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回 心事难言挥玉笛 风云不测陷冰河

 那白裘少年忽地一声冷笑,说道:“你害得她还不够吗?”话犹未了,已是翩如飞鸟般地扑了到来,洞萧一挥,疾点江海天胁下的“愈气穴”。

 这“愈气穴”乃是人身死穴之一,江海天在问不容发之际,用“天罗步法”闪开,不禁心头火起,说道:“华姑娘是我义妹,她刚才叫的就是我,你怎么可以不许我去看她?我有话自然会对她去说,不必你来多管闲事。你是她的什么人?”

 那少年厉声喝道:“滚开,你和她是义兄义妹又怎么样?你对不住她,这就已经恩断义绝了。她现在是我的客人,我不许你见就不许你见!”他口中说话,手底丝毫不缓,片刻之间,已是遍袭江海天的三十六道大穴。江海天以天罗步法配合上乘轻功,虽然一一避开,但却冲不过去。

 江海天怒道:“你再不让路。我可要不客气啦!”那少年仍是喝道:“滚开!谁与你讲交情,你不客气,我更不客气!”江海天默运玄功,一掌拍出,但他见这少年的说话似乎是处处帮着华云碧,想来不是坏人,故而这一掌只用了三成功力,意欲将他推过一边,便冲过去。

 哪知这少年只是晃了一晃,依然拦在他的面前,江海天大感意外,心道:“难道他练有金刚不坏神功?”要知江海天自服食天心石之后,功力之深厚,除了他师父金世遗之外,早已无人能及,他用了三成功力,心里还在害怕那少年禁受不起,只因他见那少年的点穴手法极是高明,这才用到三成功力的。在他意想之中,那少年不是一跤摔倒,就定要远远避开,哪知这少年正面硬接了他的一掌,只不过晃了一晃。

 但那少年晃了一晃,已是满面通红,原来这少年也是骄傲得紧,一向自负的人,他还不知道江海天仅仅是用了三成功力,吃了点亏,又羞又怒,心中也是大感意外!

 江海天心念未已,忽觉一股热风迎面吹来,原来是那少年在洞箫中吹出一股纯阳真气。这少年的内功虽然未到最上乘的境界,也还未练成无形罡气,但他练的独门内功颇为怪异,他所用的洞箫名为“温玉箫”,也是一件异主,这股纯阳真气从“温玉箫”中吹出,竟然热浪迫人,触脸如烫。

 江海天有护体神功,当然不怕他这股纯阳真气,但却也不能不提防伤及眼睛,当下双眼一闭,霍地一个“凤点头”,侧身一闪,听风辨器,左掌从时底穿出,就要硬抢那少年的玉箫,那少年也确是了得,趁着江海天闭眼的刹那之间先发制人,玉箫倏然中途转向,已点中了江海天腰背的“精促穴”!

 江海天的护体神功,立时生出反应,只听得“卜”的一声,玉箫触体,如击败草,那少年虎口发热,手臂酸麻,不由得踉踉跄跄地退了两步。

 这少年固然吃了亏,但江海天也不能如心所愿。原来这一戳早在江海天意料之中,他恃着护体神功,有心让那少年点中他的穴道,好乘机夺取他的玉箫。他也知那少年功力非凡,但却料想不到还在他估计之上,这一戳虽然未能伤及他的经脉,但在这刹那间,竟似有股电流倏然通过一般,江海天也不由得心头一震,遍体酥麻,劲力发挥不出,他意欲夺取玉箫的那一抓也就落空了!

 那少年给江海天的护体神功震退,大吃一惊,但他也是个武学行家,看出江海天正在运气通关,功力在一时之间,定然不能运用自如,一退即上,手挥玉萧,又来点江海天穴道。

 江海天遍体酥麻,急切间确是不能恢复,见那少年乘危进袭,不由得动了怒气,喝道:“好呀,你既不知进退,我先让你尝点厉害!”“嗖”的一声,宝剑出鞘,严似一道银虹,蓦然飞出!

 江海天的功力虽然不能全副用来对付那个少年,但只要能使出三分,只是强劲非常,何况他的精妙剑招,依然还是能够随心运用。这一招拿捏时候,恰到好处,已听得“当”的一声,玉萧银剑,已是碰在一起!

 裁云宝剑,天下无双,江海天准拟这一剑定然把那少年的玉萧截断,哪知“当”的一声响过,那少年的玉萧依然无损,乘暇抵隙,绕过他的背后,又来点他“风府穴”。江海天反手一剑,加了一两分力道,那少年溜滑非常,这一次却不与他硬碰,倏地中途变招,再点他腰背的“归藏穴”,而且还冷笑说道:“领教了,也不见得怎么厉害呀!”

 江海天听风辨器,就如背后长了眼睛似的,唰、唰、唰,连环三剑,把那少年的攻势一一化解,在这片刻之间,他已功行百穴,气透重关,酥麻之感,尽都消失,功力恢复,大喝道:“你让不让开?”

