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回 万里寻夫来问讯 中宵执药动奸谋

 谷中莲道:“风侄,你的面色怎的似乎有点不对?”叶凌风慌忙镇摄心神,笑道:“没什么,也许是因为刚刚练了武功,稍微有点困倦。”

 谷中莲怎也不会想到那间新开张的酒楼,会令到叶凌风心惊胆战,听了叶凌风的解释,丝毫也不起疑,点点头道:“是啊,这倒是我粗心了。你长途奔波,席不暇暖,又随我练了一个时辰的武功,莫要练坏了身子了。既然疲倦,你就去歇歇吧。”爱护之情,溢于言表。

 叶凌风笑道:“侄儿身子还不至于这样虚弱,稍微有点困倦,现在也已过去了。师父曾传了我大周天吐纳之法,恢复疲劳,最是有效。难得爷爷谈兴这样好,我也还想听爷爷说他喝酒的趣事呢。”

 江晓芙道:“爷爷最喜欢有人陪他聊天,他的谈兴,什么时候都是这样好的。”

 江南笑道:“你这丫头就知道编排你的爷爷。对啦,我刚才说到了什么地方?”

 江晓芙道:“你说到你在镇上一家新开张的酒楼喝酒,给雄哥把你拉回来了。爷爷,我正想问你,你几时又上了酒瘾啦?”

 江南笑道:“我倒不是喜欢喝酒,只是这家酒楼实在是太好了!”

 江晓芙道:“怎么个好法?”

 江南说道:“地点好,招呼好,小菜也好!这间酒楼开在湖边,风凉水冷;跑堂的笑脸迎人,招呼得你妥妥帖帖。座位又宽敞又舒服,我和王老汉就一面喝酒,一面下棋,下个半天,掌柜的也没半句闲话。你说,我怎能不喜欢那个地方呢?”

 江晓芙道:“有这么个好去处,爷爷,你几时也带我去玩玩?”

 江南笑道:“你这丫头就是爱玩。”

 江晓芙道:“谁叫你说得这么好,你瞧,大师哥也听得出了神啦!”

 叶凌风道:“可惜爷爷明天就要动身,待到爷爷回来,咱们又要赶往氓山了。不知道几时才能无事身闲,陪爷爷喝酒。”他是有意兜转话题,免得江南尽是谈这酒楼之事。

 谷中莲道:“是啊,爹爹,你明天一早动身,可也该早点歇息了。我也还得写一封信,托你带给杨舵主呢。”

 江南哈哈笑道:“你怕我说得不清楚么?也好,写一封信比较郑重一些,也显得咱们礼仪周到。”

 吃过晚饭,各自回房歇息。但叶凌风却是满怀心事,整夜不能入睡。

 黑暗中,他眼前幻出一个恐怖的魅影,似乎正在张牙舞爪,向他扑来!

 叶凌风怒叫道:“风从龙,你不要迫人太甚!”可是他张开了口,却叫不出声音!只觉胸口如给千斤巨石压住,吓出了一身冷汗。

 窗外是一丛修竹,风过处竹叶沙沙作响,听在叶凌风耳中,却又似乎变成了风从龙的狞笑。叶凌风一掌拍出,掌力推开了窗门,清冷的月光照到了床前,风从龙的影子不见了,但他狞笑的声音却还如在耳边,在向着他再三叮嘱:“叶公子,你可别忘了应该做些什么!你知道我会怎样对付你的!”

 叶凌风就是因为记起了他最后的那段叮嘱,而致心神不安的。

 风从龙要他在江家“卧底”,迫得他不能不答应之后,临走之时,就向他交代了今后的联络办法。

 “我们在东平镇新开了一家酒楼,就是临湖的那一家。你有什么事情要通知我,可上那家酒楼去,酒楼上的伙计都是‘自己人’,以‘日月无光’四字作为联络暗号,就是没有事情,你回到江家之后,也要设法在三天之内,抽出空来,到那酒楼一趟!切切记住,不可忘了!”

