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回 拔剑狂歌伤往事 抚琴无语对良朋

 金逐流作出欢喜之状,说道:“恭喜大哥。这缘份二字最是难求,想不到大哥却于无意中得之了!”

 李南星笑道:“可不是吗?我素来不喜欢女子的,想不到一见了这位史姑娘,却是魂牵梦索,日里夜里都想着她,这可不是有缘吗?”

 金逐流道:“但不知史姑娘可曾对你表露过心意?”

 李南星又笑道:“不是我自作多情,依我看,我心上有她,她心上也早已有了我了。要不然那天她就不会为我舍命了。”

 金逐流是知道史红英的性格的,心里想道:“红英是个恩怨分明、是非清楚、素重友情的女子,从前她不是也曾尽力帮忙过李敦,我还因此误会了她呢。”

 可是问题并不在史红英身上,金逐流转念一想:“不管大哥是否自作多情,他已经是为了红英而刻骨相思的了。君子不夺人之所好,何况我和他是八拜之交?”又再想道:“红英似乎是对我有点意思,但也说不定是我自作多情?唉,算了,算了!不管她对我有意也好,无意也好,今后我强自抑制,和她疏远,让她的一颗心完全转到大哥身上也就是了。”

 李南星道:“贤弟,你在想些什么?”

 金逐流笑道:“我是在想──什么时候吃大哥的喜酒。”

 李南星道:“还早着呢。史姑娘如今被囚在六合帮的总舵,不把她救出来,什么事都谈不到。贤弟,你刚才已经听到史白都约会我的事了,你和我一同赴会如何?”

 金逐流道:“史白都的口风颇有许婚之意,大哥还怕什么?”

 李南星道:“话虽如此,恐防有诈。”

 金逐流道:“依我想史白都是不会加害你的。你最初闯进来的时候,史白都已经看出你病体未愈,若是他有害你之心,那时就应动手。”

 李南星心里有点不大高兴,想道:“莫非逐流经过了寿堂之役,已是惊弓之鸟,怕与我再去冒险么?不过,他说的话也未尝没有道理。史白都武功远远在我之上,今日却一直对我低首下心,看来只怕是别有所求的了。”

 金逐流又道:“小弟在北京也还有点事情,恐怕暂时不能离开。”金逐流其实是怕自己也去,对李南星的婚事,非但无助,反而有害。因此明知李南星要误会他,也只好推搪了。

 李南星是个很重感情的人,心中虽然不乐,却也不愿口出怨言。只是金逐流的拒绝却是他始料之所不及的,因此倒是不无有点“说僵”了的感觉。本来是和谐的气氛也开始变得有些尴尬,一时间李南星竟不知找些什么话来和金逐流说好。

 眼光一瞥,李南星看见他赠与金逐流的那张古琴正放在几上,李南星道:“贤弟近来有学弹琴么?”

 金逐流道:“学过几个古谱,总是弹的不好。大哥不日远行,不知何时方得再聆雅奏?分手在即,请大哥赠我一曲如何?”

 李南星正自满怀心事,接过琴来,道了一个“好”字,便即抚弦歌道:“芳与泽其杂糅兮,羌芳华自中出。纷郁郁其远承兮,满内而外扬。情与质可保兮。羌居蔽其闻章。”这是《楚辞•思美人篇》中的一节,意思是说:“香的和臭的混在一块儿,就像君子和小人共处一朝。但杰出的香花在凡卉之中也能自别,它的芳香四溢怎也不会散消。美好的品质总能保持,美好的声名在荒僻的地方也总能传出去,用不着你替她心焦。”史红英混在六合帮中,就像出于污泥而不染的青莲一样,不用说李南星所思的“美人”乃是史红英了。他弹奏这节楚辞也隐隐含有答复金逐流之意:“杰出的香花在凡卉之中也能自别”,史红英总能够脱出六合帮这块泥沼的,你不能帮忙她也就是了,“用不着你替她心焦”。

 金逐流心如乱麻,黯然不语。李南星把古琴推到他的面前,说道:“贤弟学了些什么古谱?你也弹一曲吧。”

 金逐流默默无言的便弹奏起来,李南星是个古琴的高手,金逐流虽然只弹不唱,李南星也听得出他弹奏的乃是诗经中的一章,于是依着琴韵歌道:“日居月诸,胡迭而微?心之忧矣,如匪浣衣,静言思之,不能奋飞。”若用现代人的说话,那意思就是说:“问过月亮问太阳,为何有光像无光?心上烦恼洗不净,好像一堆脏衣裳。我手按胸膛细细想。怎能高飞展翅膀?”(用余冠英译文)

 金逐流弹这一曲,其中是含有深意的。他苦恼于自己抛不下儿女私情,觉得这是自己的过错,心中的烦恼好像一堆脏衣裳一样,应当洗干净它。多少大事等着自己去做,所以他要“手按胸膛细细想,怎能高飞展翅膀?”

