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回 罗网空张飞彩凤 青衫欲湿觅伊人

 叶慕华觉得奇怪,禁不住就问:“你的爹爹究竟是不是伊宁总兵?”此言一出,那女子越发大怒,骂道:“岂有此理,难道我还能有第二个爹爹?”那四条大汉也帮腔骂道:“你害死了我们的大人,还敢提他的名字?”那女子的双刀加上了她手下的四根狼牙棒,把叶慕华围在当中,越攻越紧,叶慕华忙于招架,哪里还有工夫查根究底。不久,宇文雄来到,助他把这帮人赶跑,叶慕华就更没有机会问了。

 此际,叶慕华在帐中细想日间之事,越想疑团越多,第一个不可解之处是那女子所说的“不共戴天之仇”,究竟是何所指?第二个不可解的是,那女子若然是当日串通那些鹰爪害他的人,见了他的面,多少也应该有点惭愧的神情才是,但她却显出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好像她反而是受害的人一样,难道她不知道当日之事?

 不过有一点已经可以证实的是,那女子确是伊宁总兵的女儿,小名“凤姑”的耿秀凤。而在耿秀凤的心中又确实是已把自己当作了仇人。虽然他未明白其中的缘故。

 还有一样是令叶慕华觉得奇怪的是耿秀凤的武功。第一次在草原上交手时,他已经觉得她的鞭法中有好些招数好像他“似曾相识”,但却又想不出是几时见过的哪一家的家数?今日她改用双刀,叶慕华则看出一点端倪来了,她的短刀是“断门刀法”,长刀则是从剑法上化出来的,用刀来使剑法不算奇怪,奇怪的是她的家数,竟有三分似是从叶慕华所学的剑法中脱胎出来。叶慕华是家传的武功,他的父母并无弟子,也从来没有教过外人一招半式的。

 叶慕华想起了这许多不可解之处,黯然地收起了金钗,心道:“如今既已知道了她是朝廷总兵之女,又已知道她和自己是两条路上的人了,还何必多费心去琢磨她的事情呢?如今最最紧要之事,还是保护宇文雄到得小金川,好助他除去那个假冒自己的叶凌风。”

 宇文雄已经睡得很熟了,他呼呼的鼾声和帐外面他的那匹坐骑吃草的沙沙声互相呼应,叶慕华想起一事,心道:“如今已是过了三更,天明就要赶路了,我得赶快去办妥这件事才行。”于是他悄悄地走出了帐蓬。

 第二日宇文雄一早醒来,发觉叶慕华不在,心里好生纳罕,“他说要陪我入川,却怎的独自走了?”宇文雄跨上坐骑,正要离开,忽听得健马嘶呜,原来是叶慕华骑着一匹枣红色的骏马跑回来了。

 宇文雄恍然大悟,说道:“哦,原来你是去找坐骑来了。”

 叶慕华笑道:“咱们要走远路,两人合乘一骑总是不便。但你的坐骑是匹骏马,所以我也必须找一匹骏马,能够配得上你的坐骑才行呀,否则岂不是要担误路程了?宇文兄,你瞧瞧我这匹坐骑怎么样?”

 宇文雄啧啧称赏,说道:“你这匹枣红马当真是千中挑一的口外名驹,看来只怕比我这匹‘一丈青’还强得多。这种名驹乃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却不知你怎能够在仓卒之间便找得来?”

 叶慕华笑道:“正如你的所说,这样的骏马乃是可遇而不可求。离这里东北五十里左右的一个地方,有个‘万家庄’,前日我打那儿经过,恰巧碰着那万庄主骑着这匹马回庄。后来我一打听,这个万庄主乃是一个欺压乡邻的土霸,当时我就动念要偷他这匹坐骑了,不过一时无暇去偷,才拖了两天,昨晚才去下手。”

 万家庄离北京不远,宇文雄是在北京长大的,曾听过这个万庄主的声名,吃了一惊,说道:“这万庄主不就是自称‘威镇河北’的万平野吗?听说他的武功还很有两下子呢。你半夜之间,来回百余里,还偷了他这匹心爱的坐骑,当真是神通广大,令人佩服!”

