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道上相逢

 恨君不似江楼月,南北东西,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恨君却似江楼月,暂满还亏,暂满还亏。待得团圆是几时?

 ──吕本中

 依然是一叶扁舟,依然是极目无涯的水天景色,相隔不过十天,但去时的心情已是和来时两样了。

 云紫萝横渡太湖,看鱼跃鸢飞,涛惊波紧,不禁思如潮涌,难以自休。

 “这样的英雄大会,百载难逢,元超和腾霄大概也是会来的吧?”

 原来云紫萝的心底还藏有一个秘密,未曾和姨妈说的。固然她要为姨妈找寻邵家父子,但她更渴望的是能够再一次见到孟元超。

 “那一晚元超都认不出我,这一次我有缪长风的面具,更是不怕给他看穿了。”云紫萝心想。殊不知废园喋血那晚,孟元超虽然没有立刻认得是她,过后却是知道的。

 “华儿是他的骨肉,我应该把这孩子的下落告诉他。最好是我能够单独见着宋腾霄,请腾霄为我代传消息。”

 心上的创痕当然是不容易磨灭的,不过她却没有来时的伤悲了。

 来时她是万念俱灰,觉得天地虽大,无处容身。但求找着了姨妈,把孩子养下来,以后就无声无息的过这一世。

 此际,她虽然仍感往事辛酸,不堪回首,但胸襟却开阔了许多。

 是受了三万六千顷的太湖涤荡?还是受了缪长风的豪迈所影响呢?

 她不知道。或者这两者都有吧?

 这次她要前往泰山,忽地心中起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元超沉实坚毅,就像泰山一样。我在他的身边,是什么也不会感到恐惧的。但缪长风却像太湖,博大能容,在他的身边,一个人的胸襟就自然开阔。元超可以做一个好丈夫,可惜我今世已是与他无缘;缪长风可以做一个好朋友,就像我和腾霄一样。他和元超并不相识,如果他们也能够成为朋友,那该多好啊!”

 想至此处,不由得有点怀念起缪长风来,虽然和他不过才相识几天。

 这是她第一次除了孟元超之外,如此深刻的想到的第二个男子。宋腾霄和她相识最久,但在她的目光之中,却似乎还及不上缪长风这样的了解她。

 “他们三人倘能成为好友,那该多好!”云紫萝再一次心里想道。

 缪长风的一段话好似还在她的耳边:“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有时一个人也难免忽生感触,无端惆怅的。但多愁善感,却似乎不是我辈所宜。尤其是在这西洞庭山,放眼一看,就可以看见烟波浩淼的太湖,我们的胸襟是应该更加宽广了吧?”

 此际,云紫萝身在烟波浩淼的太湖之中,对这段话的体会自是更深了。

 当然她还是不能完全免于伤感。比如说她这次前往泰山,就是希望只见孟元超一面,却不让他知道,以后就不再见他的了。“可惜我还不能像缪长风那样的洒脱呢!”云紫萝不由得心中苦笑了。

 但此际当她想起了缪长风的这一段话,当她在期望缪长风和孟元超、宋腾霄二人能够成为最好的朋友之时,心里却忽地有了另一个念头:“为什么我要终生避免再见元超?自苦乃尔!难道我和元超不能成为夫妻,就连朋友也不可以做了?”

 脑海里现出一个白衣少女的影子,是那天晚上,出现在孟元超那座书楼上的吕思美。云紫萝幽幽的叹了口气,又再想道:“但现在还不是我和他相见的时候,我只能设法转托腾霄把我要说的话告诉他了。唉,他的小师妹这样可爱,当真是我见犹怜,我岂能妨碍了他们的姻缘,要与元超重续友谊,也只能等待他们结婚之后,再过若干年了!”

 惆怅犹如柳絮,随风飘落心湖。虽说她的胸怀已是开朗了许多,却又怎能不荡起一点涟漪,沾上几分惆怅?“元超赴泰山之会,他的小师妹想必是一定和他同行的了。我现在想着他,他会不会也在想着我呢?唉,有小师妹在他的身边,但愿他能够忘记了我,那不是更好吗?”

