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回 同命相怜疑幻梦 幽情互慰结知交

 华天风说道:“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旦夕之祸福,也只能希望他们逢凶化吉,遇难成祥了。他们都有一身武功,虽然不习水性,总比常人体质强壮,能够忍受饥寒,未必就会丧命。只要被水流冲到岸边,或者碰到过路的人,那就有救了。”

 江海天心想,在这荒山冰谷之中,哪会有过路的行人,至于希望水流把他们冲到岸边,这更属渺茫之事。但事已如斯,急也急不来了。

 华天风口里安慰江海天,心中也是难过之极,云琼兄妹是跟他出来的,倘有三长两短,他将来有何面目再见云召?云琼兄妹的内功远不如唐努珠穆,得救的希望比唐努珠穆还要渺茫,说到责任的重大,云召是将儿女付托给他的!心情的沉重,华天风比江海天更甚,不过他是历尽沧桑,饱经忧患的老年人,遇上事情,却要比江海天这样的初出茅庐的少年镇定多了。

 江海天方寸已乱,一切都由华天风作主,离开了险地之后,江海天道:“难道咱们就只能听凭天命,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华天风道:“你意下如何?”

 江海天道:“求义父指点。”

 华天风道:“你得把信息告诉唐努珠穆的家人。”

 江海天定了定神,想起了谷中莲,说道:“不错,珠穆本是为他的妹妹而来的,不管我这师弟是生是死,我都应该先把他的妹妹找到。”

 华天风道:“我与你分道扬镳,这里无路可通,我要翻过这座山追踪冰河的源头,万一发现他们,我可以立时将他们救治。”

 江海天道:“干爹,你一个人翻山过岭,我不大放心。”

 华天风说道:“我平日采药,山路是走惯了的,翻过这座山不比刚才上灵鹫峰那样要冒奇险,你尽可放心。海儿,你一个人到昆布兰国,人地生疏,他们两国又正有着纠纷,你要找的是马萨儿国的公主,到了昆布兰国,只怕周围都是你的敌人,你更得小心在意!唉,本来你先回到马萨儿国,把这消息带给珠穆的大哥叶冲霄要好一些,但他妹妹的事情也是急不容缓的,而且此地又已是昆布兰国的国境了,我也不想阻拦你了。总之,你一切都得自己小心。”

 两人彼此关心,互相叮嘱,最后也只能分道扬镳。华天风临分手时说道:“我要是找到他们,会赶到昆布兰国的京城与你相会。你此去也请顺便打听打听你碧妹的消息。”江海天道:“不劳嘱咐,我自会留心。”但他心里可感到一阵惭愧:“义父对我如此关怀,实在比我对碧妹的关怀还多得多!”

 江海天怅怅惘惘,独自前往昆布兰国,按下不表。

 且说唐努珠穆在洪流之中挣扎,好不容易窜出水面,吸了口气,一个浪头打来,又遭没顶。幸亏他内功深厚,换了口气,便可以支持不少时候。在激流急湍之中,他始终紧紧地抱着云璧,不敢放松,每次窜上水面换气之时,也带着云璧露出头来。

 水底比水面暖和得多,因为深水最寒冷的时候也经常保持着摄氏四度,所以只有上层结冰,下面是永远也不会结冰的。因此云璧虽然功力较弱,还不至于冻僵。

 唐努珠穆不懂水性,在激流急湍之中,心里发慌,功力虽高,渐渐也感到筋疲力竭,腹中又饥又渴,双眼也渐渐发黑了。云璧在他怀抱之中,最初还会挣扎,过了一会,竟是全无动弹。

 唐努珠穆心头发冷,“难道我们二人竟然命丧于斯?我死了不打紧,却累了云姑娘。”心念未已,忽觉水流渐缓,原来已流出了两峰夹峙的窄谷,河面宽广,地势平坦,水流当然就没有那么湍急了。

 深水中有条怪鱼游来,发出闪闪萤光,原来是冰河中独有的一种鱼类,名为“珠鱼”,身长不及一尺,却有二百粒左右能放光的骨珠,如遍布明灯一般。唐努珠穆正感饥渴,但却不敢生吃这种怪鱼,他借着“珠鱼”所发的光,抓到了一条河鳗,挣扎着窜出水面,忽见面前有一块巨大的浮冰,再往前面,浮冰更多,一块接着一块,就似水面上搭起了一条浮桥,一直连到陆地。原来冰河到了此处,已远离了那座火山,空气寒冷,浮冰已是甚为坚厚,再往前面,连河面都结冰了。