 叶慕华笑道:“什么神通广大?我不过是碰上了好机会罢了。他今天娶儿媳妇儿,贺客盈门,竺歌锣鼓,闹到半夜还未散。我偷入马栅,放一把火,就把这匹马牵出来了,你说的那个什么‘威镇河北’,究竟是否就是我碰上的那个庄主,我也不知道。不过,他后来追出来打了我三支飞镖,劲道倒是不小。倘若我和他单打独斗的话,输是不会输给他的,但只怕也要在百招之外才能赢他。可惜我当时没有工夫和他打,否则对付这样的土豪恶霸,让他受点惩罚也好。”

 宇文雄笑道:“他失了心爱的名驹,也够他心疼的了。在这方圆一二百里之内,是他的势力范围,咱们虽不怕他,但也无谓与他纠缠,赶快走吧,免得给他们追上。”

 叶慕华道:“凭咱们这两匹坐骑的脚力,谅他们也追不上。不过咱们是要赶路的,好,这就走吧。”

 他们要从直隶前往川北的小金川,拟定走西北一线,即从直隶西部进入山西,再进入陕西,经陕西西部天水一路而入四川东北的松藩,再过去就是小金川了。这条路线约有三千多里路程。

 两人快马疾驰,到了晚上,已经走了将近三百里的路程,并没遇到追兵。

 两人路上有伴,一路谈论武功,倒也不觉寂寞。他们为了逃避官府耳目,选择的这条路线几乎都是山路,进入山西后,尤其崎岖难行。幸亏他们的坐骑能耐长途,走的虽是山路,每天平均也可以走二百里左右。

 一路无事,这一日到了山陕交界之处的黑驼山,算算行程,已经走了一半路途。叶慕华笑道:“照这样走法,只要不受什么意外的耽搁,十天之内便可以踏入川东了。倒是比咱们预计的快一些。”

 正行走间,忽见路上插有一根“狼牙桩”,这是用一根剥了皮的木头,削成狼牙棒的式样,另外用一根较小的木头,两端削尖,横穿过狼牙棒的中心,形成了一个十字架的模样,插在地上。狼牙棒的上端给人用刀劈开,但却没有分成两半,而是劈到将近十字架之处便停止了。

 叶慕华“咦”了一声,说道:“咱们一路没事,说不定今天会碰上意外了,快点过去,免受牵连。”

 宇文雄道:“这是什么标记?”叶慕华道:“这是绿林强人的一种暗号,表示他们要在附近做案,不准外人插手的意思。可是已经有人向他们挑战了。”

 宇文雄道:“你怎么知道?”叶慕华道:“你不见这根‘狼牙桩’是给人倒转来了插,而且劈开了一大半吗?这就是说:‘你不许我动,我却偏要在太岁头上动土’的意思。这可能是另一帮绿林人物干的,也可能是他们的对头干的。若是前者,则是意在分赃,还有讲和的可能。若是后者,则定然要有一场你死我活的厮杀了。”

 宇文雄道:“但愿他们不是今天厮杀,要不然碰上了倒是麻烦。好,咱们跑快一些吧,早早离开是非之地。”

 其时天色已近黄昏,两人跑到山下,已经是日落西山了。他们唯恐走得还不够远,又再走了一程。叶慕华松了口气,说道:“一路不见动静,也许那两帮人不是在今天动手。咱们可以找个地方歇宿了。”

 忽见前面有座高耸的石牌楼,锁着路口,气象不凡,像是个城堡模样。宇文雄道:“看来似是个大户人家聚居的城堡,里面定有市镇,咱们就在这里住宿一宵如何?”

 西北的一些土豪,常有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作这样城堡式的建筑,大者方圆十余里,小者数里,在这圈子之内,有市镇,有乡村,设有私衙,拥有“团练”,这情形就像绿林中人各占一个山头似的。看前面这个城堡的气势,应是属于规模很大、雄霸一方的那种城堡,叶慕华沉吟半晌说道:“且待进去再说。”

 走近一看,只见石牌楼上刻有“归德堡”三个涂朱大字。两扇石门紧闭,封锁了路口,根本就进不去。

 叶慕华心头一凛,暗自想道:“原来此地是‘雄霸关中’归古愚的城堡。”归古愚乃是关中一大土霸,周围数十里的田地都是他的,在他的势力范围之内,等于是一个独立的小王国。其人虽名“古愚”,实则是一头狡猾的狐狸,串通官府,欺压百姓,而又以“大善士”自居,凡有“赈济”之事,他总要轧上一脚,从中取利的。

 但他们为了赶路,却必须从“归德堡”通过,宇文雄道:“管他是土霸也好,不是土霸也好,大路众人行,他封锁路口,总是不该。咱们上去与他理论。”宇文雄是尚未知道这个堡主的来历的。

 那牌楼有人守的,不待他们叫门,就走出了几个堡丁,喝道:“你们两个是什么人?”

