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回 中年心事浓如酒 少女情怀总是诗

 金世遗瞿然一惊,似是从恶梦中醒来,喃喃说道:“之华,你瞧,你瞧,她的影子!”谷之华随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长发披肩的背影,正随着人流走出了大门。从那背影看来,竟是和厉胜男一模一样。要不是谷之华早已知道有这么一个人,还几乎当作是厉胜男复生。

 金世遗其实也知道这个人是谁的,这几年来他虽然忙于授徒,心中也一直念念不忘要打探这个人的来历。但尽管他知道这个人是谁,在他心中正想念着厉胜男的时候,蓦然见着这人的影子,仍然不禁把他当作了厉胜男。

 这个人正是厉复生,他本来不愿意这么快走的,但天魔教主不想被金世遗发现,一定要厉复生和她同走。厉复生对天魔教主是百依百顺,只好改变了自己的主意,与她立即离开。

 金世遗定了定神,说道:“之华,我有一件心事未了,我想去向这个人问个明白。”谷之华心里暗暗叹息,金世遗始终是忘不了厉胜男,她柔声说道:“好,你去吧!”但声音已是微微颤抖。

 金世遗忽地站住,脸上的神情颇为奇异,说道:“之华,你可以在这里多留几天吗?我问清楚了一件事回来就想见你。”谷之华迟疑了一下,说道:“我的莲儿身世已明。我不知道她是愿意当公主还是继续跟我,但我总会留在这里陪她几天的。不过,我厌弃繁华,要是莲儿要当公主,我可不愿在宫中耽得太久。”

 金世遗道:“这也无甚打紧,总之我了却这件心事之后,不论你在哪儿,我都赶着去见你就是。”金世遗的话引起了谷之华猜疑,她和金世遗本来可以说几乎是心意相通的了,金世遗心中之事不待在口中说出她已明白,但这一次她却是一片茫然,不知道金世遗是在想些什么。

 金世遗伸出手来,他们都是中年人了,不像少男少女的羞涩,也不用避嫌,谷之华与他轻轻一握,说道:“好,你走吧。你什么时候想见我,你就什么时候来吧!”他们虽然表面上不似少男少女的容易害羞,容易激动,但相互一握,彼此的心弦仍是禁不住微微颤抖。

 这时会场里的各国武士正在陆续离开,那一千御林军,也正分成了几队,从各处门口进来,人来人往,通道拥挤不堪。金世遗虽是急着要找厉复生,但他既不能运用轻功,也不便不顾礼貌的硬挤开那些人,却也不容易走得出去。

 他刚走得十来步,忽地有个叫化跄跄踉踉地挤到他的跟前,大声说道:“金大侠,老叫化想向你讨杯喜酒喝喝,就不知你肯不肯给老叫化这个面子?”

 金世遗认得这叫化子是北丐帮帮主仲长统,不觉一怔。他与仲长统不过见过一两次面,但仅仅是相识而已,谈不上甚么深交。如今仲长统竟然当着众人,‘拦着他向他讨喜酒喝,若是出于说笑惯的老朋友这犹自可,但一个仅仅是相识的人,来向他说这样的话,金世遗就不免感到意外了。

 尽管金世遗的涵养功夫已比少年时候好了不知多少,但给仲长统这么来一下子,脸色也就颇不自然,心想:“我和之华的事情,怎用得着你来多管?”便冷冷说道:“仲帮主,你要讨喜酒喝,这可是找错了人啦!我哪来的喜酒给你喝啊?”

 仲长统哈哈笑道:“金大侠,你还未知道吗?”金世遗道:“知道什么?”仲长统道:“华山医隐华天风你知道吗?他是我最要好的朋友。”金世遗道:“华老前辈医道通神,堪称当今第一国手,我是久仰的了。”心想:“华天风是你的好朋友又怎么样?这却与我有何相干?”

 仲长统兴致勃勃他说下去道:“金大侠,你可知道华天风还有个女儿?这位小姑娘呀,聪明伶俐,能干极了,她父亲的武功医术,她是全都学到了手了。”金世遗大为诧异,不知仲长统是什么意思,淡淡说道:“真的吗?这个倒还未知道。不过后一辈的总是要胜过前一辈的才好,我就盼望我的徒弟他日比我高强。”

 仲长统大笑道:“对,要是你的徒弟不高强,我也不来向你讨喜酒喝了。”金世遗道:“哦,你说了半天,我现在才有点明白,敢情你是想给我的徒弟做媒?”

 仲长统笑道:“你猜对了。唉,江小侠也真是脸皮薄,原来他还没有向你提过呀?他和华天风的女儿早已是情投意合了。他们当时相识,我老叫化也是在场的,说起来这位小姑娘对令徒还曾有过救命之恩呢!”当下将江海天那年受了毒伤,巧遇华天风父女之事,约略对金世遗说了一遍,然后说道:“金大侠,难得遇上你。他们少年人脸皮薄,说不出口,咱们当长辈的,可得早些给他们将事情定夺下来。女家方面,华夭风是早就愿意结这门亲的了,我可以替他作主!”

 金世遗大感意外,有几分高兴,也有几分失望,暗自想道:“我本是想海儿和谷中莲给成一对的,却原来他已另有了意中人。唉,他喜欢谁不喜欢谁,这是勉强不来的,也只好任由他们了。”当下强笑说道:“只要他们二人情投意合,我当然愿意替他们主婚。”

 仲长统大喜,招手叫道:“碧侄女,你过来见过金大侠呀!”他连叫三声,却听不到华云碧的回答。

 仲长统搔了搔头,自言自语道:“咦,这丫头怎么忽然不见了?她心眼玲珑,莫非是她已料到了我和金大侠正在说她的终身之事,女孩儿家害羞,躲起来了?”就在这时,忽听得呼呼风响,空中传来“嘎嘎”的刺耳怪声,外面的士兵们纷纷叫道:“看呀,好大的一头兀鹰!”“哈,这小姑娘飞起来了!”里面的人也纷纷挤出去看,挤在最前头的则是江海天和谷中莲。

 只见一头硕大无朋的兀鹰正在宝塔的金顶盘旋,鹰背上的少女衣袂飘飘,隐隐可见。江海天大叫道:“碧妹,你怎么就走了?”谷中莲也在尖声叫道:“华姐姐,你回来呀!”

 那头神鹰,一个盘旋,掠下数丈,江海天依稀听得一声叹息,那头神鹰倏地又再展翅高飞,转眼之间,天空只见一个黑点,终于那黑点也消逝了。华云碧看见了他们,可是她只留下了一声叹息,却连半句说话也没有扔下,便飞走了!