 李南星并不完全懂得金逐流的意思,但也隐隐感觉得到他那满腔郁闷而又在自策自励的心情。这种种复杂的感情,都从琴声中发泄出来。

 李南星不觉心中一动:“逐流有着什么心事不肯对我说呢?”

 忽听门外有人赞道:“弹得好琴!”原来此时已是晚餐时候,戴谟来请他们出去吃饭。

 李南星道:“不,我可得赶回去了。”匆匆走出客厅,向戴均告辞。

 戴均道:“黄鸡白酒,不足以云奉客。但酒已热,鸡已熟,老弟吃了再走不迟!”

 李南星道:“多谢老丈盛情,晚辈住在西山,还是早些赶回去的好。”

 戴均道:“可惜,可惜!老朽平生别无所好,只喜结交天下英豪。今日新知旧好共聚一堂,只恨未能与老弟痛饮几杯!”

 李南星道:“好,那么我敬老英雄三杯再走!”与戴均对饮了三大杯,又说道:“琴剑相交,情浓似酒。逐流贤弟,你也来饮三杯。”金逐流道:“当得奉陪!”各自斟了满满三杯,一饮而尽。

 李南星弹剑歌道:“脱略形骸迈俗流,相交毋负少年头。调弦雅韵酬知己,出匣雄芒斩寇仇。休道龙蛇归草莽,莫教琴剑付高楼。中原自有英豪在,海外归来喜豁眸。”狂歌中已是走出大门去了。

 戴均道:“此人豪迈不羁,和你的性情正是一样。怪不得你们气味相投,结为兄弟。”唐杰夫也说道:“此人武功胆识均是不凡,难得诗才也是如此敏捷,当真可算得是文武全才了。金老弟,说老实话,你把玄铁宝剑赠他,我本来是有几分为你可惜的,如今我却为这宝剑庆贺得人了。”

 金逐流道:“不错,平生得一知己,死可无憾。区区一剑,又何足道哉!”

 唐杰夫大笑道:“说得好,老弟,我也敬你三杯!”金逐流喝了十几杯酒,酒意涌上心头,心里想道:“大哥赠我的佳句,我莫要一醉忘了。趁着现在未醉,我可得背熟了它。”在心中默诵了几遍,突然如有所触,瞿然一省,想道:“大哥诗中有‘海外归来喜豁眸’一句,难道他也是和我一样,是家居海外,初履中原的?”

 唐杰夫见金逐流发呆的神气,笑道:“老弟,你在想什么呀?”金逐流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唐杰夫笑道:“老弟,你恐怕真是有几分醉了,今天是正月十三,再过两日就是元宵,你不知道?”

 金逐流点了点头,说道:“当真是有几分醉了!”其实金逐流在大闹了萨府之后,就一直是等待元宵这一晚的来临的。正因为他记着这个日子,所以才会冲口而出的问人。他听了“元宵”二字,酒意也都消了。

 金逐流想起了他父亲叫他带给江海天的那封信,那封信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是吩咐江海天在今年的元宵之夜,三更时分,戴上一枚寒玉戒指,到北京西山的秘魔崖,去会一个戴着同样戒指的人。这封信是江海天给他看的,他父亲可没有和他说过。因此他也不知道他的父亲要他的师兄会见的是什么人。

 金逐流心里想道:“后天就是元宵了,不知师兄已经到了北京没有?师兄交游广阔,戴老前辈也是消息灵通。倘若师兄到了北京,他们想必会接得上头。陈光照这两天想必也会到来找我,我且在家中等候,过了元宵,再往六合帮吧。”金逐流自忖轻功远胜于李南星,倘若日间骑马,晚上跑路,让李南星先走两天,他也还可以追得上他。原来金逐流是打算暗中跟踪,并不露面,到了六合帮的总舵,见机行事。倘若李南星救不出史红英,他再出手。

