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回 十分险恶罗奇祸 一片真诚感玉人

 江海天怔了一怔,追出屋外,叫道:“欧阳姑娘,这,这是怎么回事?”欧阳婉的声音远远传来:“江大哥,你别追来,我无颜再见你了。你、你快服解药,快服解药!”他心神一乱,毒血上冲脑海,突然眼睛发黑,昏眩起来,险险栽倒。待他站稳脚步,欧阳婉的影子早已不见了。

 江海天一阵迷茫:“这是怎么回事?她,她为什么骗我?她是好人还是坏人?她是想害我吗?为什么她又给我解药?”

 毒性渐渐发作,江海天脑痛欲裂,已没法再用思想,只好再回柴房,拾起那个纸包,打开一看,里面有三颗粉红色的丸药,江海天心道,“这大约不会是再骗我的了吧?好,即算它是毒药,我也不在乎多食几颗,我倒要试试她是假是真?”药丸发散出一股臭味,江海天捏着鼻子,一口气把三颗药丸都吞了下去。

 药丸服下,只觉得全身血脉贲张,五脏六腑都好似翻转过来,江海天大惊,连忙静坐运气,说也奇怪,刚才运气感到阻塞的地方,现在都已畅通了,痛楚不过一会,血脉一调和之后,立即便感到舒服无比,原来这解药乃是几种非常厉害的热性药物合成,常人服下,会高烧发狂,但江海夭中的毒乃是阴性寒毒,正要这种解药来以毒攻毒,所以服药之初,虽然难受,却是唯一对症的良药。江海天舒了口气,心道:“她果然没有骗我。”

 江海天继续静坐运功,正到紧要关头,忽听得外间有轻微的“嚓嚓”之声,来得甚为迅速,落在江海天耳中,一听便知是有轻功高明的夜行人来了。江海天大为奇怪,心想:“她怎的去而复来?咦,听这脚步声还似乎不只一个人。”

 过了片刻,忽见两个人探头进来,正是那对老夫妇,江海天大怒,但他运气正运到紧要关头,情绪一怒,几乎走入岔路,江海天连忙收束真气,索性闭上眼睛,不看他们,继续运功。

 只听得那“老猎户”咦的一声,紧接着有一个少女的声音说道:“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婉师妹呢?”江海天听得她是欧阳婉的师姐,不禁又睁眼来瞧,只见那些人都已进了柴房,除了屋主夫妇之外,还有一个麻衣道人,和一个年约二十左右的少女。这四个人都在面面相觑,现出非常诧异的神情。

 那麻衣道士冷笑道:“马老大,你不是自夸你的秘制毒酒是阎王帖么?这小子却为什么好端端的?”那老汉喃喃说道:“这个我也不明白了,当真是活见鬼,活见鬼!什么道理,怎能挺到现在,还不昏迷?”

 那少女双眉一挑,道:“敢情是婉丫头窝里反了?”那老婆婆揭开了茶壶盖子一看,说道:“清姑娘,你不可错怪你的师妹,这壶茶是用修罗花泡的,已给这小子喝了半壶了。”

 修罗花是藏边大雪山特产的奇花,常人只要嗅到香气,便会筋酥骨软,何况用来泡茶,实是比那毒酒更为厉害。因此,众人听了这话,更是大大吃惊。

 这时江海天以全力运功,正到了最紧要的关头,顶门上热气腾腾,聚成浓雾,就似蒸笼一般。这四个人不知他已服了解药,心里均是想道:“这小子喝了毒酒,又喝了毒茶,居然还能运用这样深厚的内功,咱们如何能是他的对手?”他们哪知道江海天正在凝聚真气,力求打通十二重关、奇经八脉,功力实在还未能用来对敌,这时即算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也可以将他杀死。

 那麻衣道士在四人之中武学造诣最深,见识也最高,这时也已想到了这一点,但他是个老谋深算之人,随即又想道:“倘若他功力未曾恢复,我们自是可以一击成功。但倘若他还有余力应付,我去惹他,岂非先自遭殃?”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忽地对那老汉道:“马老大,这是在你家中,你编的箩筐不圆,该当你自己去修。你还不去剔剔油灯,看它是亮不亮?”这几句话是江湖隐语,意思是说:“马老大,你的事情办得不好,只好请你去试这小子的武功,看他还有多强了。”