 江海天翘首长空,呆立有如木鸡,他的一缕情丝,虽然早已系在谷中莲身上,但华云碧对他的深情厚义,他又怎能遗忘?尤其华云碧是在这样的情形下飞走的,更令他难过万分,他心中自怨自责:“碧妹是为我而来,我却辜负了她的情意,唉,看来她是再也不能原谅我了!”

 谷中莲比江海天更要难过,华云碧没有听见仲长统的说话,倒是她全都听见了。这刹那间,她只觉一片茫然,许多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也就在这刹那间都到了心头。

 在此之前,她从来没有想到她和江海天之间的关系,她和江海天同在一起的时候,彼此都很高兴,但她从未想过:这就是爱情。现在华云碧突然飞走,她这才感觉到。在华云碧的眼中,她和江海天早已是一对情侣,她心中明白,华云碧是为她飞走的。

 “华姑娘对海哥有极大的恩义,他们本来应该是好好的一对的。”“她若不是伤心到了极点,决不肯这样突然飞走!”“我今天刚刚和她认识,想不到竟是我伤了她的心!”“仲帮主说海哥早已与她情投意合,可惜我知道得大迟了!”想至此处,她忽地感到一阵心酸,这刹那间,她也感觉到了,她是在爱着江海天!她和江海天彼此都没有向对方表露过爱情,她能够埋怨江海天吗?不,她这时只是为自己难过,更为华云碧难过。晶莹的泪珠,不知不觉地滴下来了,正滴在江海天的身上。

 江海天回过头来,谷中莲已经从他的身边走开了。江海天追上两步,却不知对他说些什么话好,只觉心头绞痛,似乎就要裂开,要是真能把一颗心剖开分成两半那倒很好,可惜一颗完整的心却是不能分开的啊!

 江海天还未来得及拉着谷中莲,旁边有个人却一把揪着他,原来是仲长统刚刚赶到,仲长统气呼呼地大声问道:“江小侠,这是怎么回事,碧站娘为什么突然走了?”江海天失魂落魄的样子迎着他的目光,摇了摇头,仲长统怒道:“你也不知道?哼,一定是你做了对不住她的事,把她气走了,哼,碧姑娘有哪点不好,你怎可如此薄幸?”

 江海天更为难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仲长统还要再骂下去,忽地旁边也有个人一把将他揪着,轻声说道:“仲帮主,这是他们少年人的事情,咱们犯不着为他们生气了。”这个人乃是金世遗。

 仲长统怔了一怔,说道:“金大侠,你的徒弟忘恩负义,你还要袒护他吗?”金世遗眉头一皱,说道:“仲帮主,我是过来人了,男女之间的情事,你不懂的。好吧,你要骂就骂我吧,我请你喝一杯酒去。”

 仲长统见江海天难过的样子,心里已软了下来,喃喃说道:“俺老叫化这一生从没有和娘儿好过,或许我是真的不懂,但一个人总要本着良心才好。”他摔脱了金世遗的手,大声说道:“多谢了,你这杯酒我不喝了。我要去找我的侄女儿去。”金世遗苦笑道:“海儿,你但求心之所安,要如何便如何吧。这种事情原也不必求人谅解。”“好,仲帮主你不和我喝酒,那我也要走啦!”一声长啸,朗声吟道:“旧梦尘封休再启,此心如水只东流!”迈开大步自去追踪那厉复生了。谷之华目送着他的背影,心中想道:“难道两代人都是同一命运?”眼光一转,只见江海天已追上谷中莲了。

 他们二人并肩同行,走了一程,彼此都默不作声。半晌,谷中莲忍不住道:“海哥,我不愿听到别人骂你,你去把华姑娘找回来吧。”江海天道:“我会去找她的,但不是现在。我刚才很是难过,听了师父那一句话,现在已是好些了,你也别难过吧。”谷中莲道:“为什么?你当真是像仲帮主所说的那样薄幸吗?”江海天道:“我自问没有做锗事情,别人不肯原谅,那又有什么办法?我并不是不难过,但我不想你陪我难过。你明白吗?”谷中莲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嗯,我明白了。”

 唐努珠穆已将金鹰宫的善后事宜安排妥当,赶了出来。他知道华云碧已经飞走,但却不知道江海天和华云碧之间的情事,见妹妹和他同行,心里很是喜欢。

 不料会面之后,却见他们神情沉郁,妹妹的眼角且有泪痕,唐努珠穆吃了一惊,问道:“有什么事吗?”谷中莲道:“没什么。”唐努珠穆道:“你怎么哭了!”谷中莲道:“我与华云碧姐姐一见如故,她突然走了,我、我心里难过。”

 唐努珠穆不知就里,笑道:“原来如此,我还当你们吵架了呢。傻丫头,那位华姑娘是来参加金鹰宫之会的,大会已经散了,客人也都走了,她当然也要回家了。天下哪有永不分手的朋友,难道她还能留下来伴你一辈子么?你惦记她,待这里事情了结,你不会去探访她么?可无须哭起来呀!”

 谷中莲听了“天下哪有不分手的朋友”这句话,心头怅触,不禁悲从中来,难以断绝,想道:“不错,天下除了夫妇是可以厮守一辈子的之外,不论怎样要好的朋友,那总是免不了要分离的。我和海哥也只是暂时相聚而已,总不免有各散西东的一天。”原来她已决意成全华云碧一段姻缘,有心只把江海天当作朋友看待。可是感情已是不能由她自主,当她感到悲从中来,难以断绝之时,她也感到对江海天已是情根深种了。

 谷中莲抹去了泪痕,强笑说道:“哥哥,你现在可知道了,你的妹妹就是这么傻的。”这句话不但是说给唐努珠穆听,也是说给江海天听的,江海天默然不语。唐努珠穆哈哈大笑道:“好,别发傻啦,咱们还有大事要办呢!那奸王确是不在此地,咱们现在马上回王宫去再仔细搜查。江师兄,师父呢?”江海天道:“师父有事先走了,我和你们一道去吧。”

 唐努珠穆留下一千名御林军接管金鹰宫,便带领大队再回王宫,抵达之时,己是将近黄昏的时分,王宫早已被他的军队全部占领,奸王的党羽或被杀、或被俘、或投降,也早已全部肃清。但经过将近一天的搜索,仍是未得那奸王的下落。三人正自闷闷不乐,江海天忽地跳起来道:“你听这是什么声音?”唐努珠穆侧耳细听,说道:“哎,这啸声是从地底传来的。似乎还有金铁碰击之声。却不知是哪一条秘密地道?”江海天道:“我听得出这声音的方向是在东北角离此约三里之地。”唐努珠穆道:“一定是大哥回来了。好,事不宜迟,咱们赶快寻声觅迹吧!”

