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各逞奇能寒敌胆 欲凭绝学斗强仇

 仲长统忽地弯腰说道:“路滑请小心!”话犹未了,阴圣姑小腿的麻穴突然发痒,一步踏空,几乎栽倒,但听得“咔嚓”声响,她的长指甲已插进了一棵树干,这才稳住了身形。

 华天风道:“对啊,你看我可真是老糊涂了,只顾在门外和客人们说话。仲老弟,幸亏你提醒了我。”顿了一顿,边笑边道:“难得你们三位远客到来,请进里面坐坐,让我稍尽地主之谊。有甚理论,咱们也好细说。江小侠是怎样得罪了你们,我还不知道呢!要是你们信得过我和仲帮主的话,就让我们来评评理。你们两方都是我的客人,我决不会偏袒。当真是江小侠理亏的话,我也自难‘包庇’。下了两天雨,路上又有青苔,请你们走路小心。”

 他们二人一唱一和,把阴圣姑刚才向华天风扑来的那个举动,当作是她想迈步走进屋子里。仲长统还装模作样的弯腰说道:“阴老前辈,你老人家要不要我来扶你一扶?”

 阴圣姑受了仲长统的暗算,给捉弄得啼笑皆非,却又发作不得,因为要是嚷出来的话,那就等于在小辈面前,承认自己本领不如人家,栽了跟头了。仲长统也正是因为知道阴圣姑这个“死爱面子,不肯认输”的脾气,所以才故意作弄她一下的。

 阴圣姑又惊又怒,心里想道:“我听人家说这化子已练成了混元一功,我还不相信。哪知他果然能够运用真气,已经可以施展隔空点穴的本领了。”见他作势要扶,生怕又着了他的道儿,连忙封了全身穴道,冷冷道:“我老婆子还走得动,不必你献殷勤。”将长“指甲”拔了出来,只见那棵树上的花朵,在这片刻之间,竟然全部枯萎,纷纷落下。仲长统也不禁心中一凛,想道:“七阴教以擅于使毒驰名,果然见面胜似闻名。要是我给她这么抓了一下,只怕也得大病一场。”

 华云碧此时已在院子里布置好了,两张石桌上摆设了许多茶点,江海天也在一旁帮她布置。这时华天风已和她们走了进来,华天风笑道:“你们走了这许多山路,想必也有点劳累了。先坐一坐喝喝茶吧,这是朋友从庐山带来的云雾茶,这是小女做的粗点心,老夫拿不出什么好东西款客。见笑了。”

 厉复生身形一晃,忽地便欺到了江海天的跟前,嚷道:“我好意让金毛狻送你回去,你怎的中途逃走,还把它们弄伤了?教主很想见你,好,你现在就随我走吧!”手腕一翻,使出大擒拿手法,便向江海天“拿”下。

 只听得“啪”的一声,江海天挥掌相迎,双掌登时胶着,厉复生满面涨红,青筋暴现,心里暗道:“想不到这小子的内功竟是这么深厚!我本来不想伤他的,但若不伤他,又不能将他擒回去交差。哎,说不得我只好运用修罗阴煞功了。”

 江海天忽觉一股奇寒之气袭来,虽有护体神功,在这刹那,也觉得有如突然坠到冰窟里一般,冷得难受。他心里也在暗自想道:“我本来不想伤他的,他却使出了这般狠毒的修罗阴煞功来,说不得我只好以少阳玄功来反击他了。”

 原来这“少阳玄功”正是吕四娘所传下来的,当年吕四娘练此奇功,为的就是要对付孟神通的修罗阴煞功,江海天的师父金世遗从谷之华之处,得到了“少阳玄功”的诀窍,经过他融会各家,在这门功夫上也有不少增益,精益求精,不但可以抵御修罗阴煞功,而且可以将之破解!

 厉复生只觉一股阳和之气,从江海天的掌心源源输出,不过片刻,竞似如沐春风,在醉人的艳阳天里,温暖得懒洋洋的提不起劲来,厉复生大吃一惊,连忙加紧施为,他的修罗阴煞功已练到第八重以上,将要接近最高境界的第九重了,这一加意施为,自是非同小可!

 江海天虽然已学会了“少阳玄功”,但功力还微嫌不足,用来与厉复生对抗,只是稍占上风,不过片时,江海天冷汗涔涔,厉复生则是热汗滚滚,两人都是心中一凛,谁胜谁败,且先不说,只怕相持下去,势将两败俱伤!