 江海天却不懂得他话里的意思,心里奇怪:“这个时候,他们怎有闲心情去修箩筐、剔油灯啊?哎,他们胡言乱语,我可不能给他们扰乱了心神。”索性再闭上眼睛,凝神运功,对外间一切,不闻不问。

 那老汉见江海天如此镇定从容,心里更着了慌,他犹疑了好一会,在那道士凌厉的眼光威胁之下,终于不得不横起心肠,硬着头皮,勉强一试,他在屋角抄起了一条扁担,身子微微发抖,走一步、停一下,走到了江海天的跟前,见江海天仍是闭目端坐,身子动也不动。他咬了咬呀,蓦地一声大喝,横起扁担,朝着江海天的脑门便用力一扑。

 猛听得“咔嚓”一声,剑光耀眼,只见那老汉已向后跌了个仰八叉,那根扁担也被削成了两段。江海天仍然盘膝而坐,双眼都未曾张开。

 那老婆婆大惊,连忙将她丈夫扶起,叫道:“羊牯不驯,桃儿难吞,不如扯呼,再觅屠夫!”那意思是说:“敌人厉害,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找到了帮手再来。”

 麻衣道人忽地叫道:“马大嫂,你走了眼啦,你问问马大哥,是不是他自己跌倒的?”那老汉不待他妻子来扶已自跳了起来,叫道:“不错,这小子功力未复,并肩子上呀!”

 原来江海天之所以能够削断他的扁担,完全是仗着宝剑的锋利,和善于“借力使力”的法门,他的宝剑有断金削铁之能,只是丝毫使不出气力,那马老大若是用力不大,他的扁担还不至于削断,正因他用力太大,所以不啻是帮忙了江海天,自己用豆腐碰在刀口上了。那麻衣道人是个武学行家,一眼就看出了那马老大是给自己的反力摔倒的,而不是给江海天的内力震倒的。

 那麻衣道人看出了江海天未能运用内力之后,登时心雄胆壮,大声叫道:“只留心不要碰着这小子的宝剑就行了。咱们捉个活的!”他一马当先,长剑一挺,就刺江海天胁下的软麻穴。

 他以为江海天已丝毫没有抵抗的能力,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哪知正巧就在这个时候,江海天已经打通了十二重关,奇筋八脉,真气流转全身,功力尽都恢复!

 眼看那柄长剑堪堪刺到,江海天忽地大喝一声,双指疾弹,这一弹正中剑脊,那麻衣道人虽然功力不凡,却怎及得上江海天这正邪合一的独门玄功,但听得“当”的一声,那柄长剑就有如给人用铁棒敲击一般,立即荡开,几乎脱手飞去!

 说时迟,那时快,那欧阳婉的师姐亦已掠到,她使的是根软鞭,软鞭一抖,使了个“枯藤缠树”的招数,向江海天的手腕缠来。原来她是畏惧江海天的宝剑,意欲先把他的宝剑夺出手去。

 江海天心道:“看你是她姐姐的份上,我不杀你!”忽地把主剑一掷,朗声说道:“你们这一班人还不值得我动用宝剑。”

 那少女的鞭法确是了得,江海天掷剑回身,用的乃是天罗步法,方位在瞬总之间已经三变,但听得“呼”的一声,仍然给那少女的软鞭缠上了手腕,那少女迈前两步,软鞭收紧,在江海天脉门上围了三匝,有如给他戴上了一副手铐!

 麻衣道人大喜,一声喝道:“小子,看你还敢逞能?”唰的一剑又刺过来,这一剑来得更为厉害,直指江海天喉下三寸的魂门穴。

 忽听得一片“格勒”“格勒”的响声,就似热锅子里爆裂的炒豆声音一样,只见那条软鞭寸寸碎裂,纷纷落下,原来是给江海天的护体神功震得寸寸断了!

