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毒酒甜言求秘笈 神偷妙技戏天魔

 江南离家的时候,岳母和妻子曾再三向他叮嘱,在路上不可多话,尤其不可将寻子访友之事,向别人透露,以免打草惊蛇,反增波折。故此,江南虽然欢喜说话,但为了儿子的缘故,也只得忍住。他早已打定主意,这件事情只能对三个人说,一个是金世遗,一个是陈天宇,一个是谷之华。对其他的人他决计不露出半点风声。

 可是江南不惯说谎,在崔云亮追问之下,强笑掩饰道:“我实是因为在家日久,住得闷了,所以才到外面溜溜。”神情言语,都显得不大自然。

 崔云亮皱皱眉头,说道:“我看你一定有什么心事,咱们情如兄弟,你若有为难之处,我愿与你分忧。”

 江南心道:“这件事情,你岂能与我分忧?那八个蒙面女子的武功,休说是你,即算少林寺那两位高僧也降服不了她们。说出来于事无补,反而有害。”当下转了个话题道:“我哪有什么心事,崔兄弟不要胡乱猜疑。只是我刚才与那姓文的交手,吃了败仗,有点不舒服罢了。崔兄弟,我倒想向你打听打听,我义兄的近况如何?你可知道么?”

 陈天宇的武学开蒙业师是萧青峰,和崔云亮谊属同门,故此江南有此一问。崔云亮道:“我正想和你说呢,你义兄碰到了一件怪事。”江南道:“什么怪事?”崔云亮道:“大约在三月之前,他正家里住得好好的,突然有两个蒙面女子,到他家里来闹了一场。”

 江南怔了一怔,失声叫道:“怎么,他也碰到了这班蒙面的女子?”

 崔云亮道:“听你的语气,敢情你知道那两个蒙面女子的来历?”

 江南道:“你先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崔云亮道:“有一晚他们夫妇睡得正酣,忽被异声惊醒,一看,只见两个蒙面女子站在床前,有一个还亮起了火折,俯下腰来,似是正在察看他们的面貌,另一个低声说道:‘不是,不是!’陈师兄大怒,立即将悬在床头的宝剑拔了出来,刚要喝问她们,那两个女子已熄了火折,从窗口跳出去了。我师嫂跟踪追出,打了她们三颗冰魄神弹,冰弹在她们头顶爆裂,白的寒光冷气,已是将她们身形罩住,可是,她们竟然若无其事地跑了!”

 江南道:“就这样跑了吗?”崔云亮道:“可不是吗?你是知道的,你的义兄曾服过冰宫异果,轻功卓绝,纵然比不上姬晓风,大约也相差不远,可是竟然追她们不上。你义嫂的冰魄神弹,武功差一点的碰上了就要冻得半死,但对她们却是毫无用处,更令人莫名其妙的是:她们这样突如其来,却又话也不多说半句便跑了,你说怪也不怪?”

 江南却并不感到奇怪,心中想道:“这两个蒙面女子,大约找的是我。她们以为我还是住在义兄家中,寻我不见,后来才查知我已搬了家,和岳母同住了,嗯,如此看来,她们是早已处心积虑,要想法子来偷学金大侠传给我的武功了。”

 崔云亮续道:“我是上个月到师兄家中作客,听他们谈起这件怪事来的。他们本来想查个水落石出,可是见家中既无损失,父亲年纪又老,夫妻商量之后,也就不愿生事了。他们知道我有山东之行,还叫我去找你,说是已有几年未和你见面,希望你能够到他们那里小住些时候呢,想不到昨晚却在客店和你巧遇。喂,你刚才说的什么:‘他也碰到了这班蒙面女子?’如此说法,莫非你也碰到了?”

 江南已泄漏了口风,没有法子,只好将自己的事情告诉了他,跟着千叮万嘱他道:“崔兄弟,我的儿子还在她们手中,你可不要泄露给别人知道。这事情可不能惊师动众的呀!”

