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回 打破牢笼飞彩凤 喜从玉手接金钗

 就在秦柱尊的“黑煞掌”即将劈下之际,忽听得“嗤”的一声,一缕金光,电射而来。却原来是叶慕华将耿秀凤的第二支金钗当作暗器,人还未到,暗器先射到了。

 这支金钗是对准了秦柱尊掌心的“劳宫穴”射来的,“劳宫穴”若给刺个正着,秦柱尊的毒掌功夫,就要破了。秦柱尊是个武学行家,一听这暗器破空之声,不由得心头一凛,连忙缩手闪开。说时迟,那时快,叶慕华已是如飞赶到。

 旁边有个堡丁是归少灵的随从,“啊呀”一声叫道:“日间闹事的就是这个小子!”归古愚大怒喝道:“原来是你这小贼捣的鬼!”一掌便向叶慕华劈去,用的竟是少林派真传的大力金刚掌功夫。

 叶慕华冷笑道:“来而不往非礼也。接招!”叶慕华的“般若掌力”专伤奇经八脉,是介乎正邪之间的一种极厉害的功夫,归古愚的功力虽然深湛,却也禁受不起。双掌相交,只听得“蓬”的一声,归古愚全身一震,胸中气血翻涌,内息竟有收束不住之势。归古愚大吃一惊,吓得连忙跳过一边,调匀气息,看看自己有否受了内伤。

 秦柱尊过来援救,“蛇棒”使出一招“翻江倒海”,横扫叶慕华的下三路。叶慕华剑已出鞘,剑光一闪,一招之间,遍袭秦柱尊的七处大穴。秦柱尊识得厉害,连忙转攻为守,舞棒防身,登、登、登的连退三步。他的本领稍微比归古愚高明一些,叶慕华不能将他一招击败,但也吓得他不敢硬拼了。

 叶慕华脚尖一挑,把耿秀凤跌落的那把短刀挑起,说道:“耿姑娘,你的兵刃!”耿秀凤心乱如麻,不知是该恨他还是谢他,面上一红,将短刀接下,立即便转过身去,给她的那两个丫鬟解围。

 叶慕华微微一笑,趁着秦柱尊已经给他迫退,而归古愚未曾再上之际,一弯腰将他刚才所发的那支金钗也拾了起来,说道:“耿姑娘,这支金钗也一并物归原主了吧。”耿秀凤此时已是手舞双刀,和娄人杰交上了手。也不知她是在激战之中不能分神还是觉得不好意思,却当作听不见叶慕华的说话。

 叶慕华见她没有回头接钗,心里想道:“以后再还给她也不迟。”当下运剑如风,杀得秦往尊步步后退。抽出身来,倏地向娄人杰攻了一剑。

 娄人杰对付耿秀凤已是有点招架不住,此时他又认出了叶慕华就是万家庄的那个“盗马贼”,娄人杰曾是他手下败将,焉敢招架?但饶是他退得快,肩头也已着了一剑,险些挑穿了他的琵琶骨。

 耿秀凤杀退敌人,救出她的两个丫鬟。那四个使狼牙棒的汉子,亦已杀出重围,与她会合。其中只有一人受了一点轻伤,并无大碍。此时在广场上狼奔豕突的马群,逃入各处大街小巷,亦已散失了一半有多。厂场上骚乱的情形,也渐渐平静下来了。

 归德堡的团练在这场骚乱中纷纷逃走,此时还剩下的不到三成,逃跑的趋势还在继续。归古愚大怒,命令他的得力手下在路口拦截,并吹起号角,要将余众招集,重整旗鼓。

 耿秀凤一来急于去解救自己被围的队伍,二来目前他们虽然暂占上风,但整个形势,究竟还是众寡悬殊,若待归古愚重整旗鼓,他们势将再次陷入重围。耿秀风当机立断,叫她的手下各抢坐骑,冲出归德堡。

 骚乱尚未平息,归古愚手下也未齐集,不敢来追。耿秀凤抢了一匹健马,跳上马背,一声长啸,说道:“归老贼听着,今晚只是给点颜色你瞧瞧,若敢估恶不悛,下次再来,定取你狗命!”她出了一口心头之气,可是又不禁暗暗惭愧,觉得自己未免有“冒功”之嫌,心里想道:“今晚若不是得这姓叶的小子帮忙,只怕我还不易逃出这归德堡呢。显了‘颜色’给归老贼瞧的是他,可不是我。”

 耿秀凤这一帮人是在塞外的草原驰骋惯的,马术十分精熟,那些负伤奔窜的怒马,本来是几个壮汉也未必能够降伏的,给他们一跨上马背,便能控制自如。此时马棚的大火,已烧到了街上,耿秀凤这帮人冲了出去,归古愚的手下也要忙于救火了。