 麻衣道人大吃一惊,说时迟,那时快,江海天已是一个虎跳,迎着他的剑锋喝道:“牛鼻子,我也要看你还有什么能耐!”再度展出一指神功,“铮”的一声,又在他的长剑上弹了一下。

 这一弹江海天用上了八成功力,而且使上了“隔物传功”的上乘内功,那麻衣道人的虎口便如给人用利锥刺了一下似的,登时虎口裂开,血流如注,他的功力也确是不凡,居然未给震倒,呼的一声,长剑脱手掷出,直向江海天的咽喉飞来。

 江海天焉能给他刺中,一个盘龙绕步,便即闪开,但那麻衣道人亦已趁此时机,逃出柴房去了。

 江海天叫道:“我与你们素不相识,你们何以要暗算我,须得讲出个道理来!”飞步上前,那少女刚跑到门口,江海天的五指已搭上她的肩头。

 那少女斥道:“你好无礼!”肩头一沉,倏地回身,朝着江海天的胸口便是一掌。江海天这一抓若然抓下,本来可以将那少女抓牢,但他给这少女一斥,不由得心头突然一跳,想道:“不错,她到底是个年轻的女子,我岂可抓她的酥胸?”那少女的武功不在麻衣道人之下,江海天稍一犹疑,已给她一掌打中,那少女“哎哟”一声,被他护体神功所震,摔出门外,连忙爬起身来飞逃。

 江海天给她重重打了一掌,虽未受伤,也给打得眼冒金星,跄跄踉踉的退了几步。

 那对老夫妇轻功较差,还未曾跑远,江海天站稳脚步,定了定神,扬声道:“喂,你为什么用毒酒害我?不说明白,可休想逃?”他脚尖一点,登时如箭离弦,只一抓就把那“马老大”抓住!

 那老头杀猪般的大叫一声,一对白渗渗的眼珠似金鱼般的凸出来。江海天虽然不像他父亲多嘴,但忠厚的性格,却是和父亲一样,见那者头痛楚的神情,想起他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不由得心中不忍,同时也有点害怕,不知不党的便放松了手指。那老头蓦地挣脱,五指用力的在江海天的胸口一插。这一插正是死穴“璇玑穴”的部位!

 江海天有颠倒穴道的功夫,当然不会毙命,但听得“咚”的一声,那马老大却给他的护体神功震翻,跌出了三丈开外。

 可是,由于江海天没有防备,而敌人用的又是重手法点穴,因此江海天虽没受伤,但也感到浑身麻软,挣扎了好一会子,才爬得起来,那者婆婆见丈夫被江海天震得发昏,救夫紧要,哪里还敢再去惹他?待到江海天能够举步之时,那老婆婆早已背了丈夫,跑得远了。

 江海天调匀了气息,回转柴房,取回宝剑,背起行囊,这时已是天色微明,东方发白的时分。他那匹坐骑早已不见,大约是那马老大夜间骑去报讯,就没有再骑回来,江海天只好徒步登程。

 旷野无人,只草地上留下了许多凌乱的足印,江海天踏着那些人的足印,想起昨晚的种种怪事,恍如做了一场恶梦。自己和那些人莫名其妙的大打一场,到底那些人为甚么要暗算他,兀自还是一个谜。

 江海天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到底还是外婆的说话对了,外婆说人心险恶,果然不错!”

 但他随即又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爹爹的后也不错。他说人之初,性本善,人人本来都是好的。只要你拿出良心对人,别人也会拿出良心对你。那欧阳姑娘起初不是想害我的吗?到头来却还是她拿出解药,救了我的性命。”

 江海天初出江湖,第一次就碰上了这种怪事,几乎糊里糊涂的送了性命,究竟爹爹的话对?还是外婆的话对?或者是他们二人的话都有点对也有点不对?江海天越想越是迷茫,只觉得世间上最难测的就是人心了。

 江海天不会饮酒,昨晚强饮了半壶毒酒,余毒虽已消除,酒意还有几分,他想起了欧阳婉这样可爱的姑娘,却误入歧途,不禁为她可怜,也为她可惜。十六七岁的少年,本来易生感慨,江海天的性格,从他父亲那儿接受了善良和诚朴,也从师父金世遗那儿,接受了几分豪放疏狂,这时心有所触,浮想连翩,禁不住仰天长啸,朗声吟道:“任他浊浪高千丈,我自青莲不染泥!”

