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一念之差

 故人慷慨多奇节。为当年沉吟不断,草间偷活。艾灸眉头瓜喷鼻,今日须难决绝。早患苦重来千叠。脱履妻孥非易事,竟一钱不值何须说!人世事,几圆缺?

 ──吴梅村

 “当”的一声,杨牧手上的那块汉玉落在地上。

 杨牧叫道:“段先生,生意不成,人情还在。有话总可慢慢商量!”

 卜天雕也在旁劝道:“是呀,二弟,我看这人对咱们并无恶意嘛,你何必动手打他?”

 段仇世哼了一声,指着杨牧,冷笑道:“不错,段某是要报仇,但报仇也要报得光明磊落!利用稚子,暗算人家,这算什么行径?哼,哼,你要我们去作小人,自己却充当好汉,天下哪有这样便宜的事?你做的这宗买卖,也未免太无耻了吧!”

 说到“无耻”二字,蓦地提高声音,喝道:“与你这卑鄙小人,有何人情可说?你给我滚!否则你可休怪我手下无情!”

 杨牧有生以来,从来只有人向他奉承,几曾受过如此辱骂?段仇世这一掌没有打着他,倒是把他的尊严打掉了。他突然发觉自己在别人眼中,原是这样一个卑鄙小人,而且这个骂他的人,还是他所轻视的邪派魔头!

 这霎那间,杨牧不禁有点儿愧悔了。脸上是火辣辣的发烧,身上却是冷汗直流!

 但可惜这一愧悔的念头,转瞬即过。不过,他也不敢向段仇世发作。他觉得脸上隐隐发麻,倒是有点吃惊,想道:“我戴着面具,又未曾给他打中,难道也会中毒不成?”

 杨牧识得段仇世毒掌的厉害,不敢发作,说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好,你要充当好汉,你就去吧。”扔下了几句话,算是挽回了一些面子,便即灰溜溜的走了。

 段仇世哈哈大笑,初时是得意狂笑,渐渐带上了几分苍凉的味道,笑声也渐渐变得低沉了。他心里在想:“我骂他是卑鄙小人,但我对孟元超的所为,难道就算得正人君子么?”

 卜天雕道:“二弟,听你的说法,那鬼东西是把咱们做傻子了。”

 段仇世道:“不错,这回你有点聪明了。”

 卜天雕道:“既然如此,那你还在想些什么,咱们回去吧,君子报仇,十年未晚!”

 段仇世道:“我是在想──嗯,大哥,咱们别忙回去,我和你去抢那个孩子!”

 卜天雕喜道:“对啦,咱们把那孩子抢来,一样可以迫孟元超向咱们屈服,叫他磕三个响头,他决不敢磕少一个,但却用不着给那鬼东西占便宜了。”

 段仇世道:“我要抢孟元超的孩子,可不是这个意思。”

 卜天雕道:“那你又是什么意思?”

 段仇世望了望天色,东方已是现出一片红霞,朝阳就要冲出云层了。段仇世道:“今天是个好天气,咱们正好赶路,且待我们把那孩子抢到手中,我再和你细说。”

 卜天雕不知师弟的闷葫芦里卖什么药,心里想道:“十年之内,我是不能亲自向孟元超报仇的了。不管师弟打的是什么主意,总之是抢了孟元超的孩子,叫孟元超伤心也好。”于是就高高兴兴的跟着师弟,从大路跑去,准备中途截劫那个带着孟元超孩子的宋腾霄。

 杨牧给段仇世掴了一掌,像丧家之犬似的夹着尾巴逃跑,心中又是羞惭,又是气恼。

 “想不到我这名震江湖的名武师,竟然受此奇耻大辱,好在刚才没有人看见。”杨牧心想。回头一看,点苍双煞并没追来,他才放下了心,放慢脚步。

 杨牧又再想道:“求人不如求己,我杨家祖传的武功,决不会输给那个孟元超,怪只怪我自己练得不好。姐姐练成刚柔兼济的金刚六阳掌就比我高明得多。但杨家的内功心法,爹爹却是按照“传子不传女”的家规,只是传给了我的。只要我肯痛下苦功,再练几年,我的功夫一定又要比姐姐高明了,那时再去找孟元超算帐不迟。”