 那少年口头虽是调侃江海天,心里却实是知道他的厉害,见他剑光暴长,剑尖尚自离身数尺,一股劲力已是无声无息的袭来,不由得怯意暗生。

 江海天剑掌兼施,将功力逐渐增加,加到七成力道的时候,那少年已是无法防御,只得闪开,江海天疾冲过去,“砰”的一掌,在那冰墙上重重一击,打得层冰碎裂,声如雷鸣,但因冰墙太厚,却还未能破屋而入。

 江海天叫道:“碧妹,你别害怕,是我来了!”说也奇怪,只在江海天刚刚上到这灵鹫峰头的时候,华云碧曾叫过他两声,以后就一直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了。现在江海天已经来到冰屋之前,而且掌击冰墙,准备破屋而入了,论理华云碧是该出声呼唤的,但冰屋里仍是一点动静也没有。这时江海天以宏厚的金刚掌力,击碎了一大块坚冰,冰墙减薄,冰块透明,屋内的景物已隐约可见,中间有一张大床,形式古怪,颜色墨绿,也不知是什么东西做的。床上睡着一个人,脸向着里面的冰壁,隐隐约约看得出是个女子。

 江海天惊疑不定:“难道不是碧妹,但她的声音我绝不会听错,这屋内的人分明是她,她刚才还在叫我,怎的现在反而熟睡了?哎呀,莫非──”

 要知江海天在外面打得地动山摇,如今又掌击冰墙,声如雷震,纵然华云碧是在熟睡之中,也会惊醒,何况她在江海天初初来到的时候,还会出声呼唤?这只有一个解释,除非华云碧已经气绝!

 江海天不敢再想下去,就在这时,只听得那白裘少年喝道:“你想害死她吗?”手挥玉箫,又已点到,江海天反手一剑,将他格开,说道:“你赶快让我进去救她,要不然只怕她当真会给你害死了!”

 那少年大怒道:“胡说八道,她现在好端端的,要你救她?”

 江海天不假思索,冲口而出,问道:“她在床上动也不动,你知道她真是没有死么?”那少年厉声斥道:“你再乱打这堵冰墙,那就是当真要害死她了!”

 江海天猛地里一惊,这才想起冰墙不比普通墙壁,普通墙壁打穿一个大洞,房屋不会倒塌;冰墙被他的掌力所震,那可就不敢保险了。江海天连忙住手,说道:“那么,你告诉我怎样进去?”

 那少年道:“我叫你滚开!”

 江海天怎肯罢休,改为求恳的语气道:“你只让我看一看她都不成吗?”

 那少年道:“她不要见你!”

 江海天道:“你怎么知道?”

 那少年道:“她亲口对我说的。”

 江海天道:“她为什么刚才还在叫我?”

 那少年怒道:“我不与你胡缠了,你走不走?”玉箫挥舞,又是一阵狂攻。

 江海天心中隐隐作痛,暗自想道:“她背向着我,难道当真是不想见我吗?”

 “不,我一定非见她不可!”突然间得了个主意,改以劈空掌力,将那少年挡在三尺之外,却用宝剑去穿刺冰墙,这样震力不大,不至于有倒塌的危险。

 厉复生一直袖手旁观,这时忽地喝道:“你这小子真是不识好歹,硬要死赖胡缠!好,那就只好把你打跑了!”抽出玉尺,上前助战,气冲冲的就朝着江海天的脑门砸下!

 厉复生的玉尺也是件宝物,不惧江海天的裁云宝剑,两下一碰,火花飞溅,各无伤损,但厉复生却多退了一步,这还是因为江海天只能用一半功力去对付他的缘故。

 江海天道:“厉叔叔,我看在师父和过世的师母份上,一向不愿与你为敌,你却又何苦与我为难?”

 江海天虽没有听师父直接说过,但从他父亲和姬晓风等人的口中,他也知道这厉复生和他死去的师母厉胜男定有渊源,故而如此说法。

 厉复生怒道:“你还提你的师父,你们师徒俩都不是好东西!”一退复上,玉尺抡圆,强攻猛打。厉复生的功力虽然不及江海天,却也甚为不凡,而且他的玉尺可以硬碰宝剑,江海天又不愿将他杀伤,这么一来,厉复生与那少年以二敌一,已与江海天打成了平手。

 那少年得厉复生之助,玉萧点穴的手法得以尽展所长,奇诡变化,层出不穷,江海天曾吃过他的亏,也不得不小心防备。双方你退我进,有守有攻,但江海天因为究竟不敢全力抢攻,打了约半住香的时刻,竟给他们迫得逐步后退,与那间冰屋的距离也渐渐远了。

 正自打到紧处,忽听得唐努珠穆和华天风的声音几乎是同时问道:“江师兄,你在上面是和谁打架吗?”“海儿,你的碧妹可是在上面吗?”原来他们二人相继登山,但因功力不及江海天,所以此时方到。江海天大喜,连忙叫道:“你们快来,碧妹是在这里!”