 崔云亮大为惊诧,说道:“竟有这样的事,怪不得你刚才对我也不肯实说了。你放心,我多少也有了几年江湖阅历,当然不会打草惊蛇,将你的事情宣扬开去。我暗中为你留心便是了。”

 江南苦笑道:“崔兄弟,多谢你的好意了。暂时我不能去拜访义兄,你见到他时,请代为致意。”他本来不想说的,终于还是说了。因此心中不无后悔。但想崔云亮人很稳重,他既答应自己,当会守口如瓶。

 两人分手之后,江南独自赶路,前往邙山,他走了一会,想起来又后悔一番。他并非不信任崔云亮,而是后悔自己没有依从妻子的嘱咐。心里想道:“要是我回到家中,霞妹问起了我:你在路上,可有对别人讲了?我怎么回答呢?当然不会骗她。唉,那她一定又要责备我‘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了。”

 江南正在自怨自艾,忽觉微风飒然,未及回头,已是给人拍了一下,耳边听得一个声音笑道:“傻小子,你自言自语,在想什么心事?”

 江南吓了一跳,本能的闪过一边,回头看时,可不正是姬晓风。

 姬晓风哈哈笑道:“你怕什么?干我们这行的也讲义气,偷东西决不会偷到好朋友的身上。”

 江南本来闷闷不乐,给他逗得笑了起来,说道:“我巴望不得你来偷我呢,可惜我没有东西值得你偷,只能自怨福薄。”

 姬晓风诧道:“你说话好怪,这是甚意思?”

 江南笑道:“如果我也有武功秘笈之类,你偷了去,加上利息奉还给我,我岂不正是得其所哉!”

 姬晓风大笑道:“小兄弟,你真有意思。可惜他们就没有你的见识,对他们本来是有好处的,他们却非但不领情,反而要把我当作挖了他们祖坟的仇人似的。”

 江南道:“我可从来没有在背后骂过你啊!”

 姬晓风道:“你和他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所以我才想和你交个朋友。但不知你可嫌弃我是个小偷么?”

 江南笑道:“我的出身也并不比你高强,你是小偷出身,我是小厮出身。要是你有女儿的话,咱们结成亲家,倒是门当户对。”

 姬晓风笑道:“可惜我非但没有女儿,就连老婆也还没有。不过,咱们虽然难以结成亲家,却可以结成兄弟,你愿意么?”

 江南想了一想,说道:“好是好,但你的年纪要比我大得多,辈份也高,我与你结为兄弟,不是有点僭越么?”

 姬晓风道:“你怎的俗气起来了?这可不像你的为人。哥哥比弟弟大上二三十年的有的是,我们师门与你毫无渊源,也排不上什么辈份。”

 江南道:“好,承你看得起我,我就再多认一个义兄吧!”当下两人撮土为香,交互八拜,结为异姓兄弟。

 姬晓风道:“做哥哥的要送你一份见面礼,你喜欢什么?自己挑吧!”他打开了夺自姓文那少年的珠宝箱,宝气珠光,耀眼欲花。江南却只看了一眼,便把箱子推开,说道:“这东西,好是好看,可是我要来有什么用。”

 姬晓风道:“你不要珠宝?嗯,那你要什么东西?你说吧。除了天上的月亮,只要是人间的东西,我都有法子给你取来!”

 江南心中一动,想道:“我只想得回我的儿子。”但他记起了妻子的吩咐,话儿已经在舌尖上打转,却终于没有吐出来。

 要知江南虽然对姬晓风并无恶感,甚至还有点佩服他,但也只仅止于佩服而已,实在还谈不上有什么深厚的交情。他之所以与姬晓风结拜,乃是因为他生性随和,不愿拂逆姬晓风的好意而已。在他的心上,姬晓风的地位,当然还不能与金世遗、谷之华、陈天宇等人相提并论。

 可是姬晓风就不同了,他是小偷出身,素为正派人士所不齿,因此一旦听得有人在背后替他辩护,便将这人认为知己了。这就是他为什么不顾年纪和辈份,要和江南结拜的原因。

 这时,他见江南沉吟不语,怫然道:“怎么,你嫌我的东西不干净么?你不愿意受我的礼物,那就是看不起我了。”

 江南想了一想,说道:“哪里的后来?我只是想我不过是个小厮出身,能有今天,也应该心满意足了,所以不敢妄求非份。大哥,你既然盛意拳拳,那我就求你一件事吧。”姬晓风道:“好,你说!”

