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索女登门较身手 飞杯裂案炫神功

 缪夫人那条软鞭,有如毒蛇吐信,伸缩自如,舒展开来,可达一丈开外,江南还未扑到她的跟前,只听得“呼”的一声,她的毒鞭已先卷到!

 谷之华连忙一剑刺去,剑光鞭影之中,只见江南双手抱着头颅,身躯弯曲,头下脚上,蓦地一个筋斗便翻过去!

 这是金世遗所授的奇袭功夫,饶是这缪夫人见多识广,也未曾见过如此古怪的身法,她那条毒鞭,“呼”的一声,几乎是贴着江南的背脊扫过,却未曾伤着江南。

 只听得江南大喝一声,说时迟,那时快,双指已戳到缪夫人乳下的“玉泉穴”,她那条软鞭正要招架谷之华的宝剑,百忙中无暇撤回,江南的点穴身手是第一流功夫,就在她闪身之际,双指一勾,“嘶”的一声,便勾烂了她胸前的一片衣裳。紧接着“扑通”一声,江南也滚出了一丈开外。原来就在他勾烂缪夫人衣裳的同时,他也给缪夫人一个肘锤,撞中了他胁下的愈气穴。

 缪夫人虽没有给点正穴道,但衣裳破碎,已是羞愧不堪,她愤火中烧,“唰”的一鞭,又向已经跌倒了的江南扫去,骂道:“无礼小子,再吃一鞭,到阎王殿上逞能去吧!”

 这“愈气穴”是人身死穴之一,缪夫人用时锤撞中了他的“愈气穴”,料想他纵然未立刻毙命,也必定不能动弹,哪知江南却有“颠倒穴道”的本领,这一回未待她毒鞭打到,已先自一个“鲤鱼打挺”,翻起身来,大声骂道:“你抢了我的儿子,还要我和你讲礼貌吗?哼,哼,我要和你拼命!”

 江南的武功虽比不上缪夫人,但身手也甚为敏捷,一跳起来,长剑便已出鞘,一招“春风解冻”,便向敌人刺去。

 江南这一招剑式,乃是“冰川剑法”的一招精妙招数,尽管他学得不全,但究竟是上乘剑法,一鳞半爪,也足以震慑对方。

 缪夫人见江南给撞中了愈气穴,居然若无其事,而且还能够立即使出如此神妙的剑招,不由得大吃一惊,心道:“难道是我看走眼了?这小子也学成了金刚不坏的神功?”当下哪里还敢轻敌,竟把江南与谷之华同等对待,分出了一半力量去应付江南。

 江南的真实功夫,究竟与缪夫人距离尚远,如此一来,不过十余二十招,江南便又显得手忙脚乱了!

 幸而江南已学会了天罗步法,谷之华的玄女剑法又精妙非常,令得那缪夫人不敢放手向江南攻击,因此江南才能够接连几次,在极为危险的情形下,侥幸逃过了缪夫人的毒手。

 谷之华虽然因为要照顾江南,多少有点陷于被动,但从另一方面说来,江南此时的武功也已不算平庸之辈,更加上他那样奋不顾身的打法,令得缪夫人也要顾忌几分,多少也对谷之华有些帮助,所以,总的说来,利害相消,还是利多害少。

 谷之华的真实本领本来就比那缪夫人稍胜一筹,有了江南相助,剑气如虹,攻势更盛,若非因为要照顾江南,她早就可以将敌人伤了。

 那缪夫人也看出了江南的弱点,激战中她忽地使出“回风扫柳”的鞭法,唰唰唰接连三鞭,作势向谷之华猛攻,江南见有机可乘,挥剑便上,缪夫人卖个破绽,让他欺近身前,蓦地一口冷气吹去,江南机伶伶的打了一个冷战,说时迟,那时快,缪夫人莲翘一摆,一脚踢中了江南!

