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回 郁郁但求忘旧怨 惺惺相惜结新知

 此时金逐流喘息已定,也上来和他重新见过了礼,并请教他的姓名。

 那汉子道:“我名叫牟宗涛。说起我何以和欧阳坚结识,倒是和江大侠有点关系。”江海天诧道:“是么,这我倒要请牟先生告诉我了。”

 牟宗涛道:“此事说来话长,江大侠既然问起,我想先说一说我来到中原的原因。”

 江海天正想知道他的来历,说道:“这就更好了。”

 牟宗涛道:“先祖沧浪公的门人弟子不多,但经过了千年之久,也分成了三支,并未失传。扶桑岛早已给倭人占领,非复我有,牟家子孙大都隐姓埋名,不敢露面,武功亦早趋式微,到了如今,尚能保存先祖武学的十之一二者,据我所知,不过寥寥数人而已。其他的牟家子孙,或者隐居深山,或者改名换姓,从事其他职业,就是让我碰见,我也不知道他们乃是同宗了。”

 金逐流心道:“原来如此,怪不得我爹爹到扶桑岛寻觅牟家后人,毫无结果。”

 牟宗涛继续说道:“其他两支,分散海外,究有多少,我也不知。但我有个心愿,想在有生之年,遍访各地同门,希望能够把失散了的先祖所传的武学,重新整理,恢复本来的面目。”

 江海天赞道:“牟先生这一宏愿倘若成功,定能为武林放一异彩!”公孙宏却在想道:“原来他是想开宗立派,继承祖先遗业,野心倒是不小。”

 牟宗涛道:“我遍访海外各地同门,虽不能说是毫无结果,但亦收获甚微。我想时历千年,可能也有若干同门,回到中原了的,因此我又兴起了来中原一游,寻觅同门之念。

 “令师金大侠金世遗的大名,我在海外也是早已知道的了。金大侠相识遍天下,中原海外的武林人物,都有他的朋友,是以我在访查同门的期间,也曾到过金大侠的小岛,可惜他恰巧外出去了,无缘相会。”

 金逐流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牟宗涛道:“距今不过半年,我找不着令尊,才来中原的。”

 金逐流暗自想道:“爹爹说过要回中原一行的,莫非他已经来了?”问道:“那么你可见着我的姬伯伯么?他有没有告诉你我的爹爹去了何处?”

 牟宗涛道:“神偷姬晓风前辈不幸已经逝世,我在岛上什么人也没见着,只见到了令尊给姬老前辈所建的新坟。”

 金逐流失声叫道:“啊,姬爷爷死了!”姬晓风是个游戏人间的神偷,晚年厌倦了江湖生活,跑到海外和金世遗一家同住。他的年纪虽然比金世遗还大得多,但却是不失其赤子之心,金逐流和他最合得来,一老一小,经常在一起戏耍的,因此也可以说得是金逐流童年时代唯一的朋友。金逐流想起这位儿时朝夕与共的老爷爷,心里十分难过。

 仲长统问道:“这位姬老前辈有八十岁了吧?”金逐流道:“我离家的那年,他已经八十一岁了。”仲长统道:“人谁无死,姬老前辈得享高寿,无疾而终,你也不必伤心了。”

 牟宗涛继续说道:“我找不着令尊,在回程中经过一个风景绝佳的小岛,却碰到了一位武功高明的人物,虽然未必比得上令尊和江大侠,但在下得以和他结交,也算得是意外的奇遇了。”

 公孙宏颇感诧异,心里想道:“扶桑岛的武功已是足以惊世骇俗,除了金大侠之外,还有什么人值得他如此佩服?难道海外流传的武学,竟是不逊中原?这可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

 仲长统听到此处,已是恍然大悟,说道:“你碰见的这位高人,是不是姓叶的?”

 牟宗涛道:“不错,这位岛主姓叶,大名冲霄。”公孙宏心道:“哦,原来是他。”原来叶冲霄乃是西域一个小国的王子,为了要把王位让给弟弟,避居海外的。公孙宏只道他说的是一位本来就在海外生长的高人,故此一时没有想到。

 牟宗涛继续说道:“我与叶岛主谈论了三天三夜的武功,承他青眼有加,许我为忘年之交。他知道我要回国一游,托我两件事。他说他与江大侠乃是郎舅之亲,第一件事,便是叫我来拜访江大侠,代他问候。”江海天的妻子谷中莲正是叶冲霄的妹妹,掌门弟子叶慕华又正是叶冲霄的儿子,可以说得是亲上加亲,听到他的消息,甚为欢喜,说道:“我听说他三年前就想回来的,不知现在何以还未回来?”