 叶慕华也抢了一匹坐骑,跟着耿秀凤出去,耿秀凤却不去理他,一马当先,自顾自的奔跑。她的两个丫鬟紧紧跟在后面,再后就是那四个使狼牙棒的汉子。这一群人有时急促的交谈几句,所说的都是他们内部的事情。

 叶慕华不好意思赶上前去与耿秀凤并辔同行,只好孤单单地吊在最后面。他隐隐听得那四个汉子提起“朱家兄弟”,朱家兄弟那一伙不知是否已在骚乱中先逃跑了,并没有跟来。可是却没有一人提及叶慕华,就好像没有发觉他同在一起似的。

 叶慕华心里有许多疑问,要想向耿秀风问个水落石出,心里想道:“此时她急于要去给部属解围,可不是说话的时机。但却又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解围,只怕要误了宇文雄之约了。”叶慕华抬头一看,只见东方已露出了鱼肚白。他和宇文雄是约好了在天亮之后在乌龙铺见面的。

 救兵如救火,耿秀凤快马加鞭,一心赶路,叶慕华哪有机会和她谈话?心里想道:“好不容易碰上了她,这次我与她并肩御敌,即使说不上什么恩德,至少也是助了她一臂之力。正好藉此时机,和她解开这个梁子。”想至此处,不觉又是心里暗暗好笑,“这个梁子因何而结,我也还是莫名其妙呢。要是这次不向她问个清楚,以后恐怕很难有同样的机会了。宇文雄的事情固然也是极为重要,但我迟到一两个时辰,想来他也不会见怪我的。怕的就是他也急于赶路,不肯等我,要追上他所骑的那匹骏马,可就不太容易了。不过,我与他的交情已非一日,想来他也不会不等我的。”

 叶慕华反复思量,不知不觉跟着耿秀凤又跑了一程。此时已出了归德堡,走在山路上,隐隐听得前面山谷中的厮杀声了。叶慕华按捺不住要查究个水落石出的心情,心想:“反正已和她来到了这儿,为人为到底,送佛送到西,索性再助她一臂之力。”

 东方的鱼肚白已变为满天金色的朝霞,转眼间一轮旭日亦已透出云层,山谷间弥漫的雾气在阳光之下消散,层峦叠嶂,就似被揭开了一层薄雾轻绡,豁然显露。远远望去,山头上已是隐约可见幢幢人影,似在四散奔逃,一时间难以分清敌我。

 耿秀凤挥舞双刀,快马疾驰,远远的扬声喝道:“归德堡已给我们攻破,归老贼的祠堂也给我们烧为平地了。你们受了归老贼几个臭钱?何苦为他卖命!”她用传音入密的内功将声音远远的送出去,这一喝果然有震慑敌人的功效,更多的人逃跑上山,这时可以看得清楚逃跑的是归德堡的团练了。

 只见山谷里有一队衣衫不整、满身尘土,混着点点斑斑的血迹的喽兵跑步出迎,为首的头目报道:“好,寨主你回来了。我们正放心不下寨主,你回来了可就好了。”

 耿秀凤道:“哦,你们已经打了胜仗了?”

 那头目虎目含泪道:“敌人是打退了。可是,咱们的弟兄,哎,咱们的弟兄可也──”“伤亡不少”这四个字他不忍说出来,但山谷中敌我两方伤亡遍地的情形耿秀凤也早已看到了。那头目接着道:“这都是我指挥不当,误中敌人埋伏之故。请寨主处我以应得之罪。”

 耿秀凤的手下都是她带出来的她父亲的部属,在死者伤者中,有许多是看着她长大的。耿秀凤看了死伤之惨,当然也是忍不住泪咽心酸。当下说道:“这不关你的事,快快救死扶伤要紧。”

 耿秀凤亲自给几个老人家敷药,那两个丫鬟说道:“小姐,你歇歇吧,这些事情你交给我们好啦。”

 叶慕华知她心情恶劣,又见她正在忙着,一时踌躇不敢上前。还是那两个丫鬟发觉了他的这副神气,有一个抿嘴偷笑,有一个大约是觉得于心不忍,就扯了扯耿秀凤的袖子,悄悄说道:“小姐,人家救了咱们的性命,你也不多谢一声?”

 叶慕华硬着头皮过去,施了一礼,耿秀凤抬起头来,说道:“哦,你还没有走吗?”叶慕华道:“耿小姐,请恕我打搅你一会儿,我、我想和你说几句话。”以目示意,希望耿秀凤和他走过一边,离开众人远些,方便说话。

 耿秀凤懂得他的意思,却不移动脚步,只是站了起来,说道:“叶公子,我和你没有什么话说,从今之后,你也不必再管我的事情了。”

 叶慕华呆了一呆,心想:“天下竟有如此不通情理的人!”忍不住说道:“好,那么这次算是我多管闲事了。”

 耿秀凤柳眉一扬,道:“叶公子。你昨晚帮了我们的大忙,我应该感谢你。但我们绿林儿女,讲究的是恩怨分明。你要我先向你磕头道谢,然后咱们再来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呢?还是恩怨相抵,以后各走各的,两不相干呢?”

