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空棺疑案

 碧圆自洁,向浅洲远浦,亭亭清绝。犹有遗簪,不展秋心,能卷几多炎热?鸳鸯密语同倾盖,且莫与浣纱人说。恐怨歌忽断花风,碎却翠云千叠。

 ──张玉田

 谜底就要揭开了,杨门六弟子都把眼睛盯着快活张,留神听他说话。

 快活张却搔了搔头,苦笑道:“齐夫人,只怕我会令你们失望。因为那天晚上,我虽然是有所见所闻,但令弟的死因,我却不敢说是已明真相。而且对于你问的那几个问题,我也不能全部告诉你。”

 杨大姑道:“好吧,你能够说多少就说多少好了。”

 快活张道:“首先我要向你说明的是,这次我到令弟家中,并非是想偷他的东西。”

 杨大姑道:“这个我知道。我弟弟家中也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你偷。”

 快活张道:“实不相瞒,是有一个人要我去的。这个人要我把一封信送给令弟。”

 杨大姑道:“这人是谁?”

 快活张说道:“对不住,这我可就不能告诉你了。第一,我受过这人的大恩。第二,这个人的本领十分厉害,我平生天不怕地不怕就只是怕他。他给我的信,我当然也不敢私自拆看。”

 杨大姑心里自思:“这个人是谁呢?听快活张的口气,这个人的本领,应该是比我的弟弟更厉害的了。江湖上有这样本领的人屈指可数,我总可以查得个水落石出。”于是说道:“好,你说下去吧,到了我弟弟家中之后怎样?”

 快活张道:“我找到了令弟的卧房,房中却只见一个女人,她正在叹气。”

 杨大姑道:“这女人自必是云紫萝了,她叹气作甚?”

 快活张道:“我也不知她叹气作甚,但见她叹气之后,就打开了一幅画图。这幅画图后来倒是给我偷出来了。”

 杨大姑忙道:“可以给我看吗?”

 快活张说道:“可以。不过你还是要交还我的。”当下撕开棉袄,取出了一幅画图。只见画的是一个丰神俊秀的男子,画上还题有宋代女诗人朱淑真写的一首词,词道:“去年元月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月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青衫袖。”(羽生按:朱淑真《生查子》此词或有云是欧阳修作者,今依旧说。)

 杨大姑虽然只是粗解诗书,但这首词十分浅白,她却是看得懂的。

 杨大姑面色苍白,气得发抖,颤声说道:“想不到这贱人果然是另有情人!她嫁了我的弟弟,孩子都已七岁了,她还在怀念着旧时的幽会!”

 闵成龙道:“这幅画就是证据了,凭着这幅画咱们就可以向云紫萝兴师问罪。”

 杨大姑却把画图卷好,交回快活张,说道:“咱们说过的话应该算数。如今我已知道了云紫萝的私情,我会亲自去盘问她的,就是没有这幅图画,谅她也不敢对我撒赖。”

 快活张见杨大姑果然是言而有信,说过不要他的就交还给他,于是越发放心,继续说当晚的情况:“我这封信是要交给杨武师的,卧房里不见他,我也就无心听他的妻子叹气了。跟着我找到了他的书房,这回见着他了,可是一见之下,却吓得我半死!”

 杨大姑道:“什么事情令你这样吃惊?”

 快活张道:“叫我送信的那个人是要我把这封信偷偷地送给杨武师的,不能给第三者看见,只要这封信确实到了杨武师的手中,甚至我不露面也都可以。因此我那晚一直是借物障形,偷偷地去找寻杨武师的。

 “找到了他的书房,只听见里面又有人叹气,我觉得有点奇怪,于是在屋顶倒挂身子,偷偷向屋子里张望,看一看这个人是不是杨武师。大姑,你猜我见着了什么?”

 杨大姑心急如焚,嗔道:“你究竟见着了什么怪事,赶快说罢!”

 快活张道:“当真是一件大大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怪事,令弟站在一张桌子上,屋顶的横梁悬有一根长绳,绳子是已经打成了圈套的,我望进去的时候,正看见令弟把头伸进套圈,双足悬空,摇摇晃晃地吊起来了!”

 闵成龙骂道:“胡说八道,我的师父无缘无故怎会自寻短见!”岳豪也骂道:“说谎!那晚闹贼过后,我师父还亲自出来和翠花这丫头说过话,他怎能是投环自尽的?”

 快活张板起脸孔冷冷说道:“你不相信我就别问我。我又没说你的师父是当场身死。”

 杨大姑知道快活张不会对她说谎,温言劝道:“小张,你何必和他们一般见识,说下去吧,我相信你。”

 闵、岳二人讪讪地不敢作声,快活张气平了这才继续说道:“我正想下去救他,就在此时,忽听得啪一声,一枚铜钱从窗口打进来,恰好割断了那根粗绳,杨武师还未跌落地上,就有一个人冲进来将他抱住了。这个人就是他的妻子云紫萝。”

 杨大姑颇感意外,心里想道:“我只道云紫萝这小贱人巴不得我的弟弟死掉,却怎的还会救他?”

 快活张继续道:“这封信是不能当着他的妻子交给他的,于是我只好仍然在屋顶躲藏,偷偷窥探。

 “只见云紫萝替丈夫解开绳子,哭道:‘牧哥,你为什么要抛弃我?’杨武师道:‘我是和你闹着玩的。’他是刚刚投环就得妻子解救的,故而歇息片刻也就可以说话了。”

 “云紫萝说道:‘哪有这样闹着玩的?是不是我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你要这样惩罚我,你老实告诉我吧!’”