 牟宗涛说道:“他现在正在心研究般若掌的上乘武功,他说他要在练成之后,方能回来。”

 江海天微微一笑,心里想道:“叶大哥的好胜脾气,还是不减当年。”原来叶冲霄兄妹乃是幼年失散的,当年江海天初次出道,还未知道叶冲霄是谷中莲的哥哥,曾经和他较量过般若掌的功夫,叶冲霄输了给他,甚不服气。发誓要把般若掌练得超过前人,不仅仅只要胜过江海天而已。

 牟宗涛接下去道:“第二件事就是叶岛主代他夫人托我的了。她要知道她家人的消息,是以我才去找寻欧阳坚的。”

 原来叶冲霄的妻子欧阳婉正是欧阳伯和的侄女,与欧阳坚乃是同气连枝的姐弟排行。不过她年长得多,当她嫁给叶冲霄的时候,欧阳坚尚在襁褓之中。

 他们的婚事并没有得到作为一家之主欧阳伯和的同意(欧阳伯和本来是要她嫁给文道庄的,事详《冰河洗剑录》),当时他们乃是私奔的。待到叶冲霄隐居海外后,与岳家更是断绝往来了。欧阳婉的父母后来郁郁而死,欧阳伯和给仲长统废了武功之后,过了几年亦已死了。如今欧阳婉的外家剩下的就只有欧阳坚一人。这也是仲长统为何不忍杀他的原因之一。

 欧阳这一家乃是武林一霸,一向恶名昭彰,是以后来虽然由于欧阳婉嫁给叶冲霄,江海天和他们也有了亲戚关系,但两家仍是没有往来。

 牟宗涛继续说道:“本来我是应该先去拜访江大侠的,但听说江大侠已到小金川去了,我只好先找欧阳坚。我只知道欧阳坚与叶岛主有郎舅之亲,至于他的为人如何,那就不是我所能知悉的了。”

 公孙宏抱歉道:“我也不知阁下是初到中原的,刚才说话无礼,还请不要见怪。”

 牟宗涛道:“物以类聚,方以群分。公孙前辈责备我不该和欧阳坚同在一起,这也是一番好意。”

 金逐流笑道:“你要见我师兄,那么今日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了。却何以你不早说?”

 牟宗涛道:“欧阳坚带我来找阳浩,说是阳浩于正邪各派相当熟悉,天魔教教徒众多,也可能帮我寻觅同门,我不知就里,跟他来到这儿。到了这儿,真假天魔教主的真相揭露,江大侠与公孙前辈亦相继而来到,我才知道阳浩和他的‘天魔教’是怎么一回事情。

 “我是和欧阳坚一同来的,在未解释清楚之前,你们当然把我算作是阳浩的党羽,但要解释清楚,却是说来话长。而且我因为碍着叶岛主夫妇的情面,我一到中原,就得到欧阳坚的款待,与他也有着主客的情谊,我也不愿令他太难堪。是以我只好跟着他离开,打算等到你们在这里的事情告一段落,我再独自来与江大侠见面。不料金少侠已经发现我们的行藏,跟踪追到,倒是教我不能不提前露面了。”

 江海天哈哈笑道:“咱们能够早点见面不更好吗?红花绿叶同是一家,海外中原,何分彼此。贵派武功我是钦仰已久,今日幸得相识,便请一同回去,让我借花献佛,敬牟先生一杯。”此时天色近晚,江海天恐防总舵中众人等得心焦,故此便即邀请牟宗涛同赴庆功宴。

 牟宗涛道:“我和你们的朋友都不相识,你们也有正事商议,我不想打扰你们了。他日若有机缘,我再到两位前辈跟前请教。”

 金逐流道:“你不是要查访同门吗,今日有许多帮会的人来到,说不定可以帮你忙。”金逐流对他颇有好感,很想留他多聚一会。

 牟宗涛道:“此事暂时我还不想张扬。再说中原的帮会中人,恐怕也还未必知道有个扶桑岛呢。”

 江海天见他去意坚决,说道:“好,牟先生既是有事在身,我也不留你了。但愿你的宏愿能够早日完成,为武林放一异彩。咱们后会有期。”

 封子超站在一旁,看着牟宗涛下山,好像心事很重的样子,一双眼睛闪烁不定,但他却也没说要走。

 公孙宏道:“好,封子超,现在轮到你说话了,有屁就快放吧!”

