的笑声远远传来。

 这笑声刺耳非常,铿铿锵锵,宛如金属交击。牟宗涛听入耳中,不由得感到阵阵寒意,透过心头。原来这个特异的笑声,乃是他从前曾经听见过的。

 扶桑派举行开宗大典的前两天,他和金逐流在泰山十八盘比剑,那天大雾弥漫,忽听得有人赞好,他追不及,就像今晚一样,大雾中那刺耳的笑声远远传来。

 牟宗涛捉不着那人,不愿意给统领府的武士知道,当下兜了一个圈子,才悄悄的进入统领府来赴北宫望之约。这晚是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他可还未知道那人已经在他身上留下“标记”,抹了污泥,直到此刻,在灯光之下,方始给北宫望发现。

 “这个神秘高手,偏偏在今晚出现,是巧合呢,还是有意的呢?”要知牟宗涛这次来与北宫望私会,是不想给外人知道的,这个戏弄过的高手却巧在他来到的时候,从御林军的统领府出来,牟宗涛自是不禁有点惴惴不安,以为这个人是有意来窥伺他的了。

 在屋顶偷听的快活张也是好生诧异,心里想道:“牟宗涛在武林中足可挤进十大高手之列,今晚竟也栽了个不大不小的筋斗,那人不知是谁?”

 此时那个武士已经把酒菜送来,北宫望道:“我和牟先生在这里喝酒,你到楼下守卫,不论是什么人都不许上来。”

 武士退下之后,北宫望回过头来,道:“我府里这许多人都拿不着一个小贼,说来更是丢脸之至。嗯,咱们莫说这些煞风景的话了,喝酒,喝酒!这是皇上赏赐的御酒,牟兄,你品评品评。”

 牟宗涛干了一杯,说道:“好酒!北宫兄,多谢你看得起我,不过我可得有言在先,咱们今晚喝酒,只谈风月,不谈国事!”

 北宫望笑道:“谈武功行不行?”

 牟宗涛笑道:“京城的酒楼,十九都贴有莫谈国事的字条,这两句话我不过是借来用用罢了。我也不是什么文人雅士,说老实话,风月之事,要我谈也谈不来呢。文人把酒论文,咱们是武夫,把酒论武,那正是最好不过。”

 北宫望道:“说到武功,牟兄,我倒是要为你可惜了!”

 牟宗涛怔了一怔,说道:“这话是什么意思,请恕牟某愚鲁,可是不懂。”

 北宫望道:“牟兄,你是虬髯客的嫡派传人,身具绝世武功,天下谁人不晓!想不到贵派在中土重建,掌门人却给一个无名的小丫头占了去,我能够不为牟兄可惜么?”

 牟宗涛淡淡说道:“我只求光大本门,倒不在乎做掌门。”其实他口里说得满不在乎,心里可是极不舒服。北宫望正是说中他的心病。

 北宫望笑了一笑,道:“牟兄胸襟宽广,佩服,佩服!不过说到光大门户,那也须得本门中德才兼备的弟子,方能当此重任,林无双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想要光大贵派门户,嘿,嘿,恐怕未必做得到吧?还有一层,不是我危言悚听,林无双做了掌门,只怕对贵派还有大祸呢!”

 牟宗涛佯作不解,说道:“这又是什么缘故?请道其详。”

 北宫望道:“听说林无双和孟元超很是要好,甚至可能已经有了婚姻之约,林无双是靠他撑腰才当上掌门的。牟兄,这个姓孟的是小金川贼党中的第三号人物,想必你也应该知道吧!”

 牟宗涛面色一端,说道:“北宫兄,我说过不谈国事!你若用御林军统领的身份和我说话,请恕牟某告辞!”

 北宫望哈哈一笑,说道:“牟兄,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你是怕我劝你归顺朝廷,是以才避谈国事,对也不对?”

 牟宗涛毅然说道:“不错,牟某闲云野鹤之身,平生志趣,只在发扬本门武术。北宫大人若能体谅在下这点苦衷,牟某才敢高攀,和大人交个朋友。否则请大人将我拿下,我也宁死无辞!”

