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回 痛失爱儿拼老命 惊看情侣斗亲娘

 于大鹏心里七上八落,对姬晓风的行动甚是惊疑,暗自想道:“这厮是个鬼精灵,莫非他已瞧出破绽来了?”随即又想:“江海天是拿了云召的金狮令来见我的,想不至于对我不利。只是这件事情要不要告诉他呢?”

 于大鹏安顿了姬晓风之后,怀着满腹疑团,便问江海天道:“请问江小侠此来,端的是为了何事?姬先生又是何以要运功疗伤?”

 江海天道:“云庄主给我金狮令的时候,曾对我言道,若有急难之时,可求老伯相助,是以我不辞冒昧,登门拜访。”

 于大鹏吃了一惊,道:“你们碰到了什么事情?”

 江海天道:“我曾碰到了令郎。”

 于大鹏道:“哦,不错,小儿也曾说过此事。”

 江海天道:“不是在玄阴谷的那一次,我是说今日的事情。”

 于大鹏心头一震,忙道:“什么?你是今天碰见他的吗?在什么地方?”

 江海天正自心想,要不要将他儿子的噩耗告诉他,左边厢房的房门忽地打开,一个少女飞奔出来,叫道:“江相公,当真是你!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江海天这一惊比于大鹏更甚,定了眼睛,吓得呆了,面前这个少女,不是别人,正是欧阳婉!这刹那间,江海天心乱如麻,不知所措。

 欧阳婉“噗嗤”一笑,说道:“你的神气为什么这样难看?哦,是了,你一定是当我偷你义父的药囊,所以恨死我了。我现在不妨告诉你了,偷你义父药囊的,以及和叶公子到云家庄的那个人都不是我,那是我的姐姐。后来送解药的那个人才是我。”

 江海天心里藏了许久的闷葫芦这才打破,但他惊疑的神情却还未能消除,不假思索便即冲口而出,问道:“好!这两件事我明白了。但我刚才所见的那新娘子也不是你吗?”

 欧阳婉也怔了一怔,叫道:“什么,你已经到过我的家里了?”心里甜丝丝的,想道:“原来他的心上也有我在,竟然不怕我的爹娘,冒了危险到我家里去探访我。”

 欧阳婉格格笑道:“那新娘子也是我的姐姐。我们姐妹俩本来长得很相似,新娘子又一定要用红罗帕蒙过头面,怪不得你认错了人!”

 江海天道:“这,这可奇怪了!你,你师兄……”他所奇怪的是:既然欧阳婉逃到了于家,却为何于少鲲还要去找那新郎的晦气,而且也把那新娘子当作了欧阳婉呢?

 欧阳婉却误会了江海天的意思,截断他的话头,便即说道:“这有什么奇怪?我不愿嫁那姓文的,私逃出来,在附近又没有相熟的人家,算来算去,只有于师兄这儿,可以暂时避难的。我们都是江湖儿女,事急相投,难道还要讲究什么忌避不成?比如你们,你们和于老伯素不相识,不是也躲到这里来么?我到师兄家中暂时借住,又有什么不可以?”原来她是误会江海天吃醋,话似连珠,简直不容江海天有辩白的余地。

 江海天涨红了脸,他素来拙于言辞,明知欧阳婉误会,却又不好直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决不会妒忌你的师兄。”只好低下了头,听她诉说。

 欧阳婉笑了一笑,继续说道:“在我的同门之中,只有于师兄是个正直的人,他也曾劝过我,说那姓文的不是好人,叫我不要嫁他的。其实,就算那姓文的十全十美,我也不会嫁他。什么缘故,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

 江海天心头一跳,怕她再说下去,更为露骨,忙问道:“你事先没有和师兄商量过吗?你今天见过了他没有?”

 欧阳婉道:“我是昨晚才和姐姐想出这个办法的,由姐姐代嫁,我才敢私逃出来。哪有时间去见于师兄商量。”

 江海天禁不住问道:“既然你们知道那姓文的不是好人,为何你姐姐又肯嫁他?”

