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回 剑影刀光寒敌胆 腥风血雨闹元宵

 月亮当头,已是三更时分了。广场的赛会却正是最热闹的时候,歌舞喧哗,烟花四散,仍然没有丝毫风吹草动的迹象,人们紧张的心情也逐渐松懈下来。

 但叶慕华则仍是心头惴惴,在繁华热闹之中越发有一片寂莫茫然之感。他面对着火树银花、鱼龙衍曼的元宵灯色,心中却想起了宋代词人辛弃疾的一首“青玉案”,这首词是写元宵景色与词人自己的心情的。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萧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小时候他熟读这首词,只是因为喜欢词藻之美,对词中的意境是未能领会的。但今夜,在这样的境遇下过元宵,他却是不自禁的有一种新奇的联想,也有着与词人同样的寂寞的心情,同样的满怀的期待──期待着“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可是,他心目中的“那人”会来吗?或是她已经来了,却像他一样混在人堆之中,要等他“众里寻他千百度”呢?

 叶慕华自思自想,又不禁哑然自笑,“那个飞凤山女匪,究竟是不是她,我却还未知道呢!”

 叶慕华怀着茫然的心境在人丛里钻,不知不觉挤到了归家祠堂的阶下,这座祠堂正中一面的石阶共有三十六级,归堡主和他的护院等人正在石阶的最上一级欣赏会景,不时发出哈哈的笑声。叶慕华当然不能上去,但他却故意在阶下徘徊,凝神听他们在上面说些什么。好在像他一样挤在阶下看热闹的人很多,他流连不去,也没人注意。

 只听得“黑煞神”秦柱尊哈哈笑道:“少堡主放心,今晚就只怕她不来,她若来了,包在我们身上,送给你一个如花似玉的夫人就是。”归少灵低声说了几句,叶慕华听不清楚。接着是“大力神”周鼎哈哈笑道:“我们当然会小心的,这是少堡主所要的人,我们自当手下留情,决不至于损伤她的容貌。”

 归古愚“哼”了一声,说道:“你这小畜生,也怪我宠坏了你。多少名门闺秀你都不喜欢,却偏偏喜欢一个女匪。哼,这女匪也是不受抬举,不但杀了我们提亲的人,还扬言要来洗劫归德堡。好吧,事情既然弄成这样,我就是不喜欢这个媳妇儿,也非得杀杀她的威风不可了。不过,捉了回来,我只许你收作偏房,不许你立作正室。”

 叶慕华偷听了他们的谈话,才知道飞凤山那个“女匪”与归德堡的结怨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不由得怒从心起,暗自想道:“归家父子仗势迫婚,欺人太甚,怪不得那位绿林女杰要来对付他们。今晚若是给我碰上,不管这位女杰是不是耿秀凤,我也该助她一臂之力。”

 归古愚说了那几句话,旁边有个人笑道:“老爷子亲口答应了你,归兄弟,这你可称心如愿啦。就只怕你降伏不了这头雌老虎。”说话这人的身份,似乎是归少灵的堂兄弟,对归少灵既羡且妒。

 “大力神”周鼎哈哈笑道:“这个么,少堡主倒是不用担心,只要将那女匪捉住,包在我的身上,恰到好处地替你废掉她的武功就是。”

 “黑煞神”秦柱尊说道:“只是堡主只许灵哥儿收她做个偏房,却是未免有点儿委屈她了。”

 归古愚“哼”了一声,说道:“一个女匪我许她进入我的家门,还嫌委屈了她?”

 秦柱尊面上现出诡秘的笑容,说道:“老爷子,这个女匪可不是寻常的女匪呢!”

 归古愚怔了一怔道:“哦,莫非你是知道她的来历?”