 宇文雄没好气地答道:“过路的人,天色晚了,想在镇上投宿。”

 为首的那个小队长直上直下地打量了他们一番,蓦地冷笑道:“过路的人?偏偏拣了今晚前来投宿,身上又带有兵器,有这么凑巧的事?哼,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快快把你们的身份报上来!”

 叶慕华听出他话中有话,便用眼色止住了宇文雄,上前答话道:“我们确实是过路的客人,路途不靖嘛,出门人哪能不带兵刃防备盗匪?团总老爷,你说的话我们也不明白,为什么今晚不能在贵处投宿?”

 那小队长“哼”了一声道:“不明白?我看你们乃是装蒜。说什么防备盗匪,我看你们就是匪党!”旁边一个堡丁帮腔道:“不错,我看他们九成是飞凤山的女匪首派他们混进来作奸细的。宁可捉错人,不可放错人,好坏先把他们缚起来再说!”

 宇文雄大怒道:“岂有此理?凭什么胡乱诬人作匪?我倒要请你们堡主来,问一问他,这条路到底是许不许人走的?”他越说越气,唰的一鞭,将路旁一支粗如儿臂的树枝打断。这是一株木材坚实的榆树,小小的一根马鞭,能把粗如儿臂的树枝打断,这腕劲也足以吓倒只有几手“三脚猫”功夫之辈了。

 那个小队长本来是发着冷笑,要想排宣他们一顿,见宇文雄显了这手功夫,吃了一惊,生怕冲突起来会吃眼前之亏,连忙使了个眼色,叫一个堡丁回去请示,随即陪笑道:“两位大爷别生气,两位确是来得不巧。”

 叶慕华道:“怎么不巧?”那小队长道:“两位有所不知,有一帮强盗扬言要来侵犯我们的归德堡,说不定今晚就有一场厮杀。”他们这才知道,原来路上所见的那个狼牙桩记,就是对归德堡而发的。

 宇文雄不想多事,说道:“你怀疑我们是奸细,不敢让我们留宿,那么总可以让我们通过吧?我们只是借一条路,决不干预贵堡的事情。”

 那小队长道:“这个,我、我不敢作主。”正说到此处,只见有几骑马出来,为首的是一个短小精干的中年汉子。那小队长如释重负,说道:“好啦,我们的少堡主出来了,你们向少堡主请示吧。”

 宇文雄心里很不舒服,心道:“好大的气派,走路还要向你们请示!”但他还未曾发作出来,那少堡主已先喝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宇文雄强忍着气,把刚才对那小队长所说的话再说一遍,那少堡主作出一副爱听不听的神气,却回过头来与他的一个随从咕咕唧唧地说了一些不知什么话,蓦地将马鞭向叶慕华一指,喝道:“你这匹坐骑怎么来的?”

 叶慕华道:“我们只不过是借一借路,你管我的坐骑是买来的还是偷来的?”

 那少堡主冷笑道:“你要从我们这儿经过,我就要管!”宇文雄忍不着气道:“你们也未免管得太多了!”

 那少堡主“哼”了一声,说道:“你们这两个小贼还敢装作是过路客人?好,我索性揭穿你们的底吧,你们是万家庄的盗马贼。嘿,好大的胆子,连万老庄主的坐骑你们也胆敢偷了?”

 原来归德堡与万家庄素有来往,少堡主的这个随从是曾到过万家庄的,所以认得万庄主万平野的这匹坐骑。这次万家庄给少庄主娶亲,归德堡也派有人送去贺礼,不过却还没有回来。

 那少堡主自恃武艺高强,不把这两个“小贼”放在心上,一心想为万家庄的老庄主夺回坐骑,他怕叶慕华逃走,立即便是一鞭扫去,要把叶慕华卷下马来。他的那个随从也在同时向宇文雄冲去。

 叶慕华喝声:“来得好!”以鞭对鞭,双鞭一交,那少堡主也确有几分本领,但却怎及得上叶慕华是有上乘内功根底的人,那少堡主鞭梢一回,正要避招变招,已给叶慕华的马鞭缠上,叶慕华陡地大喝一声,那少堡主跌了下马!