 但这几年却怎样挨得过去?练这种艰难的内功,当然是要找一个僻静的地方躲起来,日夜闭门苦练,决不能让外务分心的了,自己有这份耐性吗?练功的时候,想起妻子爱的是另一个人,自己又能安静得下这份心吗?何况,是否一定能够练得成功,练成功之后,又是否一定打得过孟元超,也还都是未可知之数。

 思前想后,十分苦恼,戴着人皮面具,更感气闷,杨牧四顾无人,遂把人皮面具除了下来,透一口气。

 正自胡思乱想,忽觉背后微风飒然,杨牧悚然一惊,回头看时,只见一个黑衣人已经站在他的面前。

 那黑衣人似笑非笑地说道:“杨武师,幸会!幸会!”

 杨牧定睛一瞧,记不起在哪里曾见过这个人,连忙说道:“你找错人了,我是穷棒子,可不是什么名武师。”

 要知蓟州的名武师杨牧已经“埋葬”了的,杨牧当然不愿意给一个与他素昧平生的人知道他是假死,尚在人间。

 杨牧暗自思忖:“这人我不认识,想必是江湖上一个未入流的小脚色,不知在哪里见过我一两面的。我现在虽然没有戴上面具,但我这身寒酸的打扮,我这副肮脏的样子,哪有半分和“蓟州的名武师”杨牧相同?只要我坚决否认,人有相似,物有同样,他一定会以为是看错人了。”

 不料那黑衣人听了杨牧的否认之后,却是哈哈一笑,笑得极其难听,跟着说道:“杨武师,我没有找错人,你才是真的找错人了。”

 杨牧怒道:“告诉你我不是杨武师,你歪缠什么?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那黑衣人阴阳怪气他说道:“杨武师,真人面前莫说假话,你在昨晚今朝的遭遇我都已知道,你找点苍双煞给你报仇,这不是找错人了吗?应该找我才对!”

 杨牧大吃一惊,杀机陡起,心里想道:“若给这厮把我的秘密泄漏出去,以后我还如何能够做人?我决不能容他活在世上!”

 杨牧动了杀机,淡淡说道:“朋友,你好眼力,我杨牧算是佩服你了!”口中说话,跨上两步,忽地就是一掌向那黑衣人打去。

 那黑衣人哈哈笑道:“你要杀人灭口?这可就不够朋友了!”笑声掌影之中,左掌划了一道圆弧,作势擒拿,右掌肘底穿出,骈指如戟,点向杨牧的脉门!

 杨牧用的是金刚六阳掌中的杀手,掌力刚猛之极,即使是一块石头,这一掌打下,只怕也要给他打碎。不料那人的擒拿手法,更为厉害,他那一招正是攻敌之所必救,杨牧掌力未曾使足,手腕已是给他的指头戳了一下,登时一阵火辣辣的作痛。幸而杨牧变得快,脉门要穴才没有给他点个正着。

 黑衣人冷笑道:“杨家的六阳金刚掌果然名不虚传,只是要想杀我,恐怕不是这么容易吧!”

 杨牧这才知道自己的估计完全错误,对方竟是一个十分厉害的角色!

 杨牧自忖决计打不过这人,三十六计走为上着,转身便逃。

 可是黑衣人却不肯放过他,杨牧飞身一纵,脚尖尚未落地,只听得身旁衣襟带风之声,那黑衣人已经越过他的前头,拦住他的去路。

 杨牧一咬牙根,喝道:”好,我与你拼了!”双掌齐出,左一招“六龙并驾”,右一招“天马行空”,金刚六阳掌一招六式,杨牧双掌齐出,式中套式,招里藏招,共有十二个式子之多,在掌法中,委实算得是十分繁复的了!

 不料那黑衣人的大擒拿手法,竟是更为奥妙,更为繁复!

 那黑衣人也是双掌齐出,杨牧竟不知他使的是什么招数,但见四面八方都是他的身形掌影。杨牧那两招十二式的金刚六阳掌掌法,竟然给他尽都化解!

