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回 详查往事多疑窦 欲试奸徒辨假真

 江海天恐怕竺尚父多心,说道:“竺老前辈也请到药王庙安歇吧。我本来要拜访你的,只恨不知仙居何处,未曾如愿。难得今日在此相逢,务请竺老前辈多留两天,让我得有机会请教。”

 竺尚父道:“不,我现在就要回去了。多谢江大侠的好意。”

 谷中莲道:“竺老前辈可是嫌我们招待不周么?我们的地方虽然不够,也不在乎多老前辈一人。不如叫你的部属先回去,你留下来做我们夫妇的客人吧。”谷中莲说话极有分寸,她是邀请竺尚父做他们夫妇的客人而不是大会的客人,这就既顾全了竺尚父的面子又不致令大会为难,而且有江海天陪伴着他,也不用担忧出什么岔子。其实,谷中莲对竺尚父还是不能完全放心的。

 竺尚父道:“谷女侠不必客气了。我还是回去的好。一来你们刚刚遇上灾祸,我不想给你们多添麻烦;二来我也确实有些紧要的事情急需回去。但我在临走之前,却想和江大侠说几句话。”

 谷中莲听他说得但白,也就不再挽留,当下说道:“好,既然如此,海哥你就送竺老前辈一程。”

 江海天与竺尚父一同离开,走到无人之处,竺尚父道:“江大侠,我先要向你谢罪,你的记名徒弟李光夏在我那儿,我本应该早就把他放回来的。”

 江海天道:“这孩子得有亲近老前辈的机会,也是他的福气。上官泰已经对我说了,说你很看得起这孩子,对他视同子侄,我也是很感激的。不过,我受了他父亲的嘱托,对他的抚养之责,我是责无旁贷,所以不能不请老前辈让我领回。老前辈要是不嫌我高攀,我想让这孩子拜你作义父,这样,可以两全其美。”

 竺尚父道:“好,这就再好也不过了。我这次回去,迟则百天,少则两月,便可把这孩子带来。”

 江海天道:“竺老前辈要是见了令亲上官前辈,也请代我问候。”

 竺尚父叹了口气道:“上官泰已被我所囚,实不相瞒,我这次要赶回去,也正是为了要释放他,并向他谢罪呢。”原来上官泰那晚被杨钲暗算,养好了伤之后,便到竺尚父那儿报信。竺尚父有了杨钲先入为主之言,不肯信他的话,反而将他扣留起来。此时尚囚禁在他的家中。

 江海天有点担忧,问道:“竺老前辈,你家中还有什么人,我只怕杨钲会赶在你前头,跑去加害他们。”

 竺尚父笑道:“杨钲这厮虽是丧心病狂,但谅他还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到我的家中胡闹。”竺尚父这个襟弟,在他积威之下,一向都是唯恭唯谨的,是以他说得如此自信。江海天觉得他未免太过轻敌,但两人毕竟乃是初交,竺尚父既然如此自信,江海天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竺尚父笑过之后,却又叹口气道:“我也真想不到杨钲背着我会这么胡作非为!我把好人当作坏人,把坏人当作好人,黑白不分,真是有眼无珠了。江大侠,你放心,你被他捉去的那个徒弟,我一定替你找回来。这次祸事因我而起,我非常惭愧,我也要请你在天下英雄之前为我谢罪。”

 江海天道:“人谁无过,一时的误会也算不了什么,只要咱们走的是同一条路,那就是好朋友了。竺老前辈,请恕我冒昧,我要请教老前辈一桩事情。”

 竺尚父道:“请说。”

 江海天说道:“我曾听上官泰言及前辈也有抗清之意,不知前辈此来,只是为了要找我呢?还是要想结识天下英雄,共商抗清大计?”由于竺尚父一直未曾表明态度,故此江海天非得在他临走之前,弄个明白不可。

 竺尚父道:“我也知道群雄因我来历不明,难免有见疑之意。我约江大侠出来说话,就正是要向江大侠布露腹心。”

 江海天道:“多谢前辈见信。晚辈并非要打探前辈来历,若有为难之处,不说也罢。”

 竺尚父纵声笑道:“浩浩江湖求侠骨,竺某平白活了几十年,今日方始遇上一位我所心服口服的大侠,还有什么不可说的。古人云:白头如新,倾盖如故。江大侠若认为竺某可以结交,竺某痴长几岁,你就叫我一声大哥如何?前辈二字则是不敢当了。”

 江海天见竺尚父如此豪爽,便道:“好,那么大哥请说。”

 竺尚父笑道:“那么我就实话实说了。我和你们走的可以说是同一条路,也可以说不是同一条路。”

 这个答复倒是颇出江海天意料之外,怔了一怔,诧而问道:“此话怎讲?”