 江南忽地笑道:“你要将珠宝送我,可是任我要么?”姬晓风道:“当然!”江南道:“我全要呢?你舍得么?”姬晓风好生奇怪,心里很不舒服,想道:“怎的他突然贪心起来了?难道我看错了他的为人?”但他话已出口,断无更改,当下便道:“好,这个箱子,你拿去吧。”

 江南道:“不,我是要你替我用这箱珠宝,照我的意思做!”姬晓风道:“你要怎样用法?”江南道:“珠宝对我没有用,但对饿肚皮的人却有用,我要你拿来都救济了穷人!”

 姬晓风哈哈笑道:“真不愧是我的兄弟,你的想法正和我一样。老实告诉你吧,我偷这箱珠宝,也不是我自己要用的。最近黄河决堤,灾民无数,我是要拿去变卖,交给可靠的人去救灾的。我本来想让你挑一两件珠宝做个纪念,难得你一样都不要。”

 江南大喜道:“原来你要拿去救灾,这更是功德无量。”姬晓风道:“这箱珠宝是你的了,有什么功德,也该记在你的帐上。哈哈,人生得一知己,死可无憾,来,来,来,为兄的请你喝一杯酒。”前面正有一间兼卖酒菜的茶亭,姬晓风不由分说,便将江南拖了进去。

 姬晓风喝了几杯,意兴更豪,滔滔不绝的谈他生平得意之事,某年某月,曾潜入宫中,盗去了皇后的香罗汗巾,偷尝了御厨美点;几时几时,在邙山会上,又曾偷了少林方丈一颗念珠,窃走崆峒长老的灵丹妙药……所谈的都是极有趣的妙事,江南陪他喝酒,听他说话,反而一声不响。

 姬晓风放下酒杯,望了江南一眼,说道:“咦,你一定有什么心事?”江南强笑说道:“你从何见得?”姬晓风笑道:“我记得你的绰号,别人不是叫你做‘多嘴的江南’吗,做哥哥的今天第一次请你喝酒,你却为何话也不多说半句?”江南笑道:“我是在听你说呀!你说得有趣,我若插嘴进去,打断了你的话柄,那岂不是变成了不识趣了。”

 姬晓风点点头道:“你也说得有理,嘿,不对,不对,还是不对,你的神色不对,你当真没有心事?”江南道:“当真没有!你说我神色不对,大约是因为我不能喝酒的缘故。”

 姬晓风忽地叹了口气道:“你没有心事,我倒有心事!”江南诧道:“大哥,你独往独来,无牵无挂,却有什么心事?”

 姬晓风道:“你是知道我的出身来历的,我做小偷,劫富济贫,别人看我不起,我却并不觉得耻辱。我最感到难过的,是还未能替师父赎罪。我师父生前作恶多端,但对我却真不错,所以我心里越发不安,若不替他赎罪,总似觉得欠了一笔债似的。”

 江南说道:“你已经做了许多好事,也算是替师父赎罪了。”姬晓风道:“不,那还不够,那还不够!我的师父生前总想在武林中出人头地,在武学上也的确曾用过苦功,可恨他的路走错了,留下的却是恶名!我要继承他武学的遗志,却反其道而行之,做出一些对武林有益之事,让后世之人谈起我师父的时候,也会说道:孟神通虽是个作恶多端的大魔头,但也有一样功劳,他教出了一个好弟子!”