 仲长统微微一笑,说道:“你们二人是老朋友了,怪不得一见面就这么亲热,拉着手儿不肯放。嗯,还是坐下来慢慢谈吧!”他挥袖一拂,说也奇怪,他的那条长袖竟似一口刀那么似的,恰巧从两人当中“剖”下,登时双掌分开,都向后退了几步。

 原来仲长统是运用混元一功,以无形的罡气,将两人的劲力隔断,他们胶着的手掌才能分开的。但是并不是说仲长统的“混元一功”就胜得过厉复生的“修罗阴煞功”,或者江海天的“少阳玄功”,而是因为他们二人差不多旗鼓相当,而仲长统又施用得巧,故此方能一举奏效。

 华天风道:“江小侠,厉副教主要请你去见他们教主,你意下如何?”江海天道:“厉副教主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还要去寻访我的父亲和师父,若然他日有缘,我再去拜见你们的教主吧。”厉复生急道:“可是教主吩咐于我,定要我将你带回去呀!”

 华天风道:“江小侠与你们天魔教有什么过不去的深仇么?”厉复生愕了一下,说道:“没有。”华无风道:“那么,你们的教主是诚心请客的了。”厉复生道:“不错,他小时候,我们的教主曾抚养过他,虽然日子无多,对他倒是甚为疼爱的。现在多年不见,难免思念。”

 江海天道:“那是我八岁那年,天魔教主派遣手下向我父亲偷师,怕我父亲泄漏出去,是以将我扣押起来,作为人质的。但不论如何,她对我是的确不错……”厉复生喜道:“既然如此,你就该随我去见她了。”

 江海天继续说道:“因此我也并不怪她,而且感激她的好意。但我现在有事在身,难以延阻。且待我办了正事,见了我父亲和师父之后,那时不待你请,我也会与师父同去见她。据我所知,我师父非但想见天魔教主,他也很想见你──厉副教主呢!”厉复生听得江海天提起他的师父,不觉又是一愕,脸上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奇异表情。

 华天风笑道:“既然他与贵教无仇,贵教主请他又是一番好意,这就容易说了。请客总得双方情愿,他不愿意,总不能将他绑去的啊!厉副教主,凭道理说,休说是不是?”厉复生难以再辩!期期艾艾他说道:“照道理讲,是这样,但、但……”

 仲长统笑道:“你怕在教主面前交不了差么?好吧,你就把这事推到我的身上吧。你回去说,这位江小侠是我北丐帮帮主仲长统的好朋友,他和我在一起,你‘请’不动,她若见怪,叫她怪我好了!”

 厉复生曾见识过仲长统的混元一功,听他如此说话,心道:我若是用强的话,确实是“请”他不动,甚至不必这化子出手,我与他最多也只是两败俱伤,还是“请”他不动。当下哑口无言。

 阴圣姑忽道:“厉副教主,你不要人,宝物也不要了么?”你不是说,那两件宝物,本来该是你厉家的么?”

 江海天心头愠怒,冷冷说道:“我的宝剑和宝甲是师父给我的,我也不知道它们本来是谁家的东西。要给你也不难,但我可得先问过师父。若然师父说给,我日后自当亲自登门,双手奉呈。”

 江海天再次提起师父,厉复生似乎是给人用利针刺了一下似的,突然跳起来道:“不必说了,老实告诉你吧,不是我想要这两件宝物,是她们想要。好,现在我不管了,随你们去吧!”说罢,一溜烟的就跑出去,不久就听得金毛狻的吼声,转瞬之间,那声音已在数里之外,想是他已跨上金毛狻跑了。

 华天风笑道:“已了结一桩了。你们与江小侠又有什么过节?说吧!”

 欧阳二娘道:“我还有点事情,请让我先说。”她站了起来,忽地微笑说道:“婉儿,是你说呢还是我说?”欧阳婉红晕双颊,低下了头。

 欧阳二娘笑道:“这孩子在陌生人面前害羞,还是我来代她说吧,江相公,婉儿与我到此,一来是向你赔罪;二来是向你道谢。她日前布下陷阱,将你毒害,那是奉了师尊之命,不得不然。”此言一出,个个惊奇,大家都以为她是挑衅来的,哪知却是赔罪来了。江海天道:“我本来就没有怪她。”阴圣姑气得面色发青,在一旁嘿嘿冷笑。

 欧阳二娘却不理她,继续说道:“昨日你单身匹马,前往救她。虽说按照武林规矩,她是犯了师门戒律,理当受罚,与外入无关,外人也不该干预,但这是你的一片好心,所以我们还是要向你道谢。”