 而且还不仅仅这样,那人滴溜溜一个转身,掌劈指戳,杨牧的十三处要穴道,登时都在他的掌指擒拿之下。

 可是那黑衣人却像猫儿戏弄老鼠一样,只是作势擒拿,可并没有把招数用实。杨牧怒声说道:“你要杀便杀,大丈夫岂能容你戏弄?”

 黑衣人心中冷笑:“你也敢自称是大丈夫?”但脸上却作出了尊敬对方的神气,双掌一收,哈哈笑道:“不打不相识,咱们现在可以好好的谈一谈了吧?杨武师,这是你说的要和我拼命,我可没有和你拼命的意思啊!我对你只有好意,并无坏心!”

 杨牧惊疑不定,打量一下对方,说道:“阁下是谁?有何赐教?”

 那黑衣人淡淡说道:“杨武师,你昨晚所见的滇南四虎,都是我的手下,你大约可以猜想得到我是什么身份了吧?”

 杨牧更是吃惊,说道:“请阁下明白见告。”

 那黑衣人道:“我是有心和你交个朋友,因此也就用不着对你遮瞒了。我是御林军的副统领石朝玑,或许你也曾经听过我的名字?”

 杨牧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想不到这个他起初以为是“江湖上未入流的小角色”,却竟然是御林军的副统领。

 杨牧平日交游广阔,黑道白道都有朋友,但像御林军统领这样的大官,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当然杨牧之所以大吃一惊,不仅因为石朝玑是御林军副统领的缘故。石朝玑在未做御林军副统领之前,已经是闻名江湖的武林高手了。的确是如石朝玑所说那样,杨牧是早已知道他的“大名”的了。杨牧还记得当他第一次听得侠义道中的朋友谈及石朝玑已经投顺朝廷的时候,他还曾为他叹息过,颇有“卿本佳人,奈何作贼”之感。

 杨牧定了定神,说道:“杨某一介小民,不敢高攀。”

 石朝玑哈哈笑道:“杨兄客气了,你是北五省的名武师,我一向也是对你佩服得很!”

 杨牧给他一顶高帽戴下,虽不至于得意忘形。心里也觉得是有了面子,当下说道:“不敢。但不知石大人来找杨某,究竟是为了何事?”

 石朝玑道:“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一来是为你打抱不平,要助你一臂之力;二来是特地为你送功名富贵来的。只要你肯听我的话,你的大仇,不愁不报。”

 杨牧道:“我不指望功名富贵,但不知石大人何以这样热心,要为我报仇?”

 石朝玑哈哈一笑,说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若说我是完全出于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话你也未必会信。我之助你,当然是为了大家都有好处。”

 杨牧道:“愿闻其详。”

 石朝玑说道:“孟元超是金刀吕寿昆的弟子,而吕寿昆则是反叛朝廷的钦犯,这两件事情,想必你是知道的了?”

 杨牧木然毫无表情,点了点头,表示知道。石朝玑往下说道:“十多年前,大内的四名侍卫和御林军的三名军官,联骑追捕吕寿昆一家三口,中途遇上,一场厮杀,结果吕寿昆固然受了重伤,但朝廷方面的七个人却有五个丧生在吕寿昆的金刀之下。只有一名大内侍卫和一名御林军军官在受伤之后,逃了出来,侥幸未死。那个御林军的军官就是区区在下。”

 说至此处,石朝玑冷冷的望了杨牧一眼,杨牧仍是默不作声。石朝玑继续说道:“吕寿昆受伤之后,遁迹荒山,把徒弟从苏州招回,卫护师门。孟元超奉了师命,又邀得他的好朋友宋腾霄一同前往。朝廷方面,对吕寿昆的侦察也没放松。终于有五名大内高手,找到了吕寿昆的藏身之所,其时吕寿昆已经死了,不过他们尚未知道。结果在荒山上一场恶斗,这五人也尽都丧命在孟元超与宋腾霄的刀剑之下。那次我因为伤还未愈,没有参加,否则鹿死谁手,殊难逆料。不过我那次虽然没有参加,但我给孟元超的师父砍了一刀,我的同僚又折在他的手下,我和孟元超的仇,也算得是结定的了!”

