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回 情场恶浪多风险 战地腥云伏祸胎

 宇文雄被这一掌打得满天星斗,脑痛欲裂,迷糊中恍惚听得杨钲道:“儿,快跑!”宇文雄只听得清楚这一句,尚未看见来人,便即昏迷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宇文雄渐渐恢复了知觉,眼皮还未睁开,便听得身边有人谈话。先是一个女子的声音道:“可惜仍是给杨钲这奸贼跑了!”随着一个带着几分苍老的声音说道:“这奸贼吃了我一掌,虽然逃得性命,伤也不轻,咱们总算是给灵儿报了氓山上的一掌之仇。”

 这声音似曾在哪儿听过似的?宇文雄的记忆一下子未能恢复,慢慢才想了起来,原来就是在他昏迷之前,喝骂杨钲父子的那个人的声音,杨钲就是因为看见这人来了,才叫他的儿子逃跑的。

 宇文雄心里想道:“难道我不是落在杨钲手中,却给这人救了?”

 那女子道:“好了,好了,他会动了。只需要醒了过来,就好办了。老韩,可以把粥端进来啦!”

 宇文雄的气力也恢复了一些,慢慢睁开了眼睛,发觉自己是在一间茅屋之中,躺在土坑上,坑前是一男一女,大约都是在五十来岁年纪。男的三绺长鬓,相貌威严。女的则带着笑容,态度慈祥,像是母亲一样的看护着他。

 宇文雄大难不死,几疑是梦,正想说话,那威严老者己先问他道:“你是江海天的徒弟吧?你叫什么名字?”

 宇文雄道:“弟子宇文雄,是前年投入江大侠门下的。多谢老前辈救命之恩。”心想:“这老者是谁,我从未见过,怎的他却知道我的师承?”

 那老者笑道:“我是天山派的钟展。我见你使的大须弥剑式,料想你一定是江海天的弟子,果然不差。”

 宇文雄又惊又喜,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大须弥剑式”源出天山剑法,三十年前宇文雄的师祖金世遗得天山派老掌门唐晓澜的指点,揉合了天山剑法与乔北俱武功秘笈的精华,另创一派,他所增变演化的大须弥剑式也就成了天山剑法的旁支。同源分流,各惧佳妙。正因“大须弥剑式”源出天山,所以钟展一见便猜中了他的师门来历。

 钟展上次参加氓山大会时,宇文雄不在场,他们现在是第一次见面。但以前虽未见过,宇文雄却是早已听得师父说过钟展的了。钟展是现任天山派掌门人唐经天的师弟。在武林中的辈份和他的祖师金世遗是同辈,师门的渊源是非常之深的。

 那女的说道:“这么说,叶凌风是你的大师兄了,我的一子一女,都在你大师兄那儿。嗯,你的大师兄不但是文武双全,还是个指挥若定的将才。他们这支义军打得很出色,听说已快要打到小金川了呢。你是去辅佐你的叶师兄的吧?”这个女人是钟展的妻子李沁梅,她的一子一女,便是当日在氓山大会之后,参加援川义军,随同叶凌风入川的钟灵和钟秀。

 宇文雄听得李沁梅如此称赞叶凌风,一时不知如何说好。李沁梅见他好半晌没有说话,瞿然一省,笑道:“对啦,你刚刚醒转,身子虚弱,还是吃点稀饭养养精神吧,不必忙于说话。”

 一个披着兽皮缝制的衣服,看来像是个猎户模样的人,用筐子盛了一大海碗的稀饭和四个小菜进来,宇文雄试试气力,已经可以不用人扶坐起。他正感饥饿,当下向那猎户道了声谢,吃了大半碗稀饭。

 钟展给他把了把脉,说道:“你的内功底子不错。再养息两天,大约可以走路了。”李沁梅接着笑道:“你不知道,你晕迷了这么多时候还未醒来,可真把我们急煞了。”

 宇文雄大吃一惊,急忙问道:“我昏迷了多少时候了?”

