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 心事迷茫

 燕雁无心,太湖西畔随云去。数峰青苦,商略黄昏雨。第四桥边,拟共天随住。今何许?凭栏怀古,残柳参差舞。

 ──姜白石

 云紫萝不禁心中苦笑,想道:“原来他说的是缪长风。不错,这个人的确是豪气干云,人中俊杰。但他再好,我也决不会嫁给他的。莫说我的丈夫还在人间,即使杨牧死了,我的心亦已另有所属。”当然这些话她是不能和姨妈说的。

 萧夫人见她默不作声,以为她有点动心,继续说道:“刚才你笑我大发议论,其实这乃是我拾人牙慧,本来是缪长风说的,有一天邵叔度问他,何以年已四十尚未娶妻,他说:娶妻并非只是为了传宗接代,一定得要合意才行。当时我也在座,我就向他打趣:要怎样的人才合你的心意?东不成,西不就,假如到你老了,再找到合意的人,那时只怕人家的姑娘,也不肯嫁给你了。他说:我也不是眼角太高,说来很是寻常,我要她有女性的温柔,内心复有须眉的豪气。邵叔度笑道:还说寻常,像这样的闺女,我活了这一大把年纪,还没见过。他说若有这样的人,就是寡妇又有何妨,何须定要黄花闺女?跟着他就发了刚才我和你说的那一套议论。说了之后,又再叹道:姻缘姻缘,讲的恐怕还是一个缘字。我若无缘碰上一个我真正能够喜欢的人,今生我是宁愿不娶的了。”

 “紫萝,刚才你和我谈及仙儿和鹤年这孩子的事情,你曾说过让他们随缘遇合的话,我就觉得你和他的见解颇有暗合之处,而你也正是他所要找的人!”

 “倘若换是别人,我决不敢为你做媒,但是缪长风就不同了。他是言行如一的人,他说过那样的话,我敢担保他欢喜了你,就决不会嫌弃你是有了孩子的母亲。”

 云紫萝心里想道:“杨牧也何尝不是知道我有了孩子还要我的,我嫁了他却从未得到快乐。如今我又不是受情势所逼,我可以名正言顺的把孩子养下来,没来由何苦自招烦恼?”于是淡淡说道:”多谢姨妈好意,无奈甥女已是心如止水,并不扬波!”

 萧夫人见她态度冷淡,叹口气道:“好,那就当我没有说过这些话吧。”

 果然从此后,云紫萝的姨妈就没有和她再提缪长风了。不知不觉过了七日,邵叔度还未回来。这一天早上,云紫萝起得早,独自无聊,走到梅林散心。梅花正在盛开,放目梅林,只见红满枝头,花光似海。云紫萝心中的郁闷登时消散许多,想道:“我已有好多天没练过剑法了,爹爹所传的那三招剑法,自从那次用它打败了点苍双煞之后,我似乎悟出了一些变化,却也没有试过,正好借这盛开的梅花,练练我的新招。”当下就在梅林展开剑法,使到疾处,轻轻的飞身一掠,削下了一朵梅花。

 梅枝轻轻一颤,除掉那朵梅花落下之外,还有两片树叶跟着落下来。云紫萝摇了摇头,心里想道:“我的剑法还是未曾学得到家。”

 原来她家传的蹑云剑法,最讲究的就是“轻灵”二字。中原各大门派的剑法,都有独到之处,但若论到轻灵翔动,却要推蹑云剑法第一。尤其她父亲晚年所创这三招剑法,变化虽然繁复奇奥,但却一气呵成,更是深得轻灵翔动之妙。

 这三招剑法倘若练到炉火纯青之境,可以在繁花密缀的枝头,随意削下一片花瓣,枝不摇,叶不落,同一朵花的另一片花瓣也绝不会受到损伤。如今云紫萝削下了一朵梅花,却连带触落了两片树叶,离炉火纯青之境,自是还有相当远了。

 云紫萝凝神静气,把得失置之脑后,灵台一片清明,意与神合,神与剑合,将参悟了的剑法重新施展,到了最后,终于随心所欲,削下了三朵梅花,枝叶毫不摇动。

 云紫萝满怀欢悦、但低头一看,只见遍地梅花,残红混染污泥,余香随风飘散,心中欢悦之情,不禁化为乌有。“为了练这剑法,糟蹋了如许梅花,此举何殊焚琴煮鹤?”她本来是最爱梅花的,叹息之余,突然联想到自己的身世,与这沾泥堕溷的梅花,难道没有相同之处?想到此处,不禁更是悲从中来,难以断绝。

 小时候读过一首咏梅花的词忽地涌上心头,这首词是南宋诗人陆游所作的“卜算子”,词道:“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本来陆游的这首词是以梅花的高风亮节自况的,但此际云紫萝却是将眼前“零落成泥碾作尘”的梅花,和自己平生的不幸联想在一起了。想到丈夫死别生离,意中人后会难期,而姨妈还要为自己做媒,禁不住心中苦笑。眼前虽是丽日晴天,心中却是雨丝风片的黄昏,翘首云天,有家归不得,她感到自己就像是“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的梅花一样。

 心头怅触,情难自己,不知不觉,就把在心中默念的这一词,从口中念了出来。

 忽听得有人赞道:“好剑法!好词!”

 云紫萝骤吃一惊,吓得几乎跳了起来,抬头看时,只见一个短须如戟的黄衫客已是站在他的面前。

 这个黄衫客正是缪长风。

 云紫萝不禁面红过耳,就好像在无意之中突然给人窥破了心底秘密的少女一样。

 缪长风施了一礼,道:“我本来不该偷看姑娘的剑术,只是姑娘的剑法委实太过精妙,我经过此地,看了一眼,就禁不住自己不看下去了。”

 云紫萝裣衽还礼,说道:“缪先生过奖了,我这几手见不得人的剑法,在缪先生面前施展,只怕当真是班门弄斧,贻笑大方呢。”

 缪长风怔了一怔,说道:“请恕唐突,敢问姑娘高姓大名。我们以前好像没有见过?”心里有点奇怪,不知云紫萝何以会知道他的姓名。

 云紫萝说道:“小姓云,贱字紫萝。萧夫人是我的姨妈,我来了才不过几天。”

 缪长风笑道:“原来如此,怪不得我前几天刚刚来过,却没有见着姑娘。”

 云紫萝说道:“我听得姨妈说过,听说缪先生是和陈大侠陈天宇的二公子一同来的。”

 缪长风道:“不错,但这次我却是为了自己的事情来的,陈二公子另有事情,他可不能陪我再来做邵家的客人了。”

 云紫萝道:“邵老伯刚好是在我来的第二天离家,他说要到陈大侠家里回拜,你们没有见着吗?”