 到了那声音传出之处,只见一座假山,但却并无山洞,江海天道:“这声音是从地底传出来的,这座假山下面,一定有条地道。”唐努珠穆道:“这些秘密地道都是奸王后来建筑的,我的地图上找不到。”说话之时,只听得地底下金铁交鸣之声更是越来越清楚了。

 江海天用“天遁传音”之术,伏地叫道:“是叶大哥吗?我们来了!”地下传来一声长啸,唐努珠穆吃了一惊,说道:“果然是大哥的啸声,听来似乎是受了点伤。”他们找不到地道的进口,空自着急,无计可施。

 过了一会,金铁碰击之声已然停止,唐努珠穆伏地听声,只隐隐听得断断续续地呻吟,却难以分辨到底是谁的声音。

 唐努珠穆心急如焚,跳起来道:“找不到地道的进口,我唯有召集御林军来发掘了。”话犹未了,忽听得“轧轧”声响,假山当中的两块大石忽然左右分开,现出一个山洞。三人钻进洞口,那黑黝黝的山,也不知有多深,唐努珠穆点起火把一照,却见有石级可以下去,但仍然不见有人。

 唐努珠穆稍稍宽心,但仍是不免担忧,黯然说道:“想必是大哥在里面开动机关,让我们进来的。但他直到此时,还不出来,只怕是多半受了重伤了。”江海天道:“反正不久就可分晓,咱们还是去看看吧。”

 走下了百多步石级,迎面是一道铁门,门内传出了几声咳嗽,江海天道:“活着的不止一人,这咳嗽声有点奇怪。”唐努珠穆敲门道:“大哥,我们来了。”

 过了半晌,只听得一个沙哑的声音道:“请进来吧!”这道铁门大约是没有机关的,需要里面的人用力推开,唐努珠穆等人在外面可以隐约听得叶冲霄的喘气声,但过了一会,那道铁门也终于慢慢打开了。

 铁门一开,众人但觉眼睛一亮,原来里面珠宝堆积如山,宝气珠光,耀眼生缬。珠光宝气之间,又隐约有迷离的烟雾,气味难闻。

 这些珠宝还不足令他们惊异,惊异的是里面的景象和人物,只见叶冲霄扶着一个女子颤巍巍的向他们走来,涩声说道:“你们来了很好,那好王已经死在这儿了!咱家的仇已经报了,二弟,以后的事情就是你的啦!”唐努珠穆无暇细想他话中的含意,先朝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那奸王盖温倒在地上,在他的身边还有两具尸体,是盖温最得力的武士鲁氏兄弟。

 唐努珠穆首先注意那奸王盖温,江海天和谷中莲却首先注意那个女子,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欧阳婉。

 谷中莲固然惊异,但也还罢了。江海天却是心头一震,又喜又惊,他是昨晚和欧阳婉同时坠下另一处地道的陷阱的,那时天魔教主用诡计诱他坠下陷阱,他和天魔教主和欧阳婉都受了伤。坠下陷阱之后,天魔教主即把欧阳婉与他隔离,他知道欧阳婉已是不省人事,但却无法救她。

 后来江海天逃出地道,巧遇华云碧从天而降,替他拔毒疗伤,他才得以及时参加金鹰宫之会,至于欧阳婉则仍留在地道之中。江海天不知她生死如何,心中一直挂念。想不到她却是与叶冲霄一起,同在这宝库之中。

 原来昨晚叶冲霄独自留下来,在王宫里到处探查江海天的下落。叶冲霄知道各处秘密地道的所在,终于找到了江海天他们陷落的那条地道,发现了天厦教主和欧阳婉,其时天魔教主元气未曾恢复,不敢与叶冲霄交手,只好放了个烟雾弹作为掩护,匆匆逃去,欧阳婉则被他抢救出来。

 欧阳婉受伤不轻,幸而叶冲霄以本身功力替她推血过宫,她才能够恢复行动。这时宫中正在混战,地道下隐隐可闻。叶冲霄恨极那奸王盖温,料想那盖温必然不肯舍弃珍宝,在逃亡的前刻,定会到那宝库去,带一些最值钱的珍宝,然后才从宝库中的秘道逃走。叶冲霄既然料到他有此一着,遂先发制人,到宝库中躲藏起来,等候那好王自投罗网。欧阳婉伤还未愈,离不开他,当然也只好跟着他一同藏在宝库中了。

 叶冲霄是有先见之明,那奸王果然来了。但有一点叶冲霄却没有料到,那奸王带了他的心腹武士鲁氏兄弟同来,别的武士叶冲霄可以轻易打发,这对鲁氏兄弟却是非同小可,即使叶冲霄未曾消耗功力为欧阳婉治伤,也未必是他们兄弟的对手。

 一场激战,鲁氏兄弟着了他的大乘般若掌,他也被鲁氏兄弟打伤,双方都在浴血苦斗,危险万状,幸亏欧阳婉不顾性命,出来相助,用毒雾金针烈焰弹将鲁氏兄弟打得重伤,叶冲霄才赢得最后的胜利。鲁氏兄弟重伤毙命,奸王盖温吸进毒雾,不待叶冲霄杀他,便已窒息而死。

 且说唐努珠穆与江海天在宝库中发现了他们,都是又惊又喜。唐努珠穆是喜大仇得报,惊兄长受伤,江海天则是得见欧阳婉尚还活着,故而喜出望外。可是他见欧阳婉气息奄奄,却也不禁内疚于心,同对刚刚走了个华云碧,叉碰上了个欧阳婉,麻烦真可说是越来越多,也不知谷中莲能否谅解?此时此际,江海天的心情端的是复杂之极,既希望见到欧阳婉,却又有点怕见到她。

 宝库中毒雾弥漫,欧阳婉虽然预先服下解药,在受伤之后,也自觉得呼吸困难。唐努珠穆道:“此地不可久留,大哥,咱们到外面说话去。”他走过去扶掖叶冲霄,谷中莲却走过去扶欧阳婉,向欧阳婉轻声说道:“欧阳姑娘,你上次救了海天,这次又全靠你豹帮忙,我们才得以报了大仇,我真不知该如何感谢你才好!”