 江南对姬晓风渐渐发生敬意,说道:“大哥,你的苦心可佩,以你的聪明才智,以你现有的武学造诣,相信你的志愿,定然可以达到。”

 姬晓风将壶中剩酒一口喝尽,说道:“不,我就是因为悟性太差,根基太薄,故此常感心有余而力不足!我若能完成心愿,除非有一个人肯帮助我。”江南道:“什么人呢?”姬晓风道:“这个人也是你的好朋友,他就是金大侠──金世遗!普天之下,只有他能助我完成心愿!”

 江南道:“你要金大侠如何助你?”

 姬晓风再唤了一壶酒,又喝了两杯,说道:“小兄弟,我的心事都对你说了吧。你是知道的,我师父毕生致力的,就是要把正邪各派的武功合而为一,他生前虽然作恶多端,这个想法却是不错。人有邪正之分,武功本身却不应有邪正之分,它可以用来害人,也可以用来救人,你说是不是?”江南道:“一点不错。”

 姬晓风再往下说道:“当初我往少林寺偷书的时候,本是一时兴起,随意而为。后来我读这类武学秘典,读上了瘾,也就偷上了瘾,读了十多本之后,我发觉各派武功,大都有脉络可通之处,这才兴起了继承师父遗志的念头,可惜我武学的底子太差,悟性也不够,有若干武学上的难题,至今仍是摸索难通。”

 江南道:“我曾听金大侠言道:乔北溟的武功秘笈便是将正邪各派的武功熔于一炉的,武学上的难题,在那本秘笈中差不多都已解决了。”

 姬晓风道:“就是呀。我读了十几本各派的秘典之后,觉得都不及乔北溟武功秘笈的精微奥妙,虽然我对于乔北溟的武学也不过是仅得窥一鳞半爪。”

 江南听到这里,禁不住插嘴道:“你说各派武学都比不上乔北溟的,这也不见得吧?”姬晓风道:“我是指我读过的而言,像天山派的内功心法,少林派的易筋洗髓二经,那都是最上乘的武学,我不敢去偷,未曾见过,那也就无从比较了。”

 姬晓风顿了一顿,续道:“因此,我想起了金大侠来。当今之世,只有他一人对乔北溟的武功秘笈得窥全豹,而他又是懂得正宗的内功心法的人,所以我非常盼望能见得到他,将武学上的疑难向他请教。可惜我走遍四方,却无缘与他一面。你可有办法找到他吗?以你与他的交情,你可愿意代我进言,请他收我作个记名弟子吗?学无前后。达者为师,我年纪虽然比他大,我却是甘心情愿拜他为师的。”

 江南笑道:“我也正是访寻金大侠的行踪,却还没有办法呢!”

 姬晓风道:“你又有什么事情急于要找他?”江南怔了一怔,说道:“并非什么要事,不过多年未见,想与他叙叙罢了。”姬晓风望了他一眼,显出似信非信的神情。

 江南怕他追问,忙把话题引开,说道:“至于说到你要拜他为师,那是太谦虚了。据我所知,金大侠虽然兼正邪各派之长,但他对于各派的秘典,也还未曾见过。你偷了这许多,若是和他切磋,只怕对他也有好处。我还知道金大侠他也是想融合正邪各派,循着正派武功的途径,将乔北溟的秘笈心法,冶于一炉,另创一门光明正大的武功的。你们正说得上是志同道合。”

 姬晓风道:“说是志同道合尚可,谈到切磋二字,我可不敢高攀!”跟着又叹口气道:“想是这样想,可是怎么能见得着他?”

 江南默然不语,姬晓风喝了一杯,忽他说道,“我昨晚瞧你的身手,敢情你得过金大侠的指教,也学会了秘笈上的一些武劝?”

