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回 毒酒碎情怆往事 良宵惊梦晤佳人

 那丫头吓得慌了,张大了嘴巴想叫,金逐流笑道:“你叫吧,你一叫,大家都来看把戏了。”小丫头这才省起自己是在幽会,千万不能让人知道她的奸情,连忙闭了嘴巴,浑身直打哆嗦。

 那小子倒是比较镇定,给金逐流揪住了,并不怎么慌张,说道:“老哥,别开玩笑了。你要多少银子,开口吧!”原来这小子还以为金逐流不知是哪一间房的小厮,撞破了他的奸情,想要勒索他的。

 金逐流把他转了个身,笑道:“你看看我是谁?我才没工夫和你开玩笑呢!”这小子看清楚了是一个他不认识的人,这才慌了,连忙说道:“你是谁,你要什么?”

 金逐流道:“我是你家曹大少爷的朋友。你听着,我现在要去找他,你带我去!否则我就把你们两个缚在这儿,让大家来看把戏。”

 这小子甚是机伶,当然不相信金逐流是少爷的朋友,但在金逐流挟制之下,却也不敢不从,于是说道:“我不敢带你去见少爷,只能告诉你他住在什么地方。”金逐流道:“好。但你可不能说谎,你说谎我也有办法治你。”说罢把那小子的外衣脱下来,又取了那丫头的系腰巾,用一块大石压着,说道:“你若是说谎骗我,我立即把你的奸情揭露,石头下的东西就是证物。你说的若是实话,我不声张,过后你可以悄悄地掘出来。”这块大石头少说也有几百斤重。金逐流量那小丫头也搬不开。

 那小子见金逐流的气力如此之大,更是吃惊,慌不迭的说道:“我还要做人呢,我怎敢骗你。也幸亏你是碰上了我,别人还未必知道少爷所在呢。你跟我来吧。”

 金逐流跟那小子绕过假山,穿过花径,转了几个弯,走到一座红楼前面。那小子低声说道:“少爷在这楼上,这是最得宠的三姨太的房间。”原来和他相好那丫头就是服侍这个三姨太的婢女,昨晚她服侍少爷入房睡觉之后,才溜出来和这小子幽会的。

 金逐流笑道:“好,你回去吧。下次可要更小心了。”当下施展一鹤冲天的轻功,悄无声的就上了楼。

 金逐流早已得了神偷姬晓风的衣钵真传,房门虽然在里面闩上了,金逐流把它弄开却也是易如反掌。金逐流笑道:“曹大少爷,该起床啦!”揪下账子,只听得一个妇人的声音说道:“你,你回来啦!哎呀,你,你是……”金逐流一把掩着她的嘴巴,冷笑道:“你在等谁?”原来床上只有三姨太,并无大少爷。

 那妇人方始听出是个陌生的声音,吓得浑身发抖,语不成声的从牙缝中吐出来:“你、你是谁?”

 金逐流燃起火折,在她面门一晃,说道:“你以为我是谁?”那妇人不知金逐流意欲如何,满面通红的颤声说道:“请、请好汉放过我吧,你、你若要钱,尽、尽好商量!”

 金逐流怔了一怔,会过意来,“呸”的啐她一口,说道:“你当我是采花贼么?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说实话!否则,嘿,嘿,你可莫怪我要你好看。”

 这“好看”二字含义甚广,可能是这样的凌辱,可能是那样的凌辱。那妇人惊疑不定,面上一阵青一阵红,说道:“我,我以为是大少爷回来。”金逐流的第一句问话这才得到答复。

 金逐流笑道:“原来你不是在等奸夫,大少爷昨晚确是睡在你的房中。”心想:“那小子倒是没有骗我。如今总可以查出他的下落了。”

 那妇人面红红地点了点头,金逐流道:“大少爷呢?”

 那妇人道:“四更天的时分出去了。”

 “去哪儿?”

 “他说是去看一位贺大娘。是和什么六合帮有关系的,我也弄不清楚。”

 金逐流大喜,心里想道:“那老妖妇果然是躲到这儿来了。”金逐流算一算时间,那奶娘是三更时分给他打得落水而逃的,逃到曹家,大约也应该是四更的时候了。“她若不是已受了伤,就一定是有紧要的事情急待商量,否则不会把这位曹大少爷从热烘烘的被窝里拖起来。”金逐流心想。

 “那贺大娘又在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少爷并未对我说。”

 金逐流笑道:“他不说你也应该知道他惯常去会客的地方。告诉你,我正是要找这个贺大娘,你不说我只好拖着你陪我一同去找了!”