 李沁梅道:“整整一天一夜。”

 宇文雄失声叫道:“糟糕,糟糕!竟耽搁了这许多时候么?”

 钟展道:“你的后脑受了震荡,瘀血堆积,我给你推血过宫,化开瘀血。幸亏你内功底子不错,我本来以为你还没有这么快醒转的呢。你安心养息吧,什么事情都暂且抛开再说。反正也不过只需养息两天。”

 宇文雄道:“不行啊,这,这事是不能耽搁的。这,这是什么地方?”

 李沁梅道:“这里是云雾山,离开你受伤的地方约有百里之遥。这是我们相熟的一家猎户,你可以安心在这里养伤,养伤要紧,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抛不开?”

 宇文雄道:“我、我是要到小金川去的。”

 李沁梅笑道:“你放心,我们也是想去你的叶师兄那儿探望我的儿女的,过了两天,待你气力精神都恢复了,我们和你一道走。你是到你大师兄那儿的吧?”

 宇文雄道:“是,不,不是。我是要去找叶凌风,但,他,他可不是──”

 武林中最重尊卑之别,师弟是不能直呼师兄之名的。李沁梅莫名其妙,不待他话说完,便很不高兴地问道:“怎么,你‘只’是去找叶凌风,难道叶凌风不是你的师兄?”

 宇文雄道:“从前是的,现在不是了!”

 钟展浓眉一皱,峻声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李沁梅也赶忙问道:“他不是你的师兄又是什么?”

 宇文雄撕开衬衣,从夹层里取出四川总督叶少奇的那封密折,说道:“钟老前辈,你看了这个就明白了。”

 钟展看了几行,神色大变。李沁梅凑近去看,吓得比丈夫更甚,哑声说道:“叶凌风、他、他竟是朝廷的奸细?”

 宇文雄道:“晚辈正是因此要赶往小金川揭发这件事情。一方面是为义军除此奸细;一方面也是替师父清理门户。家师嘱咐:到了小金川,恐怕还得请令郎令媛一同处置这个奸贼呢。”宇文雄就是因为师父有这个吩咐,而他又早已知道天山派的师门渊源,所以才敢把这些秘密,全部告诉钟灵、钟秀的父母的。

 李沁梅六神无主,把密折交还了宇文雄,叠声道:“这可怎么是好?这可怎么是好?”

 原来李沁梅因为受了叶凌风的外表所欺骗,对他十分“赏识”,颇有将女儿许配于他之意。她准女儿随军入川,私人方面的原因,就是希望钟秀与叶凌风多点接近的机会。如今不料叶凌风竟是叛徒,叫她怎能不急?她初时怕女儿不领会她的用心,还曾向女儿屡次夸赞过叶凌风。如今则颠倒过来,生怕女儿受她影响,上叶凌风的当了。

 宇文雄更为着急,说道:“是呀!事情如此紧急,我怎能等待两天?”

 钟展沉吟半晌,忽然说道:“好,我教你今日可以动身便是。”当下,默运玄功,力透指尖,片刻之间,点了宇文雄身上的七处穴道。钟展的指尖所到之处,宇文雄便隐隐感到有一股热气从穴道中钻进来,有说不出的舒服。

 钟展歇了一歇,说道:“少阳经脉已通,接着我要替你打通太阳经脉和厥阴经脉,可能会有一些痛楚,你忍着点儿。”少阳、太阳、厥阳是为三焦经脉,打通三焦经脉是修练上乘内功所必然的途径。以宇文雄目前的造诣,若要打通三焦经脉,最少得化五年功夫。

