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玉女迎宾招责骂 少年惊艳惹相思

 叶凌风吓了一跳,道:“冷大哥,原来你自己会解穴道,倒教我受了一场虚惊了。”冷铁樵满面通红,叹口气道:“惭愧,惭愧!这贼婆娘的独门点穴手法好不厉害,我哪里能够自己解开?全亏光夏这孩子助我打通了三焦经脉!可惜他救了我,我却不能救他,眼睁睁的看着他被那贼婆娘掳去了!”

 叶凌风好生惊诧,脸皮也禁不住发起烧来,心道:“我只道这孩子胡闹一气,却不料他当真会解这种邪门点穴。”原来李光夏自幼跟随他父亲练武,他父亲李文成不但本身武学渊博,所往来的又多是奇人异士,李光夏也就学了许多本事,只可惜他年纪太轻,内力不够,所以他虽然懂得解穴,却不能立即见效。冷铁樵是得了他的助力之后,气血流畅,再加上本身的功力运气冲关,这才解开了被封闭的穴道的。

 萧志远黯然说道:“冷大哥,咱们这次可是栽到家了。栽了还不打紧,连对方的姓名来历都不知道,却怎地讨回那个孩子?叫我如何对得住李文成?”

 冷铁樵道:“这贼婆娘欺人太甚,迟早我要查出她的来历,和她算帐。不过话也得说回来,这贼婆娘虽是不讲绿林道义,咄咄迫人,却也还算不得大过心狠手辣。”

 叶凌风想起那女贼的鞭梢在他鼻尖扫过,说是看在他“小白脸”的份上,不愿毁了他的颜容,心中又是欢喜,又是羞愧,却怕冷铁樵提起此事,令他难堪,连忙抢先说道:“冷大哥是小金川的少寨主,这女贼总不能不有点顾忌。”

 冷铁樵虽是性情憨直,但江湖经验甚丰,想了一想说道:“这女贼有顾忌是真的,但却不是为了怕我小金川冷家。萧大哥,你可曾注意她抢光夏这孩子之后,她那四个丫鬟,是分别向四个不同的方向逃的?”

 萧志远亦已冷静下来,听了此言,猛地一拍大腿,说道:“不错,此地离江家不到五十里,她是怕碰上江家的人。所以将孩子一抢到手,便急急忙忙逃了,她那四个丫鬟分向四方逃走,那也是准备江家发觉此事,好叫追兵不能集中一路的。她在江家附近犯案,可也真是大胆之极,却不知她何以定要抢这孩子,竟不惜冒此危险?”

 冷铁樵道:“这且不必管她了。为今之计,还是快到江家禀告江大侠吧。”萧志远苦笑说道:“咱们本来是要到江家的,不过却想不到一进门便要麻烦江大侠。但事已如斯,也顾不得颜面了,好,咱们走吧!”

 他们虽然都在那女贼手下吃了大亏,却幸而没有受到什么伤,当下施展轻功,四十多里的路程,不过半过时辰便赶到了。

 江海天住的是杨仲英的故居,一切建筑布置还是当年风貌。附近有个大湖名为东平湖,杨仲英当年就是因为雅爱这里的湖光山色,故而在这半山上建造房舍的。一行人来到杨家庄外,但见山峦起伏,湖水晶莹,湖滨柳树成行,山岗秀草没腔。说不尽无边景色。但他们有事在身,却是无心观赏了。上到半山,柳树丛中露出绿瓦红墙,几座高矮不齐、倚山建筑的平房已是隐约可见。这一列房屋前面,树荫中有一座平台,台上有个女孩子正在练武,舒拳踢腿,练的是一套游身八卦掌。

 这女孩子约莫有十六七岁光景,叶凌风一望过去,禁不住眼睛发亮,心道:“世间竟有如此清丽绝俗的姑娘,刚才那女贼已是美艳动人,但若和这小姑娘相比,那女贼却不啻是庸脂俗粉了。素闻江大侠的妻子是个美人胚子,这小姑娘大约是她的女儿了?”

