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回 神功凭借天心石 秘密深藏一纸书

 叶冲霄道:“他不是咱们的敌人。”瘦的那个和尚诧道:“咦,刚才和你打架的不是他吗?”叶冲霄道:“不错,是他。”瘦和尚道:”那你怎的说他不是敌人?我倒不解了。”胖和尚也道:“那么他的来历殿下是知道的了?他是谁?”

 叶冲霄道:“他是金世遗的弟子,我妹妹的师父是邙山派掌门人谷之华。他们两人的交情很好。”瘦和尚笑道:“这个我们早已知道,直白的说,谷之华是金世遗的情人。”

 叶冲霄道:“谷之华当然不会知道父王对我的妹子乃是一番好意,想必是她去求金世遗营救我的妹子,因而金吐遗就派了他的徒弟来。他的目的只在救人,井非反对皇上。”

 那瘦和尚说道:“殿下此言差矣,令妹己然是太子妃了,这小子要来救人,还不是敌人吗?”

 叶冲霄说道:“两位有所不知,国师正要与全世遗结纳,父王也想得金世遗助他一臂之力。咱们若是得罪了金世遗的徒弟,那时倒真的是要迫金世遗变作咱们的敌人了。岂非违背了父王和国师的主意?”

 这两个和尚正是宝象法师的弟子,他们对国王还不怎么惧怕,但叶冲霄抬出了他们的师父来压他们,他们怎敢违背师父的意志?只是他们面面相觑,似乎是正在踌躇,一时之间,拿不定主意。

 胖和尚道:“然则任由他将令妹带走吗?”叶冲霄道:“这当然不能,否则我刚才也不会与他打架了。”瘦和尚道:“既不能当他是敌人,又不能让他将人带走,这怎么办?”

 叶冲霄道:“依我之见,不如由我去禀告国师,怎样处置此人,由他作主。但你们若要将他缚去,事情就会弄糟糕了。”瘦和尚迟迟疑疑说道:“回去禀告国师,这当然很好。可是这就得等到明天才能处理了,今晚就让他在这里吗?”

 叶冲霄道:“你不见他已受了重伤吗?你们今晚多派些人在岛上看守,谅他插翼也难逃走。”那两个和尚点了点头,但显然还有惶惑的神气。

 叶冲霄又说道:“我不想你们将他缚走,也正是因为他已受了重伤。此去京城还有六十多里,咱们没受伤的不当作一回事,他受了伤,倘若将他移动,一路换车换船,道路又很崎岖,倘若他中途死了,咱们和金世遗这个怨可就结得大了。那时非但无功可领,只怕国师还要贪怪咱们。所以依我之见,今晚只好让他在这里养伤。”

 胖和尚道:“倘若出了岔子,殿下是否独自担当?”叶冲霄道:“你们不用担忧,纵然天塌下来,也不用你们担当就是!”

 那两个和尚齐道:“殿下既然如此吩咐,我等遵命便是。”他们临走还向江海天合什施礼道:“我等不知你是金大侠的弟子,多有冒犯,还望恕罪。”江海天一直没有开口说话,但他宅心忠厚,见他们赔罪,也就默默地还了一礼。

 叶冲霄取出一瓶药膏,放在几上,说道:“这是上好的金创药,你自己敷伤吧。”随即解开谷中莲的穴道,笑道:“你不肯认我作哥哥,我仍然当你是妹妹。你今晚好好想一想,明日我再来看你。”说罢便与那两个和尚一同走了。

 谷中莲穴道方解,气血未舒,心中恼恨,却骂不出来。江海天过来,替她推拿,活动筋脉,谷中莲摹地顿足骂道:“你真是忠厚得近乎糊涂,好好的计划,都给你弄坏了!”

 江海天赔笑道:“咱们虽然不能脱困,但最少已弄明白了一件事,你的哥哥虽然名利心重,却还不是一个很坏的人。原来他确实是不知道自己生身的秘密。我奇怪你为什么总是不肯原谅他。”

 谷中莲怒道:“我更奇怪为什么你总是不听我的话,那时冲霄不知是国王从哪里弄来的野小子,怎会是我的哥哥?你给他打得还不够吗?偏要听信他的话!”