 他的那个随从武功更不如他,但却有几手暗器功夫,在向宇文雄冲过去的时候,双手飞镖一背弩,发出连珠三暗器。

 宇文雄满肚子气,长剑出鞘,一招“风卷残云”,把两支份量较重的飞镖打落,左手一招,却把那支弩箭接到手中。对方的弩箭是用藏在背上的弹弓射出来的,他接到了弩箭,却用双指之力反弹回去。宇文雄虽还未算得上是一流高手,内功的基础亦颇不弱,双指之力己胜于普通的弹弓。少堡主这个随从想不到一个年纪轻轻的“小贼”竟是如此本领,他快马疾冲过来,给一支箭射个正着,登时中箭落马,这匹坐骑收不住势,还在向前直跑。

 那少堡主并没受伤,一个“鲤鱼打挺”翻起身来跳上马背,大怒道:“好呀,有胆的你这两个小贼别跑。”他叫别人别跑,他自己却跑回堡中去了。而且立即关上了那两扇石门。他那随从哼哼唧唧地爬了起来,堡门已闭,生怕敌人来加害于他,吓得面青唇白,躲在碑坊的石柱背后直打哆嗦。其实宇文雄若要杀他,刚才早已射他的咽喉,宇文雄只是想稍稍惩罚他,所以才只是射他的大腿的。

 那少堡主关上了堡门,一面吹起报警的号角,一面指挥原有的堡丁在箭垛上乱箭射出。叶慕华与宇文雄一来是恐防寡不敌众,二来也无意和他们纠缠。当然不会等待他们的大队追来,跨上马背,便向回头路跑。

 其时已是日落西山,夜幕将降的时分。两人上了山,见堡中只是虚张声势,并没派人追来搜索,他们也就停了下来商量对策。

 叶慕华道:“他们要应付什么飞凤山的女匪,料想无暇顾及咱们。那少堡主吃了亏,也只能虚声恫吓而已,不必理他。”

 宇文雄道:“这等土霸料也奈咱们不得。不过,我倒不是担忧他们赶来追捕,而是咱们怎能通过这土霸的地头。他闭上堡门,咱们只是两人也攻不破他。”

 叶慕华道:“为今之计,只有绕道。不过要绕过这座大山,须得多走五六十里路程。”

 宇文雄道:“要是咱们硬闯,要杀出归德堡,所耗的时间更多。没办法只好绕道了。拼着今晚不睡觉,也能走五六十里。”

 叶慕华道:“你大约未走过这条路吧?我给你画一画地图。”说罢就折了一支树枝,在地上画出了一个简明的地图,说道:“从这里向西路,绕过山背,再向南走出山坳,前面有一条路,再向西走二十里,就是乌龙铺,那是一个小镇,不过会有客店的。你在乌龙铺等我吧。”

 宇文雄怔了一怔,道:“你不走么?”叶慕华道:“我是临时有点事情,想在此地多留一晚,明日再赶到乌龙铺,与你相宇文雄道:“叶大哥,你不必瞒我了,你是想在今晚偷进归德堡去刺杀土霸,为民除害,是也不是?”

 叶慕华笑道:“天下像这样的土霸多着呢,哪里杀得尽?不瞒你说,归德堡我是要进去的,不过却不一定是去刺杀土霸。”

 宇文雄道:“好吧,不管你进归德堡干些什么,我陪你去!”

 叶慕华道:“你忘记了你在路上不能耽搁的么?一个土霸算得了什么,值得你去冒险?要是你失陷在归德堡,谁人能够替你办事?”

 宇文雄瞿然一惊,心里想道:“不错,我是要赶到小金川去为师父处置叛徒的,多少抗清义士的性命悬在我的手上,我岂能为了一个土霸耽误我的大事?”同时心里又觉得有点奇怪:“我从来没有向叶大哥透露过半点口风,他却怎的好似猜到我此行的任务了?”

 宇文雄想了一想,说道:“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去冒这种无谓之险?你虽然武功高强,但给耽误了路程,也是不值得的呀!”

 叶慕华道:“我的确是有我的事情,而且也不一定就会在归德堡动手的,你是绕道,我是从归德堡穿过,走的直路。说不定明天还是我先在乌龙铺等你呢!”

 宇文雄与叶慕华虽然是同行了几日,而且是意气相投,但毕竟还是属于他私人的事情,宇文雄也就不便多问了。于是说道:“好吧,那我就先走一步,你的江湖经验比我多得多,我只希望你更多一些小心。归德堡虽然不是龙潭虎穴,但你一个人进去,寡不敌众,总是以多加小心,避免无谓的纠纷为宜。不知我可说得对不对?”