 叶凌风只注意这少女的姿色,萧志远却注意她所练的武功。他们从发现这少女之后,一路走去,走近平台,己看她练了十招八招,初看之时,还不觉得怎么,看多了几招,可不由得萧志远不大为惊诧!

 这少女练的游身八卦掌,是一套很普通的掌法,这少女使开这套掌法,也没有什么特别创造之处,只可说是平平无奇而已。

 然则萧志远何以惊诧?他是个武学大行家,等闲的武功那会看得上眼,却怎的被一套平平无奇的掌法弄得大惊失色?

 原来奇妙之处不在掌法的本身,而在这少女运用的掌力。平台对面有一树山茶,红满枝头,密层层也数不清有多少大红花朵。那少女一掌打出,便有一朵大红的山茶花离开枝头,飘坠下来。初时萧志远还以为是偶然的,但看了十招八式,她每一次发招之后,都有茶花坠下,这当然不是偶然而是给她的劈空掌击落的了。

 功力深厚的劈空掌可以开碑裂石,击落茶花有什稀奇?但奇就奇在每一次只是一朵茶花落下,旁边的花朵完全不受影响,连树枝也未摇动!这可要比开碑裂石难上十倍都不止了。

 萧志远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心道:“这样的劈空掌力,运用之妙,当真是妙到毫巅!尤其她只是用一套平平无奇的掌法,而能发挥如许威力,那更是深不可测了。”萧志远正在吃惊之际,叶凌风却丝毫没有在意,已抢先上了平台。

 那少女倏地收掌,冷冷说道:“你们是些什么人?”叶凌风抱拳说道:“这里可是江大侠的家,我们是来拜谒江大侠的。”那少女忽道:“你有什么本领,先试几招,打得过我,就让你见江大侠。”

 叶凌风怔了一怔,道:“这是江大侠所定的规矩吗?我可不敢冒犯姑娘。”话犹未了,那少女已是不由分说,闪电般的便一掌打来,叶凌风想不到她说打便打,大吃一惊,已来不及闪避,那少女掌锋倏的从他面门削过,说道:“还不快快招架!什么冒犯不冒犯的,凭你这点本领,看来你还未必打得着我呢。快接招,这一掌我可不和你客气了!”左掌一圈,右掌拍出,这一掌掌势稍缓,却是作势要打叶凌风的耳光。

 叶凌风虽是喜欢这个女子,却不甘心受她所辱,心道:”我且挫挫你的骄气,也好叫你知道我不是本领平庸之辈。”当下使了一招“劈挂掌”,掌背一挥,用崩掌往外一挂,意欲将那少女双掌荡开,趁势刁她手腕。

 那少女道:“这一招使是使得对了,功夫可还差得太远!”衣袖一拂,双臂一分,身随掌走,呼呼两掌,打将出去,叶凌风变了一招“横云断峰”,抡掌劈下,那少女身形微晃,立刻反掌截击叶凌风左腕,叶凌风回掌一招,那少女变招奇快,说时迟那时快,变掌为指,已是一招“金龙探爪”,欺身直进,唰的朝着叶凌风面门抓了过来。

 萧志远连忙叫道:“姑娘手下留情!”话犹未了,只听得“啪”的一声;叶凌风躲过了那记耳光,胸部却已是中了一掌!这还是那少女无意伤人,只用了一两分力道,要不然叶凌风更是难堪。

 但虽然如此,叶凌风已是踉踉跄跄的退了七八步,险险跌倒。冷铁樵慌忙将他扶住。萧志远大惊失色,正想过去察看叶凌风有否受伤,那少女已是到了他的面前,一声笑道:“你这朋友是不够资格见江大侠的了。且看看你又如何?”声出招发,这一次却是握掌成拳,朝着萧志远的胸膛猛捣。

 萧志远横掌一挡,拳掌相抵,掌心火辣辣的作痛。那少女笑道:“好,你的本领稍微好些,再接这招!”加了两分力道,劈面又是一拳。萧志远不敢招架,用“天罗步法”闪开,那少女打他不着,“噫”了一声,说道:“你倒善于躲闪。好,你若能躲过十招,那我也可以放你过去了!”