 “杨武师低声道:‘这几年来你始终不肯离开我,我已经是心满意足,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呢,怎会怨你?我只是想我不该再拖累你了,唯有这个办法最好,一来,我可以解脱,二来你可以名正言顺地离开杨家。’云紫萝道:‘不,你不知道我其实是并不想离开你啊!’杨武师道:‘我知道。但我也知道你有难以言说的苦恼!’云紫萝道:‘那也该好好的和我商量啊,为何要自寻短见?’杨武师道:‘我还未曾说完呢,我这样做,一半是真,一半是假。’云紫萝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一点也不明白。’”

 “我也是一点也不明白,自杀就是自杀,怎能一半是真,一半是假?我正在侧耳细听,忽听得杨武师道:‘紫萝,你和什么人一起来?’云紫萝道:‘只是我一个人,你为何如此问我,难、难道你、你疑心──’说犹未了,杨武师就叫起来道:“那你赶快出去看,看看那个人是谁?他是早你片刻来的,我听得出他现在还未跑掉!’”

 “杨武师在寻死的时候,居然能够发觉我的来到,真是武学卓绝,名不虚传,可是这却令我为难了。我必须把这封信送到他的手中,但又不能张扬出去,怎么办呢?”

 “心念未已,云紫萝已经出来搜索,我人急智生,趁她跨出房门的当儿,立即把这封信包了一枚铜钱,从后窗抛进去。”

 “我身形一动,云紫萝也就立即发现了我,她冷笑道:‘大胆小贼,还想跑吗?’话犹未了,只见银光一闪,我膝盖的环跳穴已经给她的银簪打伤。”

 “本来我是非给她捉着不可的了,幸亏就在此时,杨武师忽地叫道:‘紫萝回来,是咱们的老朋友托人捎信来了。’”

 “那人本来吩咐过我,这封信是不能让他的妻子看见的,可是杨武师自己要告诉妻子,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我已经受伤了,难保没有意外,只好赶快逃跑。”

 杨大姑冷笑道:“想不到云紫萝还有这一手高明的暗器功夫,连我也给她瞒过了。”

 快活张接着说道:“幸亏令弟把她叫回去我才得以脱身,经过令弟的卧房,我想起须得带一件信物回去,方好交待,那幅画图想必是因为云紫萝匆匆出来,尚未藏好,仍然放在几上,于是我便顺手牵羊将它拿走,以后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快活张说完之后,众弟子面面相觑,正合上一句俗话:“人心不同,各如其面。”最小的两个弟子宋鹏举和胡联奎是一派茫然,好像刚刚从恶梦中醒来,犹有余悸,不知所措。四弟子范魁是半信半疑,因之也是茫然若梦。三弟子方亮是个善观风色的人,一对眼珠骨碌碌地转来转去,心里想道:“反正有大师哥在前,用不着我来出头。”大弟子闵成龙和二弟子岳豪则是各有各的算盘,盘算怎样才能够从这件事中,取得自己最大的利益。

 众弟子面面相觑,大家都把眼睛望着杨大姑,谁也不愿争先说话。杨大姑冷冷道:“成龙,你以为怎样?”

 闵成龙说道:“师姑明鉴,我看此事已是不用怀疑,师父之死,定然是云紫萝下的毒手了。”

 杨大姑点了点头,快活张却忍不住摇了摇头。

 杨大姑道:“小张,你已经亲眼看到了云紫萝偷展画图的秘密,亲耳听了他们夫妻的说话,云紫萝分明是另有私情,而且已经是给我弟弟知道的了。你还以为她不是凶手吗?”

 快活张道:“我也曾亲眼看见她阻止丈夫自杀,她抱着丈夫哭诉,说是不愿夫妻分手之时,那副神情,依我看来,是决计作不了假的。”

 岳豪冷笑道:“云紫萝就是最会假戏真做,她今日在灵堂上也曾哭个死去活来呢!”

 杨大姑道:“不错,这事一定得查个水落石出!小张?不是我不信你,只因这小贱人委实是太可疑了!”

 快活张说道:“我只不过一抒己见而已,怎敢干预你们的家事?你们要把云紫萝如何处置,这是你们的事情。我的话已经说完,我可要走了。”

 杨大姑道:“多谢你告诉我这许多事情,这是一枚熊胆丸,正合你用,请你收下。”熊胆是医治内伤的良药,快活张淡谈说道:“好吧,就当我是作成了一桩交易吧。”接过了杨大姑的熊胆丸,走出密室,跳上屋顶便即走了。他不过仅仅在岳家调养了一天,外伤还未痊愈,居然就能施展超卓的轻功,杨门弟子都不禁骇然。

 快活张走了之后,闵成龙说道:“真相已经大白,请问师姑,下一步棋,咱们应该如何走法?”

 杨大姑缓缓的吐出了四个字来:“开棺验尸!”

 范魁骇然道:“开棺验尸?”

 他是曾经为此和岳豪辩论过的,想不到杨大姑也是同一主张。

 杨大姑道:“不错。你怕什么?一切有我担当。”

 岳豪得意洋洋,道:“是呀,我也是这样想,只有开棺验尸,才能令云紫萝无可狡辩,否则死无对证,即使咱们拿快活张的说话去质问她,她也可以咬实牙根,全不承认的。何况快活张也已经走了。”

 闵成龙道:“范魁,你不过怕咱们判断有错,倘若师父不是中毒死的,咱们就要负掘坟破棺,惊动师父在天之灵的罪名,但如今这件事情已是等于摆在眼前一样,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的了,师父一定是给云紫萝谋杀无疑!你还顾虑什么?”

