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回 愿拼热血酬知己 误解芳心断侠肠

 经过了日间这场大闹,北京城中,大街小巷,布满巡逻的兵士。幸好这晚没有月亮,金逐流仗着超妙的轻功,借物障形,窜高纵低,瞒过巡逻的耳目,悄悄地摸黑回到戴家,此时已是三更的时分了。

 金逐流心里想道:“大哥知道我的住址,不知他会不会和红英来此找我?”李南星、史红英的轻功都仅是略逊于他,文道庄、沙千峰这些人是后来才去帮忙史白都追赶他们的,故此金逐流料想他们定能脱险。

 想起了史红英,金逐流不觉茫然若失。尽管日间他避开了他们,但在内心深处,他还是想见一见史红英的。“怪不得昨日大哥的琴韵之中一片思慕之情,原来他所思念的‘伊人’就是史姑娘。这次恐怕不是我的多疑了。看日间的情景,大哥似乎还未知道我和史姑娘的事情,如果他真是喜欢史姑娘的话,唉,我就成全他吧。”金逐流心想。

 巷口正有一个巡逻的兵士走过,金逐流不愿声张,于是逾墙而入。进了内院,只见客厅灯火犹明,纱窗上现出四个人影,戴均戴谟父子之外,还有一个老头一个少年。戴均与那老头正在下棋,戴谟与那少年在旁观战。少年面朝外坐,相貌与戴谟相似。金逐流看见这少年不是李南星,心中有点失望,想道:“这少年想必是戴均的第二个儿子,这老头却不知是什么人?”

 金逐流从墙上跳下,身轻如叶,落地无声。但那老头已经惊觉,随手抓起一枚棋子,头也不回,反手就打出去。打的是金逐流胁下的麻穴。黑夜之中,认穴竟是不差毫黍。金逐流心中一凛:“这老儿的本领倒是不弱,今早我出去的时候,戴均要我早些回来,会见一个客人,敢情就是这个老儿?”

 金逐流刚刚接下那枚棋子,戴均已在笑道:“唐兄,这位就是我所说的金少侠了。”那老儿站了起来,哈哈大笑道:“得罪,得罪!金老弟莫怪,我以为是史白都来找老戴的麻烦呢!”

 金逐流衣裳上血迹斑斑,戴均吃了一惊,问道:“你受伤了么?”金逐流笑道:“我杀伤了萨福鼎的几个手下,侥幸没有受伤。”戴均道:“你也真是太胆大了,我一听萨府有人大闹寿堂,就知道准有你的份儿。”原来戴家是镖行世家,交游极广,戴均父子虽然足不出户,外间的消息却是无一不知。

 金逐流报告了大闹寿堂的情形。戴均说道:“尉迟炯还是当年大闹天牢的雄风,我却已经是老了不中用了。可惜他匆匆来去,我未能和他见上一面。要不然两位老朋友同日不约而来,今晚之会就更难得了。”当下给金逐流介绍那位老头,说道:“这位唐杰夫大哥是我几十年的老朋友,我特地叫小儿上西山请他来的。”

 金逐流在陈天宇家中作客之时,曾听得陈天宇说过许多武林中的成名人物,其中就有唐杰夫此人在内。金逐流向他行过晚辈之礼,心里想道:“陈叔叔说他是四川的暗器名家,却怎的也到了北京来了。”

 戴均笑道:“金老弟,说来也真是你的运气。这位唐大哥在家纳福,十几年足迹不出四川。这次却凑巧到了北京来了。他是上个月来的。下榻西山卧佛寺。卧佛寺的主持四空上人是小儿戴猷的师父,也是唐大哥的方外之交。我本来要他住在这儿,他嫌这里不及卧佛寺的清净。今天要不是冲着你这块玄铁,他还不肯来呢。”

 唐杰夫笑道:“你这老儿好做不做,为了避仇,居然诈死。要我来给你守灵么?”

 戴均道:“这次我不是要你来守灵,是要你来做打铁匠了。金老弟,你恐怕还不知道,这位唐大哥不仅是暗器名家,他还是天下第一的铸剑师。你昨天和我说的时候,我还恐怕请不动他呢。”

 唐杰夫道:“玄铁是稀世之珍,我活了这一大把年纪,都还未曾见过呢。岂能不来开开眼界?金老弟,说老实话,我这点手艺,只怕糟蹋了你的玄铁。你放心得下吗?”