 那妇人怎肯出乖露丑,想了一想,说道:“那贺大娘是两个护院陪她来的,想必是在园中的翠微轩。翠微轩在园子东边,后面有两座假山,前面有个荷塘,很容易找的。”

 金逐流道:“好,我若是找不着她再来问你。你继续睡你的觉吧。”那妇人心想:“给你这么一闹,我哪还能够再睡?”心念未已,忽觉胁下一麻,金逐流已是点了她的晕睡穴。

 金逐流正要走开,蓦地得了个主意:“解药不知能否到手,我且重施故技,捉弄他们一下。”于是搓下一团泥垢,塞入那妇人口中。他曾经用过这个法子吓过文道庄,效果很是不错,因此如今又再用了。

 金逐流放下那个婆娘,神不知鬼不觉的又溜出去。在园中打了一转,果然在荷塘旁边找着了那座翠微轩。

 刚走近翠微轩,只听一个熟悉的声音笑道:“帮主要我来谢大媒,想不到你这位媒婆先变成落汤鸡了。但你为帮主这样尽力,帮主一定不会亏待你的。”金逐流心头一凛,想道:“多了这个贼婆娘,用硬功恐怕是讨不了好了。”原来说话这个人,正是六合帮中的董十三娘。在六合帮中,董十三娘的武功仅次于史白都,与金逐流也相差不了多少。

 此时已是天蒙光的时分,翠微轩中也还点着灯烛,金逐流躲在假山后,偷偷望进去,只见屋子里黑压压的挤满了人,那贺大娘躺在胡床上,在她周围的有那位曹家的大少爷曹通,有曹家的大护院彭巨嵘,有六合帮的董十三娘,还有曹家新请来的那两个黑道上的人物田峻和魏琦。

 贺大娘道了一声:“惭愧!”说道:“姓金那小子委实了得,昨晚我们都折在他的手里了。”彭巨嵘道:“我们折在他的手里还不打紧,听说史大帮主也很吃了他的亏。”

 董十三娘笑道:“只要这个媒做得成,史帮主一定会给你们出这口气。姓金这小子本领虽然不错,比起我们的帮主还差得远呢。我们的帮主不过是因为有更紧要的事情,一时未顾得及理会他罢了。”

 曹通忙不迭的奉承道:“当然,当然。六合帮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大帮会,人才济济,高手如云,岂惧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不必帮主亲来,有你董十三娘出马已经足以对付这个小子了。不过,话说回来,六合帮虽然不惧金逐流这小子,有这小子从中捣乱,总是讨厌,不如趁早将他除掉了,大家可以安心。这小子现在济南的丐帮分舵,我们已打听清楚,目下在他们那边无甚能人,金逐流那位朋友已受了伤,舵主王泰不过是二三流的角色,倘若要除掉金逐流,目前正是个机会。”原来曹通因为上次吃了金逐流的大亏,把金逐流恨得入骨。他是个有身家的人,不敢招惹丐帮,是以想怂恿董十三娘出头,用六合帮的名义去和丐帮作对。

 殊不知董十三娘也是吃过金逐流的亏的,尽管她大言炎炎,对金逐流与丐帮也不能不顾忌几分,曹通想怂恿她出头,她可不肯轻易上这个当。

 董十三娘笑道:“曹公子不必着急,我们帮主算准了金逐流这小子一定会到扬州去的,到了我们的地头,还怕他逃得出我们的手心么?何须在这里打草惊蛇?在这里他有丐帮做护符,人去少了不济事,去多呢,我们的帮主现在正忙于替他妹妹办婚事,暂时只怕也调不出人来。”

 曹通正要倚仗六合帮,听董十三娘这么说,大为失望,但也不便相强,于是讪讪说道:“哦,史帮主的妹妹要出阁了么?不知是许给哪一家的男儿?”

 董十三娘傲然说道:“就是西昌将军帅孟雄。”

 贺大娘有点疑惑的神气,问道:“请恕我冒昧,我倒听得一个谣言,说是贵帮主要把妹妹许给一个姓厉的少年,这人是天魔教的新教主。”

 董十三娘笑道:“贺大娘,你很关心你们的新教主吧?不过,据我所知,那姓厉的小子并无意于重组天魔教。阳浩那帮人也并不是真的想拥他做教主的。”

 贺大娘生怕见疑,连忙说道:“二十年前,厉复生夫妇不听我们之劝,把偌大的一个天魔教解散了。天魔教的旧人对他们早已是失望透顶,就是他们回来,我们也不能再要他们做教主了。何况是他们的儿子?更何况这姓厉的小子也不知是否就真的是他们的儿子呢?”

 董十三娘道:“对呀。贺大娘,不是我奉承你,若然可以重组天魔教的话,你就很有资格可以做教主。何须让给一个后生小子?”

