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回 异宝纷陈招巨盗 华堂喧闹现佳人

 金逐流怔了一怔,愕然回顾,李南星笑道:“这张琴你忘了带了。”金逐流歉然说道:“不是小弟不看重大哥的礼物,正因为这是稀世之宝,所以小弟……”李南星拂然不悦,说道:“这张古琴难道比咱们的交情更宝贵么?我送出的东西是决不收回的,你若嫌弃,我就把它打碎!”

 金逐流慌忙接过古琴,说道:“大哥不要生气,小弟拜领就是。其实……”其实金逐流并非故意客气,只因琴太过宝贵,他临走之时心神又有点恍惚,一时忘记了这张琴是李南星已经送给他的了。

 李南星道:“其实什么?”金逐流不愿细加解释,说道:“也没什么。小弟只是想起了一件心事。”李南星道:“什么心事?”

 金逐流拍一拍剑鞘,说道:“可惜我的这把青钢剑不是宝剑,但我一定要送大哥一把宝剑!”李南星道:“什么?我送你东西是图你回报的么?”金逐流道:“不是这样说,这只是各尽心愿而已。你因为我听得懂你的琴音,送我古琴;我也认为你是我剑术上的知音,所以我非送你一把宝剑不可!我把话说在前头,将来你若不肯接受我的宝剑,用你的话来说,那也就是看轻了我的交情了。”

 李南星心里暗笑:“一把还不知是在哪里的宝剑,却说得如此郑重。”虽然如此,但他也很感激金逐流的诚意,于是也作出郑重其事的神气,说道:“好,那么我就先向老弟道谢了。”

 金逐流满怀欢喜,携了古琴,立即赶回京城,幸好城门还未关闭,回到戴家,已是黄昏时分。戴均父子正在等他吃晚饭。

 戴均道:“你去了哪里一整天?”金逐流道了个歉,说道:“我到万里长城玩耍,交了一位朋友,回来迟了。这张古琴,就是那位朋友送的。”

 戴均不懂得古琴的宝贵,却担心他闹出乱子,说道:“少年人喜欢玩耍我不怪你,何况你是初到北京。不过,明天就是萨福鼎的寿辰,三山五岳的人马都会齐集京都。我希望你还是小心一点的好。不知道底细的朋友,这几天暂时不结交也罢。”金逐流说道:“多谢老前辈金玉良言,不过这位朋友肝胆照人却是可以放心的。”戴均道:“你的见识我是相信得过的,我也是很喜欢结交朋友的人,只是我希望你这几天多加谨慎罢了。”

 金逐流吃过晚饭,说道:“戴老前辈,你是老北京了,京中的三教九流人物,想来你都有结交吧?”戴均拈须笑道:“不知你要打听什么人?北京城中,只要是稍微有点名气的,大约我总会知道。”

 金逐流道:“我有一块玄铁,想请真有本事的铸剑师铸一把宝剑。不知北京城里哪位铸剑师最出名?”戴均的儿子戴谟第一次听得“玄铁”之名,问道:“什么叫做玄铁?”

 戴均吃了一惊,说道:“据说玄铁只出产在昆仑山顶的星宿海,比寻常的铁要重十倍,想不到老弟竟有这种稀世之宝。北京城里最著名的铸剑师恐怕也不配给你铸这把剑。”

 金逐流大为失望,说道:“若是找不到铸剑的高手,虽有宝物,亦是无用。”

 戴均说道:“待我想一想。”半晌说道:“我心目中有一个人可以给你铸剑,但他却不是以铸剑为业的。凭着我的老面子求他,或者他可以应承。可惜目前我不能出门,只有等我避过了这场灾难再替老弟设法了。”