 快活张听到这里,心里倒不禁有点佩服起牟宗涛来,想道:“道不同不相为谋,不过,牟宗涛来到统领府与北宫望结交虽然失当,却也还算得是个有骨气的,比起杨牧,可好得多了。”

 心念未已,只听北宫望又是哈哈一笑,说道:“牟兄,这是哪里话来?牟兄当世高人,我岂敢勉强牟兄做不愿意做的事。”

 牟宗涛欢然说道:“人之相知,贵相知心。难得北宫大人体谅在下,牟某可以开怀畅饮了。”

 北宫望笑道:“既蒙折节下交,怎的你又用官场的俗套来称呼我了?”

 牟宗涛笑道:“好,现在彼此心迹已明,北宫兄,我敬你一杯。”

 北宫望一饮而尽,说道:“牟兄,你是侠义道,我非但不会强你所难,而且还要送你一件礼物,让你在侠义道中,声名更显,天下英雄都要佩服你呢!”

 牟宗涛怔了一怔,说道:“多谢你请我喝御厨美酒,我已感激不尽,厚赐还怎敢当?”

 北宫望笑道:“这礼物可不是寻常的礼物!”

 牟宗涛好奇心起,说道:“那是什么?”

 北宫望道:“天理会的副舵主李光夏给我们的人捉了,你知道么?”

 牟宗涛道:“这又怎样?”

 北宫望道:“李光夏是给萨福鼎的手下捉去的,如今关在他们的总管府中。据我所知,尉迟炯已经来到北京,正在打听他的消息,准备营救他了。”

 快活张大吃一惊,心里想道:“这厮的消息好灵通,我们躲在崔老板的煤炭行,却不知他知道了没有。”

 只听得北宫望接着说道:“尉迟炯住在什么地方,我们还未知道。不过牟兄要想知道,料也不难。丐帮的人,必定知道他的行踪,我们打听不到,牟兄去问他们,他们当然会告诉你。”

 牟宗涛冷冷说道:“你是要我为你打听尉迟炯的行踪?”

 北宫望连连摇手,说道:“不,不,牟兄,你误会了!”

 牟宗涛心里其实已经明白几分,佯作不解,说道:“然则你要我打听尉迟炯的住址,却又是为了什么?”

 北宫望笑道:“不是为我,这是为你!”

 牟宗涛道:“北宫兄,请恕小弟愚昧,我还是不懂你老哥的意思。”

 北宫望哈哈笑道:“牟兄聪明人,怎的还会不知?这件事情就是和我们所要送给你的礼物有关的呀!”

 牟宗涛道:“如何有关,倒要请教。请北宫兄细道其详。”

 北宫望道:“喏,明白的说吧,我要送给你的礼物就是天理会的副舵主李光夏!”

 牟宗涛装作吃了一惊,说道:“北宫兄,你不是开玩笑吧?”

 北宫望正容说道:“北宫望生平不打谎语。”

 牟宗涛道:“你可是御林军的统领啊!”

 在屋顶愉听的快活张,听到这里,也是满腹疑团,心里想道:“不错,北宫望是御林军的统领,他又怎能够把大内总管萨福鼎捉来的‘御犯’,当作礼物,送给别人?”

 只听得北宫望笑道:“不是这样,焉能表达小弟渴欲与牟兄结交的诚意?”

 牟宗涛道:“好,北宫兄的诚意,小弟感激不尽。但请问你又怎能把李光夏送给我呢?这与尉迟炯又有什么相干呢?”

 北宫望继续说道:“萨福鼎手下虽然颇有能人,牟兄与尉迟炯联手,要进出总管府嘛,谅这班人也阻拦不了你们!”

 牟宗涛方始作出恍然大悟的神气,道:“哦,原来北宫兄的意思是要我和尉迟炯联手,到总管府救人!”

 北宫望道:“我还可以把总管府中的地形和李光夏被囚的处所,绘一个详图给你,包管你马到成功!”

 牟宗涛道:“你不怕皇帝老儿降罪么?北宫兄,我感激你相交之诚,可不想连累你!”

 北宫望笑道:“只要你不泄漏出去,谁能知道是我暗中助你?嘿嘿,据我所知,如今林道轩正在拜托各路英雄访查他的师弟,若是你能够把李光夏从总管府救出来,天下英雄哪一个还敢不佩服你!那时莫说区区一个扶桑派掌门,就是天下武林盟主,牟兄,你也尽可以当得!”