 缪长风道:“是吗,这么说我倒是和邵叔度错过了见面的机会了。”接着说道:“邵叔度不在家,我见令姨妈也是一样。不知云姑娘还要不要再练剑法?”

 云紫萝说道:“我陪缪先生去见姨妈吧。”

 两人走出梅林,缪长风忽道:“我与姑娘初会,有句话不知该不该问?”

 云紫萝心里有点纳罕:“不知他要问我什么?”她本来是个端庄洒脱兼有之的侠女,不是小家气的姑娘可比,当下也就落落大方地说道:“缪先生请说。”

 缪长风道:“姑娘的蹑云剑法轻灵翔动,有如天马行空,不可羁勒。但和陆游那首咏梅花的词,却似乎并不相称?”话中之意,即是要问云紫萝何以在练了如此洒脱的剑法之后,却会念出那样幽怨的一首词来?

 云紫萝淡淡的说道:“没什么,我不过因见梅花零落,堕溷沾泥,偶尔想起了这首词罢了。”

 缪长风笑道:“我素来是胡乱说话的,请姑娘不要见怪。我想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有时一个人也难免忽生感触,无端惆怅的。但多愁善感,却似乎不是我辈所宜。尤其是在这西洞庭山,放眼一看,就可以看见烟波浩淼的太湖,我们的胸襟是应该更加宽广了。嗯,我胡说一通,姑娘不会怪我交浅言深吧?”

 一个初相识的男子和她说这样的话,确实可算得是交浅言深。云紫萝心里想道:“这个人做朋友倒是不错。”当下笑道:“我自问还不是个太过多愁善感的女子,但缪先生的金玉良言,我还是要感谢的。”

 缪长风哈哈一笑,说道:“或许是我浪迹江湖,已经惯了。纵使是有天大的烦恼,转眼间我也就会忘了。比如就说那些零落的梅花吧,我见了却想起了另外的两句诗来。”

 云紫萝给他引起了兴趣,不觉就问他道:“是哪两句?”

 缪长风道:“‘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想起了这两句诗,我就不会为梅花伤感了。”

 云紫萝心里叹了口气,想道:“我若是能够像他这样洒脱,倒是可以免掉许多烦恼。”

 二人言语投机,谈谈说说,不知不觉,已是回到云紫萝姨妈的家中。

 萧夫人见云紫萝带了缪长风来,又是诧异,又是欢喜,说道:“什么风把你又吹来了?嗯,你已经认识了我的甥女,那就用不着我再给你们介绍了。”

 坐定之后,缪长风说道:“我是为了打听一件事情来的。”

 萧夫人是个急性子的人,道:“且慢,我也要向你打听一件事。你是从陈家来的吧?”

 缪长风道:“不错。陈天宇和陈光世两父子要到泰山去参加一个什么扶桑派在中原重建的典礼,所以那位陈二公子不能来了。”

 萧夫人道:“我问的不是陈二公子,我想问的是邵叔度有没有到过陈家?”

 缪长风道:“我不知道。我没有见着他。”

 萧夫人道:“你是什么时候离开陈家的。”

 缪长风道:“三天之前。”

 萧夫人不觉有点担忧,说道:“邵叔度离家已有七日,按说他两天就可以到达陈家的,但你却没有见着他,他到了哪里呢?”

 缪长风笑道:“邵叔度本领高强,江湖经验又是极之丰富,你还怕他会失了吗?我想或许他也是赴泰山之会去了。听说扶桑派掌门人牟宗涛,这次要在中原开宗立派,光大门户,是以大张旗鼓,遍邀江湖上的成名人物。邵叔度虽然没接到请帖,那是因为牟宗涛不知道他的住址之故。老邵想是听得这个消息,想去见一班平时难以见到的朋友。他料想牟宗涛是决不会嫌他不请自来的。”

 萧夫人心想:“不错,叔度赴泰山之会。要打听儿子的下落,自是比只去陈家打听,更为方便了。”当下笑道:“那你又为什么不去?”

 缪长风笑道:“我本来是想去的,就因为要到你这里打听一件事情,以至不能凑这热闹了。”

 萧夫人心里已然明白了:“想必他是要打听连甘沛那件事情。”心念未已,果然便听得缪长风接下去说道:“萧大嫂,我走了之后,可曾有一个姓连的人到过这里找我?”

 萧夫人道:“不错,是有一个叫连甘沛的人跑到这儿撤野。他不自量力,竟敢向我们讨人。大概是你的仇家吧?”

 缪长风道:“后来怎样?”

 萧夫人笑道:“你应该多谢我的甥女,是紫萝她帮你把这个姓连的打发了。嘿,嘿,这人敢来和你作对,我以为他的本领定然十分了得,谁知紫萝一出手,就叫他不能不夹着尾巴逃走,不过话说回来,这人的本领虽然不是十分了得,也可算是相当不错的了。若不是紫萝使出了蹑云剑法,只怕还当真不容易将他打发呢。”

 云紫萝有点不好意思,说道:“这人双笔点穴的功夫确是十分了得,我好不容易才侥幸胜了一招,结果还是邵伯伯和姨妈将他赶跑的。”

 缪长风道:“想不到却给你们惹了麻烦了。你们知不知道这个姓连的来历?”

 萧夫人道:“大不了是‘惊神笔’连家的人,我虽然是女流之辈,本事低微,也还不至于就怕了连家。”

 缪长风道:“萧大嫂,你是女中豪杰,即使连甘沛的叔叔,那个当年曾与金逐流、厉南星争胜的连城虎武功未废,也未必是你的对手。不过,咱们害怕的不是连家──”

 萧夫人道:“那又是谁?”