 范魁总是觉得有点不妥,但也只好说道:“师父死得不明不白,当然是应该查究的,师姑和大师哥既然认为只有开棺验尸,方能查明真相,小弟也想不出第二个法子,岂敢有所异言。”

 杨大姑一看天色,说道:“现在已是三更时分,既然你们做弟子的都同意了,就赶快去吧!”

 月黑风高,铅云低压,好像要压到了坟头。在杨牧的坟前却有火把的光亮照明了午夜的幽林。

 夜风吹播新翻的泥土气味,这是可以令得热爱土地的农人陶醉的气味,但如今却只是令人感到窒息!

 乒乒乓乓,叮叮蓬蓬的凿墓掘土破墓开碑的声音,混杂着几声夜鸱的鸣叫,林中宿鸟都给掘坟的人吓得离巢惊飞了。

 挖掘坟墓的一共是八个人,杨大姑母子加上杨牧的六个弟子。

 岳豪从家中带来锄铲斧凿,合八人之力,不消半个时辰就把杨牧的坟墓掘开了。闵成龙与岳豪特别卖力,跳进墓穴,把棺材抬了起来。

 杨大姑抚棺大恸,沉声道:“弟弟,为了要替你雪冤报仇,只好惊动你的遗体,请你莫怪!”祷告之后,亲手揭开棺盖。

 棺盖揭开,杨大姑的喉咙好像突然给人卡着一般,哭声停止,却“咦”的一声,叫了出来!这霎那间,杨门六弟子也都惊得目瞪口呆,谁也想不到会有这样的怪事!

 原来棺材里只有几块砖头!

 杨牧的尸体哪里去了,哪里去了?他是真死?假死?还是已经给妻子毁尸灭迹了呢?

 “咱们找云紫萝问去!咱们找云紫萝问去!”杨大姑和闵成龙、岳豪等人不约而同他说出了这一句话。

 话犹未了,忽听得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道:“云紫萝早已在这儿了!”

 只见白衣如雪,长裙曳地,衣袂飘飘,云紫萝手携爱子,缓步出林,她穿的还是那一身孝服。

 杨门六弟子大吃一惊之下,迅即散开,采取了包围态势,把师母围在当中。孤儿杨华年幼无知,见平日和他戏耍的一班师哥个个都是一副凶恶的面孔,不禁“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杨大姑顾着身份,没有随着众弟子上前,而是站在一旁,冷森森的目光注视着云紫萝的动静。这情形就像一个老于经验的猎人,全神戒备,准备捕捉一只可能突围的雌虎一样。杨华见平素疼爱他的姑姑也是这副模样,哭得更大声了,叫道:“妈,我怕,我怕!”

 云紫萝轻抚爱子,将他抱紧,柔声说道:“妈在你的身边,不用害怕!”

 闵成龙喝道:“把师弟放开!”

 云紫萝淡淡说道:“我的儿子不跟我跟谁?我早已料到你们会有今晚之事的了。好,现在你们既然都疑心是我谋杀你们的师父,此地我是不能容身的了,我们母子二人只有离去,从今之后,我不是你们的师娘,你们也休对我横加干涉!”

 杨大姑喝道:“云紫萝你想走这么容易?你怎样害死我的弟弟,供出来吧!”

 闵成龙也冷笑道:“你害死师父,还想我们叫你师娘?我师父的尸体哪里去了,交出来吧!”

 云紫萝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冷笑,说道:“你们师父不是我害死的,本来我曾经反复思量,考虑过要不要违背丈夫的意旨,透露一点真相让你们知道。现在你们这样对我,我决意不加辩白,你们说我害死你们的师父,就当作是我害死的吧!不过,你们不许我走,这却恐怕是办不到的了!”

 闵成龙悄悄向杨大姑打了个眼色,说道:“事情闹出去恐怕会玷污师父名声,叫她把师弟留下,并将师父的拳经剑谱交出,咱们似乎也不妨放她一条生路!”要知闵成龙志在取得师父的拳经剑谱,取云紫萝的性命尚在其次。不过云紫萝若然受骗,交出了拳经剑谱之后,性命也当然是在他们掌握之中了。

 杨大姑当然懂得闵成龙的用意,想了一想,便也装作可以大事化小的神气说道:“云紫萝,你怎么说?”

 云紫萝冷冷说道:“闵成龙心术不正,我丈夫早已说过他不配做杨门的掌门弟子!”

 云紫萝说他不配做掌门弟子,这一下可把闵成龙气得惨了。本来他虽然不认师娘,也还不敢对云紫萝太过无礼,此时气往上冲,登时就拉下面来,破口大骂:“小贱人,你──”一个“人”字刚刚出口,只听得“啪”的一声响,已是给云紫萝打了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这一记耳光打得委实不轻,只见闵成龙的半边面孔就像开了颜料铺似的,一块青,一块黑,又红又肿,骤眼看去,又像是烤焦了的馒头!

