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回 千崖秋色

 湛湛长空黑,更那堪,斜风细雨,乱愁如织。老眼平生空四海,赖有高楼百尺。看浩荡,千崖秋色。白发书生神州泪,尽凄凉不向牛山滴,追往事,去无迹。

 ──刘克庄

 孟元超不觉有点诧异,心里想道:“扶桑派的开宗大典定在明日日出之时举行,她是决不能和我单独到玉皇顶看日出的了。怎的她还有这样闲暇的心情,在本派的开宗大典之前的片刻与我约会?嗯,莫非她是有甚么紧要的事情和我说么?”

 心念未已,忽见又是一个扶桑派的弟子匆匆跑来。

 金逐流笑道:“又是哪位贵客来了?”

 那名弟子向牟宗涛禀道:“有一个名叫邵叔度的人来到,他是没有请帖的。不过他说他和陈大侠认识。”

 牟宗涛笑道:“陈大侠,这可真是巧极了。你刚刚说到那位邵老前辈,他就来了。”回过头来,吩咐那弟子道:“你还不赶快去请这位邵老前辈上山。”

 这天各方豪杰络绎上山,孟元超给牟宗涛拉去作陪,也忙了整日。

 忙了一个白天,孟元超在晚上辗转反侧,不能入寐。

 “待明日闭会之后,我就可以赶往太湖去找紫萝了。但不知杨牧是否要找我的麻烦?他正在找他的妻子,这消息我又要不要告诉他呢?”

 再又想到:“冷大哥叫我拜访的各路英雄,差不多有一半已经来到这里了,今天我不便和他们详谈,会散之后,只怕还得请金大侠陪我去找他们,多耽搁几天了。”

 接着又再想到:“无双与我相识不久,对我倒似十分信赖。唉,她也真是一位可爱的姑娘,可惜我的心早已给了紫萝,虽然我和紫萝无缘结合,我的心也不能再给他人了。唉,紫萝,紫萝,什么时候我才能够见到你呢?”

 辗转反侧,心乱如麻,不知不觉,东方已白。

 孟元超彻夜无眠,不过,纵然是他做梦的话,他也想不到云紫萝此时已经来到泰山了。

 那日云紫萝与姨妈分手后,在太湖北岸的一个小镇上买了一匹坐骑,小镇上当然不会有良驹出卖,只不过是一匹普通的瘦马,因为云紫萝白天不便施展轻功,用它聊以代步而已。

 好在云紫萝本来的计划是不准备赶去赴会的,她只打算在山下相候,希望碰见邵叔度,把姨妈的遭遇告诉他。当然她也希望见着孟元超,但并不打算和他会面。马走得慢,那也无关紧要了。

 她戴上缪长风留下的人皮面具,一路前行。这日到了山东境内的徂阳,离泰山大约还有二百里路程,经过一片几乎找不着路的红草荒原,正行走间,忽听得一声胡哨,乱草丛中突然飞出许多暗器!

 幸而云紫萝身手矫捷,应变得宜,骤然遇袭,虽惊不乱,闪电般的拔剑出鞘,一招“夜战八方”,只听得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三支飞镖和两柄飞刀已是给她打落。可是暗器如蝗,防不胜防,护得了人,护不得了马,她的坐骑中了一支见血封喉的毒箭,登时倒了下来。

 云紫萝滚下马背,那些人只道她已经中了暗器,纷纷从乱草丛中窜出,拍掌欢呼:“倒也,倒也!”“哈哈,你这臭婆娘号称‘千手观音’,想不到也有今日吧!”云紫萝一个鲤鱼打挺,翻起身来,又打落两支袖箭。还有几份份量较轻的暗器,打不到这么远,在她后面落下。

 忽听得有人叫道:“不对,你们弄错啦,不是这个婆娘!”三骑快马跑来,其中的一个是和“千手观音”交过手的,他也是这帮人的指挥。

 那些人叫道:“啊呀,不好,果然弄错了!”有一个叫道:“错索性错到底,这婆娘还没有死,咱们可不能留下活口,毙掉她!”那首领道:“说得对,是要毙掉她,嘿,嘿,你可别怨我们心狠手辣,你碰上了这是你的晦气!”