 贺大娘大为高兴,道:“若然天魔教重组成功,我们必定唯贵帮帮主马首是瞻。那么,话说回来,我听到的那件事情,果然是谣言了?”

 董十三娘笑道:“也不全是谣言。不过是我们的帮主哄那小子喜欢,要他来上当的。就像你今晚哄那姓陈的小子一样。”

 贺大娘哈哈大笑,说道:“我说那小子怎么配得上你们帮主的妹妹呢?原来是这样。”

 曹通不懂江湖上的事,也不知她们所说的那“姓厉的小子”是什么人,但“西昌将军帅孟雄”他是知道的,忙不迭的巴结道:“帅将军正是深得皇上倚重的栋梁,史帮主结了这头亲家,可真是门当户对,天作之合了!何日佳期,请早通知,我一定要送一份大礼。”

 董十三娘笑道:“还早着呢。我们的帮主有个私心,他倒是想让我们先喝他的喜酒,然后才办喜事。不过这个如意算盘打不打得通,这可就要全看贺大娘了。”

 贺大娘道:“你放心,包在我的身上。小姐是我养大的,我答应了,她不能不答应。”

 金逐流听到这里,心里想道:“果然这老妖婆是想把霞姑嫁给史白都,怪不得她今晚要对陈大哥下毒手。”

 此时天色已亮,两个小丫头气急败坏地跑来,她们已发现了三姨太受人暗算,是以跑来给少爷报讯的。

 这丫头一来,金逐流的行藏就要败露了。金逐流心想:“敌众我寡,可必须先下手为强了!”

 心念未已,只听得董十三娘已在喝道:“什么人?”曹通隔着窗子瞧见了那个丫头,笑道:“是服侍小妾的春兰。咦,春兰,你跑来干嘛?”

 董十三娘忽的叫道:“不对!”话犹未了,只听得暗器破空之声,一枚石子已是掷了进来。

 董十三娘一掌把曹通推开,彭巨嵘站在曹通背后,伸手一接,他是练有金刚掌力的,不料仍是给石子打得掌心火辣辣作痛。彭巨嵘失声叫道:“不好,一定是那小子来了!”

 董十三娘连忙冲出,只见金逐流站在假山上哈哈大笑。董十三娘怒道:“好呀,果然是你这小子!”金逐流居高临下,一剑挑开董十三娘的长鞭,笑道:“省得你回扬州等我,不很好么?”

 彭巨嵘抄起禅杖,喝道:“好大胆的小子,昨晚让你侥幸逃脱,如今可要叫你来得去不得!”金逐流道:“是么?可我还不想跑呢!”彭巨嵘一招“举火撩天”,挥杖仰攻,金逐流唰唰两剑,从上面刺下来,彭巨嵘立足不稳,退后两步。金逐流剑锋一转,又把董十三娘的长鞭拨过一边;本来彭董二人联手,是可以胜得金逐流的,只因金逐流居高临下,占了地利,急切之间,他们攻不上去,反而是金逐流占了上风了。

 那丫头跑进翠微轩,气呼呼地报道:“公子,不好了!”曹通道:“什么不好?”小丫头道:“三姨太口吐白沫,不会动了!”曹通这一惊非同小可,忙不迭地问道:“可还有气息?”小丫头道:“气息倒有,只是不会动也不会说话,好似中了邪了!”

 金逐流笑道:“不瞒你说,你那位如花似玉的美人儿,我给她服了一颗小小的丸药,一时是死不了的,不过再过两个时辰,我可就不能担保她不玉殒香消了!”

 曹通又惊又怒,隔着窗子骂道:“岂有此理,你敢害我心爱姬人。我要你的性命!”

 金逐流笑道:“你若是要她性命的话,可还得求我呢!你叫那老妖婆把解药拿来与我交换!”

 金逐流以为重施故技,也可以像那次恫吓文道庄一样,迫使曹通依他条件,不料贺大娘却是个使毒的大行家,一听那小丫头所说的情形,就知曹通的三姨太只是给人点了穴道,而非中毒。贺大娘冷笑道:“曹公子不必理他,莫说不是中毒,就是真的中毒,也没有我解不了的!”曹通见她说得如此肯定,放下了心,说道:“好,他要不了小妾的命,我可就要他的命了!”

 田峻魏琦二人,听了主子的意思,不待吩咐,抄起了兵器,便向金逐流奔去,贺大娘也扶着拐杖巅巍巍地走来,冷笑道:“好小子,你要在我的跟前卖弄使毒的功夫,这叫做关公庙前耍大刀,不知自量!”