 欧阳婉星眸半启,淡淡一笑,说道:“莲妹,这有什么值得多谢的?我受过你们的好处也不少呢!只求你不再记旧恨,我已是感激不尽。”

 谷中莲见她一团和气,和那日要用毒针刺她的那个欧阳婉,简直就像是两个人,心中自是很为高兴,但却也有点奇怪,因为按照她们二人的关系而论,虽说现在已经化敌为友,但究非熟稔,也还谈不上什么深切的交情,因此谷中莲才会在高兴之中也感到奇怪,欧阳婉那一声“莲妹”似乎未免叫得“亲热”了一些。

 唐努珠穆扶着时冲霄,谷中莲扶着欧阳婉,但叶冲霄仍是紧紧握着欧阳婉的手,始终没有分开,这时他们已走出宝库,叶冲霄深深吸了口气,忽地笑道:“莲妹,今后彼此都是一家人了,你们也不必互相客气了。”

 谷中莲呆了一呆,蓦地恍然大悟,说道:“大哥,这么说,欧阳姑娘是我的嫂子了?”叶冲霄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欧阳姑娘已经答应我了!我过去做错许多事情,欧阳姑娘也做错许多事情,但是我知道你们会原谅我们的。哈,婉妹,你瞧我没有说错吧!他们不是都叫你嫂子了吗?”

 原来叶冲霄深深悔恨自己对不住欧阳婉的姐姐,欧阳婉也已知道江海天一心一意爱的是谷中莲,两人同病相怜,所以在叶冲霄向她求婚的时候,她便一口答应了。

 在叶冲霄是将对欧阳清的一片忏悔之情,移来爱她的妹妹欧阳婉,同时也是为了报答欧阳婉对他的救命之恩。在欧阳婉则是为了要成全江海天与谷中莲的好事,不愿再插在他们中间做一个“第三者”,破坏他们的爱情,归根到底,这也还是为了爱江海天之故。

 不过,叶冲霄与欧阳婉之间的爱情,虽然杂有许多因素,也似乎来得很是突然,但其实他们之间也还是有共通点的,他们都带有点“邪”气,但又同样是性情中人,确实可以说是气味相投的。欧阳婉在答应叶冲霄求婚的那一刹那,自己也曾经想过,拿江海天来与叶冲霄相比,叶冲霄是与她投合多了。

 唐努珠穆、谷中莲都上来向他们道贺,江海天跟着也叫了欧阳婉一声“大嫂”,欧阳婉眼波一转,从他脸上掠过,说道:“彼此都是一家人了,我也等着喝你与莲妹的喜酒呢!”她的声音微微颤抖,眼光中有非常复杂的感情。因为她正在受伤之后,声音颤抖,人人都不以为意,她眼光中所蕴藏的复杂感情,也只有江海天才能明白。这一瞬间,江海天也不禁心头一震,在心底深深感激欧阳婉。谷中莲听了她的说话,脸上却是一片晕红。

 谷中莲心道:“海哥说得不错,欧阳姑娘果然是个好人。”她和叶冲霄各自拉着欧阳婉的一只手,忽觉她的手心冰冷,脉息若断若续,谷中莲惊道:“欧阳姐姐,你怎么啦?”

 欧阳婉喃喃说道:“我很高兴,我很高兴,你们都对我这样好,这样好,我要走啦,我要走啦……”声音低得只有她旁边的叶、谷二人才听得见,目光无神,眼皮缓缓阖下,叶冲霄叫道:“婉妹,我在这儿,你不能走!”忽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先晕过去了。

 江海天曾与华天风父女相处过一些时日,略为懂得一点医理,替叶冲霄和欧阳婉把了把脉,道:“叶大哥并无大碍,他是久战疲劳,突然受了惊吓,这才晕倒的,让他歇息一会,就会醒转。欧阳姑娘受的伤比较重一些,还中了一点毒,幸亏我身上还有一颗小还丹。”这颗小还丹,昨晚在那地道之中,他本来是准备给欧阳婉服的,但当时被天魔教主隔开,未能如愿。如今他掏出这颗小还丹,想起只是一晚之隔,人事已是变化得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他的心情也和昨晚大不相同了。

 他望了欧阳婉一眼,却把小还丹交给了谷中莲,低声说道:“你挖开她的牙关,让她服下。然后你再替她推血过宫。”谷中莲心里暗暗好笑:“傻哥哥,这个时候你还何须避嫌,难道我还会不相信你吗?”

 欧阳婉服了小还丹,又得谷中莲替她推血过宫,面色渐见红润,悠悠醒转,见叶冲霄倒在她的身边,又吃了一惊,谷中莲连忙对她说道:“大哥就会醒来的,你不用担扰,他只是疲劳过甚,一时虚脱。”

 欧阳婉眼光一转,江海天的眼光刚刚避开,欧阳婉道:“海天,多谢你的小还丹了。”她识得小还丹的药性,醒来之后,已自感觉得到。江海天道:“这有什么值得多谢的。从前和我义父在水云庄的时候,你不是也曾给我们送过解药来吗?”

 欧阳婉道:“啊,你已经知道是我了?”江海天微笑道:“当然知道!”欧阳婉芳心大慰,心想:“原来他早已知道了,他虽然另有心上之人,但他毕竟也还是关心我的。嗯,男女之间,其实不一定是要结为夫妇,一样可以做很好的朋友的。从今天起我寸知道,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缘份,只要不自寻烦恼,便会得到快乐!”欧阳婉想至此处,心中豁然开朗,烦恼全消。

 不久,叶冲霄也果然醒了过来,他在宫中本来有个住处,昨晚被烧损了一些,也早经唐努珠穆叫人修复了。当下唐努珠穆将他送回他的寝宫,为了便于照顾,欧阳婉也住在那座宫中。

 大乱刚刚平定,有许多事情还需要料理,唐努珠穆说道:“大哥,你早些安歇,明天一早,你还要上朝与群臣见面呢。”叶冲霄怔了一怔,说道:“什么,你们要我做马萨儿国的皇帝?”

 唐努珠穆笑道:“国不可一日无君,你是父王的长子,你不做皇帝,谁做皇帝?”谷中莲给他端来了一碗参汤,也笑着说道:“大哥,咱们被那奸王拨弄,骨肉不相认识,从前我有许多对你无礼的地方,明天你登上宝座,我先向你磕头,然后向你讨赏。”

 这刹那间,叶冲霄心乱如麻,喉咙似有什么东西哽住,说不出话来。本来他平日也存有想做一做皇帝的野心,那时他尚未知道自己的身世,还是那奸王的“干殿下”,但他已经暗里结交朝臣,收罗党羽,准备有朝一日,他的“父王”死了,他就要自立为皇。

 现在他已可以名正言顺地做皇帝了,按理说他心愿得偿,应该高兴之极才对。但说也奇怪,此时此际,他听了弟妹的话,心中却只是惭愧懊悔,惶恐不安……眼中蕴着泪珠,几乎掉了下来。当然他也是很高兴的,不过却并不是因为他要做皇帝而高兴,他高兴是弟妹对他的手足之情!这种情谊,他过去做梦也获不得的情谊,此时此际,在他的心中,是要比一顶皇冠贵重千倍万倍了!