 暗器又再纷纷打来,那三个骑在马上发出的暗器,尤其打得又狠又准,云紫萝使出超卓的轻功,腾挪闪展,兀是避不开暗器的围攻。那三个人所发的暗器碰着她的青钢剑。她的虎口就是一阵酸麻。云紫萝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道:“想不到我竟在死在这帮强盗之手!”

 正在十分危急之际,云紫萝自分是必死无疑,忽听得马铃声响,红草荒原上又出现了一匹白马,骑在马背上的是一个中年妇人,人未来到,声音已是传了过来:“千手观音在此,鼠辈休得猖狂!”

 那首领把手一挥,喝道:“快,快用暗青子喂她!不要慌乱?”暗器转移了方向,向那妇人打去,有如雨落!

 “千手观音”冷笑道:“你们这些雕虫小技,居然也敢在我的面前卖弄?”只见她一只手挥长鞭,防卫坐骑,另一只手就腾出来接暗器,随接随发。片刻之间,“哎哟,哎哟!”的呼号之声此起彼落,对方有几个人接连中了暗器,慌忙滚入乱草丛中,忍着痛溜走。不中暗器的也都慌了,逃得更快。

 云紫萝并不擅长暗器,却也是个行家。见了这妇人的惊人绝招,不由得目定口呆,佩服无已:“怪不得外号千手观音,果然是名不虚传!”

 那个首领见手下伤的伤,逃的逃,他也只好拨转马头逃跑。“千手观音”冷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宗神龙的替死鬼。哼,宗神龙不敢露面,却叫你来送死。你想跑得这么容易吗?给我留下一点记号吧!”

 冷笑声中,一手连环三暗器飞出。那人的身手也是委实不弱,一个“镫里藏身”,避开了打他上盘太阳穴的袖箭;横刀一封,又拨开了射他中盘丹田的一支透骨钉,可是却终于避不开打他下盘的一柄飞刀,飞刀掠过,削掉了他膝盖的一大片皮肉。那人一个倒栽葱跌落马背,他是和另外一个同伴并辔奔驰的,幸亏这同伴出手得快,一把将他提了起来,随即一刀插进马臀。这一插用的力恰到好处,不会伤着马的骨头,却能令它负痛狂奔,绝尘而去!

 那匹失了主人的骏马受了惊吓,在草原上盲目乱跑。“千手观音”道:“这位姐姐,请你稍等一会。”快马加鞭,追上那匹无主的坐骑,跳过去骑上马背。那匹马起初不肯服她,跳起一丈多高。“千手观音”抓着鬃毛,轻轻拍它后颈,抚弄一会,那匹马不再发脾气了,俯首帖耳让她骑了回去。云紫萝看得有趣,心里想道:“原来千手观音不但暗器精绝,驯马的功夫也是人所罕及。”她却不知这“千手观音”祈圣因乃是尉迟炯的妻子,尉迟炯是关东马贼出身,祈圣因的驯马本领是跟丈夫学的。

 祈圣因回来说道:“我名叫祈圣因。祈连山的祈,圣贤的圣,因缘的因。这帮强盗本来是要偷袭我的,几乎连累了你,我实在过意下去。你失了坐骑,这匹坐骑就赔给你。它已经给我驯服了,你可以放胆骑它。”说罢,跳下马背,将那匹坐骑交给云紫萝。

 云紫萝道:“多谢祈女侠救我性命,我已是感激不尽,厚赐如何敢当?”祈圣因笑道:“反正我是顺手牵羊拿过来的,你又何必客气?我是个爽直的脾气,你为我遭殃,我都未曾多谢你呢!姐姐,你贵姓大名?去的哪儿?”

 云紫萝捏了一个假名,说道:“我叫孟华娘,想到泰安去的。”

 祈圣因道:“你的本领很不错啊。恕我冒昧,请问你是不是要上泰山观礼的?”泰山在泰安县境,祈圣因心里想道:“孟华娘这名字我可没听过,不过她的武功这样好,想必是牟宗涛邀请的客人了。”

 云紫萝说道:“牟宗涛在泰山开宗立派,此事我也曾听人说过。不过我还不够资格做他的客人。我有一个朋友或许会到泰山观礼,因此我想去泰安县城,等他回来。”

 祈圣因笑道:“何用这样麻烦,你和我一同去好了。我也是没有请帖的,不过我担保你可以顺利上山。”

 云紫萝见她性情爽朗,也想结交这样一个朋友,暗自思忖:“我戴了这张人皮面具,料想孟元超不会认识我的。”于是说道:“得祈女侠带我去一开眼界,这正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情。”当下跨上那匹坐骑,两人就结伴同行了。

 路上云紫萝问道:“这帮强盗是些什么人?”