 金逐流在两大高手夹攻之下,优势逐渐消失,心里想道:“今晚恐怕是讨不了便宜了,且先回去,再设办法。”陡地一个“细胸翻云”,翻过假山。身形移动之时,一掌拍出,将假山上面的一块大石头推下来。

 彭巨嵘挥杖一击“轰隆”一声,将石头挑过一边,说时迟,那时快,金逐流已是下了假山,钻进花径,从这条花径可以通向园门。

 贺大娘叫道:“你们两人过西边堵截!”田峻魏琦正在花径两边包抄,听得此言,不觉一怔,心里想道:“离开这条路,这不是有意放他走吗?”但因贺大娘是曹家的贵宾,这两人只好依言行事。

 金逐流怒道:“我偏要在关公庙前耍大刀!”脚尖一点,翩如飞鸟的向贺大娘冲来。金逐流是想用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将贺大娘俘为人质。

 心念未已,只听得贺大娘冷笑道:“好小子,要拼命呀!两人距离在十丈开外,金逐流身法虽快,总不能一下子来到她的面前,只见她把手一扬,“波”的一声,一团烟雾,已是向金逐流笼罩下来。烟雾中金光闪烁,发出“嗤嗤”声响。

 这暗器名叫“毒雾金针烈焰弹”,金逐流曾见史红英使过,识得厉害。慌忙倒纵避开。贺大娘连发三枚暗器,花径已是藏身不住。北面是内院的围墙,退进内院乃是自陷牢笼;南面又是荷塘,金逐流无路可走,迫得退向西边。

 田峻魏琦正好在这一边等着他,一个舞起链子锤,一个挥动藤蛇棒,齐声喝道:“好小子,往哪里跑?”话犹未了,董十三娘与彭巨嵘也已追上来了。

 金逐流心里想道:“可不能让他们合围。”唰唰两剑,指东打西,指南打北,向两个敌人同时施展杀手,可是田峻魏琦亦非泛泛之辈,金逐流论本领可以打败他们,但却也不能三招两式取胜。

 眼看彭董二人就要来到,田峻忽地“哎呀”一声倒了下去。魏琦骂道:“妈巴子的,你这小子暗、暗……”“暗器”二字还未曾说得出来,已是着了金逐流一剑,身形晃了两晃,跟着也倒下去了。

 金逐流大为奇怪,想道:“是谁偷放暗器助我?”但此时亦已无暇寻觅了。

 董十三娘极为了得,一把金针向两边洒出,长鞭呼呼风响,打到了金逐流的后心。

 金逐流反手一剑,把长鞭拨开,说迟时,那时快,彭巨嵘的铁杖又已打到,金逐流使出绝顶轻功,呼地跃起三丈来高,脚尖在杖头上轻轻一踏,身形已是倒纵出三丈开外。

 董十三娘赞了一个“好”字,猛地喝道:“好小子,跑不了啦!”人还未到,长鞭呼呼风响,却已霍地卷来。原来她的轻功虽然比不上金逐流,但却占了兵器的便宜,她的软鞭可以打到二丈远近,金逐流一纵三丈,她只须跨上两步,长鞭就可以打到金逐流的后心。

 金逐流脚尖刚刚着地,躲闪不开,只好回身应战。只是慢了片刻,彭巨嵘又已从侧面抄来,截了他的去路。金逐流怒道:“贼婆娘,阴魂不散!”董十三娘笑道:“不错,缠上了你啦!”

 金逐流疾攻几招,将彭巨嵘迫退几步;可是董十三娘的长鞭夭矫如龙,兀是紧缠不舍。“嗤”的一声,鞭稍过处,金逐流的一幅衣裳,化作了片片蝴蝶。幸而他的“天罗步法”趋闪得宜,只是衣裳破碎,未伤着皮肉。金逐流背腹受敌。倒吸了一口凉气,暗自想道:“那老妖婆若是再来助阵,我可就要糟他妈的大糕了!”

 金逐流一咬牙根,正待施展两败俱伤的剑法,忽听得贺大娘“咦”的一声,声音中充满诧异,金逐流抽眼一望,只见她正在把田峻,魏琦二人拉起来,似是发现了什么不对,一手拉着一人,呆在那儿。

 金逐流心念一动:“敢情她已知道了发暗器的是谁,她对这人颇为忌惮?”心念未已,忽又听得人声鼎沸,叫道:“不好,不好!快来救火!”金逐流把眼望去,正是在他刚才出来的那个地方──曹通的三姨太所住的那座楼宇,火头已经烧了起来。

 曹通吓得魂飞魄散,只怕他那宝贝姬人遭人所害,忙叫道:“彭先生,你回来,救火要紧!”