 唐努珠穆心中大喜,精神一振,咬着河鳗,腾出一只手来,抓着那块形似磨盘的坚冰,猛地一个翻身,将云璧带上浮冰,当下吸了口气,施展轻功,好在河面浮冰遍布,两块浮冰之间,最多的距离也不过一丈,唐努珠穆虽然精疲力竭,腾身纵跃,还勉强可以对付过去,不消多久,他抱着云璧,已是安全到了陆地。

 唐努珠穆将云璧放了下来。唤了两声“璧妹”,云璧双眼紧闭,面色青紫,丝毫也没反应,只见她小腹鼓胀,显然是被灌进了许多冰水了。

 唐努珠穆顾不得疲倦,更顾不得男女之嫌,当下就给云璧推拿,过了一会,云璧喉头咯咯作响,唐努珠穆握着她双脚,倒提起来,云璧吐出了腹中积水,双眼也才慢慢张开,但仍是气息奄奄,说不出话来。唐努珠穆一掌贴着她的背心,以本身真气输送进去,助她血脉流通,又过了半响,云璧这才“嘤”然一声,叫了出来。

 唐努珠穆柔声唤道:“璧妹,醒来,醒来!”云璧张开了眼睛,茫然问道:“我这是做梦么?这是什么地方?”唐努珠穆道:“是像一场恶梦,好在已经过去了。”云璧渐渐恢复了记忆,说道:“啊,我记起来了,我被那姓文的恶贼所擒,地面突然裂开,洪水涌出……哦,穆哥,我明白了,是你将我救起来的!你把那恶贼打死了么?”唐努珠穆道:“不用我动手除他,他已经遭到报应了!我看着他被你的哥哥一掌打翻,随即沉没在漩涡之中了。”

 云璧听得惊心动魄,忽地叫道:“不好!”唐努珠穆道:“怎么?”云璧道:“你可有看到我的哥哥么?在咱们被洪流卷了之后。”唐努珠穆道:“咱们已然脱险,我想你哥哥大约也会安然无事的。”云璧忧心忡忡,说道:“我哥哥不会游水的,除非有人救他。”

 唐努珠穆笑道:“我也不是不会游水吗?但咱们毕竟还是上了岸了。”云璧心情稍稍放松,说道:“但愿他也像咱们一般逢凶化吉。”她神智尚未完全清醒,一时间还未想到唐努珠穆之所以能够脱险,乃是由于他本身功力深湛的缘故,而唐努珠穆举自己为例,也是有意要如此安慰她的。

 云璧醒来之后,唐努珠穆当然不好意思再抱着她了,她离开了唐努珠穆的怀抱,又冷又饿,身体渐渐发抖,唐努珠穆道:“我捉到一条河鳗,这里无法举火,你忍着点儿,把它生吃了吧。”云璧颤声说道:“我,我不敢。”

 唐努珠穆笑道:“你闭了眼睛,捏着鼻子。”他将那条河鳗一片片的撕开,送进云璧口中,让她慢慢咀嚼。河鳗功能补气行血,云璧虽然觉得腥味难受,但饿不择食,也只好闭着眼睛,把它生食了,腹中一饱,精力渐渐恢复,便觉得暖和了许多,只是衣裳全湿,怪不好受。

 云璧张开眼睛,见那条河鳗已只剩下一堆鱼骨,歉然说道:“你怎么不吃一点儿,全都给我了。”唐努珠穆道:“我不饿。”其实他也感到腹中饥饿,只是他内功深湛,却还可以勉强支持得住。

 唐努珠穆留心观察周围的环境,只见是一片白茫茫的冰天雪地,除了冰雪和石头之外,什么都没有。唐努珠穆暗暗吃惊,心想:“可到哪里去找食物充饥?还有璧妹的衣裳也要替换。”他知道河中有鱼,但他刚刚脱险,思之犹有余悸,且又已是力竭精疲,怎敢再跳进冰河冒险?

 正在心里发慌的时候,忽听得一缕箫声,隐隐约约的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音细而清,抑扬顿挫,十分动听。云璧精神一爽,说道:“你听,有人吹箫,说不定这里有人家呢!”