 闵成龙乃是杨牧的大弟子,年纪轻轻就做到了京师震远镖局的大镖头,本领当然很是不弱,不料云紫萝这一记耳光倏然而来,竟是打得他毫无躲避的余地,更不要说还手抵挡了。众弟子但见人影一闪,听得“啪”的一声响,这才知道大师兄给打了耳光,但她是怎样出手的,谁也没有看得清楚。定睛看时,只见师娘早已站回了原位,嘴角仍然是和刚才那样,挂着一丝轻蔑的冷笑,好像从未移动过似的,动作之快,当真是难以形容,众弟子都不禁相顾骇然。

 杨大姑见云紫萝出手如电,心头也是不禁为之一凛,暗自思量:“这小贱人的武功似乎还在我弟弟之上,她的手法,也似乎不是杨门手法,看来她果然是深藏不露,另有师承了。她熟悉我杨家的武功,我却摸不清她的底细,动起手来,只怕还未必准能赢得她呢!”

 闵成龙呆了半晌,蓦地喝道:“你们还不赶快上去给师父报仇!”岳豪接声叫道:“是呀,大伙儿并肩子上呀!”闵岳虽然心胆俱寒,但恃着有杨大姑撑腰,料想至多吃点小亏,最后总还是可以把云紫萝制服的,因此便鼓起了勇气,督促众师弟向前。

 范魁抱拳一揖,说道:“云紫萝,往日你是我的师娘,我绝不敢对你丝毫无礼,但今日你不肯交待我师父是如何死的,我就只好认定你是杀害恩师的仇人了。”说至此处,把眼望向师娘。云紫萝淡淡说道:“我说过绝不能在你们威胁之下加以辩白,你要听你师兄唆摆,那也由你!”范魁道:“既然如此,那可休怪我不客气了!”当下拔刀出鞘,第一个向云紫萝杀去。

 刚才在密室会商之时,范魁还是一直替师娘辩护的,此时他一马当先冲了出去,几个小师弟给他激起了义愤,也都跟着冲出去了。闵、岳二人这才暗暗叫了一声惭愧,抽出兵器,迈步向前。

 杨大姑仍然袖手一旁,冷眼旁观。她是个老于经验的武学大行家,乐得有众弟子先打头阵,她好在旁看清楚云紫萝的家数。

 云紫萝以足跟为轴,身形一转,脚尖在地上划了一个圆圈,柔声说道:“宝宝别怕,听妈的话,坐在这儿,不要哭,也不要跑。”把孩子放在圈子当中,说道:“谁敢踏进这圈子之内,可休怪我立下杀手!”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是望向杨大姑母子的,齐世杰“哼”了一声,杨大姑则仍是意态悠闲地袖手旁观置若罔闻。

 说时迟,那时快,众弟子已从四面八方围拢了来,范魁一招“樵夫问路”,刀光闪闪,最先斫到。跟着方亮的小花枪也搠过去。可是这一刀一枪都是连云紫萝的衣角也没沾着,这二人只觉眼睛一花,云紫萝的身形已是在他们的眼前消失。

 闵成龙一声大喝,截住了师娘的去路,一对日月轮便即当头砸下。日月轮是一种奇门兵器,擅于锁拿刀剑,轮子的边缘都是锋利的锯齿,莫说给他打着,只要勾着了衣裳,云紫萝即使能够脱身,也要出乖露丑了。云紫萝嘿嘿冷笑,连闪三招,仍未能脱出双轮的笼罩。岳豪胆气顿壮,一口长剑立即向云紫萝背心刺去,喝道:“我能饶你,师父在天之灵也不能饶你!”

 云紫萝闪躲了三招,这才冷笑道:“看在你们师父的份上,我不屑与你们一般见识,但你们既然如此不知进退,我也只好替你们的师父薄施惩戒了。”话声未了,挥袖一拂,背后就像长着眼睛一样,刚好拂开了岳豪从她背后刺来的一剑。只听得:“当”的一声,云紫萝身移步换,岳豪两柄长剑却给她的衣袖轻轻一带,插进了闵成龙的日轮之中。火花蓬飞,日轮断了两齿锯齿,岳豪的长剑也损了一个缺口。岳豪叫道:“大师兄,是我的剑!”幸而他叫得快,否则已是剑折臂伤。

 闵成龙骂道:“你怎么不长眼睛!哎呀,快,快走乾门,转坎位,别,别给她溜了!”原来杨门六弟子是按着五行八卦的方位包围师娘的。看似各攻各的,杂乱无章,其实却是暗藏阵法。闵成龙就是这“六阳阵”的指挥。

 哪知云紫萝并非溜走,只见她身形一转,倏然间已到了范魁面前,“嗖”的一个裙边腿飞出,把范魁踢了一个筋斗,范魁在给她踢中之时,隐约听得她在耳边说道:“你是个好孩子,今后可得多多提防你这两个师兄!”云紫萝是用“传音入密”的内功把声音送进范魁的耳朵的,只有范魁一人能听得见。

 范魁跌翻出三丈开外,可是说也奇怪,竟然丝毫也不觉痛,就像是给人轻轻提起又轻轻放下一般。范魁这才知道师娘是有意放过自己,爬了起来,心中一片茫然。

 闵成龙喝道:“云紫萝你敢伤人!”双轮挟着劲风,立即便是一招“双龙出海”狠下杀手。

 云紫萝冷冷说道:“闵成龙,你无礼孰甚,我不屑伤你,也得给你留下一点记号!”

 闵成龙在这日月轮上下了十年的苦功,的确是有不凡造诣。他听说云紫萝要在他身上留下记号,吃了一惊,不敢攻敌,先行防守,把双轮盘旋飞舞,将身子遮得风雨不透,心想:“看你赤手空拳,如何能攻得进来伤我?”