 金逐流喜出望外,说道:“唐老前辈肯给我帮这个大忙,晚辈不知如何报答。老前辈不要太客气了。”

 戴均笑道:“你们两人都用不着客气。老实说,普天之下,只有你唐大哥才配铸这把宝剑。而唐大哥见了这块玄铁,你金老弟若是不给他代为铸剑,他也要技痒难熬,非抢了你这块玄铁来铸不可!”

 唐杰夫笑道:“你真是说到我的心坎儿里了。”

 金逐流到房间里换过衣裳,跟着把那块玄铁拿出来给唐杰夫看。唐杰夫把玩了好一会,连声赞叹:“真是宝贝,倘若铸成宝剑,定是天下兵器之王!只是要铸这把宝剑,我还得有一些工具才行。”

 戴均道:“这个不用你说,我早已给你准备好了,我这里有个地窖,我已装了一个鼓风炉,大铁锤也给你打了两个。等下你去看看合不合用?”

 当下唐杰夫拿了玄铁,和众人到地窖巡视了一遍,笑道:“老戴,你真想得周到,在这地窖里打铁,声音不会传到外面,真是最妙不过,好,我明天一早就开工。”戴均道:“幸好我有铁匠朋友,这鼓风炉是借来的。他刚刚搬来,外间就闹事了,真是好险!倘若迟了半刻,一定会给巡逻的兵士截着盘问的。”

 金逐流见戴均为他如此费尽心力,心中十分感激,但却也不禁有些怅惘。

 他铸这柄宝剑,是准备送给李南星的,如今李南星与史红英却已不知何往,也不知他们会不会寻来?

 一天、两天、三天……金逐流每一天都在盼望他们,却总不见他们来到。不知不觉过了七天,那块玄铁已是炼得炉火纯青,宝剑就将铸成了。还是不见他们到来。

 李南星与史红英到了什么地方呢?他们怎么样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金逐流在戴家等得心焦,暂且不表。回过头来,且先说说李、史二人那日的遭遇。

 那日史红英逃出萨府,李南星仗剑给她断后,且战且走,出了城门,不消多久,已把追兵甩在背后。回头望去,远远的就只见史白都一人追来了。史白都的本领虽然在妹妹之上,但轻功则稍有不如;但由于他在那岔路口曾经迟疑片刻,双方的距离就更是越来越远了。

 史红英生怕给哥哥追上,一口气跑了十多里路,不敢停留,也没有和李南星交谈。李南星笑道:“可以走慢一点了,刚才还可以看见你哥哥的影子,现在连影子也看不见啦。”史红英跑得太快,李南星跟着她跑,也感到有点吃力了。

 史红英松了口气,蓦地心头一动,瞿然一省,停下了脚步,回头一望,说道:“金逐流呢?他逃出来了没有?”

 李南星道:“我看见他已经跑出来了的,却不知他跑到哪里去了?不过,你大可放心,他的本领比我高明,你的哥哥又不是去追他,他一定可以脱险的。”

 史红英道:“我知道他的本领。只是……”李南星道:“只是什么?”史红英本来要说的是:“我只是想见他一面。”见李南星双眼凝视着她,眼光似乎有些异样,忽地感到有点害羞,想道:“我何必向他吐露我的心事,叫他传到金逐流耳朵里去。”为了保持少女的矜持,话到口边,却改成了:“只是、只是我觉得有点奇怪,你既然看见了他,他应该也看见你,为什么他却不来寻你?”其实史红英是想金逐流跑来找她。

 李南星也觉得有点奇怪,说道:“或许他是跑去找尉迟炯了。你和他早已相识的吗?”

 史红英道:“他叫你做大哥,你们是结义的兄弟吧?我和他相识还不到一个月呀!”

 李南星哈哈大笑,说道:“你以为我和他有了多少年的交情?哈哈,我告诉你,我和他是昨天才相识的,你奇怪不?”