 云紫萝以为孟元超必定和小师妹同在一起,却不知道孟元超乃是单骑独行,赶赴泰山之会。他的小师妹还在宋腾霄的家中养病呢。

 一路上孟元超也是情思惘惘,心事如潮。

 当然他最怀念的还是云紫萝,“泰山之会过后,我一定要到太湖找她!纵然破境难圆,也必须见她一面!”

 第二个他所怀念的人是吕思美,“腾霄和她的性情接近得多,但愿他们得到幸福。”他是怀着祝福的心情,怀念着吕思美对他的好处的。

 但还有一个少女,也曾在他心中投下不能磨灭的影子。虽然刚刚相识,和她的感情远远不能和云、吕两人相比,孟元超也是怀念着她的。

 孟元超所怀念的第三个人可就不是云紫萝所能知道的了。因为她只知道有一个吕思美,却不知道还有一个林无双。

 “这林姑娘天真无邪,倒是有点像小师妹,不过没有小师妹活泼。”孟元超心里想道:“牟宗涛是她的表兄,那天尉迟炯要我和她同赴泰山之会,我因为要先拜见金大侠,只能让她先走。想必她现在已经到了泰山了。”

 孟元超又再想到金逐流托她向自己报讯之事,自思:“后来我见了金夫人,金夫人又再三和我说及这位林姑娘。莫非这次的事情,乃是他们夫妇有意想让我和这位林姑娘相识?”孟元超并不糊涂,隐隐猜到了金逐流夫妻和尉迟炯的用意,心中苦笑:“可惜我已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孟元超毕竟是个历尽风霜的豪侠,情场上失意虽然给他带来了心上的创伤,但他却是个提得起放得下的人,此际他正憧憬着泰山上的群雄盛会,英雄的豪气替代了儿女的情怀,纵然还是有一些郁闷的心情,也是像淡云遮盖不住燃烧的太阳了。

 孟元超跨下的这匹红鬃马本是御林军统领北宫望的坐骑,给尉迟炯偷了来给他的。离开了金家之后,孟元超生怕赶不上泰山之会,一路快马疾驰,不过三天,就从山东的东平踏入了泰安县的境内,泰山在泰安县北部,已经是可以看得见了。距离重阳还有两天,孟元超松了口气,心里想道:“想不到这匹马跑得这样快,我倒是来得早了。来得早也好,可以多点机会结识各方豪杰。”

 这匹马跑得兴起,四蹄生风,仿佛不着地一般,轻快无比!孟元超豪兴勃发,想起了诗圣杜甫所写的一首咏骏马的诗,放声吟道:“胡马大宛名,锋棱瘦骨成。竹批双耳峻,风入四蹄轻,所向无空阔,真堪托死生。骁腾有如此,万里可横行。”

 “锋瘦骨”“竹批双耳”是写马的外表,据说马的双耳小而尖锐,有如削开的竹管一样,就是好马。而千里马也总是瘦骨突起,有如锋,决不会长着许多肥肉的。

 “所向无空阔,真堪托死生。”是写骏马的脚力和主人对马的信赖。意思是说:当这匹马绝尘而去的时候,无远弗届,千里一跃。骑着这样好的马,一旦有患难的时候,真可以安心把生命付托给它了。

 孟元超反复吟了“所向无空阔,真堪托死生。”这两句诗,想道:“这两句诗倒也可以借用来赠给知己呢。”

 正在豪情与骏马竞驰之际,忽见前面也有三四匹骏马,跑得风一般的快!

 名马宝刀,英雄所重。似这样的骏马,等闲都不容易见着一匹,现在却突然发现三匹之多,孟元超不禁又惊又喜,心里想道:“这三个人想必也是和我一样,是前往泰山赴会的,倒不妨攀交攀交。”

 一来想和这三个人结识,二来也想试试自己这匹坐骑的脚力能不能赛过他们的马匹,于是孟元超快马加鞭,流星赶月般的疾追上去。

 三个骑客,两女一男,走在最前面的一骑是个衣裳淡雅的少妇,后面两骑并辔驱驰,靠得很近,态度亲热,似乎是对夫妇。男的三绺长须,女的鬓云高耸,大约都是四十岁左右年纪,装束不类中原人士。