 金逐流心上一块石头落了地,想道:“待我铸成了宝剑,送给大哥,也好报答他赠琴之德。”于是郑重的拜托了戴均,便即回房歇息。

 一宿无话。第二天金逐流一早起来,先用“易容丹”把自己的容貌改变了,这种“易容丹”其实即是古代的化装品。可以改变肤色,但不能改变面型。不过若是化装的技术高明,用上了“易容丹”也可以隐瞒自己本来的面目。金逐流有姬晓风送他的十颗易容丹,姬晓风当然也教会了他化装的法子,金逐流选了一颗可以化装成中年人的“易容丹”涂上面孔,把本来是白玉般的一张脸变成微带蜡黄,然后粘上两撇小胡子,对镜一照,果然像是个四十来岁的、普普通通的毫无特征的中年人。

 戴均父子正在饭厅等金逐流来吃早餐,忽然看见一个“陌生人”进来,戴谟大吃一惊,喝道:“你是谁?”金逐流笑道:“是我!”戴均道:“金老弟,你的容貌是变化得很高明了,可惜声音未改,还应该苍老一些,才像是个上了年纪的人。”

 金逐流道:“多谢指教。”劲气内敛,说出话来,果然有了几分苍老的味道。戴均道:“老弟改容易貌为了什么?”

 金逐流道:“我想出去走走。”戴谟道:“今日可正是萨福鼎的寿辰呢!”金逐流道:“我就是为了这个缘故才如此打扮的,即使碰上熟人,大约也不会认得我。”戴均道:“今日暂且留在家里一天不行么?”金逐流道:“我早与朋友有约,不便临时更改。”金逐流为了怕他们父子担心,不敢说出实话。

 戴均听得他这么说,不便再加阻止,于是说道:“老弟本领高强,又改变了容貌,想不至于出甚岔子,不过总还是小心一点的好。”金逐流应了一个“是”字,匆匆吃过早餐,便向戴均告辞。

 戴均想了一想,说道:“今天可能有位客人要来,金老弟若是没有别的事情,会过了贵友,请早一点回来。”

 金逐流道:“老伯不必挂念,我尽快回来就是。”出了戴家,心里想道:“今日史白都是一定要去给萨福鼎贺寿的,丁彭是他手下的一个头目,即使没资格陪史白都前往贺寿,他没有帮主撑腰,单独一人也决不敢来戴家寻仇。戴均说的那位客人不知是谁?不过,想来总不会是指史白都和丁彭了。”

 戴均这次力求避祸,并没有求过金逐流帮忙;但金逐流却是打算帮他的忙的。他所顾虑的只是史白都来到戴家,既然算准了史白都今天决无前来戴家之理,也就放心地走了。

 走了一会,金逐流蓦地想起一事:“萨福鼎是大内总管,今日做寿,贺客盈门,那是必然的了。不过,恐怕也不是任何人都混得进去的吧?若是有人查问,我怎么应付呢?”

 心念未已,忽地看见前头有两个人,一看他们的打扮就知道是江湖人物。金逐流灵机一动,走上去道:“两位可是往萨府贺寿么?”

 那两人回过头来,问道:“老哥是哪条线上的朋友?”金逐流说道:“小弟是独脚开扒(江湖术语,黑道上单独作案的强盗),和一位姓文的朋友相识,这位朋友和萨总管很有交情,承他相邀,故此我今日也来凑凑热闹。”

 那两人露出羡慕的神色,说道:“你说的这位文朋友敢情就是文道庄么?”金逐流道:“正是。两位可是与他相识?”

 那两人道:“我们高攀不上。老哥高姓大名?”金逐流胡乱捏了一个假名说了,跟着向那两人请教,始知高个子名叫张宏,矮个子名叫李壮。

 张宏说道:“我们的靠山没有老哥的硬,萨府有位姓钱的执事和我们以前曾经在一起混过的,承他的情,我们才讨得两张请帖。”

 金逐流心中一凛:“果然是要有请帖的。”问道:“不知两位又是什么帮派?”