 欧阳婉叹了口气,说道:“我姐姐最近有件失意的事情,不便对你言说:总之她是伤心透了,她的脾气又与我大大不同,她一来为了我的缘故,二来在失意之余,也想随便嫁个人算了。我姐姐说:那姓文的虽然不是好人,武功却还当真不错,我也不是什么正派出身,我嫁了他,任他胡为,我只打算偷学他的家传武功,将来,将来也好出一口气。”说到这里,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又叹了口气。

 江海天正想说于少鲲的事情,但又怕于大鹏难过,一时踌躇未决。欧阳婉又继续说道:“我只盼望躲过了今天,就没事了。偏偏于师兄又不在家,也不知他去了哪里,找不到人打听我家中的消息,江相公,你来得正好!”

 于大鹏道:“对啦,你刚才说碰见小儿,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是在你到欧阳家之前还是之后?”这几个问题,他早已想问的了,只因被欧阳婉出来一打岔,现在方有机会提出来。

 到了此时,江海天自是不得不说:“我和令郎乃是在道上相逢,正是他邀我去喝欧阳姑娘的喜酒的。”

 欧阳婉双眉微蹙,“咦”了一声道:“于师兄曾向我郑重说过,说是假若我不依所劝,嫁那姓文的话,他是决不会来喝我的喜酒的。怎么他又来了?”同时也有点失望,“原来江海天并不是专诚来探访我,而是于少鲲邀他的。”

 于大鹏也皱起眉头,说道:“他今早出门的时候,也没有说是去喝喜酒,哼,他真是胡闹,他出门没多久,欧阳姑娘就来了。”

 当下,江海天将碰见于少鲲的情形,说了一遍,问道:“于老伯可真是见过家父吗?”

 于大鹏摇了摇头,说道:“我真不明白,这畜生为何要对你编造谎言。不错,我和令尊是曾有过数面之缘,不过自从那次在于障坪之会分手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江海天道:“那么老伯丝毫不知道家父的消息吗?”

 于大鹏想了一想,说谊:“我记起来了,去年有一个朋友从青海回来,说是曾在白教教王的鄂克沁宫见过令尊,那时令尊正在教王的宫中作客。我的朋友是给教王运药材的,够不上和令尊同席,当时也没有仔细打听,我所知道的消息就是这么多了。小儿曾听我说过这件事情,因此他才知道我与令尊是熟识的。江小侠,后来怎么样?你们去喝喜酒,可有闹出事来?”

 欧阳婉也焦急地望着江海天,于大鹏不明白,她却是猜到了几分,心想:“莫非于师兄已识得了我的心事,知道我是喜欢江相公,所以他才引他前往。”可怜欧阳婉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直到如今,她还没知道于少鲲对她的厚爱深情!但更可怜的还是于少鲲,他为心上人送了性命,心上人却不知道!

 江海天心里暗暗叹气,他一直在踌躇,一直在拖延着不忍说出于少鲲的死讯的,这时已无法再隐瞒了,他讷讷说道:“我们到了欧阳姑娘家中,欧阳姑娘,不,欧阳姑娘的姐姐正在和新郎拜堂,于大哥使出烈焰弹,将那新郎打得重伤了!”

 于大鹏本来已是一直提心吊胆,这时更是大吃一惊,猛地跳起来道:“这畜生,这畜生果然闯出大祸来了,怪不得,怪不得他给我留下了这样的信!”

 欧阳婉道:“哦,他留下了书信?说些什么?啊,怪不得我到来的时候,看见你愁眉不展,我还以为你讨厌我来呢。敢情、敢情……”

 于大鹏道:“他留下一封信,叫我赶快离家,到京城去投靠镇远镖局。我莫名其妙,却原来他是早已准备好要去闯祸的了!”

 江海天道:“镇远镖局?那不是铁鸳鸯韩氏夫妇开的吗?”于大鹏道:“不错,小儿在镇远镖局里当镖师,我和韩氏夫妇也是有几十年交情的。”原来他还未知道镇远镖局已经倒闭。

 江海天到底年纪太轻,阅历无多,思虑不周,这时方始猛地想起:“于少鲲伤了欧阳家的新女婿,欧阳二娘怎会放过他的父亲,迟早必会来找于家的麻烦,不过,他现在急于追捕自己,一时无暇顾及而已。”

 江海天想到此处,连忙说道:“那么,事不宜迟,咱们赶快逃吧!哎呀,不知道我的姬伯伯好了没有,待我去看看!”