 杨牧静静的听着,仍然是那副漠然的神态。石朝玑吁了口气,继续说道:“当然,我和孟元超之间,还不仅仅是私人的仇怨而已。想必这也是你知道了的──这几年间,他在小金川做的是什么事情。嘿,嘿!他已经成了反叛朝廷的著名‘匪首’之一,像他的死鬼师父一样,如今他也是我们必须缉拿归案的钦犯了哪!我为什么要帮助你报仇,嘿,嘿,杨武师,这你可该明白了吧?”

 杨牧颓然说道:“明白了,你是为了交差──”

 石朝玑哈哈大笑,杨牧话犹未了,他已是接声说道:“不错,我是为了交差,你是为了报仇。咱们两人联手对付孟元超,大家都有好处。”

 笑声有如鸱鹗夜鸣,难听之极,饶是杨牧这样的人听了,也不禁有点毛骨悚然!

 其实杨牧无须听完他的说话,已经是猜得到他的企图了。

 杨牧刚才在听他说话的时候,表面上是木然毫无表情,内心里其实已是在激烈的交战之中!

 不错,杨牧是工于心计,但当他动起杀机,要把孟元超除掉之时,他可还未曾深刻的想过:他要杀掉的不但是一个情敌,也是一个义军的首领。他更没有想到,要和一个清延的御林军副统领联手,共同去对付孟元超。

 杨牧暗自思量:“我和点苍双煞联手,那还罢了,如今是和御林军的副统领联手,这事若然传了出去,江湖上好汉能不耻笑我么?只怕还不仅仅是耻笑而已,以后想要在江湖立足也不能了。”

 杨牧在黑道白道都有朋友,但交情比较亲密的朋友还是侠义中人,而且尽管他没有加盟反清,但最少在口头上他是赞助这班朋友的作为的。因此当他蓦然想到,可能有一天要和这班朋友为敌之时,他就不能不有所顾虑,甚至有些胆怯了。

 一面是妒火中烧,一面又是有所顾虑,杨牧又再想道:“我要独自报仇,只怕再练十年也是未必能够,难得有这样一个高手找上门来,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嗯,石朝玑之所以要找我作帮手,他当然也是因为恐怕自己对付不了孟元超的缘故。那么我要他为我保守秘密,作为交换条件,他还能不答应吗?”

 杨牧自以为有和对方“讨价还价”的本钱,哪知已是给石朝玑玩弄于股掌之上。

 石朝玑冷冷地望着他,冷冷地说道:“大丈夫一言而决,何用踌躇?怎么样,爽快地说吧!”

 杨牧咬了咬牙,说道:“好,可是就只咱们两人去么?”他本来的意思是不希望第三个人知道的,问这么一句,为的是在试探石朝玑的口风,哪知石朝玑的回答,竟然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石朝玑心道:“鱼儿上钩了!”蓦地哈哈一笑,说道:“只要你答应和我合作就行了,至于报仇之事么,那也不用这样心急。”

 杨牧怔了一怔,说道:“原来你不是准备马上就和我去杀掉孟元超的吗?”

 石朝玑说道:“我瞧你有点胆怯,说老实话,我也没有把握就杀得了孟元超。不过只要你肯听我的话,我敢担保总有一天能够替你报仇雪恨就是。对啦,有一件事情,你还未曾答应我呢!”

 杨牧瞿然一省,说道:“你是说──刚才,刚才你提过的那件事情?”

 石朝玑道:“不错!我说过的,我这是送功名富贵给你,对你大有好处!可是你若是不答应的话,那我就不仅不能帮你报仇,还要对付你了!”

 杨牧吃了一惊,说道:“请石大人明言,要送给我什么样的功名富贵?要对付我又是如何?”

 石朝玑说道:“萨大人很赏识你,想你充当大内的二等待卫。嘿,嘿,你一出身就是二等侍卫,这功名富贵,也算得是不小了啊!”

 杨牧大惊道:“杨某不敢奢望……奢望……”

 话犹未了,石朝玑已是冷笑说道:“你不答应也得答应!否则,我也用不着杀掉你,我只须把我昨晚今朝耳闻目击的事情抖露出去,让大家知道,杨武师的妻子早有奸夫,这位大名鼎鼎的杨武师自己报不了仇,跑去求助于点苍双煞,定下的计策,竟是绑架自己的儿子!不,说错了,是他妻子和奸夫所生的儿子,杨武师为了害怕那个奸夫,这些年来,不能不承认是自己的儿子的!哈哈,这些事情抖露出来,看你杨武师颜面何存?即使你还敢厚着脸皮见人,别人不笑你是懦夫,也要鄙视你是个小人了!”