 江海天道:“道谢这不敢当。说来还是我该请你们原谅,请恕我不懂这门规矩,几乎连累了欧阳姑娘。我只知道我的师父对我极好,我便以为天下的师父皆然。所以看见阴老前辈要用毒刑处置徒儿,我便禁不住要冒昧上前为她说话了。”

 阴圣姑怒极气极,仰天打了一个哈哈,说道:“真是我的好姐妹,想不到今日你竟胳膊外弯,帮起外人来了。哼,或者在你眼中,这小子不是外人也说不定。哈,哈,听你们说得甜甜蜜蜜,你为什么不把姑娘的八字……”她想说的是:“你为什么不把姑娘的八字开给人家?”

 那一句话尚未说完,欧阳二娘便冷笑道:“阴大姐,三年之期,只差几天便满,我想提前把婉儿领回去,我离家的时候,令郎只差一套截脉掌法尚未学全,我己请婉儿的爹代授,叫他一学会了便可回家。想来这几天也该可以到了。你要他学的,他都已学成了,不信,你可以试他。好,阴大姐,咱们两家的事就这样交代了。婉儿,你过去谢过你师父三年传艺之恩。”

 原来她们二人乃是易子女而教,欧阳二娘要阴圣姑传授她女儿使毒的功夫,阴圣姑则命儿子去学欧阳家的家传几门绝技,说好了以三年为期的。

 欧阳二娘提起了她的儿子,阴圣姑不由得心中一凛,怕欧阳二娘对她的儿子有所不利,因此她本来想说一些冷嘲热讽的话的,这时也不敢说了。但这口闷气无可发泄,所以当欧阳婉向她磕头时,她却不愿受礼,避过一边,冷冷说道:“既然师徒之情已了,此后也不必以师徒相称了。这大礼嘛,我当不起!”

 欧阳二娘道:“那也好。那么就当咱们是作了一场公平交易吧,彼此都没有欠谁的情。你不认她作徒儿,我也不敢妄居令郎的师长。好,言尽千此,婉儿,咱们走吧。”

 华天风微笑道:“好,那么又了却一桩了。”欧阳二娘笑道:“我们与江相公之间,本来就没结过梁子,谈不上什么了却不了却。”华天风道:“好,那么二娘有事,老夫也不便留客了。烦二娘代为拜上尊夫,老朽当年不知是他,多有得罪……”话未说完,欧阳二娘便朗声笑道:“这些陈年旧帐,还提它于嘛?华老前辈若是有空,几时请到终南山一叙。我们在山上也培植了几株颇为难得的药草,请老前辈代我们鉴定、鉴定。”华天风拱手道:“好说,好说,待过了年,老朽再去拜谒尊夫。请恕不远送了。”

 欧阳二娘携了两个女儿,走到门口,忽然止步,又回过头来笑道:“还有江相公,若然几时有空,也请到终南山来逛逛。”江海天眼光一瞥,只见欧阳婉的眼光也正向着他射来。江海天面上一红,低下了头,含糊说道:“多谢了,我……我有许多事情,不知何时始得空暇。”阴圣姑在一旁嘿嘿冷笑。江海天的面上更红了。欧阳二娘也不理,携了两个女儿,扬长而去。

 华天风道:“阴老前辈,轮到你了。你与江小侠又有什么过不去的事情,为何两次三番要将他置于死地?”阴圣姑冷笑道:“现在我是孤掌难鸣,还有什么好说的?”

 华天风愠道:“仲帮主与我都不是以众欺寡的人,只要你说得有理,我叫江小侠向你赔罪。”阴圣姑道:“我平生从来未曾和人家讲过道理,尤其是这桩事情,要讲也无从讲起。你们要问道理么,就请向金鹰宫的主人问去。”

 华天风怔了一怔,问道:“江小侠,难道你也和金鹰宫主人有什么过节?”江海天道:“我根本就不知金鹰宫主人是谁,不过,我曾代邙山派的掌门谷之华女侠接了他的请帖。”

 华天风笑道:“这就好办了,我也接了金鹰宫主人的请帖。今年中秋节,我和江小侠都要赴会的。到时咱们当面问他好了。阴老前辈,你请便吧。”

 阴圣姑翻起一双白惨惨的眼珠,冷冷说道:“我老婆子情知不是你们的对手,但既然到此,也总不能这么容易就回去,多少也得请做主人的指教指教。”

 仲长统怒道:“好吧,那就让我见识见识你们七阴教的使毒功夫!”