 这对中年男女在听得孟元超朗吟之时早已回过头来,转眼间孟元超骑的这匹红鬃马已是来得近了。这两人看得清楚,吃了一惊,那男的陡地喝道:“你这匹红鬃马哪里来的?”夫妻俩不约而同的拨转马头,迎将上来,一左一右,把孟元超夹在中间。

 这句问话大出孟元超意料之外,他本来是准备一追上了就和他们打招呼的,听得这样的问话倒是不禁怔了一怔了。

 要知孟元超是“钦犯”的身份,而这匹坐骑他又已经知道是尉迟炯偷来的,本来是御林军统领北宫望的坐骑。是以听得这样的问话,心中自然是不能不有所戒惧了。

 “牟宗涛的扶桑派是从海外搬回来的,这次在中原开宗立派,意欲重光门户,邀请来观礼的客人听说也是龙蛇混杂,未必都是吾道中人。这人一张口就问红鬃马的来历,只怕多少也是和北宫望有点关系的了。”

 俗语说:“逢人但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何况友敌未明,焉能推心置腹?孟元超想至此处,怔了一怔之后,便即反问他道:“阁下是谁?因何要问这匹坐骑?”

 那三绺长须的男子道:“你管我们是谁,快点实话实说!”

 孟元超心中有气,当下也就冷冷说道:“我这匹坐骑是怎么来的,你们也管不着!”

 那中年妇人“哼”了一声说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这匹马是从尉迟炯这老贼的手上得来的是不是?我们想要知道的只是:这匹马是送给你的呢?还是你从他的手上夺来的?快说出来,免得自误!”

 那男的接着冷笑道:“凭这臭小子的本事,焉能从尉迟炯手中夺得坐骑?我看你是不用多问了!”

 这两人一出口骂了尉迟炯,孟元超越发断定他们定是清廷鹰犬无疑,当下勃然大怒,喝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拦住我的马头意欲何为?”

 那三绺长须的汉子喝道:“把这匹红鬃马留下来,我就放你过去!”

 孟元超一声冷笑,拍马就冲过去,喝道:“有本事的你就把它留下吧!”

 话犹未了,只见青光一闪,那三绺长须的汉子已是唰的一剑迎面刺来!

 孟元超横刀一磕,“当”的一声,火花飞溅,跨下的红鬃马已是疾驰而过。

 这一招双方竟是旗鼓相当,但孟元超的坐骑较胜一筹,是以也就稍微占了上风。

 中年妇人喝道:“哪里跑!”一捏剑鞘,轻轻一抖,鞘中的长剑突然飞了出来。这是纯凭内力的冲击,把剑从鞘中“射”出来的,和一般的“拔剑”,迥然不同!

 这一下颇出孟元超的意料之外,陡然间只见白刃耀眼,冷气森森,倒也不觉吃了一惊,心道:“这臭婆娘的内功倒是颇为了得!”

 心念电转之间,孟元超的快刀已是劈将出去,刀剑相磕,那柄长剑又再飞回。中年妇人的快马也已赶上去了。只见她侧身一闪,皓腕一翻,就把长剑接到手中,手法的干净利落,确是不同凡响。

 孟元超心想:“这对夫妻扎手得很,还有那个少妇,恐怕也是一个强敌。彼众我寡,必须速战速决!”刀随心转,用足了力道,立即就是一招“五丁开山”!

 中年妇人长剑转了一圈,只听得叮叮之声,不绝于耳,原来这霎那之间,刀剑已是碰击了七八下!中年妇人用的是“法轮三转”的连环剑势,绞着孟元超的快刀,化解了他的那股内力。

 可是这中年妇人的内功虽然了得,本身真力到底是及不上孟元超,勉强解了这招,虎口却给震裂。虽然不是重伤,但溅出的血花已是染红藕臂。

 那三绺长须的汉子见爱妻受伤,大怒喝道:“我不但要留下你这匹红鬃马,你的性命也要留下来了!”

 孟元超心道:“若不是我不想杀这妇人,你的妻子早已没命了。”他不愿向敌人讨好,淡淡说道:“是么?但只怕你留不住我吧!”

 他的红鬃马本来是已经跑到前头了,但前头还有一个少妇,忽地头也不回,反手就是一鞭!