 秦柱尊道:“倒有几分知道。嘿,嘿,她的出身可是大大不寻常呢!”归古愚道:“究竟是什么出身呢?”秦柱尊道:“她是官宦人家的千金小姐!”秦柱尊说这句话时,已是压低了声音,不过叶慕华仍能听见。

 归古愚似乎也有点吃惊的样子,问道:“她爹爹是做什么官的?既是官家小姐,为何又作了女匪?”秦柱尊凑近归古愚身边说了几句话,说话的声音更低,恰好这时场中正在打着“急急风”的锣鼓点子,几面大锣几张大鼓同时急剧敲打,声音震耳欲聋,叶慕华一个字都听不见。

 虽然听不见,但叶慕华至少亦已知道这“女匪”的出身了,心里又惊又喜,想道:“官家小姐出身的女匪,不是她还是谁?”

 心念未已,只见有个人匆匆地走上台阶,在归古愚前面打了个“千”,半屈膝之礼,低声的说了几句话,“急急风”的锣鼓点子未过,说的什么,叶慕华也没听见。

 只见归古愚与秦柱尊站了起来,哈哈笑道:“那女匪料想是不敢来了,咱们也该下场与众同乐了。”叶慕华是个精细的人,听得出他们的笑声似是有点不大自然,不觉心中一动。

 叶慕华闪过一边,暗暗跟随他们。归古愚貌似优闲,两只眼睛却似鹰眼般的四处搜索,终于走到一队人的前面。这队“会景”正是扮演黑白无常那朱家兄弟一队。

 朱家兄弟扮的那两个黑白无常,正踏着高跷,追逐那“女鬼”,耍出各种花样。那“女鬼”看见归古愚、秦柱尊来看热闹,便逃到他们眼前捏着鼻子嚷道:“小女子死得冤枉。阳世有冤无处诉,阴间一样受欺侮。求老堡主替小女子伸冤!”朱家兄弟扮的黑白无常追来,喝道:“阎王注定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看热闹的闲汉只道他们是临时凑趣变出来的花样,无不哈哈大笑。

 归古愚似笑非笑地点了点头,说道:“秦老大,你来办这桩公案。”

 黑煞神秦柱尊蓦地喝道:“好,我替你伸冤!”一抓向那“女鬼”的天灵盖抓下。

 那女鬼霍的一个“凤点头”,秦柱尊抓着她的头发,不料头发应手而落,却原来是一头假发。那“女鬼”似乎吓得呆了,摇着血红的舌头,好半晌才吐出一句话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秦柱尊也呆了一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嗤”的一声,又抓裂了那“女鬼”的衣裳,露出一个精赤的上身,古铜色的扁平胸脯,是如假包换的一条大汉!

 朱家兄弟扮的黑白无常怒容满面,说道:“你,你简直是欺侮人嘛!”

 秦柱尊目瞪口呆,归古愚心道:“幸好不是我亲自动手,这笑话可真是闹得太大了。”连忙替秦柱尊打圆场道:“两位朱兄弟息怒,这是一个小小的误会。看在我的老面,明日我叫人送一桌酒席来给你们赔礼。”

 朱家兄弟道:“酒席不吃也罢,我只想请教堡主,怎的有此误会?”

 归古愚十分尴尬,说道:“不知什么人传来的谣言,说是,说是飞凤山的女匪──”

 朱家兄弟道:“哦,原来你们以为我们扮女鬼的这位兄弟是飞凤山女匪!我们托庇在老堡主治下多年,想不到老堡主还是将我们当作外人看待!”

 这一来归古愚固然下不了台,叶慕华也大感意外。当秦柱尊声势汹汹地对付那“女鬼”之时,他也以为是“飞凤山的女匪”的。叶慕华心想:“幸亏我当时来不及出手,要不然,我也闹了笑话了。嗯,如今三更已过虚闹一场,只怕今夜那位飞凤山女豪杰是不会来了。”

 归古愚老羞成怒,心里想道:“我已给了你们面子,你们偏要寻根究底,这不是存心和我过不去吗?”当下,一面叫那个报假讯的人过来责问,一面暗暗盘算,待事情过后,就找个藉口杀掉朱家兄弟。

 正在叶慕华感到失望而归古愚心怀鬼胎之际,忽听得一个清脆的声音喝道:“飞凤山女匪来了!”