 这两人说道:“像老兄一样,我们也都是独脚开扒。”

 金逐流说道:“听说有许多位闻名江湖的帮会首脑今日都要来的,想必会带了不少人来吧。”

 李壮道:“是呀,听说六合帮的帮主史白都,海砂帮的帮主沙千峰,青龙帮的帮主高大成,白虎帮的帮主杜大业,全都来了。只是这四大帮会,恐怕就有几十个人跟随他们的帮主来贺寿呢。”

 金逐流道:“今天来贺寿的客人这么多,不怕有意欲图谋不轨的人混进去吗?”

 李壮笑道:“放心好了,不会有的。各帮会的人有他们的帮主带领,像咱们这些单独邀请的客人又都是有请帖的,没来历的人怎么混得进去?”

 张宏道:“像今天这样的大场面,担任知客的定然不少。即使有生面人混进去,也瞒不过知客的眼睛。”

 金逐流心里想道:“先把请帖拿到手再说,知客这一关只好临机应变了。”

 金逐流跟在李壮后面,暗运内力,指尖轻轻的在李壮左胁一点,点了他的“牵风穴”。金逐流的力度用得恰到好处,可笑李壮竟是毫无知觉。

 “牵风穴”是和大肠有关连的,李壮走了一会,忽觉腹痛如绞,冷汗如雨,勉强想走都走不动了。

 张宏惊道:“李兄,你怎么啦?”李壮口吐白沫,呻吟道:“我、我好像是生了病了,肚痛得很!”

 金逐流说道:“小弟略懂医理,待我给李兄一诊。”装模作样地叫起来道:“哎呀,不好!”

 张宏道:“是什么病?”

 金逐流道:“是绞肠痧。可得赶快救治才好!前面有间药铺,我看李兄还是先找这药铺的大夫看看,就在他们的铺子拾一剂药吃。希望吉人天相,过一两个时辰也许就会好了。”

 李壮正是觉得腹中绞痛,听了金逐流的话,吓得面如土色,央求张宏道:“张兄,请你扶我过去。救、救命要紧,寿宴不、不吃也罢。”

 张宏和李壮是结拜兄弟,心里虽然有点不大愿意,也只能“义不容辞”了。

 金逐流道:“唉,真想不到李兄会突然生病,小弟还以为可以和你们两位有伴呢。朋友要紧,我也不去赴宴了。”

 张宏说道:“不,不。李兄有我照料足已够了。请你到萨府给我们说一声,免得他们误会,以为我们摆架子,礼物到了,人却不来。”

 金逐流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是要有个人给你们禀报才行。两位放心,小弟会亲自跟文道庄说的。祝李兄早占勿药,小弟先走了。”张李二人连声道谢,金逐流却是一面走一面暗暗偷笑。

 原来金逐流在给李壮把脉的时候,早已施展空空妙手,把他身上那张请帖偷了过来。金逐流走进一条小巷,四顾无人,偷偷把那张请帖拿出来一看,幸喜请帖是没有填上姓名的,金逐流放下一重心事,想道:“现在就只要闯过知客这一关了。”

 到了萨福鼎的官邸,正是最热闹的时候,门外贺客云集,大家争着进去,把当知客的忙得不亦乐乎。

 金逐流留心观察,只是凡是单身的贺客,一进大门,定有相熟的知客和他打个招呼,然后才有仆人带引他们进去。金逐流心想:“张宏和李壮在萨家有熟人,冒他们的名字是不行了。怎么样混进去呢?”

 后面的人挤着进来,金逐流不走也不行,只好硬着头皮进去。他想着心事,无意间踩了旁边的一个人,那人怒道:“你走路不带眼睛吗?”反手一抓抓着了金逐流。

 金逐流和那人打了照面,不禁吃了一惊,原来这人是冀北的独脚大盗郑雄图,曾经和高大成杜大业宫秉藩等人在苏州城外的松林之中,和金逐流交过手的。

 金逐流怕给他识破,不敢出声。郑雄图抓着了金逐流,也不禁吃了一惊,原来郑雄图是练有铁砂掌的功夫的,他抓着金逐流,有心要把他捏得忍不住痛叫出声来,哪知金逐流竟似毫无知觉,反而是郑雄图的脉门隐隐感到针刺般的疼痛。