 谷之华大吃一惊,连忙一剑刺去,就在这时,只听得江南大叫一声,一个筋斗翻到了墙边,紧接着却是缪夫人也发出了一声尖叫,脚步突然跄踉,谷之华的宝剑刺到,她竟然招架不开,左臂上方,给谷之华一剑削去了一大片皮肉。原来江南憋不畏死,他在给缪夫人踢中的时候,竟还张开大口,在她的脚踝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因此谷之华跟着补上的这一剑,才能够重重的伤了敌人。

 缪夫人先后受了咬伤、剑伤,再也抵挡不住,尖叫一声,夺门便跑。谷之华无暇追敌,先行问道:“江南,你怎么啦?”江南道:“没什么,你快去追那妖妇吧。”可是他要扶着墙壁,才能站立起来,显见这一跤也实在摔得不轻。

 那缪夫人的本领端的非凡,重伤之后,一足微跛,仍然逃得非常迅速,外面本来有许多邙山派的弟子,她一逃出来,一扬手便是一团浓烟烈火,烟火之中还杂着嗤嗤声响,白英杰认得这是厉胜男当年用过的“毒雾金针烈焰弹”,慌忙与程浩同时发掌,这两人是邙山派六大弟子之首,劈空掌的功力甚高,双掌齐发,掌风将毒焰吹上上空,可是仍然有几个弟子受了毒针之伤。

 邙山派弟子都动了怒,大声呼喝,暗器纷纷出手,雨点般的向缪夫人后心打去。

 那缪夫人在冷笑之中使开了她那条软鞭,宛如一条张牙舞爪的毒龙盘空飞舞,但见满天暗器,飞去飞回,稍为沉重一些的暗器,如柳叶刀、蛾眉刺、三棱镖、流星锤之类,都给她的毒鞭荡向四方,其他如梅花针、透骨钉、铁莲子之类的细小暗器,她理都不理,只是护着面门,任凭那些暗器打来,但听得叮叮之声,不绝于耳,那些细小的暗器纵使不被她的鞭风扫开,也是沾衣即落。

 晃眼之间,她已逃出第二道山门,守在第三道门的是六大弟子中的甘人龙与林笙二人,甘人龙是当年江南大侠甘凤他的侄儿,得了甘凤池亲授的神拳功夫,见她闯来,立即一拳打去,从后面追来的白英杰慌忙叫道:“不可给她的毒掌碰上!”话犹未了,只听得“蓬”的一声,缪夫人一掌拍出,已是和甘人龙的拳头碰个正着!

 甘人龙的神拳有洞穿牛腹之能,缪夫人硬接了他的这一掌,也有点摇摇晃晃,她冷笑一声,第二掌跟着又拍到了他的头顶,林笙使的是一枝玉笛,大喝一声:“妖妇休得放肆!”手挥玉笛,一点就点到了她的脉门!

 林笙的玉笛点穴功夫也是武林一绝,玉笛是短兵器,这时已是近身肉搏,缪夫人的毒鞭来不及卷回,心头一凛,只得快步闪开,就在这时,只听得甘人龙大叫一声,扑通便倒,林笙和白英杰只得任凭缪夫人从容走出山门,赶忙去先把甘人龙扶起。

 只见甘人龙面色瘀黑,已是昏迷过去了。他所中毒的情状,正与谢云真相同。

 谷之华看真了江南未曾受伤,方始放心追出,但已是慢了一步,这时缪夫人已闯过了三道山门,到了外间的院子了。

 那两个喝醉了的轿夫,听得人声喧闹,猛然惊醒,慌忙跑出,一抬头,只见迎面跑来的正是他们奉命服侍的缪夫人!

 这两个轿夫还不知已是闹出了大事,醉醺醺地问道:“夫人,你要下山了么?待我们去抬轿子。”缪夫人忽地一声冷笑,斥道:“都是你们这两个蠢材泄了我的底,我还会要你们抬轿吗?给我滚回老家去吧!”

 这两个醉得糊涂了的轿夫,还当是缪夫人免了他们的贱役,怔了一怔,还未曾道谢,只听得嗖嗖两声,缪夫人已发出了两枝袖箭,两枝袖箭都是穿喉而过,这两个轿夫不明不白就做了枉死鬼!

 那缪夫人动作快极,她左手发箭,射死了两名轿夫,看也不看,右手的软鞭,“啪哒”一声,已搭着了墙头,身形疾起,在空中一个鹞子翻身,便翻过了墙头,姿势美妙之极,而且在她翻过墙头之时,还发出了一枚毒雾金针烈焰弹来阻挡追兵。

 谷之华发出劈空掌将烟雾荡开,白英杰跃上墙头一看,缪夫人已走得无影无踪了。谷之华道:“她给江南咬了一口,又中了我的一剑。刚才翻过墙头,已要借助软鞭之力,看来也是伤得不轻的了。就让她去吧!”