 叶慕华听得这个熟悉的声音,不由得惊喜交集,抬头一看,只见归家祠堂最高一级的石阶上出现手执双刀的女子,可不正是他所要等待的耿秀凤?

 原来耿秀凤是从祠堂里面冲出来的,她早就已经躲在那里面了。

 少堡主归少灵还在那石阶之上,耿秀凤倏地从祠堂里面杀出,他正是首当其冲。

 耿秀风声到人到,刀光一闪,明晃晃的刀头就朝着归少灵的琵琶骨拥来,她是意欲擒贼擒王,一刀就把归少灵废了,将他活擒的。

 但可惜她要显露“明人不做暗事”的中帼须眉气概,不肯偷袭,先叫一声,这一声可就坏了事。

 这也是她料敌太轻之过,她只道归少灵武艺低微,明刀交战,也不难手到擒来。却不知陪伴他的三个“护院”,个个都是身怀绝技的高手。

 耿秀凤声到人到,这一刀快如闪电。但她毕竟是先出了声,“大力神”周鼎与归少灵靠得最近,来不及回头,立即便是反手一掌。

 只听得“咔嚓”一声,耿秀凤这一刀还是斫中了归少灵。但因受了“大力神”掌力的震荡,这一刀却没有砍中要害,只是砍裂了归少灵的一根臂骨。归少灵伤得固然不轻,武功则依然未废。

 归少灵大叫一声,从石阶上骨碌碌滚下来。“大力神”周鼎和另外两个护院,则已合力向前,将耿秀凤挡住。

 正当大家都以为“飞凤山的女匪”今晚不会来的时候,耿秀凤这一下突如其来,大大出乎众人意料之外。本来是闹得热烘烘的场面,这刹那间却突然变得静寂如死。锣不敲,鼓不打,随着舞步而摇曳的灯光凝止了,连小孩子的哗笑也似突然被糊上了嘴巴。只有石阶上金铁交鸣之声在空气中震荡!

 归古愚蓦然省悟,这是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看来这朱家兄弟和飞凤山的“女匪”是串通了的,故意放出谣言,让他的手下听到,以为这个“女鬼”就是“匪首”,骗得他与秦柱尊下来,然后“暗算”他的儿子。

 归少灵受了刀伤,从石阶上滚下来,归古愚无暇盘问朱家兄弟是否飞凤山的同党,振臂大呼道:“还不快去捉贼!”场中人众在吃惊过后,这才又再骚动起来,看热闹的闲汉拖着孩子躲回家中,归古愚预先布置好的打手,则纷纷向祠堂涌去。

 朱家兄弟忽地喝道:“你欺侮了我们的人,就这样想走了么?”脚踏的高跷折断,原来他们的高跷是中空的,暗藏兵器,一个取出了一对佛手拐,一个取出了一对护手钩,便向归古愚杀来。

 “黑煞神”秦柱尊身形一晃,早已插入了三人之间,替归古愚截住朱家兄弟。

 秦柱尊用的是一根藤蛇棒,棒头一竖,挑开朱老大的佛手拐,棒尾一颤,迅即一个“横扫千军”,又荡开了朱老二的一对护手钩。

 归古愚无心与朱家兄弟这一伙人交战,急步前走,刚才扮“女鬼”的那个汉子突然又从人堆里钻出来,与归古愚打了个照面,阴恻恻地说道:“索命的女鬼来了!”忽地“咔嚓”一声,咬断“舌头”血花飞溅,向归古愚喷出。

 这“女鬼”出其不意的突然用这“怪招”,饶是归古愚见识广也从未曾见过有咬断舌头喷人的,骤吃一惊,衣裳已沾满血污,左臂上端也给那“舌”刺了一下,有点麻痒的感觉。原来那“舌头”竟是一柄短短的匕首,匕首尖端是淬了剧毒的,所以那“女鬼”的“舌头”必须伸出口外,而不敢缩入口腔。她口中另外含了一个猪尿泡,中贮猪血,咬破了当作人血吓人的。归古愚练有“铁布衫”的功夫,匕首一碰着他的身体便跌落了。

 归古愚大怒道:“你捣的什么鬼?”“乓”的一掌,把那“女鬼”打翻。归古愚无暇取他性命,脚步不停的又向前走。

 那女鬼在地下打了个翻,嘶声叫道:“好,好,一命赔一命,我若三更死了,你也逃不过五更!”