 旁边的人劝道:“大家都是来给萨大人贺寿的客人,别闹笑话,煞了风景。”郑雄图正好趁此下台,连忙收手,说道:“没什么,我不过想请这位大哥先走而已。”心想:“这小子好邪门,不知是哪条路上的人物。”

 忽听得有人叫道:“郑大哥,你来了呀!”金逐流听得这个声音,喜出望外,原来和郑雄图打招呼的,不是别人,正是宫秉藩。

 金逐流压低声音道:“郑大哥,你先走。”郑雄图见了熟人,喜孜孜地走过去,也就顾不得和金逐流揖让了。

 郑雄图道:“宫香主,原来你在这里作知客呀。你们的公孙舵主也来了么?”红缨会的舵主公孙宏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人物,和史白都并驾齐名,但比史白都正派得多,一向自视甚高。郑雄图以为他一定不会来的,是以见了红缨会的香主宫秉藩,遂有此一问。

 宫秉藩说道:“我们的舵主本是不准备来的,却不过史舵主代邀的盛意,也就来了。我反正闲着没事,在这里帮帮忙。”原来红缨会和各方面的人物都有关系,在红缨会的香主之中,又以宫秉藩交游最为广阔,萨福鼎不好委屈红缨会的帮主作知客,因此只能请宫秉藩帮忙,要他专门留意形迹可疑的人物。

 金逐流跟着进去,守在大门的知客都不认识他,有两个知客便走上前来,赔笑道:“对不住,请交请柬。老兄是……”

 金逐流掏出请帖往他手上一塞,装作刚刚发现宫秉藩的神气,不理会那两个知客,径自走到宫秉藩面前,打了个哈哈,说道:“宫香主,你来得早呀!”

 宫秉藩交游广阔,人家认识他他不认识人家的这种事情是常有的,宫秉藩正自思索“这人是谁”,金逐流不待他发问,已伸出手去与他一握,笑道:“那天在大明湖畔留你不住,今日可得痛痛快快的和你喝一顿了。”

 双手一握,宫秉藩从金逐流所使用的内力,已经隐约猜到了几分,因为金逐流是曾经好几次和他交过手的。再听了金逐流这么一说,当然就知道他是谁了。

 宫秉藩暗暗吃惊:“这小子当真是胆大包天!”一面吃惊,一面也不能不佩服金逐流的胆量,心里想道:“他有这个胆量闯来,难道我就不敢给他担当一点关系?大不了是和史白都闹翻,却不能让他看小了。”于是哈哈一笑,道:“金兄请进,今天恐怕我还是没空陪你喝酒,不过我们的舵主乃是海量,你只要说是我宫某人的朋友,他一定会和你喝个痛快。”话中暗示给金逐流知道,他们的舵主公孙宏并非和史白都一路,金逐流不妨先与他结识,有事之时,就可能得到公孙宏放个交情。

 知客们看见他们亲热的情形,人人都以为金逐流是宫秉藩的老朋友,当然也就不会对金逐流再加盘问了。于是金逐流轻轻易易的就闯过了这一关。

 知客带领金逐流先到客厅喝茶,又忙着出去招待别的客人了。金逐流举目一看,只见高大成、杜大业、郑雄图、沙千峰等人都在客厅内,却不见史白都。无意间眼光一瞥,忽见一个容颜清秀的少年独自坐在一个角落,低下头只顾喝茶,也不和旁边人说话。金逐流心中一动,想道:“咦,这个人似曾相识,却是在哪里见过的呢?”想过去与他攀谈,又怕给人识破,一时不敢造次。

 只听得旁边两个客人正在商量,一个说道:“咱们该进寿堂给主人拜寿了吧?”一个说道:“听说主人还在内堂招待贵客,恐怕不会这样早就出寿堂受礼吧?你知不知道,六合帮的史帮主和红缨会的公孙舵主都来了?公孙舵主是一向不和官府结交的,难得他今日肯来贺寿,萨总管还能不好好招待他吗?”这人自以为消息灵通,争着报道内幕消息。他的朋友笑道:“我知道。但咱们先进寿堂开开眼界不也好么?”