 阴圣姑道:“仲帮主,你若是有心指教的话,咱们改日再约,今日我乃是要见识此间主人华山医隐的最拿手本领!”

 华天风道:“既然如此,你远来是客,主不僭客,便请你划出道儿。”阴圣姑阴恻恻地说道:“你一准依照我划的道儿走吗?”华天风淡淡说道:“华某岂是言而无信之人?你要较量哪种功夫,只管说来,我都一准奉陪便是。”

 阴圣姑冷冷的说道:“我刚才说过,要见识你最拿手的本领,华天风,你的武功的确高强,我老婆子自认不是你的对手。但请恕我说句不知轻重的话,你的武功总还不是天下第一吧。所以,我老婆子说要见识你最拿手的本领,当然并非是要向你领教武功,而是要领教你的医术。”

 华天风微微笑道:“我的医术也不敢说是天下第一,但比试医术总要比比试武功少伤和气,你要怎样比试呢?”阴圣姑道:“我老婆子不懂医术,我所学的与你刚刚相反,你是用医术救人,我是用毒药害人的。所以我不是与你比试医术,那‘比’字可以去掉,我只是想试试你的医术。直截的说,就是要试你的解毒功夫,看看是我老婆子使毒的功夫厉害呢,还是你的解毒功夫高明?”

 华天风道:“好吧,那就让我试试,你用哪种毒药,我当着你的面将它吞下。要是我解毒功夫不够,死而无怨。这总成了吧?”

 阴圣姑摇头道:“你说过让我划出道儿。照你说的去做,这不变成了你划出道儿强我走吗?”

 华天风抑着怒气,说道:“我只不过想挑一样最难的来试罢了。你既然有别的办法,我也就照办便是。”

 阴圣姑双眉一竖,道:“好,那你就听我说吧。老婆子这双手掌是用一千条不同种类的毒蛇的毒液炼过的,可以随心所欲,令受掌中毒之人,轻者大病一场,重者则形销骨毁。华天风,老婆子用毒掌伤了的,你能够在一个时辰之内,将他救回来么?”说话之时,阴冷的眼光狠狠地盯着江海天,不言可喻,她是想用江海天来试她的毒掌了。

 仲长统勃然大怒,正想斥她岂有此理,却见华天风已哈哈大笑,站起来道:“阴圣姑,你们到此大约未够一个时辰吧?”

 阴圣姑莫名其妙,看看日影,说道:“是还不够一个时辰。但这与我要试你本领之事有何相干?”

 华天风笑道:“你所要试的,我早已如命做到了!喏,你跟我来看吧!”此言一出,不但阴圣姑莫名其妙,连仲长统与江海天也糊涂了。阴圣姑到此之后,并未曾伤过人,不知华天风何以竟说已完成所命?

 华天风边走边说,阴圣姑满腹疑团,只好跟他走出屋外,只见华天风指着一棵树说道:“阴圣姑,你瞧,这不是被你毒掌伤了的桃树么?区区不才,已将它医好,令它复活了。”

 那棵桃树刚才已经树叶发黄,花朵枯萎了的,但现在红花绿叶,却是一片生机茂盛的气象。要不是树干上还留下阴圣姑所抓的抓痕,真令人不敢相信这就是刚才已经枯萎了的那棵树。

 阴圣姑目瞪口呆,仲长统哈哈大笑道:“妙哉,妙哉!真是医术通神!我刚才只见你将树枝扶了一下,却原来你已经在暗中施展本领了。阴圣姑,这你总没话说了吧?医树要比医人还难上十倍,你我都是行家,这也用不着细说了。”

 阴圣姑处此境地,也的确已是无话可说。第一、她刚才出的题目,只是要华天风将她用毒掌“伤了的”,在一个时辰之内救回来,虽然她心目中指的是“伤了的人”,但她所说的话,一时匆忙,却并没有指明是人是物,所以华天风医活了树,也算得是交了卷。

 第二、医树的确是要比医人难得多。人的生命力比树强,尤其是内功有根底的人,更具有抗毒的本领。即以江海天而论,阴圣姑就没有把握能用毒掌将他害死,她的希望也不过是令江海天吃点苦头,至多成为残废而已。

