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回 独闯龙潭饶侠气 自投罗网中奸谋

 双掌相交,江海天含笑说道:“好,好!一个月的工夫,算得是很不错啦!”叶凌风只觉头重脚轻,似是被一股无形的潜力抛了起来,但这股力道却非常柔和,身体毫无痛楚的感觉、轻轻巧巧地落在地上,似乎只不过是给师父将他的身子搬移一个位置而已。叶凌风这才放下了心上的一块石头,知道师父是试他的功力,并非看出他什么破绽。

 江海天笑道:“凌风,你不用惊疑。我是故意施展杀手,试你本领深浅的。你现在大致可以接得起我两成真力,功力已是比从前增强了一倍有多了。招数还不怎么熟练,但只要碰着的不是一流高手,你也尽可以对付啦。难得你的进境如此神速,我也可以放心让你留下来了。”

 叶凌风怔了一怔,问道:“怎么?师父,你,你不要我跟随你啦?”

 江海天道:“不是我要撇开你,我只是顾惜你的身体和这两匹坐骑。前面不远就是曲沃县城,我与你进城之后,你就找一间客店住下来。待我到米脂见了林清之后,再回来与你会合。”

 原来江海天打的是这样的主意,他若独自赶路,白天可以骑马,晚上可以施展轻功,以他的造诣,展开绝顶轻功,比寻常的马匹最少要快一倍。这样就可以比两人同行,多赶三倍的路程。而且可以让叶凌风与那两匹坐骑养息十天八天,这岂不是三方面都顾到了。

 这个办法,正合叶凌风的心意,他心里暗暗欢喜,口头却假惺惺说道:“有事弟子服其劳,师父,弟子不怕辛苦,愿在你老人家身边听候差遣。”

 江海天道:“你有这番心意,我很欢喜。但这两匹坐骑必须养好了伤,才能使用。我以后日夜赶路,每天最多只打坐一个时辰,恢复精力。以你现在的武功基础,你还不能跟我这样做的。所以你最好是留下来,看管这两匹坐骑,你自己也可趁此余暇,温习我传授你的各种功夫。”

 叶凌风这才说道:“救人要紧,弟子遵命。”

 江海天师徒进了曲沃县城,江海天找了一间客店,将叶凌风安顿下来,说道:“我快则八天,多则十日,便会回来。你无事不可出门,就在客店里自己练功吧。”叶凌风恭恭敬敬的连声应话。

 江海天在市集买了一匹坐骑,西北各省的大小城镇几乎都有马市,多的是“口外”张家口良马,江海天又善相马,选了一匹,跑起来比他原来受了伤的赤龙驹果然要快一些。

 江海天早已准备好了充足的干粮,一路不用歇息,到了黄昏时分,那匹马亦已累得口吐白沫。江海天便即弃马步行,入黑之后,路上已少行人,他施展绝顶轻功,也不怕惊世骇俗了。

 似这样日夜奔驰,饶是江海天内功深厚,到了四更时分,也不禁大有倦意,于是便按照原来计划,到树林里坐一个时辰,第二日一早,到附近小镇买了一匹坐骑,补充了干粮,便又赶路。

 以后每日如是,自曲沃至米脂约二千里的路程,他日间骑马,晚上施展轻功,跑了三日三夜零半个白天,第四日中午时分,到了米脂,经过小溪,临流一照,只见形容惟悴,满面胡须,便似一个刚刚出狱的囚犯一般。

 江海天暗自好笑:“这个样子,连我都不认得自己了。若给莲妹见到,定会吓她一跳。藏龙堡的人也不知会不会放我进去呢?”