 祈圣因说道:“他们的首领名叫宗神龙,但刚才尚未露面。这姓宗的是清宫大内总管萨福鼎手下的第一号鹰爪,不过江湖上的朋友知道的还不多。他也是扶桑派掌门人牟宗涛的师叔,这次牟宗涛开宗立派,我猜想他多半也是会来的,因此我才要赶上泰山。”

 云紫萝愕然问道:“牟宗涛不是侠义道么?怎么他的师叔……”

 祈圣因道:“牟宗涛早已和他的师叔翻脸了,不过……”云紫萝道:“不过什么?”

 祈圣因心里想说的是:“不过牟宗涛恐怕也不是如你所想象的侠义道呢!”但她的性情虽然爽朗,和云紫萝毕竟乃是初交,这话终于没有说出来。说道:“不过知人知面不知心,牟宗涛是海外归来的一派掌门,我和他也并非相知很深呢。”这话答得模棱两可,云紫萝关心的只是孟元超,对牟涛宗的为人倒是不想深究,因此也就没有再问下去了。

 幸亏云紫萝换了一匹坐骑,跑路比她原来的那匹坐骑快得多。两人兼程赶路,第三日一大清早就到了泰山。

 这时正是牟宗涛的扶桑派开宗大典,隆重的典礼刚刚开始的时候。

 泰山之巅,“玉皇顶”的草坪上,黑压压的坐满了人。孟元超和林无双也在其内。

 天空飘浮着灰白色的云朵,玉皇顶好像涂上一层铅白,夜色沉沉,四周还是那么静谧。不过透过云层的缺口,已经可以瞥见半角天穹闪耀的曙光。但日头还未露面。

 牟宗涛的开宗大典是定在日出的时候举行的。所有的客人为要赶得上看日出的奇景,早都来了。

 林无双像孟元超一样,昨夜也是整夜无眠。

 她的表哥和石朝玑往来之事已经给她发现,虽然她还不能断定表哥是否就与朝廷勾结,却总是不能无疑了。

 她想起自己答应过尉迟炯的诺言,不由得心烦意乱,“我难道真的要和表哥作对吗?”这是她从来不敢想象的事,“唉,但愿我所猜疑之事,不是真的。”林无双只好这样想了。

 在来到这个草坪之前,她和孟元超已经在梅林见过面,这是他们在昨晚约好的。林无双也已经把自己的心事和石洞中的奇遇告诉他了。

 孟元超也不敢断定牟宗涛就是坏人,不过他对牟宗涛的怀疑却要比林无双更多。为了预防祸患,他向林无双提出一个主意。

 这个主意是:不让牟宗涛做掌门!

 “不让他做,谁做?”

 “你!”

 “我?”林无双做梦也没有想到孟元超会叫她来做掌门,和表哥作对,已经是她不敢想象之事,何况是和他争夺掌门呢?

 “不错,是你。我想来想去,要找出一个人来,不让牟宗涛当上掌门人,只有你最适合了,你的爹爹在扶桑派中辈份最尊,德高望重,你出来和他争做掌门,本门弟子,即使是拥护牟宗涛的人,也得给你爹爹面子,决不敢公然反对。若以武功定夺,你已经学成了祖师的秘传法,也可以胜得了他。”

 “可是……”

 “可是什么?”

 “说不定他是另有用心,才与石朝玑来往。并不像尉迟叔叔所想那样坏。”

 “唉,我已经和你说过了,这只是预防万一。与其贻患无穷,不如弭祸于无形!”

 “我,我什么也不懂,怎能当掌门?”

 “大家会帮忙你的。”

 “我不过昨天才见到石壁上的祖师剑法,距离‘学成’二字还差得远。剑法上也未必胜得过他。”

 “我相信你能够取胜的。即使不能,试一试也总比不试的好!”