 彭巨嵘与董十三娘都不禁分了分神,金逐流哈哈一笑,以闪电般的手法一捋鞭梢,把董十三娘的长鞭缠上了彭巨嵘的铁仗,彭巨嵘力大,董十三娘身不由己的给他牵动,金逐流回身一脚,对准了董十三娘的屁股,踢个正着!董十三娘跌了个狗吃屎,在地上打了个滚,这才解开长鞭。金逐流在哈哈大笑声中,早已飞过了墙头了。董十三娘自知追他不上,气得双眼翻白!

 金逐流出了曹家,但见星河耿耿,明月在天,并没有发现半个人影。金逐流用“传声入密”的内功叫道:“哪位朋友暗中相助,请出来一见!”空林寂寂,唯有他的回声。金逐流听不见回答,心想:“此人既是不愿相见,我且先回去吧。”

 且说陈光照自金逐流去了之后,心中惴惴不安,只怕金逐流孤身犯险,陷在曹府。心悬好友,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哪里睡得着觉?

 忽觉微风飒然,一缕幽香沁人鼻观,陈光照吃了一惊,坐起身来,只见一条黑影闪入房中。陈光照喜道:“金兄,你回来了!”那人“噗嗤”一笑,说道:“认不得我了么?”剔亮灯花,灯光下一个俏生生的美人儿站在床前,可不正是他日思夜想的人儿?陈光照喜出望外,失声叫道:“霞姑,是你!”

 石霞姑笑道:“不错,我给你赔罪来啦。都是我的不好,累你吃了苦了。”陈光照道:“你,你……”万语千言,不知从哪里说起。

 石霞姑道:“你先别问,吃了解药再说吧。”掏出一颗粉红色的药丸,倒了一杯开水,服侍陈光照服下,这解药果然灵效无比,不过片刻,陈光照只觉血脉畅通,精神顿爽。

 陈光照道:“霞姑,这是怎么回事?你那奶妈……”

 石霞姑叹了口气,说道:“我本来不想对你说的,如今只好说了。你怪我么,三年前我对你那样绝情?”

 陈光照道:“我当然不会怪你,我知道你定有苦衷。是不是你那奶妈从中作梗?但我却不明,何以你要受她挟制?”

 石霞姑道:“二十年前有个天魔教,天魔教的祖师名叫厉胜男,想必你会知道?”

 陈光照道:“我听得爹爹说过,厉胜男是他的好友金世遗金大侠的妻子,生前曾被推为武林第一高手,死后才被天魔教奉为祖师的。你的奶娘敢情是和这位厉祖师有什么关系?”

 石霞姑道:“贺大娘正是厉胜男的一个侍女。厉胜男有四个心腹侍女,如今就只是贺大娘硕果仅存了。”

 石霞姑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我的母亲也是厉胜男的侍女,和贺大娘交情最好。我自小父母双亡,贺大娘就把我当作她的女儿抚养。

 “天魔教的教主厉胜男的侄媳,和贺大娘是平辈。二十年前,她受了金大侠的感化,解散了天魔教,这件事情,贺大娘是极为不满的。

 “二十年来,贺大娘念念不忘要复兴天魔教。但兹事体大,她必须求得强援。她心目中的强援是六合帮的帮主史白都。她、她瞒着我,想把我许给史白都做续弦。”

 陈光照大惊道:“哦,原来如此,怪不得她昨晚想害我。”

 石霞姑道:“三年前她就想害你了。不过,当时我还未知道她和史白都勾结的事。”

 石霞姑接下去说道:“那次你到我家求婚,她本来就想毒害你的,我迫不得已,答应了她的条件,这才换了你的性命。”

 陈光照道:“你答应了她的什么条件?”

 石霞姑道:“从今之后,不再与你往来,我一来念她抚育之恩,不忍与她决绝;二来为了救你一命,只好答应了她。唉,那时我心里无限悲痛,可又不敢告诉你。”

 陈光照道:“霞姑,真是难为你了。不过,咱们现在毕竟又在一起了。霞姑,你有勇气摆脱她的魔掌,我很为你高兴。过去的事,让它过去。从今之后,咱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石霞姑叹了口气,说道:“你想得很美,可惜我不能够。”

 陈光照道:“为什么?你今晚送解药给我,这不是已经打破了她的禁制了吗?难道你还要回去听她之命嫁给史白都。”

 石霞姑道:“你放心,我死也不会嫁给史白都的。”

 陈光照道:“着呀!那你为什么不能够留下来与我一起?”

 石霞姑道:“我本来答应了她不再与你往来的,这次若不是因为她又要害你,我又知道她要迫我嫁给史白都,我也不会违背我的诺言。”

 陈光照说道:“对呀,这是她不守信用在先,怪不得你‘反叛’她。霞姑,你和我走了吧!”