 到了米脂,心情稍稍轻松,但仍是顾不得进城理发,打听了藏龙堡的方向,便又催马赶去。

 藏龙堡在米脂西北,一路走去,初时还经常碰到行人,渐渐就越来越少。江海天忙着赶路,初时也还未怎么注意,后来已到了藏龙堡所在的那条乡,想找个路人打听,不但路上没有人,目力所及的四面田野,也没发现人影,这才有点纳罕。张士龙住的地方叫藏龙堡,这是江海天早已知道了的。但他却不知道藏龙堡的确实地址。

 张士龙在米脂颇有名声,所以他第一次向路人打听之时,路人便告诉他在哪条乡,而他也以为到了这条乡之后,一问便会知道的。哪知到了之后,竟是四野无人。

 江海天至此亦不禁暗暗纳罕,心道:“现在虽然不是农忙时节,田野间也该有斩柴的樵子,除草的农夫,怎的却是这样冷冷清清,乡下人都到哪里去了?”

 江海天在路上找不到人,正想到附近村庄,向居民打听,却忽地发现有两个行人来了。

 江海天不愿耽搁时候,便迎上前去,拱手说道:“两位大哥,请问张士龙张大爷家住哪里?”

 那两个人见江海天形容古怪,吃了一惊,说道:“你是什么人?找张大爷?”江海天不便告诉他们实话,只好扯个谎道:“我是张大爷约来的,有些事情,必须与他当面言说。”

 张士龙经常有江湖朋友来访,那两个乡人大约也见过类似的客人,便道:“既然如此,我们便带你去吧。”

 江海天道:“不敢耽误两位大哥干活,请你们指点道路,我自己去就行啦。”那两人说道:“也没有什么活儿好干,我们反正闲着没事。”

 江海天说道:“我正想请问,为什么没人干活?”一人小声说道:“你老是张大爷的朋友,我不妨告诉你。县里衙门传出的风声,说是有什么重要的匪人藏在我们这条乡,不日就要大举清乡。你老知道,清乡就是灾殃,拿不到‘匪人,便抓百姓,小则破财,大则送命,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所以乡下人一听到这个消息,便都躲到外地去,要待风头过了,才敢回来呢。”

 江海天吃了一惊,寻思:“难道林清躲在藏龙堡的消息,这里的官府也早已知道了?但可有点不对呀,这样重要的犯人,即使他们确实已得知消息,也不会张扬出去的。这是什么道理?”

 江海天惊疑不定,问道:“那么张大爷还会在家吗?”那两个人道:“官府从来不敢惹张大爷的。实不相瞒,这消息就是张大爷在县衙门里当差的徒弟前两天给他捎来的。张大爷叫乡人逃避,他自己要留在这儿担当。”江海天心道:“张士龙的侠义确是名不虚传。如此说来,想必林清也已远离此地了。不过,既然来到这儿,总得查问个清楚。”

 那两个人似是十分注意江海天的神色,江海天这时也开始注意他们,他是武学大行家,稍微注意,便看出这两人身有武功,而且颇是不弱。

 江海天道:“两位大哥何以不走?”那两人道:“我们是给张大爷跑腿的,又都是光棍一条,不怕牵累家人。所以我们放心跟着张大爷,他老人家不跑,我们也就不跑。”江海天心道:“原来他们是跟过张士龙学过功夫的,这就对了。”

 没多久,那两个人把江海天带到了藏龙堡,藏龙堡倚山修建,形势险要,气象不凡,果然似一座堡垒模样。

 那两个人拉起堡门的铜环,咚、咚、咚地扣了三下,说道:“有远客来啦。是张大爷约来的朋友。”过一会儿,两扇铁门打开,有个人出来仔细地打量了江海天,说道:“你是我们堡主的朋友吗?堡主并没吩咐,说是今日会有客来。你尊姓大名,可否赐告?”