 谷中莲笑道:“大哥,这是大喜之事呀,你怎么反而流泪了?”叶冲霄接过她手上的参汤,呷了一口,抹去了泪珠,说道:“你们不唾弃我这个大哥,我是高兴得流泪了。”谷中莲道:“以前你是被那奸王愚弄,现在奸王已除,雨过天晴,这些旧事,还提它做什么?”

 叶冲霄道:“我糊涂了这么多年,幸亏你们来了,我才得重新为人。现在我的耻辱已经雪了,我是什么也不想要了,你们受了许多苦,珠穆二弟,我顶替了你的名字,难道你还要我今后继续顶替你做这个国王吗?”唐努珠穆笑道:“大哥,这皇位本来是你的,你只是恢复本来面目,并非顶替谁人。说到受苦,你所遭受的痛苦和耻辱,只有更在我们之上。”

 叶冲霄苦笑道:“你们定要将我推上宝座么?也罢,那就留待明天再说吧。”唐努珠穆说道:“大哥,不用你费心操劳,我先替你拟好昭告复国的诏书,明天你只要盖上玉玺就行了。你今晚可得好好的睡一觉,养好精神。”他正想告辞,叶冲霄忽道:“有一件事还没有交托你,宝库里有一部武功宝典名为龙力秘藏,还有几样武学之士用得着的宝物,我刚才来不及找寻,明天你可得仔细的查查。”唐努珠穆说道:“我知道了,大哥,这些小事,你不必挂在心上,待你好了,咱们一同去找,也还不迟。”

 这一晚唐努珠穆整晚并没有阖过眼睛,他把复国的诏书拟好,已是清晨时分,景阳宫宣告早朝开始的钟声也已经敲响了。唐努珠穆怀了诏书,兴冲冲的便跑来请大哥上前,接受群臣朝拜。

 哪知叶冲霄己是人影不见,欧阳婉也跟着他走了。房中留下了一封信,那是叶冲霄写给他的。信上说他实在无颜再留在国中,请弟弟原谅他,代他挑起国事的重担,早日即位,以安民心。

 叶冲霄和欧阳婉从秘密的地道出走,守门的卫士根本就不知道他们何时出宫,当然是找不回来的了。唐努珠穆没法,以好遵从哥哥的意旨,接受群臣的拥戴,继承了马萨儿国的王位。

 马萨儿国虽然是一个小小的山国,但在一场动乱之后,应兴应革的事情也着实很多,把唐努珠穆忙个不了,好在有几个忠心耿耿的老臣子辅佐他,给他分劳不少。

 江南和谷之华搬进王宫来住,姬晓风不惯拘束,忽动游兴,和那个印度神偷作伴,到印度漫游,准备扬名异国,施展他的妙手空空本领去了。

 那个勾搭盖温、引狼入室的“皇额娘”在唐努珠穆登位的第二天,便在宫中自缢而亡,唐努珠穆念在她是父王的正室,葬以王后之礼。

 这一日唐努珠穆送葬回来,忽地想起金鹰宫之会的前夕,他入宫谋刺奸王,无意中偷听到天魔教主和那“皇额娘”的一段对话,据那皇额娘说宝库中有几件武林异宝,但她却不知其名。她私藏有宝库的锁匙,当时她曾答允天魔教主,要是天魔教主给她除掉叶冲霄,她愿意将宝库的锁匙交换叶冲霄的性命。

 唐努珠穆忆起前事,心中想道,“现在她已死了,这锁匙却不知藏在什么地方,莫要落在别人之手才好。她所说的和大哥说的相同,看来是真的了。我这几日事忙,一直没有到主库中查过,现在倒是应该去看一看了。”

 他已认得那条秘密的地道,当下就约了妹妹,一同进入宝库。那日他们走出宝库之后,只是把门虚掩,一推便开。谷中莲道:“哥哥,这宝库有两条锁匙,一条在奸王身上,一条则是那皇额娘私藏起来,现在这两人已死,两条锁匙都找不到,你可得早日找个巧手匠人,另砌过一道机关,另配过锁匙才好。”

 唐努珠穆笑道:“这宝库以后不会再有了,我又何必再费心力去另砌机关。”谷中莲怔了一怔,问道:“为什么你不要这座宝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唐努珠穆神情严肃,正色道:“这些珠宝有一大半是咱们祖先世世代代为王积下来的,有一小半是这奸王在这十多年中搜刮来的,但尽管他们取得这些财富的手段不同,总之都是老百姓的,你说是么?”谷中莲道:“啊,我明白了,你是要还给老百姓?”

 唐努珠穆说道:“不错,你我还怕饿死吗?要这些珠宝有什么用?何况本来就是老百姓的,咱们强夺过来,据为一家所有,也实在说不过去。我是宁愿被骂为不肖子孙,我是决意要更改祖宗的做法了!”他眼中发出异彩,歇了一歇,接续说道:“我准备托可靠的人,将这些珠宝带到波斯、印度和中原的各城市去变卖,但也并不是把变卖所得的钱平分给百姓,我要起学堂,给平民建屋宇,开河渠,筑水坝,辟牧场……呀,要做的事情真是多着呢。我还要聘请汉族有学问的贤人帮我做这些事情。”

 谷中莲喜极叫道:“你真是一个好国王,也是我的好哥哥。”唐努珠穆道:“我想要是大哥为王,大哥也会这样做的。他把王位让给我,就足见他也并不把这些珠宝放在心上。说老实话,我愿意给百姓做些事情,但却不愿做这捞什子的国王了。”谷中莲道:“但你总得做些时候再说。”

 唐努珠穆道:“我从明天起就陆续将这些珠宝运出去变卖,应兴应革也陆续施行,同时我也物色可以执行这些计划的公平正直的大臣,嗯,等这些事情安排好了,我就要去找大哥了。”

 谷中莲笑道:“这些财富咱们一丝不要,但大哥说的那几件武林异宝和‘龙力秘藏’,咱们却是可以用得着的。”唐努珠穆道:“倘不是为了这几样东西,我今天还不会到这宝库来呢?”