 江海天给她骂得手足无措,一片茫然。他本来已有七八分相信那叶冲霄了,但听谷中莲这么一骂,却又不由得想道:“倘若她只是恼恨哥哥认贼作父,就不会骂他作野小子,咦,难道时冲霄当真不是她的哥哥?”心里狐疑不定,不知谁是谁非。

 他在受伤之后更施用“夭魔解体大法”,真气耗损不少。谷中莲见他精神委顿,伤口还在汩汩流血,而他不顾本身的受伤,却先来照料自己,不禁又是怜惜,又是感激,虽然还是有气,但已给怜惜与感激之情抵消了。

 谷中莲道:“唉,你这伤真是受得不值,待我给你包扎起来,你好好歇一歇,然后我再告诉你一些事情。”

 江海天忽道:“但我受的伤,却也似乎证明了叶冲霄对我无甚恶意。”谷中莲道:“他假流眼泪,骗得你相信他,然后乘你不备,突施猛袭。这还不算恶意,要怎样才算恶意。”

 江海天说道:“他眼泪是真是假?用心是好是坏,我不得而知,但他这一掌只可说是暗袭,却还不能说是猛袭。以他的大乘般若掌力,在我毫无防备之下,本来还可以把我伤得更重的。”

 谷中莲道:“哦,那你居然还在感激他手下留情了。”边说边撕下了一幅衣衫,又找来了一些香灰,要来替江海天裹伤。江海天道:“且慢,这里既然有上好的金创药,为何不拿来一用。”

 谷中莲道:“你怎可如此轻易信人,焉知这不是毒药?”

 江海天道:“倘若他要杀我,刚才已经杀了,何必使用毒药?”

 谷中莲道:“他保留你的性命,必定是另有恶毒心肠。”

 江海天笑道:“他的用意如何,那就要看以后的事情了,不管怎样,他此刻既要保留我的性命,就决不至于用毒药害我。”谷中莲想想也有道理,姑且让他挑一点药膏敷上,果然一片清凉,痛楚大减。

 谷中莲道:“他们明天就要来拿你去见那个国师了,你现在流血己止,但内伤未愈,我又无力庇护你,明天之事,如何是好?”

 江海天道:“我受的这点内伤倒不妨事,以是纵然我的武功恢复,好汉也打不过人多,那宝象法师顾忌我的师父,未必就敢要了我的性命。我倒是担忧你,担忧我被他们押走后,你一个人就更难脱险了。”

 谷中莲见他处处顾着她,心中很是感动,过了半晌,说道:“你有把握恢复武功吗?那就光治好你的内伤再说吧。哎,你这伤可不轻啊!”她撕开江海天的内衣,只见背心上有一个黑色的掌印。

 江海天道:“我师父教过我运气疗伤的法子。”当下盘膝静坐,默运护体神功,内息流转了半个时辰,果然气脉畅通,精神复振。

 谷中莲陪坐一旁,见他头顶热气腾腾,那个掌印由浓而淡,由淡而完全消失。江海天跳起来道:“你说得不错,大丈夫宁死不辱,咱们要死也死在一起。明天他们若是要来捉我,我就豁了性命,和他们再打一场。”试试活动手脚,呼的一掌打出,把院子里的老槐树打得枝叶纷飞。

 谷中莲又惊又喜,说道:“想不到你内功深湛,竟有如此神奇的效力。可是敌人也很厉害,只凭血气之勇,亦非上策啊!”

 江海天道:“说不定明日峰回路转,便有转机。你、你哥哥刚才不是已经拦阻了那两个秃驴吗,说不定他已在暗中为咱们设法。”

 谷中莲愠道:“我对你说过多少次了,那叶冲霄不是我的哥哥!”

 江海天赔笑道:“我一向以为他是你的哥哥,说惯了嘴,一时忘了。”

 谷中莲道:“我老实告诉你吧,他是冒充我哥哥的奸徒,心术坏透了。你切不可指望他会对咱们有利,咱们必须靠自己的力量,想法子脱险。”

 江海天道:“你怎么知道他是奸人,冒充你的哥哥呢?”

 谷中莲沉吟片刻,低声说道:“你不是外人,我告诉你一件秘密。”

 江海天道:“什么秘密?”

 谷中莲道:“我父亲的确是马萨儿国的前王,日间我见你的时候,我还没有尽吐真情,只是说有此怀疑,其实这怀疑已是早经证实的了。当时我还未敢完全相信你,请你原谅。”

 江海天笑道:“这秘密我是早已知道的了。马萨儿国的前王被权臣篡位,走脱了一对孪生子女,这件事是我师父探听出来,告诉你的师父的。”

 谷中莲道:“不,还有另外的秘密,你师父未知道的。你师父当年只是猜测我可能是那个公主而已,证实此事,还是不久以前的事情,而且还揭露了一个秘密。”

 谷中莲停了一下,深情地望了江海天一眼,决意对他毫不隐瞒,于是继续说道:“我父王早已知道了他手下的大将有篡位之心,只因他势力太大,无法防止。他为了保全我们两兄妹,乱事一起,就叫他的两个心腹客卿携带我们分头逃走,这两个客卿就是中牟县的丘岩,和陈留县的叶君山了。