 江南笑道:“我这点功夫,当然难逃大哥的法眼。你也定然看得出来,我所懂得的秘笈功夫,连一鳞半爪也谈不到。”

 姬晓风道:“你也总算是略窥门径了。要是无法见得着金大侠的话,你可愿意花十年功夫,和我一同琢磨上乘的武功心法么?”

 江南踌躇说道:“只怕我配不上和大哥切磋。要是大哥不嫌弃,三年之后,请到寒舍如何?”

 姬晓风道:“为什么要待三年?”

 江南支吾道:“我是想在这三年之中,到各地拜访旧日的师友。除了金大侠之外,还有萧青峰与我的义兄陈天宇等人。”其实他是想访查自己孩子的下落。姑且暂以三年为期。但他不惯说谎,所以说来总是不大自然。

 姬晓风已有了六七分酒意,闻言笑道:“你倒是很重友情,不枉我与你结交。”顿了一顿,往下续道:“你也不必太过自谦,你的武功虽未到上乘境界,但除了金大侠之外,可以与我切磋乔北溟武功秘笈的心法的,也就只有你了。”

 江南为了找寻孩子,心上总是有着那八个蒙面女子的形象,这时他也有了三两分酒意,禁不住突然冲口而出,说道:“那也不见得罢,除了你我之外,只怕还有人识得那秘笈上的武功?”

 姬晓风一愕,蓦地把酒杯放下,说道:“你是说徂徕山的那九个天魔女吗?嗯,你怎么也知道她们?”姬晓风此言一出,轮到江南比他更为惊愕了。

 江南按捺不住,失声叫道:“怎么,她们原来共是有九个的么?”

 姬晓风望着江南,沉声说道:“兄弟,你定然是有事情瞒着哥哥。看来就是与九个天魔女有关,是你偶然碰着她们,还是她们上门找你,你实说了吧?”

 江南定了定神,经过了这一番长谈,他对姬晓风又多了几分信赖,心里想道:“姬大哥游戏风尘,心肠却是与我一般良善。我既然已与他结拜,实在也不该再瞒着他了。”

 当下江南先向他告了罪,说道:“非是我信不过大哥,实在因为那八个女子武功太强,我怕泄漏了风声,打草惊蛇,反而不妙。”

 姬晓风道:“她们的武功深浅,我全都知道。你有什么把柄落在她们手上,如此顾忌。好,你说,天大的事情,大哥替你作主。”

 江南将那八个蒙面女子上门比武,以及爱子被夺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姬晓风。姬晓风将酒杯重重的一顿,说道:“岂有此理,她们骗取了你的武功,还带走了你的儿子,就算你不是我的兄弟,我也非替你出头不可!”

 江南道:“多谢大哥。只是大哥说她们共有九个,我却只见八个。”

 姬晓凤道:“听你所说的情形,最厉害的那个尚未露面!”

 江南吃了一惊,说道:“她们端的是什么人,最厉害的那个厉害到什么程度?”姬晓风道:“那八个蒙面女子是厉胜男的侍女,这是你已经猜中的了。还有一个,连我也不知道她的底细,只知她是九个天魔女之首,武功另有所长,那八个女子会的她都会,另外她还有自己独特的功夫,并非出自乔北溟的武功秘笈的。而且她还会使毒。我只可以断定她必然大有来头,不是厉胜男的侍女。”

 江南道:“你对她的武功怎的知得这样清楚?她比你如何?”

 姬晓风道:“我和她交过一次手,我无法胜她,但她要想胜我,只怕也不容易。”这样说法,即是自认逊了一筹,江南听了,更为惊诧。

 当下,姬晓风便将和那群“天魔女”发生纠纷的经过,告诉江南。

 姬晓风道:“事情发生在三年前的清明时节,我忽然心血来潮,跑到百花谷看厉胜男的坟墓,那座坟墓,就是金大侠给她立的,你可知道么?”江南点了点头,说道:“金大侠在她生前为她所累,在她死后仍为她所迷,这真令我为他感到不值!”