 江海天知他起疑,便实说道:“小可是山东东平江海天,有要事求见堡主。”那人“啊呀”一声,道:“原来是江大侠,请稍待一会,容我进去禀报。”带他来的人也跟着进去,过了约一炷香时刻,堡门又再打开。

 只见一个髯须如戟的汉子大踏步走了出来,直上直下地打量了江海天一眼,伸出手来,道:“何幸得江大侠光临,有失迎迓,恕罪,恕罪,恕罪。”

 江湖上的人物,见面行握手之礼,那是最普通不过的事情。江海天不以为意,伸手与他相握。双手一握,忽觉对方发出一股雄浑刚猛的力道。

 江海天心道:“我与他从未会过,敢情他怕是有人冒充,所以要试试我的本领。”当下默运玄功,将对方那一股雄浑的掌力,轻描淡写的全部化解,但却并不反击。

 那髯须汉子只觉掌力发出,便如泥牛入海,无影无踪,吃了一惊,连忙收掌道:“江大侠绝世武功,张某拜服!江湖上人心诡诈,我不能不有此一试,请江大侠不要见怪。”

 江海天也哈哈笑道:“张堡主的霹雳掌果然是名不虚传,经此一试,咱们是可以敞开胸怀说话了。”江海天试出了对方的霹雳掌的刚猛掌力,已知道对方一定是张士龙。

 张士龙道:“好,请进里面说话。”前头引路,将江海天带进密室,奉上香茶,说道:“江大侠远来,不知有何见教?”

 江海天道:“不知林教主可在此间?”

 张士龙怔了一怔,道:“江大侠哪里得来的消息?”

 江海天说道:“张堡主请勿见疑,我是专程为……”张士龙哈哈一笑,打断他的话道:“我怎敢疑心江大侠,不过,这件事情,关系重大,不知这消息是怎样泄露出去的,江大侠可肯见告么?”

 江海天将那晚偷听到那两个军官的谈话,告诉了张士龙,又把李光夏受鹿克犀之骗,以及程百岳的遭遇都一一说了,说道:“依我猜想,这消息大约是鹿克犀从李文成孩子的口中骗取的。鹿克犀向朝廷告密,只怕在这几日之内,大内高手便要接续而来!我是专程报讯来的。”

 张士龙道:“唉,想不到李文成竟然遭了敌人毒手,而他的遗孤又是下落不明!”似乎他是第一次得知李文成的消息。

 江海天道:“生者已矣,他的孩子暂时没有危险,以后可以慢慢访查。现在是林教主的安危紧要,听说你们这里要‘清乡’,不知是否此地的官府也已得到了风声?林教主可曾远避?”

 张士龙道:“这个、这个……嗯,事情是有了一点变化。江大侠,请喝茶,待在下向你详细禀告。”

 江海天跑了这么多路,正自感到焦渴不堪,莫说是上好的香茶,就是一碗水对他来说也是如同甘露,他说话告了一个段落之后,紧张的心情也松弛下来,当下便揭开盅盖,将那碗香茶一口喝干,只觉津生舌底,香入脾腑,不由得赞道:“好茶,好茶!”

 张士龙道:“这是朋友从黄山带来的云雾茶,江大侠喜欢,多喝一碗。”江海天笑道:“第一碗是解渴,第二碗可得慢慢品尝了,张堡主,林教主的事情究竟如何?”

 张士龙道:“不错,林教主本来躲在我这儿,但不料前两日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咳,咳,真是意想不到的事……”他咳了几声,慢吞吞的只是叹息“意外”,江海天心里焦躁,忙问道:“究竟是什么意外?”礼貌上头,他不便催促张士龙快说,心里可在埋怨这张土龙说话拖泥带水,真是急惊风碰到了慢郎中。

 张士龙把眼睛瞅着江海天,缓缓的说道:“江大侠不用着急,且容我仔细道来。嗯,这件意外之事嘛……”江海天正自感到他的眼神有点古怪,忽地腹中隐隐绞痛,江海天大吃一惊,故意晃了一晃,张士龙道:“这件意外之事嘛……哈,哈!倒也,倒也!”