 “父王也早已顾虑到我们兄妹会在此战乱之中失散,预先留下信物,每人一件,以便他年相认。另外还给我们每人留下了一张羊皮书,羊皮书上的文字有三分之二是相同的。

 “天魔教主上邙山闹事那年,我师父发现了那张羊皮书,她和金大侠都不认得那上面的文字,想去请教陈天宇,陈天宇却又恰巧失踪了。

 “师父为了探索我的身世之隐,将我带到马萨儿国。在踏进西域,尚未人马萨儿国之境之前,她已知道那羊皮书上的文字,是西域几个小国通行的回鹘文。她当然不敢拿来向人请教,她想出了一个法子,将羊皮书上的文字,一个一个依样写下来,向这一个人问一个字,向另一个人问第二个字,经过了几个月的功夫,终于把那上面的文字都认得齐全了,懂得了其中的意思。

 “羊皮书分为三个部份,第一部份是说明事情的经过,也即是我们兄妹的身世来历了;第二部份是留下复国的计划,列明国中有哪些人是忠臣,其中又有哪几个是准备掩藏自己的身份,伪作投顺新王的。还有他历年埋藏的金银珠宝,这个秘密的所在也在羊皮书上详细写明,叫我们将来发掘出来,作为招兵买马之用。

 “第三部份最为奇怪,却是半篇武功秘典,书上说明,我哥哥也有这样一张羊皮书,前面两部份相同,后面这部份不同,那另半篇武功秘典在我哥哥的那张羊皮书上。”

 江海天笑道:“这么看来,你的父亲还是个很不寻常的国王呢!拥有金银珠宝之外,还珍藏着武功秘典,但却为何只给你半篇?”

 谷中莲道:“这篇秘典,据说是几百年前,有个武林人物逃到我国避祸,因感先祖待他恩厚,留下来的。当时得到这篇秘典的我那位祖先,还只是一个部落之主,后来练成武艺,部落也强盛起来,终于建立了马萨儿国,做了国王。可惜后来的国王,大半没有恒心练武,这篇秘典,也就尘封在内库之中了。

 “我的父亲抄下副本,给我们兄妹每人半篇,那是希望我们兄妹会合之后,同练这秘典上的武功,好给他报仇的。同时这也可作为我们兄妹相认的又一件信物。

 “我师父看过这半篇武功秘典,据她说与中土的武学大不相同,其中颇有一些奥妙的地方。但我们没有时间练这上面的武功,只好留待将来再说。”

 谷中莲说至此,停了一下,微笑问江海天道:“现在你想必知道我何以会识破那叶冲霄是假冒的了吧?”江海天道:“他没有你父亲所留的信物,也没有这张羊皮书?”

 谷中莲道:“不错,如果他真是我的哥哥,他一定会提起这两件信物。但他却转弯抹角的来套取我的口风,我当然知道他是假冒的了。我们兄妹二人,一个是中牟县丘岩抚养,一个是陈留县的叶君山抚养,这件事情他大约是早已调查清楚的了,他就自认是叶君山所抚养的那位孤儿,又凭着相貌和我有几分相似,就想我相信他是我的哥哥,我岂会上他的当?”

 江海天道:“这么说来,那叶冲霄确实是个奸诈小人了。好,明天他再来骗我,我就和他拼个死活。”

 谷中莲道:“可是,你纵然胜得了叶冲霄,也绝难胜过他和那两个和尚联手。你要拼我不反对,但总得有七八分把握才成。”

 江海天摇了摇头道:“这可难了,我的武功怎能在一夜之间增长一倍?除非我再用天魔解体大法?”

 谷中莲道:“那不好。我曾听师父说过,这天魔解体大法最为消耗真元,厉胜男当年就是因为用了此法斗赢了天山派掌门唐大侠,当天晚上,她自己就死了。我不准你再用这种邪法。”

 江海天道:“那我就完全没有把握赢得敌人了。”

 谷中莲凝思片刻,忽道:“海天,有一个法子,虽然也是有点冒险,但究竟要比用天魔解体大法好得多,你可愿意试一试么?”

 江海天道:“咱们被困孤岛,反正是无法可想的了。我死且不惧,何怕冒险?”

 谷中莲说道:“好,你背转身子,闭上眼睛。”江海天笑道:“你变戏法吗?”谷中莲道:“你不用管,我叫你睁开眼睛时,你再转过身来。”

 江海天满怀纳罕,只好听她的吩咐,谷中莲解开衣裳,换了一件贴身汗衫,收拾停当,道:“你可以睁开眼睛了。”江海天转过身来,只见谷中莲把右掌摊开,说道:“你大约不认得这是什么东西吧?”

 只见她的手掌有七颗灰白色的似是骨质的钮扣,江海天道:“你为什么把衣服上的钮扣摘下来了?我还当是什么宝贝呢!”

 谷中莲笑得打跌,说道:“你真是有眼不识宝贝!”江海天奇道:“当真是宝贝?”谷中莲道:“什么宝贝都比不上它,这是武林人士梦寐以求,难得一见的天心石!”

 江海天听她说得如此郑重,半信半疑,问道:“然则它有什么用处?”谷中莲道:“将这天心石粉碎,和酒服下,每一颗可以增长十年功力!”