 于大鹏越发惊慌,连忙一把扯住他道:“江小侠,且慢,且慢,小儿闯了大祸,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你,你赶快说呀!”

 江海天满头大汗,讷讷说道:“后来,后来……哎呀,说来话长,还是先逃吧!”

 于大鹏颤声说道:“你只说一句,小儿到底是死是活?”江海天咬紧牙根,说道:“这个,这个──后来,后来──他是,他是──”“死了”这两个字正在舌尖打滚,还未曾说得出来,忽听得猎犬“汪汪”的狂吠声,接着便听得文廷壁的声音叫道:“姬晓风和那姓江的小贼难道就躲在这附近?咦,这附近没有什么可以藏身之处呀!”

 原来欧阳伯和养有两头吐鲁蕃出产的异种猎犬,嗅觉极灵,他们是带了猎犬来追踪的,猎犬从姬、江二人一路上所留下的气味,追到了这里,因为受阻于瀑布,跳不上悬岩,所以狂吠。

 欧阳二娘叫道:“对了!这上面有个人家,正是于大鹏父子的所居!”文廷壁道:“哪个于大鹏?”欧阳二娘道:“就是刚才伤了令侄的那个小贼的父亲!哼,哼!不用问了,他们一定是和于家早有勾结了的,现在也一定是躲在于家!你们跟我来吧,我认得路!”于大鹏、江海天的听觉虽比不上姬晓风,但他们武功深湛,到底比常人灵得多,欧阳二娘与文廷壁在悬岩下的话语,一句一句,他们都听得清清楚楚。

 于大鹏低声说道:“你们暂且躲避,待我应付,瞒得过去最好,倘若应付不了,江小侠你再出来。”

 文廷壁他们来得快极,不过片刻,只听得“轰隆”一声,那两扇大门已经震塌。欧阳二娘一马当先,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冲着于大鹏便喝道:“你的儿子在我家胡闹,你知道了没有?”

 欧阳伯和道:“二嫂且慢动手。老于,我和你相识多年,好歹也算个朋友,你儿子的事情,我且暂不追究,我先问你,有一个姬晓风你是认识的,还有一个姓江的小子,他们二人是不是藏在你家,快快交出来,或者我还可以饶恕你纵子行凶之罪!”

 于大鹏双眼火红,涩声说道:“欧阳老大,我那不肖的儿子呢?请你放他回来,我给你负荆赔罪。”

 欧阳二娘冷笑道:“你的儿子闯下这等大祸,还想活着回来吗?”

 于大鹏双眼翻白,蹦地跳了起来,大叫道:“是你杀了他吗?”欧阳二娘笑道:“是我杀的,又怎么样?”其实于少鲲乃是受伤之后,用匕首自杀的。不过,欧阳二娘恨极了于少鲲搅坏了她女儿的婚事,有意气气他的父亲。

 于大鹏大吼一声:“好个泼妇,我与你拼了!”呼的一拳捣出,于大鹏是少林派的俗家高手,使出了少林神拳,虎虎生风。

 欧阳二娘单掌一带,冷笑道:“不知死活的老匹夫,居然还想拼命呀?”欧阳二娘自以为本领要胜过于大鹏,所以并未将他放在心上。哪知于大鹏豁出了性命,这一拳乃是他毕生功力之所聚,欧阳二娘的“卸力化劲”功夫,却未能将他的拳势完全化解,被他猛力一冲,跌了个四脚朝天。

 文廷壁皱眉道:“亲家,他疯了,何必还和他讲什么交情,毙了他,咱们自己搜人!”

 欧阳伯和比较厚道一些,不忍亲下杀手,点了点头,道:“好吧,那就请亲家成全了他吧!”