 阴圣姑本来是恃着自己使毒的本领厉害,这才敢发横的,但现在她最厉害的毒掌都已给人破解了,亦即是说,在华天风面前,她已没有一样本领可以拿得出来威胁人家,若再横蛮无理,继续纠缠,那只有自讨苦吃而已,她思念及此,气焰全消,只好说道:“医术通神,佩服,佩服!金鹰宫会上再见吧!”华天风笑道:“后会有期,恕不远送。”

 回到院子,仲长统哈哈笑道:“这些名茶美点,他们都没有动用,我叫化子白吃惯了,可不客气,要大嚼了。”华云碧道:“爹,我刚才真为你们担心,担心你给那恶婆子难倒。要是她要拿江相公来试毒掌的话,那就不好应付了。”

 仲长统嚼了一口糕饼,笑道:“真是人结人缘,好侄女,你为什么不替我担心呢?我刚才也曾冒了身受修罗阴煞功之险,去拉开了那厉副教主呀!”华云碧嗔道:“谁不知道你武功高强,我何须为你担心。”

 仲长统笑道:“人家江相公是金大侠的唯一传人,你敢说他的功夫不好吗?”江海天还未听出仲长统的话中有话,连忙说道:“我怎能跟仲帮主相比。今日幸逃此难,全仗华老前辈和仲帮主两位鼎力帮忙。”

 江海天这样一本正经他说话,仲长统倒不好意思再开玩笑了。当下说道:“说真的,我也在担心呢。今天这几个魔头联袂而来,我以为总难免要有一场激斗的,哪知竟一个个僵旗息鼓而去,尤其你这样打发了那阴老太婆,更是意料不到,妙不可言!”

 华天风忽地皱起眉头道:“不,那恶婆子是色厉内荏,我早算准她会知难而退的。最令我奇怪的却是欧阳二娘,她们夫妇都是非常阴狠的人,说到厉害,她实在在那阴圣姑之上,她今天竟然这样好说话,大出我的意外。”

 仲长统道:“她丈夫曾败在你的手下,她当然要见风转舵了。”华天风只是摇头,却不言语。华云碧笑道:“我看她们母女是真的感谢江相公。江相公,那位欧阳姑娘对你也真是好得很啊!你刚才也太不憧说话了,人家邀你家里去,你最少也得和人家说上几句客气的话呀,怎么一口就回绝了。”

 这回轮到江海天羞得满面通红了,华云碧掩口偷笑。仲长统忽地伸了一个懒腰,自言自语道:“唔,这杯茶的味道怎么有点酸呢!”华云碧登时笑不出来,大发娇嗔道:“味道不好,你就别喝!”仲长统一本正经地道:“不,是要有一点儿酸,才够味儿!”

 华天风仍是默然不语,如有所思。他也早已看出那欧阳婉对江海天是有点情意,但他从江猢同道的口中,早已深知欧阳二娘的为人,她越是陪着笑脸说话,肚子里所想的诡计就越毒辣,即算为了女儿的缘故,她不想与江海天为难,也决不会这样低声下气的。尤其自己与她的丈夫结有梁子,她对自己,也决不会如她所说的“陈年旧帐,一笔勾消”。因为他们夫妇,绝对不是这样胸襟宽广的人,华天风心想:“今后恐怕更要着意提防终南山欧阳家的人了。”

 仲长统见华天风沉吟不语,却想到另一边去,以为他是为了女儿而担心事,当下将话题引开,说道:“江小侠,你也是要到金鹰宫去吗?正好与华老前辈同行。云碧,你也正可以趁此机会,跟你爹爹去开开眼界。”这回,仲长统一点不用说笑的口吻,他是有心撮合江、华二人,让他们一路同行,好多一些亲近的机会的。

 江海天道:“我正要请问华老前辈,那金鹰宫主人究竟是怎样一个人物?”

 华天风道:“你先听我讲几个故事。阿尔泰山山下,有一个叫作马萨儿的小国,这国家的国王在十二年前被他手下的大将所篡位,国王王后均已遭害,但国王的一子一女却不知下落……”刚说到这里,江海天便禁不住心头一动。

 江海天曾听师父说过马萨儿国的故事,并且怀疑谷中莲便是马萨儿国的公主,因此心中一动,分外留神。

 只听得华天风继续道:“马萨儿国的前王本来是位杰出的人物,据说在武学上也有很深的造诣,极喜与武林人士结纳,甚至有几位中原的武林名宿,也曾做过他的上宾。只因后来年纪老了,疏于防范,竟给他的心腹大将谋杀,篡夺了他的江山。他的那对子女逃往何方,无人知道。