 宇文雄喜出望外,想要表示谢意,钟展道:“别说话,气沉丹田,意存天枢。”随刻出指如风,不消片刻,又点了宇文雄的太阳经脉和厥阴经脉的十四处穴道。

 钟展所用的时间无多,他连点二十一处穴道,严如蜻蜓点水,一掠即过,看来也似毫不费力。但实际却是累得满头大汗,原来他替宇文雄打通三焦经脉,自己也耗了三年功力。

 宇文雄只觉全身懊热,如火内焚。钟展取出一颗碧绿色的药丸,让他吞下,过了大半个时辰,宇文雄将真气导入丹田,始觉遍体清凉,精神陡振。

 原来这颗药九乃是用天山雪莲为主药而制炼的碧灵丹,具有清热、解毒、固本、培原等等药效。给人打通三焦经脉,滁了要耗掉本身的功力之外,还必须有这样的灵丹相助,才可以保得对方的安全。所以只有天山派的高手方能做到。

 钟展本来可以代宇文雄报讯的,但觉得还是宇文雄自己去更好,一来他不愿意抛下宇文雄,二来宇文雄还兼有代师清理门户的任务,这是钟展所不能替代的。故而钟展不惜灵丹、功力,成全了宇文雄。半年前钟展在氓山大会之时,也曾为叶凌风打通三焦经脉,助他大增功力。那时他是因为想招叶凌风为婿,赠他这份“厚礼”的。如今则是为了挽救义军,又给宇文雄打通经脉,两者的意义自是大不相同。钟展回想起当日之事,不胜感慨。

 宇文雄恢复了功力,心里想道:“风从龙骑的是骏马,可惜我这匹赤龙驹──”心里正想到赤龙驹,忽地便听得赤龙驹在外面嘶鸣。

 宇文雄这一下更是喜上加喜,说道:“赤龙驹也夺回了么?”

 钟展笑道:“赤龙驹很有灵性,我替它赶跑了杨钲,它便服服帖帖地跟我了。此时正在外面吃草呢。”

 宇文雄大喜道:“有赤龙驹就好了,我只耽搁了一天一夜,今后兼程赶路,或许还可以赶在风从龙的前头。”

 钟展夫妇送他上路,钟展道:“你的马快,你先走一步,我随后也要来的。你的武功已胜从前,杨钲受了我的掌伤,你即使碰上了他,料想也可以胜过他了。好,你放心去吧!”

 宇文雄忽地想起一事,说道:“弟子有件事情,想拜托老前辈。”

 钟展道:“不必客气,说吧!”

 宇文雄说道:“弟子这次入川,是和一个友人同行的。他的坐骑较慢,走在后头。我和他约定,每走十里,就给他留下一个记号的。昨日我受了伤,记号中断,他不见记号,一定很是担心。如今他多走一天的路程,不知是否己赶在我的前头。假使未曾赶过,还在后头的话,老前辈若然碰上,请代为告诉他一声,免他担心。”

 钟展道:“好的。你这位朋友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相貌如何?”

 宇文雄说了叶慕华的名字,仔细描绘了他的相貌。钟展怔了一怔,忽地对妻子道:“沁梅,你还记得前两年咱们结识一个哈萨克族的酋长,他说曾有姓叶的父子二人,好几年前在科尔沁草原帮他们打过仗,他们姓的是汉姓,却用的是胡人名字,也不知他们是否汉人。不过,儿子的相貌,看起来却比父亲更像汉人。”

 李沁梅道:“不错。是有这事。当时你还疑心那人是叶冲霄。不过,咱们没有机会到科尔沁草原,后来也没有再进一步打听了。”

 钟展道:“你还记得姓叶的那个儿子的名字吧?”

 李沁梅笑道:“倘若他是叶冲霄的儿子的话,那就当然是叫叶凌风了。四川总督叶屠户的儿子冒用这个名字,才教江海天相信他是内侄的。”

 钟展道:“不,我是说他的胡人名字。”

 李沁梅想了一想,说道:“当时那个哈萨克族的酋长是说过的。西域有许多小国,也不知他是哪一个的姓氏名字?那几个字怎么念我也忘记了。不过,意思是还记得的,大约是对中华上国极为仰慕的意思。”

 钟展拍了拍手,说道:“这就对了!宇文雄的那位朋友叫叶慕华,可不正是仰慕中华上国之意?”