 牟宗涛道:“这份礼物,太不寻常!小弟可不能平白受你的恩惠!”

 北宫望正是要他说这句话,当下笑笑道:“你我份属知交,我岂能望你报答,这话休要再提!不过有一件事情,对咱们两人倒是有好处的!”

 牟宗涛道:“那是一桩什么事情,请北宫兄明白见告。”

 北宫望道:“孟元超这小子实在不是个好东西,他拐带杨牧的妻子,又诱骗你的师妹,你说这样的人还能算得是江湖上的侠义道吗?”

 牟宗涛说道:“不错,说起孟元超这小子,我也气恼。但掌门师妹喜欢他,我也没有办法。”

 北宫望微笑道:“你就不想把这祸根除去么?”

 牟宗涛佯作大吃一惊,说道:“这怎么可以?”

 北宫望道:“为什么不可以?你不是也认为他是无行败类,算不得江湖上的侠义道吗?你除掉他,并非为了朝廷,而是为了伸张正义,当如是除掉一个武林败类而已,又何须心里有所不安?”

 牟宗涛道:“北宫兄,你有所不知,孟元超这小子虽然算不得什么侠义道,但侠义道中几位大名鼎鼎的人物和他倒是颇有交情。”

 北宫望笑道:“我知道!我知道例如金逐流和尉迟炯就都是他的好朋友。正因为侠义道中的首脑人物存有私情,不肯下手除他,我才请牟兄相助,替天行道啊!”

 牟宗涛暗自想道:“北宫望当真是个老狐狸,他明明因为孟元超是个朝廷钦犯,才要除他,却编出一套好听的说话,劝说我作他的帮凶。不过,说实在话。除掉了孟元超,对我的确也有好处。无双这丫头失去了他,孤掌难鸣,我要夺回掌门之位,这就更容易了!”

 他猜得一点不错,北宫望正因为孟元超的地位比李光夏的地位更重要,他才愿意做这桩“交易”的。“用小金川匪军的第三号人物换一个天理会的副舵主,即使皇上知道,我也是功大于过。何况牟宗涛决不敢泄漏出去,又有谁能知道?嘿,嘿,萨福鼎失了重犯,我却擒获另一更重要的钦犯,这才真是一石两鸟的妙策呢!”北宫望心想。

 牟宗涛心里已是愿意,口里却仍是说道:“不行,不行,我可不便下手!”

 北宫望哈哈笑道:“当然不是要你下手!我叫两个人投入贵派门下,这点小事,你总可以作得了主吧?”

 牟宗涛道:“这两个是何等样人?”

 北宫望道:“你放心,我当然不会派御林军的人。江湖中人也不会知道他们的来历。”

 牟宗涛道:“他们来了之后又怎么样?”

 北宫望道:“孟元超和你的师妹既是彼此爱慕,一定会常相过从,这两个人自有机会可以下手。而且我已安排妙计,可以让你完全摆脱关系!”

 牟宗涛道:“我倒想听听是何妙策。”

 北宫望笑道:“牟兄既是还不放心,我就告诉你吧。”

 躲在屋顶的快活张耸起耳朵留心来听,不料在这紧要的关头,却忽然听不到下面说话的声音了。原来北宫望为人极是小心,虽然他不知道外面有人偷听,但在他说到极为机密的事情时,他也还是按照平日的习惯。和对方咬着耳朵说话的。

 过了一会,才听得牟宗涛哈哈笑道:“好,果然是妙计,妙计!”

 北宫望道:“多承夸赞,那么牟兄也总可以放心了吧!牟兄,你把李光夏救了出来,我的计划成功之后,决没有谁人胆敢疑心到你!”说罢,两人都哈哈大笑了。

 这一阵笑声,听得快活张不禁毛骨悚然,他虽然没有听见他们计划的“妙计”是什么,但从他们这一阵得意的笑声已不难猜想得到,这是一条企图谋害孟元超的十分阴毒的计谋,而牟宗涛也已经同意做北宫望的同谋了。

 快活张毛骨悚然,暗自想道:“想不到名满天下的牟宗涛竟会上了北宫望的钩,我可不能让尉迟炯上他的当,更不能让他害了孟元超!”