 文廷壁施展了“三象归元”的上乘内功,一掌拍出,拳掌相交,只听得“蓬”的一声巨响,于大鹏立足不稳,在地上打了十几个盘旋,有如风中之烛,摇摇欲坠。不过,文廷壁这一掌也还未能立即要了他的性命。

 欧阳二娘一跃而起,冷笑道:“老贼,看你还敢逞强?”她的本领究竟要比于大鹏胜过一筹,何况现在是乘危进袭,只听得“喀喇”一声轻响,欧阳二娘以闪电般的手法,登时把于大鹏的一条手臂,拗脱了臼。

 眼看于大鹏就要性命不保,欧阳婉忽地一声尖叫,冲了出来,叫道:“娘,住手,否则我死在你的跟前!”只见她鬓云蓬乱,泪珠晶莹,手中拿着一把匕首,匕首正指着自己的胸膛。

 七阴教和天魔教素有往来,叙起班辈,七阴教主阴圣姑还是天魔教主的长辈,当欧阳婉还在阴圣姑门下习技之时,有一次文廷壁叔侄奉了天魔教主之命,送礼给七阴教主阴圣姑,就在那次,他们认得了欧阳婉,所以后来文廷壁代侄儿向欧阳伯和求亲,虽然知道他还有个大女儿,但求的仍然是次女欧阳婉。在今日拜堂成亲的时候,欧阳二娘一直就在提心吊胆,怕他们叔侄看破的了。

 文廷壁果然大为奇怪,“咦”了一声,睁大了眼睛,望着欧阳婉,又望望欧阳二娘。这刹那间,欧阳二娘尴尬之极,又是气恼,又是惊惶,又是怜惜,但她最疼爱这个小女儿,虽是气恼,也不由得不放开了于大鹏。

 欧阳二娘骂道:“你这野丫头气死我了,快快放下了刀子,过来见过文伯伯。”欧阳婉道:“你们都退出,我跟你回家,到了家中,任凭你们处置,在未回家之前,我这刀子是决不放下的!”

 文廷璧冷冷说道:“亲家母,这事情怎么办?”欧阳二娘顿足道:“我只当当初没有生这个女儿,这女儿我不想要了,随便你怎么办吧!”这当然是气愤之言。文廷壁缓缓说道:“亲家母,你无须着急,女儿还是由你领回去,然后咱们再好好商量。不过,请你恕我要稍微无礼了!”

 欧阳婉听他说到“无礼”二字,心头一震,匕首便向胸膛插下,但文廷壁的动作比她更快,只听得“嗤”的一声,欧阳婉的手腕突然似给针刺了一下,匕首“当啷”落地,身子也立即不能动弹。原来是给文廷壁以“隔空点穴”的超卓神功封闭了穴道,那刀尖划过,虽然未有插进胸膛,也划破了少许皮肉,已有鲜血沁出来。

 欧阳二娘不由得失声骇叫,连忙抢上前去,将女儿抱住,待见女儿只是略受伤损,这才吁了口气。

 江海天忽地一声大喝。也冲了出来,骂道:“你还配做她的母亲吗?”宝剑一挥,左臂从掌底穿出,就要来拉欧阳婉。

 欧阳二娘忌惮他的宝剑,慌不迭的连忙撤手后退,欧阳伯和大怒道:“贼小子,你敢碰我的侄女儿!”

 江海天的本意原是替欧阳婉解开穴道的,给欧阳伯和这么陡然一喝,又羞又怒,不觉迟疑了一下,说时迟,那时快,欧阳伯和已是一声大喝,霹雳掌与雷神指兼施,猛地向江海天攻到。

 江海天横剑一封,叫道:“于老伯快跑!”欧阳伯和一掌拍出,将江海天的剑点震歪,欧阳二娘也已解下腰带,当作软鞭来使,来卷江海天的宝剑。江海天一声大喝,抖起一朵剑花,使出了“追风剑法”的绝招,当真是有如追风逐电,在剑光闪烁之下,欧阳伯和与欧阳二娘都似乎觉得剑尖已刺到了面门,但听得“嘶”的一声轻响,欧阳二娘的那条绸带已短了半截,两人都忙不迭的后退。

 文廷壁冷笑道:“好小子,你还敢逞强!”一个移形换位,猛然间便掠到了江海天的背后,向江海天的后心发掌偷袭。

 要知江海天的武功虽强,但与欧阳伯和最多也不过半斤八两,加上了一个欧阳二娘,他已是应付不易,他之所以能够震慑敌人,有一大半还是靠宝剑的威力,对方虽然给他迫退,但身法步法,丝毫不乱,仍是蓄势待攻。故此江海天仍要加意提防。如今文廷壁突从背后攻来,江海天倘若转身应付,定要给欧阳伯和乘机攻击。这形势当真是背腹受敌,危险非常。