 说话之际,他们已进入宝库之中,谷中莲道:“咦,哥哥,你觉不觉得似乎有一股淡淡的异香?”唐努珠穆道:“怕是那日大嫂所发的什么毒雾弹,还有一些气味残留吧?”谷中莲嗅了又嗅,说道:“似乎并不相同。”

 唐努珠穆也有点疑心,但却说道:“这地方只有大哥认得路进来。”谷中莲道:“你忘记了还有个天魔教主么?”唐努珠穆道:“那天魔教主还未得到锁匙,而且盖温和那‘皇额娘’又已死了,她也决不能知道这条秘密地道。”

 谷中莲道:“然则这股异香又从何而来?”唐努珠穆道:“或者是宝库中本来藏有的异香,那日大哥在这里和那鲁氏兄弟恶斗,说不定是他们踢翻了藏香的器皿。咱们且别猜疑,先找那几样东西吧。”

 他们虽然不知道这些宝物是什么东西,但触眼所及,却都是金银珠宝,找了半天,也没发现一件可以和武学沾上关系的。

 谷中莲道:“难道又是天心石之类的灵药?”唐努珠穆笑道:“哪有这许多灵药?我那晚偷听她们说话,那皇额娘曾提及这几件宝物。”谷中莲道:“她可曾说到是什么东西?”唐努珠穆说道:“她也没有见过。不过父王生前曾向她透露过一点秘密,从她转述的口气听来,那是拿来用的东西,似乎是宝刀宝剑之类。”

 谷中莲道:“若果是宝刀宝剑之类,那就没有什么希望了。武功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根本就无需什么兵器。咱们虽然远远未到这个境界,但即以现在的功力而论,宝刀宝剑对咱们的帮助已经不大。而且我也已经有了师父给我的霜华宝剑了。”

 唐努珠穆道:“那‘龙力秘藏’即是父王抄在羊皮上的那些武功,咱们也早已经全部到手了。我师父的武功精深博大,就远比:龙力秘藏,上的武功高明得多,所以其实也没有什么稀罕。”

 谷中莲道:“但找不到原本,总是有些遗憾。”唐努珠穆道:“说不定父王抄了副本之后,早已将它毁了。至于那几件宝物,大哥和那皇额娘也只是闻说宝库中藏有,究其实他们也没有见过。到底是真是假,谁也不知。”

 他们兄妹二人因为找不到宝物,都怕对方失望,所以在言谈之间,大家都尽量贬低这些不知名的宝物的价值,连那“龙力秘藏”也视作等闲。其实他们心中或多或少也都是有些可惜的。情知这些宝物定然是给人盗走了。

 谷中莲忽道:“我觉得有点奇怪。”唐努珠穆道:“你还在猜疑是什么人偷进了这宝库吗?”唐努珠穆最初不相信有人能够进来,但现在已是不由得他不相信了。谷中莲道:“不是这件事情。什么人偷的,我已不用猜疑了,那当然是天魔教主。我是在想另一件事。”

 唐努珠穆怔了一怔,说道:“还有什么事情奇怪?”谷中莲说道:“咱们的祖先世代为王,有金银珠宝不足为奇,却何以会有这许多武林异宝。”唐努珠穆道:“咱们的始祖本来就是武林中人,那‘龙力秘藏’就是一个异人传给咱们始祖的,这段故事,你不是听过了的么?”

 谷中莲道:“但传了这么多代,也早已不属于武林中人了。除了‘龙力秘藏’之外,那天心石和咱们未找到的那几件武林异宝又是哪里来的?我总觉得咱们这个家族总似乎有点神秘。”

 唐努珠穆“嘘”了一声,说道:“你连祖宗也怀疑了么?”谷中莲道:“对不住,我找不到适当的字眼,只能用神秘二字。并非对祖宗有所不敬。”唐努珠穆笑道:“咱们连父王的面都没见过,上代的事情当然更难知得清楚了。你问我我也无从回答。我看你不必胡思乱想了,咱们还是走吧!”谷中莲忽地拿起一件东西,说道:“咦,你看这个盒子。”

 唐努珠穆一看,只见谷中莲拿起来的乃是一只长方形的盒子,黑漆漆的毫无光泽,敲了又敲,铮铮作响,大约是铁皮做的,总之不是贵重的金属。唐努珠穆笑道:“这不过是一只很普通的首饰盒子,有什么稀奇?”谷中莲道:“就因为它十分普通,所以在这宝库之中,才是真正的稀奇!倘若它是贵重的东西,我才不会注意它呢!”

 谷中莲说的似乎违反“常理”,但其实正是合乎道理,唐努珠穆一想,也就明白了。要知在这宝库之中,都是珊瑚、玛瑞、珍珠、玉石之类的宝贝,一只普普通通的铁皮盒子混在这些珍宝之间,当然是显得极不寻常,大为出奇了。

 唐努珠穆沉吟说道:“难道里面装有什么奇珍异宝,但却为什么用这样普通的盒子来装呢?”谷中莲道:“咱们旦别胡猜,打开它来一看,不就明白了?”当下扭断那把小小的铁锁,打开来一看,只见首饰盒内,什么饰物也没有,只有一把梳子,一面镜子,梳子是木头做的,镜子是铜做的,已经黯淡无光了。这种梳子镜子都是普通人家妇女的用品,一点也不稀奇,但在梳子镜子下面,却压着几张发黄了的信笺。唐努珠穆心道:“难道这上面写的又是什么武功秘笈之类?”

 谷中莲抽出一张信笺,看一看,说道:“哥哥,上面的字我认不全,你读给我听听。”原来是用马萨儿国文字所写的,信笺残破,墨迹亦已模糊不清。

 唐努珠穆仔细辨认,过了一会,轻声说道:“奇怪。”谷中莲道:“上面说些什么?”唐努珠穆道:“似乎是个女子写给她的情郎的信,说的无非是如何思念对方的情话。”谷中莲听了,面上一红,说道:“那就不必念了。”但心里却在奇怪,不知她的哪位祖先,却把别人的情书珍藏在宝库之中。

 唐努珠穆道:“后面有一段话倒是值得注意,那女子不知到了什么地方,说是从今之后再也不能回来,要见面除非来生了。她叫那个男子不要再想念她,安心治理国事。”

 谷中莲道:”咦,这可就真奇怪了。这么说,这个男子岂不是咱们的哪位祖先?但既是贵为国王,他所喜欢的女子尽可迎入宫中,还有谁能阻拦他们相好?何以又非分开不可?”

 唐努珠穆又抽出第二张信笺来看,这似乎是较后写的.没有那么残破,墨迹也没那么模糊,上面只是简简单单地写了几行。唐努珠穆道:“那女的嫁了另一个人,生了一个儿了。她要他旧日的情郎爱屋及乌,以后不可与她的儿子在沙场相见。”

 谷中莲道:“奇怪,那女的为什么会想到他们可能在沙场相见?不知那孩子长大之后,他们果真如此?”唐努珠穆笑道:“谁知道呢?你瞧这信笺如此残破,墨迹如此模糊,至少也是百年以前所写的了。那个‘孩子’也恐怕早已死了。”

 谷中莲道:“还有最后一张,你看看这张说的又是什么?咦,怎么像是一张文书?”原来这最后一张信笺,纸质甚佳,上面盖着一个朱红大印也还未怎么褪色。

 唐努珠穆接过来瞧了又瞧,说道:“你猜得不错,这的确不是私人信件,是昆布兰国送来的国书。”谷中莲诧道:“国书?那是比一般文书重要得多的了。怎么却把庄重的国书与私人的情书放在一起?”