 归古愚左臂上麻痒痒的感觉越来越是难受,此时听了这“女鬼”的话,心头一动,这才恍然大悟是把毒匕首。

 归古愚也当真够狠,拔出腰刀就在受伤之处一划一旋,划了一个小小的圆圈,将一块肉剜了出来,冷笑道:“我可没工夫陪你去见阎王呢!”

 此时忽见熊熊的火光升起,祠堂里面又冲出几个人来,是四个一式打扮,各自手中拿着一柄狼牙棒的汉子。另外还有两个手持双刀的丫鬟。原来他们都是跟着耿秀凤,预先在这祠堂里埋伏的。耿秀凤先杀出来,他们则在里面四处放火。守祠堂的人早已给他们杀得伤亡殆尽了。

 耿秀凤给三个“护院”包围了,正自脱不了身。这伙人一冲出来,耿秀风蓦地一声冷笑道:“是你这厮说是想废我武功的么?”她这笑声是冲着“大力神”周鼎发的。

 她的手下早已分头敌住那两个“护院”,另外一些本领平庸的家丁根本就插不进手。耿秀凤冷笑声中,长刀一挥引开周鼎的三节棍,短刀“噗”的一声就挑穿了他的琵琶骨。

 周鼎琵琶骨被挑,已成残废,耿秀凤不再理他,身形一掠,便从他的头顶飞过,追下石阶,捉拿归德堡的少堡主归少灵。

 归少灵从三十六级石阶上滚下来,还未着地,耿秀凤已是手舞双刀,杀到他的背后。阶下乱箭向她射来,耿秀凤双刀舞得风雨不透,并不把乱箭放在心上。

 归古愚还在十步之外,一声大喝便把那柄腰刀飞了出去。此时耿秀凤正站在上面一级石阶,弯下腰用短刀插刺归少灵的后心,右手的长刀则用来拨打乱箭。归古愚飞刀又狠又准,对准她的后脑脖子,斜切下来,恰恰也在此时飞到。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耿秀凤是个识货的行家,一听这金刃劈空之声,便知不是她的单刀所能招架得了,要想打落这柄飞刀,必须她的双刀全力招架才成。但她的短刀刀锋已刺到归少灵的后心,急切间却是撤不回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只听得“叮”的一声,不知从哪里飞来的什么暗器,把归古愚的这柄飞刀打落。耿秀凤长身而起,只见一根玉钗正在她的头顶上方落下,耿秀凤顺手一抄,接了下来,可不就正是她的那对家传宝钗中的“风头钗”。

 耿秀凤不由得心头一震,也不知是喜是惊,心中想道:“却原来是他也来了。他是我的仇人,却怎的反而给我打落敌方的暗器?”

 归少灵的背心又给刀锋划开了一道伤口,血如泉涌,这还幸而是耿秀凤给那飞刀一阻,力道未能全透刀锋,要不然早已伤了他的性命。归少灵滚到了地上,痛得尖声叫道:“爹爹给我报仇!”晕了过去。

 归古愚和几个得力的手下已经赶到,归古愚大怒道:“好个女贼,我可不管你是谁了!我的儿子倘若死了,你就给他垫尸;若然不死,你就给他为奴作妾。赌你的运气吧。”他的手下把他的儿子抬走,他连看也不看一眼,迳自便来要抓耿秀凤了。

 耿秀凤也是给他气得柳眉倒竖,怒斥道:“老畜牲,你跟小畜牲一道到阴司相会吧。看刀!”长刀一划,短刀穿出,使出一招“二郎担山”,刀势凌厉之极,把归古愚的上三路全都笼罩在刀光之下。