 这刹那间,江海天已是无暇思索,正要拼着受欧阳伯和的“雷神指”所伤,回身来挡文廷壁这一掌。忽听得于大鹏一声大吼:“你们杀了我的儿子,我也不想活了!”话声未了,就和身向文廷壁撞去。

 文廷壁料不到他竟是这样蛮打,只好将攻向江海天那一掌撤回来护身,只听得“蓬”的一声,两人已经撞上,文廷壁这一掌运足了十成功力,掌心一按,“喀喇喇”一片声响,于大鹏的胸骨肋骨全都折断,可是文廷壁给他这么拼死一撞,也登时跌了个四脚朝天。

 江海天回身一剑刺下,文廷壁在地上打了几个大翻,“轰隆”一声,竟把姬晓风所在的那间厢房的房门撞破,就在这时,江海天的后心也已给欧阳伯和一指戳中,只觉得一阵热辣辣的,背心似给烧红的铁棒烙过一般,幸而他穿有护身宝甲,不致重伤,但欧阳伯和的“雷神指”,隔了一层宝甲,仍有这么威力,也确是厉害非常了!

 说时迟,那时快,欧阳伯和与他的弟妇左右夹攻,已迫得江海天不能再追击文廷壁,而要转过身来,再应付他们了。

 于大鹏忽地嘶声道:“江小侠,请恕老朽无能相助了,请你,清你到少林寺报讯……”声音低沉嘶哑,说到最后“为我报仇”那四个字,已是含糊不清!江海夭把回眼一看,只见地上一滩鲜血,于大鹏躺在血泊之中,已是寂然不动。

 江海天哀叫道:“于老伯,于老伯,我连累你了!”他既为于大鹏之死而悲愤,又担心姬晓风遭受文廷壁的毒手,悲愤加上焦急,化成了一股力量,蓦地大吼一声,唰唰唰一连几剑,全都是豁出了性命的进手招数,当真是有如疯虎一般!

 欧阳二娘和大伯联手,本是稳占上风,但突然间给江海天疯狂攻击,两人联手,亦是抵挡不住,激战中欧阳二娘忽觉头皮一片沁凉,一缕青丝,己是随着剑光飞散!

 欧阳婉被点了穴道,不能动弹,看见江海天和她的母亲如此舍死忘生的恶斗,心里又急又怕,喉头“咯咯”作响,只是叫不出来。

 忽听得“轰隆”一声,姬晓风所在的那间厢房,墙壁忽然裂开了一个大洞,姬晓风从洞里钻出来,跟着文廷壁大呼小叫,也追了出来,只见姬晓风衣衫破烂,满身都是泥土,文廷壁则满头满面都是痰涎,两人均是狼狈不堪!

 原来文廷壁滚进厢房的时候,正巧姬晓风刚做完吐纳功夫,精神已恢复了七八分,姬晓风何等机灵,趁着他未能即时爬起之际,立即展开游身八卦掌的功夫,向他攻击,同时一大口一大口的浓痰向他吐去。这是他跟金世遗学的,痰涎虽然不能伤害身有内功的人,但却可以激怒敌人,使他心浮气躁,而巨,倘若给痰涎吐中双目,也有可能令对方变成瞎子。

 文廷壁被于大鹏临死前的一撞,跟着又给江海天追击,一时间尚未有功夫化解身上所受的劲道!这时他在地上连翻带滚,既要应付姬晓风的攻击,痰涎就躲避不开,偏偏姬晓风刚吃过大半只肥鸡,满肚油腻,痰涎特别之多,吐得他满头满面。

 文廷壁也是个老奸巨猾之人,心知姬晓风是想激怒他,趁机逃走,他忍着了气,一面堵着门口,用劈空掌来对付姬晓风,一面默运玄功,消解身上所受的劲道,没多久就给他恢复了原来的功力,爬了起来。但正巧在他爬起来大骂姬晓风的时候,又给姬晓风一口浓痰粘了他的胡须,要不是闭嘴得快,几乎就要吞了他的痰涎,文廷壁再也按捺不住,使出“三象归元”的绝顶神功,扑将过去,向姬晓风猛的便是一掌,但姬晓风的轻功出神入化,明明已给文廷壁迫到墙根,退无可退,但仍然给他侧身滑开,文廷壁这一掌未曾打中姬晓风,却把墙给震裂了。

 且说江海天见姬晓风钻了出来,虽然狼狈不堪,却喜安然无恙,心上的一块石头才放下来。

 文廷壁却不由得暗暗吃惊,他本以为欧阳伯和与欧阳二娘联手,纵使一时之间胜不了江海天,也决不至于落败,哪知出现在他眼前的景象却是:欧阳伯和与他的弟妇竟给江海天迫得步步后退。文廷壁惊疑不定,心想:“莫非这小子当真有什么邪法?”