 唐努珠穆道:“这张国书其实也只是一纸例行公事,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地方。”谷中莲道:“究竟说的是什么?”唐努珠穆道:“昆布兰国的新君继位,通知咱们。接到这种国书,派人去道贺也就完了。”

 谷中莲道:“昆布兰国在什么地方?”唐努珠穆道:“正是咱们的邻国。咱们马萨儿国在阿尔泰山山南,它在山北,但中间隔着一座大山,最少也要走十天半月。”他又看了看那纸国书上填写的日期,说道:“这是整整七十年前的事情了。”

 他们兄妹二人都猜想不到何以这种例行公事的国书也要如此珍藏的缘故,谷中莲隐隐感到这国书和那些情朽之间大约有甚关连,但究竟是怎么回事,她也还未想得明白。

 唐努珠穆笑道:“反正这些人都早已不在世间,咱们也无须费神推究了。”随手将那首饰盒子藏了起来,便走出宝库。这次他们在宝库里找寻了半天,非但是一无所获,反而添了一重疑云,一重恐惧。对那些信件怀疑,为那些宝物失落而恐惧。两者相较,主物的失落和他们有切身的关系,当然是更重要得多。

 谷中莲出了宝库,心头怅惘,想去找江海天解闷,但想了一想,却又改变了主意,转过方向,去见她的师父谷之华。

 谷之华正在凭栏遥望,若有所思,谷中莲叫了一声:“师父。”谷之华抚摸她的头发,轻声说道:“莲儿,你这两天好像憔悴多了。”谷中莲道:“这两天是稍为忙一点,但我的精神很好。师父,你在宫中还住得惯么?”

 谷之华笑道:“太舒服了,我真是有点感到不惯呢。莲儿,我不打算住下去了。”谷中莲怔了一怔,说道:“师父,你不是要等待金大侠回来吗?”她屈指一算,说道:“日子过得快,不知不觉又已经五天啦。不过,师父你反正没有什么事情,何不多等几天?”

 谷之华道:“正是有一件事情,仲帮主今日来过了。”谷中莲道:“哦,这老叫化来了么,怎么不见我的哥哥?”谷之华笑道:“这老叫化大约是为了华姑娘的事情,对你们甚为不满,他不愿意进宫,是叫卫兵传话进来,要我到宫门之外和他见面的。不过你也别怪他,这老叫化的脾气一向耿直,为人倒是很热心的。”

 谷中莲黯然说道:“我当然不会怪他,他责备海哥,其实也是一片好心。我心里只是觉得难过。”谷之华道:“你也不必难过,你的心情我很明白,你是没有一点过错的。许多看来难以解开的结,常常会在时光流转之中,不知不觉的解开。哎,话儿又扯得远了,还是说回来吧。”

 谷之华接着道:“仲帮主今日倒不是为了你们的事情来的,他是替你的翼师伯带个口讯给我的。你的翼师伯是南丐帮帮主,他是北丐帮帮主,他们二人为了南北丐帮合并之事,上个月曾有过一次聚会。翼师兄尚未知道我的行踪,便拜托他探听我的下落。据说朝廷对咱们的邙山派以及丐帮又有不利的企图,留守邙山的白师兄、路师兄见我久无音讯,都很焦急,因此希望我早日归去。”

 谷中莲说道:“即是如此,那我就不便多留你了。师父,师父……”她抬起头来看着师父,似是有话要说,却说不出来。

 谷之华道:“你是舍不得离开我么?我也正有一件心事,要和你说。”谷中莲道:“请师父吩咐。”谷之华道:“我先问你,你可愿意放弃做个公主的富贵繁华么?”谷中莲道:“我不愿意做什么公主,只是想跟随着你。”谷之华心头快慰,说道:“我也料到你是会如此回答的了。我做了十多年的掌门,早已想卸下这副担子,现在你已长大成人,回去之后,我想把掌门人的位子传给你了。”

 谷中莲吃了一惊,说道:“弟子只是想永远在你的身边,却不想做掌门人。弟子年轻识浅,这样重的担子也挑不起来。”谷之华笑道:“我当年做掌门人的时候,比你也大不了多少,也是几乎甚么事都不懂,但慢慢也就学会了。嗯,你在想些什么?你有什么心事,可以对师父说么?”谷中莲道:“我是想永远跟随你,但我又怕──”谷之华道:“怕什么?”

 谷中莲低声说道:“有时我也在想,不如就在这远离中原的山国度过此生,免得、免得再招烦恼。唉,但我又舍不得离开你。”

 谷之华是过来人,不用谷中莲细说,立即懂得了她的心情。江海天迟早是要回去的,谷中莲说要在山国中度过此生,那就是要与江海天隔开,避免和他再见面。这种少女的心情,谷之华当年也曾有过,心里暗暗好笑:“你不但是舍不得离开我,其实更是舍不得离开江海天。”

 谷之华道:“莲儿,你和海天的事情怎么样了?”谷中莲双颊晕红,低头说道:“他为了华姑娘突然飞走的事情,很是难过。”谷之华道:“这个我早已猜想得到。我是问他对你怎样?”谷中莲道:“我,我不知道……”谷之华微笑道:“怎会不知道呢?我一向把你当作女儿,你在我的跟前,也用得着害羞么?”

 谷中莲道:“他没有说什么,但我知道他,他心里是喜欢我的。”谷之华道:“他没有说过半句请你原谅的话么?”谷中莲道:“没有。他井没有做过对不住我的事情,又何须要我原谅?”谷之华吁了口气,说道:“这就好了。”谷中莲道:“什么好了?”谷之华道:“他对那位华姑娘的确完全是兄妹之情。”

 谷之华是将她们两代的遭遇,连起来想的。她们两代人的遭遇,看起来相同,但把每一个细节比较,却又可以发现许多不同。当年金世遗在厉胜男死后,走到她的病榻之前,请求她的原谅,那是因为金世遗确实是对厉胜男有难以忘怀的感情,因而对她感到内疚,要求她的原谅;而现在江海天对谷中莲却是一片坦然,可见他对华云碧的感情,就大大不同于金世遗之对厉胜男,因而他也就无须乎请求谷中莲的原谅了。这种爱情中的微妙心理,谷之华是早已懂了,但谷中莲却还是未曾明白的。

 谷中莲忽道:“师父,我也想问你一件事。”谷之华道:“你要问什么,尽管说吧。”谷中莲道:“金大侠当年离开你的时候,你难不难过?”谷之华道:“最初难过,后来也就不难过了。”谷中莲道:“为什么?”