 那白裘少年也是个武学行家,一听就知是又来了两个劲敌,不敢恋战,忽地一声呼啸,便与厉复生双双逃跑。江海天本来只是想救华云碧,当然不会追赶他们,径自便去设法破那冰屋。

 哪知就在他走近冰屋时,忽见冰屋内有两头毛茸茸的畜生,正是厉复生那两只金毛狻,江海天大吃一惊,转眼间,那两头金毛狻突然消失,床上的那个少女也不见了。江海天呆了一呆,随即恍然大悟:“想必是有地道通进屋内,这两只金毛狻是从地道进去的。”

 心念未已,只见那两只金毛狻果然从数十丈外的地面突然钻了出来,白裘少年和厉复生早已在那儿等候,金毛狻一钻出来,白裘少年立即将华云碧接了过去,跟着便和厉复生都跨上了金毛狻背脊。

 江海天这一急非同小可,忙大声叫道:“碧妹,碧妹,你爹爹来啦!”奋起神力,一掠数丈,三起三伏,俨如弩箭穿空,竟然追到了金毛狻的背后,几乎抓着了它的尾巴。就在这时,只见华云碧伏在那少年的肩头上,似乎动了一下,用微弱的声音,又断断续续地叫了两声:“海哥,海哥。”

 江海天可以看见她的头部,奇怪的是,只见她嘴唇微微开阖,眼睛却没有张开,她那断续的呼唤,就似梦中的呓语。江海天又喜又惊,大叫道:“碧妹,你怎么啦!”华云碧没有回答,似是一个人说了梦话之后,又回到沉沉熟睡之中去了。江海天奋力一跃,伸手去拉金毛狻的尾巴,那白裘少年回过头来,“乔”的一声,从玉萧中吹出一股纯阳真气,江海天怕误伤华云碧,不敢发掌还击,只好侧身一闪,那股真气吹到江海天的虎口,俨如火烫一般,江海天一抓抓空,那头金毛狻已迈开四蹄,如飞疾走。

 江海天尽其所能,也不过在短距离内与金毛狻竞走,时间稍长,金毛狻其行如风,那已是非人力所可追上了。

 华天风与唐努珠穆分两路上山,这时也都已到了山上。华天风距离那白裘少年较近,叫道:“你是谁?快把我女儿放下来!”唐努珠穆捏了一团雪,以大乘般若掌力发了出去,打那金毛狻。那白裘少年似乎呆了一呆,但却并没有止住金毛狻。

 说时迟,那时快,那团雪块已似弹丸射到,呼呼带风,那白裘少年又从玉萧中吹出一股热风,雪块在热风中溶化,起了一重白的水气,双方都为对方的功力而感到惊奇。

 那白裘少年吹化了雪块,这才说道:“你纵是她的父亲,我也不放心现在就把你的女儿交还给你。普天之下,只有我能医她,你知道么?”说到最后一句,那两头金毛狻在雪地上已变成了两点黑点,转眼之间,连黑点也不见了。在白茫茫的雪地上,极目而望,只依稀可见一线金光,风驰电掣!

 白裘少年人影已杳,但他的箫声却在远远传来,华天风杂学颇丰,医卜星相,音律词章均所通晓,听他吹的,乃是唐人张九龄一首五言古诗谱成的曲子,原诗是:“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欣欣为生意,自尔为佳节。谁知林栖者,闻风坐相悦。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诗句高雅,谱成曲子,音韵悠扬,令人有尘俗顿清之感。

 华天风不觉心中一动,细味诗中意思,似乎也可以解释为那少年的自我表白,那是说他志行高洁,对华云碧决无邪念,但相遇之后,却有所倾慕,他并不求华云碧对他如何报答,只是出于他的本心,因而他要看护华云碧。

 华天风心道:“倘若我所揣度的当真是他的本意,那么这少年倒也不俗。”对这少年的敌意不觉消灭了几分,但随即想道:“少年人知好色则慕少艾,这少年纵然没有坏意,但让他和碧儿相处,总是不妥。唉,可别要闹出事才好。”

 要知在华天风的心目中,早已把江海天与他女儿连在一起,看成一对势相结合的佳偶;因而见那少年将他女儿带走,就难免多了许多顾虑。

 江海天未能将华云碧寻回,虽然也很失望,但在失望之中,也有几分欣慰。在此之前,他是为华云碧的存亡未卜而担忧,现在这块心上的大石头是放下来了,而且尽管那少年口口声声责骂于他,但可以听得出来,这也是出于爱护华云碧的一番好意。当下江海天将发现那个少年以及动手的经过,都对义父说了,只是将那少年责备他的说话略去不提。

 江海天笑道:“听这少年的口气,似乎正在为碧妹治病疗伤,却可笑他有眼不识泰山,不知干爹就是当代神医。”

 华天风道:“天下的奇难杂症很多,我也未必都能医治。咱们且进这冰屋瞧瞧,我要看碧儿是怎么过活的。”

 江海天用宝剑开了一个窟窿,三人依次钻了进去。华天风见了那张墨绿色的怪床,失声说道:“哦,原来冰屋里还有这件宝物,怪不得碧儿能受严寒。”

 江海天道:“这是什么做的?”