 缪长风道:“据我所知,连甘沛已经投在御林军统领北宫望门下。”

 萧夫人吃了一惊,说道:“你是说他已经做了清廷鹰犬么?”心里想道:“这倒给邵叔度猜中了。”

 缪长风道:“不错,但他是为清廷暗中出力,江湖上一般人还是不知道的,像他这样的武林败类还有好几个呢。在江湖上突然消声匿迹了的那个石朝玑也是其中之一。”

 萧夫人口里说不怕,心里其实却是有点顾虑的。要知得罪了御林军的人,是随时可能给加上反叛的罪名,招致灭门之祸的。不错,萧夫人虽然同情反清的人物,但她还不愿意卷入漩涡。心里暗自想道:“我还有夫仇未报,若然变了‘钦犯’,这个麻烦倒真是不小了。”

 缪长风道:“萧大嫂,我真是过意不去,连累了你们。唉,这个地方,恐怕你们是不能再住下去了。”

 萧夫人毕竟是个女中豪杰,虽然有所顾虑,随即想道:“事已如斯,怕又有什么用?”如此一想,豪气陡生,笑道:“反正我也是四海为家惯了的。不过,缪大哥,我倒还未知你也是义军中人呢!”

 缪长风笑道:“义军中的人物,我倒是认识一些,说道加盟义军,做个头目,那我却还不配呢!”云紫萝道:“缪先生客气了。”缪长风说道:“不是客气,我是匹不受羁勒的野马,即使我想参加义军,只怕他们也不敢要我呢。”说罢哈哈大笑。

 萧夫人道:“然则连甘沛这厮又何以要来捉你,难道竟是私怨吗?”

 缪长风道:“私怨也有一点,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大约五年前,有一天我经过连家庄,恰巧碰上他和一个农夫争路。那时他的惊神笔法大概还没有练成,也还没有投入北宫望的门下。

 “他和那个农夫各自一方行来,在一条独木桥上迎面碰上了。农夫是挑着两桶大粪的,自是不便在独木桥上倒退回去。他又不肯相让。

 “争持不下,吵了起来,俗语说得好,相骂无好口,那农夫自是不免说了几句粗口。连甘沛就发起怒来,冷笑说道:‘好你不肯让路,那你就站在这里吧!’折扇轻轻一点,点了那农夫穴道,又再慢条斯理地说道:‘好啦,你喜欢站多久就站多久,除非你向我求饶,求我放你,否则你是休想再走的了,谁也救不了你!’说罢,这才一捋长衫,翩如飞鸟般从那农夫头顶飞过。

 “我恼他欺侮乡下人,口气又太狂妄,遂决意将他戏耍戏耍。当他以‘黄鹄冲霄’的轻功身法掠过那农夫的头顶之际,我把两颗石子投入粪桶之中,他那件洁白的长衫登时给粪汁溅污。

 “这一下他当然勃然大怒了,气冲冲向我跑来,可是他终于不敢发作。”

 云紫萝听得有趣,笑道:“虽然恶作剧,但用恶作剧来惩戒恶徒,却正是最妙不过。那厮为什么又不敢发作呢?”

 缪长风道:“我接着掷出一颗石子,把他的独门点穴手法解开,那农夫突然能够走动,莫名其妙,以为是受了他的邪法作弄,而这邪法却给过路的神灵解了,于是一路骂不绝口的挑着两桶大粪回家。

 “连甘沛见我破了他的独门点穴手法,登时不敢发作,请问我的姓名。我这才和他说,我不是有意和你为难,只因你说你的点穴功夫无人能解,我这才试试而已。连甘沛大概也知道江湖上有我这么一个人,听了我的名字之后,一言不发,就回去了。”

 萧夫人道:“小人眦睚必报,他吃了这样一个哑亏,自是难怪要怀恨在心的了。不过听说连家的点穴功夫,乃是武林一绝,不传之秘,你却是怎么会解的呢?”

 缪长风说道:“连家的惊神笔法决非浪得虚名,不过要两人同使,使出四笔点八脉的功夫,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连甘沛一来是惊神笔法还没练成,二来只是一个人,点的又非隐穴,我才能够破解。若然真正交手,碰上了四笔点八脉的功夫,只怕我也是只能防御,不敢让他们点中的了。”

 萧夫人笑道:“虽然如此,但你破得连家的独门点穴手法,你这武学的广博,已经是足以令人深深佩服的了。”

 缪长风道:“萧大嫂,多谢你给我脸上贴金,好在我脸皮厚,否则可真要给你说得脸红了。”他却不知萧夫人是有意在云紫萝面前夸赞他的。

 云紫萝说道:“但他那天来势汹汹,若然只是为了这样一件小事,恐怕不会如此。”

 缪长风道:“不错,他当然不仅是为了这件小事。他如今已是北宫望的手下,在御林军中,有了个挂名差事的。只能说他是因利乘便,假公济私,公报私仇。因为我虽然没有加入义军,但承北宫望‘看得起’,却也早已把我列名为朝廷的钦犯了。”

 萧夫人吃了一惊,问道:“你是怎样变成钦犯的?”

 缪长风道:“事情是这样的,江湖上有个天理会,你们可知道么?”

 萧夫人道:“听说天理会是个反清的组织,现任的舵主叫林道轩,年纪还不到三十岁,是武林第一高手江海天的徒弟。我说得对吗?”

 缪长风道:“不错,江海天有四个徒弟,大弟子叶慕华是大凉山的义军副首领,二弟子宇文雄是江湖游侠,林道轩排行第三,他还有一个师弟名叫李光夏,也是天理会的副舵主。我和江海天师徒并不相识,但在天理会却也有个老朋友,此人名叫戴谟,他的父亲就是曾经当过京师震远镖局总镖头的戴均。”

 萧夫人吃了一惊,说道:“震远镖局的前一任总镖头不是韩巨源吗?”

