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回 愿觅桃源同比翼 何堪毒手拆鸳鸯

 谷中莲武功尚未恢复,被童姥姥三指扣着她的腕脉,登时动弹不得,童姥姥冷笑说道:“你以为你有了太上皇庇护,我就奈何不了你么?快与我出去!”

 国王心中打鼓,颤声说道:“金轮圣母,这、这女子……”

 童姥姥双眼一翻,道:“陛下有何吩咐?”

 国王道:“这女子留着还有用处,请圣母不可将她伤了。不如,不如仍由我将她关进冷宫去吧。”

 童姥姥道:“你把她关进冷宫,你爷爷还是会把她放出来。我替你看管,你将事情推在我的身上,不是正可以免得你在你爷爷面前为难么?我知道你留着她有用处,但我留着她更有甲处,所以你也尽可放心,除非她当真不识好歹,否则我又怎会伤害于她?”国王无言可驳,虽然担心在两个时辰之后,谷中莲获得解药的事情就会被发现,但也只好到时再说了。

 童姥姥把谷中莲拖出宫门,磔磔笑道:“江海天是你的情郎不是?”谷中莲闭口不答。童姥姥又笑道,“你不用害羞,我都已知道了。哪个女子不盼望情郎?好,今晚若是这姓江的小子再来,我就给你行个方便,让你见他。到时,你可得一切依从我的摆布,否则可休怪我心狠手辣。”原来童姥姥经过昨晚一战,对江海天也颇有几分忌惮,故而要把谷中莲牢牢握在手中,好用来挟制江海天。

 走得不远,迎面来了一人,笑道:“师父,你终于把这这丫头捉出来了。”来的正是天魔教主,谷中莲这才知道她们二人乃是师徒。

 童姥姥道:“卡兰妮,你来得正好,这丫头就交给你看管吧。可得多加几分小心,别让她跑了。”原来昨晚童姥姥与江海天硬拼了数掌,真气耗损不少,这时上要回静室练功,用谷中莲来挟制江海天,这正是天魔教主所献的计策,重姥姥将谷中莲交给徒弟,当然是放心不过了。

 天魔教主笑道:“你老人家放心,交到我的手上万无一失。”从童姥姥的手中接过了谷中莲,笑道,“谷姑娘,何必这样怒气,我不会亏待你的,走吧!”谷中莲白眼斜脱,对天魔教主不理不睬,但她无力抵抗,只好任凭大魔教主拖着她走。

 天魔教主在宫中另有住所,并不是和童姥姥同在一起的。她拖着谷中莲回到了自己的住所。进了密室,关上了门,这才放开谷中莲,笑道:“谷姑娘,你一定恨我之极,是么?”谷中莲冷冷的看也不看她。天魔教主幽幽的叹了口气,说道:“你心里恨我,我心里却在羡慕着你呢!江海天昨晚为你面来,想必你也已经是知道的了?你有这么一个真心实意爱你的人,你还个值得高兴么?”

 谷中莲内心着实为江海天而感到骄做,听得他的名字,不由得心里甜丝丝的,验色也就缓和多了。

 天魔教主又叹了口气,说道:“你与我是不近人情的怪物么?海天小时候,我也曾抚养过他,虽然日子无多,但你可以以问问他,在那些日子里,我是不是对他真心疼爱?”

 谷中莲冷笑一声,却不言语,心道:“小时候你疼他,他长大了你却把他当作仇人。”

 天魔教主似乎知道谷中莲的心意,又道:“他现在长大了,他是正派门人,我是魔教教主,好几次我和他交手,那是为了形势所迫,不得不然,但我可也没有对他下过辣手。你还记得那次在马萨儿国,你和他一同被囚在孤岛之上,他刚刚服食了天心石,你又被主象法师的弟子点了穴道,那时我若要取你们性命,那是易如反掌。”

 谷中莲心想:“那时你是想迫我交出天心石和龙力秘藏,这才手下留情。”不过,转念一想,纵然如此,她也的确是对江海天还有几分情份,这么一想,她对天魔教主的恶感,也就不知不党的减了几分,当下说道:“你说得好听,谁知道你心里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天魔教主道:“你以为我是在打什么坏主意。”谷中莲不禁怒气又起,冷冷说道:“你们师徒俩把我从太上皇那儿夺过来,不是就为了要用我来作个圈套,令江海天上钩么?”