 金逐流道:“他刚才没有乘机偷走,倒好像有点悔过之意,咱们且听听他说些什么。”

 言外之意,即是请公孙宏不要令他太难堪。江海天好生欢喜,心里想道:“师弟在江湖上历练了几年,轻浮倒是减了几分,宽厚却加了几分了。”

 封子超满面通红,说道:“我,我是有一些话想要禀告江大侠和金少侠,就不知你们肯不肯原谅?”

 封子超望了金逐流一眼,一副惶恐不安的神气,话在舌尖打滚,说不出来。

 金逐流笑道:“对啦,你还没有向我谢媒呢!”

 封子超道:“我丧心病狂,当日妄想倚靠女儿,求取富贵,辜负了金少侠你的好意。我不但没有面目见你,也没有面目见我女儿。不过,我却很想知道她的消息,你可以告诉我她的下落吗?”

 金逐流道:“这么说来,你是愿意答应这门亲事,肯把女儿嫁给秦元浩了?”

 封子超道:“秦少侠是武当派的名门弟子,就只怕他不肯要我这个岳父。”

 金逐流笑道:“只要你痛悔前非,我这个做媒人的,当然会叫你的女婿向你磕头认亲。他们现在都在大凉山竺尚父那儿,平安无事,你不必挂念。”

 封子超大喜过望,说道:“当年多承令尊不杀之恩,如今又多得你玉成我女儿的婚事。我不知如何报答你才好。好,现在我可以放心和你们说了。”话虽如此,惶恐不安的神色仍是未能消除。

 金逐流道:“对啦,你不是有话要和我师兄说的吗?不必老是向我道谢了。”

 封子超讷讷说道:“江大侠,我,我有一件事对不住你。”江海天一时没弄清楚他的意思,以为他说的是过去之事,便道:“我早已说过原谅你了。”公孙宏道:“他说的好像是现在的事。”封子超道:“不错,此事正在进行中,我必须让你知道。”江海天道:“好,既然如此,那你就说吧。”

 封子超道:“我这次从京中出来,萨福鼎有个命令给我,要我害你的家人!”

 金逐流哈哈一笑,说道:“萨福鼎倒是很看重你啊!”要知江海天的妻子乃是邙山派的掌门,武功之强,纵然不及丈夫,也足可列入当世十大高手之内,莫说一个封子超,就是十个封子超也不是她的对手。

 封子超面上一红,说道:“萨福鼎当然不是叫我独自去干这件事情,他是要我做欧阳坚的助手。”

 公孙宏怔了一怔,说道:“要你做欧阳坚的助手?哦,原来这小子也已投靠了清廷啦。仲帮主,这么说刚才你倒是放错他了。”心想:“怪不得欧阳坚刚才走的时候,封子超好像有话要说又不敢说。”

 公孙宏笑道:“说到要对付江夫人,欧阳坚这小子恐怕也还差得远吧。”

 江海天沉吟半晌,问道:“是不是另外还有高手?”

 金逐流道:“除了文道庄和阳浩二人,萨福鼎那还能找得到什么高手?”

 江海天正容说道:“天下之大,何处没有能人?比如刚才的牟宗涛就是一大高手!”金逐流面上一红,默然不语。

 封子超道:“江大侠说得对了,的确是另外还有高手。”

 金逐流道:“这高手是谁?”

 封子超道:“我并不知道,但也很可能就是牟宗涛!”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骇然,江海天道:“不会吧。他刚才已经把他与欧阳坚作伴的原因说得很清楚了,我看他也不像是个阴险小人。”

 公孙宏道:“江湖险恶,人心难测!”仲长统点了点头,说道:“咱门暂时不必揣测,且听封子超细道其详。”江海天心中一动,想道:“听仲帮主的语气,好像他也知道了一些什么。”

 封子超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文道庄从西昌逃回京城,带回消息,说是江大侠与及门人弟子都在小金川和西昌两地,萨福鼎一听,就说这是一个大好的时机,可以为朝廷一雪百年之耻。”

 史红英莫名其妙,问道:“萨福鼎要暗算江大侠的家人,却怎的扯上了这么大的一个题目?”