 第二天不见陈光照来找,也没有江海天的消息。金逐流觉得有点奇怪,想道:“师兄绕道西昌,可能是算准了时间,明天才到。但陈光照何以没有来找我呢?是大哥没有把我的消息告诉他呢?还是他又另外有事走了。”金陈二家是世交,陈天宇又曾托过金逐流照顾他的儿子,是以金逐流也是很想和陈光照见一见面的。

 第二天过去了,到了元宵那晚,天已经黑了,仍然没有他师兄的消息,也不见陈光照来找他。于是金逐流藉口出去看灯,便偷偷的出了城。京中仕女,对元宵佳节是极为重视的,一到入黑的时分,就有各式的花灯在举行赛会了,要一直闹到天亮才罢的。是以金逐流藉口出去看灯,可以到天亮才回去。

 陈光照为什么不来找他呢?这里面有个原因。

 且说李南星那晚赶回西山,到了卧佛寺,已经是三更时分。守门的小沙弥说道:“陈公子不见你回来,满山找你。现在也不知回来了没有?要我去禀告方丈么?”李南星道了一声惭愧,说道:“我是有事进城,以为可以一早回来的,所以没有告诉方丈和陈兄。不料碰上朋友,耽搁了一些时候,回来晚了。不必惊动你们的方丈,明早我去向他谢罪。”

 李南星悄悄的回到他和陈光照同住的那间客房,陈光照果然还没有回来。李南星心里又是感激又是抱愧,等了一会,正想溜出去找陈光照,恰巧陈光照就回来了。

 灯光之下,只见陈光照满面惊喜的神情,李南星还未曾向他道歉,他已先抓着了李南星的手说道:“你回来了?我还以为你出了事呢!”

 李南星道过了歉,说道:“我今日进城,在老镖头戴均家里,见到金逐流了。你猜他是谁?”陈光照道:“你已经告诉过我,他是你的异姓兄弟。”李南星笑道:“不错,可是他也是你的异姓兄弟,你知道吗?”陈光照怔了一怔,随即笑道:“你说得不错,你的兄弟本来就是我的兄弟。”李南星道:“话可以这样说,但我说的却不是这个意思。二十年前,有一位名满天下的金世遗大侠,他和你的爹爹是很好的朋友,是吗?”

 陈光照恍然大悟,说道:“哦,原来你所说的这位金逐流敢情就是金大侠的儿子?”李南星道:“正是。他约你去和他见面呢。”

 陈光照大喜道:“金大侠和我家是世交,我爹爹时时提起他的。这位金兄我理该去拜会他,可惜……”李南星诧道:“可惜什么?”

 陈光照道:“这两天我恐怕不能离开这里。”李南星道:“这里出了什么事了?”陈光照道:“没什么。不过今日发现了有些可疑的人物来到西山。在山上采药的和尚先后见到几批,有黑道上的厉害角色,有帮会中的首领,还有两个他们知道是大内高手的身份的,也跟着这些人混在一起。如今还不是游春时节,这些人聚集西山,方丈不能不加意提防。”

 李南星瞿然一省,说道:“我明白了,你们恐怕这些人是来搜索我的吧?”

 陈光照道:“想来他们是定有图谋,不过是否对付老兄,却也难说。”

 李南星道:“既然如此,我悄悄走了好了。免得连累了一众僧人。”

 陈光照道:“不,不。”顿了一顿,压低了声音说道:“李兄不是外人,我可以告诉。此寺的方丈空照大师和抗清义士是有秘密来往的。故此方丈吩咐加意提防,倒不是完全为了你的缘故,你尚未痊愈,此时若走,方丈心中更要不安。”

 李南星道:“这些人还在山上吗?”