 这一役邙山弟子伤的不少,除了谢云真、甘人龙重伤之外,还有五六个弟子中了毒针,就是没有谷之华的命令,大家也得先忙着料理伤者,无暇去迫那缪夫人了。

 谷之华闷闷不乐,和江南一起,先去探望谢云真,她眼了碧灵丹之后,呼吸已均匀了许多,但还在昏迷的状态中。谷之华稍稍放心,接着便与江南去看她的养女。

 谷中莲一见江南便嚷道:“叔叔,你下次就是再光着屁股,我也不会取笑你了。你是好人。”

 江南尴尬一笑,说道:“小鬼头,你怎么知道我是好人?”

 谷中莲道:“他们告诉我,是你帮我娘将那个女贼打跑了,刚才我真害怕,要是给她抓去,真不知如何是好?”

 江南叹口气道:“我的儿子已给她抓去了。”谷中莲道:“这女贼真可恶,叔叔,你不要担心,你这次帮忙了我娘,我也要娘帮忙你,将你的儿子要回来。他有多大了,我今年是七岁,我想知道,我应该叫他做哥哥还是叫他做弟弟。”

 江南道:“和你一样,今年也正巧是七岁。”

 谷中莲拍拍小手道:“好呀,娘,你快帮忙叔叔把他找回来吧,也好与我作伴。叔叔,你也留下来好不好?”

 谷之华本来心中烦闷,见孩子这样可爱,也不禁微笑起来,说道:“好呀,要是江叔叔愿意要你,江家哥哥找了回来,我就送你给他做小媳妇儿。”

 谷中莲却不懂得什么叫“小媳妇儿”,嘟着嘴道:“我只是想要他做个伴儿,我可不愿离开你,娘,我这件棉袄也给那女贼抓坏了,你瞧,你给我缝缝好不好?”

 谷之华接过了这件棉袄,不觉心中一动。

 她想起刚才的一幕情事:那缪夫人在要求和孩子见面之时,曾提出一个附带的要求,要孩子披着这件棉袄出来。待到孩子出来,她就立即向她抓去!谷之华当时非常留心的注视,瞧她出手时的凶恶神情,根本就不理会是否可能伤及孩子,可以断定:不但这孩子不是她的亲生女儿,而且她也不是志在要这孩子,而是要这棉袄。

 棉袄上的钮扣,是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稀世奇珍,这是谷之华早已知道了的,但缪夫人却未知道。可见她要取这棉袄,并不是由于已经知道了钮扣的秘密,那么,除了这个秘密,棉袄中莫非还有另一个更大的秘密?

 谷之华疑惑不定,接过棉袄,不免仔细检视一番,那棉袄已给缪夫人抓开了一条裂缝,谷之华将棉袄拆开少许,忽见里面似有一片东西,拉出一看,却原来是一张精工巧制的羊皮纸,普通的羊皮纸都是比一般的纸张厚的,但这张羊皮纸却薄如蝉翼,摸到手中,才知道它是羊皮。

 纸质的奇怪也还罢了,纸片上还写满了文字,弯弯曲曲,有如蚯蚓!谷之华一个字都不认识。

 江南在旁边睁大了眼睛,谷之华忽道:“江南,你在西藏住了十年,可认得藏文么?”

 江南道:“稍微认识几个。”但他接过了纸片,看了一看,却摇了摇头,说道:“这不是藏文。”他又道:“我以前在萨迦宣慰使衙门的时候,有时也替他们送送公文,这纸上的文字不是藏文,但我却又似曾见过这种字体,只是说不上来。我的义兄陈天宇懂得西域的几种文字,将来我把他请到你这儿来,你可以给他一看。”

 既然江南不能辨认,谷之华也只好听从他这个主意,当下她将这片羊皮纸再纳入棉袄之中,用针线重新缝好,谷中莲也在用好奇的目光看她缝补。

 谷之华柔声问道:“莲儿,你还记得小时候的事情吗?”

 谷中莲那对圆溜溜的小眼珠转来转去,似乎有点为难的神气,谷之华道:“莲儿,你不愿意说就不用说了,我也不想知道了。”

 谷中莲道:“是丘爷爷吩咐过我,叫我不可将小时的事情对人说的。但你是我的母亲,我告诉给你,想来丘爷爷不会见怪。只是我也几乎是什么都记不得了。”

 谷之华将她轻轻的揽入怀中,说道:“你记得什么就说什么。”谷中莲侧着头儿想了一会,说道:“我记得我小时候是住在帐幕里,很大很大的帐幕,里面有许许多多房子的,帐幕外有很大很大的草地,有许许多多牛羊。”

 谷之华听得出了神,心想:“她住在这样的帐幕,难道是蒙古的王公贵族,或者是回疆什么酋长的女儿?”