 杨牧精通十八般武艺,他的六个弟子所使的兵器也是各各不同。岳豪使的是长剑,方亮使的是小花枪,两个小弟子宋鹏举和胡联奎使的则是钢鞭和铜锏。此时虽然缺了一个范魁,但五个弟子用五种不同的兵器联手围攻,即使是一流高手,也是极难应付的!

 黑夜幽林,坟边恶斗,只见幢幢黑影,枪剑鞭锏加上了一对日月轮纵横飞舞,幻出了色彩不同的兵器光芒!饶是杨大姑惯经战阵,也不禁看得目眩神摇!

 突然间只见一道匹练似的白光,闪电般的在黑影中穿来插去,原来是云紫萝解下了孝服的束腰素绫,用来当作兵器。只因她出手快得难以形容,远远看去,就似是一道匹练似的白光。杨大姑一看,就知道五个弟子要糟,可是她仍然不肯出手。

 杨大姑暗自想道:“但愿他们能够再支持得半枝香的时候,我就可以看清她的手法。”

 心念未已,只见云紫萝宛似水蛇游走,突然间只听得一片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就在这霎那间,五个弟子人人觉得虎口一震,宋鹏举的钢鞭和胡联奎的青铜锏脱手坠地,方亮的小花枪飞上了半空,岳豪的长剑给云紫萝夺了过去,闵成龙的双轮却互相碰击,收手不住,左手的月轮反打回来,砸向自己的面门!

 闵成龙这一惊非同小可,慌忙松手侧头之时,已是迟了片刻,那只月轮斜斜的从他的颈侧飞过,一枚锯齿撕下了他的半只耳朵!

 云紫萝说过要在他的身上留下记号,果然就留下了记号!而且是叫他自己亲手用自己的兵器伤了自己的!拿捏时候的准确,力度所用的巧妙,兼之把对方的必然如此应付的后着料得毫厘不差,这种神奇的武功,当真是匪夷所思!杨大姑见了心里也不由得暗暗佩服,暗自想道:“我几十年来,从未碰过对手,今晚只怕要碰上一个劲敌了!”

 云紫萝缓缓说道:“鹏举联奎,你们的功夫还得好好练练,别跟着你的师兄胡闹!”教训了两个小弟子之后,转过身对岳豪道:“你与闵成龙狼狈为奸,本来我也该给你留下一点记号的,看在你尚未敢如闵成龙的放肆,饶了你吧。但这柄剑却是不能还给你了。”说罢,骈指在长剑当中轻轻一敲,只听得“啪”的一声,岳豪那柄长剑折为两段。

 岳豪面如土色,不由自己的浑身发抖,颤着脚步,直向后退。

 杨华坐在母亲划的圈子当中,拍着一双小手叫道:“妈妈打赢了,妈妈打赢了。妈妈,你还要和姑姑再打一架吗?你打得真好看,我一点也不害怕。”其实他心里是害怕的,但他毕竟是名武师之子,有一种嗜武的天性,虽然害怕,也还是想看的。他平日看惯了父亲和师哥们练武过招,但和今晚的情形却大不一样,在他小小的心灵已隐隐感觉得到这是六个师哥联合起来欺负他的母亲,这是真正的“打架”,决非父亲平日和师哥们的练武可比。所以当他看见母亲打胜之后,就情不自禁地喝起彩来,同时心里想道:“姑姑的面色真难看,她一定也是想欺负妈妈。姑姑虽然也疼我,但她欺负妈妈可是不行。最好她们不要打架,但若真的打起架来,我当然是帮妈妈。”

 闵成龙拾起了日月双轮,走到杨大姑跟前跪下,说道:“弟子无能,有辱师门,师恩难报,师仇难雪,一切还得请师姑给我们作主。”

 杨大姑默不作声,两道锐利的目光仍然注视着云紫萝的动静,瞧也不瞧闵成龙一眼,闵成龙跪在地上,好不尴尬,心里想道:“难道辣手观音也害怕了云紫萝,不敢和她作对?”

 杨大姑直到闵成龙禀告完毕,这才挥一挥手,沉声说道:“你丢脸还丢得不够吗?给我滚开,别在这儿碍手碍脚!”

 闵成龙给她臭骂反而大喜,如奉纶音地站了起来,连声“是,是。”躲过一边。要知杨大姑叫他“别在这儿碍手碍脚”,这当然是准备和云紫萝动手的了。他是惊弓之鸟,生怕受了误伤,躲得唯恐不远,躲进了树林,还要找了一块大石头作为遮掩,这才敢蹲下来,把眼一看,只见岳豪、方亮等人亦都进了林子,各自我寻掩蔽之处躲起来了。

 坟地上只剩下杨大姑和云紫萝两对母子,静得令人心悸,颇有几分“万木无声待雨来”的味道。

 云紫萝拂一拂身上的尘土,神色自如地望了杨大姑一眼,说道:“姐姐还有什么话要说么?对不住,我可要失陪了!”外表看来,她似乎是十分冷静,神色自如,其实内心也好像是绷紧了的弓弦。

 杨大姑冷冷说道:“谁是你的姐姐。云紫萝,你莫以为你炫露的这两手功夫就可以吓怕我了,你要走吗,恐怕还不能走得这么容易!”

 云紫萝也冷冷说道:“哦,这么说你是不许我走了?但只怕你要把我留下,也不见得就怎么容易吧!”