 陈光照道:“入黑之后,庙里的和尚怕引起他们的疑心,不敢出去。也不知他们走了没有?但我刚刚从山上回来,却没有碰着一个人。”

 李南星十分感激,说道:“陈兄,你为了我的缘故,上山冒险找寻,我真不知该如何谢你才好。”心里想道:“可惜这把玄铁宝剑是逐流送给我的,却不便转送别人。”

 陈光照说道:“我在这里作客,寺中可能遭遇灾祸之时,我是决不能离开这里的。所以必须多等几天,查明了这些人的下落,知道确实是平安无事了,我才可以到京城去拜访金逐流。”

 李南星道:“我想你们可以放心,只要我不是在寺中公然露面,那些人大约不会到这里搜扰的。过了元宵,他们想来也该走了。”

 陈光照诧道:“你怎么知道?”

 李南星道:“我是据理推测。寺中与抗清义士暗通消息的秘密倘若是给官府知道,官府一定会派兵围寺,不必使用江湖人物先来窥探的。先来窥探,那不是打草惊蛇了么?”

 陈光照说道:“不错。这些人在中午时分已经陆续上了山的,他们迟至现在还没有入寺拿人,看来确是不像要来对付卧佛寺的了。但你又怎知道他们至迟在过了元宵之后,就会走呢?”

 李南星说道:“他们或许是来山中搜查有没有逃犯藏匿,或许是为了别事。卧佛寺是著名的佛教圣地之一,清规戒律,卓著声誉,他们不敢怀疑寺中方丈会收容我这个逃犯。所以只要我不是在寺中公然露面,料想无妨。你们今天发现的这些人既然大半是江湖人物,黑道中的习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停留是不会超过三日的。故此,不论他们是为了何事,三天之内,有无结果,他们都会走的。”

 陈光照道:“你说得也有理。不过,我们还是要预防万一,最少这两天我们是应当留在寺中,与僧众共同担当风险的了。”

 李南星道:“这个当然。好了,为了我的缘故,累了你一整天,现在你也该睡了。”

 李南星自己却睡不着觉,原来他敢断定这些人不是对付卧佛寺,敢断定他们过了元宵就走,这并非仅是“推测”,而是他确切知道的。早在半年之前,已经有他的对头人物,约他在今年的元宵之夜,三更时分,在西山秘魔崖相会的了。

 那封约会的书信是他的对头辗转托人送到他的手上的,那个对头人物料他心高气傲不会不接受这个挑战。

 李南星这次入京,本来也是要接受这个挑战,劫萨福鼎的寿礼,不过是后来碰见了史红英之后,才生出来的事情。出了这件事情之后,李南星曾经想要改变主意,不赴这个约会,先去救史红英。他是准备在今日去见了金逐流回来,便即到秘魔崖刻石留书,戏弄那对头一番,让他扑一个空,自己则一走了之的。

 但现在他却是不能不赴这个约会了。一来因为他的对头比他预料来得更早,如今已经邀了许多江湖人物藏在山上;二来他受了陈光照与方丈的救护之恩,这件事也应该由他个人了结,免得连累于他有恩之人。李南星打定了这个主意,故此并没有向陈光照吐露。

 第二天寺中上山采药的和尚,并没有发现那些人的踪迹,也不知他们是走了还是藏匿起来。不过既然没有人到寺中寻事,一众僧徒也都放了几分心事了。

 元宵那日,日间也是平安无事。到了晚上,寺中虽然不行民间风俗,庆祝元宵,但也要做一堂佛事。陈李二人是外人,不便参加,一早便睡。

 陈光照担着心事,闭上了眼睛,却睡不着觉。约莫三更时分,忽听得悉索声响,对面那张床上的李南星似乎正在爬起来。陈光照有点纳罕:“三更半夜,他起来做什么?”正要出声,忽觉一缕幽香,吸入鼻观,有说不出的舒服,陈光照昏昏思睡,连忙一咬舌头,偷偷的摸出一颗药丸,纳入口中,这是用天山雪莲加上若干配药所炮制的碧灵丹,能解百毒。

 陈光照倦眼欲眠,心头还是清醒的,他第一个反应是出乎意外的惊惶,心想:“这小子难道是来卧佛寺卧底的么?不好,他的武功远胜于我,若是给他知道我未睡着,只怕我的性命难保!”