 萧志远道:“我不是姑娘的对手,决计接不了姑娘十招,我……”正想自报姓名来历,那少女已是一声笑道:“我还未发招,你怎知接不了呢?留心,接招!”不由分说,双掌一分,一招“弯弓射雕”,已是暴风骤雨般的攻到,萧志远哪还敢分神说话,连忙施展天罗步法闪避,只听得“嗤”的一声,那少女指尖刮过,萧志远的衣袖被刮破了一小片,幸没伤着皮肉。

 那少女一招落空,后招续发,迫得萧志远透不过气来,萧志远的本领远远不及对方,但天罗步法却是极为神妙,闪了几招,心中想道:“好在她只是限定十招,或者我还可侥幸对付过去。

 心念未已,忽听得那少女娇声笑道:“还有三招,你可要小心应付了!”一掌拍出,顺手一招,萧志远使用天罗步法,正自一步跨出,忽觉有股力道将他一带,这一步不觉踏得歪歪斜斜,本来可以踏出三尺开外的,只踏出了两尺之遥,而且踏错了方位,说时迟那时快,只觉背后劲风飒然,那少女已是一掌打到。

 萧志远难以闪避,只好用了全力,反手一掌,双掌相交,“蓬”的一声,萧志远虎口酸麻,那少女笑道:“你的本领委实不错,我已用了一半气力了。好,再接这最后一招!”笑声中,又是一掌拍到。

 萧志远暗暗叫了一声“苦也!”他在接这一掌己是竭尽所能,即使那少女不加气力,他也是不能再接一掌的了,何况听这少女的口气,这一掌的力道势必要大大的增强?

 眼看这一掌就要拍下,忽听得有人喝道:“芙儿,不许胡闹!”那少女吃了一惊,连忙缩手,回过头分辩道:“爹爹,我只不过是想给你减少麻烦,我可不敢真的伤人!”原来这少女名叫江晓芙,正是江海天的独生爱女。

 江海天因为名头太大,经常有人来求他指点武功,实是不胜其烦。江晓芙便想出这个办法,瞒着父亲,替他“挡驾”,除非来人打得过她,她才放他进门。她这样做已经有好几次了,江海天许久不见有客来访,甚是奇怪,也料到几分是他女儿捣鬼,因此对他女儿的行动特别多加注意,果然这次给他碰个正着。

 萧志远喘过口气,正要说话,江海天已先问道:“阁下是青城派的么?请问萧青峰萧老爷子是你什么人?”原来江海天只看了一眼,已看出萧志远的武功家数,尤其那天罗步法,更是萧家的嫡传。

 萧志远施礼道:“正是家祖。家祖叫晚辈前来谒见江大侠。”江海天大吃一惊,还过礼后,铁青了脸喝道:“晓芙,你闹得简直太不像话,还不快来给你萧叔叔叩头赔罪!”

 江晓芙自然知道她爷爷的往事,一听报萧志远自陈家世,不由得心头卜通一跳,想道:“原来这人的爷爷,正是我爷爷的武学开蒙师父,哎呀,这个祸可闯得大了。”她一向娇纵惯了,几曾见父亲生过如此大气,当下又是羞愧,又是难堪,眼圈儿都红了,要不是极力忍住,眼泪都险险流了出来。但武林中最讲究的是尊师重道,长幼之礼。论起辈份,萧志远是长她一辈,她以下犯上,确实是一件不可饶恕的错误。她只好含着眼泪,上去磕头。

 萧志远连忙说道:“这也怪我不好,我未见过世妹,也未曾向她自报姓名,她怎知我是何人?不知不罪,这大礼我是决不敢当!”结果只受了江晓芙屈膝的“半礼”。其实当时是江晓芙立即迫他动手,根本不容他分说的。江晓芙知他是有心为自己开脱,十分感激。

 江海天面色好转了些,说道:“要不是萧叔叔给你说情,我还要责打你呢。再去给这位客人赔罪。”叶凌风本来是满肚皮的怒气的,一见江晓芙宛如梨花带雨,楚楚可怜,不由得怒气全消,也连忙说道:“我得姑娘指点招数,感激都还来不及呢,这,这真是……哎呀,倒是我应该向姑娘道谢才是。”他本来想说的是“这真是几生修到。”话到口边,这才感到是唐突佳人,大大不妥,连忙改口。江晓芙最喜欢人家奉承,心道:“这小子倒会说话。”本来还是含着眼泪的,见时凌风定了眼神看她,口中不住讨好,忍不住便低声笑了出来,说道:“你太客气了,是我对你不住,应该向你赔罪的。”裣衽一“福”,叶凌风心花怒放,连忙长揖还礼。