 那人问道:“开什么眼界?”他的朋友道:“哦,原来你还不知道呀,各方的贺礼都摆在寿堂之内,听说还有皇上御赐的宝物呢。”

 金逐流听了这两人的说话,回头一看,不见那似曾相识的少年,想是已进了寿堂了。于是金逐流也跟在那两人后面,进入寿堂。

 寿堂比客厅大好几倍,中间并拢八张八仙桌子,堆满各方送来的礼物。最引人注目的当然是皇帝所赐的礼物,那是一对通体无暇的碧玉西瓜。其次是史白都所送的一支业已成形的千年何首乌,这种成了人形的何首乌是最难得的补药,据说有起死回生的功用,原来史白都在失了明珠与玄铁之后,千方百计,才求得这支何首乌的。金逐流心想:“大家都称赞那对碧玉西瓜,其实不过是看在皇帝老儿的面子罢了,给我的话,我却宁可要这支何首乌。”想至此处,又不禁暗自偷笑:“我抢了他的玄铁,‘借’了他的宝马,如果再偷了他这支何首乌,岂不把他气得七窍生烟?何首乌固然宝贵,比起玄铁则又不如,我也不该太过贪得无厌了。不过,话说回来,史白都这厮确也是神通广大,在接连失了两件珍贵的贺礼之后,临时备办的第三件贺礼,居然也是稀世之珍。”

 数了碧玉西瓜和何首乌,再其次珍贵的礼物得到大家公认的是一支“通天犀角”,“通天犀”是西藏雪山上一种罕见的犀牛,据说酒食之内,如果下了毒药,只要把“通天犀角”插进去一试,犀角便会立即变色。用通天犀角研粉,又有能解百毒之功。世上解毒的圣药,第一是天山雪莲,第二就是通天犀角。这支通天犀角是西藏“活佛”所送的礼物。“活佛”当然不会亲来贺寿,但他派遣了手下喇嘛送来这样名贵的礼物,对萨福鼎也是一种“殊荣”了。

 除了三件最珍贵的礼物之外,其他珍珠玉石珊瑚玛瑙之类的宝贝数不胜数,金逐流妙想天开:“如果姬伯伯在这里,定当满载而归。”

 客人参观礼物,啧啧称赏。但也有人在窃窃私议:“本来礼物还不止这样多的呢,听说途中已被人劫去了许多宗了。”“青龙帮白虎帮的礼物就是给人劫去的,他们现在送的礼物是临时在北京的古玩铺买的。这两件礼物虽然值钱,比起其他同等身份的帮主所送的礼物,可就大大逊色了。”“中途截劫贺礼的是什么人,你知不知道?”“听说是个蒙面女子,谁也不知她的来历。”

 金逐流听了那些人的窃窃私议,心中暗暗偷笑:“你们不知道,我可知道。”但偷笑之后,却又不禁有几分失望。因为金逐流这次冒险而来,其中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希望在这里见着史红英的,但直至现在,还没见着。

 “她是因为劫了贺礼不敢来呢?还是来了我没发现?”金逐流心想,他急于在人堆里找出史红英,对那些奇珍异宝也无心观赏了。

 来萨府祝寿的女客可分两类,一类是官家内眷,随同丈夫来的,这类女客藏在内堂,不与外间的男客混杂。一类是江湖上的人物,例如六合帮中的董十三娘就是。这类女客倒是在寿堂之内,但寥寥可数,一目了然,却没有发现一个相貌和史红英稍微相似的人。