 谷中莲接着说道:“我有许许多多仆人,我记得常常抱我的人是一个头发都白了的老妈妈,有一次我在草场上玩,听得有一个孩子叫他的爹娘,我这才知道一个人是应该有爹有娘的,我回来问那老妈妈,问她是不是我的娘?她说:‘我哪有这样的福气?我只是一个照料你的老奴婢。’她告诉我,帐幕里的人都是我的仆人。但却没有告诉我,我的爹娘在什么地方,那时我也不懂得多问,我以为或者我是例外,没有爹娘的。不久,不久之后,我就知道我是有一个母亲的。”

 谷之华道:“你怎么知道?”

 谷中莲道:“有一天晚上,有个女人到帐幕来看我,她说些什么,我现在全不记得了,只记得她是个很好看的女人。她走了之后,那老妈妈才告诉我那女人就是我的母亲。”

 谷之华道:“啊,原来你的亲娘还在世上?”

 谷中莲道:“不,她已经死了。这是后来丘爷爷告诉我的。有一天,草原上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人们到处乱跑乱冲,丘爷爷将我抱着,骑马跑了几天几夜,后来我就和丘爷爷住在一起。不,最初还不是和他同住,是住在一间泥屋里,大约过了几个月,丘爷爷才接我到他的大屋里的。”

 谷之华道:“那泥屋里有什么人?”

 谷中莲道:“有一个姓申的叔叔,后来我才知道他是给我丘爷爷种田的。这位申叔叔教我和他的孩子们说一样的话。”

 谷之华道:“那你以前是说什么话的?”

 谷中莲皱着眉头说道:“我不知道。我现在是一句都不会说了。”

 要知谷中莲到丘家的时候,只有三岁,三岁的孩子记得这许多事情,已是十分难得了。可是谷之华听了这些事情,虽然已有点线索可寻,但这孩子的身世之谜,还是没有揭晓,而且似乎更显得神秘了。

 在她谜一样的身世之中,还有两点特别难以索解之处,第一,她的父母为什么不和她同住?而她的母亲要在晚上偷偷去看她?谷之华起初猜想,她或者是蒙古的什么王公贵族,或回疆酋长的女儿,也想到了缪夫人所编的那个故事,即是说她是私生女的身份,但若然真是这样的话,那就更难以解释了。

 要知西北的游牧民族和在中原定居的汉族大大不同,他们是以一个个的部落作为单位,逐水草而居,人数也不会太多,经年累月,族人都是聚在一起的,彼此互相熟悉,有什么私事,很难隐瞒。此其一。再者,若说这孩子是男方的私生女的话,回疆酋长或蒙古王公,都有很大的权力,他无须避忌,若说是女方的私生女的话,她又怎敢将孩子安置在那样宏大气派的帐幕里?叫那许多仆人去照料她?而且这帐幕又是固定在一个地方,并不移动的?在一个生活比较简单,人数并不大多的游牧民族里,她不怕给她有权力的丈夫发现吗?第二,丘岩是河南中牟县一个小绅士:交游也不算很广,他怎的会到西北一个辽远地方的草原上,将这个女孩子抱回来,而且甘心舍弃了性命,也要为她保守着秘密?

 谷之华正自苦苦思索,她的侍女进来报告,说是白英杰要来见她。

 江南喜道:“白大哥足智多谋,不妨和他商讨。”

 谷之华想了一想,说道:“丘岩至死不肯泄漏秘密,又曾吩咐过她,不许她对人乱说,想来这个秘密甚为重要。白大哥虽然可靠,但我想还是少一些人知道的更好。我这次是为了那妖妇硬要冒领她的缘故,要不然我也不会问她的。”说罢,还对江南望了一眼,似乎还有什么话语不方便说出来。

 江南还不算太糊涂,听了这话,随即会意,连忙说道:“谷女侠放心,我这次是适逢其会,听到了这许多事情,我决不会随便拿去和人谈论。我可以发誓,要是我泄漏出去,我舌头上就长个大疔疮!”