 江海天诧道:“有这样神奇的效力!你怎样得来的?”谷中莲道:“在我逃难的时候,父亲给我穿上一件棉袄,棉袄上那七粒钮扣,原来都是天心石!至于他是怎样得来的,我可不知道了。”

 谷中莲又道:“天心石在阳光之下,石中会泛出红晕,我师父当年发现这个奇迹,尚未知道这是武林异宝。后来向江南医隐叶逸苍请教,这才知道是天心石。据说天心石只在昆仑山的星宿海才有。一来由于昆仑绝顶,人所难上;二来由于昆仑山星宿海上,似这般形状的石子,恒河沙数,必须有识得此宝之人,一颗一颗的在阳光之下检验,方能在千万颗石子之中,找出一颗天心石来。”

 江海天笑道:“这可比披沙拣金还要难了!有识得此宝的人,也未必有此恒心。”

 谷中莲笑道:“若非如此难得,它还算得宝贝么?”

 江海天喜道:“既有如此宝贝,你为何不依方服下,一颗可以抵得十年功力,哈,那你服下了这七颗天心石,岂非当世无敌,还怕什么叶冲霄?”

 谷中莲道:“若然我可以服得,还用得着你指教吗?你有所不知,这天心石功效神奇,但也含有强烈的毒性。必须内功极为深厚的人,服食之后,才可以抵挡得住毒性,若是功力稍差的人,服了非但不见其利,反见其害,甚至会七窍流血而亡。因此,内功倘若早已到了上乘境界的人,他也不会贪图此宝了。”

 江海天道:“好,那就让我试一试吧。我的陈叔叔以前在冰宫中也曾在无意中服过一枚异果,当时难受得很,但过了片刻,也就没事了。我的内功虽然不敢说已到了上乘境界,但也练有护体神功,比当年的陈叔叔总胜过一筹,天心石的毒性纵然比冰宫异果厉害,料想也可无妨。”

 谷中莲道:“我就是见你内功深厚,所以才想到要让你试一试的。”谷中莲所住的地方本是国王的夏宫,当然藏有许多美酒,谷中莲打开了一樽陈年老酒,拔下头上的银簪试了一试,银簪没有变色,知道没有毒,就放心交给了江海天。

 谷中莲道:“你先服一颗试试。”江海天用金钢指力,捏碎了一颗天心石,冲酒服下,只觉一股热气,冲上心头,稍微有点难受,但也并不怎么。他并非贪图灵丹妙药,但他一心想助谷中莲脱险,生怕药力不够,功力增氏有限,便不能打败敌人。因此当谷中莲问他感觉如何的时候,他就故意说道:“有点甜味,很好吃呢,你再给我几颗。”

 谷中莲只道他功力深湛,足以克制药性,心中大喜,又给他两颗,笑道:“倘若关于天心石的传说乃是真的,你就可以增长三十年的功力了。当今之世,只们除了你的帅父之外,就没有谁可以与你抗手了。我只足怕多服于你有害,你别误会我舍不得尽数给你。”江海天渐渐觉得有点燠热,笑道:“够了,够了。这样的宝贝,我一口气吞了你的三颗之多,已经很过意不去了。”

 江海天试试活动手足,一拳向石柱打去,只听“蓬”的一声,石柱给他打得凹下一块,石屑纷飞,谷中莲喜道:“这天心石的效力果然神奇,幸亏我没有给他们搜去。”

 江海天这时感到身体发滚,汗水开始淌下,谷中莲吃了一惊,问道:“你怎么啦?”江海天怕她担心,故作神色自如,笑道:“没什么,稍微有点发热。”他有意逗谷中莲说话,又问道:“你那件小棉袄是孩子穿的,他们怎么没有注意,让你保存?”

 谷中莲道:“那件棉袄没有什么,重要的是内藏的羊皮书和那七颗钮扣,我当然不会携带小孩子穿的棉袄引人注意,我早已把那张羊皮书和七颗天心石钮扣都除了下来,钮扣钉在我的汗衣上,羊皮书藏在我的弓鞋内,这鞋子是夹层的。”

 江海天笑道:“你真聪明,若果是我,就想不出这样妙法。”他笑声嘶哑,听在自己的耳朵里,也觉刺耳非常,完全不似自己平日的声音。

 谷中莲叫道:“不对,你一定是生病了。”用手一摸他的额角,只觉火烧一般的烫手,热度高得惊人!

 江海天犹自强笑说道:“没事,没事!”话犹未了,已是支持不住,倒了下去。

 谷中莲惊道:“你快运护体神功!”哪知道不运神功还好一些,一运神功,更是全身发滚,热得难禁。原来这天心石乃是药性极热之物,且江海天所运的神功又正是纯阳之气,等于火上添油!