 石朝玑这番话说得难听之极,杨牧的心地也许还未有他说的那样坏(例如他承认杨华做儿子,就不是如石朝玑猜想那样,他当时的确以为孟元超已经死掉的。)但这些事情,却正是杨牧最顾忌,怕给别人知道的事情!

 杨牧是个名武师,处处受人尊敬,对于“面子”他是十分重视的;听了这番话,不由得冷意直透心头,暗自想道:“若然当真给他宣扬开去,这真是生不如死了!”

 可是若然答应了石朝玑的条件呢?“这岂不是充当了朝廷的鹰犬吗?就算不给侠义道的朋友杀掉。活在世止,又有什么光彩!”杨牧蓦地想起三年前来到他家的那镖客,就是那个镖客在他们夫妇的面前把孟元超还活在世上的消息说出来的。他记得当镖客说起孟元超和宋腾霄这两位年少的反清英雄之时,口气是何等仰慕!当时他虽然知道了孟元超是他妻子的旧情人,他也不能不附和赞扬。“如果我充当了清廷的鹰犬,一个未入流的镖客,也要轻视我了!”杨牧又再想:“反正现在别人是当我已经死掉的,两条路既然都是生不如死,那我就索性永不露面,就当作自己是当真死掉吧!”

 “但石朝玑又能容得我‘独善其身’吗?事情抖露出去,除非我真的死掉,否则又焉能避免得了一生一世不见一个熟人?而且我今年只有三十六岁,又能够甘心默默无闻,荒山待死吗?”

 善恶交战,何去何从?杨牧反复思量,终是踌躇难决!

 石朝玑好似看穿了他的心事,哈哈一笑,说道:“杨武师,你不过害怕别人知道罢了,我还没有说完呢,你听下去吧,不会令你为难的!”

 石朝玑继续说道:“我们给你的是一个挂名的大内侍卫,用不着你到京师供职的。除了萨总管和我和御林军的北宫统领之外,没有第四个人知道。你照样可以和你旧日的一班朋友来往,这样放心了吧!”

 杨牧迟疑半晌,说道:“当真只是挂名的差事,用不着我,我──”

 石朝玑阴阳怪气地笑道:“你在我们这里挂上了名,就是我们的人了,当然也还是要给我们做一点事情的。可是你不用担忧,我们决计不让外人知道。”

 杨牧道:“不知石大人要我做的是些什么?”

 石朝玑哈哈笑道:“你是聪明人,这还不明白么?我们要你做朝廷的耳目!”

 杨牧颤声道:“做朝廷的耳目!”他明白了,石朝玑是要他做一名暗探,亦即是要他混在反清的志士之中,充当奸细了。

 石朝玑笑声一敛,蓦地沉了面色说道:“为朝廷尽力,这是你份所当为,何况我还答应替你报仇呢!我已经替你设想得十分周到,现在就只要你一句话了。”

 杨牧心乱如麻,但石朝玑咄咄迫人,已是不容他再作考虑了。他知道石朝玑心狠手辣,什么手段都可以用得出来。这霎那间,他只想到了倘若不答应石朝玑的话,不但报不了仇,还要身败名裂。答应了的话,或许还可以保住秘密。他可没有想到,充当了清廷的鹰犬,一旦身败名裂,只有更惨更重!

 杨牧终于屈服在石朝玑的威胁利诱之下,说道:“石大人处处为小人着想,小人愿给石大人效力。”

 石朝玑哈哈笑道:“牧兄不用这等客气,咱们现在已经是自己人了哪!不过,有一句话你说错了,你不是给我效力,是给朝廷效力。”

 杨牧讷讷说道:“是,是。”

 石朝玑接着说道:“我这次出京,带来的人手不多,不过,你可以放心,孟元超是决计逃不出我的掌心的。你先回原籍吧,我自会派人和你联络的。”心里却在想道:“钓得这尾大鱼上钩,可又胜过缉拿孟元超归案了!”