 这一鞭鞭风呼响,孟元超一听鞭风,就知道少妇的功力更在那个中年妇人之上,和那个三绺长须的汉子大约是在伯仲之间。

 他这匹红鬃马乃是惯经阵仗的战马,猝然遇袭,不待主人操纵,立即窜过一边。

 三绺长须的汉子快马赶到,一招“推窗望月”,长剑平胸刺到,孟元超使一招“镫里藏身”,斜挂雕鞍,避招还招,快刀劈出。刀锋闪电般的转了一圈,旁边的人看来,似乎他只是使出了一招,其实这一招之中,已是包含了十三个复杂的招式,只因他的快刀委实大快,旁人看来,就只见一片刀光,耀目生缬了!

 那三绺长须的汉子倒吸一口凉气,暗自想道:“这小子的快刀竟似不逊于尉迟炯当年,难道他是尉迟炯的弟子?但路数又好像并不一样。”想到自己苦练多年的剑法,本来是准备用来斗一斗尉迟炯的,如今却连一个后生小子也斗不过,假如这“小子”当真是尉迟炯的弟子的话,那尉迟炯的本领岂不是更非自己所能企及,想至此处,不由得暗暗气馁。

 说时迟,那时快,那中年妇人亦已拍马追来,孟元超已经知道在对方的三个人之中,她的武功较弱,意欲先行突破最弱的一环,不闪反迎,双腿一夹,红鬃马陡地跃起,孟元超站在马上,趁着这快马一跃之势,刀挟劲风,居高临下的就向那中年妇人猛劈下去。

 不料这中年妇人功力虽不如他,却是个擅于以柔制刚,以静制动的高手,一觉不妙,立即变招,俨似蜻蜓点水,一掠即过,而且在掠过之际,剑尖迳点红鬃马的眼睛。幸而这匹名驹惯经阵仗,一觉剑光耀眼,前蹄就屈下来,孟元超刀背磕下,那中年妇人已是收刀掠过。

 红鬃马这一伏一跃,若不是孟元超骑术精妙,几乎给摔下马背。但那中年妇人躲过这绝险的一招,也是吓出一身冷汗!

 孟元超大怒喝道:“好呀,你们以多为胜,我亦不惧!你们并肩子都上来吧!”

 那少妇这才回过马来,冷冷说道:“石师叔,桑师婶,请你们暂且退下,待我和这位英雄见个高低。嗯,你若胜得过我手中的软鞭,我就放你过去。”

 那对中年夫妇说道:“好,但为了防这小子逃跑,我们给你掠阵!”意思即是,倘若孟元超要跑的话,他们就仍要插手。

 那少妇尊称这对夫妇做师叔师婶,但她的本领却是比师叔师婶还强得多,一条软鞭,使得活若灵蛇,而且在鞭法中,竟然还夹有刀剑招数,力贯鞭梢之际,那条长鞭抖得笔直,竟然就像利剑刺来一样。武学有云“枪怕圆,鞭怕直”,能够把软鞭使到如此境界,那是最上乘的鞭法了。单打独斗,孟元超本是不逊于这个少妇的,但还有两个强敌在一旁虎视眈眈,却令他不能不受多少影响了。

 正在吃紧,忽听有人叫道:“练姐姐,住手!”孟元超听得这个声音,不禁又惊又喜,原来是林无双来了。

 那少妇“啊呀”一声,跳下马来,叫道:“无双,是你呀!我找得你好苦,听说你早已到了中原,你却躲在哪儿?”

 林无双道:“我爹爹在渔村隐居,不过最近这两年却是住在金逐流的家里。不知他可来了没有?”