 叶凌风当时为了脱身,风从龙说的什么他就答应什么。他不愿想以后的事情,就是几天之后的事情,他也不愿意想。他是抱着渺茫的希望:“船到桥头自会直。”见一步,再走一步。凭着他的“聪明”,也许到了其时,他可以见机应付。

 可是他要逃避也逃避不开,就在他回到江家的第一天,江南就和他提起那间新开张的酒楼了。

 江南当然不知道他和这家酒楼有着一条黑线相连;谷中莲母女,更不会想到他是为了这家酒楼,有如“谈虎色变”。

 日间他是掩饰过去了,晚上他不能不独自思量了。江南已证实了有这么一家酒楼,他不愿意想的烦心之事,也不由得他不想了。

 其实,也只是一个问题:“要不要听从风从龙的指使?”

 可是这一个问题,却牵涉他一生的前途,关系他切身的利害。他有把柄捏在风从龙的手中,而他又没有勇气向师父师母说出隐情,坦白认错。就这样在“患得患失”的心情之中,他整夜失眠──也没想到一个解决的方法。这个问题还是像毒蛇一样缠着他,解不开,摔不掉!

 不觉天色已亮,叶凌风行了一会吐纳功夫,恢复精神,只听得笑语喧喧,江晓芙与宇文雄早已起来,在他的窗外说话了。

 叶凌风披衣而起,走出房来,江晓芙笑道:“大师哥好贪睡,我们正要来叫你呢。爷爷就要动身了。”

 叶凌风忙与师弟师妹,同去送行。江南已经知道事情的经过,再问了叶凌风几个细节,叶凌风只隐瞒了尉迟炯与风从龙这两桩事情,其他都如实说了。

 江南说道:“这么说来,海儿只是过期不归,不一定就有凶险。在江湖走动,往往会遭遇一些意想不到的麻烦的,你们也不必太担忧了。我此去德州,立即请丐帮打听他的行踪,你们在家里等着好消息吧。”江南对这件事情的判断,与谷中莲完全相同。江晓芙深信父亲的武功天下无敌,再听得爷爷和母亲都是这么说,心中越发安定,恢复了她天真活泼的少女心情。

 送行之后,江晓芙道:“大师哥,今天还练不练那套剑术?”叶凌风道:“那套剑术,我大致已记得差不多了。师父在路上曾教了我一些拳经剑诀,我一直没有时间练习。再过几天,姑姑又要上氓山了,我想趁这向天功夫,赶紧多练一些本门武功。”

 谷中莲道:“对,你是掌门师兄,本门的武功,是该赶紧多练一些,今年的氓山之会,我想带你们都去见见世面。芙儿,今天你给你师兄喂招,你自己也好练得纯熟一些。”

 江晓芙本来想要宇文雄也练那套剑术,不料叶凌风却要练其他武功,江晓芙有点失望,但转念一想,要教宇文雄也不必急在一时。她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女,还有着几分孩子气,听得母亲要她给大师哥喂招,其实也就是等于叫她代教,于是心中颇有几分得意。又高兴起来了,笑着说道:“表哥,你要我给你喂招,今后你可不能向我端掌门师兄的架子了!”

 叶凌风笑道:“我做这个掌门师兄,不过占了年纪比你大几岁的便宜,说起本门武功,我可比你差得远呢。今后我随时都要向你请教的,我怎敢向你端师兄的架子?”

 谷中莲斥道:“野丫头,说话没上没下,好在是你表哥,若是叫外人听了去,可要说我不懂教你规矩啦。”她口中在斥骂女儿,心里可是十分欢喜。她这态度,不但叶凌风看得明白,连江晓芙也感觉到了。

 这一天,他们师兄妹三人,除了吃饭的时间之外,就在花园中练武。

 江晓芙虽然隐隐感到母亲的态度似有偏袒,但也只道母亲是因为爱护自己的家里人,对侄儿偏袒一些,不足为奇。她根本没想到这个“表哥”是对她另有企图,心中也就并不因为母亲的偏袒而有芥蒂。

 她对叶凌风虽说不上有什么好感,可也说不上有什么恶感,但无论如何,叶凌风总是她的“表哥”,所以这日在练武场上,她与叶凌风也是一样的有说有笑。不过,相形之下,她和宇文雄总是显得亲热得多。要知她和宇文雄是患难之交,又有了半年多朝夕相处的感情,尽管她意欲对这两个师兄一视同仁,而这股感情却还是禁不住自然流露。