 谷之华不由褐“噗嗤”一笑,道:“江南,我相信你,你不必乱发毒誓了。”随即叫那侍女去请白英杰进来。

 白英杰进来报道:“那几位中了毒针的同门,毒针已用吸铁石吸出来了,他们中的毒幸而还不算厉害,服了本门的解毒丹大致都可以无事了。只有甘师弟硬接了那妖妇的毒掌,情形却是有点不妙!”

 谷之华吃了一惊,问道:“怎么不妙?”白英杰道:“甘师弟眼下了碧灵丹,仍然昏迷未醒,刚才还吐了几口瘀血。”

 谷之华道:“这是因为他的功力比不上谢师嫂,所以病状也就显得严重一些。不过,吐出瘀血,那倒无足为虑,吐了出来,毒性反而会减轻一些。”谷之华曾身受此毒,故此深明利害,但碧灵丹只能治标,不能治本,谷之华想到解药难求,亦是心中烦闷。

 白英杰又道:“那妖妇还有一样特别之处,不知掌门可曾注意?”谷之华道:“不知是哪一样?”白英杰道:“她的头发之中有许多根金发,看来不像是纯种汉人。”江南嚷道:“不错,我也注意到了,还有她的眼睛也是碧色,八成是胡汉相杂的混血儿。”

 谷中莲不懂什么叫“纯种”“杂种”,也不懂得什么叫做“混血儿”,但听了这话,却忽然嚷起来道:“妈妈,我的头发里也有几根金黄色的头发,你瞧!”

 谷之华每日给她梳头,早已注意到了,这时再仔细注意她的眼珠,发现她眼珠的色泽也有些异样,虽然不似缪夫人的深碧,却也微带棕色,谷之华更增疑虑,但随即想道:“她们虽然有两点相似,但就凭着莲儿所说的这些,那妖妇也决不可能是她的母亲。不过,可以断定,莲儿大约也是个混血儿了。”当下说道:“每个人的相貌都不相同,头发也不会完全相同的。莲儿,你有几根金色的头发,还更好看呢。你今天也累了,进去睡个午觉吧。我等下再来陪你。”

 待侍女领了孩子进去,白英杰也走了之后,谷之华再问江南道:“江南,在那妖妇未来之前,你不是说到和那两个番僧恶斗,有人暗助之事吗?后来怎么样?”

 江南道:“后来,后来就是碰见这妖妇了。先是她那两个轿夫和我动手,后来她也出手害我,哈哈,幸而我江南乃是吉人天相,处处有能人暗中相助。”

 江南将经过的情形详细说了一遍,谷之华听得甚为纳罕,心里想道:“这么说,世遗他是已经在暗中缀上下这妖妇了,既然如此,适才这妖妇在此闹事,他却又为何不现出身来?难道他还是不想见我吗?”忆起往事,不禁惘然。

 晚饭过后,谷之华督促谷中莲做功课,江南在旁陪她闲谈,江南看着谷中莲,正自想起自己的孩子,忽听得钟声当当,谷之华瞿然惊起,就在这时,只听得一阵响亮的笑声传了进来!

 这一阵笑声,初听之时,似在山门之外,倏忽之间,便似在耳边响起一般,震得江南的耳鼓都嗡嗡作响,江南跳起来道:“岂有此理,这妖妇又回来了!”

 谷之华也不禁大吃一惊,心中想道:“这妖妇受伤不轻,日间逃跑之时,还要借助软鞭之力,方能翻过墙头,怎会好得这么快,而且来得如此迅疾?”

 就在这时,只听得笑声一收,来人在门外朗声说道:“天魔教主,请见邙山派掌门!”

 谷之华站立起来,只见门内已站着三个蒙面的女子,为首的那个女子,且已向她裣衽施礼。

 谷之华和江南都怔了一怔,原来这天魔教主的笑声酷似那缪夫人,身材高矮也差不多,仔细看时,才发觉她是柳腰袅娜,莲步轻盈,和那缪夫人大大不同。

 谷之华还了一礼,未及问她,但听得脚步声呼喝声闹得乱哄哄的,卢道、白英杰、程浩这一班人都已赶来。程浩叫道:“禀掌门,这妖妇上门闹事,已伤了许多弟子!”

 谷之华凤眼含嗔,但仍按着武林规矩,还了一礼,然后问道:“原来是天魔教主来了,失迎,失迎!我与贵教素不相涉,不知教主前来,所为何事?一上门便出手伤人,又是何缘故?”