 华天风道:“你摸一摸。”

 江海天用手一摸,只见一片温暖,有说不出的舒服。华天风道:“这是昆仑山特产的温凉玉做的床,冬温夏凉,对病人是最好不过。温凉玉在昆仑山上还不算太难得,但要采集这许多来做一张床,却不知要费尽几许心力,那当然也是一件异宝了。”

 江海天暗暗后悔,说道:“这么说来,咱们将那少年赶跑,不是反而对碧妹的病体不利么?”

 华天风道:“这也不尽然,只要她危险时期已过,在山下养病,那就更好得多,也无须这张床了。”

 江海天道:“这少年撒手就跑,却放心得下这张宝床?”华天风笑道:“上得这灵鹫峰顶的能有几人?能来此间的自必是高人异士,也就未必会希罕他这宝物。而且纵使有人动了贪念,要把这张床搬下去亦不大容易呢!咱们倒不必为他担忧。”

 江海天道:“这少年不知是什么来历,独自住在这高峰之上冰屋之中,屋中又有这样一张宝床,倒是古怪得紧!他这张宝床也不知当初是怎样搬上的?”

 华天风道:“当然不会是搬上来的,想必是在昆仑山上采集了温凉玉之后,才在这里造的。他在这里居住,有这样一张宝床,纵使不是为了避寒,对他修练内功,也大有裨益。只是他为何要在这里独守荒山,倒是令人猜想不透。”

 他们虽猜不透这少年的来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少年对华云碧确是殷勤呵护,决无坏意,因而他们也就宽心不少了。

 走出冰屋,山风吹来,华天风吸了口气,忽道:“你们可嗅到风中有淡淡的幽香?”江海天道:“不错,但这气味好奇怪,似乎在香气之中还混杂着一股腥味,令人又是舒服,又是厌烦,这感觉简直难以言语形容。”刚才他们来到的时候,大家都因为心中有事,未曾留意,如今呼吸山风,彼此印证所得的感觉,果然都感到是有这么一股奇怪的气味。

 华天风沉吟半晌,说道:“这两股气味,一清一浊,混在一起,确是奇怪。我只可以判断那清淡的幽香是三色奇花的香气,但那股腥味却不知是什么东西所发了。那三色奇花,只有这灵鹫峰上才有,既到此地,倒不妨前去看看。”

 这种三色奇花有个名字叫做“雪里红妆”,眼食之后,可以白发变黑,炼成药丸,经常服食,更可以永保容颜,青春长驻。不过它也只是能保着容颜,却不能延长寿命,不能医疗疾病,因此华天风从药书上虽然早已知道灵鹫峰上有此种奇花,却因它医疗价值不大,不愿冒险来采。但他一生研究药物,既然来到了此花的唯一产地,也就想去见识见识了。

 江海天与唐努碧穆也动了好奇之心,当下一行三众,朝着风向走去。那两股气味越来越浓,到了一个所在,只见在一块冰岩之上,孤零零地长着一棵树,树上没有花朵,树下却还有几片零落的花瓣,有的洁自,有的嫩黄,还有一片在粉白之中带着红晕。

 华天风将神鹰带来的那朵“雪里红妆”拿来一比,说道:“一点不错,在这树上开的就是三色奇花了。看留下来的痕迹,本来已开了三朵,都给人摘下来了,这几片花瓣,大约是那头神鹰那日扑下来之时,煽起一股狂风,吹来了这几片的。”他拾起那几片花瓣,嗅了又嗅,只觉得清香扑鼻沁人脾腑,说道:“奇怪,那股腥气却又是从何而来?”

 江海天在冰岩下信步徘徊,忽然触着一物,只觉奇寒彻骨,比冰雪更为寒冰,不禁吃了一惊,道:“这里有件怪物!”用宝剑挑起来一看,却原来是一条通体透明的怪蛇,头颈好似被利爪抓了一道裂痕,早已死了多时,因它通体透明,而又卧在冰雪之中,要不是偶然触着,根本就看不出来。这条怪蛇一挑起来,腥气弥漫,登时盖过了花香。

 华天风道:“快快把它远远摔开。”这股腥气使人欲呕,江海天闻了也不舒服,当下将那条怪蛇摔入冰川。

 华天风掩鼻说道:“幸亏这条怪蛇已死,否则只怕除了海儿之外,我与珠穆世兄怕都要中毒了。”江海天骇然问道:“这是什么毒蛇,如此厉害?”

 华天风说道:“这怪蛇名叫雪练蛇,本身的毒性倒并不怎样厉害,厉害的是它所喷的寒雾,沾上一点寒毒便侵进血脉之中,但却并不即时身死,只是以后会不时发作,一次厉害过一次,发作的时候,比最严重的疟疾还紧要百倍,全身如坠进火窟之中。”

 唐努珠穆道:“这么厉害,一个人能禁得起几次煎熬?”