 叶凌风看在眼内,恨在心中,但态度却是落落大方,妒恨之情,绝不形于辞色。谷中莲也曾到练武场上看过他们几次,见他们都在用心练武,也没说什么,看了一会,便即走了。

 晚餐过后,宇文雄和江晓芙走出院子,这是他们每日例行的功课,天黑之前,巡视一趟门户。自从江海天离家之后,谷中莲就要女儿每日如此做的,为的是要养成女儿小心谨慎的习惯。至于宇文雄,则由于江晓芙总是要他陪伴,也就养成习惯了。

 叶凌风见他们并肩走出,心中有一股难以言说的酸味,也不知是跟着他们同走的好,还是留下的好。谷中莲忽道:“风侄,你坐一会儿,我有话和你说。”

 叶凌风道:“侄儿在听姑姑教训。”

 谷中莲微笑道:“都是一家人,你也别太拘礼了。我只想问你,你有什么心事?”

 叶凌风怔了一怔,道:“没有呀!”

 谷中莲道:“我瞧你今日好似有点闷闷不乐。可是芙儿有什冲撞你么?”

 叶凌风道:“没有,表妹对我很好。我只是记挂着师父。”

 谷中莲道:“没有就好,芙儿年纪轻,还不懂事,我也宠坏了她,性情实是有点骄纵。你先顺着她点儿,以后再慢慢教她。”

 叶凌风心里暗笑:“怎样哄得女孩子的欢喜,这个我还用得着你来教我?”但他听得师母如此暗示,分明是有把女儿终身许托于他之意,心里也是十分高兴。于是说道:“姑姑对我的恩情,我是感激得很,就只怕我太笨了,比不上宇文师弟,会讨表妹的欢心。”

 谷中莲眉头一皱,正要说话,忽听得打门的声音有如擂鼓,谷中莲道:“这么晚了,是什么人?”

 话犹未了,忽听得宇文雄大声喝道:“好一个贼婆娘,胆子可真不小,居然敢找上门来啦!”接着“唰”的一声,似乎他已在一剑刺出。

 谷中莲连忙跑出去看,叶凌风听得“贼婆娘”三字,却不禁吃了一惊,但也只好跟在谷中莲后面,出去看个究竟。

 只见院子里一个黑衣女子,本是蒙着面纱的,面纱已经除下,斜挂鬓边,额上有一道浅浅的伤痕,便似抹上了胭脂似的,血迹还殷红可见。宇文雄那一剑刺在院子中的那棵槐树之上,还未曾拔得出来。

 叶凌风见了这个女子,心头大震。原来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尉迟炯的妻子──“千手观音”祈圣因。

 谷中莲连忙说道:“雄儿不可无礼,这位想必是──”

 宇文雄叫道:“师娘,这贼婆娘就正是那日伤了师妹与我的人!”

 原来江海天在德州与尉迟炯夫妻化敌为友之事,宇文雄还未知道。那次江海天只是带叶凌风同行。不过,在这件事情过后,江海天却曾写了一封书信,托德州的丐帮杨舵主,送给他的妻子,所以谷中莲明白其中的原因。

 但这件事谷中莲却没有告诉宇文雄,因为那时宇文雄正在病中,谷中莲怕他心里有所不安,而且又因尉迟炯是个江湖上著名的大盗,谷中莲也不愿意别人知道她的丈夫与这个大盗往来。她不告诉宇文雄,一半是为了体贴他;另一半也是因为未能完全信任宇文雄的缘故。

 宇文雄的父亲生前是个名镖师,因为镖银被尉迟炯所劫,回家之后,就气闷成病,不久身亡。因此宇文雄把尉迟炯当成了杀父之仇,再加上那次在荒谷受伤之恨,所以一见了祈圣因,便立即拔剑了。可是祈圣因的武功比他高明,一闪闪开,宇文雄这一剑刺到了树上。

 谷中莲也没见过祈圣因,但她一听得宇文雄骂她作“贼婆娘”,已经知道来的是谁了。

 祈圣因冷笑道:“这位想必是江夫人吧?不错,我们夫妇是曾伤了令媛,江夫人若是记仇,尽可一剑将我杀了。”

 宇文雄拔出了剑,却还未肯纳入鞘中。江晓芙防他师兄有失,也早已拔出剑来,在一旁监视着祈圣因。

 谷中莲喝道:“你两人退下,不许对客人无礼!尉迟夫人,我在这厢给你赔罪了。敢问夫人,因何事光临寒舍?”