 缪长风道:“戴均就是给韩巨源排挤掉的,他做震远镖局的总镖头还在韩巨源之前。当然他离开镖局也还有一些其他原因,这里不必细说了。”

 萧夫人放下了心上的一块石头,心道:“原来如此,他和我的仇家也是有梁子的。否则我和缪长风说话,也要有所顾虑了。”

 缪长风继续道:“去年我经过保定,到天理会总舵拜访戴谟,想藉此结识林、李二人。不料林道轩和李光夏都不在家,我在天理会中作客等待他们回来,谁知第三天晚上,就遭遇了突袭!”

 云紫萝吃了一惊,问道:“是谁这样大胆,竟敢偷袭天理会的总舵?”

 缪长风道:“是北宫望派来的御林军中的高手,共有十八人之多,为首的是北宫望的师兄西门灼。此人武功据说不及师弟,但所练的血神掌却是歹毒之极。林、李二人不在,敌强我弱,戴谟和我殿后,掩护天理会的弟兄逃走,一场恶战,戴谟不幸伤重身亡。我击毙了对方七名高手,也着了西门灼的一掌,侥幸还能逃得出来。但却从此变成了钦犯了。”说罢解开上衣,只见胸膛上有个掌印,好像火烙一般。缪长风苦笑道:“这就是那天晚上,西门灼在我身上留下的记号了。好在我刚练成了护体神功,否则真是不堪设想。”萧夫人和云紫萝看了,都是不禁骇然。

 缪长风道:“去年连甘沛这厮已经在御林军中挂上名了,不过他是不露面而作虎伥的鹰爪孙,那天晚上,没有和西门灼同来。

 “北宫望和西门灼不知我的姓名来历,据我猜想,想必是连甘沛自告奋勇,要为朝廷缉拿我的。北宫望的手下只有他认识我,这差事也就顺理成章的落在他的身上了。”

 萧夫人道:“他前几天刚给我们赶跑,而且还受了一点伤,料想不会这样快就能邀了高手再回来的。不如你在这里多住几天,等到邵叔度回来,咱们再作计较,也还来得及吧?”

 云紫萝道:“邵伯伯若果是去赴泰山之会,恐怕就不知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了。”

 缪长风知道萧夫人舍不得这里的家,说道,“我来的时候已经想好一个主意,我不怕他们来找,只怕他们不来。”

 萧夫人诧道:“你打的是什么主意?”

 缪长风道:“他们到来,我和他们作个了断。无论如何,你们不要插手。这样,就不关你们的事了。”

 萧夫人怫然不悦,说道:“我虽是女流之辈,肩膊也还敢担当一点事情。”

 缪长风道:“话不是这么说,我怎敢小觑大嫂,只是不想连累你们而已。再说,若有两全之策,你们又何苦卷入漩涡?萧大嫂,你不答应,那我只好现在就走了。”

 萧夫人暗自思量:“暂且答应下来,真到了迫不得已之时,说不得我也只好出手了。”主意打定,于是笑道:“这样说我倒要盼望那姓连的别这样快来了,最好他在一年半载之后才来,你可以多住一些时候。”

 缪长风道:“我担心的就是等不着他们,因为我恐怕只能在这里逗留不超过一个月的时间。如果我走之后他们才来,那就要连累你们了。因此,我又为你们想好了一个主意。”

 萧夫人笑道:“我只知道你的武功超卓,却原来还是个很会出主意的小诸葛呢。”

 缪长风说道:“大嫂你别见怪,我这个主意却是要委屈你们的。”说罢,拿出了几张薄如蝉翼的面具,接着说道:“这是十年前我从苗疆得来的人皮面具,制作十分精巧,轻柔软熟,且有弹性,可以张开来粘在脸上,决计不会给人看破。当时我为了好玩,搜罗了各式各样的十多张,送了一些给朋友,现在恰好还剩下四张,正好分给你们。如果我等不着他们,无法和他们在此作个了断,那么你们还是离开这里的好。”

 萧夫人道:“难为你给我们想得这么周到。”要知她和云紫萝、邵紫薇、萧月仙四人都是和连甘沛见过面的,尤其是她,在江湖上熟人更多,若然要远走他方避祸的话,当然最好是不要让人识破她的本来面目。

 缪长风笑道:“戴上这个面具,包保熟人也认不出你们。只是有一样可得请你们原谅,这几张面具的主人,生前都是丑女。”

 萧夫人笑道:“我都是鸡皮鹤发的老妇人了,容貌的好丑还会放在心上么?只是我这甥女花容月貌,要她变成个母夜叉,却确实是有点委屈了。”

 云紫萝道:“我只怕戴上这种人皮面具,难免会感到恶心。”

 缪长风道:“当然能够不用,那是最好。但有备无患,留下来也是好的。”云紫萝听得他这样说,只好接过一张人皮面具,多谢他的礼物。

 缪长风道:“令嫒和邵姑娘怎么不见?”萧夫人道,“想必是到外面玩耍去了,待我叫她们回来。”

 缪长风说道:“让我叫她们吧,她们会听得出我的龙吟功的。”说罢一声长啸,果然是宛若龙吟。震得萧夫人都感觉耳鼓有点嗡嗡作响。云紫萝那日在湖上听过他的龙吟功,不以为异。萧夫人不禁暗暗佩服,心里想到:“怪不得叔度赞他天生异禀,是个不出世的武学奇材,他今年不过四十岁,但只凭他这份内功造诣,已是远远在我之上。”

 过了一会,邵紫薇和萧月仙飞跑回来,萧月仙道:“我和薇姐在后山练剑,不知道是缪叔叔来了。妈,你也不早点叫我们。”邵紫薇没有见着陈光世,却有点失望。

 缪长风笑道:“这次只有我一个人来,我还有点儿害怕你们不欢迎我呢。”当下将陈天宇父子赴泰山之会的事情,说给她们知道。

 邵紫薇给他说中心事,面上一红,说道:“缪叔叔真会说笑,我们练习剑术,正是巴不得有你这样一位大行家来指教呢。”

 缪长风笑道:“大行家就在你们自己家里,何用外求?”