 药力发作,两下夹攻,不消片刻,江海天已发烧得迷迷糊糊,只有喘气的份儿!他所呼出的气息,也是灼热骇人,一呼出来,与外面的冷空气接触,立即凝成一颗颗的水珠,滴在谷中莲的手上,连水珠也是热的。

 谷中莲束手无策,难过之极,抱着江海天悲声道:“早知如此,不试还好,都是我害了你!”

 忽听“轧轧”声响,对面的墙壁突然裂开,现出一道暗门,一个妖艳的女人走了出来,正是天魔教主。

 天魔教主娇声笑道:“你别惊慌,我是来帮忙你的,帮忙你设法救他。”天魔教主上邙山闹事那年,谷中莲曾见过她,依稀还认得她的相貌,这一惊非同小可,叫道:“你,你不是天魔教主吗?你有这样好心?”

 天魔教主笑道:“不错,难为你还记得起我。我送他与你会面,正是一片好心,谁知你把我也当作敌人,给他误服了天心石。”

 谷中莲道:“你能够救他?”天魔教主道:“把你的羊皮书和天心石给我,我再设法救他!”谷中莲道:“什么?你要这两件东西?”天魔教主哈哈笑道:“不错,你的秘密我全都知道了,你也不用对我隐瞒了,这两件东西对你有损无益,快快拿来给我!”

 原来将江海天送到此间,正是天魔教主安排的诡计。她已知道叶冲霄无法套取谷中莲的秘密,要她吐露秘密,除非是让她单独对着她所最相信的人。这夏宫中到处是机关和暗室,她和她的一群侍婢早已藏在里面,对江海天与谷中莲的一言一语,都听得清清楚楚。

 江海天虽然迷迷糊糊,神智还未完全消失,听得天魔教主的声音,瞿然一惊,蓦地跳起来大叫道:“你这妖妇害得我好苦!”呼的一拳,就向她打去!

 天魔教主被拳风一冲,几乎站不稳脚步,险些就要栽倒。她是故意等到江海天药力发作才出来的,本以为他是毫无抵抗能力的了,谁知江海天竟会突然跃起,而且还能使出劈空神拳,功力远胜从前!天魔教主暗暗叫苦,后悔未曾把金毛狻带来。谷中莲则喜出望外,连忙叫道:“海哥,再给她一拳。咦,你怎么啦?她在哪里,你没有看见吗?”

 江海天犹如酒醉一般,只觉眼前一片黑影,根本就分辨不出哪个是天魔教主,哪个是谷中莲,呼呼呼呼,东南西北,乱打数拳,灭魔教主与谷中莲都慌忙躲避。

 只听得“蓬”的一声,江海天一拳打中墙壁,墙壁穿开一个大洞,砖石横飞,屋子都似乎摇动起来,谷中莲躲到另一边屋角,叫道:“海哥,海哥,你听不出我的声音吗?”话犹未了,“咚”的一声,江海天已倒在地上。

 原来他早已被药力烧得头晕目眩,但由于他是具有深厚武功的人,自有一种抗击敌人的本能,因此虽然在昏迷状态中,一察觉有敌人来到,也会突然兴奋,但这种兴奋片刻即过,他又乱用真力,更引得热气攻心,因此这一次昏迷,竟是全然失去了知觉。

 天魔教主屏住了呼吸,轻轻的从江海天身边经过,脚尖一拔,江海天翻了个身,双目紧闭,已是丝毫不能动弹。天魔教主这才放心,同时又惊又喜,心里想逍:“想下到天心石的效力如此神奇,药性却又如此毒烈!”

 谷中莲叫道:“海哥,海哥!”她慌得没了主意,顾不得天魔教主在旁,便要来察看江海天。天磨教主冷冷说道,“他一时还死不了,你把那两样东西给我,我再设法救他。”

 谷中莲道:“你先救活他,我再给你。”其实天魔教主哪有本事救活江海天,当下一声冷笑,说道:“你不给我,难道我就不会自己来拿?”出手如电,倏地就点向谷中莲的“愈气穴”,这个穴道倘被点中,立即全身麻软,不能动弹。

 谷中莲是吕四娘的嫡系传人,身手亦自不弱,一个“盘龙绕步”,在这电光石火之间,不但避开了对方的点穴,而且居然还击了一掌。

 天魔教主双掌飞舞,顷刻之间,已是变换了十六个招式,攻得谷中莲手忙脚乱,但她以玄女剑法化到掌法上来,紧守门户,一时之间,天魔教主却也未能将她击败。天魔教主不大耐烦,蓦地一口气吹去,她是含了魔鬼花秘制的迷香在口吹出去的!谷中莲的功力远不及江海天,闻了迷香,登时筋酥骨软,终于给无魔教主点了她的麻穴。