 祈圣因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我当然是有事而来。但如今看来,我可是来错了时候,走错了地方啦。”原来这时宇文雄与江晓芙虽然插剑归鞘,双双退下,但还是气鼓鼓地盯着祈圣因。

 谷中莲道:“尉迟夫人,且慢!你既然身上有事,远道而来,却怎能话未分明,就要走了?”

 江晓芙忍不住说道:“妈,是朋友来了,咱们才能当作客人待她!”

 谷中莲想要责备女儿,但想到女儿曾吃过尉迟炯夫妇的大亏,她恼恨这“千手观音”祈圣因,也是无怪她的。

 祈圣因嘿嘿冷笑,正要发话,叶凌风却已走了上前,抢着说道:“师弟,师妹,你们有所不知。师父早已与尉迟舵主和解啦。江湖上的些须小怨,何足介怀?师妹,而且你也许还未知道呢,当日在荒谷之中,尉迟夫人,实是对你剑下留情,才没伤你性命的。总之,那日的误会,师父是早已与尉迟舵主、尉迟夫人,说得清清楚楚,一笔勾销的了。尉迟夫人今日来到咱们这儿,正是咱们的朋友,请也请不到的贵客啊!”

 原来叶凌风聪明绝顶,他看了谷中莲的态度,已知谷中莲定会留客,迟早是要把这件事情解释给女儿听的。所以他就抢先说了出来,一来是卖个人情,二来也是意欲试探祈圣因的态度。

 有一点叶凌风是可以断定的,祈圣因料想还未知道是他害了她的丈夫,要不然以她的性子,决不会到现在还没发作。不过,他还想试探,祈圣因对她丈夫之事,究竟知道了多少。

 江晓芙怔了一怔,把眼望着她的母亲,谷中莲道:“你大师哥说的话都是真的,芙儿,你向尉迟夫人赔个礼吧!”谷中莲最初还是想瞒着宇文雄的,但她也想得到有了今日之事,迟早总也不能瞒他。叶凌风既然说了出来,那也就算了。

 江晓芙最服她的父亲,母亲的话有时她还可以不听,父亲的话她则是必定依从的。如今听说父亲已与尉迟夫妻化敌为友,她当然也不敢再用仇恨的眼光敌视祈圣因了。宇文雄听了这件事情,却是茫然若失,一方面是师命不能不遵,另方面是父仇却不能忘掉。于是神色之间,就难免有点不大自然,显得是带了几分悲愤。

 江晓芙心里不很愿意,可还是上前与祈圣因见过一礼。祈圣因笑道:“不必客气啦,那天我丈夫打伤了你,你也削了我的头发,咱们算是扯了个直。”江晓芙最为好胜,听得祈圣因这么一说,等于是赞了她的剑法,对祈圣因的恶感,她也就减了几分了。

 祈圣因道:“江夫人,我只要见见你的丈夫,问他一句话。说完了,马上就走!”

 谷中莲道:“我丈夫不在家。”

 祈圣因叹了口气,说道:“我果然是来错了时候。好,告辞了!”其实她来了这许久还未见江海天出来,也料到江海天是不在家中的了。不过既然来到,也总得问谷中莲一句。

 祈圣因回头便走,谷中莲双眉一轩,说道:“尉迟夫人,慢走!你未免太小觑我了!”

 祈圣因脚步一个跄踉,回过头来,说道:“怎么?”

 谷中莲道:“我丈夫不在家,有什么事情,我就担当不起了么?即使担当不起,我也总得尽力而为,不负武林道义!你这一走,这不是小觑我了?”

 谷中莲一番侠义凛然的话,说得祈圣因耸然动容,连忙赔罪道:“江夫人是一派掌门,女中英杰,我岂敢小觑?我也不是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来求江大侠,我只是要打听一个消息,只不知──”

 谷中莲道:“我不知道也还有我这徒儿呢,他是跟着师父出门,昨天才回来的。”

 祈圣因朝着叶凌风一笑,说道:“我知道。那日在德州我当家的得罪了你,我该向你赔礼。嗯,你心肠很好,不愧是江大侠的掌门弟子。我那当家的是个莽夫,不辞愚贤,不识好歹,有甚无礼之言,你别放在心上。”那日在德州丐帮分舵,尉迟炯对叶凌风颇为鄙视,曾骂过他不配做江海天的弟子,是以祈圣因方有这番言语。

 叶凌风心中“卜卜”地跳,但听祈圣因说得情辞恳切,丝毫不似嘲讽!这才放下心来,想道:“她果然不知道我在曲沃干的事情。”

 叶凌风道:“我是在半月之前才与我师父分手的。你要打听什么事情,我知道的绝不隐瞒。”

 谷中莲道:“进里面说去。不管你要打听的我们知不知道,今天都是不能让你走的了。你总不能不把我当作朋友吧?”