 叶慕华吃了一惊,说道:“江湖上理该患难相扶。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事属寻常。我绝不敢自认对你有恩,但却也不明何以与你有怨?小姐,你的话再说得清楚些好不好?”

 耿秀凤手下那四个手持狼牙棒的汉子不知什么时候已围在叶慕华四周,其中一个说道:“姓叶的小子,你做过的事情,你自己知道。还嫌我们小姐的话说得不够清楚么?好吧,你既要查根问底,就待我来说吧。你是我们小姐杀父的仇人,但你昨晚又救了我们许多人的性命。小姐的意思是有两条路任你挑选,一条是既报恩,又报仇。这就是先向你磕头,后和你动手。一条是既不报恩,也不报仇,这就是各走各的了,你还不明白么?我劝你还是选后一条,趁早走你的吧,别在这里多事了。”

 叶慕华大为惶惑,道:“这就奇了,我和耿小姐的令尊大人从没见过面,怎会杀他?”说至此处,忽地想起他昨晚曾经听到的秦柱尊的说话,便接下去再说道:“耿小姐,令尊大人不是给朝廷冤屈处死的么?这却和我有什么关系?实不相瞒,我还是和朝廷作对的呢!”

 那四个手持狼牙棒的汉子,分立耿秀凤两旁,对他怒目而视。其中一个说道:“你不必自报山门,你的身份,我们早已知道。哼,要不是因为你和朝廷作对,我们的大人怎会受你株连?”另一个道:“我们的大人虽然不是你亲手所杀,但也总是受你陷害的!你还想不承认是我们小姐的仇人么?”

 叶慕华听他们的口气,开口“朝廷”,闭口“大人”,心里想道:“原来他们只是为了故主被朝廷处死,这才投入绿林的,却并非与义军一路。”当下忍不住气说道:“不错,你们的大人是朝廷总兵,我是朝廷叛逆。但这就是更加扯不到一起了。我纵然罪该千刀万剐,却又与你们的总兵大人何关?”

 耿秀凤的心情本来就很不好,此时听得他们一再提起她的爹爹之死,不由得更是心中伤痛,也就生起气来,说道:“我爹爹是知道你曾经和他敌对的,但他可并没有害你之心。你却为何将他陷害?”

 叶慕华按下怒气,说道:“我怎样将他陷害?我自己可还一点也不知道呢!”

 耿秀凤冷冷说道:“你还记得那日我与你在麦积石山之约么?”

 叶慕华剑眉一竖,火气又上心头,大声说道:“原来你还记得那日之约?哼,我不敢说是你们父女想要害我,但我到了麦积石山上,却不见你耿小姐的芳踪。在山上等着我的是十三名大内高手?”

 耿秀凤吃了一惊,道:“你说的当真?”

 叶慕华道:“我的身上还留着十几处伤痕呢!侥幸的是我没有死,而你们的那十三名高手却全都死了。不过,虽然他们没有留下活口,你也总该知道吧?”

 耿秀凤道:“为什么我会知道?”

 叶慕华说道:“我与你的约会之事,若不是你透露出去,我怎会这么巧碰上那十三名鹰爪?”

 耿秀凤现出惊疑的神气,心道:“难道是我爹爹泄漏出去的?”想起了当日,她将约会叶慕华之事,在帐中秘密告诉她的父亲,她的父亲坚不许她赴约,但也曾亲口答应过她,不追究这件事情,也决不会伤害她的朋友。她是信得过她的爹爹的。

 耿秀凤听得叶慕华大有向她“问罪”之意,心情更加不好,亢声说道:“我不知道!但不管那些人是怎么来的,你总不该将我们的约会说出去,更不该诬告我的爹爹,说我的爹爹是和你们暗通声气,图谋造反的。哼,即使你要迫他造反,也不该用这等卑劣的手段,你陷害我的爹爹,我,我恨你一辈子!”

 叶慕华大吃一惊,叫起来道:“这话从哪儿说起?完全是莫须有的事情!”

 耿秀凤道:“你没有泄漏我们的约会?也没有诬告我的爹爹?”

 叶慕华道:“当然没有,耿小姐,你一定是误听谣言了!是什么人告诉你的,你可以说出来么?”

 耿秀凤冷笑道:“这不是谣言,这是白纸黑字写的奏折!”

 叶慕华诧道:“什么奏折?”