 归古愚喝道:“哼,你就只有这点儿本领么?来得好呀!”双掌斜分,展开空手入白刃的功夫来抢她的双刀。耿秀凤的长刀给他掌力拨开,但那柄短刀削去了他的一截衣袖。原来归古愚因为左臂中了那“女鬼”的毒刀,剜去了一块肉,急救得快,毒未蔓延,可是性命虽得保全,左臂的气力却是使不出来了。

 耿秀凤得理不饶人,一招得手,后招续发。双刀盘旋迫进,俨如长江大河,滚滚而上。归古愚猛地一个虎跳,左掌一穿,使了一个“卸”诀,引开耿秀凤的长刀,倏的骈指如戟,便向她胁下的“中孚穴”狠狠一戳。

 耿秀凤使一个“风刮落花”的式子,移形换位,轻飘飘地闪过一边。但闪虽是闪开了,胁下也微有酸麻之感。耿秀凤不禁吃了一惊,心中想道:“幸而他这条左臂受了伤,真力发不出来,”原来归古愚的指头并未沾着她的身体,但他练的是邪派中的一种极厉害的点穴功夫,一股阴寒的指风已触及她的穴道。倘若他的功力不是因为受伤已打折扣的话,耿秀凤只怕已是不能动弹了。

 耿秀凤看出他的弱点,双刀使得急风暴雨般的向他伤臂猛攻。归古愚只得一手臂应付,自保不暇,已是难以凝聚真力再施邪派的点穴功夫。

 “黑煞神”秦柱尊杀退了朱家兄弟,急步赶来,说道:“归大哥,你回去照料世兄吧。这个女贼交给我好了。”藤蛇棒一扬,当当两声,将耿秀凤的双刀格开,解了归古愚的一记险招。

 归古愚冷冷道:“小儿反正是受伤了,他也不愁没人照料。死生有命,我回不回去都是一样。今晚若是不把这女贼活擒,咱们的归德堡威风扫地。你我也不必与她讲什么江湖规矩了!”

 原来归古愚一来是恨耿秀凤伤了他的宝贝儿子,二来他刚才接连吃了几次亏,险险给她砍中,气上加气,故而不惜自贬身份,合两大高手之力,斗一个年轻女子。

 秦柱尊的蛇棒在西北绿林道上乃是一绝,一条杆棒可以使出棒法、鞭法,又可以当作练子枪用。磨、打、推、压、劈、缠、锁。扣,八字诀交替使用,当真是变化莫测,招招狠毒。耿秀凤若是和他单打独斗,至多也不过是打个平手,如今她还要应付一个武功也很不弱的归古愚,可就有点应付不来了。

 此时广场中已是演成了混战的局面,祠堂的火,也已烧穿了屋顶上。归古愚的手下分出一半去救火,余下的一半又分作三处,围困敌人。耿秀凤这边,朱家兄弟那一帮人和堡丁混战,她的四个手下和两个丫鬟则与归古愚的家丁以及“护院”混战,那两个“护院”的功夫比秦柱尊差一些,但也算得上是江湖上一流好手。他们两人再加上归古愚请来的其他好手,围攻那四条使狼牙棒的大汉,杀得难解难分。此时祠堂前面的石阶已是站不住脚,他们一路打了下来。那两个丫鬟则杀出重围来助她们的小姐。

 耿秀凤缓过口气,双刀交于一手,探囊取出一支中空的犀牛角,呜呜的吹了两声,声如金石,响遏行云,估量在周围数里以内,都可听见。归古愚冷笑道:“鬼叫什么?你以为你的匪众可以攻得进我铁桶般的归德堡么?别作梦了!”