 华天风道:“据古老的藏文医书记载,黄教始祖八思巴有个弟子,武功很好,冒险到这灵鹫峰来采“雪里红妆”,不提防被这雪练蛇喷了一口毒雾,结果奇花是来到了,身上也受了奇毒,他禁不起煎熬,未曾下山,就投进冰河之中自尽了。”

 唐努珠穆道:“我也知道有这个故事,八思巴和他十个弟子的塑像,缺少了一个弟子,就因为这个弟子是自杀的,违反教规,所以不能给他立像。但我却不知道这弟子是因被雪练蛇喷了毒雾而自杀的。”

 江海天道:“这种雪练蛇总是伴着那三色奇花的吗?”

 华天风道:“不错,天地间大凡有一奇珍异宝或者灵药仙花,在它的周围总会有这种或那种险阻,看来这种雪练蛇生来就是保护那三色奇花的。”

 唐努珠穆道:“那么天地之间可有克制雪练蛇的东西吗?是不是中了蛇的寒雾就无药可医?”

 华天风道:“只有一样东西可以克制它。那是吐鲁番火焰山附近所产的‘火练蛇’,这种蛇身蕴奇毒,用它的胆配药,可解雪练蛇的寒毒。只是这种火练蛇藏在火焰山山脚的熔岩浆中,更难捕捉。”

 江海天如有所思,忽地问道:“干爹,你刚才说那寒毒发作之时,比最严重的疟疾还紧要百倍,那么病人也必定是昏迷的了?”

 华天风道:“这还用说,当然是神智不清,昏迷过去了。”

 江海天道:“那么他还会说梦话吗?”

 华天风怔了一怔,忽地叫道:“不好,碧儿中的就是这种寒毒!”江海天刚才听他义父解说这种“雪练蛇”的毒性,心中已有疑虑,如今听义父这么一说,已是证实了他的疑虑,不禁慌得一颗颗冷汗迸了出来,呆若木鸡,不知如何是好了。

 华天风忽道:“你刚才问的什么?”

 江海天定了定神,抹去额上的冷汗,道:“身受这种寒毒的病人,是不是会说梦话?”华天风道:“你听见碧儿说什么梦话了?”

 江海天顾不得面红,说道:“我初上灵鹫峰头的时候,听得她叫我两声。后来那少年将她带走,我追到金毛狻的后面,又听得她叫我两声。但她一直没有张眼睛,我想这多半是梦中的呓语了。”华天风一拍脑袋,说道:“对了,后来那两声我也听到的了!”

 华天风说了这两句话,负手徘徊,若有所思,唐努珠穆和江海天知道他正在用心推究华云碧的病象,都不敢打搅他。过了好一会,华天风忽地叫道:“还好,还好!”

 江海天连忙问道:“怎么?”

 华天风道:“我不但知道碧儿已脱了险境,而且前因后果,我也都明白了!”

 江海天道:“干爹,你是怎么推究出来的?”

 华天风道:“你刚才用宝剑挑起那雪练蛇的时候,它颈骨上是否有道裂痕?”

 江海天道:“不错。”

 华天风道:“这雪练蛇身坚如铁,寻常的刀剑也不能将它剖裂,碧儿身上没有宝剑,这是被神鹰的利爪所抓裂的。其实我早就应该想到了,碧儿跌落在这三色奇花之旁,所以她才能在昏迷之前,摘下一朵雪里红妆,叫神鹰给我报讯。现在我连她当时何以跌下的原因,也知道了。”江海天心上有个疑团,问道:“碧妹跌落在这儿,这是一定的了。但我想不通的是,神鹰飞在天上,难道雪练蛇的毒雾能够喷到它的身上,波及了碧妹。”

 华天风道:“你不知道禽兽蛇虫都有生克的习惯,例如猫要捉老鼠,蛇要吞青蛙,猫只要闻到老鼠的气味,就会扑过去了。我这头神鹰专除毒物,这雪练蛇有股特殊的腥味,神鹰飞过,嗅到这股气味,便扑了下来,将它颈骨抓裂。雪练蛇的寒雾伤不了神鹰,却伤了我的碧儿了。”

 江海天道:“神鹰身上中的那两枝短箭呢?这又如何解释?”

 华天风道:“是那白裘少年射的。”

 江海天道:“这我又想不通了。他对碧妹小心照料,当时何以又要伤害碧妹的神鹰?”

 华天风道:“依我想来,那少年独自在这灵鹫峰上居住,为的就是守候‘雪里红妆’开花,这‘雪里红妆’每六十年开花一次,想必是少年的上一代已发现了这里有一株‘雪里红妆’,却不知它何时开花,因而在这山上造了一座冰屋,又采集了仑昆山的温凉玉,造了屋中的那张宝床,定居下来,既可守候花开,又可借着这高峰气候,和这张宝床的功能,练他们独门的内功。父传子,甚或是祖传孙,传到了刚才所见的那个少年这代,‘雪里红妆’方始开花!”