 竺尚父道:“我本来是西域一个小国的王子,国名库车,被清兵所灭,亡国已有百余年了。上官泰先祖是我国大臣,国亡之后,两家一同逃出来的。至于杨钲则是汉人。满清是我世仇,我当然是要抗清的,但我志在复国,与你们汉人的举义,目标不尽相同。所以说是同一条路又不是同一条路。”

 江海天本来就有点怀疑他不是汉人,因为汉人中姓“竺”的很少,这个姓本来是胡人姓氏,但因中国历史上经过几次民族的迁徙、大混合,胡人内迁,与汉人同化之后,也还有仍保留原来的姓氏的。“竺”姓就是其中之一。不过江海天虽有怀疑,却还想不到他竟是一个小国的王子。

 江海天道:“咱们虽然目的不尽相同,但都是志在驱除鞑虏。咱们可以各自行事,但希望彼此相助。”

 竺尚父道:“这个当然。将来你们的义军起事,苦有要我稍尽绵力之处,江兄只须遣人送一个信,我定必效劳。”当下,将几个可以与他取得联络的地点,告诉了江海天。

 江海天蓦地想起一事,说道:“阿尔泰山脚下,有一个小国叫做马萨儿国,与贵国原来的疆土隔着一个一千多里的大草原,因为它处在极边之地,且有大山屏障,得以幸免满清的吞并。不知竺兄可知道这个国家么?”

 竺尚父笑道:“我正想与老弟说呢。我不但到过马萨儿国,而且我还是在马萨儿国第一次听到老弟的大名的。”

 江海天喜道:“哦,这么说你是见过马萨儿国的国君的了?”江海天与唐努珠穆已有十多年未曾见面,他之所以向竺尚父探询,就是想知道一点唐努珠穆的消息。

 竺尚父道:“令亲在西域威名远播,他把马萨儿国治理得很好,国家虽小,却无殊世外桃源。我就是因为听得唐努珠穆是个贤王,且又身怀绝世武功,这才去拜访他的。”

 江海天道:“哦,是他和你谈起我的?”

 竺尚父道:“不错。我去拜访他,他极是和蔼,一点也没有国王的架子,倒像个武林中人。我和他谈论武功,谈得兴起,我就邀他比试一场,他也答应了。结果比了内功,又比了剑法,都是不分胜负。这还是我第一次碰到旗鼓相当的对手,我对他甚为佩服,一时酒酣耳热,就套了一句你们汉人的成语说道:‘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以咱们两人的武功,只怕中原各大门派,也是无人能敌的了。不料唐努珠穆却道,‘不然,不然,天下之大,高人异士不知多少。别人我不知道,我的妹夫他是汉人,他就远胜于我!’我就是因为听得他盛赞江兄,这才引起我要找个机会与江兄比试的念头。”

 江海天得知唐努珠穆的消息,很是高兴,谦虚了几句,又再问道:“我这位内兄还有什么说话。”

 竺尚父似是忽地想起一事,道:“你那掌门弟子,我刚才听你叫他名字,是不是叫叶凌风?”

 江海天说道:“不错。凌风入门未久,武功还差得远。日后行走江湖,尚盼竺兄多多照顾。”

 竺尚父笑道:“这个当然。但你这位掌门弟子……”说了半句,忽然停了下来。

 江海天道:“怎么样?可是他有什么不对?”

 竺尚父道:“不是,不过,我想起刚才之事。有点好笑,又有点奇怪。”

 江海天诧道:“凌风做了什么事情?”

 竺尚父道:“他是今日第一个向我挑战的人。”

 江海天道:“这孩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不过,当时也许是他要维护师们,出于误会,故才如此大胆的。竺兄可莫见怪。”

 竺尚父道:“我当然不会怪他。我也并非因他不自量力而感到好笑的。”

 江海天莫名其妙,道:“那又是为了什么?”

 竺尚父笑道:“不是你刚才叫出他的名字,我还认不出他呢。他的相貌和小时候几乎完全两样了。不过,我是大人,十年的相貌变化,相信不会很大,但他也认不得我,还向我挑战,所以我才觉得有点奇怪又有点好笑。”

 江海天奇道:“竺兄从前是见过小徒的么?”