 石霞姑摇了摇头,仍然是那一句话:“我不能够!”

 陈光照不觉有点着恼,说道:“你的诺言是给她迫出来的,本来就无须遵守。你这奶娘心肠狠辣,只论她要利用你来巴结史白都一事,她已经是罪不容赦!你不杀她,已经是对得起她的养育之恩了!”

 石霞姑叹道:“你不知道……”

 陈光照道:“知道什么?”

 石霞姑说道:“当年我为了阻止她对你下毒手,在答应她的条件之时,曾喝了她一杯毒酒!”

 陈光照大吃一惊,说道:“这毒酒会有什么效果?你可以解我之毒,就不能解你自己之毒么?唉,你又为何要喝这杯毒酒?”

 石霞姑道:“当时我为了救你,我说:奶娘,你若杀了他,我也不能独活。她说:好,你既然不惜一死也要救他,那你就喝了我这杯毒酒。她下毒的本领比我高明百倍,这毒酒是三个月之后才发作的,到期她给一颗药丸,又可以再延三月。她说:我并不想要你的命,只是要用这个办法强制你遵守你的诺言,只要你不再与他往来,每三个月我给你服一次药,你完全和常人一样。”

 陈光照恨恨说道:“好狠毒的手段!”

 石霞姑说道:“还不仅仅是这样呢。贺大娘给我下的毒名叫‘败血散’,我喝了她的毒酒,血液已经中毒,要解此毒,另有一套‘金针拔毒’之法,并非任何药物所能医治。这套金针拔毒之法载于厉祖师留下的秘笈‘百毒真经’中,我却没有学过。如果我不听贺大娘的话,和你做了夫妻,我固然活不了三个月,你也要受我连累,中毒而亡。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不能留下来和你一起了吧?”

 刚说到这里,忽听得一个声音笑道:“不,石姑娘,你还是可以留下来的。不但可以留下来,和陈大哥做夫妻也不碍事。”

 陈光照大喜道:“金兄,你回来了!”

 只见窗口人影一晃,金逐流已是站在他们面前,笑道:“石姑娘,刚才在曹家发暗器的人就是你吧?我还没有多谢你呢。”

 石霞姑又惊又喜,心想:“这人的轻功可是比我高明多了,我连一点声息没没听到。但听他这样说,难道他会给我解毒?”

 陈光照诧道:“霞姑,原来你已经到过曹家了?”

 石霞姑道:“我就是因为要探听你的消息,才去曹家的。我偷听了他们的谈话,始知你是在这儿疗伤,要不然我怎么能找到你呢?我本来不让贺大娘知道,但现在我用独门的喂毒暗器打伤了他们的两个人,贺大娘当然也会知道是我的所为了。”

 陈光照道:“那你就不应该回去了。”

 石霞姑道:“我回不回去,大不了也只是一个死字。但我可不能连累了你。”

 金逐流笑道:“你们刚才说的话我都听见了。但我刚刚说过的话,难道你还没有听清,要我再说一遍么?”

 陈光照道:“金兄,莫非你懂得那套金针拔毒之法么?”

 金逐流道:“我不懂,但天下除了那老妖婆之外,也总还有人懂得。你忘记了厉南星厉大哥了么?他是天魔教主的儿子,那什么百毒真经,他岂有不精通之理?”

 陈光照大喜道:“不错,咱们马上到扬州去,咱们为他解困,也请他为霞姑解毒。”

 金逐流道:“你完全好了?”

 陈光照道:“霞姑给我的解药灵验得很,我想明天一早,我可以和你一道走了。霞姑,你也和我们一起去吧。”

 石霞姑等于是绝处逢生,有了这个希望当然不能放过,当下也顾不得羞涩,欣然答应。于是第二天一早,他们三人便与王泰告别,离开了济南,径赴扬州。

 金逐流早已知道史白都与厉南星的约会是个骗局,生怕厉南星上当,恨不得插翅飞到扬州。金逐流暗自思量:“不知厉大哥可想到这一个骗局?但他对红英一往情深,只怕明知是个骗局,他也是要去的了。红英的心意却不知怎样?”想至此处,不觉一片惘然,又不禁暗自责备:“我已经决定成全他们,又何必妄自揣测?此去扬州,我只当尽力而为,帮这一对有情人得成眷属,我可不能胡思乱想了。”

 金逐流在途中为厉南星着急的时候,正是厉南星在六合帮的总舵做着美梦之时。

 这一日厉南星来到了六合帮总舵,帮主史白都打开中门迎接,待他如同贵宾。

 厉南星惊疑不定,跟着史白都进了内花厅,坐定之后,便即问道:“史帮主约我此来,有何见教,望史帮主明以告我。”