 唐努珠穆却不由得吃了一惊,这箫声远远传来,却听得清清楚楚,显然这人的内功非比寻常。这也还罢了,更令得唐努珠穆惊奇的是,那人所吹奏的曲子,正是唐努珠穆在灵鹫峰上所曾经听过的,那白裘少年临走时所吹过的那支。

 唐努珠穆暗自寻思:“想不到这神秘少年也在这儿,不知华姑娘是否也给他带到此间来了?”随又想道:“这少年不知是友是敌?虽然从种种迹象看来,他对华姑娘尽心看护,应该是个好人,但究竟还未摸清他的底细,人心难测,总还是小心一点为妙。何况他又是和天魔教的副教主同在一起,我若贸贸然去求他们相助,倘若他们忽然翻脸,江师兄不在这儿,我的气力又未曾恢复,决计不是他们对手,我吃亏不打紧,只怕还要连累了云姑娘。”

 云璧道:“穆哥,你在想些什么?这里若有人家,那咱们就是绝处逢生了,你还不高兴吗?”唐努珠穆道:“璧妹,那边有个岩洞,你躲进洞里去,等我回来。我要看清楚是甚人家,才放心让你也去。”云璧笑道:“我的衣裳里外全都湿了,这个样子怎好去见生人?你叫我去我都下去呢。你至紧要给我借一套衣裳回来。”

 唐努珠穆陪云璧进入岩洞,洞里倒很洁净,只是风从洞口吹入,风势很大,唐努珠穆问道:“璧妹,你觉得好些吗?冷不冷?”云璧盘膝打坐,笑道:“我吃了那条河鳗,暖和多了,我正想吹干我的衣裳。穆哥,你没有吃过东西,我倒是担心你跑不动呢。”

 唐努珠穆笑道:“你顾虑得是,那么我也先练一会功吧。免得半路上晕倒,你在这里空等,可就要干着急了。”其实唐努珠穆功力深厚,即算绝食几天,他也还禁受得起,不过,他要提防意外,却不能不先恢复几分功力。

 金世遗传给他的内功甚是神奇,尤其在他服食天心石之后,天心石是热性最烈的药物,与他本身的内功结合,早已练成了一股纯阳之气。他盘膝而坐,默运玄功,不消多久,头顶上就似有一个蒸笼一般,散发出热腾腾的白气,衣裳渐渐干了,虽然还是感觉饥饿,但已远远不似刚才的难受,功力也恢复了几分。云璧在旁,好生羡慕。

 唐努珠穆活动活动了手足,说道:“好,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这时已是午夜时分,白雪皑皑,映着月光,周围景物,似是蒙了一层薄雾轻纱,虽然隐约朦胧,却也可以看见。唐努珠穆在雪地上施展轻功,过了一个山坳,地气似乎暖和了许多,前面有十几株树木,再过一会,树木后面的房屋也看得清清楚楚了。

 这一排房屋倚山修建,气势不凡,屋顶所铺的全是琉璃瓦,在明月积雪之下,更显得金碧辉煌。唐努珠穆暗暗纳罕,寻思:“这少年不知什么来历,真是古怪得紧!在灵鹫峰上他独住冰屋,在这里却又有王宫一般的屋宇。我且先摸一摸他的底细再说。”

 箫声再起,唐努珠穆虽不甚通晓音律,也听得出那是一支哀怨缠绵的曲子,心想:“这少年有什么心事?唔,莫非他是为华姑娘起了相思?”这箫声等于给他引路,当下唐努珠穆施展绝顶轻功,飞进了围墙,很容易的就找到了吹箫人的所在。

 那座房子后面有一棵大树,虽然枝叶光秃秃的,但也还可以藏身。唐努珠穆躲在树上,往下一瞧,不觉愕然!