 天魔教主忽地微微一笑,说道:“谷姑娘,你想知道我打的是什么‘坏主意’么?我可以告诉你。我想为你盗取解药,将你放了!”

 谷中莲怔了一怔,道:“什么?你要救我?”

 天魔教主说道:“不错,你可知道,我心里实是把海天当作弟弟,把你也当作小妹妹一般?我也是愿意你们做一对恩爱夫妻的。”

 谷中莲狐疑不定,寻恩:“她说得倒像很是诚恳,但却叫我怎能相信她?”

 天魔教主又道:“我诚心助你,也不求你感激。只要你不把我当作仇人就行了。”

 谷中莲心眼玲珑,闻弦歌而知雅意,天魔教主口头说不求她感激,心中正要想她知恩报恩,当下冷冷说道:“你要为我盗取解药,可是要我拿什么东西交换么?”

 天魔教主面上一红,说道:“这个,这个……嗯,你怎么这样多疑?”

 谷中莲冷笑道:“多谢了,我不想领你的情,沾你的恩。你要怎么样算计我,那就请便吧。”

 天魔教主呆了一呆,不由得又叹口气道:“也难怪你不相信我,唉,人与人之间的误解本来就难消除,却教我如何能与你说得明白。”天魔教主尚未知道谷中莲早已得了解药。

 正说到此处,忽听得门外有脚步声,不久,就有人轻轻叩门,用传音入密的内功将话声送进:“卡兰妮姐姐,是我来了!”

 这是厉复生的声音,天魔教主似乎颇感意外,但喜悦之情却从眉字中透了出来,心道:“生弟对我的痴情,实也不在江海天对谷中莲之下,只是,唉,只是我们的际遇却差得太远了。”当下低声嘱叮谷中莲:“你在这里歇歇,不论有什么事情发生,你都不要出来。”谷中莲心道:“我才没工夫理你们的闲事呢。”这时她的功力已渐渐恢复,天魔教主一走,她正好静坐运功。

 天魔教主走出密室。打开客厅的大门,只见厉复生眉开眼笑地跑了进来,手中捧着一个玉匣,说道:“姐姐,我给你送件好东西来啦!”天魔教主说道:“噤声,你串通玉昆仑,把罗曼娜公主弄走,我师父正在生你的气呢!”

 厉复生道:“姐姐,不如咱们也走了吧?”天魔教主道:“胡说,我怎么能一走了之?你别说孩子话了,快点告诉我,罗曼娜公主怎么样了?”厉复生道:“她好得很。他们已经到了公主那座行宫,玉昆仑兄妹也已经会面了。还有一些意外的事情呢。你先看看我送你的礼物,我再一桩桩告诉你。”

 天魔教主问道:“什么礼物,如此郑重?”厉复生道:“姐姐,你再也猜想不到,这是……嗯,你还是自己打开来看看吧。”

 天魔教主打开一看,只见里面一朵三色奇花,天魔教主说道:“哦,原来你给我弄来了一朵‘雪里红妆’,这是玉玲珑给你的吧?”厉复生道:“玉家兄妹很多谢你给他们帮了大忙。”天魔教主道:“我不过是设谋定计,出力的全是你。好,多谢你给我费心啦。”厉复生道:“咦,卡兰妮姐姐,你怎么似乎不很高兴?你这么美貌,就像一朵娇艳的鲜花……”天魔教主道:“你今天是怎么啦?我不是要你奉承的。”

 厉复生道:“你可知道这朵三色奇花的奇效?你把它服下,你就可以永保青春,以后也一直像一朵永不会枯萎的鲜花啦。你老是嫌我年纪比你小,说是只可以作你的弟弟,但只要你服食了这朵奇花,我老了你都未老呢。咦,卡兰妮姐姐,你怎么不高兴,反而哭了?”

 厉复生满怀高兴,却不料天魔教主捧着这朵三色奇花,眼泪反而一滴滴的掉下来。厉复生吓得手足无措,道:“是我说错了话么?是姐姐,你、你不欢喜我么?”

 天魔教主道:“不,这世上只有你一个人对我是如此之好,我是欢喜得流泪了。”厉复生道:“这就好了,唉,不对,你不像是因为欢喜而流泪呢!你同头深锁,一定是有什么心事?”天魔教主幽幽说道:“多谢你费尽心机给我弄来了这朵花,可惜我要来也没有什么用处了!”