 这时双方又再由分而合,姬晓风上前助江海天,文廷壁也来助欧阳伯和,姬晓风先到一步,双指一弹,一缕冷风向欧阳二娘后脑射去,欧阳二娘只道他又使出修罗阴煞功,慌忙闪避,江海天身形一晃,倏地便从缺口冲出,再次到了欧阳婉身旁。

 江海天再不迟疑,立即便给欧阳婉解了穴道,也幸亏是江海天,才解得文廷壁的独门点穴手法。

 江海天叫道:“欧阳姑娘,你快走吧!这样的父母,你就是以后永远不见他们,也没有什么可惜了!”

 欧阳二娘大怒道:“岂有此理,你竟敢离间我们母女!”挥掌奔上,江海天宝剑一封,一招“大漠黄砂”,但见剑气纵横,登时有如布下了一道剑幕,阻止了欧阳二娘的去路。欧阳婉尖声叫道:“江相公,娘,你们看在我的份上,别再动手了!”

 文廷壁一掌迫开姬晓风,揉身急上,左手一记劈空掌,助欧阳二娘荡开江海天的宝剑,右手中指一戳,重施故技,使出“隔空点穴”的功夫,要点欧阳婉的穴道。

 江海天早已提防,文廷壁掌力未发,他已先用天罗步法闪开,遮在欧阳婉的身前,双指一弹,也使出了一指禅功,但听得嗤嗤声响,两股气流碰个正着,江海天的功力虽然较弱,却也堪堪化解得了文廷壁那股“隔空点穴”的无形潜力。

 说时迟,那时快,文廷壁扑了上来,江海天唰唰唰,连环三剑,将他挡住,顿足叫道:“欧阳姑娘,你还不走,要待他们将你捉回去,迫你嫁人么?”

 欧阳婉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掩面疾奔,从窗口窜出。欧阳二娘冲不破剑幕,欧阳伯和也给姬晓风缠住,只有眼睁睁的看她逃去!

 这一来,欧阳伯和这边的三个人更为恼怒,三人布成了犄角之势,步步进迫,不久,又把江海天困在核心。

 江海天叫道:“姬伯伯,于老前辈临死之前,要我们到少林寺报讯,这个担子太重,小侄力有未逮,还是请你老人家担起来吧!”

 江海天这时正在全力抢攻,以迅捷无伦的追风剑法紧紧将文廷壁迫住,教他无法旁观。倘若姬晓风要逃,确是有机会可以逃出。这刹那间,他心里转了好几个念头,要是不逃,久战下去,只怕他们二人都要同归于尽,但倘若他先逃了出去,江海天却是必死无疑。

 江海天见他踌躇不决,焦急叫道:“姬伯伯,你难道忍心眼睁睁看于老前辈枉死,不去给他报讯。”

 姬晓风双眉一竖,心意已决,大声道:“先顾生的,再顾死的!江贤侄,你忘了我与你的父亲是八拜之交么?今日我若然舍你而去,叫我以后有何面目见你父亲?”他非但不逃,反而扑上前去,双指一弹,再度施展“玄阴指”的功夫,向欧阳二娘袭击。

 欧阳伯和怒道:“好,待我来领教你的修罗阴煞功!”他所练的雷神指,发出的乃是一股纯阳之气,正好是“玄阴指”的克星,两股气流一碰,但听得嗤嗤声响,冒出了白的水气,姬晓风只觉一股热风扑来,不由得退了两步。

 欧阳伯和哈哈笑道:“我只当修罗阴煞功是怎么样的了不得,却原来也是言过其实!”话犹未了,忽地一股狂飙卷地而来,姬晓风冷冷说道:“老匹夫,你有眼无珠,教你见识真正的修罗阴煞功!”