 宇文雄呆了一呆,蓦地恍然大悟,说道:“一定是了!叶慕华一定就是真叶凌风,怪不得他对假叶凌风的事情了如指掌,首先揭发那个奸贼的阴谋,原来那奸贼就是冒充他的!”

 钟展很是高兴,说道:“一定是这样的了,哈哈,江海天错认亲戚,如今咱们给他找回真的内侄,将来说不定还有真假叶凌风对质的好戏上演呢。这也真算得是武林趣事了。”

 李沁梅一瞪眼睛道:“还说‘趣事’呢?秀儿要是上了他的当,哼,只怕你哭也哭不出来!”她数说丈夫,自己的眼眶却先自红了。但此事却不能埋怨丈夫,只能埋怨自己。

 钟展连忙说道:“好,宇文世兄,你的事情要紧,赶快走吧,我会替你留心叶慕华的行踪的。”

 李沁梅也赶着嘱咐宇文雄道:“你见了钟灵和钟秀,告诉他们,我马上就会来的。祝你一路平安,将这好贼手到擒来!”

 宇文雄跨上赤龙驹,兼程赶路。一路之上,仍然没有发现风从龙的行踪,也打听不着消息。不知他究竟是在前头还是后头?

 宇文雄担着两重心事,除了怕风从龙赶在他的前头之外,就是挂虑他的师妹江晓芙了。

 李沁梅害怕女儿上当,他则是害怕师妹上当。马在飞奔,一幕幕的往事在他心头翻过:幽谷里相互扶持,师门中一同练武。还有,东平湖畔的笑语盈盈,小山坡上的衷情吐露。他们并没经过山盟海誓,但也早已是心心相印了。宇文雄心里想道:“师妹虽是天真未凿,但却爱恨分明。她并不知叶凌风乃是假冒,却老早就感到与他气味不投,常常对我说不喜欢这个大师兄的了。师妹一定不会上他的当的!”想是如此想,但总是心中悬念,除非见着了师妹才得安心。赤龙驹日行数百里,他是还嫌它走得慢了。

 宇文雄在记挂他的师妹,江晓芙也在记挂着他。

 且说江晓芙跟着这支义军入川之后,叶凌风将义军中的各派弟子调到各地,协助各地的义军首领。钟灵、钟秀和江晓芙等人则留在他的总部。叶凌风这支义军的人数不多,但个个都是各派的精英,一分发各地,每一个人又都成了当地义军的领袖人物,故所以叶凌风也就隐隐成了义军的总指挥,有权调动各地义军,手下将近十万之众。

 江晓芙暗中监视这位师兄,对叶凌风采取的是“敬而不亲”的态度,但因为抓不着他的破绽,江晓芙也不敢就怀疑叶凌风乃是奸细。叶凌风则仍念念不忘想做江家的女婿,但每一次他想献殷勤,都碰了师妹的钉子。

 叶凌风在江晓芙那儿碰了钉子,在钟秀这儿则受到青睐。钟秀虽然比江晓芙大两三岁,但因是在天山长大,少与外间接触,却比江晓芙还更单纯,压根儿就不懂得世路多艰,人心险恶。她眼中看到的只是叶凌风的许多“优点”:温文尔雅,风度翩翩,上马杀贼,下马草露布,能武能文。论师承,他是天下第一高手的掌门弟子;论地位,他不过二十多岁就做到义军首领。总而言之,在钟秀的心目之中,叶凌风简直就找不到半点暇疵。钟秀初涉情场,更何况还有她的双亲的暗示,自难怪她对叶凌风衷心倾慕了。

 叶凌风何等聪明,何须钟秀从口中吐露?叶凌风早已从她的眼角眉梢,看出她对自己的倾慕之意了。于是叶凌风也就“顺水推舟”,抱定了“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打算。

 叶凌风的“如意算盘”还不仅仅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而已,对于钟秀,他还有更其阴险的图谋。