 厉复生道:“姐姐,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天魔教主凄然一笑,说道:“我近日练功的时候,已有征兆,只怕,只怕我的大限到了。”厉复生面色苍白,颤声说道:“走火入魔?”天魔教主道:“不错,从练功所感到的征兆看来,迟则一年,少则三月,我终是难逃走火入魔之劫!”

 原来修练邪派内功的人,功力愈增,危机愈大,到了某一关头,便要遭逢“走火入魔”之劫,重则毙命,轻则半身不遂,成了废人。不过,若能冲破此关,武功便可以有登峰造极的希望,当年金世遗就曾险遭“走火人魔”之劫,后来得唐晓澜授以正宗的内功心法,又得了乔北溟的武功秘笈,练成了正邪合一的内功,这才逃过此难的。

 厉复生呆了半晌,道:“姐姐,既然有了走火入魔之兆,那就更应该从速离开此地了。我不信天下之大,就没有能助姐姐脱难之人。”

 天魔教主道:“有是有的,但也只是有限几人,这几人或者是正派中顶儿尖儿的人物,或者是和我有冤仇的人。我当年一念之差,只想继承厉祖帅的遗志,在武林中异军突起,与正派争雄,做了魔教教主,弄得人人把我当妖邪,我还有何面目向正派中的武林宗师求助?你是知道我的脾气的,我是宁可化骨扬灰,也决不能失了这个面子。”

 厉复生知道她所说的几个人,说得更确切些,那就是当今武林中四个顶儿尖儿的人物,峨嵋派的金光大师,少林派的痛禅上人,天山派的唐晓澜,还有一个则是她所说的有冤仇的金世遗了。

 厉复生愤然道:“乔北溟的武功秘笈本是我家之物,可惜己落在金世遗之手。唉,除非……”天魔教主道:“除非是求金世遗?不,我不愿你为我之故而委屈了自己!”原来厉复生与金世遗几次相遇,其中有两次还曾交手,他也隐隐感觉到金世遗对他似有一种“爱屋及乌”之情,不过,厉复生是一个感情偏激的人,始终觉得金世遗对不住他的姐姐,因而也就总是对金世遗怀着敌意。

 厉复生道:“若然只是为我自己,我是决计不会求金世遗的但若是为了姐姐,我什么委屈也受得了。”天魔教主道:“不,我不愿意你这样。除非咱们有本事能从他手中夺回乔北溟的武功秘笈。否则我决不能让你求他。”厉复生苦笑道:“这可难了。”

 天魔教主道:“何况你纵有此心,你又到哪里去找他?”要知金世遗不比痛禅上人,要找痛禅上人,到少林寺便可找着,金世遗却是行踪无定的。厉复生叹了口气,默然不语。谷中莲在密室之中,听到此处,却恍然大悟,不禁起了一丝怜悯之情。

 谷中莲心道:“原来她屡次谋夺我的天心石和龙力秘藏。其中有此缘故,是为了要解除她走火入魔之劫。只是事到如今,即使我把止宗的内功心法传授与她,亦已迟了。”要知改习一种门径截然不同的内功,决非一年半载可能见效。而以谷中莲现在的功力,又决不能助天魔教主逃过此劫,谷中莲此时对天魔教主的恶意已消减几分,仔细一想,天魔教主虽说是行事邪僻,也曾屡次与正派为难,但若说到大奸大恶还没有。因而谷中莲也就不禁起了一丝怜悯之情。

 就在此时,只听得天魔教主又叹了口气,说道:“弟弟,我多谢你的好意,今后我是不能和你一道了,你快快走吧。要不然,给我的师父知道你在此处,只怕她会将你难为。”

 厉复生忽道:“姐姐,我有几句心里的话,你让我说完了再走,行吗?”天魔教主算算时间,心想:“师父正在静室练功,在这个时辰之内,大约不会到来找我。”便道:“好,那你就快点说吧。”

 厉复生道:“咱们从前想与正派争雄,现在想来,虽是不自量力,毕竟也还不是罪孽,但倘若害及无辜百姓,那就是大大的罪孽了。姐姐,我和你一样,不信善恶果报之说,但罪孽深重,总是于心难安。咱们又何苦以有限的岁月,去干那些令自己良心难过的事?姐姐,你可怪我直言?”天魔教主道:“我不怪你,你说吧。”