 “新王篡位之后,为了斩草除根,派出许多人去搜查这对孤儿的下落,后来得到一个风声,据说是给前王的宾客,带了这对孤儿逃跑,跑到中原去了。

 “新王野心极大,篡位之后,也大量招纳人材,并从天竺请来了一位宝象法师,这位法师听说是天竺第一高手,名闻天下的武学大师龙树禅师臣下最有本领的弟子,马萨儿的国王聘他为国师,给他‘晋号’为法王,并且特别为他建筑了一座宫殿,名为金鹰宫。所以金鹰宫的主人便是这位宝象法王。”

 江海天问道:“中秋节的金鹰宫之会又是怎么一回事?这位宝象法王与邙山派的掌门人谷玄侠风马牛不相及,何以又请她赴会?”

 华天风道:“内里因由,我也说不上来。只知马萨儿国的国王得了这位‘国师’之后,如虎添翼,一面并吞邻近的部落,十多年来,国土扩展了将近十倍,它本是回疆北部、阿尔泰山山下的一个小国,现在疆土已经扩展到了甘肃的北部,甚至有一部份侵进了青海的境内了。”

 江海天听到这里,又是心中一动,想起了白英杰、程浩对他所说的那个故事:北京镇远镖局的镖师替一个青海土王运送药材被劫,后来土王的部落发生瘟疫,无药可医,终于被两个邻邦将他的领土瓜分掉。江海天向华无风一问,果然马萨儿国便是瓜分了那个土王领土的两个邻邦之一。

 华天风继续往下说道:“另一方面,宝象法王也派遣他金鹰宫中的好手到中原来明查暗访,访查前王的那对子女,听说有几位以前做过前王宾客受到嫌疑的武林人物已给那些人暗杀,至于那对孤儿有没有被他们捉回去,这就不知道了。”

 仲长统道:“据我猜想,这对孤儿也许未曾落在他们手中。”他顿了一顿,再往下道:“据我所知,这宝象法王也是位不甘寂寞的人物,颇有扬名中土的雄心。他举行这个盛会,据我看来,有两个用意,他广邀武林人物,一者是想当场炫耀他的武功;二者是想打听那对孤儿的消息。连我这叫化子也接到他一份请帖,谷女侠身为一大宗派的掌门,那当然更要邀请了。”

 华天风道:“老弟的看法很有道理。实不相瞒,我之所以愿赴金鹰宫之会,为的也是想见识见识那宝象法王的天竺一派武功。”江海天心里却在想道:“如此说来,莫非谷中莲当真是什么马萨儿国的公主。那宝象法王邀请谷女侠赴会,恐怕还不仅仅因为她是邙山派的掌门,而是因为已知道了她的徒弟的本来身份。”

 仲长统道:“可惜我要往百灵庙赴翼帮主之约,不能与你们一道同行。”江海天说道:“我在赴金鹰宫之前,想先往念青唐古拉山,谒见我师父的好友唐经天夫妇。”

 原来江海天虽然只是一个刚踏进十七岁的大孩子,还未曾懂得什么叫做爱情,但由于谷中莲是他青梅竹马之交,给他的印象也最深刻,所以谷中莲在他的心中实在已是占了一个重要的地位,也许连他自己也还未觉察:他对谷中莲实在已是发生了一种“朦胧”的恋慕。那是一个初成长的少年,对第一个“闯入”他心头的少女所特有的一种情感。

 不过,他虽然自己没有觉察到这种情感,而在“潜意识”上,却会为了自己心中所“恋慕”的少女,而有意无意的避免和第二个女孩子亲近,除非第二个女孩子给予他更深刻的印象,或者更强烈的刺激,才会冲淡他对第一个女孩子那种朦胧的、未成熟的“爱情”。江海天现在说要先去见唐经天,实在即是他这种“潜意识”的表现:不想和华天风父女同行,亦即是避免和华云碧日益亲近。

 哪知华天风却一笑说道:“原来你要先往念青唐古拉山去,这更好了。我也正想去见见念青唐古拉山的“冰宫”主人。我和唐晓澜大侠曾有过一面之缘,和他的儿子媳妇却还未见过。听说冰宫中有许多奇花异草,我正好和你同去开开眼界,反正距离金鹰宫之会,时间还早。”

 华天风对江海天有救命之恩,且又是老前辈的身份,他这么一说,江海天纵使心府里有点不愿意,也不便拒绝了,只好说道:“得与老前辈同行,那是最好不过。”