 华天风将那几片花瓣拾了起来,接续说道:“神鹰飞过那天,恰巧树上的三朵‘雪里红妆’全都开了,那少年在此守候,为的就是要摘这三朵红花,他怎肯让神鹰伤残了花朵,因此他远远的一见神鹰扑下,便发出了那两枝短箭,过后才知道鹰背上还有个人。”江海天说道:“我明白了,碧妹跌下来的时候,那少年还未及赶来,碧妹见他射伤神鹰,定然是将他当作了敌人。神鹰已伤,不能再驮她高飞,她在昏迷之前,摘下花朵,缚在神鹰爪,纵它飞回。可怜,这头神鹰带箭飞行,一定是飞一会歇一会,因而比我的步行竟快不了多少。”

 华天风道:“不错,你推断得合情合理。算起日期,神鹰飞到水云庄的时候是咱们到终南山的前两天。”接着说道:“照这情形看来,那少年随后赶到,这才发觉了你的碧妹身中寒毒,于是将她搬到冰屋之内,将那张宝床也让了给她。”

 江海天道:“这么说来,这少年倒是个好人呢!”

 唐努珠穆道:“他能够射伤神鹰,功力也大是不凡!”

 江海天道:“他是我碰到的第二个劲敌,武功仅次于宝象法王。我的内功是靠药物增进的,他却是自己练成功的。实在说来,他的本领还在我之上。”其实那少年与江海天相差何止一筹,即使江海天未食天心石之前,那少年至多也不过和他打成平手,决不能胜得过他。江海天有意夸张那少年的武功,实是想使自己的义父对这少年更具好感。

 华天风接着说道:“这少年世代在这里守候花开,当然也早已知道有这么一种厉害的雪练蛇,看守着那雪里红妆。想必也早已知道克制这毒蛇的法子,备有火焰山所产的火练蛇的蛇胆,配成解药了。”

 江海天笑道:“怪不得他敢在你的面前夸口,说是碧妹的病,普天之下,只有他一人能够医治。义父,你说碧妹已是脱离危险,可是根据这个理由?”

 华天风望了江海天一眼,说道:“不仅仅是单凭推断,而是因为她在昏迷之中,还会叫你。”歇了一歇,说道:“若是身受的寒毒十分厉害,昏迷之时,就如死去一般,根本就丝毫不能思想,连梦也不会有的。有梦即是还能思想,梦中而能说话,那更是在一种半醒半睡的状态中,病得极沉重的人是不会说梦话的。”

 江海天放下了心头的石头,说道:“这就好了。日后我倘若碰着那个少年,我要向他道歉。”

 唐努珠穆道:“这少年给碧妹治病,是该感谢。但我却不解,他何以不肯将碧妹交还你们?甚至知道了华老伯是她父亲了,也还要将她带走?”

 华天风与江海天讷讷说道:“这少年的行径是有些古怪,但总是一片好心。”

 华天风笑道:“我的碧儿不梦见我而梦见你,看来她最记挂的人还是你呢!”江海天不禁心头一震,暗自想道:“这白裘少年十分欢喜碧妹,那是无疑的了。但愿碧妹完全醒来之后,会感他这片恩情。”随即又想:“单是感恩,那还不成。碧妹何尝不对我有恩,但我却只愿娶莲妹为妻。”一时欢喜,一时愁虑,不觉心如乱麻。

 华天风道:“事情的经过我差不多都推究出来了,只是有一件事我还感到有点意外。”

 江海天问道:“是哪一件事?”华天风道:“厉复生是天魔教的副教主,想不到他会在灵鹫峰上出现,而且和这少年同在一起。我本来可以放心的,但想到这少年和天魔教的妖人来往,我又有点担忧了。”

 江海天连忙说道:“厉复生只是着了天魔教主的迷,我却从没听说他做过什么坏事。我师父也很看重他,说他是个好人呢!”其实金世遗为了爱屋及乌,对厉复生另眼相看倒是真的。说他是个好人的话,那却江海天想当然耳。

 华天风怔了一怔,说道,“既然是你师父这么说,那想必是好人了。”

 江海天道:“厉复生有否做过好事我不知道,但这少年救护碧妹,如今咱们都知道了,他更是个大大的好人。”

 唐努珠穆笑道:“不必研究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了,事情已经明白,咱们该下去啦,云琼兄妹只怕也等得心焦了。”

 华天风心里虽然还有许多顾虑,但总算知道了女儿的下落,而且并无性命之忧,心情也就轻松许多了。

 冰峰陡峭,下山比上山更难,一不小心,就会跌得粉身碎骨。华天风功力虽很深厚,究竟比不上江海天,又是上了一点年纪,江海天怕出意外,紧紧跟在他的身边,小心翼翼的照顾他,走到险峻之处,就扶他过去。这么一来,江海天功力最高却反而落后,唐努珠穆却走在前头。