 “唉,我……”

 “这事关系重大,你要从大处着想,千万别让私人恩怨纠缠不清,无双,你莫三心两意了!”

 孟元超在梅林和她谈话。已经向她再三剖析利害。可是林无双却仍是踌躇未决。

 此际她与孟元超肩并着肩,坐在人堆之中,孟元超可是不便再和她说了。

 “看,日出啦!”人丛中有人说道。许多人都把眼睛朝向东方。

 牟宗涛的开宗大典是定在日出之时举行的,就要开始了,孟元超突地紧紧握着她的手,在她耳边悄悄说道:“无双,要有勇气!”

 在泰山看日出当真是一大奇景,东方现出了鱼肚白,只见云层下面抹上了一层迷人的红色,和天空渐渐分清了界限。凌乱的淡红的云朵满天飞舞,一忽儿向东,一忽儿向西,云朵越集越浓,好像砌成了一座金黄色的宫殿。猛然问天际射出一道耀眼的金光,像一条金龙在云端飞动。大地披上了红色的彩霞,宁静的泰山苏醒了。

 举目遥观,凝神注视,在东方天际的红光下边,隐隐出现了一条闪动微亮的水平线,像是在风中飘动的彩带。有人说那是千里之外的东海,也有人说在泰山上不可能看到东海。但不管是不是东海,眼前的景象,那一轮旭日却的确是像海中跳出来似的。(羽生按:这是一种光的幻象,但古代的人不可能有这样科学的解释,就以为在泰山上看到的是海景了。)

 突然,鲜红的旭日露出了一角,远远望去,好像是碧蓝蓝的海水摇摇晃晃的承托着它。跳起来,用力,再跳起来!一团火球猛的跃出“海面”,射出万丈光芒!

 天空由灰变白,由白变黄,由黄变橙,由橙变紫,最后由紫变红,红艳欲滴的朝阳喷雾而出,开始像一盏扁圆的宫灯悬挂在空中,霎眼间便变成了滚圆的火轮高高升起!

 扶桑派担任赞礼的弟子唱道:“日出扶桑,光辉中土,泰山之巅,立吾门户。”扶桑派在中土重新开宗立派的典礼开始了。

 宾客有人窃窃私议:“牟宗涛的口气未免太大了!”但也有人说道:“口气虽然狂傲一些,但扶桑派从海外归来,却的确是为武林添一异彩。”

 在弟子的礼赞声中,牟宗涛缓缓登上草坪当中平台,向四周作了个罗圈揖,开始致辞。

 他的话倒是说得很客气,首先多谢武林前辈各派掌门和四方豪杰赏面前来,参加他的开宗典礼。跟着叙述扶桑派的历史:“红花绿叶,同是一家。泾渭分派,源头则一。本派的始祖是唐代的虬髯客,各位武林前辈想必知道。是以本派虽然创于海外,其实源出中土。时历千年,今日方得归来……”接着讲述扶桑派在海外发展的经过,怎样由盛而衰,由式微而又中兴;怎样分为三支,如今又重行合并,是以要在中土开宗等等。

 扶桑派的历史有许多人已经知道,对他冗长的叙述不耐烦听了。当然也有不知道的人,听得津津有味。

 不过既然有不耐烦听的人,草坪上也就不能保持初时的肃静了。来参加大典的人,不乏草莽英豪,来自四方,平时难得见面。如今突然在这里发现,便有好些人在人丛挤来挤去,找寻相识的朋友谈话。

 孟元超紧紧握着无双的手,悄悄说道:“无双,你的主意打定没有?”

 林无双唯有苦笑。这话已经是孟元超第二次问她了,她的主意却还没有打定。

 正在她心情紊乱之际,忽然有一个人挤到她的身边,轻轻的拍一拍她,笑道:“无双,我找得你好苦!”

 林无双又惊又喜,说道:“婶婶,原来是你,尉迟叔叔呢?”原来这个挤到她身边的妇人,正是尉迟炯的妻子祈圣因。

 祈圣因说道:“你叔叔没来,我是和一位朋友来的,这位是孟元超孟大侠吧?嗯,你们的事情,我那当家的(丈夫)已经和我说了。他还担心孟大侠你不能及时赶到与林姑娘相会呢。”

 孟元超和祈圣因见过了礼,说道:“多谢尊夫赠我良驹,我是前天来到的。”

 祈圣因笑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你不知道,偷或劫别人的好马是我们夫妻的拿手好戏。说来倒是无独有偶,这次我在路上也交了一位朋友,她的坐骑也是我从一个鹰爪的手中抢来送给她的。”

 林无双道:“对啦,婶婶你的那位朋友在哪里,何不请她过来相见?”