 云紫萝道:“缪先生太客气了,我也正想请你指点几招剑法呢。”

 萧夫人巴不得他们接近,跟着说道:“对啦,紫萝家传蹑云剑法,外人是很少知道的。你一见就说得出它的名字,我也有点奇怪呢。怪不得人家说你武学广博,果然名不虚传。你不要客气了,看在我的份上,你也该指点指点她们才是。”

 缪长风道:“大嫂,你又给我脸上贴金了。蹑云剑法的奥秘,我只是一知半解,云姑娘却是衣钵真传,当真要说到指点二字,那可得颠倒过来说才对。”

 萧月仙噗嗤一笑,说道:“缪叔叔,你一向很爽快,从未见过你这样里唆的说客套话的。好啦,你们都不要客气了,不用指点二字,大家切磋好啦。你们切磋剑法,我也好沾光。”

 第二天缪长风果然和她们到梅林练习剑术,邵紫薇道:“缪叔叔,你没有带剑,却怎么练?暂且用我这一把如何?”

 缪长风微笑道:“不用。”随手折下一株树枝,说道:“云姑娘,请你展开蹑云剑法,尽管向我刺来,不必顾忌。”

 云紫萝知他武功超卓,倒不怕误伤了他,只是心里想道:“我这把剑虽然不是削铁如泥的宝剑,但这树枝却是一削就断的,难道他还能够总不让我碰着不成?”

 缪长风说了一个“请”字,树枝轻轻一挥,使了一招普通的“请手式”,云紫萝恐怕一交手就削断他的树枝,于他面子不大好看,当下采取避实击虚的战术,剑尖一颤,避开他的树枝,唰的一剑,刺向他膝盖的“环跳穴”。

 哪知缪长风这株树枝竟是活似灵蛇,吞吐腾挪,变化莫测,云紫萝一剑刺空,他的树枝已是突然从云紫萝意想不到的方位刺来。学武之人,抵御敌人的进攻乃是出于本能,急切间云紫萝无暇思索,立即回剑一圈,还招反击。

 缪长风赞了一个“好”字,霎那间身形步换,树枝没有给她碰着,又是从她意想不到的方位刺来了。

 云紫萝识得这是武当派的招数,名为“星汉浮搓”,这是上刺咽喉,斜削双目的凌厉绝招,不敢怠慢,忙以蹑云剑法的“移星摘斗”一招化解,不料缪长风的树枝倏地中途一变,看似“星汉浮搓”,其实却不是“星汉浮搓”,只听得“嗤”的一声,云紫萝的衣袖已是给他的树枝拂着,云紫萝面上一红,连退三步,说道:“缪先生剑术果然神妙非凡,我输了招了。”

 缪长风笑道:“这是你还有顾忌之故,并非真的输招。再来,再来!”

 再度试招,云紫萝哪里还敢轻视他手中的“树剑”,顾忌一消,把蹑云剑法发挥得淋漓尽致!

 缪长风亦是不禁暗暗佩服。心想:“蹑云剑法传到她的手上,似乎又多了许多变化,其中精微之处,我以前想都没有想到。嗯,像她这样能够把剑法推陈出新的聪明女子,在须眉之中也不多见!”

 缪长风眼中的云紫萝是如此,云紫萝眼中的缪长风更是令她心折,感到他的剑法难以捉摸了。只见他所出的招数,时而少林,时而武当,时而峨眉,时而崆峒,各家各派的剑法纷然杂陈,奇招妙着,层出不穷,但每招每式,尽管是脱胎自各大门派,却又都有别出心裁之处,或大同而小异,或大异而小同。

 转眼过了三五十招,缪长风的一株树枝使得虎虎风生,矫若游龙,虽是柔枝,劲道不亚刀剑。由于他每一招都是制敌机先,攻敌之所必救,云紫萝被迫转为防御,拆了三五十招,仍然未能削着他的树枝。

 忽地缪长风一招刺来,竟是蹑云剑法的招数,云紫萝的本门剑法自是熟极如流,不用思索,立即便用相应的招数化解,不料缪长风陡然加以变化,又是从云紫萝意想不到的方位刺来,云紫萝吃了一惊,百忙中一个“风刮落花”的身法,这才堪堪避过。缪长风说道:“我这一招轻云出岫,按照贵派的剑理,是应该先慢后快的,我改为先快后慢,不知也可以使得么?”云紫萝道:“缪先生别出心裁,令人佩服。不过若非内力足以驾御,恐怕不宜。”这话当然还是称赞缪长风的,意思是说,倘若是寻常武学之士,没有缪长风这样的内功造诣,那就不宜更改原来的剑法了。一面是称赞对方,一面也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话出了口,云紫萝这才突然感到有点不好意思,想道:“我和他初初相识,他的武学造诣又远胜于我,我这话只怕是说得太直率了。”

 缪长风大为欢喜,说道:“云姑娘说得不错。”过了数招,缪长风又是一招略加变化的蹑云剑法,这次云紫萝已有准备,使出她最近参悟的三招剑法中的一招绝招,心想:“这次无论你如何变化,我总可以削着你的树枝了吧?”心念未已,缪长风的树枝果然给她的青钢剑碰着,可是那树枝却似一片木片似的附着在她的剑脊上,云紫萝突然感到一股粘黏之劲,青钢剑不知不觉给他带过一边,那根树枝仍然没有削断!

 缪长风霍地跳出圈子,扔掉树枝,笑道:“这次是我真的输了招了,云姑娘的蹑云剑法端的是出神入化,非我所及。”

 邵、萧二女看得目眩神迷,在缪长风扔掉树枝之后,心神稍定。

 萧月仙诧道:“邵叔叔,这一招分明是你赢了表姐,怎的反而说是输了?”

 缪长风道:“我不过是在内力上稍胜你的表姐一筹,剑法上实是已受制,不能不甘拜下风。”

 云紫萝道:“缪先生,你这话就说得不对了,蹑云剑法或者是各有变化,我勉强够得上和你切磋。但你精通各家各派的剑术,这却是我望尘莫及的了。”

 邵紫薇笑道:“你们的剑法都令我大开眼界,受益不少,大家都不必谦虚了。缪叔叔,你怎的懂得这许多门派的剑术,当今天下,恐怕是再也没有第二个人了!”

 缪长风哈哈大笑道:“好在这里没有别人,你这活若是给别人听见,只怕会笑掉别人牙齿!”