 耿秀凤道:“陕甘总督叶少奇给皇上的奏折!奏折说是他的手下密探,从你这儿得到证供,证实我的爹爹私通叛匪。奏折上连我也牵涉在内,说我爹爹纵容女儿,与匪人来往,从中牵线。某月某日匪首叶某人,约我在麦积石山相会等等,全都写在奏折上了。要不是我爹爹在朝中还有几个好友,连夜派人送信,叫我逃走,只怕我也要与我爹爹一同被捕,一同问斩了!”

 叶慕华又惊又怒,道:“你说的这个陕甘总督叶少奇就是现任四川总督的叶屠户么?”

 耿秀凤道:“我不管他是屠户还是好官。总之,若不是有你诬告之事,他怎会知道?”

 叶慕华叫道:“这是假的!这是叶屠户陷害我的!”

 耿秀凤冷笑道:“只凭你空口叫嚷,我就会相信你么?这奏折是个铁证,你要赖也赖不了。”

 叶慕华道:“唉,你不知道,奏折是真的,里面的事可是捏造的。”

 耿秀凤冷笑道:“当然是你捏造的,这还用说么?”

 叶慕华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耿秀凤紧接便问:“那你是什么意思?”

 叶慕华心中就似挂了十五个吊桶,七上八落,难以打定主意。他已经猜想得到,此事一定与那个假冒他的“叶凌风”有关。但当时他可并没有将他与耿秀凤之间的事情告诉“叶凌风”,却不知他怎生知道?如今要想向耿秀风解释,只怕也是解释不清楚。二来,更紧要的是,他这次是要协助宇文雄入川清除“叶凌风”这个大祸根的,这是一个最最机密的事情,倘若过早向外人揭透了“叶凌风”的真面目,只怕风声传播出去,让敌人先有了准备,对川中的义军先下毒手,关系可就大了。

 虽说叶慕华心里可以信得过耿秀凤,但她究竟不是义军一路。而且现在又是当着她的许多部下说话,她的部下又都是从前的官军,少不免各有亲友是官府中人,说话就不能不更加小心了。

 救护工作此时已经告一段落,死者就地掩埋,伤者也都敷上了金创药,裹好伤了。远远望去,归德堡那边的天空,黑烟还未消散,但火光已经看不见了。耿秀凤手下的大头目过来报道:“咱们在这里耽搁了许多时候,镇上的大火已经扑灭,只怕归老贼的团练还会追来。咱们的弟兄们伤得不少,今日似乎不宜再战,且待弟兄们伤好了再来报仇吧。”

 耿秀凤道:“好,轻伤的骑马,重伤的让人背着走。敌方伤亡只能留待他们的人来料理了。”

 一声令下,立即撤退。叶慕华此时还是心乱如麻,踌躇未决。耿秀凤冷笑道:“我没工夫听你编造的谎话。你于我有恩,也与我有仇。你既然不愿与我决一生死,那么我也不向你磕头谢恩了。咱们就恩仇相抵,一笔勾销吧!”

 此时已是日上三竿,将近午间时分。叶慕华记挂着在乌龙铺等他的宇文雄,心想:“川中之事,关系更大,我只好委屈些儿,暂且蒙受不白之冤吧。而且这件事错综复杂,其中有些关系,我自己也未曾弄得明白,要解释也解释不来。时候不早,再不走只怕追不上宇文雄了。”

 叶慕华叹了口气,说道:“耿小姐,我说的都是实话,但你不肯相信,那也没有办法。事情总有水落石出之日,咱们后会有期。”

 耿秀凤冷冷说道:“我不想再见到你,你也别来见我!”叶慕华已经上马走了,耿秀凤隐隐听得他的叹息声随着马蹄声远去。耿秀凤忽地感到一片茫然,心中自问:“我当真不想再见他么?”

 叶慕华心里也是一片茫然,这一次他以为总可以把梁子解开了的,哪知还是毫无结果。不过,虽然仍是蒙受不白之冤,但却也有两点是可堪告慰的,一是他已经约莫知道了事情的真相,知道了是假叶凌风陷害他的。一是耿秀凤虽然仍把他当作仇人,但也亲口说出了“恩仇一笔勾消”的话,不再与他为敌了。这个“结”虽未完全解开,也已解开了一半。

 无意之中叶慕华探囊取物,手指触着金钗,蓦然省起,还有一支金钗忘记交还给她。叶慕华不觉苦笑,“我怎么忘了,不知她会不会以为我是故意留下她这支金钗的?”