 厉复生道:“我不想离间你们师徒,但你师父的行为,我却实是不敢赞同。她似乎是在千方百计,促使昆布兰国与马萨儿国开战,这一来要害死多少无辜百姓?姐姐,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这次我在途中曾遇上马萨儿国的新工唐努珠穆与江海天……”天魔教主道:“我已经知道了,他们两人昨晚来过,你怎的忽然说到他们身上?”天魔教主尚未知道昨晚和江海天一同来的并非唐努珠穆,而是唐加源。

 厉复生有点奇怪,心道:“他怎的跑得比我的金毛狻还快?”但此时他已无心查究,继续说道:“唐努珠穆是来要求和解的,是否能化十戈而为玉帛,那就得全看昆布兰国的国王了,但昆布兰国的国王又是听你师父摆布的。”天魔教主道:“你的意思是要我劝劝师父?你还不知道我师父的脾气呢,她是决不会听人劝告。”

 厉复生道:“你不能劝告,最少也不要助纣为虐。姐姐,如今我可要对你说出我心底的话了。姐姐,你喜欢我吗?”天魔教主道:“喜欢怎样,不喜欢又怎样?”厉复生道:“若是不喜欢,这些话我也就不须说了。”天魔教主喟然叹道:“唉,我只怕拖累了你。”那意思即是说喜欢他了。

 不知不觉间,两人的手掌已是紧紧相握,厉复生柔声说道:“姐姐,走吧。咱们到海外一个孤岛去,岛上有四时不谢之花,八节长青之草,就只是咱们两个人,尘世的纷争,从此再也与咱们无涉。”

 天魔教主笑道:“你倒想得美,你可知道,我若遭受了走火入魔之劫,即使侥幸不死,也要变成残废?”

 厉复生说道:“那我就一生服侍你,我给你造一辆小车,清晨的时候,我和你去看海上日出,看那云影彼光是怎样变化无穷。黄昏的时候,看海鸥从晚霞之中回巢,听那涛声鸟语合奏成一曲美妙无比的仙乐。晚上,我和你看月亮,数星星,我给你摘一朵带露水的夜百合花,插在你的鬓边,让你做一个甜蜜的梦,一觉睡到天亮,于是咱们又去看大海潮生,锦鳞游泳!”

 天魔教主听得悠然神往,笑道:“听你这么一说,咱们简直是在过神仙般的生活了。这样的日子,即使只过一天那也是死也值得了。”厉复生大喜道:“姐姐,你答应了?”天魔教主忽地又叹了口气,说道:“只怕我难以享受如此清福,咱们走得到的地方,别人也走得到。我又何苦连累你呢?”

 厉复生道:“你是怕你的师父?”天魔教主道:“也还有别人。”厉复生道:“哦,我还没有告诉你一桩事情,文廷璧这厮业已死了。”

 天魔教主大感意外,说道:“当今之世,武功能胜过他的也不过有限几人,他是怎么死的?”厉复生道:“他在灵鹫峰下,与云琼恶斗,脚下冰河忽然裂开,他掉进冰河死了。”天魔教主道:“你亲眼见的?”厉复生道:“玉玲珑说的,想她不会骗我。姐姐,我不是幸灾乐衬,但我也不想隐瞒我的心情,我一向讨厌这厮。姐姐,你是在为他伤心么?”

 天魔教主道:“我从来也没有喜欢过他,但他毕竟也还是我的一个朋友。”

 厉复生道:“那么即使是文廷璧在生──”

 天魔教主道:“我也一样的只是喜欢我的弟弟。”

 厉复生喜欢得如同猪八戒吃了人参果,八万四千个毛孔,无一个毛孔不舒服,紧紧地握着天魔教主的双手,说道:“那么你还在踌躇什么,走吧。金毛狻就等在外边,三日之后,咱们就可以到东海之滨了。”

 天魔教主心事如潮,暗自寻恩:“我本想借助师父之力,从金世遗手中,夺回乔北溟那本武功秘笈。但从昨晚我师父对江海天的一战看来,她连江海天也未必打得过,更不用说金世遗了。文廷璧如今又已死了,即使不死,他也无此功力助我脱难。”

 厉复生道:“姐姐,走吧,咱们走到天涯海角,走到你师父找不到的地方。她又不会航海,决计难以来找咱们的麻烦!”天魔教主心意已决,娇声笑道:”好吧,弟弟,我听你的后,今后我的一生就交托你了!”