 走到峰腰,唐努珠穆忽地叫道:“江师兄,你听,这是不是兵器碰击的声音?”江海天吃了一惊,侧耳一听,连忙说道:“不错,是四个人分成两对厮杀,想必是云琼兄妹遇上了敌人,你快点下去!”唐努珠穆施展神功,提了口气,脚不沾地,几乎是御气而行,转瞬之间,和江、华二人的距离已拉长了数十丈。

 华天风道:“海儿,你不必照顾我了。现在已过了一半,底下已没那么险峻了。”

 江海天道:“珠穆的大乘般若掌,在武林中能受得他一掌的,只怕也还不多呢。有他下去,已足可应付得绰绰有余。”

 就在江海天说话的时候,唐努珠穆已看见了敌人。江海天以为唐努珠穆是可应付有余,唐努珠穆却是大吃一惊。这两个敌人都是他认识的,一个是文廷璧,一个是那奸王盖温之子盖苏。

 云琼拼了性命,以金刚掌力敌文廷璧,但究竟功力相差太远,给文廷璧打得步步后退。还幸云家的金刚掌天下无双,云琼年轻力壮,使这种威猛的掌力,在最初三十招之内,每一掌都是可裂石开碑,因而还可以勉强抵御文廷璧的三象神功,但亦已是岌岌可危。另一边云璧与盖苏各以刀剑交锋,却是相差不远,云璧只是略处下风。

 唐努珠穆道:“璧妹别慌,我来了!”云璧听得他的声音,精神一振,唰唰唰,连环数剑,将盖苏的攻势遏止,打成了平手。另一边,文廷璧却加紧进攻,将云琼迫得步步后退。唐努珠穆抢下山来,见云璧业已转危为安,云琼却是险象环生,他略一踌躇,心想:“盖苏本领有限,谅他逃不出我的掌心,还是先救云琼要紧。”

 文廷璧的掌力已把云琼罩住,眼看云琼就要支持不了,唐努珠穆来得恰是时候,“蓬”的一声,双掌相交,文廷璧退后一步,唐努珠穆也晃了一晃。

 就在此时,只听得一声长啸,宛若龙吟,震得众人耳鼓都嗡嗡作响。文廷璧吃了一惊,心道:“糟糕,江海天这小子也来了!”说时迟,那时快,唐努珠穆第二掌又已劈到,文廷璧面色灰白,接了这掌,闷哼一声,摇摇欲坠。

 唐努珠穆上次在马萨儿王宫与文廷璧对掌,双方功力悉敌,谁都胜不了谁,今次只是仅仅两掌,便把文廷璧打得连招架之力似乎也没有了,心里不禁有点奇怪,还只道是由于文廷璧先恶斗了一场,功力已是有所损耗的缘故,当下也就无暇推敲,第三掌又即迅速发出。这一掌唐努珠穆运足功力,掌力有如排山倒海而来,文廷璧大叫一声,唐努珠穆尚未打到他的身上,只见他已似皮球一般地抛了起来,人在半空,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直飞出了三丈开外,眼看是不能活命了。

 就在此时,只听得盖苏也是一声大叫,拔步便逃,敢情是因见文廷璧身亡,吓得只恨爹娘生少了两条腿。盖苏是奸王盖温之子,又是与昆布兰国的使臣同来马萨儿国盗宝的人,关系重大,唐努珠穆焉能容他逃走?当下一声喝道:“奸贼还想逃么?”飞步便追!

 看看就要追上,忽听得“蓬”的一声,后面似是有人跌倒,随即听得文廷璧哈哈大笑,云璧则在尖声惊叫!唐努珠穆这一惊非同小可,回头看时,只是云琼跌在地上,还未曾爬得起来,文廷璧已把云璧挟在胁下,向着与他相反的方向逃了!

 原来文廷璧的吐血、跌倒,都是假装出来的,唐努珠穆与盖苏都以为他是死了,其实他只是受了一点点轻伤而已。唐努珠穆服食天心石之后,距今已两月有多,功力确是比文廷璧高出少许,但亦仅是高出少许而已,还未足制他死命。他之所以要诈死,乃是为了恐惧江海天的缘故。他正是要唐努珠穆以为他不死亦已重伤,他这“调虎离山”之计才能实现。唐努珠穆一走开,他就可以在江海天未到之前,施展他的辣手了。

 本来以云琼兄妹的本领,虽说是在激战之后,力竭筋疲,也绝不至于被文廷璧如此轻易得手,只因他们也是同一心思,以为文廷璧不死亦已重伤,压根儿就没有戒备,以致云琼被他一掌击倒,随即云璧也被俘了。

 唐努珠穆听得叫声,回头一看,见云璧落在敌人手中,这一惊自是非同小可,只好放走盖苏,转过身来,向文廷璧追去。

 唐努珠穆轻功本来就比文廷璧略胜一筹,文廷璧又挟着个人,不消片刻,唐努珠穆已然追上,看看就要到了他的背后,文廷璧冷笑道:“你不怕伤了这妞儿的性命,就上来吧!”声出掌发,反手一拍,劲风呼呼。