 朗吟未已,忽有一骑快马奔来,骑者似是一个书生,听得吟声,蓦然将马勒住,拱手问道:“你可是江海天么?”

 江海天怔了一怔,心道:“敢情又是一个要暗算我的人来了?”立即戒备起来,朗声说道:“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那少年神色倨傲,并未离鞍,就在马背上冷冷说道:“你不用管我是谁,我只问你,你可是个有肩膊,能担当的男子汉?”

 江海天莫名其妙,皱眉道:“我不懂你这话是甚么意思,我做了甚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不敢担当?”

 那少年冷笑道:“哦,你还不知道么!有个人快要给你害死了,你还这样悠游自在?”

 江海天跳起来道:“胡说八道,我害死了什么人?”心中想道:“我才是几乎给人害死呢。”

 那少年似是连他这句未曾说出的话也已知晓,立即说道:“你忘记了昨晚和你在一起的那位姑娘么?你几乎给人毒死是不是?后来是她给解药救了你不是?你得了救,她可要给你害死了!她的师父知道了这件事情,现在正要把她处死呢,只待捉到了你就一并行刑。”

 江海天大怒道:“好,不待她来捉我,我先去见她!她在哪里?”

 那少年用马鞭一指说道:“她们就在前面山谷之中一座圆屋顶的堡垒里。你要去就得快去,免得欧阳姑娘多受皮肉之苦!”

 江海天气往上冲,叫道:“好,我现在就去!”但他刚跑得两步,那少年又叫住他道:“喂,还有一样,你若果真是个有担当的男子汉,可千万别泄漏了是谁指点你来的。”江海天道:“好啦,你这人好唆,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连累你?哼,哼,你怕这些人,我可不怕!”这几句话未曾说完,那少年早已挥起马鞭,催赶马儿疾驰而去。

 晓风拂面,把江海天有点热昏的脑袋吹得冷了下来,他蓦地想道:“奇怪,这人怎的知道得如此清楚?莫非又是一个陷阱?”江海天经一事长一智,这回可说是猜对了一半,这少年与昨晚那些人确是一伙,但也有一半未曾猜对,这少年激他前往,还有另外原因。

 江海天虽然已起了疑心,但依然这样想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最多我再受次骗,但倘若欧阳姑娘当真是为了救我而给她师父处死,我的良心怎得安宁?”

 这么一想,江海天立即发力飞奔,进了那个山谷,果然见有一个式样非常古怪的大屋,椭圆形的屋顶罩下来,似个坟墓。山谷已经阴冷,再加上这个古怪的建筑物,更令人感到诡秘莫测!

 在这种怪异的环境中,江海天也自有点心怯,但他是初生之犊不畏虎,心下想道:“既来之,则安之,管他是龙潭虎穴,我也得闯他一闯!”鼓起勇气,仍然向前行去。

 距离那怪屋大约还有百步左右,忽听有人说道:“咦,是哪位师兄回来了?”是一个女子的声音。随即听得一个男子的声音叫道:“不对,这是一个陌生人!”江海天定睛一瞧,发现那两个人原来是藏在一块大石背后,这时正自伸出头来探望。

 江海天心想:“那少年的话不知是真是假,且问他们一问。”便用“传音入密”的功夫将话声远远送过去道:“喂,你们这里可有一位欧阳婉姑娘么?我名叫江海天,我是来访欧阳姑娘的!”他用了“传音入密”的功夫,不单是想说给那两个人听,估量欧阳婉如果在屋子里面,也该可以听得见了。

 此言一出,便听得那男的一声骂道:“好大胆的浑小子!”霎然间“铮铮”两声,便是两枚鹅卵般大的铁胆飞来,江海天心中有气,说道:“你好生无礼,怎的一见面便拿暗器打人。”话声未了,已把那两枚铁胆接到手中。

 江海天暗运神功,一手执一铁胆,猛地向天一抛,那两枚铁胆在半空一撞,登时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裂成无数碎片,射出了无数火星。就在此时,那少女所发的两口飞刀亦已来到,听那飞刀破空之声,功力似乎还在那男子之上。