 忽听得有人哈哈一笑,说道:“这可真是太不巧了,我刚刚回来,你们就要走了?”笑声中那人已是推门而入。

 厉复生大吃一惊,叫道:“文廷璧,你,你──”

 文廷璧笑道:“小厉,你高兴得太早了,我还没有死哩!我文某人有通天彻地之能,区区冰河,岂能奈我何哉?”

 原来文廷璧仗着内功已练到“三象归元”境界,在冰河中闭了呼吸,过了一日一夜,被激流冲到岸边,给芦苇绊住,恰好有个渔夫经过,遂把他救了起来。他自夸有“通天彻地”之能,其实他那时也早已冻得半死,只剩心头一口气了。

 天魔教主笑道:“你们两人也真是的,怎的一见了面总要吵嘴?小厉也并没盼你死,你别误会。文先生,你大难不死,可喜可贺。”

 厉复生冷冷道:“文先生,你是死是活,都不关我的事,今后咱们也不会再在一起了。姐姐,走吧!”

 文廷璧挡住门口,笑道:“小厉,何必这样匆忙?你要和教主上哪儿去?”厉复生大怒道:“不用你管,文廷璧你敢拦阻我么?”文廷璧笑道:“小厉,你要走你就一个人走。不用你替教主出主意。”厉复生气得面色铁青,喝道:“岂有此理,你是什么东西。竟敢以下犯上,扣留教主么?”

 文廷璧淡淡说道:“我是对教主一番好意,你才是想乘教主之危。”

 天魔教主道:“文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文廷璧笑道:“你们的话我都听到了,教主,你有走火人魔之危,为何不与我早说?”厉复生冷笑道:“文廷璧,难道凭你那点功力,你就可以助教主脱难么?”

 文廷璧道:“不错,以我现在的内功造诣,的确还未能助教主脱难度劫,所以我才要你暂且留下,咱们商量商量。”厉复生道:“商量什么?”文廷璧道:“我有办法助教主逃过此难,但只要你们依从我三样事情,你可愿意?”厉复生半信半疑说道:“是哪三样事情,你且说说。”

 文廷璧道:“第一件,你把你祖传的武学秘典尽数给我,我知道你所得不全,但加上我的聪明才智,我自信不出三月,就可以练成正邪合一的内功,那时由我来救教主,就较有把握了。”

 厉复生冷笑道:“为什么只是要我给你?”文廷璧道:“你懂得什么?我所习的内功精深博大,若是由我来传授给你,你最少得化三年功夫,方能与你原来的所学融合,那己是远水不救近火了。我所练的三象神功,非正非邪,但最少比你所学更接近于正派内功。”厉复生心想:“此话倒也不假。”心意踌躇,一时莫决。

 天魔教主道:“第二件呢?”文廷璧道:“请教主把那部百毒真经也交与我。我可以用以毒攻毒之法,配合本身功力,这样助你脱难度劫,就有十二分把握了。”

 厉复生说道:“以药物作为辅助,解除‘走火入魔’,据我所知,只有一个前例:三百年前,乔祖师在未练成正邪合一的内功之前,曾用过这个法子。你怎么能与当年的乔祖师相比?”

 文廷璧笑道:“现在是不能比,所以我才要你的祖传武功秘典,三个月后,乔祖师当年做得到的,我也一定可以做得到。”厉复生心地单纯,听他说得如此肯定,虽然心有所疑,但亦已是半疑半信。

 天魔教主暗暗冷笑道:“你倒打得如意算盘,此事不管成与不成,你已把我两人的看家本领全骗去了,那时我还逃得出你的掌心吗?”当下不露声色的又再问道:“第三件呢?”

 文廷璧哈哈一笑,说道:“教主,想我文某以岛主之尊,在海外何等逍遥,我甘愿来到中原,做你的副手,所为何来,想你也是早已明白的了!咱们的事耽搁了己有十年,今日也该有个明白的了断了!”