 天魔教主搜她的身子,先取去了剩下的那四颗天心石,大魔教主是当今之世第一个善于使毒的人,心里想道:“待我回去再仔细参详百毒真经,研究出天心石的毒性所在,总可以找得解毒之方。哈,哈,那时我把这四颗天心石服下,天下还有谁是我的敌手?”接着天魔教主又把谷中莲按倒,脱下她的鞋子。

 天魔教主拔剑出鞘,这把剑正是她夺自江海天手中的那把裁云宝剑,轻轻一划,将谷中莲这对弓鞋划开,果然在右脚那只鞋子的夹层中找到了羊皮书。

 天魔教主将羊皮书打开,迅速看了一遍,随即撕下了最后两页,得意忘形,大笑一通,自言自语道:“我把这半篇‘龙力秘藏’留下,将其余两部份送给宝象法师和叶冲霄,让宝象法师得到前王的宝藏,让叶冲霄得到那纸名单,也总可以对得住他们了!”

 她藏好了羊皮书,向谷中莲望了一眼,忽又笑道:“还有一样宝贝,几乎忘了。”走过去又剥下了谷中莲的衣裳,将江海天送给她的那件白玉甲脱了下来。谷中莲练有少阳玄功,被天魔教主用重手法点了穴道,虽然不能动弹,人却尚还清醒,不禁又羞又气。天魔教主笑道:“玉体晶莹,真是我见犹怜,怪不得江海天甘心陪你同生共死。好,我也不伤害你们,是死是活,看你们的造化吧。”

 她用裁云宝剑在白玉甲上一划,只见玉甲上只是现出了一道淡淡的剑痕,裁云宝剑竟也不能将它划开。天魔教主又禁不住哈哈大笑道:“乔北溟三宝我已有其二,又得了天心石和‘龙力秘藏’,哈哈,只怕乔北溟复生,张丹枫再世,也未必是我的对手了!”

 她正在心满意足,乐极忘形之际,忽觉背后微风飒然,在这暗室中藏有她的几个心腹侍女,她只道来者是其中之一,头也不回,便即说道,“大功告成,咱们可以走了。”话犹未了,突然被人一把拿着,一支冰冷的银针对着她的胸口。

 天魔教主大吃一惊,叫道:“欧阳姑娘,别开玩笑!”原来这个人正是欧阳婉。欧阳婉的武功本来只是与谷中莲在伯仲之间,远不及天魔教主。却不料天魔教主一时大意,竟被欧阳婉拿着。欧阳婉曾跟阴圣姑学过使毒的功夫,她用来对着天魔教主胸口的那支银针,正是一支毒针,天魔教主是个使毒的大行家,当然认得。

 欧阳婉道:“得罪教主了,我只想问你一件事。”天魔教主道:“何事?”欧阳婉道:“天心石之毒,何物可解?”天魔教主道:“啊,原来你也是想救这小子,我有办法,你放开我再说。”

 欧阳婉道:“成,我先给你打上一支毒针,要是你的法子灵验,我自然会给你解药。哈哈,否则你也别想活命了。”天魔教主冷汗直流,叫道:“欧阳姑娘,你手段好狠!”欧阳婉冷冷说道:“班门弄斧,见笑见笑!”

 天魔教主心中实是恐惧之极,却忽地格格娇笑。欧阳婉道:“你笑什么?”

 天魔教主道:“我笑你太傻,何必对这小子如此痴情?他早已有了意中人啦,就是跟前这位谷姑娘。你救活了他,他也决不会娶你。”欧阳婉面色苍白,沉吟不语。

 天魔教主只道她心意已动,忙着又道:“欧阳姑娘,我把他这柄宝剑给你,另外再送你两颗天心石,每一颗可以令你增长十年功力。将来你武功无敌,又有宝剑,还怕找不到比江海天更好十倍的人?”

 欧阳婉七窍玲玫,一听这话,就知天魔教主根本没有本领解天心石之毒,她银牙一咬,蓦地冷笑道:“这些都是我的,我何必要你给我?”指头一按,将毒针刺进了天魔教主的胸中。

 谷中莲心里想道:“天魔教主唤她欧阳姑娘,想必就是叶冲霄所说的那个欧阳仲和的女儿了。叶冲霄说她与海哥情投意合,现在看来,她对海哥却是痴情一片,只不知海哥是否真的也喜欢她?哎呀,她的手段如此狠毒,可惜海哥没有亲眼看见。”

 只见欧阳婉将天厦教主身上的天心石和羊皮书全都搜去,将裁云宝剑佩上,接着把白玉甲也取了。一个转身,两道冰冷的眼光直向谷中莲射来,谷中莲不由心头一凛:“莫非她有害我之意?”

 心念未已,只见欧阳婉已走了近来,冷笑道:“好一个天仙美人,怪不得江海天给你迷了!”恶毒的眼光在谷中莲的身上转来转去,盯得谷中莲心里发毛,不知欧阳婉要怎样折磨她。

 不错,欧阳婉确有除掉谷中莲之意,但不知怎的,几次意欲下手,却又心里发毛。原来她曾与江海天相处一段时间,多多少少已受了江海天的意陶,这时善恶两个念头,正在心中交战!