 史白都哈哈笑道:“厉公子是聪明人,还用得着我说吗?当然是为了舍妹终身大事。”

 厉南星是个热情而又爽直的人,便即说道:“史帮主如此爽快,那这我也不想绕着弯儿说话了,我对令妹是一见倾心,倘若不是我自作多情,令妹对我也似乎未尝无意。如今就只看史帮主的意思了。”

 史白都道:“说老实话,当初我是不大赞同的。但如今我却是不能不改变主意了。一来我已经知道你们确实是彼此相爱,我只有这个妹子,我又怎忍心将你们拆散,令她伤心?二来我如今也知道厉公子是个英雄豪杰,只凭你今日敢来单骑赴会,我就要佩服你的勇气了。舍妹得配英雄,终身有托,我做哥哥的也为她欢喜。因此我决意成全你们,并为你们主持婚礼。”

 任何人都是喜欢戴高帽的,厉南星得史白都一赞,对他的恶感不觉减了几分。但史白都答应得这样爽快,厉南星却是不能不有“大出意外”之感。

 史白都笑道:“厉公子何以沉吟不语,敢情是有什么心事么?你我如今已成了亲家,恕我不客气称你一声老弟了,你有什么话,不妨坦直地告诉我这个大哥。”

 厉南星想了一想,说道:“多谢大哥许婚。那么,请你恕我直言,我可不想亲家变成仇敌。你当然知道我是什么人,我可以告诉你们,我决意反清,这是决不会改变的!你若要悔婚,如今未晚!”

 史白都道:“我早已料到你要说这番话了。我能够答应你们的婚事,当然我曾经好好想过!”

 厉南星道:“那么我倒想知道你现在的想法如何?据我所知,一个月前,好像你还是想把令妹许给西昌将军帅孟雄的。”

 史白都面上一红,说道:“这是我一时的糊涂,我确曾有过此意。好在这门亲事不成,否则真要教天下英雄笑话了。”

 厉南星听他言语中颇有悔过之意,心里暗暗欢喜。便即钉紧一句,问道:“为什么?”

 史白都道:“实不相瞒,我虽然说不上是胸怀大志,却也不甘以一个区区六合帮帮主的身份虚度此生。我上京给萨福鼎祝寿,为的就是结交天下英雄,闯出一番事业!谁知……唉……”

 厉南星道:“史大哥有何感触?”

 史白都蓦地一拍桌子,说道:“谁知那些朝廷的大官,根本就没有把我们当作一个有骨气的人看待,好像我们定要投靠他,向他讨饭吃似的。”

 厉南星心里暗笑:“在萨福鼎眼中,你本来就是一条狗。”却故意问道:“我看萨福鼎对你,也好像很不错嘛。”

 史白都说道:“什么不错?我现在才知道他不过只是想利用我罢了。他口中说是礼贤下士,邀我上京。其实还不是那么一回事,要我做他的奴才而已。哼,我好歹也是一帮之主,岂能做他的奴才?”

 厉南星道:“那天尉迟炯夫妻大劫寿堂,你帮萨福鼎的忙也很不小啊!”

 史白都满面通红,说道:“怪不得老弟误会我,我那次的确是做错了。不过,这也许是我的糊涂想法,我当时并不是为了巴结他才给他出力的。我只是看在一个‘义气’的份上,我给他祝寿,我就是他的客人,主人家有事,客人理应帮忙。谁知这么一来,他更把我当作要投靠他的奴才了。

 “这已经是令人气愤了,但还有更令人难受的呢。这些做官的人,个个都是生成的疑心极重。那日我的妹妹和你们一起搞事,萨福鼎连我也疑心上啦。后来他叫人向我示意,说是倘若我是真心效忠萨福鼎的话,就该把妹妹送回来,让他审问,我一气之下,把那人打了一顿,就回来了。”

 厉南星又惊又喜,心里想道:“史白都固然是名利心重,即使现在经过了这次教训,他的想法也还是有许多糊涂的地方,不过,他能够有这番悔悟,也算是很难得了。”

 史白都又道:“我这次上京一趟,还看清楚了一个事实。”

 厉南星道:“什么事实?”

 史白都道:“我不是说过,我是想趁此机会,结交天下英雄的吗?到了那天一看,来祝寿的人固然不少,可是真正有份量的成名豪杰,却没有一个。红缨会的舵主公孙宏算是那天的第一号人物了,却原来公孙宏也是另有所为而来,并非真的是为巴结萨福鼎的。老弟,你知不知道公孙宏这件事情?”

 厉南星虽然比较单纯,却也并不糊涂,对史白都也还保留有几分戒备,于是佯作不知,说道:“真的吗?但那天我好似看见公孙宏这老儿和金逐流交手,这是怎么回事?”