 钟秀的哥哥钟灵是义军的副统领,当日在氓山的英雄会上选拔这支义军之时,江海天提出:正统领的一切命令必须经过副统领的同意方能执行,当时各派的掌门以为这是江海天的谦虚,因为按照严格的武林辈份而言,江海天比钟展晚一辈,他的弟子叶凌风是应该尊重钟展的儿子的。也就无可无不可的通过了。但一经通过之后,也就变成了制度。既成制度,钟灵也就等于以副统领的身份兼任“监军”了。叶凌风作贼心虚,早已猜到这是师父要用钟灵来监视他,至少也是“掣肘”他。义军出发之时,江海天又再三嘱咐叶凌风遇事必须与钟灵商量,这就更证实了叶凌风的猜疑,对他师父的布置亦更了然于胸了。

 如今,叶凌风觉察出钟秀对他的爱意,这正是一个可以利用的条件,于是就时不时对她献点小殷勤,哄得她服服帖帖。钟灵原本就对叶凌风没有疑心,也没有体会到江海天郑重的嘱托之意,待到入川之后,又加上妹妹的这重关系,他也希望叶凌风成为他的妹夫。有这几种原因,他对叶凌风的一切措施,遂从不加以审查,也从来不持异议。叶凌风表面装作尊重他,实际则是大权专揽,独断独行!

 这一晚,正是叶凌风下令明日大举进攻小金川的前夕,各路的义军已经集中,叶凌风的总部驻在山下。命令各军提早歇息,明日清晨进军。

 钟秀心情兴奋,睡不着觉。午夜起来,拉了江晓芙陪她到林中散步。也好谈一些体己的话儿。

 时序正是初春,山头仍有积雪,山坡己是野花盛开。月光如水,雪月交融,大地一片银白。而在月夜看花,也似乎比白天更美。

 江晓芙吸了口气,赞叹道:“好香!好美!”钟秀笑道:“你倒还有闲情看花赏月。我已经在想着明天的战斗了。”

 江晓芙道:“我也有点儿担心的。”钟秀诧道:“担心,担心什么?”她以为江晓芙是在担心失败,心里颇不以为然。

 江晓芙道:“担心什么,我也说不上来。我只是隐隐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我不懂叶师哥为什么把各处义军尽都调来?”

 钟秀道:“当然是为了解小金川之围了。官军重兵在此,咱们也就调大军来对付它,这有什么不好懂呢?”

 江晓芙说道:“我没读过兵书。但这样不是近乎孤注一掷吗?而且又是集中一路进攻,倘若失利,岂不是连咱们原来占有的各个地方也要丢了?我又觉得叶师哥这次的举动有点突兀。”

 钟秀道:“咱们入川以来,连战皆捷。叶师哥一定是极有把握才打这一仗的。所以我只是心情兴奋,却丝毫也不担忧。”

 江晓芙笑道:“你对我的叶师哥倒是十分信仰。”

 钟秀如有所思,半晌说道:“晓芙,我想问你一句话,你可别怪我冒昧。”

 江晓芙道:“钟姑姑,你怎么和我客套起来了?”

 钟秀道:“你又叫我姑姑了?咱们不是说好姐妹相称的吗?”

 江晓芙笑道:“你和我客气,我才和你客气的。对啦,你早已跟我叫叶凌风做师哥了,这是你自愿低一辈的。好啦,秀姐,你要问什么?请说吧!”

 钟秀脸上一片晕红,低声说道:“我正是想问你,你是不是好像对叶师哥不大喜欢?”

 江晓芙道:“哦,你也感觉到了?”

 钟秀道:“是呀,我就是觉得有点奇怪。按说你们是师兄妹,他又是你的表兄,你们应该亲亲热热才是。你怎的会不喜欢他呢?甚至我还感觉你好像是把他当作外人似的。要不是我知道你们的关系,换了别人,决想不到你们既是同门又是至亲。”

 江晓芙并不直接回答钟秀所问,钟秀说了之后,她也是若有所思,想了一想,反问钟秀道:“这么说,你是很喜欢叶师哥的了?”