 史红英笑道:“你们一见面就结为兄弟了?我的确是意想不到。”

 李南星道:“人之相知,贵相知心。古人云:白头如新,倾盖如故。交情的深浅本来就不在于时日的短长,你说是不是?”

 史红英面上一红,心中想道:“难道他已经知道了我和金逐流的事,特地开我的玩笑?哼,金逐流这傻小子也不知胡说了些什么,真是不该。”史红英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子,金逐流一路对她纠缠,她当然明白金逐流对她的心意。但在未成“定局”之前,她却不愿金逐流向旁人吐露。此时她只道金逐流已经把心事告诉了李南星,李南星说的这些话是向自己“试探”的,故而心里有几分着恼,也有几分惊喜。

 殊不知李南星一点也不知道她和金逐流之间的事情,当然更不知道他们两人早已是心心相印。他不是替金逐流试探的,而是为他自己试探。

 他见史红英脸泛红潮,不由得心中暗喜:“嗯,看来她是已经懂得我的意思了,下一步我应该说些什么?”

 两人各怀心事,却不知都是误会了对方的意思。正在他们心事如麻之际,忽听得蹄声得得,前面尘头大起,有六七骑官军迎面而来。而后面的史白都也已追上来了。史白都的轻功只是比他妹妹稍逊一筹,但气力悠长,若是长途竞跑,史红英还是跑不过他的。

 史白都把眼望去,已经看见了来者是谁,喜出望外,大叫道:“帅将军,快快截下这小子!”原来来的是西昌将军帅孟雄,他是奉召回京,报告西昌方面的军事情况的。后面那几骑是他的随从。

 前无去路,后有追兵。史红英是知道帅孟雄此人的本领不在她哥哥之下,也知道她的哥哥正是要迫她嫁给此人。此际陌路相逢,不由得大吃一惊。

 李南星却不知道帅孟雄的厉害,朗声说道:“不必着慌,闯过去就是!”把手一扬,只听得“乒”的一声,一团烟雾随风卷去,烟雾中金光闪烁,发出“嗤嗤”声响。

 史红英又惊又喜,说道:“咦,你也会用这种歹毒的暗器?”原来李南星所发的暗器名为“毒雾金针烈焰弹”,史家也有这种暗器,但史红英一看,就知道李南星所发的这枚“毒雾金针烈焰弹”比她们家传的还要厉害得多。

 烟雾弥漫之中只见人仰马翻,“哎哟,哎哟”之声不绝于耳。帅孟雄的几个随从都中了杂在烟雾之中的毒针,但帅孟雄却还是骑在马上,而且已经冲出雾网了。

 说时迟,那时快,帅孟雄已经飞骑来到,“嘿嘿”地冷笑道:“好小子,打得好歹毒的暗器,可惜碰上了我,你这点伎俩又能奈我何哉?好,先叫你吃我一鞭!”人未离鞍,提起马鞭,唰的就是一鞭向李南星打下。李南星一剑削出,喝道:“给我滚下马来!”

 帅孟雄“哼”了一声,喝道:“撤剑!”马鞭一抖,已是卷着了李南星的剑柄。

 李南星把剑削去,可是由于剑柄被他卷住,剑峰用不上力,虽然碰着了后半截马鞭,却是削它不断。

 帅孟雄本来要卷他的手腕的,差之毫厘,卷着了剑柄,李南星的剑并没有脱手,他却给李南星猛的一拉,几乎将他拉下马来。帅孟雄也不禁暗暗吃了一惊:“这小子倒是有几分硬份!”当下双腿一夹,胯下的坐骑给他催得向前飞跑。帅孟雄笑道:“先教你吃点苦头,看你撤不撤手?”

 哪知他的坐骑飞跑,却给了李南星一个可乘之机。李南星脚跟一撑,就似荡秋千似的荡了起来。帅孟雄来不及把马鞭解开,李南星已是把剑连鞭,朝他刺下。

 帅孟雄松手扔鞭,跳下马背,李南星也像断了线的风筝似的,落下地来。帅孟雄喝道:“好小子,还不束手受擒?”声到人到,意欲趁着李南星立足未稳,将他手到擒来。

 李南星喝道:“来得好!”身如陀螺疾转,看似脚步跄踉,但那剑势却是十分凌厉。帅孟雄是个识货的人,一看就知李南星用的是醉八仙剑法,当下,哪里还敢轻敌,连忙飞起一脚,拳脚都用上了,这才迫退了李南星。

 说时迟,那时快,史白都已然赶到,叫道:“且慢动手!待我先问一问这个小子。喂,你这暗器的功夫是谁教给你的?你和天魔教可是有甚渊源?”