 眼看双方如箭在弦,就要动手,站在一旁的齐世杰心想:“料想这贱人也不是我妈的对手,不过她若是用儿子作为掩护,妈就不能不有所顾忌了。不如我先把表弟抢了过来,这就不怕她了。”齐世杰年方十七,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云紫萝虽然曾经说过谁敢踏进她所划的圈子,碰着她的儿子,她就要立下杀手,但齐世杰却是丝毫也不把她的话放在心上。甚至因为云紫萝说过这个话,更激起了他要和云紫萝作对之心。

 一声尖叫,打破了暴风雨之前的寂静!齐世杰扑进了圈子,坐在圈子当中的杨华吓得失声惊呼!

 齐世杰本来可以用强抱他出去的,但他一向疼爱这个表弟,不想惊吓了他,当下轻轻牵他小手,柔声说道:“表弟不要害怕,我和你到林子里捉蟋蟀去。”杨华叫道:“我不去,我不要蟋蟀,我要妈妈!”

 云紫萝听得儿子喊叫之声,面色陡变,立即一掌向前劈去。

 杨大姑凝神待敌,早有准备,她只道以云紫萝的本领,不发难则已,一发难必然是极厉害的杀手,是以她不求胜,先防败,按照原定的计划,用了一招“铁锁横舟”,双掌护胸,以逸待劳,在防御之中暗藏杀手。

 杨大姑身兼两派之长(她丈夫生前也是一派武学宗师)这一招“铁锁横舟”,正是她融合两派之长,别出心裁的一招妙手。妙在守中寓攻,敌人只要稍为冒进,就要给她的掌力震伤。她这一招是蕴藏有三重力道的,破了一重,还有一重。除非敌人的攻力比她高出太多,否则决计攻不破她的防御。

 这本来是极高明的防御手法,不料云紫萝的攻击手法却是大出她意料之外。纵然不能说是比她高明,但已令她着了道儿了。

 原来这是云紫萝的声东击西之计,她作势一掌劈出,似乎是要向杨大姑扑去,身形却突然倒纵,杨大姑因为采取守势,来不及跟踪追击,云紫萝已是一个“细胸巧翻云”,身形落下,进了那个圈子了。

 齐世杰轻举妄动,闯入禁圈,杨大姑已知不妙,但还想不到云紫萝声东击西的身手竟是如此矫捷,此际要赶救也来不及了。杨大姑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叫道:“杰儿快走!”

 齐世杰是初生之犊不畏虎,陡觉背后劲风飒然,知是云紫萝来到,居然心神不乱,反手便是一掌。云紫萝冷笑道:“你敢欺侮我的儿子,不给你一点惩戒,你当我的禁令是乱说的了!”一招拂云手卸去了齐世杰的掌力,齐世杰身不由己地打了一个盘旋。

 云紫萝待他转到与自己正面相对之时,双指一伸,就向他的眼睛挖去。杨大姑大叫道:“你敢伤害我儿,我把这条性命与你拼了!”

 云紫萝本来只是想吓一吓齐世杰的,听得杨大姑这么说话,心里想道:“我若缩手,她只当我是怕了她。好,即使不要他的眼珠,也得在他面上留下一点记号。”怒火一起,双指就当真挖去,冷笑说道:“你的儿子有眼无珠,要来何用!”

 齐世杰在这惊险绝伦之际,霍的一个“凤点头”,右掌打出一半,忽化为拳,猛击云紫萝的前胸。这是不甘受辱,拼着两败俱伤的狠招!”

 以云紫萝的内功造诣,纵然给齐世杰一拳打着胸口,也是不会受伤的,但此时她的双指若然挖下,一定会把齐世杰的天灵盖挖穿,天灵盖挖穿,齐世杰焉能还有命在?云紫萝虽然恼他无礼,也还不忍弄瞎他的眼睛,更何况取他性命?

 好在云紫萝的武功已练到收发随心的境界,当下一个“移形换位”,五指齐伸,把“二龙抢珠”的指法变为“云手”,在齐世杰胁下一托,喝道:“去!”齐世杰一拳打空,身向前倾,给她一托一抛,登时就抛出了圈子。

 杨大姑飞跑过来,齐世杰半空中一个鹞子翻身,刚好在母亲面前落下。杨大姑看见儿子没有受伤,这才放下心,淡淡说道:“云紫萝,算你尚还识相。”

 云紫萝本想把齐世杰摔个四脚朝天,权当薄惩的,未能如愿,倒是颇出意料之外,心里想道:“虽然是我少用了一份力道,但他给我抛了出去,居然还能施展轻功,小小的年纪,也真是难为他了。”当下冷冷的说道:“可惜令郎姓齐,甥舅又无师徒名份,否则杨门的掌门弟子倒是非他莫属了。我是不愿断了杨家的武学真传,这才饶了他的,你当我是卖你的帐么?”