 金逐流笑道:“这倒不是萨福鼎故意张大其辞,我曾听得爹爹说过这个故事的。”

 金逐流又道:“邙山派的开山祖师独臂神尼是明朝的公主,清廷早已知道这个秘密,却不敢宣扬出去。后来雍正皇帝给独臂神尼的弟子吕四娘刺死,清廷自是更把邙山派视作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拔之而后快了!可是这件事情,对皇室乃是奇耻大辱,皇帝在深宫给人刺死,说出去颜面何存?是以只能暗中设法报仇,表面上还要遮瞒呢。既是要暗中报仇,那就不能兴师动众了。百多年来,清廷曾屡次派遣高手暗算邙山派的首脑人物,均未得逞。吕四娘是邙山派的第二代掌门,我的母亲是第三代掌门,她们都是清廷所要缉捕的钦犯,一生之中,不知经历过多少风险。如今我的师嫂乃是第四代掌门,时间虽然过了百年,这重公案尚未了结,所以身为清廷大内总管的萨福鼎,要暗算她一点也不稀奇,他所说的替朝廷雪百年之耻也是一点都不夸张的。”

 封子超继续说道:“萨福鼎起初本来想请文道庄主持此事,后来因为文道庄强练三象神功,走火入魔,疯癫日甚。萨福鼎认为他不堪重任,只好另请能人。可惜这个能人是谁,我现在还未知道。他交给我的命令是要我到徂徕山来与欧阳坚会合,做欧阳坚的助手。欧阳坚在萨福鼎跟前夸下海口,说是能够请到足与江大侠匹敌的能人,这才得到重用的。至于要我去做他的助手,那是因为我曾到江大侠家里,可充识途老马之故。欧阳坚可能是已经把这个能人的名字告诉了萨福鼎的,但萨福鼎却没有告诉我。或许不只一个能人,亦未可知。

 “起初我以为这个能人是阳浩,到了徂徕山,始知阳浩忙于重组天魔教之事,虽然答应了欧阳坚阴为臂助,但他自身却是不肯露面的,这个能人当然不是他了。

 “此事欧阳坚本来打算在天魔教开坛之后进行的,不料金少侠突如其来,落得今日这个下场,实非他们始料所及。

 “逃走之时,我跟着欧阳坚,我并不知道这姓牟的是谁,但见他也跟着欧阳坚一齐走,是以我就不能不怀疑欧阳坚夸下海口说是可以请到的能人就是他了。”

 众人仔细一想:“足以与江大侠匹敌的能人,而又与欧阳坚有交情,确实与牟宗涛的身份吻合。”

 金逐流暗自思量:“假如牟宗涛刚才的言语,当真只是骗我师兄,却抽身去暗算我师嫂的话,倒是有点可虑呢。师嫂与他单打独斗是不会输给他的,但要胜他却也很难。如果他另外有个武功与欧阳坚相当的助手,师嫂就决计应付不了。”

 公孙宏想起封子超那次说假话骗厉南星之事,对他的话半信半疑,问道:“封子超,你说的可都是真话?”

 封子超满脸委屈的神气,正要回答,忽听得仲长统已在说道:“封子超诚心弃暗投明,老叫化倒是可以给他作个证明:他这次说的都是真话!”

 公孙宏“哦”了一声,说道:“丐帮消息素来灵通,仲帮主这么说,想必也是听到什么风声的了?”

 仲长统道:“不错。实不相瞒,老叫化就是因为听说江大侠在这儿,特地赶来告诉他这个消息的。江大侠,我劝你还是回家一趟的好。”

 江海天道:“我还是不相信牟宗涛会给清廷利用。而且欧阳坚刚才已给你破了他的雷神掌,阳浩也给厉南星废了他的武功,牟宗涛即使真的要去暗算我的家人,他孤掌难鸣,也未必奈何得了内子。”

 金逐流问道:“仲老前辈,你听到的消息,欧阳坚所请的‘能人’之中,可有牟宗涛在内?”