 竺尚父道:“不错。他是你的内侄吧?”

 江海天更觉得奇怪,因为竺尚父虽然见过唐努珠穆,但唐努珠穆却从未见过叶凌风,甚至根本不可能知道他有个侄儿叫做叶凌风。因为叶凌风是唐努珠穆的哥哥叶冲霄让位离国之后才出生的,而叶冲霄父子也从来未回过本国。这些事实都是江海天早已知道的了。那么他与叶凌风的亲戚关系,显然不是唐努珠穆告诉竺尚父的了。

 江海天怔了一怔,问道:“竺兄,你是怎么知道的?”

 竺尚父道:“是这样的,当年我拜访唐努珠穆的时候,我求他一件事情,他也求我一事情。我求他的事情,他没有答应;他求我的事情,我却在无意中做到了。可惜我却一直没有机会再到马萨儿国去告诉他。”

 江海天问道:“他求你的,可是要你打听他哥哥的下落?”江海天深知唐努珠穆手足情深,一直想把哥哥找回来重新让位,故此一猜便着。

 竺尚父道:“不错。我求他的则是希望他助我复国。他不愿意与清廷的边军发生冲突,推说国小力微,拒绝了我。我当然也不好强他所难。他求我打听他哥哥的下落,我本来也是未曾用心尽力为他寻找的,但不料无意之中却遇见了。”

 江海天惊喜交集,问道:“怎么遇上的?”

 竺尚父道:“说来也是凑巧,你们找了他二十年,踏破铁鞋无觅处,我却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就在我从马萨儿国回来的路上,路经西昆仑山脚,便碰上了他们父子、夫妇三人。我一看这个风尘满面的汉子酷肖唐努珠穆,我便上前拦路,邀他比试武功。”

 江海天笑道:“你怎的不说明原委,便先要比试武功?”

 竺尚父道:“唐努珠穆说过他们兄弟二人相貌相似,但他的哥哥一直在躲避他,一定不肯承认自己的身份,所以我要试他武功。”

 江海天道:“哦,这就对了。叶冲霄的看家本领是大乘般若掌,唐努珠穆是将他这个特点也告诉你了。”

 竺尚父道:“正是。我一试之下,故意用狠辣武功迫使他使出了看家本领。大乘般若掌专伤奇经八脉,果然厉害得很,可惜他功力未纯,却是伤我不得。我解了他八招八掌,这才哈哈一笑,道破他的来历,说出他的名字,他无可奈何,只好承认自己是叶冲霄了。

 “我们彼此佩服对方的武功,谈得倒很投机。只是他听我道达了他兄弟盼他归国的心意之后,却只叹了口气,不置可否。

 “我陪他们在西昆仑游了三天,采了一些珍贵的药物。临行分手之时,他才告诉我说,他下山之后,就要到海外去,也许从此不再重履中土,至于回国,那更是不必提了。”

 叶凌风来江家认亲的时候,曾携来他母亲欧阳婉亲笔所写的一封信,这封信是用时冲霄的口气和署名写的,主要的内容就是告诉江海天他到海外之事。但当时叶凌风说这封信是五年前写的,这却与竺尚父现在所说的不符。

 江海天心里想道:“叶冲霄想是知道他弟弟还在寻找他,所以决意到海外躲避。”当下问道:“你记得和叶冲霄相遇那年,是否确实是十年之前?”

 竺尚父屈指一算,笑道:“我刚才说的是个大概数目,其实,不止十年,是十一年。”

 江海天不觉有点怀疑,心道:“难道他向竺尚父说了之后,又再耽搁了五年,这才出海的?”叶凌风是去年携信到他家的。

 心念未已,竺尚父又已接着说道:“你这位掌门弟子今年是否二十三岁?我记得我那年八月遇见他们,我因为很喜欢他这孩子,曾问过他的岁数。叶冲霄告诉我他这孩子是刚满十二岁。我的记忆大约不至于有错。”

 江海天心里想道:“那封信不知是什么时候写的?但冲霄是个言出即行的人,依他的性情推断,想来不至于在和竺尚父说了那番话之后,又再拖延五年,方始出海?然则风侄却又为何把他爹爹写这封信的时间说迟了五年?”