 她一向自负美貌,现在越看越觉得谷中莲的美貌更胜过自己,心中妒意也就更浓,忍不住取出一支毒针,对准了谷中莲的脑门,只要一插进去,谷中莲马上就要玉殒香消。

 但就在这一刹那间,她忽地心头一震,暗自想道:“不对,他曾屡次劝我改邪归正,要是他知道我害了谷中莲,纵然我能够把他救活,他也决不能爱我!”毒针停了下来,转念又想:“我不告诉他他怎能知道?留下此人,总是祸害,不如还是把她除了吧?”毒针又渐渐移到了谷中莲的面前。

 谷中莲早已自忖必死,但这时触到了冰冷的毒针,却也不禁为之心悸,眼光中露出了死亡的恐惧!

 欧阳婉不觉又是心头一震,想道:“她和天魔教主大不相同,她是个善良的女子,我若害了她,于心何忍?唉,倘若我做了这样的事情,纵然江海天永远都不知道,我也要内疚终生!”向善之念,终于占了上风,欧阳婉的目光渐转柔和。

 忽见江海天在地上翻了个身,梦呓似的含糊道:“你、你来了么?”欧阳婉又惊又喜,连忙过去,在江海天耳边低声唤道:“海天,是我来啦,你睁开眼睛看看。”

 江海天并没有睁开眼睛,睡得似乎更沉了。欧阳婉一摸他的额角,热得惊骇,欧阳婉不由得泪如雨下,抱着他的身子乱摇,泪珠一颗一颗地滴在他的面上。

 江海天并非熟睡,而是被药力热得昏迷,他在迷迷糊糊中隐隐感到有人走到他的身边,忽地又有一片清凉的感觉,他挣扎着张开了眼睛,欧阳婉连忙叫道:“你认得我么?我是欧阳婉!”

 江海天眼前只有一个朦胧的人影,他视力还没有恢复,但他已听出了是欧阳婉的声音。

 江海天竭力张开嘴唇,欧阳婉将耳朵贴上去听,只听得江海天断断续续他说道:“我,我不成啦!我,我只求你一件事情,求你把、把这位谷姑娘救了出去。”他说了这几句话,疲倦不堪,眼皮又阖下来了。

 欧阳婉呆若木鸡,心中不由得又酸又痛,想道:“他临死还是念念不忘要救谷中莲!”想到了这个“死”字,心痛如绞,大声叫道:“你不能死,你不能死!”

 她用手指一探江海天鼻端,发觉他还有气息。欧阳婉定了定神,自言自语道:“还有一线希望,我不能放过。要死,你也要死在我的怀中。”

 欧阳婉把江海天抱了起来,缓缓的从谷中莲身边走过。她看了谷中莲一眼,又低头看看她怀中的江海天,心乱如麻:“他这样郑重的嘱托我,我听不听他的吩咐,救不救这位谷姑娘呢?”她想了一会,摇了摇头,拿起了谷中莲的衣裳,替她披上,低声说道:“谷姑娘,请原谅我不能救你。就会有人来的,一切都看你自己的造化吧。”

 要知欧阳婉本是邪派出身,她不杀谷中莲,已是极尽克制的能力了,要她再把谷中莲带着同走,让谷中莲也在江海天的身边,她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了。

 不过欧阳婉也感到有点歉意,她不敢再对着谷中莲的目光,急急忙忙便走,心中一面盘算:万一江海天能够救活,自己将怎样编一套假话骗他?

 欧阳婉正在想着心事,还未曾走到门口,忽听得有个人嘿嘿冷笑,说道:“好呀,欧阳婉,你在这里干什么?”这人正是叶冲霄。欧阳婉早已知道他会赶来,但却料不到他来得如此之快,不由得大吃一惊。

 叶冲霄又冷笑说道:“这小子怎么啦?你要带他私逃?”天魔教主忽地出声说道:“她岂止只是要这小子,谷中莲密藏的前王遗书,以及武林异宝天心石,都给她一古脑儿偷去了啦!”

 原来天魔教主使毒的本领天下无双,平常也经常试服各种毒药,身体自然生出一种抗毒的本能,欧阳婉那支毒针虽然厉害无比,却也不能就要了她的性命,她刚才是假装不省人事的。

 叶冲霄大怒道:“欧阳婉,我待你不薄,你为何叛我?”

 欧阳婉道:“唉,我对你一番好意,你却不知。”

 叶冲霄道:“你卷物私逃,我已亲眼看见。你还能狡辩?”

 欧阳婉道:“你不知道,要不是我早来一步,宝物早已给夭魔教主取了去啦。我从她手上夺来,本是要给你的,只求你让我将他带走。”

 天魔教主说道:“叶公子,别相信她的鬼话,你若不早来一步,她才真的是逃之夭夭了呢!”