 那天魔教主用轻纱蒙面,眼睛露在外头,只见她的眼珠滴溜溜一转,神色自如,笑道:“程先生,你这活未免是夸大其辞了,我哪有伤及贵派弟子,只因他们不许我进来,我又不耐烦等他们一重重的通报,所以迫不得已,才点了他们穴道,过了一个时辰,他们的穴道自解,决无伤损。你们可以安心。哈哈,贵派高手如云,难道连这个也看不出来吗?”

 程、白等人都是面红过耳,原来被这天魔教主点倒的弟子有十几名之多,点倒之后,都是全身僵硬,气息全无,俨若死人。任何一派的点穴,受害之人都不会有这样迹象,最少也有几分气息,所以程白等人都以为这些弟子是中了剧毒的,根本就未想到是受了点穴!如今听了,也还是半信半疑。

 邙山派是武林中的名门大派,如今竟给这天魔教主闯进腹地,而且是伤了许多人之后,方才发觉,鸣钟报警。各大弟子都深感面上无光,又羞又恼。但现在她己和掌门见面,要是众人一拥而上,那就更失面子。因此在程浩受了抢白之后这一片嘈杂声音反而静了下来,大家都等待谷之华的发落。

 谷之华冷冷的说道:“我派弟子,若然礼仪不周,我自会惩罚他们,不劳贵教主代为管教。”

 天魔教主哈哈笑道:“原来谷掌门也肯和人家讲道理么?好,我点倒贵派的弟子,这件事我自认理亏,不过,好在他们都未受伤,谷掌门也无须动怒。还有另一件事,我倒要和谷掌门评评理了。”

 谷之华道:“何事?请说!”天魔教主跨上一步,目光注视着谷中莲,说道:“这件事么,我的姐姐已经和谷掌门说过了,就是……”

 谷之华心中一凛,截着她的话道:“原来那位缪夫人就是令姐么?”一面说话,一面转身子遮在谷中莲的面前,井挥手示意,叫侍女带谷中莲进去。

 天魔教主冷笑说道:“我虽然是为了甥儿之事而来,但也决不会恃强抢夺,谷掌门,你可以放心。”

 谷之华早已看出,这天魔教主虽说是那缪夫人的妹妹,但她的武功,却实是远在那缪夫人之上,谷之华的确是有点不放心。她当然也听得懂天魔教主这几句话乃是讥讽她强占这孩子的,但这时却无暇争辩,她紧接着天魔教主的话便道:“既然教主愿意讲理,那是最好不过。莲儿,你自己去做功课吧,娘有客人。”

 天魔教主刚刚坐定,谷之华正要和她说话,江南忽地大叫起来:“你愿意讲理么,好,我就先和你讲理!你说你不会强夺人家的孩子,那么,你为什么又抢了我的孩儿?”他讲得激动起来,指手划脚的径向夭魔教主奔去!

 天魔教主哼了一声,道:“浑小子,你好无札!”话犹未了,只听得衣襟带风之声,天魔教主那两个恃女已拦住了江南的去路。

 江南认得她们就是当日在他家中闹事的蒙面女郎,而且其中一个黑衣女子还正是掳走他儿子的人,江南不禁怒从心起,一手就向她抓去,喝道:“还我儿来!”

 那黑衣女子柳腰一弯,中指一伸,就点到了江南小腹“愈气穴”,另一个黄衫女子右掌虚晃,将江南一带,左掌一翻便扣着了江南的脉门,程浩和白英杰大惊,双双抢上。

 江南使了个“金蝉脱壳”的解数,沉肩缩肘,挣脱出来,但觉丹田和脉门,都是火辣辣的隐隐作痛,就在这时,那天魔教主已在喝令那两个侍女住手,程浩和白英杰见她们已经住手,也便停下脚步。

 幸而江南有颠倒穴道的功夫,虽是吃亏,却无大碍,但已令他吃惊非小。原来这两个蒙面女子所用的功夫,就正是从江南这儿偷师的。那一次她们轮流与江南较量身手,骗取了金世遗所传的功夫,如今竟已是青出于蓝了。

 天魔教主喝令停手之后,便把目光转向江南,冷笑说道:“浑小子,你要动手,只有自己吃亏;你要讲理嘛,我倒可以还你一个道理。”

 江南怒道:“你居然还有道理可说么?我倒要洗耳恭听了。”

 天魔教主道:“我的侍女不是向你交代过么?叫你不许胡乱托人追查我们的底细,你却先向那姬晓风说了,现在又到邙山上来搬救兵,你既违背诺言,我就只好暂且扣留你的孩子了。”

 江南又惊又怒,惊者是自己与姬晓风的谈话,这天魔教主竟已知道,怒者是她声言要扣留自己的孩子。当下便大声抗议道:“那是你的侍女自说自话,我何曾应允过什么诺言?”