 江海天哪里知道,这个“投亲”的侄儿是假的,当时他以为真叶凌风已死,死无对证,因此有些小节他不知道的,江海天问起,他就只好信口开河。不过江海天的推断也没全对,写这封信的时间其实既不是十年之前,也不是五年之前,而是七年之前。中间这三年,叶冲霄到哪里去了,后文自有交代。

 竺尚父也有点诧异,心道:“我在那年与叶冲霄相遇,这事有何重要?江海天何以问得如此仔细,定要知道确实的年数?”

 江海天又再问道:“你们在西昆仑同游了三天,这孩子和你混得熟么?”

 竺尚父笑道:“令徒当时虽然只有十二岁,却是聪明得很,他不但和我玩得很高兴,还缠我教他武功呢。”

 江海天道:“竺兄教了他什么武功?”

 竺尚父道:“三天的时间当然教不了许多。我只教了他一套近身缠斗的小擒拿手法,不过也很复杂,共有二十六招八十一变,难为这孩子真是聪明,三天之内居然都学会了。”

 竺尚父歇了一歇,接着笑道:“当时我见他这样聪明,还曾和他开个玩笑道:‘你学功夫学得这样快,长大了那还了得,再过十年,恐怕你都可以向我挑战了。’想不到十一年后的今天,令徒果然就向我挑战了。可惜我刚才没有认出是他,而他也没有认出我。这不可笑么?哈哈!”

 江海天可没有笑,他开始感到事情有点不对,心中一片疑云。不过却也还未敢想到这个掌门弟子竟是冒牌侄儿。

 竺尚父以为江海天是想怪责徒弟,连忙说道:“或许他真的认不得我;或许他因为我来时是声言向你挑战的,他为了维护师门,遂把我当作敌人,不愿再提旧事。总之这不过是小事一桩,你可不能回去怪责令徒。”

 江海天道:“我不会怪责他,但我会向他问个明白的。”

 竺尚父道:“我可是要赶着回去,不能与令徒叙旧了。”

 江海天一看天色,日已西斜,瞿然一惊,说道:“不错,竺兄还是趁早回家一看的好。免得又有什么意外。”

 两人握手道别,竺尚父率领部属,下山回家。江海天却独自一人,还在林中静静思想。

 江海天心里想道:“风侄为什么从没和我说过这件事情?”倘若这是一件普通的事情,叶凌风忘记了还有可说,但竺尚父可并不是一个普通的人,他与叶凌风父母的那次会面也不是一件普通的事,叶凌风竟然一直没有提过,这就不能不令江海天感到奇怪了。

 江海天曾有半年多的时间,只是和叶凌风在一起的。那段时间,他们白天赶路,一有空闲以及晚上的时间,就由江海天传授他的武功。“难道他是专注武功,心无旁骛,故而忘了提了?”但这个想法也有犯驳之处,因为叶凌风所遇的竺尚父是个身怀绝世武功的人,叶凌风而且还跟人家学过小擒拿手法,照理他在师父传他武功之时,是应该提起的!否则师父怎能量才而教?

 江海天越想越觉可疑,心道:“华山之事,也是一个谜。难道凌风的来历当真可疑?”

 江海天正自沉思默想,忽听得有脚步声走来,江海天抬头一看,只见谷中莲已到了他的身边,笑道:“竺老前辈走了么?你好像在想着什么心事?”原来谷中莲见他许久未回,而竺尚父那班人又已走了,故来寻找。

 江海天道:“没什么。各派掌门已去了药王庙吗?”

 谷中莲道:“都已安置好了。这次幸亏你来得及时,挽救了一场浩劫。玄女观虽被炸毁几间房子,人多手众,现在也已在修复之中了。你现在没事了吧?要不要找凌风来谈谈?”

 江海天道:“待会儿再找他,咱们先叙叙家常。日子过得真快,咱们己有一年没见面了呵。你可有工夫陪我多说些话么?”

 谷中莲夫妇重逢,心里又是欢喜,又是难过,说道:“我和各派掌门人约好晚上开会,现在还有一段时间才吃晚饭。我正想问你华山之事,你的义父是因何事找你去的?”

 江海天神色黯然,似乎是有什么难过之事不愿立即便说,却道:“你先说家里的事吧。风侄来了,芙儿也来了,却何以独不见雄儿?是他的病还未好呢还是你要他留在家中陪伴爷爷的?”江海天对几个徒弟都是一般爱护,并不偏心,尽管他心事重重,却还没忘记要间一问字文雄的病。

 谷中莲叹口气道:“你离家一年,家中也出了不幸之事……”

 江海天吃了一惊,连连问道:“什么不幸之事?可是雄儿,他、他……”

 谷中莲道:“不是,雄儿的病早已好了,但却也给我赶走了!”