 江海天有意逞能,吓吓他们,他身上穿有乔北溟三宝之一的白玉甲,刀剑难入,索性就让那两口飞刀砍中他的身体,但听得一片断金戛玉之声,那两口飞刀,被他护体神功所震,也断为四段。

 江海天笑道:“有话还是好好的说吧,何必见面就打架?”话语无人回答,仔细看时,那两个人已不见了。江海天暗暗纳罕:“这两人武功平常,身法怎会如此快捷,什么时候溜走的,连我也没瞧见!”他哪知道,石头是中空的,里面藏有机关,那两个人见他厉害,早就从地道中溜回去报讯了。

 江海天记起外婆给他所讲的江湖规矩,心想:“我还是正正当当的依着礼数,以晚辈之礼求见吧。”走到那怪屋前面,意欲叩门,竟没有发现门户,用手一摸,墙壁是坚厚的花岗石,只怕动用宝剑,要破壁而入,也得半个时辰。江海天踌躇了一会,便敲了敲墙壁,通名禀道:“晚辈江海天求见屋中主人,请开门!”

 忽听屋子里一个冷冰冰的声音说道:“你自己不会进来吗,难道还要我去接你不成?”声音刺耳之极,宛如金属敲击,震得江海天的耳鼓嗡嗡作响,而且突然心头一震,“灵魂”好像就要出窍一般!

 江海天听师父说过,邪派中有一种“呼魂唤魄大法”,能以怪声扰人心神,令人昏迷,心里想道:“原来这里的主人果然是一个邪派高手,只不知是不是欧阳婉的师父?”他所练的奇门玄功已将到正邪合一境界,真气一聚,护着心头,立即精神复振。

 但见一幅墙壁忽地左右移开,现出了一道门户,原来是一道可以活动的石门。江海天大踏步便跨进去。有个声音轻轻说道:“这小子倒好胆量。”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里面是条甬道,幽冷阴暗,四面无人,江海天行到尽头,又是一道铁门,里面的人似有神眼,对他的举动看得一清二楚,他刚走到门前,正要扣门,那门又自己开了。如此这般,经过了三道门户,走进了最后一道铁门的时候,江海天突然眼睛一亮!

 只见那是一间像神殿般的屋子,四角四张香案,每张香案上点着四根粗如儿臂的巨烛,耀眼生缬。但那烛光却是非常奇怪,绿幽幽的如同鬼火一般,令人感到寒意。

 屋子的正中坐着一个自发垂肩的老妇,鹰鼻阔目,额头凸出,相貌甚是丑陋。左手边立着两个少年,右手边立着两个少女。江海天认得其中一个少女就是昨晚曾与他交过手的那个欧阳婉的师姐。

 江海天心想:“这老妇想必是欧阳婉的师父了。那少年说她要杀我,但亦未可就信以为真,我还是以礼相见,先问她一问。”

 当下,江海天就跨上两步,屈了半膝,向她请个安,说道:“晚辈江海天参见前辈。”

 那老妇人冷冷说道:“你是金世遗的徒弟,这礼我受不起!”江海天忽觉膝盖似被人一拍,不许他弯下,但江海天早已有运功防备暗算,当下立即用上了千斤坠的重身法,仍然行了后辈参见前辈的请安礼。

 那老妇人双目一张,脸上现出几分诧异的神情,随即便阴恻恻地问道:“你为什么要见欧阳婉?”江海天道:“欧阳姑娘于我有恩,我是来找她道谢的。”

 那老婆婆龇牙咧齿笑道:“你这小子倒很有良心,好,就让你见她一见。”

 只听得当啷啷一片声响,那是铁链拖地的声音,欧阳婉戴着手镣走出来了。江海天不由得心头一震,仅仅一日之隔,那明艳动人的欧阳婉,现在已是憔悴得像枯萎的花朵一般,脸上苍白无神,一对惊惶失色的眼睛,偷偷地望着江海天,却又害怕和他的眼光接触,似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亏心事似的,眼光里含有羞惭,含有惊恐,但也含有令人心醉的关切情怀。

 江海天不禁起了怜惜之念,心想:“我只道天下的师父,都是像父母一样爱惜徒弟的,怎的她的师父却这般恶毒?”