 江海天眉头一皱,道:“芙儿,快去禀告爷爷,说你萧叔叔来了。”萧志远有事在身,迫不及待,便即上前说道:“江大侠,晚辈这次前来进谒,一来是奉了爷爷之命来叙世谊;二来恰巧在路上遇了一点小事,还想请江大侠帮忙。”

 江海天说道:“你我乃是世交,自应如兄如弟,哪来的什么长辈晚辈,请问萧兄今年贵庚?”萧志远只好改过称呼,道:“小弟虚度三十三龄。”江海天哈哈笑道:“那么我比你痴长几岁,好,我可要不客气叫你一声老弟了。老弟,难得你远道来访,有什么需要愚兄效力之处,愚兄自当遵命。进去说吧。这两位朋友一并请了。”萧志远心道:“难得江大侠如此豪爽,一口应承。”他见江海天已在前头领路,也只好暂且不说了。进了客厅,宾主刚刚坐定,萧志远正要说话,忽听得有人嚷道:“稀客,稀客!是萧家哪位小哥儿来了?”出来见客的正是江海天之父江南,江晓芙也随侍在侧。

 萧志远忙起来行礼,自报姓名,江南道:“呀,日子过得真快,上次见你,你还是拖着两筒鼻涕的毛孩子,如今竟已是江湖上响当当的好汉子。你爷爷身体可好?你大哥呢?你成家了没有?”江海天笑道:“爹爹,你上次独上青城,芙儿还没有出世呢。”

 江南已是年近六旬,老脾气仍是一点也没改变,不但爱说话,而且爱夸张,其实他那一次在青城山见到萧志远之时,萧志远也有了十多岁,并非拖着鼻涕的“毛孩子”了。

 萧志远为了礼貌,不得不先回答他这一串问题,“爷爷去年做了八十大寿,(江南插口叫道:“哎呀,我都不知道呢!可真是失礼了。”)不想惊动亲友,设的只是家宴。他老人家年过八旬,精神还是很好。大哥三年前己在少林寺出家。小侄还没成亲。”

 原来萧志远父亲早已去世,他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姐姐嫁给武当派掌门人雷震子的大弟子甘宗华,萧志远的哥哥萧志宏则爱上了甘宗华的妹妹甘朝华,甘朝华另有心上人,萧志宏情场失意,遂到少林寺出家,拜在方丈大悲禅师名下。

 江南道:“你大哥好端端的怎么出家了?这么说,你更应该早日成亲了。你有了合心意的姑娘没有?好,待我给你想想……”萧志远大为焦急,道:“这个缓提,我……”

 江南哈哈大笑道:“三十多岁的大人了,还怕羞么?嗯,想必是你只知一心练武,这终身大事就没搁在心上了?武功是要练的,想当年,我和晓芙一般年纪的时候,连三脚猫的功夫都还未会,你爷爷,在西藏宣抚使衙门教练大人的公子,这位公子后来和我做了结拜兄弟的,他们每逢在后园习武,我就悄悄跟着偷练……”

 江海天笑道:“你老人家这个故事,萧兄弟还会不知道吗?”江晓芙也笑道:“爷爷,这个故事我已不知听你说过多少遍了!”

 江南一本正经地道:“知道了就好。我正是要你们知道我当年习武多么艰辛,哪像你们今天有师父教导,这么容易。不过话说回来,练武、成家都是要紧的,成了家我看也并不妨碍练武,我二十岁出头就成了家,武功只有越练越好,你爹爹不到二十就娶了你妈,他武功比我更好。所以呀,萧贤侄..”萧志远暗暗叫苦,心道:“听来他又要向我讲一番劝我成家的大道理了!”