 江海天跳将起来,蓦地喝道:“你这厮是谁?胆敢害我!”声出掌发,立施杀手。那髯须汉子早有防备,一跳跃开,只听得“轰隆”一声,一张八仙桌给江海天的掌力打得裂成八块。

 那髯须汉子哈哈笑道:“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御林军副统领褚蒙是也。江大侠,你喝了鹤顶红与孔雀胆红过大内秘法泡制的‘香茶’,可不能动怒呀!你与我打架,只有死得更快,哈,哈!我所说的意外就是这个了,你明白了么?”

 江海天喝道:“无耻狗贼,我先把你毙了!”追上去,连环掌发。但他这几日来,日夜不停的赶路,饶是铁铸的人儿,精神也已疲备不堪,褚蒙出尽全力,与他对了两掌,“腾、腾、腾”的连退了三步,但却没有给他击倒。

 褚蒙好生吃惊,心里想道:“这厮喝了世间罕有的剧毒,居然还有如此功力,确是名不虚传!”哈哈笑道:“江大侠,你力不从心了!咱门还是交个朋友吧,你要不要解药?”他意在拖延时候,好让江海天毒发。

 江海天焉能上他这个当,沉住了气,喝道:“我要你的命!”如影随形,追上去又是一掌。

 猛听得有人哈哈笑道:“江大侠,我们已在此恭候多时了。难得你果然来到,请你再指教两招!”两股劲风,左右袭来。江海天听风辨器,知道左边的敌人用的是绵掌掌力,右边的敌人使的似是峨眉刺之类的兵器。

 江海天反手一掌,“蓬”的一声,将左边那人震退,掌力未尽,迅即划了半道弧形,中指一弹,挣的一声,又把右边那人的兵器弹开。江海天只以一掌之力,仅用一招,就击退了两个偷袭的敌人。但从这交手一招,他也测出了这两个人的实力,使兵器的那人本领平平,也还罢了,左边那人的绵掌掌力,却是功力颇深,至少不在御林军副统领褚蒙之下。

 他一掌应付偷袭的两个敌人,另一掌仍然向褚蒙拍去。褚蒙双掌齐出,与他这一掌的掌力对消,侥幸没有受伤,闪过一边。

 江海天回过头来,喝道:“你们是那晚的偷马贼。”

 那两人笑道:“江大侠真好眼力。可是你这话却说错了,我们是借用同伴的坐骑,焉能说得上一个偷字?只是我们也迫不得已伤了你的坐骑,还望恕罪。”

 江海天那晚只见过这两人的背影,如今才看清楚他们的相貌。使兵器的那人年约五旬,身材较他同伴肥矮,额上有个肉瘤,兵器是一柄黑黝黝、形似判官笔,但却在笔尖开叉的怪兵器。

 江海天心中一动,指着那人喝道:“你就是骗走李文成孩子的那头独角鹿。你──”身材高的那个接声说道:“祁连山羊吞虎幸会江大侠。我们的三弟折在你们的人手里,嘿嘿,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江大侠,你今日落在我们手上,你也认命了吧!”

 江海天喝道:“你们这一群奸诈之徒,哼,哼!用这等毒计来加害于我,只怕还未必能如你们所愿!”掌劈指戳,指东打西,指南打北,褚蒙、羊吞虎还可以硬接几招,鹿克犀将鹿角叉舞得呼呼风响,却是不敢近身。

 但三人之中,鹿克犀却最是老奸巨滑,他近不了身,眉头一皱,计上心来,笑道:“江大侠,你不是为了林清而来么,你想不想知道他的结果?呀,可惜呀可惜……”江海天蓦地一声大吼──身形一起,一招“鹰击长空”,便向他抓了下去,鹿克犀一按机关,他这柄鹿角叉中空,内里藏着毒箭。

 毒箭朝着他的面门射来,江海天身子悬空,无可闪避,猛地张口一咬,以“啮簇法”咬着箭杆,就在此时,褚蒙已挥掌击他后心。

 江海天一记劈空掌向前打出,“嘭”的一声,把鹿克犀摔了一个筋斗,这还是幸亏那支毒箭将江海天的动作稍稍阻迟片刻,要不然这一掌打实,鹿克犀焉有命在?