 只见吹箫的竟然是个女子,这时她正在放下玉箫,曼声吟道:“非关惜别为怜才,几度红笺手自裁,湖海有心随颖士,风情近日迫方回:无多掩幔留香住,依旧窥人有燕来,自古同心终不解,罗浮冢树至今哀。”这是当代诗人黄仲则的一首名诗,唐努珠穆习过汉学,虽不甚精,也约略听得懂那诗中之意,诗中说的是一个痴情女子,一心要追随她的心上人,但终于不能不分离。诗人怀念他的红颜知己,盼望她旧燕归来,可是却只怕未必能如所愿了。

 唐努珠穆心头一震,看了又看,尽管这女子改了服装,但从声音笑貌,却仍然可以认得出来,不是别人,正是那灵鹫峰上所见的少年,连她手中所持的那支玉箫也是一模一样。

 唐努珠穆刚从一个恶梦中醒来,如今又似坠进一个恍惚迷离的梦境中了:“想不到他、他竟然是个女子!”

 要知唐努珠穆为了他妹妹的缘故,也似江海天一样,希望华云碧另缔良缘,而那灵鹫峰上的少年,正是他们希望之所寄,那少年救了华云碧,要是他们二人爱上,那也正是顺理成章之事,江海天的难题也就可以不解自解了。哪知他们想得很美,却不料那“少年”竟是女儿身!唐努珠穆不禁茫然若失,几乎从树上掉下来。

 这意外的发现令得唐努珠穆心神不定,一时间不知是进去见她的好还是就此走开。那女子放下玉箫,叫道:“玛依!”一个侍女从里间揭帘而出,笑道:“小姐,你深夜不睡,还是在为那位华姑娘操心么?”唐努珠穆恍然大悟,这才想到那一首诗所说的那个痴情女子,与华云碧目前的情况正是甚为相似。那女子凄然说道:“华姑娘是很可怜,但天下可怜的女子,也不止她一个。”

 那侍女道:“嗯,小姐,我知道你也有着心事。公主怎么样了?”那女子道:“我正在等待她的消息,说不定等下会有人来。玛依,我不方便走开,你给我去一趟。”那侍女道:“请小姐吩咐。”那女子道:“你去看看他们醒了没有,可不许惊动他们。”

 那侍女道:“我知道。要是他们醒了?”那女子道:“你偷偷听他们说什么,回来告诉我。”那侍女“噗嗤”一笑,道:“这样的妙事,亏小姐想得出。将来可不知道华姑娘是埋怨你呢,还是感激你呢?”那女子笑道:“你要知道,那就快些儿去看看他们的动静吧。”

 唐努珠穆听了,疑云骤起,不禁暗自寻思:“她用的是‘他们’二字,其中有一个已知道是华姑娘了,可不知道另外一个却又是谁了?”好奇之心大起,待那侍女走了一段路,他就从树上下来,悄悄的跟在她的后面。

 唐努珠穆怕她发现,不敢走得太近。只见那侍女穿过回廊,绕过假山,走到了园子当中的一个小湖旁边,停下了脚步。这小湖是人工开辟出来的,湖中有个小岛,岛上有间屋子。湖上有浮冰片片,但却也有朵朵青莲。那是一种异种莲花,在冰天雪地之中也能开放的。

 冰湖之中青莲盛开,倒是一种罕见的奇景。但唐努珠穆却是无心观赏,只是想道:“既没有船,也没有桥,可怎么过去?华姑娘想必就是被囚在那间屋子里面了。那女子将她囚在这儿,自是防备她逃走的,可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在灵鹫峰上,她对华姑娘小心看护,到了这儿,却又似敌人一般防范,真是古怪透顶,令人莫解。”

 心念未已,只见那侍女掏出一条蝇索,振臂一挥,呼的一声,那条绳索横过湖面,索端有个尖钩,钩着了对面的一棵树,那侍女将绳索的另一端在这边的一端树上打了个结,手攀绳索,捷若猿猴,很快的就到了对岸。唐努珠穆心道:“这侍女武功倒也不弱。”那侍女一到对岸,就把绳索收回去了。那条绳索本来是在树上打了个结的,那侍女的手法甚为奇妙,到了那边,只见她将绳子轻轻一抖,结子便即解开,长虹一般的掣了回去。

 湖面虽然不是十分宽广,但从岸边到那小岛,也有六七丈宽,唐努珠穆即算功力恢复,也不能一跃而过,何况他现在由于饥饿的缘故,气力只及原来的三成?这时那侍女已走到那座屋子门前,她根本不知道后面有人,毫无警戒,全神贯注的将耳朵贴着窗子偷听。唐努珠穆蓦地得了个主意,折下两枝树枝,先把一技抛进湖中,立即腾身飞起,在半空中打了个筋斗,落下来时,脚尖正点着那枝树枝。