 史白都道:“哦,原来你当真还未知道?公孙宏这老儿是头老狐狸,他表面似是为萨福鼎出力,其实却是和尉迟炯串通了的。那天,尉迟炯夫妻之所以能够混进萨府,就是靠了他用红缨会这块招牌掩护。金逐流也是他暗中放走的。咦,这些事情金逐流没有告诉你吗?”

 厉南星道:“没有。但如此说来,这老儿倒是值得令人钦敬。”

 史白都说道:“是呀。所以从这件事实我已看清楚了,真正的英雄好汉是绝不会投靠朝廷的。我史白都虽然算不得英雄好汉,但若再不回头,岂不是叫天下英雄好汉笑话!”

 厉南星大喜道:“对极,对极!说老实话,我本来是想劝你改邪归正的,不料你比我说得还要透彻!”

 史白都哈哈笑道:“现在咱们可是亲家不是敌人了。”

 厉南星道:“史大哥,你不再与官府往来;这固然很好,但要令天下英雄对你钦敬,却还似乎不够。”

 史白都道:“我懂得老弟的意思。我正想请你帮忙,帮忙我与义军联络。他们未必肯相信我,这也要请老弟给我表白心肠。”

 厉南星道:“史大哥有此决心,将来一定可以找到门路的。我和义军的首脑人物并无往来,慢慢再说吧。”

 史白都又道:“我还有个意见,你看可不可行?天魔教是令堂所创,当年令堂听了金世遗的劝告,未曾深思熟虑,就把它解散,实在可惜。其实天魔教虽是邪教,但若用得其正,也是一样可以反清。老弟,你如果重组天魔教,我也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厉南星笑道:“阳浩他们也想拥我作教主,我没有答应,还因此和他们打了一场呢。”

 史白都道:“阳浩是想利用你作傀儡,他自己要做天魔教的太上皇。这想法和我刚才所说的完全不同。据我所知,天魔教有几个旧人,野心勃勃,目前正在进行重新组教之事。但是只要你站出去,无人可与你争。我劝你不要放弃这个机会。”

 厉南星笑道:“我有自知之明,我是做不来教主的。我也不想做教主。”

 史白都道:“天魔教若能重组,对你们的事业很有好处。至于说,你挑不起重担,我六合帮的人,都可以让你借用。”

 厉南星想了一想,史白都说的话也未尝没有道理,“但他为什么这样热心呢?”这么一想,厉南星不觉有点起疑,于是说道:“小弟目前无意于此,此事还是暂且缓提吧。”史白都也怕过份热心惹他起疑,笑道:“也好,那就留待你们成亲之后再说吧。”

 厉南星面上一红,说道:“我想见见红英,不知可否?”

 史白都微笑道:“出阁前夕的姑娘总是难免有点害羞,贤弟多等一天,明天晚上,洞房再见好么?”

 厉南星又惊又喜,说道:“大哥的意思是……”

 史白都道:“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来不及了,我的意思是明日就与你们成婚。”

 厉南星道:“这个太快了吧?”

 史白都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们既然两情相悦,那又何必拖延?”

 厉南星心头卜卜乱跳,做梦也想不到这样“顺利”。史白都哈哈大笑道:“婚事有我备办,不必贤弟劳神。你一路辛苦,早点安歇,准备明日作新郎吧。我也该向舍妹报喜了。”

 史白都叫人带领厉南星往客房休息,便到后堂去见妹妹。

 史红英被哥哥软禁多日,一心只盼金逐流前来救她,等了半个多月,还未见金逐流来,心中正自烦闷,见了哥哥,不理不睬。

 史白都笑道:“你的好朋友来了,你该高兴了吧?”

 史红英吃了一惊,只道是金逐流来了,失手被擒,连忙问道:“你说的是谁?”

 史白都道:“你曾舍了性命也要救的那个人,还能说不是你的好朋友么?”

 史红英道:“哦,原来你说的是李南星?你把他怎样了?”心想:“李南星来了也好,从他的口中总可以知道一点金逐流的消息。”

 史白都道:“他不姓李,他是厉胜男的侄孙,厉复生的儿子。他的父母是天魔教以前的正副教主。”史红英颇感意外,但却说道:“我不管他是什么来历,我只是要知道你把他怎么样了?”

 史白都哈哈笑道:“你所欢喜的人来了,我还能不好招待他吗?”

 史红英柳眉一竖,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史白都道:“他来求婚,我已经答应把你嫁给他了!”

 史红英吃了一惊,跳起来道:“你开的什么玩笑?”正是:

 但得有情成眷属,镜花秋月却何堪?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52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