 褚蒙这一掌也在同一时候击中了江海天,江海天有护体神功,中毒之后,功力虽是仅及原来的十之一二,褚蒙这一掌击下去,也仍是似乎击在铁板上一般,江海天不过晃了一晃,而他已是登、登、登的连退三步。

 江海天蓦地转过身来,“呼”的一声,毒箭自口中吐出,冷笑说道:“我不在乎多沾一丁半点的毒,且叫你也尝尝毒箭的滋味。”褚蒙脚步跄踉,闪避不开,肩头中了毒箭。

 这毒箭虽是不及褚蒙给江海天喝的那杯毒茶厉害,但也是见血封喉的毒箭,江海天不在乎,褚蒙可是吓得魂飞魄散,连忙叫道:“鹿老大,快快给我解药!”

 鹿克犀给江海天的掌力震翻,在地上打滚,还未来得及跳起来。说时迟,那时快,江海天已是又一掌震退了羊吞虎,倏的回身,猛地一抓,以大擒拿手法,扣了褚蒙的脉门。

 江海天沉声喝道:“把解药给我,我放你再打过。”褚蒙暗暗叫苦,原来这大内秘制的毒药,乃是他向掌管大内药库的大监讨取的,宫中定例,毒药可以赐给臣下,不管赐这毒药是迫你自杀或要你杀人,但解药则是例不随同赐与的,叫褚蒙如何拿得出来?

 鹿克犀站稳脚步,忽地冷冷说道:“你要不要林清的性命?”江海天喝道:“怎么?”鹿克犀道:“解药是没有的,但凭你的功力,也未必便会毒死,我倒想和你另作一桩交易。林清已被我们活捉,你若要他性命,咱们一个换一个,我把林清给你,你把褚大人放开。”

 江海天道:“你让我见了林清再说。”鹿克犀道:“这个当然。咱们是公平交易,我还能要你上当不成。你等一等,我这就去把林教主请来。”

 江海天见他眸子不正,眼光闪烁,猛地想道:“不对。倘若林清当真是已落在了他们手中,他们还不快快将林清押解回京,却还在这藏龙堡作甚?”

 江海天“哼”了一声。把褚蒙提起,往外便闯。鹿克犀道:“江大侠,你说了的话怎么不算?你专程来给林清报讯,如今却又不想救他了吗?”

 江海天喝道:“让开!谁敢一动,我就要了你们褚大人的性命!”抓着褚蒙背心,推他前行,便向外闯。

 羊吞虎武学造诣颇深,听出江海天中气不足,说到后面那几个字,声音已是微微颤抖。心中想道:“看来他已是剧毒发作,此时若不将他毙了,后患无穷。褚蒙的性命,只好暂不管他了。”

 江海天忽觉一阵晕眩,脚步一个跄踉,羊吞虎忙闪过一边,猛地一声大喝,起脚便是一勾,江海天身躯后仰,一个肘锤撞出,正正撞中了羊吞虎的心口,羊吞虎似皮球般的给抛了出去,跌了个四脚朝天。

 可是他在以肘锤打翻羊吞虎的时候,抓着褚蒙的那只手的劲道便难免稍稍放松,褚蒙功力不弱,一见有机可乘,立即全力挣扎,居然给他脱出了江海天的掌握。

 褚蒙急急跑到鹿克犀身边,叫道:“决、快给我解药!”江海天一声大吼,如影随形般的跟着向鹿克犀扑去。但他双眼昏花,视物不清,只见一团黑影,一掌打去,只听得“蓬”的一声,却把一张长凳打得四分五裂,原来是鹿克犀把这张凳子推到他的面前,挡了一挡,他却把他看作鹿克犀了。