 华天风道:“仲老弟,既然咱们都有约会,我也不想留你多住了,咱们今日就各自动身吧。”华云碧笑道:“好在仲叔叔与咱们似家人一般,不会怪你。你这么说,倒像是做主人的先下逐客令了。”仲长统大笑道:“好侄女,想不到你现在也会讨好我了,我瞧,你才是心急着出门呢。倘若你爹爹不下逐客令,你也要开口赶我的了。”

 华云碧从未离过家门,的确是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给仲长统说中心事,一笑之下,也不置辩,兴孜孜的便去收拾行李。

 华天风接过女儿给他收拾好的行囊笑道:“你把我的医书也都放进去了。”华云碧道:“这几部书是你的宝贝,我怕你在路上突然想起什么医学上的难题,要翻书查阅,所以都给你带来了。”华天风笑道:“好,倒底是你知道我的脾气,带在身边也放心一些。”

 四人正要出门,那头兀鹰在山头觅食之后,也正飞回来,华云碧问道:“爹,带不带这头神鹰同去?”华天风说道:“留它下来看守门户吧。只有两个药童照料药圃,要是有什么妖人前来盗药,他们应付不了。”华云碧很舍不得这头神鹰,但想到看守父亲的药圃更为紧要,也就不再提了。

 到了山下,各自分道扬镰,仲长统自去百灵庙赴翼仲牟的约会,江海天则与华天风父女同行。华天风见多识广,一路上与江海天说些江湖上的奇闻异事,武林中的掌故源流等等,令江海天得益不少。不消几天,他对华云碧也熟络起来,渐渐和华云碧谈话的时候更多了。可是,他仍然不时会想起谷中莲来,他与谷中莲虽隔别了八年之久,但谷中莲那副顽皮的神气,一想起来,就活现眼前。“倘若碰见了她,她见我与华云碧同在一起,不知会不会将我取笑。”每当思念及此,他就有意无意的对华云碧冷淡一些。有时他也会想起欧阳婉,想起她的父亲和师父都是邪派中人,便不自禁的有一种惋惜之感,甚至无端端的起了怅惘之情。

 走了十多天,已踏进了绵亘在甘肃青海两省边境的祁连山,这一天,大家在路上谈谈笑笑,华天风忽然“噫”了一声,停下脚步。江海天随着他所注视的方向看去,只见前面一块岩石之上有一只掌印,这掌印比普通人的手掌大得多,江海天奇道:“华老前辈,这是什么人?”

 华天风面色沉重,说道:“咱们找个地方住下来,我再慢慢和你们说吧。”华云碧道:“现在天色未晚,爹,你一边走一边说不行么?咱们最少还可以赶他一百几十里路。”华天风说道:“这掌印是个记号,我有一个老朋友来了,他约我今晚见面,我若再往前走,他会以为我是躲避他了。”华云碧道:“爹,我从未听你说过,有哪位朋友有这样大得出奇的手掌。”

 华天风苦笑不言,只是在附近找寻住处,终于找到了一个颇为宽广的岩洞,岩洞里有条横石,将岩洞分成大小两边,就像间开了的两个房间似的。华云碧笑道:“这正合适,海天哥,你住这一边。”华天风待他们放好行囊,叫他们坐了下来,这才郑重地说道:“碧儿,你可知道爹爹为什么要学医吗?”

 华云碧摇头笑道:“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华天风道:“十八年前,你娘正怀着你,已有八个月的身孕了。有一天,我们在平凉道上,碰到一个恶名昭彰的魔头,这魔头便是那个今日在岩石上留下掌印的人,他浑名叫做毒手天尊,真名叫做蒲卢虎。”

 华云碧笑道:“好大的口气,敢称毒手天尊。难道他的毒手比那阴老婆子的神蛇掌还要厉害么?”

 华天风正容说道:“是比阴老婆子的神蛇掌还厉害得多。神蛇掌是用一千种毒蛇口涎炼的,而蒲卢虎这双毒掌却是用世上七样至毒的东西炼的,这七样东西是孔雀胆、鹤顶红、金蚕蛊、蝗蛇涎、断肠花、腐骨草和黑心莲。他将七样至毒的药物,溶化在鸠酒之中,运用他独门的邪派内功,将双掌浸在毒酒里七七四十九天,这才练成了他这双毒掌。”华云碧这才吃惊起来,问道:“哎呀,那你们碰到他,怎么办?”