 李南星冷笑道:“凭你也配问我的来历?”

 帅孟雄毫不放松,一个“阴阳双撞掌”接着又是“鸳鸯连环腿”,打得李南星只有招架之功。帅孟雄抢了上风,这才说道:“管他是什么人,先把他拿下再说!哼,他胆敢杀害我的随从,我就毙了他也不为过!”原来帅孟雄看见李南星和史红英同在一起,他是想娶史红英为妻的,焉能不妒火中烧,恨不得马上就毙了李南星?

 史白都道:“这小子劫了萨总管的寿礼,最好是将他活擒,交给萨总管审问。”此时帅孟雄虽然颇占上风,但也还奈何不了李南星。史白都患得患失,既怕帅孟雄擒他不了给他溜走,又怕帅孟雄把他打死,将自己要留活口的计划毁掉,于是把萨总管的招牌托出来,跟着立即出手,想用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先抓着了李南星再说。免得帅孟雄当真打死了他。

 李南星怎禁得两大高手的夹攻?眼看史白都这抓一抓下,就要抓裂他的琵琶骨,忽听得“唰”的一声,史红英的银鞭打下,这一鞭打得恰到好处,拦住了她的哥哥。

 史白都一抓抓空,史红英早已舞起银鞭,隔在李南星与她哥哥之间,说道:“哥哥,你是一帮之主,岂能不顾身份,以大欺小,以众凌寡?”

 史白都气得七窍生烟,喝道:“你眼中还有我这个哥哥吗?哼,他是你的什么人,要你这样帮他?”

 史红英道:“俗语说认理不认亲,鞑子欺负了咱们汉人一百多年,哥哥,难道你还要助纣为虐?你若助纣为虐,我就非要帮他不可了!”

 史白都满面通红,喝道:“你这丫头教训起我来了!国家大事,你这黄毛丫头懂得什么?跟我回去!”

 史红英道:“你答应不做朝廷的鹰犬我就跟你回去。”

 史白都冷笑道:“这是我的事,用不着你管!哼,你如今翅膀硬了,要想飞了是不是?我且看你飞不飞得出我的掌心!”史白都生怕妹妹说出更不中听的话来,话未说完,一掌就荡开了史红英的银鞭,使出空手入白刃的功夫来抓他的妹妹。

 史红英愤然说道:“哥哥,是你迫得我和你动手的。”银鞭一抖,矫若游龙,史白都抓不着鞭头,险些给鞭梢缠上手腕。

 史白都怒道:“反了,反了!好呀,你不服我的管教,我只能用家法惩治你了!”掌力催紧,双掌盘旋飞舞,登时把史红英打得手忙脚乱。史红英的功夫是哥哥教的,她所使的鞭法每一招每一式都在她哥哥意料之中。

 幸而史白都没有使用兵器,要空手夺鞭,一时之间,也还不易;二来史红英身法轻灵,善于闪避险招;三来史白都也不敢当真就伤了妹妹。故此史红英还可以勉强支持,不过,却已是不能分心说话了。

 史白都兄妹相斗,正合帅孟雄的心意。要知帅孟雄这次来京,在公事上是向朝廷禀报军情,在私事上则是想向史家求婚的。帅孟雄心里想道:“幸亏有史白都对付他的妹妹,要不然倒是教我难做人了。”当下笑道:“史帮主不必生气,令妹年纪还轻,一时给妖言所惑,这也不足为怪。萨总管面前,我替你遮瞒就是,你可不要伤她。”

 史白都道:“多谢将军照顾。这个小子,也请你留他一命。”

 帅孟雄笑道:“知道了,我自会对付他的。”心里想道:“你们不过想留下一个活口盘问口供,我把他打成残废,就只留下他的一张嘴,让他可以说话也就是了。”