 快活张本来就想回去告诉尉迟炯,但转念一想,或许还可以偷听一点什么秘密,又想多待一会。

 正自踌躇,只听牟宗涛说道:“北宫兄,多谢你送我的礼物,我也有一件礼物送你。”

 北宫望道:“什么礼物?”

 牟宗涛向屋顶一指,做了一个手势,但躲在屋顶上的快活张可瞧不见,他还正在竖着耳朵想听牟宗涛说的是什么礼物呢。

 牟宗涛的声音尚未听见,忽地有另一个陌生的声音就好像在快活张耳朵旁说出来似的:“快跑,快跑!”

 快活张大吃一惊,无暇思索,连忙腾身而起,使出绝顶轻功,飞身一掠,掠上对面的一棵大树。

 就在此时,只听得“轰隆”一声,震耳欲聋,屋顶上裂开一个洞,正是快活张刚才躲藏之处。

 原来快活张刚才听得出了神,忘记了要屏息呼吸,呼吸的气息稍粗一回,就给牟宗涛察觉了。

 牟宗涛有意在北宫望面前逞能,他打的手势,就是叫北宫望与他合力震破屋顶的。

 出乎他的意外,屋顶震开,却并没有人跌下来,牟宗涛立即从这裂开的洞口窜出去。

 此时快活张已经从第一棵树上飞上附近的第二棵枝上,就这样的脚踏树梢,一溜烟的飞走了。

 牟宗涛还隐约可以看到一条黑影,北宫望出来的时候却只见树梢风动,四下黑沉沉的什么都瞧不见了。

 牟宗涛不知道是快活张,转眼之间,不见了他的踪影,不由得心头一凛:“莫非又是那人?”

 北宫望则是惊疑不定,说道:“牟兄,莫非你听错了吧?”

 牟宗涛叹道:“此人轻功之高,端的是我平生仅见!”

 众武士听得这边好像是塌屋的声音,纷纷赶来。北宫望忙道:“没什么事,我和客人在这里练功夫。你们都给我出去!”要知他和牟宗涛乃是秘密的约会,当然不愿张扬出去。而且他以御林军统领的身份,给贼人从眼皮底下溜走,倘若给人知道,传开去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北宫望退入密室,说道:“牟兄,你疑心是谁?”

 牟宗涛道:“只怕就是刚才从贵府跑出去的那个人,又回来了。哼,哼,堂堂统领府,竟然给这个人来去自如,此人不除,终是大患!”

 北宫望道:“这人武功既然如此高明,定必有些来历。牟兄,你和江湖上的所谓侠义道相识甚多,是否可以找一些线索?”

 牟宗涛道:“各大门派高手,我尽都相识。据我所知,侠义道中,似乎没有这个人。”

 北宫望道:“他不是所谓侠义道中的人物,我倒可以放下一重心事了。”

 牟宗涛道:“不过有这样一个人和咱们暗中作对,总得将他除去,才得安心。”

 北宫望道:“这个当然。我想此人来到京师,定有图谋,不会很快离开,我准备知会九门提督,请他选派得力的捕快,注意京城一切可疑的人物。”

 牟宗涛笑道:“不过有一个人你可别惊动了他。”

 北宫望道:“你先别说这人的名字,让我猜猜。哈,我想我大概会猜对了,是不是尉迟炯?”

 牟宗涛道:“不错,你若惊动了他,咱们的那个计划恐怕就会有波折了。”

 北宫望笑道:“我倒希望能够惊动他。”

 牟宗涛道:“那岂不是打草惊蛇,我还如何能够找他来帮手?”

 北宫望道:“若然发现他的行踪,我自有更巧妙的安排,使得咱们的计划更可以天衣无缝,包得他对你毫没疑心!”