 萧志远为了礼貌,不得不作出“洗耳恭听”的模样,但心中的焦急终究是不禁稍稍显露出来,脸上堆着的笑容也就不大自然了。江海天察觉他的神气有点不对,瞿然省起,连忙说道:“萧兄弟,你不是说有什么事的么?那你就先说正经事吧。”这才打断了他父亲的长篇大论。

 江南也有点尴尬,笑道:“不错,你有什么事情,不必客气,叫海天给你去办。办好了正事,我再与你商谈你的终身大事。”

 萧志远向江南告了罪,回过头来,这才对江海天道:“天理会有位香主名叫李文成,江大哥可听过他的名字?”江海天道:“哦,是八卦刀李文成吗?我知道他是一条好汉子。他怎么啦?”萧志远道:“前日我在泰山碰见他,他,他已给清廷的鹰犬害死了!”江海天大吃一惊,叫道:“可惜,可惜!他武功不弱,怎的却死在鹰犬之手。”萧志远道:“他还有一位遗孤……”当下将那日在泰山绝顶所发生的事情,以及李文成临死托孤等等,简单扼要的对江海天说了一遍。

 江海天慨然说道:“我年纪不大,在武林中比我德高望重的不知多少,所以我一直都未想到要收徒弟,也不知拒绝过多少人了。但这个孩子我却是非收不可,否则也对不住他的爹爹对我的期望。这孩子呢?你们为什么不把他带来见我?”萧志远道:“刚才在离宝庄五十里之处,给一个女贼劫去了!”

 江海天又惊又恼,拍案说道:“岂有此理,竟有人敢在我眼皮底下做出这等无法无天之事!是怎么样的女贼?”萧志远讲了经过,江海天道:“哦,能用鞭梢点穴的?”脑海里闪过几个善于用鞭的武功门派,但一时间也还未能断定这女贼的来历。

 江海天沉吟片刻,说道:“如今已过了两个时辰,这班女贼,恐慎已出了东平县境了。哼,晓芙,你真是误事不少,要不是你这么胡闹一场,咱们……”江晓芙站起来说道:“爹爹,我骑赤龙驹去追拿女贼,将功赎罪。”

 江海天道:“也好,但未必追得上了。不过你可以拿我的拜帖去,多拿几张,给德州的丐帮分舵主和沿途的武林前辈,请他们帮忙,代传英雄帖与绿林箭,查缉这个女贼。到了德州,你就可以回来了。”萧志远听了,心中宽慰不少。

 要知以江海天在武林的声望,他和各大门派又有深厚的交情,这英雄帖和绿林箭,一传出去,必将越传越远。得到这个消息的武林同道,甚或是绿林中人,谁能不卖江海天这个面子,给他帮忙?

 江海天此次让女儿给他办事,也是有心藉此机会,让女儿到江湖上历练历练。那匹赤龙驹是唐努珠穆送给他的一对名马之一,日行千里,此去德州,将沿途可能停留的时间都计算在内,也至多三日,便可以来回。那女贼的武功在萧志远等人看来,那是高强之极,但在江海天心目之中,却算不了什么,相信女儿可以应付得了,何况她带有自己的拜帖,一路之上,都有武林前辈照应,自是可以无虑。

 但这毕竟是江晓芙的第一次“出道”,江海天免不了多叮嘱两句,说道:“你把我的宝剑与你妈的那副护身宝甲带去,万一碰上敌人,打她不过,你要立即便跑,切勿贪功,你的马快,打不过总可以跑得了。若是未遇敌人,到了德州,交妥拜帖给杨舵主之后,也要立即回来,以后的事情,自有我的好朋友们给我代办了,不必你再操心。”

 江晓芙小嘴儿一噘,说道:“知道啦。你和妈也是十六岁便走江湖的,我如今已是你们当年出道的年纪了,你怎么还把我当作小孩子似的,老不放心。”

 江南忽道:“我有几年不出门了,我也想去舒展舒展筋骨。”江海天怔了一怔,问道:“爹爹,你也要去?”江南道:“我还未老呢,你就要我在家里吃饱便睡,安享清福做老太爷么?我欢喜出门散心,你休得阻我。”江海天道:“孩儿不敢,不过──”江南道:“不过什么,你怕我武功不够么?想当年我也会过多少英雄好汉,你又不是不知道?如今我又多练了二十年功夫,即使比不上你,大约也差不多了,你还怕我给你丢脸么?”江海天忙道:“爹爹言重了!”