 天魔教主冷冷说道:“你究竟意欲如何?”文廷璧嬉皮笑脸他说道:“文某冒昧,敢请教主下嫁。成婚之后,咱们是夫妇之亲,我自会为你尽心尽力。我的无名岛也有四时不谢之花,八节长青之草。小厉能够答应你的,我比他更胜几分!”

 厉复生“蹦”地跳了起来,大怒骂道:“丧心病狂的文廷璧,你这才是乘人之危!”文廷璧笑道,“小厉,何必这样着恼?你若是真心喜欢教主,那就该为教主着想,你没有把握救她,我却有把握救她,你就该让我。”

 厉复生嗒然若丧,偷偷一看,见天魔教主仍是神色如常,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厉复生心头酸痛,颤声道:“文廷璧,你肯起誓么?”文廷璧道:“起什么誓?”厉复生道:“你要是真心实意的助教主脱难,我就成全了你。”文廷璧哈哈笑道:“当然可以发誓。”

 天魔教主忽地冷冷说道:“你们眼中还有我么?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让我自己来说。”文廷璧道:“是,我听教主吩咐。”

 天魔教主说道:“我也有三件事情,现在就要告诉你。第一件,天魔教从今日起不再有了。”文廷璧怔了一怔,问道:“你几经艰苦创立的天魔教,就这样轻易的解散了吗?”天魔教主道:“不错,由我创立,也就可以由我取消。从今日起,你也不再是天魔教的副教主了。你愿意留在中原也好,回你的无名岛也好,悉随尊意。”

 文廷璧暗暗着慌,说道:“你若度过此劫,武功便有登峰造极之望,那时你我联手,足可称霸武林,何必要把天魔教毁了?”你道文廷璧何以着慌,原来他自己心里也很明白,天魔教主的一片芳心并不是向着他,过去之所以对他假以辞色,乃是为了要借重于他,扩张天魔教的势力之故。暗自寻思:“她自毁基业,这是表示要和我决绝么?好在她还要我助她度劫,事情也许还未绝望。”

 天魔教主淡淡说道:“多谢文先生好意,我既然不想再当教主,本身的武功能否保全,那也就不放在心上了。”

 文廷璧愕然问道:“你甘冒‘走火入魔’的灾难,不想度过这一关么?”

 天魔教主望着厉复生微微笑道:“生弟,你说得对,一个人的快乐与否,并不在于武功的有无,我即使成了废人,有你在我身边,也一样可以过得快活,甚至比从前更加快活。文先生,我要告诉你的第二件事便是,请你不必再为我费心,我也无须你助我度劫了!”

 厉复生喜极而泣,叫道:“姐姐,你真是对我太好了!”不理会文廷璧还在身边,便扑过来紧紧握着天魔教主的双手。

 文廷璧面色铁青,嘿嘿冷笑:“想不到你对小厉如此深情,当真是连性命也不顾了?”天魔教主道:“不错,所以我要告诉你的第三件事情便是:我已决意与小厉成婚,你是我们的好朋友,到时还得你来喝一杯喜酒!”

 文廷璧呆若木鸡,厉复生则喜孜孜地说:“文先生,你不给我们道喜么?请你让开吧,我们可以走了。”

 文廷璧蓦地双眼一翻,眼中就如同要喷出火来,磔磔笑道:“好朋友,哈哈,好朋友!今天你们是把我当作三尺小童来戏耍了!”天魔教主淡淡说道:“文先生,你是这样想么?那也由得你吧,对不住,我们可真要走了,你别拦在门口,好么?”

 文廷璧一声大吼,蓦地一掌便向厉复生打去,喝道:“教主执迷不悟,都是为了你的缘故,我不能让你害死教主,今日与你拼了!”厉复生喜极忘形,文廷璧掌力发出,他方才省觉,幸亏天魔教主却早有防备,衣袖一扬,一蓬毒针飞了出来,文廷璧识得厉害,只好移转掌力,先把毒针震落。

 天魔教主柳眉一竖,斥道:“文先生,你胆敢暗算我的丈夫,我们夫妇也不能和你客气了。”这时厉复生已经清醒过来,勃然大怒,喝道:“文廷璧,你滚不滚开?”就在天魔教主再次挥袖之时,他也抽出玉尺,朝着文廷璧搂头便打!