 江海天大吃一惊道:“雄儿犯了什么过错,你要把他逐出门墙?”

 谷中莲将字文雄犯嫌谋害祈圣因之事说了一遍,江海天更是吃惊,说道:“什么?尉迟炯竟给鹰爪孙捉往京师,祈圣因也落得个不明不白的惨死了么?此事我非查究不可!”

 谷中莲说道:“听说尉迟炯是被囚在天牢,主审此案的官员秉承了大内总管的主意,要在他身上追出历年所劫的‘贼赃’,其中还有盗自大内的珍宝。据此情形,短期内大约不会处决。祈圣因是受了重伤,但也还未能证实她已经死了。当时是岳霆的妻子带了她逃走,岳霆则到咱们家来向我报讯的。掳岳霆说祈圣因只剩下一口气,十九难活,但毕竟也还未曾断气。所以祈圣因是死是生,恐怕还要找着岳霆夫妇,才能够知道确实的消息。”

 江海天沉吟半晌,说道:“据你所说的种种情形看来,祈圣因受到暗算,这是事实,但我不相信这是雄儿干的!”

 谷中莲说道:“我也不敢相信是他干的,可是祈圣因在重伤后,对岳霆所说的话,却一口咬定是他。他又有许多涉嫌之处,例如他与尉迟炯本来有仇,而那匹马当晚又是他喂的草料,这些事实都是对他不利的。我为了提防万一,也怕人说我包庇徒弟,赏罚不明,所以不能不将他逐出门墙。”

 江海天道:“我明白你是一定要这样做的,我不怪你。但你可曾怀疑过这个暗算祈圣因的另有其人?”

 谷中莲怔了一怔,睁大眼睛说道:“还有什么人?家中除了我母女之外,就是字文雄与叶凌风两个徒弟了。芙儿一直未离开过我,她也决计不会暗害祈圣因。难道你还疑心风侄不成?”

 江海天道:“为什么就不能疑心他?”

 谷中莲道:“他对祈圣因很好,我替祈圣因开的药方也是他去抓药的。他与祈圣因又无半点冤仇,为何平白害她?而且那匹中毒的坐骑,是宇文雄经手借的,又是他所喂的草料,宇文雄都已承认的,与风侄并无关系。你为什么想到要疑心凌风?”

 江海天暂不说明理由,只是说道:“好吧,既然还有可以追查的线索,待我查个水落石出之后再说吧。尉迟炯是个够朋友的好汉子,我也应当救他。待英雄大会散后,我就亲往京师,一路之上,也好顺便打听岳霆夫妇的下落。杨钲拿了轩儿,大约也会送上京师,我亲往京师,可以同时营救两人。只是咱们夫妻却只能小聚数日,又要分离了。”

 谷中莲道:“这是你应该去做的事,为妻的岂能埋怨?海哥,家中之事,我已经告诉你了,现在该轮到你说了。你义父究竟有什么紧要之事,催你前去见他?”

 江海天黯然说道:“义父是叫我去与他诀别的。”

 谷中莲大吃一惊道:“什么,你义父,他、他老人家已经──”

 江海天道:“已经过身了。他是找我去交代后事的。他老人家年过八旬,寿终正寝,死而无憾。只是他的死却给我留下一个疑团。”

 谷中莲道:“既不是死于非命,又有什么疑团?”

 江海天道:“我不是对他的死因怀疑,而是感到他临去之前,所说的几句话有点蹊跷,你且仔细听我言说,与我参详参详。”

 原来江海天的义父华天风医道通神,月前他感到身体不适,自行诊断之后,已知死期将至。生、老、病、死这是人生必经的过程,生机已尽的自然死亡,非药力所可挽回。华天风生性豁达,心情倒很平静。只是他既然算出了自己的死期,当然也有些后事需要及时交代。

 华无风只有一个亲人,那就是做马萨儿国王后的华云碧,华天风因是世外高人,不喜繁华,所以没有与女婿女儿同住,而是独居华山。马萨儿国路途遥远,华天风从前养的那只兀鹰前两年也已死了,没法给他女儿送信。而且即使有人送信,他女儿也决计不能赶得来和他诀别。