 那老婆婆冷笑一声,盯着欧阳婉说道:“你还有什么话说?你还敢骗我说未曾把解药给这小子吗?”这声音冷酷得难以形容,只听得“卜通”一声,欧阳婉跌倒地上,浑身颤战。

 江海天忍不住大声说道:“欧阳姑娘犯的什么罪?就是为了把解药给我吗?救人性命,这是应当嘉奖的事情,怎可以反而将她处罚?这岂非颠倒黑白,没了是非了!”

 那老婆婆哈哈大笑道:“你们听,这小子倒教训起我来了。好像我活了这一大把年纪,还不懂得为师之道似的。欧阳婉,我问你,本门的第一条戒律是什么?”

 欧阳婉颤声说道:“欺师灭祖者死!”那老婆婆冷冷说道:“你既然记得,为何明知故犯?我叫你用毒酒将这小子捉来,你却反而给他解药!”

 江海天这才知道,暗算他的那些人连欧阳婉在内,都是这老婆婆指使的,不由得又惊又怒,急声道:“老前辈,我从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要害我?请你给晚辈讲出一个道理来!”

 那老婆婆磔磔笑道:“个把人命算得了什么,这也要讲道理么?哈哈,我活了这么大岁数,还从未曾碰过要和我讲道理的人!”

 江海天怒气上冲,大声说道:“好,现在不必你再费心机,我自己上门来了,你待将我怎么样,要杀呢,还是要剐!”

 那老婆婆淡淡说道:“你急什么,还未轮到你呢?婉儿,你过来?”

 欧阳婉直打哆嗦,但却不敢不爬起来,走到她师父面前。那老婆婆又冷笑一声,说道:“婉儿,你很喜欢这小子么?”

 欧阳婉苍白的粉脸现出一片红晕,忽地抬起头来,说道:“弟子有违师命,甘死无辞。但依照本门规矩,弟子也可请求帅父一件事情,对么?”她说这几句话的时候,身躯仍在颤抖,但声音则坚定非常,显是已下了极大的决心。

 原来她这一门有条古怪的规例,师父有权处死弟子,但被处死的弟子,也有权要求师父答应他一件事情,不管这件事情多难,做师父的都要给他代办。

 那老婆婆似乎怔了一怔,随即淡淡说道:“你要我给你做什么事情?说吧!”欧阳婉眼波向江海天一溜,低声说道:“请你将他放了!”声音低得如同蚊叫,可是江海天却己听得清清楚楚。欧阳婉这个请求,等于是间接答复了她师父刚才那句问话,表明了她是“喜欢”江海天。

 那老婆婆面色一沉,冷笑道:“女生外向,果然不错。有了情郎,就连师父也可以不要了!”江海天又羞又怒,口不择言的便骂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与欧阳姑娘萍水相逢,你怎可诬蔑我们?哼,哼,天底下竟有这样子做师父的。当真是为老不尊!”

 那老婆婆冷冷说道:“你别忙,你要教训我么?现在还不是时候。”

 只见她缓缓走到欧阳婉的面前,冷笑道:“我赏罚素来公平,罪该死的我绝不宽容,不该死的你要求死也死不了。念在你这次只是‘欺师’,未曾‘灭祖’,你的性命可以保全,刑罚则不可免,我罚你在床上躺上三年,让你天天可以做梦,梦见情郎!”她缓缓地举起掌来,掌心的肉色忽地变得有如一团浓墨!

 欧阳婉这一惊真是吓得面无人色,只听得她尖声叫道:“师父,你开开恩杀了我吧,我宁愿死!不愿受这神蛇掌的毒刑!”原来这“神蛇掌”是一种极邪门的毒掌,倘受一掌,不但武功全废,而已最少有三年不能动弹,这还不算,而且每日十二个时辰,无时无刻,体内都似有千百条毒蛇乱啮,当真是世上最厉害的毒刑。

 江海天虽然未识神蛇掌的邪毒,但见欧阳婉这样恐惧,当然也想得到这是一种极厉害的毒刑,他本就蓄势待发,这时便如洪波溃堤,倏然冲出,拔剑、飞身、挥掌、抢人,几个动作,闪电般的一气呵成!