 天魔教主笑道:“你不听我侍女的吩咐,你就是亏理了。嘿嘿,你要是不服我这道理,尽可邀请你那些鸡鸣狗盗的朋友,到徂徕山来,按武林规矩与我见个高低!我的道理就是如此,现在我有正经事要与谷掌门商谈,不耐烦和你再说了。”

 谷之华说道:“江南,你放心吧,我决不会让你给人欺负。就让她先谈今日上山闹事之‘理’,要是还不出道理来,咱们两件事情一同了结!”

 天魔教主冷笑道:“我倒要听听你的道理,你凭什么道理强占我的甥儿?”

 谷之华道:“莲儿根本就不是你姐姐所生,我早已对她讲得情清楚楚,难道你还未知,要我再说一遍么?”

 天魔教主道:“我只信我姐姐的说话,她说得有凭有据,决不会假!”

 谷之华冷笑道:“你偏听一面之辞,这就没有道理可说了。”

 天魔教主道:“好吧,那我就再给你一个证据,你说我姐姐不知棉袄上钮扣的秘密,是的,这秘密她是不知,但其中却有一个缘故。那一排钮扣是我给她钉上的,那钮扣是星宿海的天心石!”

 谷之华吃了一惊,随即便反驳道:“你这理由也还是欠通,你是她的妹妹,你钉上的钮扣是什么东西,怎的她不知道?即算事先不知,事后你也该告诉她!”

 天魔教主道:“告不告诉她,这就是我的事了。这个理由与本题无关,我无须告诉你!我能够说得出这个秘密,这便是有力的证据!”

 谷之华道:“好,就算这个你说得对了,棉袄内还有什么其他的秘密?”

 天魔教主道:“还有什么秘密,你说说看。我是说没有了的,你若说有,就拿出来让我瞧瞧,我一定认输。”

 谷之华心头一凛,暗自想道:“她这是诚心诳骗我的秘密,那张纸片,定然极关重要,岂可让给她瞧。”当下说道:“你既然不知另有秘密,那就足证不是你的甥儿!”天魔教主冷笑道:“你也拿不出来,焉知不是你捏造之辞!”

 这样争论,当然毫无结果。天魔教主突然冷冷一笑,将手上的茶杯在桌上一顿,说道:“既然各执一辞,难以解决,那就只有按江湖规矩来办事了,我不自量力,久闻谷掌门的内功剑法两皆精妙,我要先向谷掌门领教内功,然后再向你学几招剑法!”

 那一杯茶是谷之华的侍女刚才倒给她的,她还没有喝过半点,那个茶杯是江西有名的精美瓷器,给她在桌子上一拍,茶杯竟然陷入桌内,几乎与桌面相平,杯内的热茶,竟然也没有溅出半点!

 这一手功夫,登时令得在场的邙山弟子都膛目结舌,谷之华也暗暗惊心。她这桌子是坚实的紫檀香木所造,即算有铁砂掌功夫,也不容易将它拍裂,何况这天魔教主所用的仅是一个脆薄易碎的茶杯!这手功夫,简直与最上乘的“摘叶飞花、伤人立死”的功夫异曲同工,谷之华现在的内功造诣,虽然亦已到了一流境界,但自问还没有这样的功力。

 谷之华正在为难,忽地屋角有一个声音说道:“我们的掌门岂是轻易与人比试的。你要较量内功,较量剑法,我来奉陪,你胜得了我,然后再说。”

 此言一出,众人的目光都朝着这人看去,只见是一个中等身材的汉子,脸上毫无表情,一眼看去,竟不似是生人的脸孔,令人有鬼气阴沉的感觉。

 这个人谁都不认得,天魔教主冷冷说道:“你是何人?”这人的答话,更令邙山派众弟子大大惊疑。你道他说什么?他说:“我么?我只不过是邙山派的一个未学弟子!”正是:

 救兵忽地从天降,又见人间现侠踪。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5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