 唐努珠穆虽然不惧,但他却不敢以劈空掌还击,只得运起护体神功,避开对方这一掌,如此一来,两人的距离又拉开了几步。

 云琼爬起身来,也向前追赶,唐努珠穆因为不时要躲避文廷璧的劈空掌力,不多一会,云琼也已与他会合。但云璧落在敌人手中,他们两人都是无计可施,只好锲而不舍,紧紧跟住文廷璧背后。文廷璧逃下冰谷,他们也追进了冰谷。

 冰谷在两面冰峰夹峙之下,追了一会,转过一处冰坳,忽见前面那座冰峰,喷出一团团蒸气,附近层冰溶解;灼热的水花,飞溅空中,在淡淡的斜晖映照之下,形成一圈圈彩色绚烂的光环,比元宵所放的烟花更为悦目。

 原来在西北的高原地带,地下到处都有火山,火山附近,往往有灼热的喷泉,成为高原的一种天然奇景,但这些火山十九都是地气已经宣泄,即将“衰老”的火山,地下溶浆所布的范围也大都很小,不是那种突然会爆发的大火山,人们习以为常,也就不以为奇了。

 唐努珠穆为了救回云璧,即算前面有座“活火山”,他也要追过去,何况根本就没有见到冒烟的活火山,而只是看到灼热的喷泉,更何况谷底与山上喷泉的所在,少说也有百数十丈的高度距离,他当然更不以为意了。

 文廷璧踏上一块形如尖刀的冰块,忽地脚步一个跄踉,险些跌倒。唐努珠穆大喜,趁此时机,使出“隔空点穴”的功夫,将真气凝成一线,向文廷璧背后的“尾闾穴”遥遥一戳,文廷璧一声大叫,就在这刹那间,奇事出现,他脚下的冰块突然裂开,接着一连串的爆炸之声,不绝于耳,快如闪电,转眼间周围数十丈的冰块全都裂开,一股洪流突然涌上,文廷璧吓得魄散魂飞,连忙将云璧一摔,霍地便跳起来,想跳出这危险的地带。

 在这同一时候,唐努珠穆也霍地跳了起来,但他并不是想逃出这危险地带,而是飞身向云璧扑去。云璧被摔在冰块上,冰块突然裂开,洪流涌上,她全身已浸入水中,只露出一头头发和一双高高举起的手臂。

 原来在他们的脚下正是一条冰河,河面结冰,下面则仍是暗流汹涌。只因附近有火山喷泉,地气温暖,河面所结的冰层不厚,文廷璧踏碎了一块冰块,立时引起连琐反应,周围的冰块全都裂开了。霎时间恢复了本来的面目,成了一条带着浮冰,水流湍急的冰河!

 唐努珠穆奋起神力,一掠数丈,从空中扑下,抓着了云璧的手臂,将她提了起来,可是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周围十丈之内都是一片急流。唐努珠穆左脚在右脚脚背一踏,勉强又拔高少许,但在半空中究竟是使不出气力,何况他又提着个人,怎么飞出十丈之外?他竭尽所能,双足交踏,三落三起,终于还是与云璧双双跌进了冰河,被那洪流卷去。唐努珠穆不会游水,只能仗着精纯的内功,闭住了呼吸,同时紧紧地抱着了云璧,免得被激流冲开。他双脚不能着地,天大的本事也没有用,到了此时,也只好听天由命了。

 文廷璧也没能跳上陆地,他落下之时,脚尖点着一块浮冰,恰好落在云琼的身边,云琼抓着一块比较厚的冰块,尚未沉没,腾出手来,向他拍了一掌,文廷璧碰上这突如其来的灾祸,早已吓得六神无主,根本就不知底下有人,而且他脚尖点着浮冰,也无法使劲还手,登时被云琼这一掌打翻,在洪流之中没顶!云琼哈哈一笑,说道:“恶贼,我总算报了你这一掌之仇!”笑声未绝,他抓着的那块冰块已是碎成片片了。云琼失了凭借,登时也被洪流卷去了。

 这突如其来的灾祸,谁也料想不到。江海天刚下了灵鹫峰,便听到那冰块炸裂的声音,慌忙赶去,到了冰谷底下,只见一片汪洋,唐努珠穆、云琼兄妹全都不见了!江海天连声呼喊。

 只听得急流冲击岩石的轰轰发发之声,哪里有人回答?江海天发狂似的,沿着冰河一口气跑了七八里路,前面的峡谷越来越窄,冰河两边已是石壁,根本就无路可通了。江海天欲哭无泪,呆若木鸡,倚着石壁,看看那滔滔的江流,只觉眼睛发黑,心里茫然。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忽听一个慈和的声音说道:“海儿,离开这儿吧。”华天风将他拉开了几步,江海天这才发觉河水已浸上岩石,湿了他的双脚。江海天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他们,他们都已被急流卷去了!”正是:

 世事茫茫难预料,变生不测奈何天。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5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