 褚蒙吞下解药,他侥幸挣脱,犹自胆寒,正要夺门而出,羊吞虎跳了起来,叫道:“不必害怕,他比我们伤得更重。褚大人,机会难得,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褚蒙一想,以江海天的功力,若是给他跑掉,只怕鹤顶红与孔雀胆的剧毒,也未必就能毒死了他,他一养好了伤,此仇岂有不报之理?即使自己躲在皇宫之内,也是坐卧难安。他一想与其终生担惊害怕,不如现在与江海天一拼,当下大叫道:“来人啦!”

 原来在江海天到来的前一天,藏龙堡已给他们攻占。计陷江海天的种种安排,都是出于鹿克犀的献策。

 这次前来缉捕林清的分为三路,驰赴藏龙堡,江海天在客店中碰见的那两个军官是头一拨,受命先来米脂,知会当地官府,为大举“围袭”事先布置的。羊、鹿二人本来也是属于这一路的,但因为他们的坐骑赶不上那两个军官,那两个军官急于邀功,在路上撇下他们,让他们落后。他们那晚深夜才赶到那小镇投宿,未进客店,先发现了马厩中江、叶二人那两匹坐骑。鹿克犀认得其中一匹曾经是江海天女儿骑过的白龙驹。

 江晓芙受了重伤,在家养病之事,鹿克犀是知道了的。他见了这匹白龙驹,料想必是江海天到了此地,于是匆匆忙忙,换了同伴的坐骑便跑,后来江海天追了出来,打了他们一记劈空掌,鹿克犀更可以断定,那两个军官定是已被江海天制伏无疑。

 褚蒙带领了七名大内卫士,走另一条路,这一路人马才是捉拿林清的主力。还有第三路人马作为缓兵,一时未到。

 鹿、羊二人追上褚蒙,日夜兼程,赶到米脂,调动地方官军,攻下了藏龙堡,但却捉不到林清与张士龙。于是由鹿克犀出谋划策,把官军冒充堡丁,盘踞在藏龙堡不走,等江海天或林、张的其他朋友自投罗网。褚蒙的掌力是刚猛一路,对于霹雳掌法也曾学过,正好冒充张士龙。从前程百岳曾叫管家冒充他的身份,对付过鹿克犀,如今鹿克犀的安排正是师他故智。不过他是立心把江海天置之死地,却要比程百岳当日对付他的手法毒辣多了。

 那七名卫士在堡中各处警卫,听得褚蒙呼喊,除了其中一人不能离开岗位之外,其他六人先后赶来,把江海天困在核心。

 江海天双眼昏花,只凭着听风辨器的本领发招。他虽然功力剩下的不到一成,比那些卫士也还要高强许多,褚蒙、羊吞虎受伤之后,不愿拼命,驱使那些卫士围攻,有两个走得太近,给江海天以大摔碑手法,一手一个,摔得四脚朝天。其他卫士,装腔作势,大呼小叫,一时之间,都是不敢上前。

 羊吞虎发觉江海天的掌力渐渐减弱,喜道:“是时候了,褚大人,咱们并肩子上啊!”

 江海天突然坐在地上,冷冷说道:“不错,是时候了,你们来吧!”

 褚、羊二人吃了一惊,心里却是想道:“难道他是力还未尽,故意诱敌?”不约而同,都是踌躇不敢举步。

 江海天忽地咬破中指,一股浓墨般的血箭射了出来,大喝一声,飞身跃起,砰砰两掌,又把两名卫士打得四脚朝天。

 原来江海天是以绝世神功,将毒血都挤向指尖,射了出来。不过,这只是救急之法,放血之后血气大伤,等于自耗十年功力,而且也只是仅可支持片刻,决不能久战。

 褚蒙吃过大亏,见江海天突然精神奋发,猛如怒狮,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撒腿就跑,也顾不得招呼同伴了。