 叶慕华道:“很对,很对。我也希望你多加小心。这匹坐骑今晚我用不着,你将它带走吧。”宇文雄骑上自己的坐骑,将叶慕华那匹枣红马牵在后面,说道:“好,那么我走了。明日在乌龙铺相见。”

 宇文雄因为自己刚才不费吹灰之力就打倒了那个少堡主的随从,所以并不怎样把这归德堡放在心上。他以为叶慕华的武功远胜于他,他所担心的只是叶慕华多管闲事而耽误路程,至于对叶慕华可能遭遇的危险倒不怎么担心的。但其实他并不深悉归德堡的情况。

 要知“归德堡”号称“雄霸关中”,盛名之得,岂由幸致?老堡主归古愚狡猾如狐,不但足智多谋,而且本身的武功,在江湖上也算得一流好手。别看他的儿子归少灵只不过三招两式就给叶慕华打下马来,他的儿子最多不过得他三成本领而已。以叶慕华的武功造诣,江湖上等闲之辈,是连他一招也接不起的。

 “归德堡”得以雄霸一方,还不仅是由于堡主本身的武功,更重要的是由于财雄势大,“手面”通天,归古愚一方面与官府有紧密的勾结,一方面与黑道上那些只知打家劫舍的凶横之辈,也有往来。他明里是个拥有良田万顷的“大绅士”,暗里又是个坐地分赃的“大头子”。他手下的四个“护院”,就是江湖上的独脚大盗出身,各人都有着一门足以称雄江湖的独门武功的。以他与“黑道”上的关系,这次竟然有人敢于“黑吃黑”,在他的“太岁头上动土”,他为了维护“雄霸关中”的威名,必然广邀帮手,这也是可以料想得到的。

 这些情况,宇文雄并不知道,但叶慕华却是知道的。然则他又何以轻于冒险,在自己身有要事的情形之下,还要“多管闲事”呢?

 宇文雄走后,叶慕华独立山头,遥望那气象雄伟的“归德堡”,也不觉一片茫然,自己也觉得有点好笑。心中想道:“我怎么会有这样古怪的想法的?倘若我料得不对,那‘女匪首’并不是她,这可就真是多管闲事,闹出大笑话了。”

 原来叶慕华是心有所疑,疑心那个向“归德堡”挑战的“飞凤山女匪首”就是那个他曾经三度相逢,莫名其妙的成了“仇人”,直到如今还未曾知道她的来历的那个耿秀凤。

 他的怀疑也不是全无根据,第一,他曾经在几天前遇见耿秀凤,知道耿秀凤是在这条路上出没的。耿秀凤说过还要在前头路上找他,“晦气”,可是直到如今还未出现,是不是耿秀凤给更紧的事缠着了身子呢?第二,他对这一条路的绿林情况颇为熟悉,不过半年之前他还走过这一条路,却并未听说有什么“飞凤山的女匪首”,那么这个“女匪首”当然是新来的了。耿秀凤是个极有本领的女人,因而也就引起了他的猜疑。第三,耿秀凤那四个手下都是使狼牙棒的,而那“飞凤山女匪首”在路上埋下的也就正是“狼牙桩”,直插的那根狼牙棒和耿秀凤手下那四条大汉所使的兵器一模一样。固然“埋桩做案”是绿林中惯用的一种通知同道的暗号,但不一定是要用“狼牙桩”的。

 另外还有一个近乎“直觉”的,连他自己也感到有点可笑的“理由”,耿秀凤的名字中有个“凤”字,军中迷信,“大将怕犯地名”,绿林中也有这个讲究,安窑立万,要选择与瓢把子姓名配合的地名,迷信“犯地名者亡,合地名者昌。”耿秀凤是不是因为“飞凤山”这个地名对她“有利”,故而才占山为王呢?

 但尽管叶慕华有许多“理由”足以支持他的怀疑,但这许多理由却打不破一个事实──耿秀凤是朝廷总兵的女儿!

 岂有总兵的女儿会做强盗头子的?只这个事实,就使得叶慕华犹疑起来,自己反驳自己道:“是不是我的想法太怪诞了!”