 他人还未到,掌力先至,这一记劈空掌他运足了十成功力,隐隐带着风雷之声。饶是那老婆婆武功厉害,也禁不着心头一凛,赶忙将双掌并伸,也还了一记劈掌。

 但听得“登登”声响,那老婆婆上身一晃,往后退了三步,说时迟那时快,江海天已一手执着铁链,只见剑光一闪,那条拇指般粗细的铁链登时断了。江海天叫道:“欧阳姑娘,你快走吧!这样的师父,要不要也罢啦!”

 江海天固然动作快极,那老婆婆也旗鼓相当,就在这刹那之间,他话犹来了,那老婆婆已身形步换,倏地一个“游空探爪”,十指长甲,向江海天抓到!

 她的指甲长得怕人,连最短的小指指甲也有五寸来长,最长的中指指甲几乎长达一尺,不用之时,卷作一团,用时陡然伸开,铮铮作声,竟似十支匕首!原来她的“指甲”乃是一种特别的合金做的,这种假指甲套在手指上面,习惯之后,可以运用自如,当作奇门兵器。

 江海天剑诀一领,一招“白虹贯日”,斜刺出去,两人动作都是快如闪电,眼看就要碰上,江海天忽心念一动:“她虽然可恶,我还是不该将她刺死!”当即剑随心转,本来这一剑是刺向对方胸口的“璇玑穴”的,现在却改换作横刺她的手腕。

 高手比拼,哪容得稍有迟疑,以那老婆婆的武功,江海天即算施展出最厉害的剑招,也未必便能在一招之内,制她死命,现在稍一迟疑,又中途换招,这便给了敌人以可乘之机,但听得“铮”的一声,那老婆婆中指一弹,指甲已先戳中他的虎口,登时把他的宝剑弹脱了手。

 那老婆婆双掌斜分,左抓江海天,右抓欧阳婉。江海天在危难之中,仍忘不了给欧阳婉防护,他一个盘龙绕步,横掌如刀,削那老婆婆的膝盖,另一掌轻轻一推,使了一个巧劲,将欧阳婉推到了屋角。

 江海天那一招是攻敌之所必救,这老婆子再凶,也不得不闪开一步,可是江海天一心二用,在用巧劲推开欧阳婉之际,脚步也稍稍有点轻浮,那老婆子眼光何等厉害,一瞧出了破绽,趁势一个滑步,手掌劈来,已把江海天的身形全部笼罩在她的掌势之下。江海天猛地闻得一股腥味,那是老婆婆毒掌发出的腥风,中人欲呕!江海天大惊,不敢正面接掌,仗着护体神功,转过身来,只听得“蓬”的一声,江海天用背心接了她这一掌!

 那老婆婆给他的护体神功一震,斜走三步,方稳得住身形。但江海天接了她这一掌,也感到背心有一阵麻痒痒的感觉,甚不舒服。原来那老婆婆的假指甲也是淬过毒药的,江海天的皮肉给她的“指甲”划破了少许,毒已侵入肌肤,幸而她“指甲”上的毒不如毒酒,江海天立即封闭了背心的“志堂穴”,阻止了毒的蔓延,一时之间,尚无大碍。

 江海天一念仁慈,吃了大亏,不由得怒道:“岂有此理,我与你无冤无仇,你定要将我置于死地,那我也就只有不客气了!”

 那老婆婆冷笑道:“小伙子,谁要你客气呀!”说时迟,那时快,她一个旋身,又已反手一掌拍来,腥风扑鼻,比前更甚。

 江海天已识得她的神蛇掌的厉害,不敢再让她击中,当下展开天罗步法,先发制人,以一指神功,戳那老婆婆的腕脉。

 那老婆婆五指疾弹,倏然间似伸出了五支匕首,她的假指甲长,江海天的手指短,一指禅功虽然奥妙,却也近不了她的身,江海天只好再用天罗步法闪开,缩掌回身,与她绕身游斗。

 江海天若有主剑在乎,纵不能胜,最少也可以立于不败之地,现在双方都以肉掌相搏,那老婆婆练有歹毒的神蛇掌,又有可以当作兵器用的假指甲,江海天不敢欺身进搏,就难免大大吃亏!