 “难道红英混在官家内眷之中?这怎么可能?”金逐流正自胡思乱想,人丛中有两个人的对话传入他的耳朵:“前几天听说他们闹了一个大笑话,把封子超的女儿错当作那个劫宝的女贼了。老弟,你是从那条路上经过的,可知这件事情吗?”“是么?我还未知道呢!”“哦,这就奇了,我以为你是应该知道的呢。”“沙帮主,你的话更奇怪了,为什么我准会知道?”后面这人声音清脆,金逐流好似在哪里听过,连忙把眼光向那边搜索,只见说话的那两个人,一个是海砂帮的帮主沙千峰,一个正是刚才在客厅里独自坐在一个角落不理会旁人的那个少年。沙千峰正在用着怀疑的眼光向那少年盘问。

 金逐流登时也起了疑心,正要挤过去,就在此时,寿堂里嘈嘈杂杂的谈话声突然静止,有人悄悄说道:“寿星公出来了。”

 只见一个身披蟒袍腰围玉带的官儿在卫士呼拥之中进入寿堂,这个官儿不问可知当然是萨福鼎了。在萨福鼎两旁的是文道庄和史白都,他们站得稍后一些,另一个几乎是和萨福鼎并排行进来的中年人却是个身穿粗布大褂的汉子,十足像是个土里土气的乡下人。在这样豪华的场面之中,有这么样的一个“乡下人”,而且是和萨福鼎一同出来的,当然最为惹人注目。金逐流问了旁人,始知这人就是红缨会的舵主公孙宏。公孙宏一进入寿堂就离开萨福鼎去找他相熟的朋友了。金逐流心想:“这公孙宏果然是和史白都不同,看来他是不愿趋炎附势,但既然如此,不来不更好吗?难道当真只是为了史白都代邀的情面?”

 萨福鼎出来受礼,客人争着上前拜寿。沙千峰顾不得盘问那个少年,也挤着上前了。混乱中金逐流一个疏神。失了那少年的所在。

 客人虽是争着拜寿,也还大致有个秩序,各个帮会的舵主先上,其他自问资格稍差的虽然挤到了前面也不敢不让他们。

 沙千峰拜过了寿,轮着就是高大成和杜大业二人,忽地有个髯须大汉,越众而出,抢在高杜二人的前头,朗声说道:“俺来给你拜寿!”就在众人惊愕之中,突然就把萨福鼎一把抓着。手法当真是快得难以形容!

 萨福鼎身为大内总管,武功自非泛泛,可是给这髯须汉子一把抓着,竟是痛彻心肺,挣脱不开,那虬髯汉子喝道:“你再动一动,我就捏碎你的骨头!”话声未了,横肱一撞,又把高大成庞大的身躯撞得飞了起来,在高大成后面的杜大业也受了连环撞击,变作了滚地葫芦。原来,他们二人是想在这汉子的背后偷袭的,不料这汉子竟似背后长着眼睛,一下子就把他们弄翻了。事情来得太过出人意外,在萨福鼎旁边的文道庄要想解救,都来不及!

 这刹那间,满堂宾客都是呆了一呆,突然有人叫道:“是尉迟炯!”

 虬髯汉子哈哈大笑道:“不错,俺尉迟炯累各位受惊了!俺手下弟兄没有饭吃,你们与其送礼给这狗官,不如送给俺,俺更领你们的情!请各位站在原位不动,否则休怪俺得罪朋友!”

 这尉迟迥乃是关外著名的大盗,五年前进关之后,曾在北京闹得地覆天翻,天牢也关他不住。现在他是在小金川的义军之中,这次进京,正是特地来向萨福鼎“借饷”的。

 寿堂之中这一班三山五岳的人物,谁不知道尉迟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大盗,果然给他吓得动也不敢一动。有些知道他已经改邪归正做了义军头目的萨府卫士更是惊慌,心中俱是想道:“萨大人若是落在强盗手里,倒还好办,落在叛贼手中,只怕是要活也活不成了!”心中又都在奇怪,这个大名鼎鼎的马贼是怎么样混得进来的?