 江南不理睬他,自顾自地说下去道:“我总比芙儿强一些,也多一些江湖阅历吧?芙儿去得,我当然也去得。而且,我绝不许你和我一道去,有你一道,敌人闻风远避,你的朋友也只知道我是你江大侠的父亲,这还有什么意思?你好好的给我在家里陪客,不准你阳奉阴违,待我出门之后,你又悄悄跟我。这点小事,你还怕我办不了吗?”

 江海天知道父亲的脾气,他虽好说笑,但一认真起来,却是非常执拗。而且江南说的虽然有点夸张,也是事实,他练了几十年的功夫,虽未登峰造极,武林中能胜过他的确是不多了。当下只好依从,说道:“既然爹爹要去,那就骑那匹白龙驹去吧。”

 江南这才转怒为喜,笑道:“芙儿,我和你各走一路,那批女贼,不是分开了四路逃的吗?你管东南,我管西北,看谁幸运,先发现敌踪?不论谁先遇上敌人,就发蛇焰箭为号,这样就不至于失去联络了。你看可好?”

 江晓芙娇声笑道:“这是最好不过了,我就怕爷爷仍是把我当作小孩,不让我有施展本领的机会。”江海天心道:“爹爹毕竟最宠爱芙儿,用心细密。他知道我有意让芙儿到江湖历练一次,却又不能放心,所以他想出这个法子,既可以暗中保护她,表面上又是放手让她单人匹马去闯。嗯,这法子倒是两全其美。”当下也就笑道:“哼,你有多大的本领了,还怕没有施展的时日么?好,既是爷爷给你保驾,那你就和爷爷去吧。”

 他们一老一少欣然色喜,客人中的萧志远心里可是大大不安,连忙说道:“为了我的事情,麻烦世妹也还罢了,还惊动了老伯,这可叫小侄怎生过意得去?小侄……”言犹未了,江南已打断他的话道:“贤侄此言差矣,你可以为素不相识的朋友尽力,我们就不如你吗?什么你的事情我的事情?海天已答应收那孩子做徒弟了,那孩子也就是我的孙儿了,这还不算得是我的事情吗?”

 江南为人最是热心,老而弥甚,萧志远无话可说,仍自沉吟,江晓芙忽地笑道:“萧叔叔,我们家里没有第三匹千里马了,这次我得罪了叔叔,就让我代你报这一箭之仇,作为向你赔罪吧。”萧志远正想与他们同去,却被江浇芙先识破他的心意,话中藏话,婉拒了他。

 萧志远面上一红,心道:“不错,他们是骑了千里马去的,我怎能跟得上他们,我是那女贼的手下败将,跟他们去也帮不了什么忙,反而给他们多添累赘。”当下只好起立道谢,江晓芙笑道:“我还不知能不能把这女贼捉回来呢?萧叔叔,我可不敢要你预先道谢。”

 江南也道:“萧贤侄,咱们不是外人,你可不用和我客气。你和你海哥是初次见面,你们俩就多谈谈吧。你放心,不出三天,我们就回来的,即使捉不到那女贼,这事情也一定可以办得有点眉目……”江晓芙生怕祖父一说开了,就不知什么时候停口,连忙拉他袖子,往外便走,笑道:“爷爷,你着看天色!”江南这才笑道:“不错,咱们是该动身了,天黑了可就不好走路啦!”