 唐努珠穆仗着超妙的轻功,脚尖一点树枝,鞋底未湿,身形已是迅又掠起,再抛下第二枝树枝。原来他是怕湖面的浮冰太薄,难以借力,故而改用树枝垫脚的,这两枝树枝就等于两块踏板,唐努珠穆两个起落,便飞过了这六七丈宽的湖面。当他第二次跃起,人在半空,脚尖尚未着地之时,便听得屋内传出了一个惊喜交集的女子的声音,叠声叫道:“海哥,海哥!”正是华云碧的声音,这虽在唐努珠穆意料之中,也自好生欢喜,心想:“这次终于找着华姑娘了。”

 那侍女全神贯注的偷听屋内的动静、唐努珠穆差不多走近她的身边,她才蓦然发觉,还未曾叫得出声,唐努珠穆出手如电,已是迅即以“隔空点穴”的功夫,点了她的穴道。

 就在此时,只听一个带着苦涩味道的男子声音说道:“我是云琼,华姑娘,你还认得我么?”华云碧“啊呀”一声叫了起来:“怎么是你?咦,这是什么地方?我是在做梦么?你又是怎么到了这儿来的?”敢情是云琼已醒了多时,而华云碧则刚刚才醒。云琼大约是因为浸在冰河之中,为时过久,说话带着重伤风的鼻音,因而就显得有些苦涩的味道。不过,也许是因为华云碧一醒来就将他错认作江海天,他感到满不是味儿。

 华云碧在这屋内那是唐努珠穆早已料到了的。但云琼也在这儿,却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这一瞬间,他也几乎疑心自己是在做梦。

 云琼道:“只怕这真是一个荒唐的怪梦,我分明记得我是掉进冰河了的,糊里糊涂的一觉醒来,我就躺在这里了。奇怪的是我的衣裳已换了一套干的,你又在这儿。我以为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原来你也一点不知!华姑娘,我不是有心闯进你的屋子的。”

 华云碧道:“这并不是我的屋子。咦,这么看来咱们都是受了人家摆布了。”云琼道:“你打开门看看,外面是什么地方?”过了一会,他自己在自言自语道:“奇怪,这房子是没有门的。”

 这是一间十分坚固的石屋,里外都找不到门。唐努珠穆心想:“敢情这又是像灵鹫峰上的那间冰屋一样,是要从地道进去的。”他本待出声叫唤,但听得华云碧说到那“摆布”二字,他心中一动,却又忍着了。心想:“怪不得那侍女说她小姐,这样的恶作剧也亏她想得出!嗯,不过,这也未必是恶作剧呢。”

 忽听得华云碧道:“我倒有点想起来了!”云琼连忙问道:“怎么?”华云碧道:“似乎有一个白衣姑娘是时时在我身边的!”

 云琼甚是纳罕,问道:“怎么说是似乎?”华云碧道:“我一直迷迷糊糊的,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了,似乎有许多人来看过我,有我爹爹,有仲叔叔,有你们兄妹,还有,有江海天。”云琼笑道:“这全是梦境。”

 华云碧道:“不错,那白衣姑娘也是这么告诉我的,说这是梦境!唉,我是像在做着无休无止的梦,什么都弄糊涂了。是梦是幻?是假是真?我都已不能分辨,那白衣姑娘到底是真人还是幻影,我也不敢断定,所以只能加上‘似乎’二字。”

 她忽地“哎哟”一声,叫了起来,云琼吓了一跳,原来是她用力咬了咬自己的指头,说道:“很痛,很痛,现在大约不是梦了!”

 云琼道:“你的爹爹,你的海哥,这些人都是你梦中所见的幻影,唯有那个白衣姑娘,我看一定是个真人,就是她救了你的。”华云碧道,“不错,我也是这么想。我还想起了,她曾经对我说过好些话。”云琼连忙问道:“你还记得她对你说的那些话吗?”

 在这瞬间,华云碧又是悠然存思,茫然若梦,似乎根本听不见云琼问她什么,云琼一时急了,也顾不得冒昧,不自觉的便摇了摇她的手臂,说道:“华姑娘,你怎么啦?”