 牟宗涛道:“你也暂且别说,让我先猜一猜。哈,你的安排是这样吧?”在北宫望耳边悄悄说了几句,北宫望哈哈大笑道:“牟兄,你当真是聪明绝顶,果然猜得一点不差。”两人彼此称赞,大有“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之感,笑过之后,牟宗涛道:“但只怕没有这样巧吧。”

 北宫望道:“实不相瞒,我早已有人侦察他的行踪。刚才接到一个消息,就在附近的一个地方,发现一个可疑的人物,说不定就是尉迟炯。”

 尉迟炯在那间酒店里自个儿在喝闷酒,不知不觉,听得谯楼鼓响,已是三更。

 这是一间很特别的酒店,专做附近几家赌窟的生意的,进来喝酒的客人都是赌徒。

 据说最容易令人流露自己真性情的两件物事乃是赌和酒,这些赌徒,刚从赌窟出来,来到这里喝酒,赢钱的带着难以抑制的兴奋,输钱的带着追悔莫及的懊恼。兴奋的赢家向赌友夸耀自己的战绩,口沫横飞,哗哩哗啦的说个不停;懊恼的输家有的是呆若木鸡,茫然失神的只顾大杯大杯的喝酒,有的则更爆发出来,或顿足捶胸,或唉声叹气,或破口骂人……人生百态,在这种场合一览无遗。

 尉迟炯可是没有心情欣赏这些赌徒丑态,浓烟辣酒的气味加上嘈嘈杂杂的噪声,只能令他越来越是烦躁!

 “三更已经过了,快活张怎的还不回来?”正自等得心焦,忽见外面进来三个人。这间酒店的客人川流不息,尉迟炯本来是无心理会的,但这三个却有点特别,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三个人一个是状貌粗豪的大汉,一个是涂满胭脂水粉,打扮得十分妖冶的妇人,另外一个却竟然是个和尚。

 “女赌徒不足为奇,”尉迟炯心里想道:“出家人竟然也在京师赌钱喝酒,不知是哪个庙里钻出来的野和尚。”

 心念未已,只见这三个人走近一张桌子,采取三面包围的态势。这张桌子只有一个客人在独自喝酒,面色十分阴沉,对他们的来到,恍若视而下见,听而不闻。

 待得这三人都已靠近了他,这个人才忽地放下酒杯,哈哈笑道:“相请不如偶遇,来,来,来,我请你们三位喝酒。”

 那大和尚哼了一声,说道:“你赢了我们的钱,倒在这里风流快活!”

 那汉子笑道:“胜败乃兵家常事,待会儿咱们还可以再赌,大师又何必气恼?”

 那妖冶的妇人忽地一拍桌子,喝道:“你这骗子瞎了眼睛,竟敢骗到我们头上!”

 那汉子怒道:“卓二娘,你输了却来诬赖我!”

 话犹未了,另一个粗豪的汉子已是拿出三粒骰子,三只手指一捏,只听得一阵爆豆似的声响,三粒骰子竟给他的指力捏碎,碎成片片,落在桌上。

 以指力捏碎骰子,在武功高明之士,当然算不了什么,但在一个赌徒来说,有这样的本领却是大不寻常了。尉迟炯皱起眉头,心想:“他们若是打将起来,可是有点不妙了。”要知这间酒店和附近的几家赌窟虽然是御林军的军官包庇的,但若有人打架闹事,地方官可也不能不管。酒店的主人排解不了,多半也会通知他的靠山。

 那汉子把骰子捏碎,冷笑说道:“各位看看,这是不是灌铅的假骰子!”酒店里的客人眼看他们就要打架,胆小的已是吓得匆匆躲避,哪里还敢过来?只有几个胆大的隔着几张桌子,伸出头来瞧瞧,说道:“不错,是灌了铅的假骰子!”

 只听得“乓”的一声,那妖冶的妇人又是一拍桌子,骂道:“你这厮凭手气赢了我,我没话可说,愿赌服输。你用假骰子骗我的钱,老娘可不是省油灯!”

 那客人冷冷道:“你们知道是假骰子,当场何以不拆穿它?如今却拿来与我理论!哼,哼,谁知道你们是哪里找来的这副假骰,你说我骗你,我说是你们来讹诈我才是真的!”

 那胖和尚喝道:“这泼皮居然还敢反咬咱们一口,不打他一顿,他只当咱们是好欺负的了!”

 那客人霍的站起身来,哈哈一笑,说道:“我喝了酒浑身是劲,正没地方去使。要打架吗,奉陪,奉陪!”