 文廷璧双掌合拢,左右一分,使出“阴阳双撞掌”的招式,分击两人,左虚右实,用了七成以上的功力,对厉复生痛下杀手!他的“三象神功”确是非同小可,掌力一发,厉复生的玉尺,竟似被一堵无形的墙壁阻止,攻不过去。

 可是他以右掌的七成功力堵住了厉复生的去路,左掌的三成功力却应付不了天魔教主的“铁袖神功”,“啪”的一声,手臂已给打中。三人之中,天魔教主功力较弱,但也相差不远,这一击虽未能伤及文廷璧筋脉,亦已令他感到火辣辣的作痛。而且一股淡淡的幽香,也随着袖风透进了文廷璧的鼻观。

 文廷璧当然知道天魔教主的使毒本领,连忙闭了呼吸。就在此时,只听“波”的一声,厉复生的玉尺已戳破了那股无形的气流,指向文廷璧腋下的“期门穴”,文廷璧仍不让步,身形一缩,避开这招,突然化掌为拳,一招“横身打虎”,猛捣出去。

 天魔教主中指一翘,指上戴着套环,尖端是一枚黑得发亮的毒针,文廷璧不惧天魔教主的指力点穴,但对她层出不穷的使毒功夫,却不敢不防,连忙缩手。说时迟,那时快,厉复生的玉尺已是欺身直进,一招之间,连袭文廷璧的七处大穴。

 文廷璧在他们两人联手夹攻之下,避无可避,只得闭了全身穴道,振臂一挥,硬接厉复生的玉尺。厉复生这根玉尺是件宝物,只有三尺来长,却有百斤之重,只听“蓬”的一声,如击败革,饶是文廷璧有护体神功,也给他打得痛彻心肺、眼睛发黑。天魔教主盈盈笑道:“老朋友当真是拼个你死我活么?”

 文廷璧大吼一声,倒纵出一丈开外,厉复生被他的反震之力一震,也跄跄踉踉的退了几步,天魔教主将他拉着,说道:“弟弟,快走,这笔帐以后再算不迟!”

 文廷璧气得面色铁青,冷笑说道:“你们要想把我撇下,只怕也没那么容易!”蓦地一声长啸,将声音远远送了出去,跟着喊道:“金轮圣母,你的好徒弟跟人跑啦,你是管也不管?”天魔教主最怕的就是她的师父赶来,连忙叫道:“弟弟,快唤金毛狻来!”她“一算时刻,她的师父在静室练功,大约不久就可竣事,她必须在这少许的时刻之内,逃出宫门。

 厉复生因为来时尚未知道天魔教主肯下决心,跟他私逃,故而把两只金毛狻都留在宫墙之外。他是如此想的,金毛狻行动如风,到了天魔教主答应了他,那时再把它们招来,也还不迟,免得过早带入宫中,惹人注意。

 厉复生一声长啸,立即便听到金毛狻的吼声,天魔教主放下心上一块石头,想道:“金毛狻片刻之间便可到来,只要跨上了金毛狡,师父纵有天大神通,那也是追之不及了。”当下便与厉复生一起,两人加快脚步,准备上前迎接金毛狻。

 听到了金毛狻的吼声,文廷璧又气又急,身形一起,便向厉复生扑来,脚未落地,人尚悬空,已是一招“鹏搏九霄”凌空击下。厉复生与天魔教主双掌齐出,只听“蓬”的一声,文廷璧敌不过他们的合力,登时又似皮球般的给抛了起来,但文廷璧也好生了得,在半空中一个翻身,借他们二人的掌力,去势如箭,在六七丈外落了下来,仍然拦着他们的去路。

 天魔教主怒道:“文廷璧,你真是太不识好歹了,事到如今你还想阻挠?”衣袖一扬,“轰”的一声,一枚毒雾金针烈焰弹发了出来。文廷璧狞笑道:“卡兰妮,我说你才是不知好歹!”一记劈空掌扫出,毒雾消散,金针落地,那一团火光反向天魔教主卷来,厉复生连忙也以劈空掌力,将那团火光,又推过去。厉复生有天魔教主相助,合两人之力,当然是胜过文廷璧好多。可是这么一来,又被他耽搁了一些时候。

 厉复生心里暗暗奇怪:“怎么金毛狻还不见来?”急忙再以啸声催促,过了一会,才隐隐听到金毛狻的一声吼声,比起刚才的吼声减弱许多,似是有气没力的样子,厉复生狐疑不定,那文廷璧拦在前头,以“三象神功”震塌了一座假山,又阻了他们一阻。厉复生怒道:“先把这厮杀了!”