 钟秀红着脸道:“鬼丫头,我问你,你却问我!”她不直接回答江晓芙,也就等于是默认欢喜叶凌风了。

 江晓芙道:“秀姐,请恕我冒昧,我也想问你一两件事,本来是不应该问你的,你可别要见怪。”

 钟秀道:“咱们不是老早说过咱们是无话不可谈的好姐妹吗?有话尽说无妨。”

 江晓芙道:“叶师哥近来好像常常找机会和你亲近,是吗?”

 钟秀脸泛红潮,忸怩道:“坏丫头,我只当你有什正经话儿,却原来是取笑我,我可不依。”

 江晓芙正色说道:“我说的是正经的话呀!”

 钟秀怔了一怔,说道:“不错,我近来和你的叶师哥是比较多在一起,但也不过是彼此琢磨武功而已。我和你不也是常常琢磨武功吗?”

 江晓芙笑道:“你不肯和我说心里话儿了,你不是喜欢叶师哥的吗?不仅仅是谈论武功吧?”

 钟秀道:“嗯,我是佩服叶师哥的聪明能干。你对他总好像怀有成见似的,所以我才觉得奇怪。”

 江晓芙道:“你有向他表白过你的心事吗?”

 钟秀面红直透耳根,说道:“你说到哪里去了?你当我是个不识羞的姑娘吗?”说话之意,其实己是承认了爱上了叶凌风,不过不便开口而已。

 江晓芙道:“那么,叶师哥可曾对你表示过什么?”

 钟秀粉颊低垂,说道:“他军务索心,哪里会和我说到私人之事。”钟秀的话有一半是真。原来叶凌风之对于钟秀,不过是暂时利用,在江晓芙这儿他虽然碰了钉子,但仍是不肯放弃做江家女婿的希望的。故而他对钟秀的态度是“若即若离”,有意挑逗她的芳心,却又不肯把事情定实。所以,“海誓山盟”之类的说话是没有的,至于“游辞挑逗”,那则是免不了的了。

 江晓芙吁了口气,说道:“好,这还好。”

 钟秀不觉又是一怔,说道:“什么叫做这还好?”原来钟秀不惜隐隐约约透露她与叶凌风之间的真情实意,也怀有一个目的的,希望江晓芙从中穿针引线,代她向叶凌风表、白心意。如今听得江晓芙这么一说,好像竟有点不赞成的意思,倒令她感到惶惑不安了。心想:“难道她自己本来也喜欢大师哥,但因见叶凌风和我亲近,才假说不喜欢的?”

 钟秀正自胡思乱想,江晓芙已在率直说道:“秀姐,我有几句心腹话儿和你说,你可别生气,你和叶师哥还是疏远些儿的好,这个人恐怕不大可靠!”

 钟秀吃了一惊,茫然问道:“叶师哥不可靠?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他、他哪方面不可靠?”原来钟秀误会了江晓芙的意思,以为她是指责叶凌风“用情不专”。

 江晓芙道:“你还不明白吗?我爹爹要叶师哥凡事必须与你哥哥商量,怕的就是他不可靠。”

 钟秀这一听更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呆了半晌,讷讷道:“晓芙,你说什么?难道你是指他在抗清方面不可靠么?”

 钟秀惶惑之极,说道:“这当真是你爹爹的意思?既然如此,为什么你爹爹立他为掌门弟子?又为什么还让他统领这支义军?”

 江晓芙道:“我爹爹是在这支义军组成的前夕才发觉他不可靠的。不过,尚无证据。众人既然推戴他做义军统领,我爹爹也不便违反众意。老实说,我爹爹也是愿意他的掌门弟子为他争光的,在怀疑未证实之前,当然不能胡乱说了出去,以免摇动军心。他要你哥哥负起监军之责,就是防患未然之计。”

 钟秀松了口气,说道:“哦,原来是并无凭据的。或许是你的爹爹多疑了。”

 江晓芙道:“不过,也有一些蛛丝马迹!”