 江海天最恨鹿克犀,不理褚蒙,大步上前,一掌便向鹿克犀打去。鹿克犀挺叉急刺,江海天一声大喝,擘手夺过了鹿角叉,反打回去。

 鹿克犀不敢接叉,一闪到了羊吞虎背后,羊吞虎也不敢接,但他的武学造诣却较深湛,当下掌锋一掘,指头稍沾叉柄,将那柄鹿角叉送出。

 鹿克犀走避不及,“卜”的一声,给自己的鹿角叉插个正着。幸亏经过了羊吞虎的一振一带,劲力已卸去几分,鹿角叉插进他的肩头,侥幸没穿过琵琶骨。

 羊、鹿二人,先后受伤,哪里还敢恋战?那六名大内卫士,受伤的没受伤的,也都一哄而散。

 江海天追了出去,褚蒙远远叫道:“快把犯人带走。”江海天怔了一怔,心道:“难道是我猜错了,林清竟是落在他的手中不成?”

 五名卫士跟着褚蒙的方向向大门口逃走,只有一名卫士,却向后院跑去。江海天连忙追赶,只差几步就可追上,鹿克犀发出毒箭,“嗤”的一声,射中了那卫士的后心,待得江海天赶到,那卫士已然气绝。

 江海天大怒,转过身来,又去追赶他们,追了几步,只觉气力渐渐衰弱。江海天吸了口气,大喝道:“限你们今日滚出米脂,否则我撞上了,一个不留!”他用的是狮子吼功,尽管功力不足,但这一喝仍是震得众人耳鼓嗡嗡作响。

 其实就是没有江海天这么一喝,他们也是唯恐走得不快了。那些冒充张家家丁的官军,见褚蒙等人都逃走了,当然也是纷纷逃命。

 藏龙堡里一片寂静,江海天暗暗叫一声“侥幸”,原来他已气衰力竭,倘若那些人敢来围攻的话,只怕他早已性命难保。

 江海天服下了一颗小还丹,这虽不是对症解药,但却可以恢复元气,江海天已经把毒血从指端挤出,以他的功力,若有静室供他运功自疗,估量在三日之内便可以把余毒肃清。

 江海天心想:“他们逃到县城报讯,定有大队官兵再来。这藏龙堡是不能久留的了。但褚蒙所说的犯人不知是谁,却是应该查个水落石出。”

 江海天逐间房搜索,走了几幢屋子,数十间房,鬼影也不见一个。江海天心道:“莫要又上了他们的当?”心念未已,忽地隐隐听得似是有兵器碰击之声。

 江海天凝神静听,声音竟是从地底下传上来似的,不觉皱了眉头,心里想道:“想必是有秘密的地道,却怎生找得入口?”

 江海天既要觅地疗伤,又要提防军官再来,一时间踌躇莫。决,是留在这里继续搜查、寻找地道的入口呢?还是火速离开、待养好了伤再来打听?

 江海天要想离开,但又怕真的是林清还困在此地。正自彷徨,忽听得悉索声响,在对面的柴房中走出一个人来。

 江海天仔细打量这人,见是个五旬开外,头发斑白,腰背微偻的老汉。江海天道:“你是什么人?”那老汉道:“我听他们叫你江大侠,你当真是山东的江海天、江大侠么?”江海天道:“大侠二字,愧不敢当,江海天则确实是我,”那老汉点点头道:“你把那些王八羔子打走,我信得过你一定是江大侠了。我是张家的老仆人。”蓦地跪下去向江海天磕了三个头。

 江海天扶起他道:“老人家,你这是干嘛?有话好说。”

 那老汉道:“求江大侠救林少爷。”

 江海天吃了一惊,道:“什么,林少爷?”

