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八女同来生异事 七年流落剩沉哀

 蜗角浮生换,怅年来车尘马迹,天涯望断。青冢寒鸦啼未了,凄绝此情难浣。更还有幽闺旧伴,死别生离同一恨,梦魂惊,犹似闻低唤。清泪滴,鸳枕畔。

 深情负尽长遗怨,此生缘,镜花水月,都成空幻。弹剑狂歌临绝塞,云海苍茫人远,挽冰河洗涤尘丝乱。往者如斯随逝水,后来人应得如心愿。殷勤祝,嘘寒暖。

 ──调寄金缕衣

 “红烛未残人已杳,情天难补恨绵绵。”自从经过了那一场情变之后,江湖上就再也没有人见过金世遗,春去春来,花开花落,到如今已是整整七年了。

 他与厉胜男的哀艳故事传遍了武林,识与不识,都在为他叹息,当然各人的感想有所不同,有的人一直憎恨厉胜男,认为是厉胜男害了金世遗;有的人则在她死后原谅了她,甚至为她的痴情感动;也有些人知道金世遗与谷之华有过一段恋情,他们却为谷之华感到不值。在他们看来,金世遗和谷之华本来是一对最理想的武林佳偶,都是厉胜男的不好,拆散了这对美满的姻缘。他们把厉胜男之死也当作是她“工于心计”的表现,他们认为:厉胜男自知在情场上难与谷之华角逐,所以才用死来赢得她死后的爱情。

 是是非非,恩恩怨怨,议论纷坛。但有一点相同的是:武林人士对金世遗的看法都已变了,没有人再把他当作“魔头”,大家都在怀念着他,希望他能振作起来,做出一番事业。

 在金世遗的朋友之中,除了谷之华之外,想念他想念得最深的人,乃是江南。

 这一日是一个天朗气清的初秋佳日,江南一早起来,照着往日的习惯,带他的儿子到花园练武。他的儿子就是在金、厉情劫那一年生的,如今也已是七岁了。江南自幼给陈天宇的父亲买作书童,他本来姓什么,已不知道,一直被人唤作“江南”,他也就以“江”为姓,给他儿子起了个名字,叫做江海天。

 杨柳青只有一个女儿,舍不得和女儿分开,因此将江南招赘来家,这个家也就是她的父亲──当年名震北五省的“铁掌神弹”杨仲英的故居。后花园这个练武场也是杨仲英生前布置的,一应练武器械,样样俱全。周围花树围绕,背山面湖,风景幽美。

 江南看儿子练了一套猴拳,咧开了嘴乐哈哈道:“好,你这娃娃居然比爸爸还聪明,不用我教第二遍。”江海天伸出一根小指头,在他脸上一刮,江南道:“吓,你为什么羞起你爸爸来了?”

 江海天道:“妈说的……”

 江南道:“哦,我知道,你妈老是爱取笑我,说我欢喜吹牛是不是?不过,我今天是夸赞你,算不得自己吹牛是不是?哈,你知不知道,你爸爸是从未曾正式投过师,习过艺的,我的武功呀,都是一点一滴从别人那里偷来的,想当年你陈大伯……”

 江海天道:“我知道了。我已听你说过许多遍了。先是跟陈大伯学,后来跟萧公公学,再后来嘛,就该说到金大侠了。”

 江南摇了摇头,道:“好,不说了,不说了,咱们正正经经练功夫。孩子呀,今天我可要教你一样很难练的功夫──翻筋斗!”江海天道:“哦,翻筋斗?”意思似是要说:“翻筋斗有什么稀奇,我天天都在翻,用得着练吗?”

 江南笑道:“你别看轻这翻筋斗的功夫,这跟你们娃娃们乱翻一通可不同呀!这是金大侠教我的呀,哈,想当年……”孩子“噗嗤”一笑,江南道:“好,不说了,不说了,呀,不行,不行,这话我还是要说。孩子呀,你固然比我聪明,但是你的命也实在比我好得太多了,你一生出来就有人教,待到你学完了爸爸的玩艺,我还要送你到金大侠那里去学!”这话大约是江南第一次对儿子讲的,孩子登时乐得蹦跳起来,说道:“真的?你又说不知道金大侠在什么地方?爹,你不是哄我的吧?”江南大笑道:“到底逗得你说话了。”

 原来江南做了父亲后,爱说话的脾气依然未改,他天天对着孩子,孩子又不会讨厌他,但是,他说话一多,就没有孩子说话的份儿,久而久之,反养成了孩子沉默寡言的性格,恰恰和他父亲相反。但孩子的天性活泼,碰到了高兴的事情,还是要乐得直嚷出来的。

 江南道:“爸爸几时哄过你来,金大侠答应过收你为徒的。你在襁褓之中,他曾经来看过你,摸过你的骨格,说你是一块上好的练武材料哩。”江海天道:“这个你也说过了,我要问的是,金大侠,他──”

 江南道:“哦,你要问的是金大侠现在何方是不是?你不要担心,金大侠的话像金子一般,说过了就值价,决不会有假。纵然我们找不着他,你长大了他也会来找你的。你这个师是拜定的了。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练吧,练吧!我先翻给你看!”