 姬晓风道:“我和金大侠相知不深,但他是我唯一敬仰的人,当时我也是这样想。正当我拂拭墓碑,唏嘘叹息的时候,忽然有两个少女走来,说道:‘姬先生,你还认得我们么?咱们的师父生前虽有深仇大恨,但现在已是一死百了,何况他们的武功也是一脉相承,想来你不会因为师父的原故,而把我们当作仇人吧?’

 “我当然认得她们是厉胜男的侍女,我之所以在清明时节,来看厉胜男的坟墓,其实就是为了她们。因为当时我正是在武学上彷徨探索,难以自通,很想得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彼此切磋。金大侠既然不知踪迹,我便自然而然的想起厉胜男当年那群侍女来。但一来男女有别,二来师门有仇,三来不知道她们的行径如何?四来不知道她们对秘笈的武功懂得多少?我猜想她们在清明时节,定会来给她们的主人扫墓,因此,我就正是抱着一种试探的心情,来和她们碰头的,果然给我碰上了。

 “于是我对她们说道:‘你们说的正是我想说的话,但不知两位此来,还有何指教?’她们说道:‘我们还有几个姐妹,想见见姬先生。不知姬先生可肯随我们前往么?’我立即便点头答允。

 “厉胜男的坟墓离徂徕山不远,我们走了半天,踏进了徂徕山。那两个女子忽道:‘姬先生,委屈你一点,请你缚上眼睛。’这本来是黑道上的规矩,我心里不大高兴,但还是依从她们,任由她们用厚布缚了眼睛。

 “我跟随她们,转了许多大弯小弯,走过了许多羊肠曲径,凭着我听声辨物和轻功的本领,还攀登了很多峭壁斜坡。最后当她们解开我眼睛的束缚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置身在一间宽敞华丽的客厅里面,除了那两个带路的女子之外,还有六个一式装束的女子,也都已在那里等候我了。”

 江南插口道:“嗯,那么共是八个呀!”姬晓风道:“不错,我最初见到的就是厉胜男那八个侍女,她们的首领尚未出来。你别心急,听我再说吧。”

 姬晓风接着说道:“坐定之后,我便请问她们请我前来的用意。一个年长的黑衣女子说道:‘实不相瞒,我们是想请姬先生作我们的副教主。’我问道:‘你们是什么教?正教主又是何人?’那女子答道:‘我们创的教名叫天魔教?’我怔了一怔,你知道我像你一样,平时随便说话是说惯了的,当时不假思索,便随口说道:‘怎么取这样邪恶的教名?’

 “那女子哈哈大笑道:‘什么叫做邪恶?善恶随人,魔由心起。是魔?非魔?非魔?是魔?何必理人闲话多?何况据我们所知,姬先生,你也并不是什么正派中人。’

 “我只好说道:‘不错,我的师父本来就是个大魔头,我是他的弟子,当然应该算是邪派的人物。’

 “那群女子方始欣然色喜,黑衣女子说道:‘姬先生,你这样说就对了。其实,说将起来,咱们本来就是一家。大家的功夫,都是从乔祖师那儿一脉相承的。乔祖师是武林中有史以来的大魔头,可惜他困死荒岛,含恨而终。我们的小姐本来要继承他的遗志,可惜又因情孽牵连,被那杀千刀的金世遗害了!’”

 江南插嘴道:“岂有此理,她们竟敢辱骂金大侠!”

 姬晓风道:“是呀,我听了也不舒服。可是,我想到她们是厉胜男的侍女,也就不愿过于怪责她们了。当下我问她们道:‘哦,原来你们要继承乔北溟和你们厉姑娘的遗志,可不知这志向如何?’

 “那黑衣女子道:“这还用问吗?你应该知道的,我们厉姑娘的遗志便是要将所有自称正派的人物压服,唯我独尊!’

 “原来如此!她们并非志在发扬武学,而是要称霸武林,为了厉胜男之死,她们对正派的武林人物,竟是有着很深的怨毒!