 但此时他急于赶去会见宇文雄,这点小事也不放在心上了。午时稍过,他飞骑赶到乌龙铺,乌龙铺是个小市镇,进去一看,却没有见宇文雄和他所带的两匹坐骑。

 叶慕华暗暗叫声:“苦也!”要知他原来那匹偷自万家庄的坐骑,是一匹日行千里的骏马,昨晚他因为要单身潜入归德堡,不便骑它,故而让宇文雄坐一匹,牵一匹,将它带走。如今他的这匹坐骑,只是一匹还算不错的“口马”而已,而且是受了伤的。倘若宇文雄一早走了,却如何追得上他?

 叶慕华心里想道:“难道他是因为等得不耐烦故而走了?还是中途有甚意外,根本就没有来到这儿?”

 好在镇上的酒楼茶馆不过几家,叶慕华一家家跑去打听,到了镇口的最后一家茶馆,卖茶的老者听了他的描述,说道:“不错,是有这么样的一个少年带了两匹马,一早就到我的茶馆喝茶。原来他是等你老哥,怪不得他坐了那许多时候。”

 叶慕华道:“他走了多久了?”那老者道:“约莫有一个时辰了吧?他从一大清早坐到傍午,茶也已经喝了三壶了。不过,你这位朋友倒是豪爽得很,他走时临急临忙丢下一锭银子,也没要我找钱,就上马跑了。”

 叶慕华听到“临急临忙”四字,心头一动,忙问道:“他是怎么走的?走得很匆忙吗?他坐了这许多时候,何以又突然要走?”

 那老者道:“他是和一个汉子走的。”叶慕华道:“什么样的汉子?”那老者道:“是一个满面络腮胡子的大汉,他没有下马,匆匆跑过我的店前,我看得不大清楚。”叶慕华问道:“你又说是我的那位朋友和他一同走的?那个汉子难道竟然未曾下马与他交谈?”

 那老者道:“你不知道这个人吗。我还以为是你也认识的朋友呢。你说的那位小哥,见他经过,立即便跳起来,抛下银子,上马去追。他们是一同走的。那人想来也应该是他的熟朋友了。”

 叶慕华多谢了这个老者,放下了加倍的茶钱,骑上那匹伤马,走出乌龙铺,不由得心乱如麻。宇文雄已走了一个时辰,凭他这匹伤了的坐骑怎追得上。

 叶慕华又觉得好生奇怪,那个络腮汉子究竟是什么人呢?何以宇文雄见了这人便立即走了,竟不等他?叶慕华满腹狐疑,虽然知道自己这匹坐骑是决计追不上宇文雄的,也只好骑着它拼命赶路了。

 宇文雄碰着的究竟是什么人?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暂且按下叶慕华不表。回头来,且先说说宇文雄的遭遇。

 且说宇文雄一大清早就到了乌龙铺,那家茶馆刚刚开门,他就进去做了第一个客人。在这家茶馆里一直坐到傍午时分,路上行人也不知过了多少,但始终未见叶慕华的踪影。宇文雄身负重托,恨不得插翼飞到小金川,如今在这茶馆里耽搁了一个上午,怎能不心急如焚。

 宇文雄当然也曾想到叶慕华可能是遭遇意外,暗自思量:“叶大哥不知为了什么事,昨晚一定要去夜探归德堡?他武艺高强,轻功尤其超卓,想不至于被困在归德堡吧?但倘若是当真遭了意外,我却又该如何?叶大哥武功胜我十倍,归德堡中若有能够令他受困的高手,我去了也无济于事。但我与他情同手足,即使无济于事,也还是要去与他患难同当的。”但宇文雄随即又想:“援川的义军多少人的性命在我的手中,我若只是一个人,为朋友送了性命也不打紧,但如今我却是决不能误了大事的啊!”

 是继续再等下去呢?还是回去到归德堡一探消息?或是索性抛下叶慕华不管,自己赶往小金川?宇文雄正自心乱如麻,踌躇莫决之际,忽听得马蹄声有如暴风骤雨,宇文雄抬头一看,只见一个满面络腮须子的大汉,快马疾驰,刚好从这茶店经过。

 宇文雄禁不住“啊呀”一声,跳了起来,无暇思想,便跨上马背,抛下银子,匆匆去追赶前面这骑。

 原来这满面络腮须子的大汉,不是别人,正是现任四川总督叶少奇的护院,实际的身份则是奉命替皇上监视叶少奇的大内一等待卫风从龙。叶凌风就是因为有把柄捏在他的手上,以至给他操纵,在义军中充当奸细的。

 风从龙这匹坐骑正是江家的那匹“赤龙驹”。江家有两匹宝马,一匹是白龙驹,一匹是赤龙驹。那次江海天带叶凌风前往米脂,各乘一骑,日夜奔驰,两匹龙驹都不堪劳累,中途病倒。江海天要叶凌风留在曲沃等他,并调治这两匹龙驹,后来叶凌风被风从龙所胁,赤龙驹给风从龙夺去,叶凌风只骑着白龙驹回家。