 原来石朝玑也是个工于心计的人,他这次带了滇南四虎出京,路经苏州,打听到了孟元超业已回家的风声,由于他对孟元超颇有顾忌,是以叫滇南四虎先行试探孟元超的本领。不料滇南四虎连孟元超的师妹都敌不过。接着他看了一场孟元超与点苍双煞惊心骇目的恶斗,吓得他不敢出手。

 他正是因为苦于无法交差,这才动脑筋动到了杨牧的身上的。

 杨牧是江湖上知名的武师,交游广阔,虽然没有加盟义军,和反清的义士也有来往,这样的人,若然肯作朝廷的密探,当然是最适当也不过的人选了。

 其实石朝玑这次的对付杨牧,并非奉命而为,而是在发现了杨牧的秘密之后,自行决定的。他对杨牧的“封官许愿”,也都是假传大内总管的意旨。

 不过大内总管萨福鼎和他谈过杨牧这个人,却是事实。萨福鼎是有招揽杨牧的意思,但估计到可能性不大,当时也只是当做闲话,说说而已。

 想不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杨牧在石朝玑软硬兼施,威胁利诱下,出乎石朝玑意料之外的容易,就上了钩了。

 石朝玑得意之极,暗自想道:“想不到我只给了他一个二等侍卫,就把这尾大鱼钓上了钩。虽然我是假传萨总管的意旨,但我给他钓上了这尾大鱼,胜于给他招揽十名一等侍卫,他只有嘉奖我办事得力,绝无不表同意之理。”

 石朝玑又再想道:“我若和杨牧联手去对付孟元超,虽有可能将他擒获,但万一给他逃脱,杨牧也就不能在江湖上再充当朝廷的耳目了。权衡轻重,捉拿孟元超一个人事小,放长线钓大鱼获益更多!我还是不宜轻举妄动,应当保全杨牧为是。”

 石朝玑是个城府深沉的人,是以他在以替杨牧报仇为饵,钓得杨牧上钩之后,就反而劝他不必急于报仇,要他先回原籍了。

 杨牧听说要他先回原籍,却是甚感为难,踌躇半晌,说道:“石大人或许有所不知,我是已经假死了的。除了我的妻子之外,亲戚朋友都不知道其中的秘密,我如何能回去公然露面?”

 石朝玑哈哈笑道:“你的事情我都知道,我自有妙策叫你起死回生,丝毫无损于你的颜面!”

 杨牧道:“愿闻大人妙策。”

 石朝玑缓缓说道:“你可以说你这次的假死是为了要躲避朝廷的缉拿之故!”

 杨牧吃了一惊,说道:“你的意思是要我冒充朝廷钦犯?”

 石朝玑道:“不错,甚至你还可以说得确凿一些,你说已知道这个奉命缉拿你的人就是我!”

 杨牧道:“既然如此,我又怎好公然回家?难道就不怕你闻风而来吗?”

 石朝玑眉头一皱,说道:“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谁要你在人前公然露面?我只是要你让你的某些朋友见到你,并且知道你这假死的原因而已。”

 其实杨牧并非糊涂,石朝玑要他这样做的用意,他亦是早已猜想得到的了。他之所以装作糊涂,实是因为良知未曾尽泯。不肯完完全全、俯首帖耳的充当石朝玑的傀儡罢了。

 可是鱼儿已经上钩,石朝玑又焉肯将他放过?当下宽一步紧一步的在责备了他之后,又含笑说道:“你不用担忧害怕,你这次回去,只有令你在亲友面前更增光彩,决计无损你的声誉!嗯,你有个大弟子名叫闵成龙,是京师震远镖局的镖头;有个二弟子名叫岳豪,是蓟州的首富。对吧?”