 华天风续道:“我们早已想把他除掉,陌路相逢,二话不说,便即动手。我用新练成的流云剑法削去了他一条手臂,可是你娘却一个疏神,被他的掌缘扫过,沾上了一点皮肉,蒲卢虎落荒而逃,我见你娘受伤,也不敢追赶他。”华云碧急忙问道:“后来怎么样?”华天风叹了口气,往下说道:“你娘内功精纯,比我还胜三分,只因已有身孕,难以全力运功,结果你未满九个月便早产下来,你娘气血大亏,产后三天就死了。”

 华云碧最初本是面带笑容,听得津津有味的,这时不由得脸色都变了,眼泪滴了下来,说道:“如此说来,妈妈是死在这妖人的手上的了?爹,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华天风道:“因为你是早产的原故,自小身体瘦弱多病,我一来为了要把你抚养成人,二来为了要替你娘报仇,对付那蒲卢虎的毒掌,因此才在华山隐居,闭门学医。这仇人太过厉害,在我的本领未练好之前,也没用处。”

 华云碧伤心了一会,问道:“爹,那么你现在可以对付得了他的毒掌么?”华天风道:“还不敢说有十成把握,也许挨了他的一掌,还会小病一场。”这么说法,即是表明他已站在赢面,华云碧才放下了心。

 华天风续道:“正因为我已有了七八成把握,我这次才敢带你去赴金鹰宫之会,我料想金鹰宫之会也会有他,本以为在金鹰宫才能碰上他的,哪知道现在在半途就碰上了。看来,他被我削了一条臂膀,也是怀恨难忘,但只不知他是怎样得到的消息,预先知道咱们会从这条路来,留下了他的毒掌记号?”

 华云碧道:“管他是怎么知道的。爹,你既然胜算在握,待那魔头来了,你一剑将他杀掉便是。”她哪里知道,他父亲担心的不只是蒲卢虎,因为蒲卢虎既然预先知道讯息,还敢留下记号,约华天风在此决战,那当然是有准备而来。

 华天风单打独斗可以赢得了蒲卢虎,但也还未有十分把握,倘若他还约有一两个与他一般本领的高手同来,华天风可就难以应付了。但他恐怕女儿忧心,当下只是说道:“话是如此。但那蒲卢虎的毒掌确实是十分歹毒,到时不论如何,你都不许出手!”华云碧噘着小嘴儿道:“好吧,到时我站在旁边瞧热闹便是。”华天风正容说道:“热闹也不许你瞧!你一定要听为爹的吩咐!”华云碧赌气道:“好,我吃过了饭就蒙头睡觉。”

 江海天出洞猎了两只野兔回来,华云碧无心做菜,把兔子烤得焦臭,草草吃过了晚饭,她果然便打开铺盖,蒙头大睡。江海天则伴着华天风,担心吊胆的等候蒲卢虎到来。

 月光从岩隙中侵进来,江海天伸出头去一望,月亮已过中天,是三更时分了,不禁嘀咕道:“奇怪,怎么到了这个时分,还是鬼影都不见一个。”

 华天风道:“江贤侄,你先睡吧。若是我要你帮忙,我会出声叫你。”这十多天来,他与江海天相处有如家人,最初他是将江海天称作“江小侠”的,后来便应江海天之请,改口以“贤侄”相称了。

 江海天一阵踌躇,华天风笑道:“你大约未怎么懂得这种黑道上的规矩,他既留下了记号挑战,就决不会偷袭。若他来了,他必定要在留下记号的附近,发声长啸,唤我出来。所以你可安心睡觉,我也想静坐一会吐纳功夫。”

 华云碧睡在她父亲身边,江海天少年腼腆,和华天风说话的时候,双目不敢斜视,也觉得甚为“辛苦”,那岩洞有一条天然横石,间作两边的,当下江海天听得华天风如此说法,便道:“老伯运功,小侄不打搅了。倘若那魔头到来,请老伯将我唤醒。纵然帮不上忙,我也想见识见识。”说罢便钻过了石洞的那一边。

 可是话虽如此,江海天却哪里睡得着觉,过了大约一个时辰,已是将近四更的时分,江海天心里正想:“那蒲卢虎大约今晚不会来了。”心念未已,忽听得一声凄厉的叫喊,从远处传来。可是,奇怪,这却不是男子的声音,再听一听,声音竟然“似曾相识”,江海天猛地跳了起来,他听出这是欧阳婉的声音了!正是:

 异声午夜惊心魄,不意荒山来敌人。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5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