 话犹未了,“轰”的一脚踢翻桌子,那人已是先动手了。胖和尚一拳捣出,那张桌子正向他压下,登时给他打得裂开,跌在地下滚动,桌子上的杯盘碗筷撒满一地,破片乱飞。店子里的客人发出一声喊,跑了十之七八。店主人叫道:“喂,喂,你们还没付帐呀!付帐,付帐……”

 那妖冶妇人双刀飞舞,左手长刀,右手短刀,向那客人猛砍过去,一面格格笑道:“店主人,你别慌,杀了这个泼皮,他身上的钱是够赔偿你的。”另一个汉子抽出一双铁尺,也从那客人背后打来了。

 “呀,动刀子啦!要出人命案子啦!”剩下比较胆大的那十之一二的客人,也都逃避一空了。

 店子里除了掌柜和伙计之外,还在喝酒的客人就只有尉迟炯一个了。

 尉迟炯好生为难,心里想道:“我和快活张约好在这里会面,怎能跑开?但若不跑开,可又是太过引人注目,待会儿说不定就有官兵来到,那时更是不妙。”

 尉迟炯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略一踌躇,随即想道:“三更早已打过,快活张也应该就快回来了,我且再待一会。”于是把桌椅搬到幽暗的角落,仍然在独自喝酒。

 那骗子仍是面色阴沉沉的一声不响,沉着应战。尉迟炯看得大皱眉头,心里想道:“这骗子的本领比对手高得多,但也不过是江湖上二三流的小脚色,他一个人打三个,纵然能够取胜,至少也得半个时辰。但愿快活张早点回来才好。”

 那骗子拳脚展开,把三个敌人迫得连连后退,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然打到尉迟炯的身边来了。

 尉迟炯冷冷说道:“你们打架,可不能打到我的头上,走远一点。”口中说话,伸手向那胖和尚轻轻一推。他见这胖和尚武功平庸,这一推只是用了一两分气力,生怕将他推倒。

 不料这一推竟然未能将胖和尚推开,胖和尚喝道:“好呀,你先动手打人,可怪不得我了!”呼的一掌就向尉迟炯劈下,掌风竟然是热呼呼的,就像是从铸铁的鼓风炉中喷出来似的。哪里是庸手的功夫,分明是武林中的一流高手!

 幸而尉迟炯身经百战,此事虽然是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令他几乎冷不及防,但毕竟也还是应付了对方的偷袭,半点也没吃亏。

 只听得“蓬”的一声,尉迟炯的掌力早已到了能发能收的境界,一觉不妙,突然间就增到了七八分,胖和尚踉踉跄跄的退了七八步,身形还要打了两个圈子,方始消解了尉迟炯这一掌的后劲。

 那妖冶的妇人怒喝道:“这贼汉子扫了咱们的兴,咱们先打他一顿,自己人慢慢再打不迟。”口中说话,手里的一柄长刀一柄短刀已是盘旋飞舞的向尉迟炯斫来。那个汉子的一对铁尺也在同时向尉迟炯砸下。

 尉迟炯怒道:“好呀,原来你们这帮泼皮冲着我来的!”快刀如电,把一对铁尺荡开,又把那妇人的长刀打落。他拔刀出鞘,出招攻敌,又快又狠,当真是在武林高手中也是罕见的功夫。但这两个人却没有给他所着,可知身手也是大不寻常的了!

 那“骗子”哈哈一笑,说道:“一点不错,我们正是要打到你的头上!嘿,嘿,你把我们当作泼皮,这可是你阁下走了眼了!”大笑声中,骈指向尉迟炯戳来,尉迟炯只觉“愈气穴”上好像给香火烧了一下似的,虽没给他点着,也是很不舒服。

 尉迟炯面色一变,喝道:“原来你是欧阳坚!”原来欧阳坚是武林绝学“雷神掌”的唯一传人,尉迟炯虽没见过他,但却识得他这门功夫。

 欧阳坚哈哈笑道:“阁下法眼无差,佩服,佩服!”

 尉迟炯冷笑道:“欧阳坚,你在江湖上也总算是个成名人物,却用这等卑鄙手段,这与无赖泼皮又有什么分别?嘿嘿,你说我是走眼,我可要说我是骂得一点不差!”