 原来谷中莲看出她是受了内伤,却不知轻重如何。但看她脚步跄踉,即使不是重伤,也是疲劳不堪的了。谷中莲坚要留她过夜,实在是存着江湖道义、要保护朋友的心意。

 祈圣因听她这么一说,亦自明白她的心意,寻思:“她这个二徒弟虽对我怀有敌意,但江海天夫妇是何等身份,我是江家客人,料想这宇文雄也不敢做出什么对我不利之事。我小心些儿,也就是了。我丈夫当日敢去会江海天,难道我就没有这份豪气?我若是再三推辞,不但辜负了江夫人的一番好意,还要给她怀疑我是不相信她,笑我是胆小如鼠了。”

 祈圣因是武学名家之女,但因嫁了尉迟炯多年,也有几分绿林大盗的豪气,思念及此,便即纵声笑道:“江夫人肯折节下交,把我当作了朋友,我是深感荣宠,说不得只好打扰你啦。”

 祈圣因只知防范宇文雄,却不知防范叶凌风,其实宇文雄虽然对她未泯敌意,却是心地纯厚,处处顾着师门,怎敢对师父的朋友有所不利?何况他并没有把祈圣因当作仇人,只因她是尉迟炯的妻子,他才对她怀有敌意而已。倒是叶凌风心怀鬼胎,祈圣因一点也不知道。还当他是个侠义少年,对他甚有好感。

 祈圣因随着谷中莲母女、师徒走进客厅,坐定之后,道:“实不相瞒,我此来是打听我当家的消息。我当家的干的是黑道营生,官府欲得而甘心,仇家亦复不少。江夫人想来已是知道的了?”

 谷中莲道:“我们夫妇的朋友之中,绿林豪杰不少。你放心,我敢请你进来,就不怕有天大的风浪。只不知你当家的出了什么事情?”

 祈圣因道:“我也不知道。三个月前,我与他分手,各干一桩事情,说明一个月内他回来的,至今他仍是踪迹杳然。他曾与我说过要来拜访尊夫,故此我今日到来打听消息。”

 谷中莲道:“我丈夫出外半年,如今也未曾回家。风侄,你们在路上可曾碰见过尉迟炯舵主么?”

 叶凌风早知她是要打听丈夫消息,心中有了准备,神色自如地说道:“没碰上。不过,我师父后来单独一人上了米脂,有没有碰见尉迟舵主,我就不知道了。”

 谷中莲道:“尊夫武艺高强,料想不至出事。”

 祈圣因叹了口气道:“寻常的公门鹰犬,我当家的不至于惧怕他们,但据我所知,这次追捕他的,有一个御林军副统领贺兰明在内,此人已得尉迟鞭法真传,我当家的未必胜得过他。另外还有‘祁连三兽’听说也归顺了朝廷,这三人也都是我们的仇家。”

 祈圣因的消息并不灵通,她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贺兰明出现在陕甘道上,为的是要往米脂捉拿林清;而祈连三兽中的马老三早已死了。但虽然如此,她也总算摸到了一点边,而尉迟炯后来也的确是被贺兰明所擒的。江晓芙道:“贺兰明?嗯,大师哥,你在曲沃碰上的不就是这个贺兰明吗?”