 叶冲霄道:“我当然不会相信她的鬼话。哼,哼,欧阳姑娘,我只问你,你倘若真是有这番心意,为何不先对我言明,却要私自偷了我父王这座夏宫的地图,瞒着我独自前来?”

 欧阳婉无可答辩,忽地将江海夭放下,笑道:“叶公子,你别生气,我都给你就是。”

 天魔教主叫道:“小心!”话犹未了,只见欧阳婉手臂一抬,袖中飞出了一蓬毒针。

 叶冲霄早有提防,一记劈空掌打出,将那蓬毒针全都震落,说时迟,那时快,欧阳婉已拔出了裁云主剑,一招“白虹贯日”,向叶冲霄疾刺。

 叶冲霄冷笑道:“凭你这点本事,就想叛我?”一记“弯弓射雕”,右臂弯曲如弓,使开了擒拿手法,左手伸指如箭,径点欧阳婉的穴道。

 欧阳婉道:“你既不见谅,我只好与你拼啦!”连人带剑,一个风车疾转,剑光四面荡开,自身则藏在光幢之内。

 欧阳婉的武功本来与叶冲霄相差很远,但她用的这把裁云宝剑,却是锋利无比,叶冲霄还当真不敢太过迫近,只好运用大乘般若掌力,将她紧紧迫着,教她腾不出手来施攻毒药毒针。

 叶冲霄喝道:“你还不赶快抛下宝剑,我掌力尽发,管教你七窍流血而亡!”

 欧阳婉道:“你这样欺负我,我死也不服你!我怀中藏有烈焰弹,到了最后关头,纵然我不能取来伤你,难道我不能叫它自行爆炸么?”

 叶冲霄心中一凛,笑道:“你也知道我和你姐姐是何等情份,我怎能够杀你?你把剑放下来,有话好好的说,别伤了咱们两家的和气。”

 要知叶冲霄最想得到的就是那张羊皮书和天心石,倘若欧阳婉将怀中的烈焰弹自行爆炸了,她死不足惜,但那两件宝贝岂非同归于尽?

 欧阳婉何等机灵,早已识破叶冲霄心意,宝剑舞得更急,冷冷说道:“我才不上你的当呢。你想要那两样东西是不是?好,除非你依我一事。”

 叶冲霄道:“请说。”

 欧阳婉道:“你亲自送我和江相公出去,给一条空船与我,我上了船之后,自会将你所要的东西抛上岸来。”

 叶冲霄道:“要是你不抛上来呢?”

 欧阳婉说道:“你倘若信不过我,那就作罢。我舍了一条性命,你也休想得到那两样东西。”叶冲霄心意踌躇,一时难决。

 欧阳婉眼光一瞥,忽见天魔教主舒展手足,手中拿的正是她的那支毒针,缓缓向江海天走去。欧阳婉不由得大吃一惊,失声叫道:“你干什么?”

 原来天魔教主使毒功夫还在欧阳婉的师父阴圣姑之上,这种毒针的解药,她本来就有。但在欧阳婉未被叶冲霄掌力困住之前,她却不敢取出来。因为她中了毒针,虽然未至昏迷,却已不能运用真力,决计不是欧阳婉的对手,所以在叶冲霄未来之前她动也不敢一动,生怕给欧阳婉发觉她尚未昏迷。她连动都不敢动,当然更不敢鲁莽从事,拿出解药了。

 待至欧阳婉已是陷于苦斗之中,无法分身之际,她这才拔出毒针,吞下解药,但因为时间未久,她的真力只恢复了一两分,还不能亲自去对付欧阳婉,故此另出奇谋,别施诡计。

 欧阳婉这一吃惊,天魔教主更为得意,哈哈笑道:“没有什么,你送我这口毒针,我不要了,我代你转送给江海天!”

 欧阳婉吓得魂飞魄散,大叫道:“你别这样!你要什么?我,我都依你!”她全仗着宝剑护身,哪容得稍有分心?就在她失声惊呼,剑掌稍缓之际,说时迟,那时快,叶冲霄已是乘虚而入,闪电般地点了她胁下的麻穴。

 天魔教主并非真的想害江海天,当下哈哈大笑,走过来说道:“那两样东西都在她的身上,叶公子,你搜出来吧。”

 叶冲霄将欧阳婉身上的东西都搜了出来,但他却不认得天心石,只好向天魔教主请教。天魔教主挨近他的身边,指指点点,叶冲霄满怀感激,说道:“这次全靠教主帮忙,不但探取了前王的秘密,还得到了这样的武林异宝,教主之恩,没齿不忘!”

 天魔教主忽地哈哈笑道:“我不要你空口道谢,拿过来吧!”正是:

 强中还有强中手,我诈你虞各逞能。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5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