 除了女儿,与华天风最亲的就是他的义子江海天了。因此华天风遂托丐帮中人,代为送信,催江海天速来见他。丐帮耳目灵通,又有飞鸽传书,找人最是方便不过。

 江海天说道:“我接到了丐帮送来的义父书信,匆匆赶去,可惜还是迟了一些,我上了华山,见着义父之时,他已是在弥留状态之中,不能和我多说了。

 “义父早已有所准备,我刚一到来,他就把他的历年医案放在一个小箱子里交付与我,要我有便之时,转交他的女儿。他平生最大的心事就是希望他的医学能有传人,故此再三叮嘱,要我告诉碧妹,务必要继承家学,不可因为做了王后,遂只贪逸乐。”

 谷中莲道:“义父临终之际,挂念女儿,这是情理中事,有什么蹊跷?”

 江海天道:“除了女儿之外,最后他还提起一个人的名字,这可是我料想不到的。”

 谷中莲道:“是谁?”

 江海天道:“就是你的侄儿叶凌风。”

 谷中莲怔了一怔,道:“你义父怎会无端提起他的名字?”

 江海天道:“就是呀,所以我觉得奇怪。”

 谷中莲道:“他是怎样提起的?”

 江海天想了一想,说道:“义父当时已在弥留状态,似有一桩心事未了,忽地张开眼睛说道:‘你告诉我女婿,他有个侄儿名叫叶凌风。这孩子人品好,本领也不差,更难得的是又很有志气,他现在与朝廷鹰犬作上了对,海儿,我希望你把他找着……’义父说话很是吃力,我忙告诉他,我已经找着了凌风,而且收他为徒了。他老人家面露笑容,只说了一句:‘好,这我就放心去了!’就此断了气。”

 谷中莲道:“果然是有点蹊跷,他说的关于风侄的这些事情倒是不错,可是他怎么会知道这些?”

 江海天道:“是呀。凌风第一天到咱们家里的时候,你不是曾经问过他的吗?他说得很清楚,他从来没有到过华山,见过我的义父!”

 谷中莲道:“风侄在投亲之前,在江湖上也已有了点小小的名头。你义父并无言明是见过他,或者他是听人说起,随后打听到他的来历?”

 江海天摇了摇头,说道:“不对。倘若义父没有见过,他不会知道得这样清楚。我知道义父是不轻易称赞人的,他连风侄的人品如何,志气怎样,都知道了。想来不但见过,还很可能相处过一些日子。”

 谷中莲沉吟不语,江海天歇了一歇,又道:“何况风侄的身世之谜,在江湖上也不会胡乱向人泄露?”

 谷中莲心思灵敏,江海天想得到的,她当然也早已想到了,可是由于叶凌风很能讨她喜欢,尽管她现在已起了疑心,但仍不愿便即相信凌风乃是假冒。

 谷中莲想了一会,说道:“事是可疑,但他那封信可是假冒不来的。倘若另有一个叶凌风,何以他现在还没露面?风侄也决没这么大胆,敢来参加英雄大会?”

 江海天道:“我也不敢断定他就是假冒的,所以我才想试他一试。”

 谷中莲道:“你要如何试他?”

 江海天道:“我从竺尚父那儿又知道了他的一些事情,只要如此如此,便可试出他的真假。”把试探的方法,悄悄的在谷中莲耳边说了。

 谷中莲道:“好,这样最好。你可不要先用怀疑的口气去盘问他,免得他心里难过。”

 夫妻商量定妥,便回药王庙找叶凌风,可是却没见着。

 各派首脑人都在关心江、竺会谈之事,江海天一回到药王庙,大悲禅师、法华上人和钟展夫妇等人便来探听消息,这些人都是江海天的长辈,江海天只好先向他们报告竺尚父谈话中有关联合反清的这一部分内容。众人听说竺尚父愿与中原的豪杰联盟,彼此策应,都是皆大欢喜。

 说了不多一会,已是晚饭时刻,武林中素重长幼尊卑之礼,江海天自然不便即把叶凌风找来让他与各派掌门同席,心中虽急于要破开这个疑团了,也只好暂时忍耐了。

 席间谈谈说说,好不容易待到吃完了这顿晚饭,江海天才能够叫人去找叶凌风。

 白英杰道:“江大侠,有什么紧要的事吗?”

 江海天道:“没什么,只是想和他说几句话。几时开会?”