 叶凌风心头一震,连忙镇摄心神,说道:“不错,我是碰上了贺兰明,幸亏马快,才逃出了性命。但却没有碰见尊夫。”祈圣因道:“你可否将当日情形说与我听听?”叶凌风只好将他所捏造的故事,对祈圣因再说一遍。祈圣因却比谷中莲细心一些,多问了几点细节。这故事是叶凌风在路上构思过千百遍的,祈圣因所问,他都一一应付过去,并无破绽。

 祈圣因沉吟半晌,说道:“这么说来,已经证实贺兰明是在这条路上了。你既然没有发现他们押着囚车,我倒可以稍稍放心了。我那当家的大约还未曾与他们碰上。”

 叶凌风道:“贺兰明这干人,据我师父听到的消息是要往米脂捉拿天理教教主的,夫人是可以放心。”

 祈圣因摇了摇头,说道:“我当家的与他们正是走的一条路。我还是不能放心。不过他倘若是出了事,料想也是这半个月内发生的了,而地点必然是在曲沃到米脂的路上。唉,可惜我现在力不从心,不能马上前去打听。”

 叶凌风暗暗吃惊,心中想道:“尉迟炯那日曾与我说过,他有个朋友在曲沃。这祈圣因又甚精明,倘若给她到曲沃去一打听,定然可以得知她丈夫被擒的消息,这不是就要戳破我的谎言了?”

 谷中莲道:“恕我冒昧,请问夫人是否受了点伤?”

 祈圣因道:“多谢夫人关心,我也不能瞒你。今日午间,我在灵壁碰上三个鹰爪,倒有几分‘硬份’,我被他们斫了一刀,打了一掌,坐骑也给他们伤了。嘿嘿,不过到底还是我占了便宜,这三个鹰爪孙全都给我杀了!”

 谷中莲听了,也不禁骇然,心中想道:“灵壁离此二百里有多,她在受伤之后,半日之间,奔波二百余里,怪不得精神困顿,看来似是受了内伤。她不顾身上的伤,跑到我家,固然是为了打听她丈夫的消息,但她对于我的丈夫,也真算得是推心置腹,毫无疑惧的了。人家这样信任我们,我非得好好待她不可!”

 祈圣因接着说道:“这一刀一掌算不了什么,我在路上已经敷上了金创药,服下了化瘀丹,想来不至碍事。多承夫人爱护,让我借宿一宵,明日我看也可以走路了。”

 谷中莲道:“请让我给你把一把脉。”

 祈圣因道:“原来江夫人还懂得医道,那是最好不过了。”

 谷中莲道:“略为懂得一些。我丈夫的义父是华山灵隐华天风,他曾学过一点医术,因此我也略识皮毛。”

 谷中莲给她诊了把脉,她的医道虽然并不高明,但祈圣因的脉息并无散乱之象,却是不难判断。

 谷中莲放下了心上的一块石头,说道:“尉迟夫人,内伤你倒没有。不过,也许因为是奔波劳累,身子很是虚弱。你可觉得头痛么?”

 祈圣因道:“正是有点昏眩。”

 谷中莲道:“那就是体虚而兼有感冒的迹象。若不及早调治,小病也会弄成大病的。我给你开个方子试试。”

 祈圣因道:“夫人费心了。可是如今天色已晚──”

 谷中莲道:“这东平镇上,有一间药店,与我家相熟。现在还不到二更,我叫徒儿给你执药,一定可以做得妥当。”她说的“妥当”,另外还有一个含意,那就是可以叫药店主人代为保守秘密的意思。祈圣因是个江湖上的大行家,不必明言,她亦明白。

 谷中莲立即叫女儿取来纸笔,开下药方。心中在想:“叫谁去执药好呢?”她看看身旁两个徒弟,一时还未打定主意。

 祈圣因道:“大恩不言报。江夫人,我也不客气了,我还有两件事情想拜托你们。”

 谷中莲道:“夫人请说。”

 祈圣因道:“我想找一匹坐骑,但不知这么晚了,镇上还可以买得到么?”

 谷中莲心道:“可惜那匹赤龙驹爹爹已骑上德州,要不然倒可以送给她。东平镇是个小镇,平日就没有马市,急切之间,却是难找。”

 祈圣因道:“若是难找,那就算了,我明日走路也罢。”

 江晓芙忽道:“娘,我倒有个主意,我知道王大叔家里有一匹好马,我和二师哥都见过的。当然比不上咱们的赤龙驹与白龙驹,但一日跑个二三百里,据说也不会口吐白沫。”

 祈圣因道:“这位王大叔是什么人?”