 仲长统道:“我听到的消息是萨福鼎这次志在必得,据说已经请来了平素从未在江湖上露面的好几个高手,但我不知欧阳坚也是参与此事的。否则我刚才就不会放过他了。不过封子超说的和我听来的消息相符,所以我敢断定他说的乃是真话。”他既然不知欧阳坚参与此事,那就不用再说他也是不知道牟宗涛是否与此事有关的了。金逐流吁了口气,心情轻松了一些。

 但仲长统却接下去说道:“我虽然不知牟宗涛是否参与此事,但封子超带来的消息我既然可以证明是确实的,牟宗涛也就脱不了嫌疑,说不定那几个从未在江湖上露面的高手,就是他的同门兄弟了。”

 公孙宏道:“老叫化,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你既然知道此事,何以不替江夫人防备?听你这么说,萨福鼎派来的人不只一伙,欧阳坚、牟宗涛不过其中一伙而已。你老远的赶来这儿报讯,这固然也是要做的事,但万一萨福鼎派来的那些人,等不及和欧阳坚会合,就到江大侠家里的话,江夫人岂不是很危险么?而且牟宗涛已经跑了,他也可以赶在咱们的前头到江家。”

 仲长统笑道:“公孙老弟,想不到你的性子比老叫化还急,老叫化尚未说完呢,你怎么知道我没有防备?我已经通知了邙山派,叫邙山派的四大弟子火速赶去赴援了。”

 公孙宏说道:“邙山派的四大弟子武功固然很是不弱,但比之牟宗涛恐怕还是有所不如吧!”

 仲长统叹了口气,说道:“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催促江大侠回家的原因了。”

 仲长统接下去说道:“说老实话,我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起初我仍是未把萨福鼎请来的什么能人放在眼内的,我想中原的武林人物,哪一个我不知道?即使有从未露过面的,料想本领也决不会高得过江大侠夫妻,有邙山派的四大弟子率众赶去赴援已是足够的了。但如今我见了牟宗涛的武功,始知海外尚有高明之士,武功绝不逊于中原,我倒是料敌太轻了。江大侠,我看你还是回去一趟吧。这里的事,叫公孙老儿给你料理,也就是了。”

 江海天道:“今天来的朋友,有许多是想要和我见面的,我不能让他们失望,抛下他们就走。再说趁着红缨会、六合帮的人都在这里。咱们正好和其他各个帮会商议结盟之事,这样可以大大有助于反清的义军,我又岂可为了家事,抛开大事不管。”

 公孙宏道:“萨福鼎要害你的家人,这也不能说是小事呀!”仲长统道:“不错,这也不仅仅是你的家事呀!”

 江海天笑道:“比起义军的事情来,那就是小事了。何况仲帮主所担心的只是一个假设而已,那些人未必就会有这样快下手,牟宗涛也未必就是萨福鼎所邀请的‘能人’。又何况有邙山派的弟子已经来了。”

 仲长统知道江海天的脾气素来说一不二,知道劝他不动,只好说道:“好在府上离这儿也不过二百多里,那就这样吧,明天一早,老叫化陪你回去,你可不能再耽搁了。”

 江海天笑道:“是呀,庆功宴现在想必已经摆起来了。咱们先回去喝酒再说吧,明天我答应你回去就是。封先生,你这次弃暗投明,这庆功宴的酒,你也是可以喝得的,咱们一同走呀!”

 封子超满面通红,讷讷说道:“这个,这个……”公孙宏道:“别这个那个了,江大侠既然请你去,你就去吧。”

 金逐流道:“封先生,你是不是还有一些话要说?”

 封子超瞿然一省,道:“不错,我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人多的地方,不便说的。”

 公孙宏笑道:“你的消息倒是很不少呀,好,那就赶快说吧,别耽误了时间了。”

 封子超刚要说出这个消息,公孙宏忽地“咦”了一声,说道:“又是谁人来了?”

 话犹未了,只见林中现出了两个人影,封子超抬头一望,不由得惊喜交集,叫道:“嫦儿,你们回来了!”

 原来来的这对少年男女,正是他的女儿封妙嫦和秦元浩。

 封妙嫦看见父亲和江海天金逐流等人同在一起,也是大出意料之外,一时间竟不知说些什么话好。

 金逐流笑道:“你们来得正好,我的媒已经做成功了,秦兄,你快来向岳父叩头呀!”