 归古愚是江湖上的大行家,果然一猜便着,耿秀凤吹响号角,为的正是要催促援兵的。原来她这次攻打归德堡,事先也曾调查清楚,定有周密的计划的。她自己藉着朱家兄弟作内应,潜入归家祠堂,准备在市镇中心一闹起来,她的后援队伍就可以乘乱攻入的,杀它归德堡一个首尾不能兼顾。归古愚在山上设有埋伏,但朱家兄弟早已打听得伏兵的虚实,从一条设防较疏的外人所不知道的险道攻来,以飞凤山的实力,是完全有把握可以突破敌人的防线的。

 按照计划所定的时间,在祠堂起火之后,她的部队就应该攻进这个市镇的,但如今已过了将近半个时辰,外援依然未到。耿秀凤明知他们若是不遇意外,见到了镇上的火光,也会自己赶来的。但忍不住心中焦急,仍不禁以号角相催。

 号角只吹了两声,秦柱尊的蛇棒猛打过来,迫得她不能不扔下了犀牛角,专心御敌。激战中忽见两骑快马跑来,为首的那个汉子大声报道:“堡主,我们向你老人家报喜来了。飞凤山的匪众偷渡黑风坳,幸亏得万家庄的娄师父撞上,如今已是被包围在山谷之中,保管他们一个也不能漏网。”

 后面的那个汉子跳下马来,哈哈笑道:“我是替万家庄求助来的,想不到你们归德堡也碰上了强人,无意中我倒是先为你们归德堡稍尽绵力了。”

 原来前面这个汉子是归德堡的副团练,后面这个汉子却是河北万家庄的“大护院”娄人杰,万家庄主万平野因他心爱的坐骑给叶慕华劫去,故而遣娄人杰到归德堡报讯,请求归古愚帮忙缔捕“偷马贼”。无巧不巧,娄人杰进山之时,发现耿秀凤这支队伍,于是他就悄悄地走另一条小路,赶在这支队伍的前头,通风报讯,唤起伏兵,以逸待劳,把这支队伍包围在山谷之中。

 归古愚道:“好!娄师父,你为归德堡立了这桩大功,我必定重重报答你!”秦柱尊和娄人杰是老朋友,哈哈笑道:“娄老大,你来得巧,你还可以再立大功呢!这两个丫鬟你喜不喜欢,你可以将她们拿去。”

 娄人杰生平好色,闻言笑道:“秦大哥好照顾,我先多谢了。归德堡与万家庄是一家,归德堡有事,我也理当效劳的!”

 这两个丫鬟自小跟随耿秀凤习武,本领亦颇不弱,但要应付娄人杰这等江湖上的一流好手,却还差了一些。耿秀凤岂能让她的丫鬟给敌人捉去,当下咬牙苦战,将双刀霍霍展开,且不时为她的这两个丫鬟抵挡几招。但这么一来,她就更为吃力,颇有力不从心之感了。

 祠堂里的大火虽然没有完全被救灭,但救火的人手多,在救灭了几个火头之后,火势也开始减弱下来。不久,又有家丁跑来向归古愚报道:“堡主可以不必担忧了,少堡主已无大碍,断骨也驳好了。”

 归古愚心上的一声石头落了地,哈哈大笑道:“你这心狠手辣的女贼,你想伤害我的儿子,好在未如你的所愿。嘿,嘿!这也算得是你的好运气,如今你的死罪可以免了,尚有活罪难饶。”

 “黑煞神”秦柱尊忽地笑道:“我替你们两家讲个和如何?”归古愚歪斜着眼道:“怎么样讲?”秦柱尊道:“少灵世兄欢喜这位耿姑娘得紧,他们两人是不打不成相识的。你这个未来家翁,似乎也不必太过认真了。依我说,就是活罪也可以免了吧。”归古愚装模作样他说道:“唔,看在你的份上,只要她肯乖乖地依顺我儿,我也未尝不可从轻发落。”

 秦柱尊歪转了头,对耿秀凤笑道:“耿姑娘;你的来历我早已知道,你是一个堂堂的总兵之女,何苦自甘作贼?”耿秀风气得柳眉倒竖,七窍生烟,但在这样的舍死忘生的激战之中,她还必须强慑心神,不敢动怒。秦柱尊对她是口中劝降,手底可毫不放松的。