 邵紫薇道:“我不信还有别人在剑术上比得上你。”

 缪长风道:“比我剑法高明的不知多少呢!如金逐流,如厉南星,如牟宗涛等人,他们就都是一派的剑术名家,远远在我之上。”

 萧月仙道:“你和他们交过手?”

 缪长风道:“人的名儿,树的影儿,盛名之下无虚士,何须交过手才知高下?”

 邵紫薇道:“焉知他们不是浪得虚名?何况即使如你所言,他们也不过只是一派的剑术名家,你却是精通各家各派?”

 缪长风笑道:“你这话就外行了。第一、我不过是对各派的剑法涉猎得多一些,距离精通二字,还差得远呢。第二、武学的最高境界,是要融会百家,自辟蹊径。融会百家我还未能做到,自辟蹊径,独创一派,那就更谈不上了。又怎能与他们早已成为一派宗师的相提并论?”

 云紫萝心里想道:“这人有狂放的一面,也有谦虚的一面,倒是难得。”不过,虽然知道他说的是客气话,但细细咀嚼他说的“融会百家,自辟蹊径”这八个字,亦是感到得益不少。

 邵紫薇和萧月仙却是不约而同的有另一种想法,他们昨日听得缪长风说过泰山之会的事情,此际心中都是想道:“牟宗涛是此会的主人,缪叔叔刚才说的金、厉等人都是上客,另外还不知有多少武学高明之士?陈光世和他父亲也都去了。唉,倘若我也能赴会开开眼界,这该多好!”

 缪长风来了之后,萧月仙已经和邵紫薇搬回家里,把邵家的客房让给缪长风。她们合住萧月仙的卧房,云紫萝则住在萧夫人的房间。

 这晚云紫萝怕她姨妈唠叨,说她不愿意听的话,一早就假装熟睡,到了午夜时分,忽然听得远处隐隐似有长啸之声!

 听这啸声,似是来自数里之外的梅林,云紫萝大为诧异,心里想道:“啸声从数里之外传来,依然听得清清楚楚,自必是缪长风的龙吟功无疑。半夜三更,他为何无端端跑到梅林发啸?”

 啸声未歇,忽地又听得两种异声,相继传来。如狼嗥,如枭鸣,难听之极,三种声音,相互纠缠,相互撞击,好像厮杀一般。缪长风的啸声似是在那两种异声的包围之中,觅缝钻隙,摇曳而出,音细而清,宛如游丝袅空,若断若续,狼嗥与枭鸣这两种异声虽然宏亮,却也掩盖下了他这清冷的啸声。陡然间啸声大振,有如孤军奋战,突破重围。又如白居易“琵琶行”中所描写的那样:“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响遏行云,群峰回应,久久不绝!

 云紫萝是个武学行家,大惊之下,忙即披衣而起,说道:“姨妈,你听!恐怕是缪长风碰上劲敌了!”

 萧夫人早已坐了起来,说道:“不错,这两个人恐怕都是练有独门内功的高手,不过你也不用担心,缪长风大概也还可以应付得了。紫萝,你做什么?”只见云紫萝推开了窗门。

 云紫萝道:“我出去看看!”

 萧夫人说道:“你忘了他的叮嘱吗?他这啸声想必就是要叫咱们躲开的。要去也只能我去!”

 云紫萝道:“姨妈,你是一家之主,应该留下来照顾表妹和邵姑娘,还是我去的好!”

 萧夫人说道:“我看缪长风是对付得了的,对付不了,咱们再出手不迟。何况,你、你──”

 她想说的是“何况你又有孕在身”,话犹未了,云紫萝已是跃出窗子,说道:“若然来的不止两个强敌呢?他纵然对付得了,咱们也不能让他独自对付强敌!”说到最后的几个字之时,身形已经翻过围墙,到了屋子外面了。

 萧夫人本来要阻拦她的,转念一想:“患难见真情,我不是要撮合他们的吗?那就让她的真情给缪长风知道也未尝不好。”同时心里又不禁暗暗叫了一声“惭愧!”想道:“我年纪大了一些,侠气倒是不及她们小一辈的。”

 云紫萝踏入梅林,只听得风声呼呼,人还未见,却已见到了满空都是飞舞的梅花!

 云紫萝向那声音来处走去,走得稍近一些,忽地感到一股热浪袭来,好像鼓风炉中吹出的热气,触人如炙。方自一惊,陡地又有一股寒呛袭来,登时又似从鼓风炉畔突然移到了冰窟之中,饶是云紫萝的内功已有相当造诣,也是不由得机伶伶的打了一个冷颤。

 抬头一看,只见淡月疏星之下,红黑黄三条人影,倏合倏分,斗得正酣!

 原来围攻缪长风的那两个人,一个是披着黑色斗篷的武士,另一个是披着大红袈裟的和尚。

 那和尚披的是大红袈裟,掌心也好像涂满鲜血一样红得怕人,每一掌劈出,都挟着一股炙人的热风!

 那黑衣武士的打法却完全两样,远不如和尚凶悍粗犷,一掌拍出,轻飘飘的若不经意,但一股侵肌刺骨的寒飚却随着他的手足起处,突然无声无息的袭来!

 云紫萝虽然尚未练成上乘内功,一看之下,亦已看出一些门道,暗自思忖:“姨妈说得不错,这两个人果然都是练有独门的邪派内功,黑衣武士似乎练得更纯。我的功夫和他们相差太远,明刀亮斫,只怕未必近得他们身子。”

 缪长风在这两人夹攻之下,双掌盘旋飞舞,掌力时而柔如柳絮,时而猛若狂涛,忽柔忽刚,变化莫测。旁人看来,似乎是他处在下风,其实却是个各有顾忌的相持局面。

 黑衣武士接连拍出连环七掌,内力有如排山倒海般的从掌心发出,直攻过去,只听“咔嚓,咔嚓”之声不绝于耳,那是在他方圆三丈之内,无数的树枝给他的掌力折断的声音,但他的每一掌仍是轻飘飘的拍出,不带风声!缪长风头顶上发散出热腾腾的白气,白气越来越浓,似是正以绝顶的内功抵御对方的阴寒之气,抵御得相当吃力。可是黑衣武士却感到对方的内力坚韧非常,面前好像堆着一堵无形的墙壁,任凭他如何冲击,总是攻它不破。

 缪长风双掌一合,划了一道圆圈,冷冷说道:“西门灼,你纵然练成了玄阴掌,加上这秃驴的火龙功,却又能奈我何哉责你们是不是还要再打下去,但在这里我可不想奉陪了!”