 文廷璧哈哈笑道:“你要杀我,只怕也没那么容易?”双方且战且走,文廷璧虽然处在下风,但他十分机灵,只采骚扰的战术,却不恋战,避免给对方围攻,有时抛一块石头,有时断一棵大树,总之百计千方,阻延时刻,厉复生与天魔教主也有顾忌,一时之间,倒也无奈他何。好在金毛狻虽然不见到来,那童姥姥也未见出现。

 谷中莲在那密室之中,天魔教主、厉复生和文廷璧的争吵,她都听得清清楚楚,不知不觉,对天魔教主的恶感又消了几分,反而有点同情她了。心里想道:“现在已没有人监视我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这时,离开她服解药的时间,已有了一个多时辰,又经过她运功催行药力,功夫虽未完全恢复,也已恢复了七八成。她从密室里走了出来,向外张望,只见已是暮霭沉沉的黄昏时分,周围十分寂静,远处虽然有幢幢黑影,却不是向着她这边方向而来。文廷璧与厉复生的高呼酣斗之声,也已在很远的距离之外。看来那一些人是被他们的厮杀声惊动,跑去看个究竟的。

 这正是逃跑的最好时机,谷中莲却忽地想起一事,心道:“不可,我是为了消饵战祸而来,岂可一走了之?国王曾与我约定,要我今晚二更时分,到他宫中,助他除去他的政敌泰清王,只要此人一除,昆布兰国的主战派便失了领袖,可望化干戈而为玉帛了。我已经答应了国王,若然身在囚笼,那是无话可说;如今既已脱险,焉能失信于他?”思念及此,心意立决,打消了逃跑的念头,悄悄的避开人多之处,绕路而行,借物障形,前往国王的寝宫践约。

 谷中莲为了避免给人发现,所走的方向和天魔教主所走的方向相反,但那金铁交鸣、高呼酣斗之声;仍是断续传来,谷中莲心中悬悬,暗自想道:“天魔教主虽然心术不正,行事邪僻,但毕竟也还不是穷凶极恶之徒,更难得的是她对厉复生也有一片真心,不负厉复生对她的痴恋。唉,但愿他们能够脱险,只要她今后真的是改邪归正,我倒要请海哥助她一臂之力,海哥的内功造诣,已差不多可以及得上他的师父了,说不定可以助她逃过了走火入魔之灾。”心念未已,忽然听得一声刺耳之极的尖叫,正是天魔教主的声音。谷中莲心头一凉,不禁失声叫道:“糟糕,糟糕,他们仍是未能脱险!”

 忽地有人阴恻恻的应声接道:“他们未能脱险,你就能脱险了么?嘿嘿,我看你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只顾替别人担心?”淡月疏星之下,只见假山背后,突然现出一人,正是天魔教主的姐姐,昔年曾冒认谷中莲作女儿的那个缪夫人。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呼”的一声,缪夫人已抖开了一正红绸,向谷中莲当头罩下,谷中莲大怒,一手抓去,“嗤”的一声,红绸给她抓裂,撕作两条。但可惜谷中莲的功力还未完全恢复,红绸虽然给她抓裂,却还未能夺了过来。将红绸撕作两条,也还未完全分开,另一端尚握在缪夫人手中。

 缪夫人哈哈一笑,用力一抖,两条红绸左右一分,缠上了谷中莲的双臂。她那条红绸是沾有药粉的,红绸一抖,药粉飞扬,气味芬芳,中人欲醉。谷中莲一口气吹出去,将药粉吹开。但她既要运气吹开毒粉,已无余力挣脱束缚,那两条红绸打了几匝,将她的手臂牢牢缚住。

 缪夫人笑道:“我本来就有意认你作我女儿,你放心吧,只要你乖乖的听我的话,我决不会将你难为。”谷中莲大骂道:“你这妖妇,胡说八道,简直是恬不知耻!”缪夫人冷笑道:“你这么不听话,我就不要你作女儿,要把你当作丫头了。哼,过来吧!”红绸收束,将谷中莲一步一步地拉了过来。正是:

 打破玉笼飞彩凤,谁知又有伏兵来。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5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