 祈圣因道:“她在那边。她因为是没有请帖跟我来的,不想到处走动惹人注目。我和她亦是初交,有些话不便当着她的面说,所以她既然不愿意过来,我也就不勉强她过来了。”

 孟元超与林无双顺着祈圣因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黑衣少妇,独自坐在一个角落,低头若有所思。可能因为她穿着寡妇的服饰,也没人和她交谈。

 孟元超心中一动,想道:“咦,这个女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但因云紫萝戴着薄如蝉翼的人皮面具,虽是薄如蝉翼,却遮掩了本来面目,孟元超在人群之中发现了她,仍是认不出她!

 林无双道:“婶婶,你这朋友叫什么名字?我看她孤零零的坐在一边,没人理会,倒似怪可怜的。”

 祈圣因道:“她姓孟名叫华娘。听她说也是来找朋友的,大概还没有找着。无双,闲事少理,我有十分紧要的事情正要和你说呢。你附耳过来!”

 林无双笑道:“婶婶什么事情这样紧张?”见她神色凝重,不由得心头一震,隐隐猜到几分。当下与祈圣因坐得更贴近一些,听她耳语。

 祈圣因暗运内功,把声音凝成一线。送进林无双的耳朵。这种上乘的传音入密的功夫,可以在十数丈外,把话声传进对方耳朵,不让旁人听见。何况祈圣因如今是在林无双的耳边说话,即使是坐得最近的孟元超,也只是见到她的嘴唇微微开阖而已。

 孟元超也不想偷听她们的谈话,不知不觉,他的目光又投向云紫萝那边了。越看越觉得似曾相识,可是他仍然做梦也想不到会是云紫萝!

 孟元超做梦想不到云紫萝会上泰山,自思自想,不禁哑然失笑:“紫萝远在太湖,怎会是她呢。唉,这也是我对紫萝思念太深之故,发现一个与她有几分相似的女子,就怀疑是她了。其实这个女子不过仅仅是体态和她稍为相似,却怎比得上她的艳世容颜!”

 他哪里知道云紫萝是戴着人皮面具的,在漠然似是毫无表情的外貌掩盖之下,正有着一颗火热的跳动的心。

 云紫萝低下了头,若有所思,好像是对周围的一切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其实她亦已是偷偷的看见孟元超了。

 “原来他是和小师妹在一起,我的希望总算没有落空了,咦,又好像不是他的小师妹,这女子是谁呢?”

 林无双的相貌和吕思美有几分相似,云紫萝初看之时,几乎错认作吕思美。发觉不是之后,心中不觉一片茫然。

 好像孟元超那样,云紫萝自思自想,不禁也是哑然失笑:“只要他找着合意的姑娘,是小师妹也好,是别的女子也好,我都应该为他欢喜。何必管她是谁?唉,他怎的老是看我,难道,难道他已认出我了?”心念未定,忽见孟元超回过头去,不再看她了。原来祈圣因已经把要告诉林无双的事情都说给她听了,此时林无双正在和孟元超说话。

 “啊,原来他还是没有认出我。他怎能认得我呢?或许他是看别个人,都是我瞎起疑心了。”云紫萝本来是不想给孟元超认识她的,但不知怎的,孟元超真的不认识她了,她却又不禁有点心酸,不由得心中苦笑了。

 人丛中忽地有人窃窃私议道:“咦,那不是蓟州的名武师杨牧吗?你来看看,是不是我的眼花了?”“不错,是他,奇怪,杨牧不是已经死掉的么?”

 陡然听得“杨牧”的名字,云紫萝几乎给吓得跳了起来。那几个窃窃私议的人坐在她的附近,她朝着他们目光注视的方向看去,果然在人丛之中发现了她的丈夫!

 这一发现,比刚才发现孟元超还更令她心情波动。发现孟元超是在意料之中,但发现丈夫却是在她意料之外!