 西门灼喝道:“你说不怕,为何要跑?”与那和尚一前一后,堵住缪长风的去路。缪长风冷笑道:“我只是不想糟塌梅花,毁坏风景,你当我是怕了你么?有胆的你跟我来,咱们另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分个雌雄,决个高下,你们尽可放心,缪某决不会找人帮手!”

 云紫萝躲在一棵老梅树后,心里想道:“缪长风想必是已经知道我来到了,他这番话是有意说给我听的。他要把那两个人引开,他不想我卷入漩涡。可是看这情形,他要跑也难以跑开,我又焉能袖手旁观。”

 心念未已,果然便听得西门灼喝道:“这里便是你丧身之地,何须另选地方?”那和尚也喝道:“任凭你花言巧语,你要跑就是不成!”两人联手夹攻,攻得更加紧了。

 缪长风哈哈一笑,说道:“你有多大本领,胆敢口吐狂言?”轻轻的一掌拍出,把对方两个人的掌力化开。西门灼正在使到第七重的玄阴掌功夫,忽觉微风飒然,如受春风吹拂一般,竟有懒洋洋的感觉。西门灼大吃一惊,心里想道:“难道他竟练成了太清气功?”

 太清气功是道家的一种上乘内功,龙吟功则是从佛门的狮子吼功脱胎的,云紫萝未来之前,缪长风已经用龙吟功和他们较量过了,此时又再使出太清气功轻描淡写的化解了他们的攻势,饶是西门灼武学深堪,见多识广,也是不禁为之骇然,想道:“这小子的武学也真杂得可以,怪不得我的师弟素来是不佩服别人的,也不能不称赞他是当今武学最博之士,果然名不虚传!他不但通晓各大门派的剑法,居然还擅长佛道两家的正宗内功!看来我若不冒险一施杀手,今日只怕难逃一败。”

 三人各以正邪各派的绝顶功夫比拼,西门灼的玄阴掌有如严冬肃杀,那和尚的火龙功有如炎夏骄阳。但缪长风的太清气功却有如和煦的春日。肃杀的寒气,三伏的炎威都在春风之中溶解。

 西门灼也端的非同小可,一受太清气功的侵袭,仅仅退了两步,立即就默运玄功,片刻之间,真气周行全身三十六道大穴,消除了那股懒洋洋的感觉。随即化掌为指,轻轻的一指向缪长风胸口的“璇玑穴”弹去。”

 缪长风焉能给他弹着,吞胸吸腹,身形登时挪后少许,恰恰避开。可是虽没给他弹个正着,胸口却突然感到火烙一般,浑身发热。呼呼风声,那和尚的双掌又是连环击到。他是练有火龙功的,掌风如同鼓风炉中喷出的热风,令得缪长风热得更加难受,不由自己的接连退出七八步。

 缪长风也不禁吃了一惊,要知西门灼的玄阴掌发的本来是奇寒的阴煞之气,和他这一指所用的阳刚气功路子刚好相反,纵使武学高明之士,也很难把两种大相迳庭的内功迅速转换的,缪长风自忖:“败是不会败给他们,但只怕过后可得大病一场。”

 殊不知西门灼这“雷神指”的功夫也未练成,强自把玄阴掌迅速变化雷神指,本身真气亦是耗损不少,决计不敢多用。而缪长风每退一步,就消去了对方的一分劲道,退出了七八步,已是把对方那寒热的作用消除了。

 但云紫萝不明这种上乘武学的奥秘,她躲在树后伺机出手,见缪长风接连退了七八步,却是禁不住心慌了。

 大吃一惊之下,云紫萝无暇思索,摸出了三枚铜钱,立即便向西门灼打去。

 云家的钱镖打穴功夫也是武林一绝,三枚钱镖分打西门灼上盘“太阳穴”,中盘“愈气穴”,下盘“归藏穴”,黑夜之中,认穴不差毫厘!

 西门灼喝道:“谁敢偷施暗算?”陡然间三枚钱镖都向着云紫萝反射回来。不但钱镖反射回来,一股排山倒海般的掌力也随之而至!

 云紫萝禁不住那股力道冲击,大惊之下,迫出了她绝妙的轻功,一个“细胸巧翻云”,跳将起来,纤手一按梅枝,在半空翻了一个筋斗,倒纵出数丈开外!幸而她内功颇有造诣,顺着那股力道的来势,轻轻巧巧的落下地来,这才得以没有摔倒!

 可是那三枚反射回来的钱镖,仍然如影随形的跟着她,她刚刚脚尖着地,那三枚钱镖也跟着到了。

 云紫萝听风辨器,听出钱镖的来势已缓,既是无法闪避从三路打来的钱镖,便即伸指疾弹,铮、铮、铮三声,把三枚铜钱弹开!

 钱镖虽给弹开,但她的手指与反射回来的铜钱接触,却突然感到一股冷意,直透心头,不由得机伶伶的打了一个冷颤。

 忽地有一双手从她后面伸来,拖着她就跑。云紫萝惊魂未定,又吃了一惊,正要挣扎,身边听得萧夫人的声音说道:“别慌,是我!”

 西门灼以劈空掌力反击云紫萝,这就给了缪长风一个可乘之机,当下身形一起,猛的就向他的琵琶骨硬劈下来!

 西门灼在对方强攻之下,不敢拼个两败俱伤,他的功夫也已到了能发能收的境界,双掌向前滚斫之势,倏然变为向上接招。

 只听得“蓬”的一声,西门灼双掌一合,夹着了缪长风的手掌。缪长风内力一震,西门灼虎口发热,双掌连忙松开,缪长风电光石火般的疾即转身,双掌齐出,十指如钩,只听得嗤嗤声响,那个和尚刚刚向他攻来,给他掌指兼施,反击回去。饶是这和尚闪避得快,身上披的那件大红袈裟已是给他撕去了一幅。

 缪长风暗暗叫声“惭愧”,心里想道:“若不是云紫萝助我一臂之力,只怕我还当真不容易脱身呢。但我无论如何也是不能连累她了!”