 白英杰道:“大约还有一个时辰。”江海天心想,有一个时辰,足够查个水落石出了。

 不料去寻找叶凌风的人迟迟不见回来,江海天心中有事,谈话时也显得精神不属。

 钟展笑道:“江大侠疼他这掌门弟子似乎更甚于疼他女儿,一回来不找女儿却先要找徒弟。”江海天苦笑道:“这孩子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叶凌风才匆匆跑来。找他的那个人笑道,“叶少侠和蒙师兄兴致很好,在山上练武,我好不容易才把他找到的。”

 叶凌风向师父请过了安,说道:“我不知师父要找我,和蒙师兄练武忘了时刻,回来迟了。”他们口中所说的这个“蒙师兄”,即是青城派的弟子蒙永平,亦即是受命与叶凌风直接联络的那个奸细。

 江海天无暇查问蒙永平是什么人,便道:“凌风,你和我出去说几句话,免得在这里扰乱前辈们的谈话。”叶凌风忐忑不安,神色却是镇定如常,恭恭敬敬地答了一个“是”字。

 江海天在前头觅路,把叶凌风带到僻静之处,说道:“你倒是很专心学武啊!”叶凌风道:“在路上我承蒙师父教了许多武功,未曾练习,故而回来之后,一有空暇,便要琢磨。刚才恰好与青城派一位新相识的朋友谈论武功,故而彼此观摩。这位朋友是青城辛掌门的师侄,对朋友很是热心的。”

 江海天下耐烦听他解释,说道:“好,那我就试试你的武功进展如何?”使出小擒拿手法,蓦地向叶凌风肩上的琵琶骨一抓,叶凌风大吃一惊,说时迟,那时快,已是给江海天一把抓着,琵琶骨倘被捏碎,多好的武功也要作废!

 江海天未曾问清楚,当然不会马上就捏碎他的琵琶骨,当下一把抓住,喝道:“你为什么不用小擒拿手法招架?”

 叶凌风一副茫然的神气,讷讷说道:“小擒拿手法?师父,这你可未曾教过我啊!”

 江海天五指一松,使了一个巧劲,将叶凌风推开一步,沉声说道:“我未曾教过,你不会用你原来学过的么?小心看着,再接一招!这是非用小擒拿拆解不可的招数!”

 叶凌风大惊道:“师父,我,我……”江海天不待他答话,手掌已是划了一道圆弧,又向他抓了下来,厉声喝道:“这次不是和你玩的了,快快接招,否则捏碎了你的琵琶骨,你可别埋怨师父!”

 江海天的确是打定了主意,倘若叶凌风根本不会使用小擒拿手法,那就证明他是假的,江海天这一抓就要捏碎他的琵琶骨,废掉他的武功!

 江海天五指如钩,堪堪就要抓着他的肩头,叶凌风忽地一个沉肩缩肘,左掌横托师父肘尖,右掌一拨,跟着一个时锤反击江海天腰胁。江海天当然不会给他击着,但叶凌风这一气呵成的一招四式,确实是小擒拿手法。

 江海天稍稍用了一两分力道,将叶凌风推开,心中狐疑不定。原来叶凌风这招小擒拿手法,与青城派的手法相似,撇开功力不谈,只以招数而论,在江海天眼中,却是稀松平常。因此江海天颇感意外,心中想道:“竺尚父身具绝世武功,足称当代的武学大师,我以为他必有独门自创的小擒拿手法,哪知也不过如此!”

 叶凌风被师父一推,不由自主地打了几个圈圈,才稳得住身形。心中惶恐之极,不知是否可以蒙混得过?

 江海天待他站定,问道:“这小擒拿手法是谁教与你的?”

 叶凌风道:“就是今日来此闹事的这位竺老前辈竺尚父教给我的。”

 江海天道:“什么时候教你的?”

 叶凌风道:“是我小时候与爹娘在西昆仑山上与他同游,他一时高兴教给我的。”一面说话,一面屈伸指头,似是在默计年数,接着说道:“这已是十一年前的事了。”

 叶凌风说的话与竺尚父相符,江海天暗暗诧异,心道:“莫非是我自己多疑?他并非假冒?”

 江海天哪里知道,他的这番试探早已在叶凌风意料之中。但叶凌风怎么知道这些秘密的呢?这里头有个缘故。正是:

 虽有老成防内贼,无如内贼已知机。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5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