 两人越斗越烈,那老婆婆在瞬息之间,连攻七掌,江海天险险给她打中。忽听得一声惊呼,江海天眼光瞥处,只见欧阳婉摇摇欲坠,原来是她看到紧张之处,以为江海天已遭了她师父的毒手,因此不自觉地叫出声来。

 她的师姐正在旁边监视她,见她摇摇欲坠,非但不扶助她,反而啪的一巴掌就掴过去,骂道:“不要脸的贱婢,就只知道关心外人吗?”她的师姐一向妒忌她得到师父宠爱,这时乘机泄愤,掴了她两已掌,然后又换过一副手镣,将她锁了。

 江海天禁不住心神稍乱,忽觉眼睛发黑,头晕目眩,原来他虽有护体神功,但因为要以八成以上的功力对付那个老婆婆,防护本身的力量自然因之减弱,穴道封闭不严,所中的毒又渐渐蔓延开去了。

 江海天暗暗叫声“不妙”,那老婆婆何等厉害。一瞧出破绽,立即左掌一牵,将江海天攻来的掌力卸去,江海天被她的内力牵引,身向前倾。那老婆婆大喝一声:“着!”右掌倏然间便按到了江海天的胸口。

 江海天心道:“你如此狠毒,我也顾不得你的死活,只好与你拼了!”运足十成功力,一掌拍出!

 江海天的内力本来已练到可以收发自如的境界,哪知这一次竟然力不从心,一掌拍出,内力刚吐,却突然间在臂弯的三星穴方位,感到似有一根利针刺入,登时半条臂膊酸麻,关节也突然僵硬,发出的力道竟然反震回来,他的护体神功自然生出反应,与这股反震回来的本身力道相抵相消,登时气力全消,动弹不得,发出的掌也收不回来。但见他横眉怒目,抬掌踢腿,却僵立在原地上,有如一尊塑像。

 原来他是被那老婆婆制了机先,用重手法先点了他的穴道。这老婆婆的点穴另有一功,她是以长“指甲”掐破对方的皮肤,内劲深入,刺进对方的穴道的。这种“掐穴”神功,比重手法点穴更为厉害。

 他们二人各以本身绝学相搏,时间先后,相差不过毫厘,那老婆婆虽然先告得手,但江海天的内力也吐了一半,那老婆婆被他这股力道一震,枯瘦的身躯也飞了起来,在半空中接连翻了三个筋斗。

 那老婆婆脚踏实地,稳住了身形之后,一瞧江海天已似泥塑木雕般的不能动弹,便哈哈大笑道:“饶你再凶,也终于逃不脱我的掌心!”江海天气得七窍生烟,暗叹不值。若论真实的本领,他本来不至于输给这老婆婆的,但现在毕竟是输了。

 那老婆婆眼光一转,又转到了欧阳婉这边,冷冷道:“你心向外人,我本来容不得。但看在你母亲的份上,再给你一条生路。”她顿了一顿,蓦地似笑非笑地说道:“你愿意嫁给这小子么?”欧阳婉又羞又急,涨红了脸,说不出话。

 那老婆婆道:“你嫁了他,我将他也收为弟子。这不很好么?但你是知道本门规矩的,我收别人的徒弟,可先得要他吞下了这两颗丸药,我才放心。婉儿,这两颗丸药现在交给你了,他是死是生,是祸是福,也全操在你的手中了!”

 欧阳婉急得眼泪直流,尖声叫道:“师父,我、我不能害他!”她似是害怕蛇咬一般,本能的将手一缩,那老婆婆交给她的那两颗丸药,也就跌落地上。原来这两颗丸药可以令人迷失心智,服药之后便成痴呆,只识服从主人的命令。

 那老婆婆面色一沉,冷笑说道:“好,指条好路给你你不愿走。那我就只好按照家法处置你了。我先废了这小子的武功,穿了他的琵琶骨,然后再让你受神蛇掌的毒刑!”她一面说,一面缓缓的向江海天走去!正是:

 身陷网罗遭毒手,更伤无计救佳人。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5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