 欧阳坚打了个哈哈,皮笑肉不笑地说道:“阁下武功太强,俗语说兵不厌诈,我们这样对付你,正是看得起你,你应该引以自豪啊!你颠倒骂我,岂不有失名家风范?”

 这几句捧得恰到好处,倒是令得尉迟炯大为受用,当下哈哈笑道:“多承抬举,好,那么我尉迟炯唯有勉力以报,免得辜负你的青眼了!”刀光如电,就在说这几句话的时间,已是劈出了六六三十六刀,对方四人,每个人都是感到尉迟炯的刀锋正是斫向自己的要害,刀光耀眼,遍体生寒!

 欧阳坚暗暗吃惊,心想:“这厮竟然不畏我的雷神指,功力之高,还在我估计之上。幸亏我找来三个帮手,否则只怕已是要伤在他的快刀之下了。”

 那妖冶的妇人足尖一挑,把刚才给尉迟炯打落的那柄长刀踢了起来,接到手中,加入战团。尉迟炯道:“我这宝刀不杀女流之辈,但你不知进退,可就休怪我要破戒了!”那妇人道:“你要杀我,只怕也没那么容易!”话犹未了,只见一片刀光,已是罩将下来,饶是她使的双刀,却是无法抵挡尉迟炯这柄单刀的一劈。

 尉迟炯心道:“杀一个妇人,莫要坏了我的名头。”正要一刀削断这妇人的右臂,饶她性命,忽觉劲风飒然,使铁尺的那个汉子,把一对铁尺当作判官笔使,豁出了性命,冒险进招,双点尉迟炯两胁的“愈气穴”。

 这一招正是攻敌之所必救,尉迟炯反手一刀,格开那人的一对铁尺,说时迟那时快,欧阳坚正面戳出一指,胖和尚侧面劈来一掌,这一掌一指,都是极为厉害的邪门武功,尉迟炯迫得回刀对付他们。那妇人侥幸保存了一条手臂,却也吓出了一身冷汗了。她还未曾知道,尉迟炯刚才那一刀若是稍快半分,早已取了她的性命。

 尉迟炯喝道:“我听说震远镖局有个镖头名叫刘兴元,善使铁石打穴,是不是你?”

 那汉子笑道:“我是一个微不足道之人,尉迟大侠居然识得贱名,不胜荣幸!”

 尉迟炯道:“震远镖局名头不坏,竟然出了你这样一号小人,我可要为震远镖局的招牌可惜了。”

 欧阳坚冷冷说道:“尉迟炯,你可知道我又是什么人?”

 尉迟炯冷道:“以前不大清楚,现在可知道了,你是武林中的败类!”

 欧阳坚笑道:“是否败类,见仁见智,我不和你分辩。我现在的身份却是震远镖局的副总镖头!”

 尉迟炯怔了一怔,手上的快刀可是丝毫不缓,一面应战,一面冷笑道:“失敬,失敬,原来你荣任了震远镖局的副总镖头啦。这么说,莫非竟是你们贵镖局有意和我为难了?嘿,嘿,已故的韩老镖头和我倒有几分交情,你们却如此对我,我很想知道其中的原故!”要知若然只是刘兴元一人,以震远镖局一个普通镖师的身份,来与尉迟炯作对的话,那还可说他是瞒着镖局的胡作非为,如今竟是震远镖局的副总镖头亲自主持,这件事可就不能说是与镖局无关了。

 欧阳坚哈哈一笑,说道:“你一定要问,我就说给你听,也好叫你死得明白。嘿,嘿,你可知道这位大师是谁?”

 尉迟炯冷笑道:“谁知道他是哪个破庙子里钻出来的野和尚?”

 欧阳坚大笑道:“尉迟大侠,你又走了眼了。这位炎炎大师住的可不是破庙,他住的地方是御林军的统领府!是北宫望统领大人的上客!”

 尉迟炯恍然大悟,喝道:“想不到戴老镖头创立的震远镖局竟然毁在你这厮手里!哼,哼,这么说,你是把震远镖局当作本钱,投靠朝廷,和北宫望作成了买卖啦!”