 萧夫人把云紫萝拖入梅林深处,埋怨她道:“紫萝,你怎的可以如此冒险,不怕惊动了胎气吗?”

 云紫萝还未来得及说话,忽听得长啸一声,宛若龙吟。霎那间缪长风已是出了梅林了。西门灼和那和尚紧迫不舍,激战过后的梅林,恢复了原来的宁静。

 云紫萝道:“姨妈,你别只是顾我,缪先生恐怕──”话犹未了,就好像听得缪长风在她耳边说话一般,说道:“我不碍事,多谢你们。快照我那天说的话去做!”缪长风用的是最上乘的“传音入密”的功夫。云紫萝见他仍然能够运用这样上乘的内功,心头的一块大石方始落下。

 萧夫人道:“这你可以放心了吧,我早说过缪长风是可以应付得了的。咦,你怎么啦?手心如此寒冷!”云紫萝道:“没什么,大概是着了点凉。”

 萧夫人紧紧握着她的双手,以本身深厚的内功助她驱除寒气,过了大约半炷香时刻,黄豆般大小的汗珠一颗颗从云紫萝的额上滴下来,云紫萝的脸色这才开始恢复红润。萧夫人嘘了口气,说道:“原来你是沾上了玄阴掌的寒毒,却还对我遮瞒,好在你只有两个月身孕,胎儿尚未成形,沾上的寒毒也不算多,否则你纵然可免内伤,腹中的胎儿却只怕是难以保全了。唉,我也想不到敌人竟是如此厉害的!”

 云紫萝低下了头,暗暗叫了一声“侥幸”,心里想道:“杨牧非常盼望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幸亏我保得住腹中这一块肉,否则是更对不起他了。”

 萧夫人责备了她一顿之后,想把气氛弄得轻松一些,接着笑道:“紫萝,你说你心如槁木,其实却是个热心人呢!经过了今晚的事情,我看缪长风是永远也不会忘记你了。”

 云紫萝面上一红,说道:“我只问事情应不应为,他既然算得上咱们的朋友,换了另一个,我也会这样做的。”

 萧夫人微微一笑,为了避免甥女太过尴尬,说道:“为朋友固然紧要,但也得爱惜自己的身体啊!这次事情已经过去,以后你可得谨慎一些。”云紫萝低头道:“姨妈说得是。”

 萧夫人说道:“咱们现在应该说正经的事啦,缪长风的话想必你也听见了,我看明天一早,我们就应当离开这儿。”

 刚说到这里,只见邵紫薇和萧月仙上气不接下气的匆匆跑来,手中都拿着一把出了鞘的长剑,一见萧夫人,便即说道:“缪叔叔呢?咱们快帮他打架去!”

 萧夫人笑道:“缪叔叔早已把敌人赶跑了,还用得着你们赶来帮忙。你们还是赶快回去收拾东西吧。”

 萧月仙怔了一怔,说道:“收拾东西,上哪儿去?”

 萧夫人道:“这里是不能再住的了,我想和你们回三河县的老家去,暂且躲避一时。”

 邵紫薇道:“爹爹和哥哥还未回来,我们走了,怎样和他们互通消息?”

 萧夫人皱了皱眉头,说道:“我也是为了此事放心不下,还没有想到好的主意,唉,但也只好先走了再说吧。”

 萧月仙道:“妈,我倒有个主意。”

 萧夫人道:“你这丫头只懂玩耍,还能有什么好主意?姑且说来听听吧。”

 萧月仙道:“缪叔叔说,邵伯伯和邵大哥多半是前往泰山,去参加那个什么扶桑派的开宗立派的大会去了,因此,我想、我想──”

 萧夫人道:“你也想到泰山去凑这个热闹,是么?”

 萧月仙道:“妈,你让我去好不好?我戴上人皮面具,不会有人认识我的。你若还不放心,可以叫薇姐和我一同去。”

 萧夫人道:“我道是什么好主意?原来是找个藉口好去胡闹。不行!”

 萧月仙噘着小嘴儿道:“为什么不行?我答应你决不胡闹就是。”

 萧夫人道:“这样的一个盛会,不知有多少江湖上的成名人物到场,你当是玩耍的么?你又没有半点江湖经验,你不闹事,只怕事情也会闹到你的头上来!别唆了,不行就是不行!”

 萧月仙大失所望,但见母亲说得这样斩钉截铁,也是不敢撒娇了。

 “这个主意我也曾想过的,我也不敢去呢。”萧夫人回过头来,接着对云紫萝道:“震远镖局的人和四海游龙齐建业想必也会在场,我虽然不怕他们,但这样的场合,却不是我报仇的时机。”

 云紫萝忽道:“姨妈,我看还是让我去最好!”

 萧夫人吃了一惊道:“你去?”

 云紫萝说道:“第一、我在江湖上没有仇家。第二、我戴上了面具,纵然瞒不过四海游龙,他总算是我的长辈亲戚,料也不会与我为难。第三、在这样的盛会之中,说不定我还可以碰到爹爹的朋友,打听得妈妈的消息。”说罢,悄悄的竖起两个指头,让萧夫人看见,表示自己只有两个月的身孕,姨妈大可放心。

 萧夫人道:“你不怕碰上连甘沛这一班人,给他们看出破绽?”

 云紫萝道:“泰山之会,有金逐流、厉南星等许多名震江湖的侠义道在场,清廷鹰犬纵然混了进来,也决计不敢闹事。”

 萧夫人道:“听说泰山之会乃是重九召开,只怕你赶不上了。”

 云紫萝道:“如此盛会,总有几天,赶不上我就在山下等候邵伯伯他们回家。”

 萧夫人也想找到邵家父子,见云紫萝既然坚决要去,虽然她还是不大放心,终于也答应了。当下与云紫萝约定,若然见着了邵叔度父子,就和他们一同回到三河县的云家老屋来。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69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