 月亮从山谷间升起来了,月亮又大又圆,今晚的月色倒是十分明朗。叶慕华在月光下把那两支金钗取了出来,把玩一会,终于是忍不住好奇之心,“不管是不是她,这件事我恰巧遇上了,总得去看个明白。要不然若是错过了岂不可惜?”他为什么这样想见耿秀凤呢?只仅仅是为了一念好奇么?这个内心的秘密,可就连他自己也感到茫然,答不上来了。

 月光下,叶慕华取出一颗易容丹,混和了一些泥土,用山泉化开,涂在脸上,把一张俊秀的面孔化成带了几分古铜色的脸庞,他身上本来穿的是一身灰布衣服,临流自照,除了眉宇间透出的英气之外,已经完完全全像一个普通的庄稼汉了。

 那座牌楼锁着路口,从正路进去是不可能的了。但归德堡的路口总不能全部封锁,它是两边靠山的,山形险陡,山路崎岖,在险陡的地方甚至根本就找不到路,但这只能阻碍普通的行客,却阻不住轻功超卓的叶慕华。

 叶慕华特地从最险陡的地方下去,一路上果然无人阻挡,虽然有时发现附近的山头有幢幢黑影,但既不是挡着他的去路,叶慕会也就不去理它。而且只是他发现对方,对方根本就没有发现他。

 直至下到半山,叶慕华的行藏才几乎给人察破,那两个巡逻的堡丁可能是比较有本领的江湖人物,听得草间有些微的“猎猎”声响,其中一人登时警觉,说道:“你听这是什么声音,不知是野兔还是人?过去看看?”他的同伴笑道:“哪有人敢这么大胆,独自前来?”

 那个人道:“说不定就是飞凤山的那个女匪首呢?这女匪首听说是轻功、暗器、刀法样样高强的!”他的同伴哈哈大笑道:“饶她本领怎样高强,她不率领大队,就敢来进犯归德堡吗?”说话之间,又来了两个汉子。

 这两个汉子道:“你们争些什么?还舍不得走吗?”前头的那个汉子笑道:“两位来得正好,赵大哥说是听得草里似有什么声响,疑心是飞凤山的女匪来了。”后来的这两个汉子哈哈大笑道:“咱们的老堡主,是巴不得这头凤凰飞进归德堡来,就怕她不肯来!”

 那“赵大哥”道:“你们别笑,听说日间曾有两个小伙子闯道,本领很是了得,少庄主和陆武师都吃了他们的亏呢。”

 他的同伴道:“管他是那头凤凰也好,是闯道的那两头小狗子也好,反正现在有陆大哥和铁大哥接班来了,咱们乐得交给他们,你也就不用操心啦!”

 前头的那汉子笑道:“你们乐了,我们可就苦了。镇上如今正在热闹,你们赶快回去看灯吧。唉,吃君俸禄,与君分忧。谁叫我们领了别人白花花的银子呢?派在这个时候当值,就只好待在这儿喝西北风啦!”

 和他作伴的那个“钱大哥”道:“那两个小狗子是仗着马快,占了点小便宜,就赶忙逃了。我才不相信他们还有这么大的胆量敢偷进归德堡呢。”

 那“赵大哥”道:“还是去搜一搜吧。”他的同伴满不高兴他说道:“钱、陆两位大哥都不担心,偏你这么多事!就只你一人对堡主忠心么?”

 “赵大哥”似是十分尴尬,打了个哈哈说道:“老钱,你别调侃我了。就算我胆子小,怕出事好不好。好吧,你们既然都不在乎,我也乐得交了班,早早回去看灯。好,走吧,走吧!”

 叶慕华正自心想:“这四个人都是外来的江湖人物,却怎的会如此糊涂?”心念未已,蓦地里“唰唰”连声,四条大汉暗器齐发。原来他们在听了那姓赵的说话之后,心里都是有点发慌,不知乱草丛中,是否真的伏有敌方高手。故而装作满不在乎却突然用暗器试探的。

 飞蝗石、铁莲子、甩手箭、瓦风镖,交织成一面暗器的网,向叶慕华藏身之处撒下去。过了半晌,毫无声息,连野兔也没有窜出一头。钱、陆二人哈哈笑道:“赵大哥,你这次真是疑神疑鬼了,我早说过那贼子怎么敢来?”