 谷之华道:“人之相知,贵相知心。我明白他的心情,他倘若不那么做,心里就不能自安,我懂得了这一点,我也就不愿再给他增添烦恼了。嗯,到了双方都能以心相见的时候,那么一切烦恼也就消除,也就不会有所难过了。”

 谷中莲若有所悟,说道:“所以你现在也不必一定要等待金大侠回来了?”谷之华道:“不错,他要来的时候就会来的。”说到此处,谷之华也不禁脸上微微发烧,心想:“我和他已是二十余年如一日,我已等了他二十余年,也不争在早一天或迟一天和他见面。”这话她当然没有对谷中莲说出来,当下轻轻抚徒弟的头发,喟然说道:“莲儿,你放心,我走过的路,你是不会重走的了。你去安歇吧,明天你还要收拾行装呢。”她抬起头来,只见月亮正从一片乌云里钻出来。

 谷之华叫她回去安心睡觉,但谷中莲却并没有听师父的吩咐,她离开了师父,仍然在御花园里徘徊,渐渐,不知不觉的便向江海天的住所走去。

 谷中莲还未走到江海天的住所,忽见有个人影,正自分花拂柳,向她走来,定睛一看,可不正是江海天?

 谷中莲道:“海哥,你怎么还未睡?你去哪儿?”江海天道:“正是想上你那儿去,谁知你已来了。”

 两人在凝碧池边停下了脚步,月亮下睡莲摇曳,更显得分外清幽,江海天伸手想摘一朵莲花,荷叶覆盖下有对鸳鸯,似是被他惊动,忽地分开,游了出来,江海天若有所思,把手缩了回来,低声说道:“莲妹,你可是有什么话要和我说么?”

 谷中莲也是茫然若有所思,过了半晌,方始说道:“我见了你却又不知从哪里说起了,还是你先说吧。”

 江海天拨了拨池水,说道:“这睡莲真美。”谷中莲“噗嗤”一笑,说道:“你想了半天,就想到了这一句话和我说么?”

 江海天道:“这凝碧池里只是一泓止水,没有风波,所以池里的鸳鸯也可以优游自在,我可真羡慕它们呢?可惜我明天己不能看见它们了。”

 谷中莲抬起头来,说道:“你这样快就要走了么?”江海天道:“我爹爹离家多年,妈一直盼望他回去,我也记挂着妈,所以我准备明天和他一同回去了。”谷中莲道:“游子思乡,这是人情之常。但除了惦记着你妈之外,可还惦记着旁的人么?”

 江海天道:“莲妹,你是知道我的心事的,我不瞒你。在回家之前,我可还得到水云庄走走,看看华姑娘。你……”谷中莲笑道:“我正是要劝你去看看她,你倘若不去,我还要骂你呢。”

 江海天忽道:“我心中很是不安,总是觉得有点对不住……”谷中莲想起师父刚才和她说的话,心头一震,说道:“你感到对不住,对不住……”一个“谁”字还未出口,江海天已接着说道:“华姑娘这样走了,我总觉得有点对不往她。”

 谷中莲松了一口气,说道:“华姑娘对你是一片痴情,你、你去看她,甚至,甚至……嗯,总之我是不会怪你的。”江海天道:“莲妹,我有个古怪的念头,你可不要笑我,我是想,是想……”谷中莲道:“你想什么我都不会笑话你,你说吧。”

 江海天说道:“我是从咱们师父想起的,你说他们是不是一对最要好的朋友?”谷中莲说道:“天下恐怕再没有另外一对,是这样的二十余年始终如一的友情了。”江海天喟然叹道:“这本来不是人人做得到的。”谷中莲抬起头来说道:“海天,你走吧,我可以做得到的。”江海天道:“不,我不是要你一个人这样做。”

 谷中莲笑道:“我明白你的念头了,要是大家都似至亲的兄弟姐妹,高高兴兴地同在一起,没有猜疑,没有妒忌,没有烦恼,那岂不好?这念头并不古怪,我也曾经这么想过的。可是,别人不见得和咱们一般想法。”

 江海天道:“人事难料,比如欧阳姑娘和大哥突然缔结鸳盟,这在事前又有谁能料想得到?”谷中莲道:“哦,你盼望华姑娘也是这般?”随即摇了摇头,笑道:“天下没有完全相同的事情,你别想得太如意了。我和华姑娘虽是刚刚认识,但我也已隐隐觉得她的性格和欧阳姑娘大不相同。”

 欧阳婉是个任性而为,爱与恨都很强烈的女子,但却又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女子。这性格不但与华云碧大不相同,与厉胜男也并不完全一样,厉胜男想要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手,欧阳婉却比她多几分豁达,几分超脱。和欧阳婉比较起来,华云碧则更是“执着”得多了。

 江海天叹了口气,说道:“我把我所想的都对你说了吧。要是华姑娘另有了着落,或者她能够原谅我的话,我就回来,回来……”谷中莲轻说道:“做什么?”江海天道:“陪你天天在这里看鸳鸯。”谷中莲笑道:“那腻死人了。要是她不呢?”

 江海天黯然说道:“我不愿她太难过。我就学我的师父一样,今生今世,浪荡江湖,以四海为家,与梅鹤为友。若然如此,我也但愿你和她都是一样,将我当作哥哥。”

 江海天的意思已说得很明显,他爱的是谷中莲,但却先要求取华云碧的谅解,才能娶她为妻。若得不到谅解,则他只能和谷中莲、华云碧都保持着纯洁的友谊。

 要是一个心胸狭窄的女子,听了这话,一定大不高兴,但谷中莲却是个心无渣滓、纯真之极的姑娘,听了之后,既无失望的表示,却也不掩饰自己的心情,笑道:“我是欢喜和你在一起的,但我也决不愿意有人为咱们难过,所以只要你觉得怎样做对华姑娘好些,我都毫无怨言。”

 江海天看看池中的花,又看看眼前的人,心中想道:“莲妹当真是名副其实,就似这莲花一样的纯洁无瑕!”

 谷中莲摘下一朵莲花,说道:“你喜欢这花儿,你就带一朵去吧。明天我不送行了。”江海天道:“你哥哥事忙,明天我也不准备去辞行了。你给我说一声吧。”两人执手相看,眼中都有晶莹的泪珠,过了半晌,谷中莲低声道:“好,你走吧!”她始终没有说出她也要与师父离开此地,因为她所想的都是为了江海天。正是:

 情似浮云无障碍,心如明镜不沾尘。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5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