 帅孟雄的功力和临敌的经验都在李南星之上,立下了这个狠毒的主意,出手的每一招都是伤残的手法,李南星全神应战,自己还不知道害怕,史红英看了却是暗暗心惊。

 激战中帅孟雄双掌一分,掌势飘忽不定,猛地喝声“着!”掌风人影之中,只见李南星脚步一个跄踉,倒纵出三丈开外,帅孟雄的衣襟却穿了三个洞。原来李南星给他的掌锋扫了一下,但他的“追风剑式”快捷无比,帅孟雄欺到他的身前也险些给他所伤。

 帅孟雄衣襟穿洞史红英看不见,她只看见李南星给帅孟雄击退,不由得大吃一惊。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她一惊之际,鞭梢已是给史白都抓着。

 李南星叫道:“我没受伤,你别担心!”史红英心中一宽,拔出一柄匕首,立即截断一段鞭梢,脱出了哥哥的掌握。史白都眼看就可抓着妹妹,不料却给她用这个法子逃脱,不由得大怒道:“好呀,你一心向着外人,我还要你这妹妹何用?这小子没伤,我先叫你受伤,伤了你我再给你医好。”

 帅孟雄叫道:“不可,不可!看在我的份上,别伤了你的妹妹!”口中说话,身形已是向着李南星再度扑去。本来,他的衣襟给李南星刺穿了三个洞,心里也未尝没有几分怯意,但听了史白都说他妹妹“偏向外人”的说话,不由得妒火如焚,也就顾不了那许多了。

 李南星其实已是受了一点伤,不过是不想史红英为他担忧而已,此时他见帅孟雄狠狠扑来,心中也是气愤交加,想道:“你这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就是拼了一条性命,也决不能让你如愿!”

 帅孟雄双掌齐出,掌力尽发,心中盘算李南星一定不敢硬接,只要他一退再退之后,自己就可以完全控制局势,叫他的剑法施展不开。

 哪知李南星竟然不退不闪,剑中夹掌,反而抢上去和他对攻。帅孟雄哈哈笑道:“好,我就和你比比掌力!”掌风荡开了李南星的剑尖,双掌相交,“砰”的一声,李南星身形拔起,一个倒头筋斗翻出数丈开外。这一瞬间,李南星只觉地转天旋,喉咙发腥,李南星硬挺下来,把一口血吞下肚中,不让它吐出,哈哈大笑道:“再来,再来!看看是谁能够打到最后!”

 帅孟雄刚刚一掌击退了李南星,陡然感觉掌心一麻,低头一看,只见掌心有个小小的针孔,针孔中已沁出黑色的血液。原来李南星与他对掌之际,掌心中是扣着一口淬过剧毒的梅花针的。

 帅孟雄想不到李南星竟敢用了这个“两败俱伤”的手段对付他,又惊又怒,连忙运气护着了心房,追上前去,喝道:“我非毙了你小子不可!史帮主,不是我不买你的面子,这小子实在太过可恶!”

 史白都是武学大行家,李南星用毒针暗算帅孟雄的手法虽然十分巧妙,却也瞒不过他的眼睛。史白都心想:“这小子的使毒本领如此高明,一定是和天魔教大有关系。帅孟雄若是毒发在前,我一个人可是阻止不了他们逃跑。没奈何,就只好让帅孟雄毙了这个小子吧!”

 史红英却不知道帅孟雄中了毒针,见帅孟雄狂攻猛扑,李南星给他迫得步步后退,显然已是招架不住,不由得大为着急,心中想道:“他是金逐流的义兄,我又受过他的人情,如今没法救他,这可如何是好?”

 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史红英心念未已,只听得马铃声响,人语喧哗,原来是文道庄、沙千峰和六合帮的四大帮主全都来了!

 文道庄认识帅孟雄,哈哈笑道:“帅将军,你也来了?割鸡焉用牛刀,待我来给你打发这小子吧!”

 史红英人急智生,忽地跃出圈子,把那柄匕首指着自己的咽喉,叫道:“哥哥,你们若是定要杀他,我就死在你的面前!”

 史白都大吃一惊,叫道:“帅将军,此事如何,请你作主!”