 这匹赤龙驹本来就江晓芙的坐骑,江晓芙曾为此十分心痛,多日不欢。叶凌风当然不敢丝毫吐露风从龙之事,谎称这匹赤龙驹是给贺兰明劫去的。

 宇文雄深知这匹赤龙驹是师妹的心爱之物,突然发现了它,只怕时机稍纵即逝,焉能不立即去追。

 宇文雄因为叶慕华那匹“一丈青”比他的坐骑更胜一筹,遂骑了“一丈青”去追,让自己这匹枣红马跟在后面。宇文雄不知叶慕华什么时候才来,是以必须把两匹马带去。

 两匹骏马放尽脚力,“一丈青”驮了一个人,枣红马也就勉强可以跟得上了。宇文雄心里想道:“这个人不知是什么来历?先不管他,把赤龙驹夺回再说。”

 哪知赤龙驹的脚力更胜于叶慕华那匹“一丈青”,宇文雄追出十里开外,距离反而越来越远。宇文雄冷静下来,心里想道:“我用轮流换马的办法,和他竟走长途,一百里之内追不上,两百里、三百里路程跑下去,他没有其他马匹可以替换赤龙驹,我总可以追得上他。他和我走的也是同一条路,我不怕耽误行程。但这么一来,可就是抛下叶大哥不管了。”

 宇文雄正想拨转马头,忽见前面那人勒住坐骑。这时,他们正进入一条崎岖的山道。那人停在山坳一处险要之处,路上除了他们二人之外,就没有第三个人了。

 宇文雄见他突然停下马来,倒是怔了一怔,说时迟,那时快,他跨下的“一丈青”也已到了那处山坳。

 风从龙迎着他的坐骑,哈哈笑道:“小伙子,你这两匹马也很不错啊!你是想和我赛马呢,还是想打我这匹坐骑的主意?快说,你追我干吗?”风从龙是老江湖,却把宇文雄误会是企图劫马的初出道的“雏儿”了。

 宇文雄顾不得和他分辩,便指着赤龙驹道:“你这匹马是怎么得来的?”

 叶凌风当日是诳报这匹赤龙驹是贺兰朋夺去的,因此宇文雄据此判断,眼前这个络腮须子的大汉能够得到赤龙驹只有两个可能:要嘛是贺兰明借给他的,要嘛就是从贺兰明那儿抢来的。若是前者,这人就是贺兰明的一伙,也就是他的敌人。若是后者,则这人一定是江湖上的侠义道,很可能还是他师父的朋友。宇文雄是个比较精细谨慎的人,故此在动手之前,先要打听清楚。

 这次轮到风从龙怔了一怔,圆睁双眼,盯着他说道:“你是什么人?你管我是怎么得来的?”

 宇文雄道:“因为这匹赤龙驹是我师父的坐骑。”路上没有第三个人,宇文雄打定了主意,对方若是朝廷鹰爪,自己就一剑把他杀了。对方若是师门尊长,那也不怕表露自己是江海天弟子的身份。宇文雄在京中曾与贺兰明打得差不多可成平手,心想这人若是朝廷鹰爪,武功总不会好过他的头领贺兰明,一个对一个,自信可以把他干掉。宇文雄却不知道,风从龙的本领是只有在贺兰明之上,决不在贺兰明之下的。

 风头龙知道了宇文雄的身份,心中又惊又喜,但他老奸巨滑,神色却是丝毫不露,一怔之后,随即哈哈大笑道:“这么说,你的师父是江大侠,江海天了?哈,哈!这可真是巧遇了!咱们下马谈谈。”

 宇文雄惊疑不定,姑且按照江湖礼节,下马向他施了一礼,说道:“前辈高姓大名,和家师可是相识的么?”

 风从龙捏了一个假名,笑道:“我和江大侠岂只相识,还是老朋友呢!你是他的大弟子叶凌风还是他的二弟子宇文雄?”风从龙没见过宇文雄,但他早已从叶凌风送出来的情报,知道宇文雄的姓名来历。他故意问一问宇文雄是江家的哪个弟子,装作他以前也没见过叶凌风,这正是他老奸巨滑之处。

 宇文雄心里自思:“这人自称是师父的好朋友,我却怎的从未听师父提过此人名字?”但也不敢废了礼貌,仍是恭恭敬敬地答道:“弟子正是宇文雄。前辈与家师想是多年没见了吧?”

 风从龙道:“是呀,差不多十年没见了。这次你的师父本来邀我入京与他相会的,不料我赶到京师,已经是天理教起义攻打皇宫的事件发生之后,江大侠、林教主一班老朋友都不知躲到哪里去了,我未能和他们联络上。”

 宇文雄听他说得确实,信了几分。风从龙接着就问:“你也是从京中出来的吧?你的师父和林教主现在何处?”