 谷中莲笑道:“芙儿,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这位王大叔是我公公的棋友,会点武功,为人却是十分慷慨好义。”

 祈圣因道:“好,他若肯出让,什么价钱都行。”

 江晓芙道:“王大叔的脾气我知道,提到一个钱字反而不行。你不用管,让我给你安排吧。”

 原来江晓芙见祈圣因受了伤,明日还要赶路,同情之心,不觉油然而生。她从前虽是对祈圣因怀有敌意,但此刻的祈圣因已是她父母的朋友,何况她又知道了祈圣因当日在那荒谷有意保全了她的性命之事,因而敌意也就化成了好感,转而为祈圣因设想了。

 祈圣因道:“好,那我就先多谢姑娘了。另外还有件事,请你们往镇上执药的时候,顺便给我打听一个人。”

 谷中莲道:“是什么样的人?如何打听?”

 祈圣因道:“是一位绿林朋友。我前日与他约定,在东平镇上相会。当时我未想到会在你家留宿,也未想到今日会在灵壁遭遇意外,挂了彩的。所以没敢约他到你家来。”

 谷中莲道:“东平镇上只有三家小客店,倒也不难寻找。只不知他来了没有?”

 祈圣因说道:“他与我约好,他若来了,便在所住的客店后墙,画一朵小小梅花为记。这朵梅花他将用金刚指力刻划,刻划在不受人注意的地方。即使万一有人发现,也不容易抹去。你们哪位去给我留心看看,倘若发现了这个记号,也不用去找寻此人,只回来告诉我就行了。”

 谷中莲道:“好,事情不难,但却要选一个细心的人去。芙儿──”

 江晓芙道:“妈,你是要我去么?我正想和你说,请二师哥陪我一同去呢!”

 谷中莲笑道:“芙儿,你热心可嘉,但我却不放心你去。你和我留在家中陪客。”

 江晓芙撅着小嘴儿道:“妈,你怕我闹出乱子么?我会很细心的。”

 谷中莲道:“细心也不行。你是个女孩儿家,这么晚了,到镇上乱跑,容易惹人注意。何况镇上的人,也都认得你是江海天的女儿,你方便到客店附近溜达,仔细找寻墙上的标记吗?”

 江晓芙道:“妈,你不要我去,王大叔那匹青骢马谁给你牵来?”

 叶凌风一直默不作声,这时忽地站起来道:“姑姑,就让我去一趟吧。”

 江晓芙道:“大师哥,你更不行。你认不得王大叔,和药店也不相熟。”

 叶凌风微笑道:“我的意思是想请宇文师弟与我同去。宇文师弟不也和那位王大叔相熟吗?”

 谷中莲正是有这个意思,原来她因为宇文雄对祈圣因怀有敌意,不放心让他前去执药。但若由她开口要叶凌风与他同去,却又怕他心上有了疙瘩。

 祈圣因更不放心让宇文雄单独前往,连忙说道:“两位都去,那是最好不过,事情分头来办,既可节省时间,又可有个照应。”她是有意给叶凌风找个两人同去的藉口。同时也是向叶凌风示意,要他亲去执药,所以说是“分头办事”。她料想叶凌风甚是精明,定然一点即透。

 不错,叶凌风确是精明,也果然一点即透。但祈圣因却想不到,叶凌风却正是利用他的精明,暗中打她的主意。

 谷中莲与祈圣因是同样想法,“有叶凌风同去,我就可以放心了。”当下问宇文雄道:“雄儿,你师兄要你作伴,你意下如何?”

 宇文雄道:“但凭师母差遣。”宇文雄此刻所抱的态度是,既不仇恨祈圣因,但也不去讨好祈圣因,师母如何吩咐,他就如何照办。

 谷中莲道:“好,那你们就去吧。药店主人认不得你们也不打紧,他认得我的字迹,我打上一个记号,他就会替我守口如瓶的。”说罢,她便将那张药方交给了叶凌风。

 江晓芙道:“药店主人也认得雄哥的。”

 谷中莲道:“是吗?那我就更放心了。”她口里是这么说,但药方还是交给了叶凌风。宇文雄虽是个老实人,但却并非笨蛋,师母不怎么信任他,他也有点隐隐感觉到了。

 宇文雄憋着了气,但还是恭恭敬敬地垂下说道:“是。师母还有什么吩咐?”