 秦元浩只道金逐流是开他玩笑?心里想道:“他是清廷的大内侍卫,叫我如何能够向他叩头认亲?”封妙嫦不知道父亲与他们一起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面上也不由得一阵青一阵红。

 金逐流哈哈笑道:“好教你们得知,封姑娘,你的爹爹如今已是痛悔前非,不但答应了你们的婚事,而且也是咱们的自己人啦。”

 仲长统笑道:“金老弟虽然平日喜欢开人玩笑,这处说的却是一点不假,封先生的确是弃暗投明。元浩,你就过来叩头吧。”

 秦元浩与封妙嫦听了仲长统的话,才相信这是事实,两人的喜欢那就不用说了。当下封妙嫦欢天喜地的叫了一声“爹爹!”秦元浩也心甘情愿的行了大礼,红了面孔,高高兴兴的对封子超叫了一声:“岳父。”

 封子超眉开眼笑的将秦元浩扶起,心里想道:“幸亏我回头未晚,否则不但富贵难求,连女儿女婿也要失掉了。”

 金逐流道:“秦兄,你们怎么也回来了?”

 秦元浩道:“公孙姑娘出去找厉大哥,不见回来;你和史姑娘跟着出去寻找,又不见回来。竺老前辈很是担心,是以我们回来找你,倘若找不见你,就到红缨会报讯。我到了红缨会总舵,知道公孙舵主在这儿,所以马上和妙嫦赶来。”

 公孙宏说道:“多谢你们为朋友奔走的一片热心,小女和厉少侠平安无事,如今正在山上,等会儿你就可以见到他们了。”

 封子超道:“听说你们在义军之中,我很高兴。你们过得好吗?”

 封妙嫦道:“竺老前辈这支义军藏在大凉山中,日子当然过得苦一点,但大家都似家人一般,十分快活。”秦元浩接着说道:“日子过得苦,这也是‘拜’官军之‘赐’,谁人也不埋怨!”

 封子超又是高兴,又是惭愧,说道:“过去我投靠朝廷和义军作对,说来真是惭愧,但如今却有一个机会,或者可以令我稍赎罪衍。”

 金逐流心中一动,说道:“你刚才所要说的那个消息,敢情就是和义军有关的消息!”

 封子超道:“不错,正是萨福鼎透露出来的,朝廷准备如何对付你们这支义军的事情。

 “萨福鼎说你们这支义军躲在深山里面,官军‘进袭’不易,他准备用借刀杀人之计,笼络青海的五个盟旗酋长,叫他们与义军为难。”

 江海天吃了一惊,说道:“这条计策果然毒辣无比,若是给他阴谋得逞,不但竺尚父这支义军难以在大凉山立足,弄得不好,只怕还会演成汉回之争。”原来西康青海一带,乃是民族复杂的地区,最主要的两个民族乃是汉族与回族,在西康汉族的人数差不多等于其他几个少数民族的总和,但是在青海则是以回族为主,汉族反而是少数民族了。

 倘若萨福鼎笼络青海各盟旗酋长的计划成功,义军是要从青海取得补给的,因此即使那些酋长不助清军来打义军,义军的粮食也要发生问题。如果打起仗来,义军就更要陷于极为难的境地,因为义军是绝不能伤害少数民族的利益的。

 金逐流道:“好在咱们知道得早,咱们可以赶快去通知竺老前辈,请他设法阻止那些酋长上清廷的当。”

 封子超道:“据我所知,我出京之时,萨福鼎已经派出使者,准备去游说那些酋长。他的手段不外两种:许以重利,封以官爵。”

 江海天道:“咱们就晓以大义,说以利害。我想回族之中,一定不乏见识高明之士,即使那些酋长受眼前的小利所迷惑,他们也不会跟着走的。不过,义军派出去的使者,最好能够赶在萨福鼎使者的前头,否则去得太迟,所下的功夫就要加倍了。”

 金逐流道:“我愿意担当这个差使,明天一早便走。”

 江海天本来想要自己去的,听见金逐流自告奋勇,心想:“师弟的功夫在我之上,有他赶去,我倒是可以放心。”当下谢过封子超报讯之功,一行人等,回转天魔教总舵。韩正达正等着心焦,看见他们回来,大喜说道:“酒席都已摆好了,我正要派人去找你们呢。嗯,想不到仲帮主也来了,还有这两位少年侠士,今儿可真是热闹了!”他没有问封子超,显然是因为不知底细,感到难以措辞。

 江海天给他介绍了秦元浩、封妙嫦二人,跟着向他说明封子超弃暗投明之事,韩正达喜上加喜,说道:“请你们进去,我也有个好消息告诉你们。”