 杨牧一时未明其意,点头说道:“不错。”

 石朝玑又说道:“你的姐夫有个叔叔,乃是江湖上大大有名的四海神龙齐建业。这也对吧?”杨牧木然的再次点头,说道:“不错。”

 石朝玑道:“好,据我所知,闵成龙和岳豪还在你家中,想要找寻你的拳经剑谱。你回去之时,装作是半夜里偷偷逃回来的,先见你两个徒弟。然后到保定去见你的长辈亲戚四海神龙齐建业。

 “岳豪知道你是钦犯,一定大大吃惊,甚至于向官府告密,但我正是要他这样做,这样一来,你的钦犯之名就会传扬开去了。

 “震远镖局是京师的第一镖局,闵成龙年纪轻轻,做到大镖局的镖头,料他不肯自毁前程;但他不似岳豪之有身家,又想得到你拳经剑谱,大约也不会向官府告密。你可以把拳经剑谱传给他,至于这拳经剑谱是真是假,当然是由你定夺,我是不便替你作主了。

 “据我估计,闵成龙拿到拳经剑谱之后,多半会把你秘密带回镖局去告诉总镖头,请总镖头替他出主意。我不妨告诉你,我对震远镖局的韩总镖头多少是有点怀疑的,这样一来,我看他是庇护你还是不庇护你,就可以摸清他的底细了。他若是庇护你更好,透过了他,你可以知道更多江湖人物的底细。

 “至于四海神龙齐建业,他当然是要帮你的忙的。你若取得他的信任,江湖上一班所谓‘侠义道’也就当然是把你当作自己人了。那好处之多,也就不必我来细说了!”

 杨牧越听越是吃惊,心想:“此人计虑周详,面面俱到,心计之工之狠,当真是人所难及!”口里却不能不称赞他道:“石大人神机妙算,佩服、佩服!不过──”

 石朝玑道:“不过什么?”

 杨牧说道:“闵、岳两个小伙子容易应付,四海神龙齐建业只怕不易受骗吧?”

 石朝玑道:“这个容易,你附耳过来!”

 他们是在山路上行走的,天方拂晓,路上无人,石朝玑和他说话,其实用不着叫他附耳过来。杨牧只道他是装腔作势,以示郑重其事,心里觉得有点滑稽可笑,便也像戏台上做戏似的,走上两步,走到石朝玑面前,躬腰说道:“请石大人面授机宜。”

 刚说到“机宜”二字,石朝玑忽然一掌就打过来。这一掌是杨牧做梦也料想不到的。

 幸亏杨牧是个惯经阵仗的武师,猝然遇袭,反应也是极为迅速,不过饶他躲闪得快,胸口亦已给石朝玑的指尖拂过,登时一阵火辣辣的作痛。

 杨牧跌了个仰八叉,大惊之下,失声叫道:“石大人,你、你这是──”“干嘛”二字未曾出口,石朝玑已是笑嘻嘻的将他扶了起未,说道:“杨兄,得罪了,但若不是这样,那四海神龙齐建业又焉能相信你呢?”

 杨牧这才恍然大悟,说道:“石大人,原来你是要我使的苦肉之计?”

 石朝玑说道:“不错,请你现在解开衣裳看看。”

 杨牧解开了衣裳,低头一看,只见胸口五只指印,似给烧红的铁烙过一般,不禁骇然失色。但他心里也明白,的确是石朝玑手下留情,否则他所受的恐怕就不仅仅是肌肤之伤了。

 石朝玑缓缓说道:“这指印在半年之内大约是不会消失的,四海神龙齐建业见多识广,决不至于看不出这是我石某人的雷神指的功夫。嘿、嘿,至于怎样编造谎话,杨兄自是出色当行,不用小弟教了。”

 杨牧又惊又喜,暗自想道:“我可以说石朝玑是因为打听得我与反清义士往来,逼我就范,我不答应,他就用雷神指伤了我。我受了伤,为保全性命,只好诈死。我这样说,齐建业非相信不可!只要石朝玑不泄漏秘密,江湖上的好汉恐怕还会把我当作是反清英雄呢!”

 想到可能获得“反清英雄”头衔,杨牧不禁有点飘飘然之感,又再想道:“我这名声传扬开出去,云紫萝总有一天会听到的。那时我不找她,只怕她也要回来找我了。”

 原来杨牧之所以不惜千方百计,娶云紫萝为妻,固然是由于仰慕云紫萝的才貌双绝,但除此之外,还有两个原因。

 一个原因是因为他深知云紫萝的武功在他之上,尤其是内功方面,娶她为妻,可以获得她的上乘内功心法。这个目的早已达到了。

 另一个原因,则因为她是云重山的女儿。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69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