 那老汉道:“就是林教主的少爷。”

 江海天道:“怎么,是林清的儿子落在他们手中了?如何救法?”那老汉道:“请随我来。”

 江海天随着他走,一面问道:“林教主和张堡主呢?”那老汉叹了口气道:“那日官军攻进藏龙堡,林教主带他少爷,本来已经冲出去了。但我们的堡主因为给他们殿后,却陷入了包围之中。林教主手挥双刀,又杀回来,拼死将我们的堡主救出,可怜他不能两边照顾,他的少爷就给这班强盗捉去了。我们的堡主已受了伤,兀是不肯逃走,要和林教主再杀入堡中,救他少爷。可是林教主把他点了穴道,背起他就跑了。他为了我们堡主,舍弃了自己的儿子!”

 江海天道:“这才真是一对够义气的朋友。老人家,那你怎么还敢留在此地?”那老汉道:“我冲不出去,给他们抓住。一同被抓的有六七个人,都被送到县里当作什么‘教匪’关了起来,只有我装作又聋又哑,那班强盗将我留下给他们挑水劈柴。”

 说话之间,已走到甬道的尽头,那老汉揭开一块石板,露出了地道的入口,说道:“这底下有间地牢,你听得兵器碰击的声音么?我猜想林少爷就是被关在这间地牢之中。”江海天摈燃火石,和那老仆人急急忙忙走到一间石室外面。厮杀的声音是听得更清楚了。

 石门紧闭,江海天用力一推,文风不动。那老仆人气喘吁吁地赶来,说道:“苦也,苦也!这石门是在里面上锁的!”

 江海天若有裁云宝剑在手,不难破门而入,但这柄宝剑他是早已传给女儿了,这两扇石门,厚达七寸,饶他是有绝世神功,也难击破,何况又是在中毒之后,功力已不到原来的一成?

 那老仆人叫道:“林少爷,是你在里面吗?你听得见我吗?你应一声!”里面传出清脆的童音,“是我!张伯,我爹爹呢?”

 江海天吁了口气,说道:“还好,这孩子似乎还未受伤。”话犹未了,只听得孩子“哎哟”一声叫了出来,原来他说话分神,给敌人的刀锋在肩上划破了一道伤口。

 那老仆人急得大叫道:“林少爷,你快开门!是我和江大侠来救你了!”

 里面但闻兵器碰击之声,显然是那孩子被杀得手忙脚乱,连抽空回答都不可能,哪里还能够在敌人的刀锋之下,给他开门。

 看守这孩子的卫士却哈哈笑道:“原来是江大侠来了。好,你们赶快劝这小鬼头束手就擒,否则你们就等着收尸吧!”江海天咬了牙不作声。半晌,那卫士又在喝道:“小贼囚,把脚镣抛下,我叫三声,你若不依从,我把你一刀两段。一、二──”

 那老仆慌忙叫道:“林、林──”

 江海天掩盖住了他的嘴巴,低声说道:“别怕,他不敢杀!”只听得里面大叫了一声:“三!”那孩子“呸”的一声道:“你杀了我,我爹爹会给我报仇!我不怕你!”追逐的脚步声,兵器的碰击声响成一片,那孩子果然并未被杀。

 江海天又惊又喜,心道:“这孩子和李文成的孩子一样,都是胆大包天。有其父必有其子,果然不错!”

 他料定这卫士不敢杀林清的孩子,乃是要把孩子当作护身符,因为他并不知道外边的形势,他也得预防若是张士龙重夺回藏龙堡,即使不能一时间破门而入,但多雇石匠凿门,多则一天,少则半日,也总可以凿开。

 他怎知道,在江海天的处境,却是越早离开此地越好。他必须觅地疗伤,大队官军定会再来,他多留一刻就多一分危险。所以江海天是一则以喜,一则以忧。欢喜的是这孩子的英雄气概,担忧的是自己没有办法救他!他若再给敌人砍上两刀,受了重伤,这可如何是好:“怎么办呢?怎么办呢?”正是:

 安得拔山扛鼎力,扭开金锁走蛟龙。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5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