 原来“玄阴指”的功夫乃是从修罗阴煞功变化出来的,同样能以阴煞之气伤人,不过一来因为练法略有不同,二来因为它是用指力发出,威力却是远远个如用掌力发出的修罗阴煞功,大约玄阴指练到最高的境界,也不过相当于第五重的修罗阴煞功。

 姬晓风的身法迅如闪电,欧阳伯和无可闪避,但听得“蓬”的一声,双掌已然碰上,姬晓风的修罗阴煞功已练到了第七重,欧阳们和可以化解得了他的玄阴指,但却化解不了他七重的修罗阴煞功。

 这一掌把欧阳伯和震得几乎站立不稳,直退到了墙边,而且牙关格格作响,就像害了严重的发冷病一般。

 可是姬晓风元气刚复,又再施展这种最为耗损真力的修罗阴煞功,身子也自有点抵受不起,登时也气喘吁吁,冷汗直流。

 文廷壁的功力到底比江海天胜过一筹,江海天一轮猛攻之后,后劲不继,给他以“三象归元”的绝顶内功把宝剑荡开,脱出身来,立即一声冷笑道:“姬晓风,你的修罗阴煞功可惜还只是练到第七重!”

 姬晓风咬实牙根,正要把全身功力凝聚掌心,再发一掌,江海天已经拦在他的面前,急忙叫道:“姬伯伯,你可不能再使用修罗阴煞功了!”

 文廷壁双指一弹,“铮”的一声,把宝剑弹开,欺身直进,霍地一掌便横扫过去,掌力有如排山倒海而来,已不是用宝剑所能化解,江海天也只得一掌劈去,双掌相交,震得墙壁摇动,屋瓦碎裂,江海天一个筋斗倒翻出去,好不容易才稳得住身形。文廷壁也在地上打了两个盘旋,才收得住脚步。

 原来江海天“天魔解体大法”功效已失,但他幸亏吃了那半枝千年灵芝,保住了元气,所以功力虽然没有增加,也没有减退,而文廷壁则因受于大鹏那一撞,功力减了两分,此消彼长,比对起来,文廷壁虽然还是上风,却也占不到很大的便宜了。

 文廷壁占了上风,哈哈大笑,挥掌复上,双方又打作一团。欧阳伯和默运玄功,消了几分寒气,仍然上前相助,他受了修罗阴煞功的伤害,功力固然是大不如前,但姬晓风也已到了强弩之末,和欧阳伯和正是一个半斤,一个八两。

 欧阳二娘恨极了江海夭,上前助文廷壁夹击,江海天只对付一个文廷壁,己是难免处于下风,加上了一个欧阳二娘,自是更难应付,不多一会,文廷壁越攻越猛,把姬、江二人,都笼罩在掌力之下,到了这时,姬晓风就是想逃,也不能够了!

 激战中江海天又与文廷壁硬拼了一掌,这次江海天用的是内家掌法中最为奥妙的“须弥掌”,用以护身,可以抵挡得住功力胜过自己的强敌,文廷壁一掌劈去,见江海天一动也不动,吃了一惊,正要收掌再发,却忽听得姬晓风尖叫一声,“哇”的一口鲜血喷出来。原来江海天这“须弥掌”力,用于护身,最妙不过,但却不能兼顾旁人,姬晓风被文廷壁的掌力波及,先受了伤。

 江海天又愧又悔,心想:“我怎的这样糊涂,只知保护自己,却忘了保护姬伯伯了。”文廷壁是个武学的大行家,这时也看出了江海天的须弥掌力,只是能守而不能攻,便又哈哈大笑,一步一步的迫上来。

 在他的大笑声中,忽地有一个陌生的笑声插了进来,虽然没有把他的笑声罩过,却是刺耳非常,文廷璧瞿然一惊,急忙喝道:“是谁?”

 只见一个白衣少年走了进来,笑道:“三象归元的内功确是人间罕见,须弥掌力也大是不凡,我今日得见两种绝世神功,真是眼福不浅!”

 欧阳二娘大喜道:“叶公子,是什么风把你吹来的?真是巧极了,你来得正是时候。”欧阳二娘大喜,江海天却不禁大惊,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在祁连山与他恶战过一场的那个“叶公子”。正是:

 来意如何难测度,是仇是友未分明。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5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