 幸亏宇文雄是个谨慎的人,对风从龙虽有几分相信,却怎肯吐露那支义军所在的秘密,当下含糊道:“弟子就是那一晚因为大队给官军冲散,独自逃出来的。后来弟子想我家师,已经找不着了。”

 风从龙暗暗好笑,“你这小娃儿也会在我的跟前说谎,怎能骗得过我?”不过风从龙另有一件关系更大的事情,想套宇文雄的口供,故而也就不忙着点破他,微微一笑道:“我和你的师父是推心置腹的好朋友,你如今是在逃避官军的追捕吧?不必害怕,我会照顾你的。你上哪儿?”

 宇文雄道:“小侄不敢劳烦前辈。这匹赤龙驹──”

 风从龙说道:“赤龙驹是我从贺兰明家里偷出来的。你们那晚大劫天牢,贺兰明受了重伤,只怕现在还未能起床呢。可惜我急于盗马,却无暇去杀他了。”

 宇文雄心想:“这人能够知道那晚大劫天牢与贺兰明受伤之事,只怕多半是自己人了。但贺兰明虽然受伤,家中岂无防卫。这匹赤龙驹又怎能给他如此轻易的从家中盗去?”

 宇文雄一来是心有所疑,对风从龙不敢完全相信;二来他也的确是急于赶路。于是在风从龙的话告一段落之后,宇文雄又再旧话重提,说道:“这么说,真是巧极了。请前辈将这匹坐骑交与弟子,省得前辈多费工夫寻觅家师。”

 风从龙打了个哈哈,说道:“别忙,别忙。赤龙驹我当然是要交还你的师父的,但现在可别忙于谈论畜牲,还是先谈谈你的事吧。你上哪儿?可是奉了你师父或林教主之命,去办什么紧要事儿?这几日风声正紧,你若是身有要事单独行走,我可是放心不下哪!我是你师父至交好友,你一定要相信我才好。你一人出事还不打紧,就只怕你误了大事!不如这样,你师父要你办什么事,你告诉我,我替你办吧。”

 宇文雄越听越觉得不大对头,忙说道:“不,不。我不敢劳烦前辈。也并无奉有师命之事。我逃出京城,还未曾见着师父呢。老前辈,我这匹枣红马虽比不上赤龙驹,也还不错。老前辈你没有坐骑,暂且拿我这匹坐骑去乘坐如何?”

 宇文雄以为将自己的这匹坐骑交换赤龙驹,也算得是两全其美,顾及风从龙了。哪知风从龙却是面色倏变,冷冷说道:“怎么,你还是不相信我吗?哼,你是不是要赶到小金川去的?嘿,嘿!你别惊疑,我告诉你我知道这件事情,这就越发可以证明我是你师父的朋友,是林教主的朋友,也是你们义军的一条路上的人了。你还不相信我?”

 原来风从龙的确是从京中出来的,他奉了叶屠户之命,到京中报讯,也的确见过了贺兰明。清廷这一方面,在天理教起义之后,大为震动,也急于对付两桩事情。第一桩是要消灭林清的余部,因此也就需要探听出林清和江海天等人是躲在何处?他们还未知道林清已经死了。第二桩是在林清攻入皇宫之时,曾一度占领了皇帝日常在那里办事的“内书房”,林清退出之后,大内总管与书房太监奉命查点,发觉失去了许多秘密奏折,其中就有叶屠户与风从龙的两件密折在内。

 朝廷怕这两件密折落在林清之手,林清必定派人入川揭发叶凌风的秘密,那么他们内外串通,消灭义军之计就行不通了。是以朝廷方面必须有人赶在林清所派的报讯的人的前头,要叶凌风从速应变。最好能够在路上就将林清派去报讯的人杀掉,搜回密折,方可以免除后患。恰巧风从龙这时入京,他的赤龙驹可以日行千里,而他必须赶回四川。因此就奉命办后一桩事情。

 风从龙奉命出京,一路之上,本来已是极为留意可疑的人物。但他却没想到义军方面入川报信的人会是宇文雄。风从龙是个老江湖,他总以为担当这样重大任务的对方人选,至少也是像他一样的老成干练的高手,怎想得到会是个“嘴上无毛”的小子。

 俗语说:“嘴上无毛,说话不牢。”所以当宇文雄自己追了上来,风从龙发觉了他就是“疑犯”之后,一面偷笑宇文雄“自投罗网”,一面也就想得到更多的“收获”,要从宇文雄口中套出更多的秘密了。