 这番话似赞似讽,要知齐家乃是和杨家齐名的武学世家,如今云紫萝称赞齐世杰已得杨家武学真传,反面来说,岂不是齐家的武学他反而没有学到手了?若再深入一层追问下去,为什么他的家传武学反而不精,这就只能有两个原因了:一是齐家的武学确实不如杨家,故而齐世杰宁愿舍弃家传武学;一是杨大姑将娘家的武学悉心授子,因此造就了他兼具两家的本领,而得自母亲的比得自父亲的更多。

 但武林中却有一条不成文的规例,出嫁的女儿,除非是得了父兄的允许,否则是不能将娘家的武功传给儿子的。当然,倘若是舅舅收了外甥为徒,那又另当别论。

 云紫萝称赞齐杰世已得杨家真传,从另一方面来说,又不啻贬低了杨牧的六个弟子。尤其是说他足够做杨门的掌门弟子这一句话,听在闵成龙的耳朵里,更觉得满肚皮不是滋味。闵成龙暗自想道:“师父的拳经剑谱固然是有可能给云紫萝私藏起来,但也说不定是早就给杨大姑拿去了。”

 杨大姑冷笑道:“云紫萝,你害死了我的弟弟尚未足,还要来挑拨是非吗?哼,哼,你现在已经不是杨家的人了,杨家的事,用不着你来多管!”她自以为喝破云紫萝的奸计,其实云紫萝是没有这个恶毒的心肠的,虽然她是十分的讨厌闵成龙。

 云紫萝却不和她争辩,只是淡淡一笑,说道:“你也说得不错,我现在已经不是杨家的人了。华儿,咱们走吧!”一手牵着儿子,便向前行。

 杨大姑喝道:“华儿是杨家的骨肉,不许你将他带走!”

 云紫萝冷笑道:“我放了你的儿子,你却不肯放过我的儿子么?”

 杨大姑道:“不错,你对世杰手下留情,我是应该感激你的。如今我不追究你的杀弟之仇,已经是对你额外开恩了!”

 云紫萝冷笑道:“多谢了。但我问心无愧,也用不着你的什么开恩。”

 杨大姑其实并不是不想为弟弟报仇,而是自忖没有必胜云紫萝的把握,这才肯“网开一面”的。但她外号“辣手观音”,像今晚这样的“大发慈悲”乃是前所未有之事。她自己觉得已经是十分“委屈”自己,“迁就”云紫萝了,哪知云紫萝仍然是不肯让步,令她下不了台,她也禁不住怒火勃发了。

 云紫萝手携爱子,迳向前行,好像并不把杨大姑放在眼内,心中则是着意提防。要知高手比斗,只争毫厘,杨大姑忌惮她,她也是同样忌惮杨大姑。她貌作轻视对方,正是有意激怒杨大姑的。

 果然心念未已,只听杨大姑一声冷笑,说道:“云紫萝,你要带走儿子也行,只要你逃得出我掌心!”身法如电,声到人到,截住了云紫萝的去路,双掌齐挥。一掌劈向云紫萝,一手便抢她的儿子。

 云紫萝喝道:“休得伤了我儿!”在这霎那之间,云紫萝也是双掌齐出。

 四掌相交,变化各异。云紫萝左掌打出,俨似碰着了铜墙铁壁,发出郁雷般的声响;右掌打出,却似打到了一团棉絮之中,毫无声息。饶是云紫萝本领非凡,也禁不住心头一凛:“这婆娘的金刚六阳手居然练得如此出神入化,倒是委实不可小觑了!”

 金刚六阳手乃是杨家的绝技,以掌力刚猛驰誉武林。这套掌法脱胎于少林派的大力金刚手,但两者之间却有很大的不同。大力金刚手招式简单,一掌劈出,就是一招,虽然威猛绝伦,却无复杂变化,乃是全凭功力取胜的。杨家的金刚手则是招里藏招,式中套式,每一掌劈出,内中都暗藏着六种不同的奇妙变化。在一般的掌法之中,一招两式,已是难能,一招六式,那是武林仅见的了。是以它的威力或许比不上少林派的金刚手,但碰上旗鼓相当的对手,杨家的金刚六阳手更可以令对方防不胜防!

 本来这种纯粹阳刚的掌力是不适宜女子学的,但杨大姑却别出心裁,另辟蹊径,在杨家的掌法上又再稍加变化,减少了几分阳刚,加上了几分阴柔,从纯粹阳刚的掌力一变而变成刚柔兼济的功夫。因此杨大姑的金刚六阳手虽说是继承家学,其中却也有她自己的创造,变得比原来的掌法更为高明,更为狠辣,更为无懈可击了!

 云紫萝和杨牧做了将近十年的夫妻,对杨家的金刚六阳手当然是十分熟悉,但不料杨大姑使出的金刚六阳手大大出乎她意料之外,一时间,想不出该当如何破解,登时就给杨大姑抢了上风。不过,因为云紫萝本身的武学也是极为深湛,杨大姑想在急切之间胜她,却也不易。

 但虽然如此,总是云紫萝吃了亏。杨大姑一个照面抢了上风,正所谓“得理不饶人”,登时就似暴风骤雨般的向云紫萝攻去。由于她的掌力是刚柔并济,时如惊涛拍岸,时如柳絮轻扬,而刚柔之间又可以互相变易,看来她这一掌打下是阳刚掌力,忽然又会变为阴柔,云紫萝摸不清她的虚实,只有连连后退。

 云紫萝还有一样吃亏之处,是必须照顾她的爱子,只能单掌应敌,而且不敢离开爱子三步之外,如此一来,她本来是极为轻灵的身法当然也受到影响了。

 激斗中杨大姑一掌拍来,云紫萝已无法兼顾,正要拼着受她一掌,免得爱子受了误伤,杨大姑却忽地变招,攻向侄儿不在的另一方。云紫萝心念一动,登时想到了反败为胜之法,她本来是在前面遮着儿子的,此时突然退后,让儿子在她面前。心里想着:“阿华是你杨家骨肉,谅你不敢伤他!”