 萧志远是脸上发热,叶凌风可是在心里发热,江晓芙清丽绝俗,武艺超群,更加以天真活泼,宜喜宜嗔,叶凌风一见了她,不由得情思惆惆,灵魂儿已是随她去了。他目送江晓芙刚健婀娜的背影走出了门,心里暗自思量:“即使不是为了江家的绝世武功,只是为了这位姑娘,我也值得冒险搏搏。”萧志远似是发觉他的神态有点奇特,眼光向他射来,叶凌风接触了萧志远清冷的目光,不觉心头一凛,似是发了高热的病人清醒过来。

 叶凌风心里自思:“我也是个男子汉大丈夫,岂能、岂能作出这等羞辱家门之事?”只见萧志远站起来道:“江大哥,我给你介绍两位朋友。这位是我的同乡、小金川冷寨主的侄儿冷铁樵,冷大哥。”原来萧志远这时才抽得出空来给他们引见,在介绍之前,他的眼神自是要关顾他们一下,叶凌风却作贼心虚,以为他发现了自己心里的秘密。

 叶凌风定了定神,随即想道:“我学了江家的武功,只要是用于行侠仗义,那又有什么不好?逆取顺守,也还无愧于作个英雄。”他深深吸了口气,松弛绷紧的心弦,空气中似还留下江晓芙少女的体香,顿时间叶凌风又禁不住神魂飘荡,心道:“我不再见这天仙似的美人儿一面,我又怎舍得离开?唉,只要我能留在江家陪伴于她,一年也好,一月也好,甚或只是一天半日都好,我即使身败名裂,也是甘心的了。”

 心念未已,江海天已与冷铁樵寒暄过了,萧志远道:“这位是我的义弟叶凌风。”叶凌风忽地迈前一步,在江海天面前“卜通”跪倒,江海天大吃一惊,叫道:“叶英雄怎可行此大礼?”刚要将他扶起,叶凌风已“咚咚咚”叩了三个响头,一面叩头,一面说道:“姑父在上,侄儿拜谒。”

 江海天呆了一呆,讷讷说道:“你,你是──”叶凌风道:“这是家父的信。”江海天惊疑不定,接过信来,打开一看,看了几行,手指微微颤抖,忽地叫道:“莲儿,快来,你大哥的孩子来了。”匆匆阅毕,随即把叶凌风一把揽入怀中,双眼红润,说道:“你果然是我侄儿,我们已有二十年未见过你的爹娘了,这些年来,你姑母想得你们好苦!”

 原来江海天的妻子谷中莲有两个哥哥,二哥唐努珠穆是马萨儿国的国王,大哥叶冲霄因为少年时候受仇人所骗,认贼作父,做了许多坏事,后来知道了生身之谜,兄弟重逢,这才改邪归正,但始终是心中有愧,唐努珠穆要把王位让给他,他就躲起来了。其间虽因本国有难,曾回国一次,但乱事过后,他们夫妇又逃走了。(事详《冰河洗剑录》。)

 二十年来,江海天与唐努珠穆虽是天南地北,也还是鱼雁常通,只有叶冲霄从无消息,也不知道他们夫妇躲在哪儿。想不到今日突然来了个叶凌风,这才带来了他们的消息。那封信上有叶冲霄夫妇的署名,信则是叶冲霄妻子欧阳婉写的,江海天认得她的笔迹。他意外惊喜,一时间也顾不得客人在旁,便叫起他妻子的小名来了。

 叶凌风突然在江家认亲,萧志远也是诧异无比,不觉对外凌风有点不满,心道:“原来他是江大侠的侄儿,这关系比我亲得多了。他却为何一直瞒着我,却要我来给他引见?”

 萧志远是个忠厚老实的好人,随即自己给他开解,“是了,他们虽说是近亲,但二十年来,从无来往。叶兄初到中原,不知江家所在,要我带路,那也是情理之常。江大侠名震天下,不知多少人与他攀亲道故,叶兄弟不愿说出他与江家的关系,正是他矜持之处,怕别人说他用江大侠近亲的身份招摇。但他应该知道我是不会用那种眼光看他的,他对我也不说实话,却是有点过份了。”但萧志远更是为他们姑侄相认的意外之喜而高兴,这一点点的不满也就不放在心上了。

 谷中莲恰好在家,一听有大哥的消息,这一喜也是非同小可,连忙出来,但她却比江海天精细得多,一出来就先说道:“大哥的信呢,拿给我看。”叶凌风本来就要上前拜见姑母的,见谷中莲已经把信捧在手中,好像全副精神都放在信上,他只好暂且站在一旁听候了。