 耿秀凤一声不响,冷不防向归古愚疾劈一刀,秦柱尊举起藤蛇棒给归古愚解开这一招,又笑着说道:“何必如此生气?做归德堡的少堡主夫人也不辱没你呀。令尊获罪朝廷,不得善终。耿姑娘,我知道你心中抱屈,但你若因此就要作个反叛朝廷的女贼头子,我却不能不为你可惜了。耿姑娘,请你听我好言相劝,眼前就有一条大路你走。归堡主财雄势大,你莫看他没有官职,朝廷的大官也还有许多要受他钱财,听他指使呢。你若作了他家媳妇,归堡主一定能够替令尊洗白冤情,虽说人死不能复生,但此案平反过来,至少你就不是罪人的家属了。那时你若喜欢做官太太的话,少堡主也可以捐个官来让你做诰命夫人。”

 秦柱尊絮絮不休的“劝说”,把耿秀风气得再也按捺不住,一声斥道:“住嘴!”拼了性命,双刀疾风暴雨般的猛攻。秦柱尊正要她如此,哈哈笑道:“耿姑娘,你不听良言,那我也不能客气了。

 耿秀凤一轮猛攻之后,气力不支。秦柱尊乘机反击,蛇棒上打雪花盖顶,下打枯树盘根,将她的双刀紧紧缠住。

 当的一声,耿秀凤短刀脱手,秦柱尊笑道:“耿姑娘,你现在改变心意还来得及。”话犹未了,忽听得怒马嘶呜,蹄声急如骤雨,恍似有千军万马杀来。陡地有人喝道:“飞凤山好汉来了!”

 归古愚大吃一惊,把眼看时,只见街口临时搭盖的那个大马栅已经起火,几百匹马争先恐后的跑出来,就似发了疯似的,在广场上横冲直闯。这些马匹都是没人驾驭的,广场上正在厮杀的人们,一个躲避不及,就给怒马踢翻,登时大乱!

 原来这是叶慕华急中生智,利用马棚里的那几百匹健马,给他们来个不大不小的捣乱。要知归古愚的手下在这市镇上的有数千之多,叶慕华单独一人,若是硬拼的话,至多只能杀伤一百几十,要想救出耿秀凤这班人,只怕大是不易。

 叶慕华潜入马棚,马棚里的几十名看守还未曾知道来者是谁。就给他以闪电般的手法,点了十多个人的穴道,其余的人也给他杀得连忙逃命。

 叶慕华所使的手段也真是妙绝,他在斩断每匹马的系马索时,都在它的屁股上刺一剑,刺得恰到好处,让它负痛狂奔。马棚搭在街口,叶慕华只打开面向广场的出口,几百匹受了伤的马怒发如狂,哪能分别敌我,当然是见人就踢了。

 祠堂的大火还未救灭,马棚又起了火,更加上一大群怒马四处奔窜,赛似虎狼。广场上人仰马翻,乱得难以形容。直接受归古愚指挥的归家家丁还好一些,迫于归古愚的势力,不能不受他的命令,从四乡召集来的那许多团练,在这样混乱的时候,谁还肯为他卖命,趁着混乱,十成跑了八成。

 归古愚大怒道:“这是奸人捣乱,并非匪众杀来。不许乱跑!”广场上的人声、蹄声、脚步声,混成一片,莫说那些团练不肯依从,根本就连他说些什么,也听不见。

 归古愚呼呼两掌,击毙了两匹野马,后面的几匹马向另外的方向跑去。归古愚大喝道:“死活不论,先把这女贼拿下!活的不成,死的也要!”

 秦柱尊应声道:“遵命!”蛇棒一招“龙飞凤舞”,绞着耿秀风的长刀,左手一抬,蓦地就向她的天灵盖壁下,秦柱尊的掌心其黑如墨,原来他练的乃是毒掌,“黑煞神”的绰号,就是由于他的毒掌而得的。正是:

 儿女英雄相会合,双刀一剑斗群魔。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5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