 话犹未了,叶慕华忽地长身而起,喝道:“贼小子叫你知道厉害。”赵、钱、孙、陆四人应声倒下。原来叶慕华有“沾衣十八跌”的功夫,这几个人不过是黑道上的三流角色,所发的暗器虽有两件碰着了他,但却是连衣衫都没穿破就跌落了。叶慕华随手捏碎一颗石子,就打中了四人的穴道。

 叶慕华心里想道:“他们最少是一个时辰换一次班的,那么若要发觉我潜入归德堡,也得在三更之后了。”

 下到半山,忽看见天空飞起朵朵烟花,恍如点点繁星,伴着明月,交织成奇丽的色彩。叶慕华这才想起原来今晚正是元宵佳节,心中想道:“怪不得那两个家伙说是要去看灯,敢情今晚堡中还有灯会呢。这归德堡的堡主忒也胆大,在这风雨欲来之际,居然还有如此闲情逸致!”

 归德堡的中心是一座市镇,要走到这座市镇,先得穿过几条乡村。叶慕华刚走进第一个村庄,便看见有许多提着灯笼的孩子,叫叫嚷嚷吵着要大人带他们到市镇看灯。

 一个麻皮大汉喝他的孩子道:“你这小娃儿真不懂事,今晚说不定有强盗要来呢,你躲在家里关上大门我都不放心,还吵着要到镇上去?”

 那孩子有十岁光景,说道:“那你又去?你不是说从来没有强盗敢正眼儿瞧一瞧归德堡的吗?怕什么?”

 那麻皮汉子道:“你懂什么?这一股强盗是十分厉害的女强盗。爹是奉了堡主之命到镇上准备厮杀的,不能不去!”

 那孩子道:“哦,是女强盗么,那更有趣了。让我偷偷瞧瞧成不成?你教我们练武的时候,不是说胆小鬼最没用吗?我也练了两年武了。”看来这个麻皮汉子是堡中的“团练”,从孩子的说话,也可以看出这一带的民风尚武。

 旁边一个汉子笑道;“说真的,倒是把孩子带到镇上去更安全一些,我听得归家的护院说,老堡主早已布下天罗地网,只怕那女匪不来。镇上防卫森严,归家的祠堂又在那儿,决不能叫匪徒得逞。村子里的壮丁却就未必能够抵抗大帮的匪徒了。”

 那孩子拍手笑道:“爹,你听,王伯伯也是这么说呢。”

 那麻皮汉子道:“好吧,你跟着我,到了镇上,我可不能照顾你了,有什么风吹草动,你躲到姨丈家去,懂不懂?”

 那孩子道:“懂,懂,懂!至多我只在门缝里偷瞧一眼。”

 说话之间,只听锣鼓哆哆声响,村头来了一队踏着高跷,脸上涂得五颜六色的人,前面两个扮作黑白无常,中间有个高个子涂得厚厚的脂粉,扮作女鬼,伸着一个血红的长舌头,吓唬跟在后面的一群孩子。

 那两个“无常鬼”放开喉音唱道:“正月十五庙门开,牛头马面两边排,阎王判官当中坐,一阵阴风吹进个女鬼来!”唱着吓人的戏文,神情动作却非常滑稽,引得孩子们哈哈大笑,根本就不害怕。

 叶慕华听得旁人悄悄议论道:“这不是那伙外来的朱家兄弟么?他们不种堡主的田地,不租归家的地,堡上的公事,他们从来是不大理会的。怎的今晚也出队参加赛会,到镇上给堡主凑热闹了?”

 和他同行的那汉子道:“堡主下的命令,每一条乡今晚至少都要出一队参加的,他们虽是外来的客户,究竟也还是住在归德堡的地方,怎能不给堡主面子的?倘若今晚有事,他们还要帮忙厮杀呢。”叶慕华留心观察,发觉那一伙人腰部都是胀鼓鼓的,显然内面藏有兵刃武器,心道:“原来如此,堡主是藉出会景为名,招集各乡精壮帮他守卫的。”

 前面那人小声说道:“听说飞凤山那女匪和堡主有点过节,她这次埋桩挑战只是要对付堡主的,要劫也只劫归家大院。咱们这些苦哈哈的百姓,我就不信强盗会侵犯咱们的。说起来实在值不得为他们归家卖命!”

 他的同伴连忙嘘道:“噤声,别让团练听见了。”

 那汉子道:“怕什么,麻皮大哥是团练,他也是这么说的。”但那汉子说到这里,也不敢往下再说了,因为他发觉叶慕华从后面走来,不知叶慕华是个什么人。

 那汉子搭讪道:“这位大哥,你是哪条乡的?不参加出会么?”