 尉迟炯交代了这几句话,只见得有七八个穿着萨府仆役服饰的汉子一拥而入,每人携着一个大麻袋,立即便抢掠摆在桌子上的礼物。

 这几个人是尉迟炯预先埋伏在萨府的手下。原来财可通神,萨府由于要大排寿宴,临时要雇用许多工役,尉迟炯请旁人出面,贿赂了萨府的管事,把他的手下安插进去。但尉迟炯本人则是另用其他法子混进来的,后文再表。

 在尉迟炯的手下动手洗劫的时候,宾客中有两个人不知是想出去阻止还是偶然移动了脚步,就在他们身形刚刚一动之际,只听“哎哟,哎哟!”两声惨呼,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莫名奇妙的就倒下去了。

 只见一个黑衣女子站在内院进入寿堂的门口,冷冷说道:“我当家的已经有话在先了,谁要是不听我当家的吩咐,这两个人就是榜样!”

 众人见了这个女子,更是倒抽一口冷气。原来这个女子乃是尉迟炯之妻,外号“千手观音”的祈圣因。祈圣因的暗器乃是武林一绝,取人性命,易于拾芥!

 祈圣因一出现就杀了两人,满堂宾客,连她用的是什么暗器都不知道,莫不相顾骇然,心头颤栗。

 忽听得有人说道:“好功夫!”说话这人是文道庄,话犹未了,“铮铮”两声,两枚铜钱已是从他手中飞出。

 此时尉迟炯的手下已把桌上摆设的贺礼都扫入了麻袋之中,只剩下正中间的那对碧玉西瓜和那支何首乌了。

 文道庄的钱镖来得出乎他们意料之外,有一个人见机得快,立即抢了那对西瓜。可是也还是迟了一步,碧玉西瓜虽然到手,那支何首乌却已是不翼而飞。

 怎样会“不翼而飞”呢。原来文道庄的钱镖手法巧妙之极,那两枚铜钱,一左一右,挟着那支何首乌,把它带了起来,兜了一个圈子,竟然回到文道庄手中。尉迟炯的手下最重视皇帝的礼物,却不知这支何首乌更为宝贵,他们在那紧要的关头先抢西瓜,这就正好给了文道庄以可乘之机了。

 祈圣因冷笑道:“好呀,姓文的,你是想和我比暗器么?”一抖手三点寒星立即就向文道庄飞去。座中不乏暗器高手,看出了这是专打穴道的三枚透骨钉。

 文道庄说道:“不错,我正是想领教你千手观音的暗器功夫。”弹指间三枚铜钱再飞出去,只听得“铮铮”声响,两枚透骨钉和两枚铜钱半空中撞个正着,同时落地。可是第三枚透骨钉在即将被铜钱碰着的刹那,却忽然改成了弧形飞去,倏地就到了文道庄面前。文道庄料不到她的手法如此奇妙,要接她的暗器也来不及,百忙中只好一个“乌龟缩颈”,“叮”的一声,那枚透骨钉插入了他所坐的那张椅背。

 这一下较量,可说是各有千秋。铜钱的份量比透骨钉轻,文道庄能够用铜钱打落祈圣因的透骨钉,显然是文道庄的内力较胜一筹;但文道庄毕竟还是不能将她的透骨钉全都打落,说到暗器的手法,却就是输给了祈圣因了。

 祈圣因的暗器给人打落,自己觉得失了面子,勃然大怒,就要发作。尉迟炯笑道:“因妹,何必这样着急?这儿的事完了,咱们再找他算账。你怕这支何首乌他就吞得下去吗?”祈圣因道:“也好,免得多伤无辜。姓文的,等下咱们到外面决胜负,地方随你的便。”文道庄道:“你定要较量,我一准奉陪,要去咱们现在就去。”

 尉迟炯道:“不要中他激将之计。”陡地一声大喝,说道:“姓文的,刚才的事,我暂且不与你计较。从现在起,你敢再动一动,我就把你的萨大人杀了!”正是:

 叱咤华堂来劫宝,雄风不减少年时。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52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