 钟秀又紧张起来,连忙问道:“什么蛛丝马迹?”

 江晓芙说道:“你知道江湖上有个千手观音祈圣因吧?她的丈夫是关东著名的马贼尉迟炯。”

 钟秀道:“我在氓山之时听人说过,听说他们夫妻现在都是不知下落,有人说给官府抓去了,怎么,这两个人和叶师哥有什么关系?”

 江晓芙将尉迟炯夫妻的遭遇源源本本的告诉了钟秀,尤其是对祈圣因那晚在她家中的事情说得更详细,讲完之后,说道:“祈圣因第二日出了我家家门,便即遇害,生死未知,尉迟炯夫妻的好友岳霆找上门来,证实有人向鹰爪通风报讯。同时又发现祈圣因那匹坐骑中了毒。为此,岳霆还曾在我家里大闹一场呢!”

 钟秀大惊道:“这么说,你家里一定有一个奸细了?”

 江晓芙道:“可不是吗?那晚我家里只有四个人,我妈和我当然不会是的。剩下的两个人就是大师哥叶凌风和二师哥宇文雄了。”

 钟秀道:“焉知不是宇文雄?我听了你刚才叙述,宇文雄的嫌疑也似乎更要大些。”

 江晓芙道:“不,我知一定不是二师哥!”

 钟秀道:“你怎么知道。”

 江晓芙道:“我信得过他。”

 钟秀说道:“那么,你的大师哥是掌门弟子,又是你母亲的嫡亲侄儿,更应该相信得过了。”

 江晓芙叹口气道:“就是呀。我妈就是因此,只怀疑二师哥,不怀疑大师哥,结果是把我的二师哥赶出了师门。可是,我,我还是相信二师哥的。”

 钟秀恍然大悟,心里想道:“原来晓芙是爱上了她的二师哥。怪不得她对大师哥不喜欢了。”

 钟秀自以为看破了事情的真相,笑了笑,说道:“芙妹,我觉得你对叶师哥多少有点成见了。不过,即使你从前信不过他,现在总应该相信得过了吧?他入川以来,不是带领咱们打过许多胜仗吗?怎可能还是奸细?或者,你两个师哥都不是奸细,其中另有咱们尚未知道的原因也说不定。”

 钟秀并不知道宇文雄的为人,她这么说,只不过是不想和江晓芙辩驳,所以就把两个的“嫌疑犯”都“开脱”了。当然她主要是为了叶凌风,给宇文雄“开脱”则是陪衬。

 打胜仗是一个事实,江晓芙对此不能反驳。而她自己由于这个事实,有时自己也不免感到惶惑,是否错疑了叶凌风。但她还是说道:“秀姐,我知道你以为我偏袒二师哥。不过,我爹爹回来之后,倒是和我的想法一样,觉得大师哥嫌疑多些。”

 钟秀道:“为什么?”

 江晓芙道:“他当时来不及仔细说。不过,他已决定了要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他准备入京劫狱,将尉迟炯救出来,另外还要设法找着祈圣囚和二师哥。这三个人,只要有一个与我的爹爹见了面,我相信事实的真相就不难明白了。”

 钟秀道:“这就对了。等你爹爹回来,自然水落石出。咱们可不必过早怀疑叶师哥。”

 江晓芙道:“叶师哥这次下令总攻小金川,事先和你哥哥商量过没有?”

 钟秀道:“我不知道。”其实她是知道的。叶凌风拟好了命令才交给钟灵副署。钟灵事先并不知道。她为了避免江晓芙多疑,故意隐瞒。

 江晓芙道:“秀姐,我是怕你上当,今晚才和你说这些话的。你不见怪我吧。”

 钟秀笑道:“我知道你的好意,我心里有数的。”

 江晓芙道:“你可别将我今晚的说话告诉别人,包括叶──”

 正说到这里,忽见有一个人走上山坡,向他们这边走来。这人正是叶凌风。正是:

 情窦初开尝苦酒,怜他飞絮竟沾泥。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5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