 欧阳坚笑道:“好说,好说。震远镖局开设在天子脚下的北京城,我们不为朝廷出力,难道我为你这位关东马贼效劳么?索性都告诉你吧,现任的韩威武韩总镖头只是不愿出面,才叫我来罢啦!”

 欧阳坚说的话半真半假,原来他是北宫望叫他到震远镖局做副总镖头的,但韩威武却并不知情。他在震远镖局也只是拉拢了一个刘兴元而已。他编造谎言,乃是移祸东吴之计。

 尉迟炯大怒道:“好呀,你们要想杀我,只怕也没那么容易!”大怒之下,快刀如电,刘兴元夫妻武功较弱,给他的刀风迫退至一丈开外!

 但欧阳坚和炎炎和尚的武功可是非同泛泛,炎炎和尚就是曾在西洞庭湖和缪长风交过手的那个和尚,他练的火龙功虽然比不上欧阳坚的雷神指,却也是武林一绝。

 尉迟炯以一敌四,傲然不惧,不过,毕竟是好汉不敌人多,斗了半炷香的时刻,初时他是攻多守少,渐渐就给对方迫得他不能不攻少守多了。

 且说快活张从统领府中逃了出来,心里想道:“如今总算知道了李光夏的下落,在尉迟炯的面前可以交差了。”不料走近那间酒店,只听得金铁交鸣之声震耳欲聋,尉迟炯的高呼酣斗之声,也听得见了。快活张不由得暗暗叫声:“苦也!”

 快活张武功不高,伏地听声的本领却是世间第一,酒店里剧斗方酣,他不敢进去,于是悄悄的伏在外面墙角偷听。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呀,竟是四个高手在围攻尉迟大侠。哈,这几刀劈得又快又重,一定是尉迟大侠狠攻敌人。可惜,可惜,这一刀本来可以斫着那臭婆娘的,怎的却没斫着?(他可不知这是因为尉迟炯要应付欧阳坚的雷神指之故。指力比掌力轻得多,出掌之际,虽有微风恻然,但混在金铁交鸣声中,快活张可是不能细审了。)对方四人,臭婆娘使的是柳叶刀,一个贼汉子使的不是棍就是铁尺。这两个人似乎不怎么高明。咦,还有两个竟是什么兵器也没有,他们竟敢空手应付尉迟大侠的快刀,这样的事情,若不是我亲耳所听,我也不敢相信,糟糕,糟糕,尉迟大侠的快刀似乎慢得多了,只怕凶多吉少。”

 快活张越听越是吃惊,忽听得有急促的脚步声跑来,抬眼偷偷一看,只见一条黑影在巷口出现,转眼间已是跑到这间酒店来了。这晚没有月亮,没有星星,但快活张天生的一双夜眼,一看就认出了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与北宫望在密室定谋的那个牟宗涛。

 快活张知道牟宗涛的厉害,刚才他在统领府中,就是给牟宗涛发觉他的行踪的,当下吓得大气都不敢透,心里想道:“北宫望正要用他来使尉迟大侠上当,大概他现在还不至于就伤害尉迟大侠的吧?哼,我且看他用的是什么诡计。”

 酒店的尉迟炯正在吃紧,快刀劈出,渐渐已是力不从心。他眼观四面,耳听八方,听得有脚步声跑来,只道是对方的援兵,不由得心中苦笑:“想不到这间酒店竟是我丧身之地。我纵横半世,今晚拼五名高手,纵然死了,那也值得!”

 欧阳坚哈哈大笑道:“尉迟炯,你不行啦!俗语说惺惺相惜,我欧阳坚还当真不忍杀你呢。嘿,嘿,尉迟炯,我劝你不如投降了吧。”

 尉迟炯大怒道:“放你的屁!你们有多少人,尽管来吧!我杀一个够本,杀两个就有利钱!”

 “来吧”两字,刚自口吐出,牟宗涛已是跑了进来,他装作十分惊诧的样子,冲入店中“啊呀”一声叫道:“尉迟大侠,原来是你!别慌,我帮你打发这班强盗!”

 炎炎和尚装作不认识他,喝道:“你是什么人,胆敢来管我们的闲事?吃洒家一掌!”两人假戏真做,立即就打起来。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69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