 江海天在旁解释道:“这是大嫂亲笔写给咱们的信。”谷中莲笑道:“我从来没见过大嫂的笔迹,幸亏你还认得。”江海天面上一红,心道:“莲儿也真是的。早已事过境迁,侄儿也已经成人了。她好似还未忘怀旧事?”原来江海天少年时候与欧阳婉有过一段颇不平凡的交谊,她与谷中莲的大哥结婚之后,从不来看他们,这大约也是原因之一。

 江海天以为妻子的话语之中,含有挑剔他旧事之意,其实谷中莲只是要琢磨这封信的真假,心道:“海哥既认得大嫂的笔迹,那就不会是假的了。不过,也还有点疑窦,这少年人为何说‘这是我爹给你写的信’,而不说‘这是我妈写的’?好,旦先看了这封信再说。”

 这封信是欧阳婉的笔迹,但却是用叶冲霄的口气写的,信中说他们又决意到海外另觅安身立命之所,免得二弟让位之心始终不息,他们有生之日是再也不回中原来了,因此特命儿子来投奔姑姑,请江海天夫妇多加照顾。信中并仟悔他们过去的误入歧途,希望儿子将来是个侠义中人,好补父母之过。

 谷中莲读了,不觉热泪盈眶,心道:“想不到大哥性情如此偏激,大家都宽恕了他,他却不肯自己原谅自己。二哥不断的派人寻觅他的行踪,想必是给他知道,二哥的好意反而把他迫走了。”

 大哥的心情,谷中莲是完全可以体会得到的。看了这封信,谷中莲已是再也没有怀疑,心里想到:“这信是他的母亲替他父亲写的,用的是他父亲口气,他递信之时,不想说得太过转折,便直接说是他爹爹写的,那也是理应如此。倒是我多疑了。”当下把信收起,道:“贤侄,你回过本国没有?”她所说的“本国”乃是指马萨儿国。

 叶凌风这才上前行过大礼,叩见姑母,说道:“我爹爹叫我直接来找姑父姑母,他还给了我一条禁令。”

 谷中莲道:“什么禁令?”

 叶凌风道:“要待马萨儿国的太子即位之后,才许我回本国探亲。不但如此,他还要请姑姑代为隐瞒,不可让二叔知道我在你们这里。”

 谷中莲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唉,你爹爹也真是用心良苦。他是怕二叔要你继承王位。好,我成全他的心愿便是。”

 江海天笑道:“做一个笑做王侯的江湖游侠,那是比做一个国王自在多了。”

 叶凌风道:“侄儿本事低微,我爹爹叫我代他行侠仗义,只怕我有负爹爹期望。因此我爹爹意欲,意欲……”

 谷中莲忽道:“是你爹爹的意思,想你拜你姑父为师么?”叶凌风聪明绝顶,他本来想说“正是”的,忽地感到谷中莲的问话有点跷蹊,立即便改口说道:“这是我妈的意思,后来我爹爹也同意了。最初他好像还不大赞同似的,大约是怕我资质太差,不配做姑父的徒弟罢。”

 谷中莲心道:“这才对了。大哥改邪归正之后,虽是深自忏悔,但他内心却还是极其骄傲的。他曾几次败在海哥之手,欧阳婉与海哥又曾有过那么一段尴尬的往事,大哥总是难免心有芥蒂,是以不肯在信上写明求海哥授他儿子武功。其实,事过境迁,我与海哥早已不把往事搁在心上了。”

 江海天性情直爽,心思更是没有妻子这么曲折,当下便即慨然说道:“侄儿,你既然到我这儿,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我当然要成全你父母的心愿。从今之后,你就与晓芙一同跟我学武吧。哈哈,想不到我二十年不收徒弟,今天一收就是两个。只可惜李文成那孩子还是未见面的徒弟,不知可有师徒缘份?”

 武林最重师道,师父比生父还更紧要,叶凌风听得江海天答应收他为徒,喜不自胜,连忙再上来行过拜师大礼。

 行过礼后,谷中莲忽他说道:“侄儿,你以前练过些什么功夫,露几手给我看看。”正是:

 正喜图谋皆遂意,哪知还有难题来。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5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