 陈光照家学渊源,故此虽然出道不过两年,也可以算得是个江湖上的行家了。对于江湖上常用的迷香,他也知道一些。吞了碧灵丹之后,他立即就能辨别,这是一种无毒的迷香,但药性却比一般江湖上常用的迷香厉害。看来李南星只是要他熟睡不醒,却无意伤害他。

 陈光照暗自想道:“他武功远胜于我,要杀我那是易于反掌。即使不想杀我,只点了我的晕睡穴我也是毫无办法。他改用这种无毒的迷香,敢情是想瞒着我去干什么事情吧?好,我且暂不声张,看看他到底要干何事?”要知使用无毒的迷香与点晕睡穴所得的效果虽然相同,但用点穴的手段施之于朋友却是大大的不敬,而且对身体也多少有点损害。故此陈光照据此判断,可知李南星实是对他并无恶意。

 当下,陈光照假装熟睡,只见李南星爬了起来,“嚓”的一声,打燃火石,在桌上取了纸笔,匆匆的写了几个字,就悄悄的从窗子跳出去了。

 陈光照跟着起来,亮灯一看,只见李南星写的是“天明即回,请勿声张”八个字。看来李南星虽然使了迷香,也还防他未到天明即醒,是以留字交代。

 陈光照吞了碧灵丹,此时已是睡意全消,于是便跟着追出去。这晚是元宵,月光明亮,陈光照站在屋顶,隐隐可见李南星的影子已经出了卧佛寺,没入了树林中了。陈光照蓦地想起李南星说过的几句话,他说只要他不是在寺中公然露面,那些人就不会侵犯卧佛寺。想起此事,陈光照心头一动,对李南星这个诡秘的行动已是猜到了几分,心想:“莫非他是要去偷会那些人?”李南星已然留字请他不要声张,陈光照想了一想,决定独自侦察,也就不去告诉方丈了。

 陈光照的母亲是冰川天女的侍女,特长轻功,是以陈光照的武功虽不及李南星,轻功却差不了多少。他在后面远远的跟着李南星,李南星一心赴秘魔崖之约,竟没发觉后面有人。

 秘魔崖与卧佛寺一在山北,一在山南,相去十余里。那一带乱石如笋,寸草不生,是西山之上最荒凉隐僻的一个地方,平时猎人都不会到的。陈光照见李南星直奔秘魔崖,甚觉奇怪,心里想道:“他去那里做什么?难道那些人就藏在秘魔崖?但他又怎么知道?”

 李南星脚步突然加快,转瞬之间,已没入乱石堆中。陈光照心念未已,只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已在说道:“厉公子果是信人,依约来了,佩服,佩服!”

 陈光照怔了一怔,心道:“咦,他们怎么把李南星叫作厉公子?”“李”“厉”二字,发音相似,但一个是“去声”,一个是“入声”,若用纯正的北京话来说,是可以分别出来的。

 李南星朗声说道:“你们约我到此,意欲何为?”

 那苍老的声音道:“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厉公子,你在我们面前大可不必隐瞒身份!天魔教祖师厉胜男是不是你的姑婆?”

 厉胜男去世已有二十余年,但她当年曾以绝顶武功镇服武林,连天山派的老掌门唐晓澜都曾败在她的掌下。是以陈光照听见这老者说出李南星的身份,也禁不住吃了一惊,心道:“怪不得他年纪轻轻,本领那么了得,原来是厉家的人。哎呀,天魔教是被消灭了的邪教,倘若这老者所说的他的身份不假,他岂不是出身不正的邪派中人了?”

 李南星道:“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样?”

 那老者哈哈笑道:“厉公子不必多疑,我们并无恶意,只是想请你到徂徕山去,重振天魔教的声威。我们愿意拥戴你继任教主。”

 李南星冷冷说道:“我不想做什么教主,我也没工夫上徂徕山。”

 那老者道:“厉公子此言差矣,你的父亲是厉祖师唯一的嫡亲侄儿,你的母亲也曾做过天魔教的教主。难道你就不想重振家声?”

 李南星道:“我父母早已金盆洗手,退出武林。这天魔教三字再也休提!”

 那老者道:“令尊令堂金盆洗手,你不可以重起炉灶吗?厉公子,机不可失,有我们这些人拥戴你,何愁大事不成?”

 李南星“哼”了一声,说道:“你们是些什么东西?我才不耐烦做你们的头儿呢!”

 那老者打了个哈哈,说道:“厉公子,你也不要小看人了。你可知道,你的爹娘当年对我,也不敢怠慢分毫么?”

 李南星道:“不管你是谁,我就是不买你的账,你又怎样?”