 杨大姑果然吃了一惊,连忙化掌为抓,想把杨华抓过去,说时迟,那时快,云紫萝突然转守为攻。只见四面八方幻出了千重掌影,俨如落英缤纷,春花葳蕤,看得人眼花缭乱,原来这套掌法,就叫做“落英掌法”。乃是一位前辈女侠所创,杨大姑也是未曾见过的。

 落英掌法必须和十分高明的轻功配合,云紫萝练有一套“穿花绕树法”,身似行云,步如流水,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瞻之在左,忽焉在右,和落英掌法配合,正是相得益彰!刚才云紫萝因为要分神照顾爱子,不敢使出这套掌法,如今大胆使用,果然立即反客为主,不过数十招,就反夺先去,抢得上风!

 杨大姑骂道:“好个狠毒心肠的恶妇,你,你竟把我的侄儿当作护符吗?”云紫萝道:“你怕伤害孩子,咱们就另约日期,另找地方,我和你单打独斗。我若输了给你,母子任凭你如何处置。你若输了给我,这孩子从此就不许你再管了,你敢应承么?”

 杨大姑怒道:“我才不上你这脱身之计,要单打独斗,在这里不行么?把孩子放在林子里,叫世杰看着他,你若赢得了我,我许你把孩子带去?”

 云紫萝冷笑道:“你信不过我,我又岂能信得过你?”杨大姑大怒道:“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我虽是女流之辈,说话可没有不算数的,你胆敢不相信我!”

 云紫萝缓缓说道:“难道我就说话不算数吗?你又何以不相信我呢?再说,即使我可以相信你,我也不能相信你的儿子,更不能相信闵成龙和岳豪这一班目无尊长的混帐东西!”

 云紫萝口中说话,掌法却是丝毫不缓,话犹未了,又已把杨大姑迫退了十几步,冷笑说道:“你是没法拦阻我们母子的了,我劝你还是趁早罢手了吧。你自动给我们让路,留点香火情,日后也好相见。”

 云紫萝以为稳操胜券,不理杨大姑不肯让路,便要硬闯过去。哪知杨大姑外号“辣手观音”,这外号岂是无因而至?眉头一皱,蓦地计上心来:“我何不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主意打定,双掌齐出,突然又是“金刚六阳手”的杀手绝招!而且是用了七分阳刚的力道。

 云紫萝吃了一惊,心想:“难道她敢当真伤害我儿?”杨大姑出手何等之快,云紫萝心念未已,她这双掌已是奔雷逐电般的打来!看这掌势,竟是丝毫也不顾忌!云紫萝连忙掩护孩子,奋力解了她这一招,但却是不能不又给她迫回去了。

 杨大姑冷笑道:“你身为母亲,不顾孩子,我做姑姑的也顾不了这许多了!即使误伤了他,弟弟在天之灵,也会原谅我的!我这是替他报仇呀!”

 云紫萝骂道:“你、你、你,世上竟有你这样狠毒的姑姑!”杨大姑听了她的恶骂,心里暗暗好笑。

 原来杨大姑这一套金刚六阳手的神妙,还在云紫萝的估计之上,她的掌力业已到了收发随心之境,倘若真打着了杨华,也不会把杨华打死的。不过孩子可能受惊,因而跌倒,轻伤那就难免了。杨大姑现在就是决意冒这个险。

 云紫萝果然上当,母亲爱护儿女出于天性,她见杨大姑恶狠狠的攻来,怎能不慌?此时即使她明知杨大姑不敢伤害杨华,但她自己也是不敢把儿子的性命拿来赌博了。当下只好把身掩护杨华,拼命抵挡。

 两个本来是半斤八两,鼓旗相当,如今一个有了顾虑,一个却是全力进攻,云紫萝哪里还能打得过杨大姑?

 杨华躲在母亲背后,见姑姑一脸孔凶神恶煞的神气,追着他的母亲来打,吓得“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叫道:“妈妈,姑姑。你们不要打架了,我怕,我怕呀!”

 杨大姑一招“圈手”,封住了云紫萝可能会有的反击,喝道:“云紫萝,把我的侄儿留下,我让你走!否则可休怪我手下无情,你死不足借,连你的儿子也要无辜受累了!”

 云紫萝叹了口气,说道:“你为什么一定要令我们母子生离?”

 杨大姑冷笑道:“孩子是我杨家骨肉,我不追究你杀害丈夫,你还要和我争夺孩子?”

 云紫萝道:“你口口声声说是你杨家骨肉,唉──”杨大姑怒道:“他当然是我杨家骨肉,你已不是杨家的人了,你还有脸向我求情?”

 云紫萝心里想道:“还是不要告诉她的好,否则只怕连这孩子也保不住。”

 杨华喊道:“我不跟姑姑,我要跟妈妈!”

 杨大姑道:“乖侄儿别哭,你这妈妈不是好人,她是杀害你──”

 云紫萝柳眉一竖,斥道:“不许你对孩子诬蔑我,否则我宁死也要和你一拼。”

 杨大姑只求得回侄儿,当下只好把“她是杀害你父亲的凶手”后半句吞了下去,说道:“好,我现在不说,他长大了,也自然会明白的。你叫他跟我走吧。”

 云紫萝道:“你答应我一定要好好待他。”

 杨大姑道:“笑话!笑话!他是我杨家的骨肉,我怎会不好好待他?”

 云紫萝道:“好,那我就放心了。宝宝,你跟姑姑回家吧。”突然吻了吻儿子的双颊,立即便把儿子推开,掩面飞跑。儿子的哭声像一支支利箭刺入她的心坎,她恐怕一停下来,就难以再走,累及儿子。只好尽快飞逃,不敢回头一望了。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69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