 进入香堂,只见长鲸帮的帮主孙百禄带领其他几个帮会的首脑人物出迎,原来他们的毒伤得了厉南星、李敦二人医治,虽然尚未痊愈,但已是可以行动如常。

 孙百禄谢过了史红英的大恩,说道:“我们一向唯贵帮马首是瞻,今后也是这样。说老实话,我们对令兄只是‘畏威’,如今对史姑娘则是‘怀德’。史姑娘对我们如此宽厚,又有救命之恩,我们人人心悦诚服,今后若有差遣,我们赴汤蹈火,亦不敢辞!”

 史红英道:“红花绿叶,同是一家。患难相助,份所应为。须小些事,何足挂齿?咱们各自所属的帮会虽或有大小之分,却无尊卑之别。六合帮愿与诸位结盟,集江湖大小帮会之力,同助义军,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孙百禄道:“史帮主高瞻远瞩,给我们指出了这一条明路,孙某不才,甘愿执鞭随镫,请史帮主就作我们的盟主。”此言一出,其他几个小帮会的帮主异口同声,一致赞同。

 史红英道:“我年轻识浅,如何能够担当此一重任。依我之见,还是请红缨会的公孙舵主做咱们的盟主最好!”

 公孙宏哈哈笑道:“我年纪老了,这个担子恐怕是挑不起来的了。倘若我年轻三十年,我一定不会推辞的。史贤侄,你就体恤体恤我吧。”言下之意,即是劝史红英不必推辞。

 仲长统道:“你们不必推来让去了。我老叫化子倒是想做,可惜我的年纪比公孙老弟更大。”

 公孙宏笑道:“史姑娘,你听,仲帮主也是认为你做更合适呢!”

 史红英坚辞不允,仲长统道:“好了,好了,我都听得不耐烦了。你们既然推来让去,我心目中倒有一个人,比你们更合适的。你们不会怪我这话说得太直率吧?”

 史红英大喜道:“既然有这样一个人,那就更好了!”

 红缨会的几个香主颇为诧异,心里也都有点儿不服气,俱是想道:“江湖上最大的两个帮会就是六合帮和我们的红缨会,哪里还有第三个人配做我们的盟主?”于是红缨会排名第三的香主石玄首先问道:“不知仲老前辈说的这位大英雄是谁?”

 仲长统道:“我请这位大英雄出来之前,先得请你们把名目改一改。不是要他做各个帮会的盟主,而是要他做武林盟主,这才适合他的身份。”

 石玄蓦地省悟过来,说道:“哦,我明白了!仲老前辈,你说的莫非是……”

 仲长统道:“不错。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这位其实是早已有了武林盟主之实的人就是江海天大侠!”

 江海天早已是武林公认的第一号人物,但因他不是帮会中人,所以众人一时没想到可以请他来做“盟主”。仲长统一说出了他的名字,红缨会、六合帮等一众帮会头目都是心悦诚服、异口同声地说道:“就只怕江大侠不肯屈就。”仲长统笑道:“你们还未听清楚吗?我是请他做武林盟主啊!他若是嫌屈就的话,我老叫化可就要生气了。”

 江海天道:“这怎么可以,这不是变成了私相授受了吗?”

 仲长统道:“什么私相授受,这正是实至名归!不错,今日在这里的朋友尚未能包括武林各方面的人物,但今日之会,纵然不能算是武林大会,也可以算得是武林小会了。目前正是多事之秋,要开成武林大会恐怕不很容易,但抗清兵、援义军却是当务之急!俗语说蛇无头不行,清兵在各地大举进攻义军,咱们也必须同心协力才成!既然等不及开武林大会推选盟主,那就不妨由咱们这个武林小会推举你作盟主的候选人,然后再征求各大门派、各路好汉的同意,料想提出了你江大侠的名字,绝不会有一个人不点头的。江大侠,你这一生不是以驱除鞑虏恢复中华为职志的吗?你又正在年富力强,难道还会畏惧艰难,挑这重担?”