 那少妇诧道:“你就住在金大侠的家里?怎么他一直没有告诉我们?金大侠昨天已经来了。”

 林无双心中苦笑,想道:“半个月前,我自己也想不到我会改变主意,前来赴会呢!”原来正是因为金逐流知道她的心事,知道她不愿意和表哥见面,是以才没有把她的消息告诉牟宗涛夫妻的。

 此时那对中年夫妇亦已走上前来,叫了一声“林师妹”,说道:“师伯可好?这次本门大典,不知他老人家可会来么?”说话之际,眼睛还在瞪着孟元超。

 林无双道:“爹爹年老体衰,早已不问世事,恐怕不会来了。”

 正想给孟元超介绍,那少妇已先说道:“对啦,我还没有请教这位英雄的高姓大名呢,林师妹,你们是──”

 林无双笑道:“这位孟元超大哥是从小金川来,他是金逐流的好朋友,也是特地来做你们的客人的,怎的你这个主人却和客人打起来了。”

 那少妇很是不好意思,脸上一红,裣在施礼,说道:“原来是孟大侠,这可真是应了一句眼前即景的俗语,我们是有眼不识泰山了。”

 孟元超慌忙还礼,说道:“不敢。一点小小的误会算不了什么。”心里却有一点诧异,林无双和这少妇姐妹相称,这少妇叫那对中年夫妻做师叔师婶,而林无双和他们却又是师兄妹,“他们相互之间不知是什么关系?”孟元超心想。

 林无双接着道:“她是我的表嫂,也就是这次泰山之会的女主人。这位是我的石师兄,单名一个卫字。这位是石师嫂桑青。”

 孟元超这才知道这个少妇就是牟宗涛的妻子。牟夫人名叫练彩虹,林无双第一次和他见面之时,早已经告诉他了。

 石卫唱了个喏,说道:“这都怪我的鲁莽,只是孟兄这匹红鬃马……”

 林无双恍然大悟,道:“敢情你们认出了这匹红鬃马的来历,因此才生出这个误会?”

 石卫怔了一怔,说道:“林师妹,你也知道这匹红鬃马的来历么?”

 林无双道:“它是御林军统领北宫望的坐骑,后来给尉迟炯偷来的,对不对?”

 桑青道:“不错!那么,你知不知道我们和尉迟炯结有梁子?”

 林无双也好像有点诧异的神色,望了师嫂一眼,说道:“听说你们已经和宗神龙分道扬镳,难道还在给萨福鼎和北宫望办事么?”

 这正是孟元超想要知道而不便发问的问题,当下留心听他回答。

 石卫哼了一声,说道:“我们夫妻以前听宗神龙的摆布,实是糊涂。不过我们虽然早已恢复了闲云野鹤之身,不受任何人的差遣,但和尉迟炯的这笔帐却还是要算的!师妹,你不知道尉迟炯曾经如何欺负我们──”

 林无双微微一笑,说道:“我早已知道了。”

 石卫诧道:“你怎么知道?”

 林无双说道:“是尉迟炯告诉爹爹的。有一件事情恐怕你们却不知道,爹爹和我回到中原,第一个交上的朋友就是尉迟炯。爹爹曾经吩咐过我,叫我倘有机会见着你们,就替他转达几句说话。爹爹说立身处世,大事不可糊涂,小节无须计较。冤家宜解不宜结。何况只是一点无关大节的私仇。因此爹爹希望你们和尉迟炯所结的梁子,能够看在他的份上,双方化解!”

 林无双的父亲在扶桑派中辈份极尊,石卫夫妻不能不卖他的面子,半晌,石卫道:“林师伯既然有此盼望,我们怎敢拂逆他的意思。好,从今之后,此事休提!”

 话虽如此,但这话却是说得极为勉强,连林无双这个毫无心机的少女也可以听得出来。

 孟元超不知扶桑派的底细,心中更是藏着一个疑团,想道:“牟宗涛在中原开宗立派,遍邀武林同道观礼,他和金大侠又是朋友,按说应该是名门正派了。怎的他的同门,却又与清廷御林军有瓜葛牵连?这姓石的和尉迟炯结的也不知是什么梁子?”初次见面,不便盘根问底,疑团只好放在心中。

 练彩虹笑道:“无双,你的表哥前几天还和我说起你,很是惦记你呢。咱们还是赶快走吧。”

 林无双勉强笑道:“对,我还得要你们请我补喝喜酒呢!”练彩虹笑道:“你是几时知道我们成亲的,你想不到我会变成你的表嫂吧?”林无双道:“真是意想不到,但我却真是为你们欢喜呢!”说话之际,她们已是跨上坐骑,并辔同行了。

 他们的坐骑都是骏马,放马疾驰,中午时分就到了泰山脚下。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69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