 却又不料宇文雄虽然“嘴上无毛”,说话可是很牢。风从龙百计千方,也套不出他半点口风,而宇文雄反而似是发现了他的可疑,如今竟来牵他这匹赤龙驹了。

 宇文雄正要跨上赤龙驹,风从龙蓦地扑来,喝道:“好小子,就想走么?”声到人到,一抓就向宇文雄的琵琶骨抓下。

 幸亏宇文雄已有提防,一下“沉肩缩时”,避了开去。但饶是他闪躲得快,肩头亦已被风从龙的指爪触着,火辣辣的作痛,还好不是抓着琵琶骨。

 宇文雄跌倒地上,立即施展“滚地堂”的功夫,滚出数丈开外。风从龙一抓落空,再扑上来,宇文雄已是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跳起,唰的一声,长剑出鞘,风从龙退后一步,冷笑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见你是我老朋友的徒弟,好意帮你,你却反而目无尊长!哼,哼,居然还敢和我动手么?”

 宇文雄此时怎还会上他的当,喝道:“什么好人?哼,原来你就是鹰爪!”

 风从龙老羞成怒,冷笑道:“你现在知道已经迟了。把你身上的东西交出来,或者我还可以饶你一命。”

 宇文雄大怒道:“好吧,你来拿吧。看我不斩断你的狗腿!”

 掌风剑影之中,风从龙一个“黑虎偷心”,欺身直进,就要来抓裂宇文雄的胸脯。宇文雄横剑一封,一个“法轮三转”,抖起了三朵剑花,一招之中套着三式,风从龙若不见机缩手,手臂会给剑锋斩为三截。

 风从龙立即变招,手指笼入袖中,展袖一拂,只听得“嗤”的一声,半条衣袖化为片片蝴蝶。宇文雄也觉虎口发热。宝剑几乎把握不住。这才知道风从龙的武功非同小可的,还在自己之上。

 交了这招,宇文雄固然吃惊,风从龙也是不敢轻敌,起初他以为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把宇文雄拿下的,如今则知道是必要有一场激战了。

 两人从路上打上山坡,宇文雄抢先一步,占得了居高临下之势,运剑如风,直刺下来,剑势极为凌厉。

 风从龙自下面攻上去,较为吃力。但他的大擒拿手法,却比宇文雄的宝剑还要厉害。手脚起处,全带劲风,或骈指如戟,或横掌如刀,乘隙即进。三十招过后,双方越斗越紧,宇文雄给他迫得步步后退,好几次险些给他夺去手中宝剑。

 宇文雄见形势不妙,心里想道:“能支持一时便是一时。叶大哥要是赶得到来,那就好了。”他抱定了固守待援的主意,登时剑法一变,使出了他最为熟练的“大须弥剑式。”

 大须弥剑式变化奇奥,每一招都是招里藏招,式中套式,用之防守,功效更大。当年天山派的祖师晦明禅师创立这套剑法,就是专为给门下弟子以弱敌强的。风从龙本领虽高,却也识不破这套剑法的奥妙。

 风从龙攻不破他的护身剑法,冷笑道:“我倒要看你能支持多少时候?累也累死你!”此时红日已过中天,宇文雄大汗淋漓,衣裳湿透,在这条山路上仍是未见人影,看来要等待叶慕华来援的希望已是极为渺茫了。

 宇文雄倒吸一口凉气,心里想道:“我绝不能落入敌人之手,但我一死不打紧,这两件密折却必须毁去。”可是在这样激战的情形之下,他又怎能腾出手来,毁掉密折?

 宇文雄力不从心,大须弥剑式渐渐露出破绽。风从龙得意之极,哈哈笑道:“你是要保全性命呢?还是要保全密折?”宇文雄咬牙苦战。风从龙也加紧了攻势,不过一会儿,宇文雄的要害穴道,都已在他掌指擒拿的形势笼罩之下。

 风从龙哈哈大笑道:“你这小子这样倔强,倒是少见!好,你既然不要性命,我就成全你吧!”宇文雄一步步挪向悬崖,准备在必要时施展最后一招,掷剑伤敌,跳下崖去,同时毁掉密折。

 风从龙老奸巨猾,早已识破他的心意,一个“移形换位”,先堵住他退向悬崖的去路,纵声笑道:“你要死可也没那么容易,必须得我同意才行。好,现在我可以成全你了,你要死就死吧!”

 不料笑声未了,风从龙的杀手正要使出,忽听得蹄声得得,有人骑马来了。

 宇文雄精神陡振,大叫道:“我在这儿!”风从龙一招凌厉之极的杀手,竟给他解开。但宇文雄解了这招,全身的气力也差不多使尽了。眼看风从龙又再扑来,宇文雄眼睛一闭,和身便滚下山坡,心里想道:“倘若来的不是叶大哥,我就糟了!”正是:

 江湖无限风波恶,险死还生又一遭。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5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