 “怎的他也来了?他做什么?他不是不许我泄漏他假死的秘密的么?为何他自己却又要当着天下英雄的面前出现?”云紫萝惊诧无比,唯有心中默祷:“但愿他不要和元超闹出事情才好。”

 杨牧和两个扶桑派的弟子在一起,那两个弟子此时正向平台走去。

 牟宗涛冗长的致辞刚刚完毕,那两个弟子神色张皇的走到他的面前,低声禀告:“宗神龙带了一班人来,有几位本门的师叔在内。”虽然压低了声音,坐在前面的人已是听得清清楚楚,登时传遍全场。像一颗石子投下湖心,登时也就引起了场中的骚动。大家都在睁大眼睛,看牟宗涛如何应付。

 牟宗涛淡淡说道:“他已经不是本门中人,但还是武林一脉,既然要来观礼,就让他来吧。石师兄,请你去作知客,不可待慢了他。”石卫应了声“是”,和那两个弟子去了。众人都暗暗称赞牟宗涛应付得体。要知开宗立派乃是一件喜庆之事,能够避免厮杀总是避免的好。

 宗神龙一班人来到,赞礼的弟子正在唱道,“本门弟子参拜祖师。”平台上挂起祖师虬髯客的画像,林无双一看,果然是和她在石壁上所见的那画像相同。

 宗神龙也要挤进来,牟宗涛说道:“宗朋友,请那边坐。”他客客气气的叫了宗神龙一声“朋友”,那即是把宗神龙当作普通宾客看待,不承认他是本门的长辈了。

 宗神龙“哼”了一声,道:“牟宗涛,你不认我作师叔,那也罢了。我来参拜祖师,你凭什么身份阻拦?”双臂一振,推开了做知客的石卫。一班人都挤了进来,到来平台之下。

 牟宗涛道:“你早已被逐出本派门墙,还有何颜参拜祖师?”

 宗神龙哼了一声,冷笑说道:“牟宗涛,你现在还未是掌门人呢!你凭什么身份胆敢驱逐师叔?”

 宗神龙接连两次质问他凭着什么身份,这一问倒是把牟宗涛问住了。要知牟宗涛的掌门人身份,虽然获得了本门弟子的公认,但未经公告武林同道,究竟还不能算是正式的掌门。

 牟宗涛心想:“且待大典完成之后,我再正式以掌门人的身份,宣布把他逐出门墙,也不为迟。”于是,暂忍一时之气,淡淡说道:“念在你心中还有祖师,就让你行个礼吧。”

 不料,不仅是宗神龙一人磕头,他带来的那班人也都向虬髯客的图像行了大礼。其中只有两个人是本来属于“扶桑七子”之列的,其他的人,牟宗涛都不认识。

 一来是不便在这庄严的典礼之际吵闹,二来即使是别派中人对本派祖师行礼,那也只能说是“逾份的礼”,若用武力阻拦,未免不近人情。是以牟宗涛也就只好由得他们跪拜了。

 行过礼后,赞礼的弟子朗声说道:“请掌门人牟宗涛即位,让众弟子参拜!”

 宗神龙陡地喝道:“且慢!”

 牟宗涛轻摇折扇,做然说道:“姓宗的,你意欲何为?”这把折扇乃是他的兵器,心里想道:“动口也好,动手也好,我都稳操胜算。你就是存心来此捣乱,我又何惧?”

 宗神龙冷笑道:“你这掌门是谁封的?”

 图穷匕见,果然不出众人所料,宗神龙是要来争夺掌门。

 石卫说道:“牟掌门是我们一众弟子公推的!”扶桑派弟子登时围拢上来,对宗神龙怒目而视,大声吆喝。

 宗神龙冷笑道:“牟宗涛,你叫他们摇旗呐喊,就以为可以篡夺掌门了吗?”

 牟宗涛把手一挥,叫众弟子退下,说道:“本派之事,不容外人置啄。姓宗的,你再无理取闹,可休怪我不客气了!”

 宗神龙道:“怎见得我是无理取闹?你开口本派,闭口本派,把我身为师叔的排斥于本派之外,这才是无理呢!”

 牟宗涛道:“我以掌门人的身份,正式宣布,将你逐出本派门墙!”