 房中有对红烛,用玻璃灯笼罩住,烛光吐艳,华云碧的双颊也显得一片晕红,她忽地似是在梦中醒来,说道:“你怎么知道我的爹爹和海天他们都是幻影?”云琼笑道:“因为这半个月来,我天天都和他们在一起。”华云碧似喜似惊,说道:“你和他们在一起的?嗯,他们怎么啦?”云琼道:“说来话长──”正待将所经历的事情细说,华云碧忽又露出恍惚迷离的神气,说道:“你说是幻影,怎么就似不久之前,我分明听得海天在大声叫我,那好像不是梦?”

 云琼道:“那的确不是梦。我不知今天是什么日子,我也不知自己昏迷了多少时候,但最近的事情我还是记得的,也许是昨天,也许是前天,你的爹爹和江海天曾经上过灵鹫峰,他们怀疑你在那灵鹫峰上。敢情这是真的,你是在灵鹫峰上听到江海天的声音了!”

 华云碧道:“你们怎会到那儿来的?那灵鹫峰在什么地方?”云琼道:“我和海天他们一同到昆布兰国来的,我听说那灵鹫峰是在昆布兰国与马萨儿国交界的地方……”华云碧忽又打断他的话道:“我知道了,江海天他是要往昆布兰国去看他的莲妹的。”声调苍凉,唐努珠穆在外面偷听,虽然看不到她,也想象得出,她这时候一定是一脸失望的神情。但唐努珠穆也在奇怪:“她怎么会知道的?”

 唐努珠穆心念未已,只听云琼已将他心里想问的说话问了出来:“你是怎么知道的?”

 华云碧目中蕴着泪光,哽咽道:“海哥的心上只有他的莲妹,这是我早已知道的了。”云琼想问的乃是她怎么知道谷中莲现在昆布兰国,却不料华云碧答非所问,吐露了她心底的哀伤。

 云琼呆了一呆,顿时间也给触动了愁怀,只觉悲从中来,难以断绝。华云碧一瞧,只见云琼眼角也蕴有泪珠,更增伤感,不觉问道:“你是陪伴海天去寻谷中莲的吗?”云琼涩声说道:“不,我和妹妹都是来找寻你的。我、我早已是不想再见谷中莲了。”华云碧眼泪滴了下来,低声说道:“多谢。我只道这世上除了我爹爹之外,已是无人再记得我了。”

 流泪眼观流泪眼,伤心人对伤心人,这刹那间,两人都是同样心情激动。云琼不知不觉的又握着了她的手,说道:“一棵草有一滴露珠,一把锁有一把锁匙,天地万物都是各自有各自的缘份,如今我是懂得了。你或许也会知道,我曾经对谷中莲有过深深的倾慕,不瞒你说,当我知道她心上另有了一个人的时候,我也曾经是很难过的,但现在我却是为他们高兴了,要是他们都感到幸福,我也就感到幸福了。”云琼是为了安慰华云碧,也是为了安慰自己,但这却也是他心中不知想了多少遍的说话,说来端的真情流露,诚挚感人。

 这刹那间,华云碧宛如受了当头棒喝,心中虽然还是难过,但却豁然“悟”了。本来这种感情的“死结”,是最难解开的,巧的是云琼和她正是同样的遭遇,同样的心情,说出的话来,也就格外能够听得入耳,钻进了她的心灵深处。

 华云碧泪如雨下,也不自觉的紧紧握着云琼的手说道:“多谢你指点迷津,你瞧,我现在也很高兴了。”她满脸泪痕,但云琼却可以感觉得到,这已经是“雨过天晴”了。阴霾布满的天空,本来是应该有一场大雨,才能使得乌云消散,恢复晴明的。

 屋外的唐努珠穆这时也忽地恍然大悟:“原来那白衣女子如此摆布,是有着这般的深意存在。姑不论他们将来如何,最少他们现在已是并不孤独了,在感情软弱的时刻,最需要同病相怜的人互相安慰,他们的苦恼,也必将大大消减了。”

 唐努珠穆初来的时候,本是想与他们见面的。此际他明白了那白衣女子的用心,反而不愿惊动他们了。他在地上拾起了那条绳索,轻轻的就离开了这间屋子。那侍女给他所点的穴道,是过了一个时辰便可以自解的,暂时也不必理会。他用那侍女刚才用过的方法,挥索飞过湖面,迅即回到对岸。正是:

 天下有情成眷属,姻缘凑合巧安排。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5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