 帅孟雄见史红英为了这个“小子”竟然不惜以死相胁,心中更是妒火如焚,可是他又不愿意史红英死去,于是叫道:“史姑娘,有话慢说,咱们总可以好好商量!”

 史红英冷笑道:“我不向你求情,你要斩尽杀绝,我自己动手,省了你的气力,那还不好?”

 帅孟雄苦笑道:“何必出此下策,我依你的话,放了这小子如何?不过,你总得……”

 史红英斥道:“我不和你说话,你也休想我答允你什么。”

 帅孟雄眉头一皱,眼露凶光,陡地又起了杀机。可是他毕竟心有不甘,暗自想道:“你不肯依从我,我偏要娶你。只要你活下来,我总有办法把你骗到手中。至于这个小子,反正他已受了重伤,就暂且由他去吧。”

 主意打定,帅孟雄故作大方,笑道:“史姑娘,我是不会和你为难的,你要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过,这还得由你哥哥作主。”轻轻一推,又把这件事情推到了史白都身上。

 帅孟雄说了这话,便即退了下来。他向文道庄抛了一个眼色,让文道庄监视着李南星。原来帅孟雄此时也必须运功抵御毒气的上侵,刚才后援未到,他是非拼命不可,现在则是不想拼命了。他之愿意放过李南星,固然是为了要向史红英市恩,但另外的一半原因,却也是为了自己要急于疗毒的。

 史白都已经完全懂得了帅孟雄的意思,当下“哼”了一声说道:“你这丫头只知胳膊向外弯,我可不能依你!”

 史红英凄然一笑,说道:“你既全无兄妹之情,我又何必活在你的面前碍你的眼?”锋利的匕首贴着喉咙,话犹未了,皮肤已经稍微划破,泌出了血丝。

 帅孟雄连忙叫道:“史大哥,令妹年轻识浅,你好好管教她也就是了,可不要迫她寻死呀。”

 史白都趁势收篷,说道:“唉,你这丫头,我真是要给你活活气死了。好啦,你跟我回去,我就依你!”

 史红英知道若是不依哥哥的条件,他们是决不会放走李南星的。史红英暗自寻思:“我回家之后,还可以找机会再逃走。李大哥受了重伤,却是越早脱出魔掌越好。”于是说道:“好,你们送一匹马给我这位朋友,待他走得看不见了,我就放下匕首,跟你回家。”

 帅孟雄心里酸溜溜的,脸上却不能不装出满不在乎的神色笑道:“成,成!俗语说不打不成相识,这位朋友武艺高强,我也乐意多结交一位朋友。文岛主,就请你把你这匹坐骑送给他吧。”

 文道庄跳下马来,一拍马臀,把那匹马赶到李南星身边,愤然说道:“好,看在帅将军份上,便宜了你这小子。”

 李南星却不接过马缰,说道:“史姑娘,这、这太委屈你了!”史红英道:“你不要管我,你快走!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李南星是一个感情容易激动的人,听了这话,不由得热泪盈眶,心里想道:“她为了救我,不惜屈从她的哥哥,这份厚意深情,我不知如何报答?她说得不错,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应该赶快养好了伤,才好救她出来。”李南星最初本来还是不肯抛下史红英独自跑的,但听了史红英的这番劝说之后,想到同死无益,也就改变了主意了。

 李南星跨上马背,说道:“史姑娘,你善自保重,我去了!姓帅的,我可不领你的情,你别以为今日放了我,我就可以和你化敌为友!”

 帅孟雄哈哈大笑道:“好倔强的小子,好,我等你养好了伤,回来再找我较量就是。你本来不必领我的情,我这份人情也只是送给史姑娘的。”

 李南星此时已是有点支持不住,于是扬鞭策马,如飞疾跑。史红英蓦地想起一事,扬声叫道:“你养好了伤,请你把我的消息告诉金逐流。”

 史红英因见李南星已经飞驰而去,戒备不免稍微松懈。哪知史白都趁她说话分神之际,突然就抢了她的匕首,把那柄匕首向李南星掷去。史红英失声惊呼,但“哎呀”两字刚刚叫出,史白都已是点了她的穴道。正是:

 清者自清浊自浊,虽然兄妹也成仇。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52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