 那老者冷笑道:“好狂妄的小子,这么说,你当真是要不吃请酒吃罚酒了!”

 李南星亢声说道:“你们是一齐上呢还是车轮战?随你划出道儿!”

 那老者哈哈笑道:“你这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竟敢小觑老夫!嘿,嘿!只要你在我的掌下过得一百招,我阳某人就让你下山,从今之后也不再找你麻烦。你若是在百招之内输了给我,嘿,嘿!我也不要你的性命,只要你跟我走,有你的便宜了吧?”

 眼看双方如箭在弦,一触即发,陈光照心里想道:“不管李南星是什么出身,我既然和他交了朋友,就不能让朋友吃亏。对方若是单打独斗便罢;若是群殴,我陈光照就是舍了性命,也非帮他不可!”陈光照见过李南星的功夫,虽然不知道那老者是什么人,但料想以李南星的功夫对付一个气力已衰的老头,总不至于在百招之内便即败阵。故此陈光照打算暂不露面,且看看他们的单打独斗结果如何再说。

 不料心念未已,忽觉微风飒然,两条黑影,已是向着陈光照藉身之处扑来,齐声喝道:“是哪条线上的朋友?”这一下,陈光照想不露面也不行了。

 这两个汉子见陈光照是个陌生面孔,又端不出“海底”(说不出来历),立即便扑上去动手。李南星叫道:“陈兄,此事与你无关,你回去吧!”跟着向那老者说道:“这人是我的朋友,但他并不知道你我约会之事。请你们的人住手!”

 那老者冷冷说道:“我不能相信你的话,这小子我也不能让他轻易回去。我先要把他拿下,问过口供,再作定夺。”

 陈光照仗着轻灵的身法,闪开那两人的连番扑击,可是那两人也非泛泛之辈,一对判官笔,一枝小花枪,招招都是指向陈光照的要害穴道。陈光照怒从心起,喝道:“我已经让了你们几招,你却当我是好欺负的么?”唰的拔剑出鞘,便即还击。

 陈光照的真实本领未必胜得过这两个汉子,但他这柄剑却是件宝物。他的母亲是冰川天女的侍女,当年冰川天女采取冰窟中的万年寒玉炼成了一柄“冰魄寒光剑”,剩下的碎玉再炼成四柄宝剑,分赠四个侍女,陈光照的母亲分得一柄。这四柄宝剑虽然比不上“冰魄寒光剑”,但剑一出鞘,也能使得对方感到冷气侵肤,奇寒刺骨。

 陈光照剑一出鞘,这两个汉子都不约而同地打了一个机伶伶地冷战,心头大骇,连忙后退。其中一个使用“倒踩七星”的轻身功夫倒纵,脚未落地,突然觉得膝盖一麻,便倒下去了。原来他是因受寒流所侵,血液不能流畅,手脚都冷得麻木了,轻功自是不能如常施展。但附近几个把风的汉子,却以为他是中了暗器。

 负责把风的头子喝道:“好小子,竟敢施暗算!”一声吆喝,暗器纷飞,透骨钉、铁莲子、飞蝗石、没羽箭、瓦风镖,各式各样的暗器,应有尽有,都向陈光照飞去。

 陈光照冷笑道:“瞎了眼的强盗,谁放暗器来了?你们既然定要诬赖,那也好,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我的暗器吧!”掏出了一把冰魄神弹,一扬手,以天女散花的手法向群盗洒去。

 这冰魄神弹乃是天下最奇怪的暗器,任何暗器讲究的不外是准头和劲道,只有这冰魄神弹是仗着本身的阴寒之气克敌制胜。冰弹一洒,那些人不知道暗器的来历,有的躲闪,有的就用兵器拨打,躲闪的还好一些,用兵器拨打的,冰弹一触即碎,化作了一团寒光冷气,登时刺骨侵肌,血液都几乎为之冷凝!还有两个躲闪不开,给冰弹打着了穴道的汉子,更是惨不堪言,倒在地上发抖,就像患了严重的发冷病一样。

 没有跌倒的那几个汉子也是冷得牙关打战,抖抖索索地跑了回去,断断续续地叫喊道:“哎、哎、哎呀!这、这、这小子会、会妖法!”陈光照赶跑了把风的这班人之后,一不做二不休,仗着冰弹玉剑,索性便直闯秘魔崖,准备给李南星掠阵。