 谷中莲想了一想,说道:“对啦,王大叔那儿还得交代几句,你说我借他那匹青骢马一用,半月为期,在这期间,他若要使用坐骑,明天你爷爷回来,就把那赤龙驹让他使用。”要知祈圣因借马,不过是一时救急,半月之内,她当然可以找到更好的骏马,也当然可以托人将原物奉还。

 不过谷中莲这么吩咐宇文雄,另还含有另一层用意,那就是“指定”要他到王家去借那匹马,购药之事,他就无须管了。

 祈圣因一听便懂,心道:“江夫人果然是思虑周详,她也防着她这个徒弟对我不利。”便即笑道:“对,这样安排最好不过。半月之内,我准能将青骢马交回。”

 叶凌风听了谷中莲如此安排,他心里可是有点不大愿意,但也不好再说什么,当下便与宇文雄一同赶往东平镇。

 两人施展轻功,十多里的路程,不多一会,也就到了。这时二更已过,三更未到。但东平镇是个小镇,人黑之后,便没有生意,店铺都关上了门!镇上也早已没有闲人了。

 叶凌风忽道:“师弟,你和药店相熟,不如你去执药,执了药再去借马。我去打听那位绿林朋友的消息,多劳烦你一些。”

 宇文雄道:“不,还是师兄去执药的好。师母已经说得明白,药店主人认得她的字迹!绝不至于出甚岔子。小弟不是贪懒,实是有难言之隐,我与这位千手观音夫妻,有点点小小的过节,理该避嫌。明天待她走了,我再告诉师兄。”

 宇文雄坦直地说了出来,叶凌风无可奈何,只好说道:“好,那么你借了坐骑之后,就在路口等我,不必再到镇上来了。深夜骑马进镇,会惹人注意。”那位王大叔家在郊外,离东平镇二三里路,叶凌风早已打听清楚。

 宇文雄道:“是,师兄想得比小弟周到多了。”于是师兄弟二人,分头办事。

 叶凌风掏出药方,心中不禁苦笑:“师母疑心他、相信我,这固是对我有利。可惜如此安排,我却不能在执药这件事上,作弄手脚了!”

 原来叶凌风早已盘算了一个“一箭双雕”之计,趁这个难得的机会,偷换药材,混入毒药。如此一来,就既可毒死祈圣因,又可嫁祸宇文雄了。可是要实现这个计划,却必须宇文雄听他指使,前去执药。

 幸亏谷中莲早就作了安排,把药方交给了叶凌风而不是给宇文雄;宇文雄体会到师母的意思,本人也要避嫌,因而就并没有上他的当。

 叶凌风心乱如麻,暗自思量:“现在是由我执药,这算盘可就打不响了。不错,师母会相信我的说话,我可以诬赖宇文雄。但我总不能把药店的掌柜杀了。毒死了祈圣因,师母即使听信我一面之辞,师妹也定要查究的。到了那时,药店掌柜指证是我执的药,那岂不是害了人也害了自己?”

 叶凌风患得患失,忐忑不安,要想放弃了这个计划,但又舍不得错过这个机会。心中想道:“要是放过了祈圣因,她迟早总会到曲沃去打听她丈夫的消息的。那时她戳破了我的谎言,岂有不来追究之理?可是却怎生想得个两全之策,害了她呢?”

 迷惘之间,叶凌风忽地抬头,不觉又是一惊。原来他在不知不觉之间,来到了一个酒家前面。酒家挂着“太白楼”三字招牌,墨迹犹新,一看就知是新开张的酒楼。这酒楼正在湖边,显然就是江南所说的那家酒楼,也就是风从龙下了命令,要他前去联络的那家酒楼。

 酒楼上灯火未灭,从下面望上去,还隐隐可以看见黑影幢幢。

 叶凌风只感一股冷意直透心头,风从龙的阴影又来紧紧抓着他了。他似乎听得风从龙的声音在他耳边说道:“你要害人,为何还不进去与我的伙计商量?”

 叶凌风叹了口气,心道:“只怪我当初走锗一步,如今已是骑虎难下了!”他要迈步进去,心中忽地又似有另一个声音说道:“凌风,你一错不能再错,你一踏进这个黑店,终生就不能自拔了!尉迟炯已经被你害得不知死活,如今你又要害他的妻子,这、这怎么对得住你的良心?”

 可惜他的“良心”一现即逝,他退了两步,不知不觉间又进了三步,心里想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要保住我的锦绣前程,决不能让风从龙抖出我的把柄,也决不能放过了祈圣因!”正是:

 但得前程如锦绣,良心丧尽又何妨?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5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