 仲长统责以大义,江海天无可推辞,只好应承,说道:“承蒙各位看得起我,那就暂且由我充个‘头人’,联络各方,共商抗清的大业吧。至于武林盟主的尊称,武林大会在目前既是不可能召开,那就理该留待贤者,请恕我不便接受了。”

 仲长统哈哈笑道:“只要你答应就行,你愿意叫做盟主也好,总之你是咱们的头儿。将来也决不会有人和你争的。”

 大事议定,虽然江海天谦辞“武林盟主”的尊称,众人已是无不将他当作盟主看待了。当下筵席摆开,人人开怀畅饮,轮流向江海天敬酒道贺。

 众人喝得酒酣耳热,自然少不免要兴高彩烈地谈论武功,大家对江海天的本事,自然也少不免要张大其辞,说得神奇之极。

 在殿角的一张台上,同席的八个人有七个是小帮会的小头目,另外一个青袍汉子却不知是什么来历,但因为座位安排在这张桌子都是次一等的人物,大家也就以为他是个不足轻重的某一个帮会中人,而且那七个小头目也是各不相识的,是以大家也就没有怎样盘问他。

 席中有个长鲸帮的头目,曾经跟随帮主,在三年前到过江海天家中作客,喝过江海天嫁女的喜酒的。这个人要炫耀自己的见闻广博,与众不同,说道:“不错,江大侠的武功现在当然是天下第一,但将来就恐怕不会是他了。”

 另一个小头目是江海天的崇拜者,怫然问道:“那又是谁?”长鲸帮的小头目道:“是他的师弟金逐流。那次我亲眼见到他三招两式打败了文道庄,亲耳听到江大侠说他师弟的武学造诣在他之上的,只是目前功力尚稍有不如而已。”

 发问的那小头目这才开怀笑道:“我道是谁,原来你说的是金少侠。师兄也罢,师弟也罢,总之是一家人。我倒不必为江大侠和你辩了。”

 席上有两个人谈起了金逐流,大家的话题也就不约而同地转移到金逐流身上。

 第三个人说道:“还有更精彩的呢,金少侠今天一天之内,连败三大高手,你们可知道么?”

 长鲸帮那小头目道:“我只知道金少侠在大破天魔教总舵之时,和阳浩打了一场,后来听说他在后山,也有一场剧战,但却不知那两个高手是谁了。”

 “其中一个就是文道庄。虽然同是一个文道庄,但今日的文道庄的本领,已是远非三年之前的文道庄所能相比。听说他的三象神功已经练成,当真是有降龙伏虎之能,开碑裂石之力。但结果,还是败在金少侠的手下。”

 “啊,真是了不起!可惜我没有眼福见到。那么还有一个高手是谁呢?”

 “哈,这个高手嘛可比阳浩和文道庄又更厉害了。听说他是虬髯客的第二十七代传人,扶桑岛这一派的宗主!”

 “虬髯客是谁?扶桑岛这名字我也没有听过,是在哪里的?”席上诸人听得津津有味,听到这里,好几个人同时发问。

 于是那人又口沫横飞的“细说”虬髯客与扶桑岛这派武功的渊源和厉害之处,所谓“细说”,无非是耳食之言加上自己的揣测之辞而已。听的人不知真假,但表现出来的神气,却好似都相信了他的话,他说一句,大家就摇头晃脑的赞叹一声。甚至还有邻席的人放下了杯筷,过来做他的听众。那人见这么多听众给他捧场,越说越是高兴,指手划脚,加枝添叶,讲得历历如绘,就好像他亲眼见到金逐流打败牟宗涛一般。

 其实金逐流和文道庄、牟宗涛这两场恶斗都是处在下风,尤其是和牟宗涛交手那场,更是陷于苦战的境地,若不是得师兄替他解困,他只怕早已受了重伤,此际连庆功酒也喝不成了!

 听众之中只有一个人始终不发一言,也没有跟着众人同声赞叹,这个人就是那个谁也不认识的青袍汉子。

 那人讲完了之后,赞叹之声纷起,有的说道:“如此说来,只怕金少侠的武功如今已是天下第一了。”有的说道:“不,现在还是他的师兄江大侠强些,不过,再过几年,那就一定是他的武功天下第一了!”

 在众人夸赞金逐流的声中,那个青袍怪客突然“嘿嘿嘿”的冷笑三声,笑声十分刺耳,宛如金属交击!

 这一笑登时令得众人尽都惊愕,长鲸帮那个头目怒道:“阁下因何冷笑?”

 “没有什么,我只是笑你们乃是井底之蛙而已!”正是:

 伏虎藏龙人未识,天外有天君可知?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52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