 “我和她们越说越不投机,但我也还不愿开罪她们,我便借辞说道:“姬某不过是个小偷出身,实在并无雄心壮志,何况有我师父的前车之鉴,我也不敢妄自胡为。’

 “她们再三劝我,又用说话激我,说我胆小、说我背叛师门、等等,等等,我都不为所动。她们见我执意不从,那黑衣女子立即便换了一副颜色!”

 江南道:“她们翻了脸要和你动手了?”

 姬晓风笑道:“她们的阴狠手段,你还未曾见识过呢!那黑衣女子非但并不动怒,反而和颜悦色的对我说道:‘人各有志,姬先生既然不允,我们也不敢勉强了。但姬先生远道而来,尚未进过一杯水酒,请容许我们稍尽地主之谊。’

 “我半天未进饮食,确也有点儿饥渴,而且照江湖的规矩,纵然所议不成,也该好聚好散。于是我便说道:“多谢主人殷勤招待,我姬某本来是走千家食百户的小偷,就叨扰你们一顿吧。’

 “那黑衣女子笑道:‘姬先生真会说笑话。’片刻之间,便设好筵席,那黑衣女子,礼仪周全,先向我敬酒。

 “哈哈,她们也忒把我看得小了,我姬晓风是何等样人,早就看出她们神色有异。当下我便说道:‘好,请大家都干了此杯!’我作了一个请干杯的手势,略施手法,暗中就把那杯酒换了,换给坐我左手边的女子。可笑她们八人十六个眼睛,竟没一个眼睛瞧见!”

 江南听了不觉骇然,凭着那八个女子的本领,姬晓风当众换酒,竟能瞒过她们,手法的迅速利落,真是难以想象!

 姬晓风续道:“我喝了这杯酒,故意打个呵欠,说道:‘好酒,好酒,入口不烈,却怎的酒力这等厉害!哎呀,我可是有点醉了!’

 “那黑衣女子忽然哈哈笑道:‘姬先生,你中计了,这是一杯毒酒,你若想要解药,可得依从我们两件事情!’

 “我作出大为惊恐的样子,说道:‘什么?这是毒酒?你们要我依从什么?’

 “那黑衣女子说道:‘我知道你偷了各大门派的许多武功秘笈,第一件,你要把这些武功秘笈都交出来;第二件,把你所知道的乔祖师秘笈上的武功都写出来,不许有半点隐瞒!哼,哼,你若想隐瞒,我们也有办法试得出来。好,这里给你一颗药丸,可以令毒性延缓三天,让你去取武功秘笈。三天不来,毒性一发,你就要肠穿肚烂而亡!’

 “她的话刚刚说完,只听得一声尖叫,在我左手边的那个女子已是忍不着捧腹呼痛!”

 姬晓风大笑道:“就在她们惊愕之中,我哈哈笑道:‘你们也中了我的计了!这杯酒我早已换了!’

 “我此言一出,她们又惊又怒,立即向我围攻,我有意看看她们的本领如何,同时,我也是不想让她们从我这里偷师,于是我任凭她们攻击,不还一招,只是用天罗步法,再施展一点小巧的轻功,在她们之中穿来插去,我连衣角都不让她们沾着。

 “闹了一会,我也闹得够了,于是我便笑说:‘好了,多谢你们的好意,要请我做副教主,可惜我这个穷骨头不受抬举,我可要失陪啦!’

 “就在这时,忽听一个极其冷峭的声音说道:‘姓姬的,你敢小觑我们天魔教,我看你是来得去不得了!’声到人到,霎忽之间,在我的面前,就多了一个女子,凭着我的眼力,也只是仅见白影一闪,她就突如其来了!”

 江南道:“这个女子,该是她们的正教主了吧?”

 姬晓风道:“不错,直到这时候,正角儿方始登场!她一出场就吓了我一跳!”正是:

 毒酒甜言求秘笈,天魔教主出场来。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5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