 李南星本来想跑出去与他会合的,此时见陈光照的冰魄神弹大显神通,把围攻他的那些人打得七零八落,已是闯出重围,先跑来了,不由得又是惊奇,又是欢喜,乐得哈哈大笑。

 那老者面色一沉,冷笑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徒儿,你替为师把这小子拿下!”一个面带病容,身材高瘦的汉子应声而出,说道:“弟子遵命!”声到人到,登时抢到了陈光照的面前。

 陈光照见他来势迅猛,料想是个劲敌,打算先发制人,于是不待对方出手,先发出了三颗冰魄神弹。

 这面带病容的汉子木然毫无表情,那三颗亮晶晶的冰魄神弹打到他面前,只见他把手一招,冷冷说道:“我道是什么东西,原来不过是冰川天女的丫头小子所用的冰弹。哼,哼,什么冰魄神弹,岂能奈我何哉?”冰弹落入他的手中,只见他把手掌一摊开,那三颗冰弹已是全都溶化,滴下了一滩雪水!

 冰魄神弹碰到内功高明之士,伤害不了对方,那也不奇。奇的是这个汉子的身份不过是那老者的徒弟,却竟然敢硬接冰弹,大出陈光照意料之外。

 陈光照方自大吃一惊,说时迟,那时快,这汉子已是一掌向他打过来了。

 陈光照一个滑步斜身,反手就是一剑。敌人正在扑来,这一招是以攻为守的打法,剑势轻灵翔动,是“冰川剑法”中的一招极精妙的招数。

 陈光照以为对方非得给他迫退不可,否则定要中剑无疑。哪知对方竟不退不闪,只听得“铮”的一声,那病汉化掌为指,中指只是轻轻一弹,就把陈光照的这把寒玉剑弹开了。

 寒玉剑的厉害不在于锋利,而在于它本身所具的阴寒之气。陈光照心里想道:“这厮刚接了我的冰魄神弹,如今又碰着了我的寒玉剑,这一下总有他难受的了,除非他不是血肉之躯。”不料心念未已,只觉一缕奇寒之气,从剑柄传入他的掌心。那面带病容的汉子仍然是那样木然的神色,并没发抖,倒是陈光照觉得冷得难受,不由得机伶伶地打了一个冷战。

 陈光照本来是练过“少阳内功心法”的,这是冰川天女传给他母亲的一种护体神功,练过这种护体神功,才能够使用玉剑冰弹,不至被寒气所侵的。如今他的寒玉剑给那汉子一指弹开,剑柄突然变得冷逾坚冰,连他自己都感到难以禁受,这真是从所未有之事!

 那汉子纵声笑道:“寒玉剑也不过如此而已,你还有什么伎俩?嘿,嘿,这柄剑你不配使它,不如给了我吧!”口中说话,掌底毫不放松,说话之间,已是接连使了三招“空手入白刃”的功夫,竟然就想硬抢陈光照的这把玉剑。

 陈光照见寒玉剑伤不了对方,心中大骇,那人来抢他的宝剑,他受过一次教训,不敢让对方接触,只能凭仗轻功,东躲西闪。手中的宝剑等于是无用的废物,一时间竟然不知该如何应付才好。

 陈光照给他越迫越紧,激战中那汉子一招“弯弓射雕”,掌指兼施,陈光照退无可退,无可奈何,只好一咬牙根,剑中夹掌,与对方硬对了一掌。

 双掌相交,“蓬”的一声,那汉子退了三步,陈光照也是接连晃了两晃。论掌力双方倒是相差不了多少。可是陈光照已是大感意外,不由得惊喜交集!

 原来陈光照以为对方既然不畏他的玉剑冰弹,内功定然是非常深湛的了。如今一试的结果,这才知道对方的掌力虽也不弱,但亦不过如此而已,并不见得就比他高明。

 不过,对方的掌力虽然未能胜他,但陈光照接了这掌之后,身上的寒意又增了几分,本来已经是冷得相当难受的了,如今更好像是陷身在冰窟一般。

 那汉子哈哈笑道:“你也觉难受了吧?嘿,嘿,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等着瞧吧,还有厉害的在后头呢!”正是:

 冰弹玉剑消阴煞,侠士魔头各逞能。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52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