 叶慕华含糊应道:“我是住在山上的。”

 那汉子道:“哦,原来是山上的猎户。怪不得我不认识你。听说你们山上的猎户只有二三十家,却分散在好几个山头,招集不易的,所以不用你们出队,是吗?”

 叶慕华顺着他的口气道:“正是。但我怕今晚有匪徒从山上经过,不如躲到镇上,顺便也好好瞧瞧热闹,听说今年的元宵比往年还要热闹好几倍呢,我们的堡主也真是胆大。”

 那汉子笑道:“这你还不懂吗?我们的堡主号称‘威镇关中’,归德堡数十年来从没有绿林好汉敢来骚扰。这次飞凤山的女匪居然敢向堡主挑战,所以堡主要显显威风,元宵的赛会故意要办得比往年热闹,表示他根本不把这股女匪放在心上。”

 从各条乡村涌来看热闹的人们,以及参加赛会的队伍,从各个不同的方向,汇成一股股的人流,涌向堡中心的市镇。这座市镇有六条大街,三十六条小巷,比普通的一个小县城还胜几分。叶慕华混在人堆之中踏入市镇,在西门人口之处,发觉有一排茅草搭盖的马栅,对着大街,与街上富户人家的建筑极不相称,马栅里也不知有多少匹马,它们似乎不习惯锣鼓声的骚扰,马栅里的嘶鸣声也此起彼落。和叶慕华同行的那个汉子似乎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笑道:“这是临时搭盖的。”

 叶慕华说道:“平常马栅总是盖在比较偏僻的地方,这里却为何对着闹市?”那汉子笑道:“你还不懂么,这是准备给堡丁追捕贼人的。今晚从四乡来参加赛会的堡丁大都是穷人家,他们只能自携武器,可没备有马匹。”叶慕华心想:“这堡主倒是打着如意算盘,好像他们打胜这仗已是十拿九稳了。”

 这座市镇是归家堡的中心,而归家的祠堂又是这座市镇的中心,祠堂前面是个大广场,六条大街都从这个广场伸展出去,再分出三十六条小巷,星罗棋布的交织成一面蛛网。归家堡的老堡主就像是盘据在蛛网正中的毒蜘蛛,在这毒蜘蛛的眼中,飞凤山的“女匪”是头飞蛾,它在等待着这头飞蛾扑入蜘蛛网。

 归家祠堂是一座矗立在广场中心的石砌高楼,两边有防火墙,祠堂正面是座拱门,拱门下面是三十六级大理石台阶,拱门入口之处,第一级台阶之上有五把虎皮交椅,坐在当中的就是归家堡的老堡主归古愚。左右两边四张交椅上坐的则是他的四个护院,这四人都是江湖上的成名人物,故而堡主特别以“宾礼”相待。

 叶慕华远远望去,认得其中的两人,一个是绰号“黑煞神”的秦柱尊,一个是绰号“大力神”的周鼎。叶慕华心里想道:“这两个魔头竟然屈就归家的护院,归家堡的声势果是非同小可。耿秀凤的那四个得力手下只怕还未必是这个魔头的对手。却不知今晚要来劫归家堡的‘女匪’是不是耿秀凤?归家另外的两个护院也不知是谁?”

 台阶上除了归堡主和他的四个护院之外,两旁站立有不少人,少堡主归少灵也在其中。这一帮人正在场指手划脚的不知谈论什么,而广场上的赛会已经开始了,人们也都涌到广场来看“出会景”。

 虽说是一个市镇的赛会,倒也热闹非凡。元宵号称“灯节”,一队队的“灯队”先拉出来,扎成龙、凤、麒麟、孔雀、鲤鱼、螃蟹……等等灯饰,应有尽有,还有扁大方圆的各式红绿灯笼,带罩的马灯,饰有玻璃珠串的官灯等等,挑在高竿之上,竿头高过屋檐,灯光摇曳,一眼望不尽头,赛似繁星。

 灯队之后,跟着出来的有舞龙的、舞狮的、舞麒麟的,再后面就是一队队的杂耍和踏着高跷化装成戏文中的各式各样的人物,扮作黑白无常的那对朱家兄弟,和那个扮作“女鬼”的人也在其中。

 火树银花,鱼龙衍曼,锣鼓声喧。人们都挤到广场来看热闹了,可是每一个人的心情又都难免有点忐忑不安,“飞凤山的女匪今晚会不会来呢?”正是:

 鱼龙衍曼元宵夜,箫鼓声中隐杀机。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5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