 宗神龙哈哈大笑,说道:“你这掌门不过是私相授受,岂能服众?你要讲理,就不能先以掌门人自居!”

 牟宗涛道:“好,我倒要听听你有什么歪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宗神龙道:“你说是本门弟子公推你做掌门吗?”

 牟宗涛道:“不错,本门纵有一二不肖之徒或许会跟你,那也只是大树的枯枝而已。”这两句话是针对“扶桑七子”之中那两个宗神龙的党羽说的。

 宗神龙道:“好,那么我再问你,除了石卫夫妻,你们夫妻和林无双这五个人本来就是扶桑派的之外,其他这些弟子哪里来的?”

 牟宗涛道:“是我这几年来所收的弟子!”

 宗神龙又是哈哈一笑,指着他带来的那班人道:“他们是我这几年来所收的弟子,你问问他们,是不是拥护你?”

 那些人齐声呐喊:“论辈份,论武功,都轮不到你姓牟的做掌门!”

 果然是一番歪理!但这番歪理却也不是完全“无理取闹”,因为牟宗涛既然尚未能够以掌门的身份把宗神龙逐出门墙,那么牟宗涛收的弟子是扶桑派弟子,宗神龙收的弟子也就应该算是扶桑派的弟子了。

 石卫说道:“掌门人唯有德者居之,辈份的尊卑尚在其次……”

 话犹未了,宗神龙“呸”的一声,说道:“牟宗涛在你们眼中是正人君子,在我眼中也不过是小人而已。不见得他就有哪桩德行胜过我了!”

 石卫怒道:“放你屁,你是什么东西,胆敢和牟掌门相提并论?”

 宗神龙冷冷说道:“你目无尊长之罪,慢慢我再和你算帐。现在我只是告诉你,我的德行虽不敢说一定好过牟宗涛,与他相提并论,却无论如何也不算是辱没他!”

 牟宗涛折扇一挥,说道:“石师兄,请你退下,我和他说。”心里想道:“莫非他亦已知道了我和北宫望是有来往?唉,其实我和北宫望套套交情,不过是出于光大本门的一片苦心。但这片苦心却是不便当众揭露。”

 牟宗涛恐怕宗神龙揭露他的秘密,有了顾忌,不能不客气了一些,说道:“你也说得不错,德行二字,见仁见智,实难比较。我也不敢自居是有德之人。那么你说,本派的掌门,应该是以什么来定?”

 宗神龙大声说道:“本来我是师叔,应该先论尊卑。现在看你已退一步的份上,我也退一步让你占点便宜吧。不论长幼,胜者为雄!”

 此言正合牟宗涛的心意,当下微笑道:“那么就是大家较量本派的武功,谁胜谁做掌门了!”

 宗神龙道:“正是如此!”

 牟宗涛说道:“好,我本来不想以力服人,但本门弟子,要我做掌门,我也不能就让了你。如果有哪一个胜得过我的,我也可以让他做掌门。”

 牟宗涛因为宗神龙提出“不论长幼,胜者为雄。”自己已经同意,故此乐得显示大方。心里想道:“石卫桑青一班本派弟子当然是不会和我争的,宗神龙带来的这一班人,即使有高手在内,也决不能用本派的武功胜得了我。”

 宗神龙冷笑道:“你胜得了我,再说这样的话也还不迟!”

 五年前宗神龙败给牟宗涛,几乎给牟宗涛废了武功,故此牟宗涛自忖是稳操胜算。但此际见宗神龙好像极有把握的样子,心里却又不禁有点惊疑不定,想道:“他是我手下败将,若不是自问有胜得过我的功夫,像他这样老奸巨滑之人,决不敢如此鲁莽跑来挑战?”

 此时扶桑派弟子已向四面退开,腾出了一片空地,宗神龙道:“闲话少说,下场吧!”

 牟宗涛把折扇一合,正要下场。人丛中忽地出来一个少女,说道:“表哥,不用你来对付这老贼,让给我吧!”这少女正是林无双。

 牟宗涛怔了一怔,说道:“无双,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林无双道:“谁闹着玩。我可是认真得很,宗神龙想做掌门,先得过我这关!”

 宗神龙哈哈大笑道:“无双,我可怜你的痴心,但你来帮表哥,可是太不自量力了!”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69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