 江南一个筋斗翻过去,蓦然间“呱”的一声叫了起来,将孩子吓了一跳!

 原来江南一个筋斗翻过去,忽见花树丛中,似有人影移动,定睛看时,竟是一个女子。

 江南吃了一惊,叫道:“你是谁?”那少女脸上蒙着一层轻纱,缓缓的从花丛中走了出来,步法十分古怪,轻盈飘忽,竟似脚不沾尘,像个幽灵一般。

 江南连问两声,那女子都不回答。江海天叫道:“爹,这边也有人。”江南望过去,不但他儿子所指的那个方向有人,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出现了同样服装的女子。

 江南也是曾经过许多大风大浪的人,惊心动魄的场面也见过不少,而且他的武功,经过了金世遗的指点,也早已进入一流之列,定了定神,心中想道:“我平生与人无仇,怕她们作甚?”但话虽如此,这四个女子来得太过诡异,江南对着她们,竟是不自禁的有点儿感到害怕。

 那四个女子踏进练武场,各自在一方站定,仍然一声不响。江南鼓起勇气问道:“喂,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是来找谁的?海儿,叫你婆婆和母亲出来。”他的岳母杨柳青是武林前辈,与各大门派,差不多都有点交情,这四个女子江南全不认识,因此想叫岳母出来看看。

 东首那个女子忽地说道:“我们是来找你的,并非要见你的岳母大人。”江南道:“我不认识你们,你们找我做什么?”那女子道:“你不认识我们,我们却认识你。今天到来,是特地看你练武的。”

 江南道:“多谢,多谢,想不到我这几手不像样的三脚猫功夫,也居然有人赏识了。只是,你们这样来法,却是有点古怪。不过,我江南素来好客,不管识与不识都一样欢迎。但是主客之间,总得通个名姓呀。你们先进去喝一口茶,歇一歇,谈一谈,然后咱们再到这个练武场子如何?”

 西首那个女子笑道:“人人都叫你多嘴的江南,果然不错。哪来这么些废话?”江南说道:“哎呀呀,俗语道:礼多人不怪,我请你们喝茶,又不是得罪你们,怎的反惹你们讨厌了?”那女子说道:“我们不是讨厌你,只是想快点看你练武。”江南道:“那也得我心甘情愿呀。与女人打交道是有点有理说不清,呀,我还是叫绛霞来陪你们聊一聊吧。”

 东首那个女子淡淡说道:“你的妻子和岳母么,我们早已有人进去拜见了。不用你请她们出来。”话犹未了,忽听得杨柳青的声音在里面大叫道:“岂有此理!你们是些什么人,为什么乱闯进我的家来?你们当杨家是好欺负的么?”

 东首那个女子笑道:“你的岳母怎的这么凶呀,比你更难说话。”江南叫道:“娘,你们先别打架,问明白了再说吧!”

 只见杨柳青披头散发,执着弹弓,已追了出来,邹绛霞也仗剑相随。杨柳青出来一看,见场中还有四个一式打扮的女子围着她女婿,不觉一怔,问道:“怎么,这些人是什么人?你认识她们的吗?”江南道:“就是因为我不认识,所以才要问呀。”杨柳青道:“真是糊涂,你不认识,为什么放她们进来?”

 江南叫道:“不是我放的呀,她们说、说……”话犹未了,杨柳青已拉动弓弦,噼噼啪啪,一顿弹子向这群女子打去。骂道:“糊涂,糊涂,你可知道她们在里面干些什么?简直就是一群强盗!”原来那四个女子是在邹绛霞房内翻箱倒箧,被杨柳青母女发现了,赶出来的。

 杨家的神弹绝技非同小可,连珠发出,有如冰雹乱落,有个女子闪避稍慢,被弹子擦伤了额角,这女子怒道:“老虔婆,你当我们是怕你么?”身形一晃,一溜黑烟似的忽地向杨柳青冲去。杨柳青的第一批弹子已经发尽,来不及换,展开家传的“金弓十八打”武艺,唰的一声,弓弦便向那女子的手腕拉下,这一下若给拉实,那女子的腕脉便要给她割断,成为残废。

 哪知这女子的身法竟是十分怪异,一飘一闪,竟然直欺进杨柳青的怀中,拢指一拂,只听得杨柳青“哎哟”一声,那把铁胎弓还在作着下劈之势,身躯却似一座石像一般,动也不会动了。就在这同一的时间,邹绛霞也已给另一个女子用点穴法制伏。

 江南的武功虽然早已到了第一流境界,但他心性和平,本来就不想与这班女子动手。此刻他待要动手,但是岳母和妻子已然落在敌人手中,他投鼠忌器,一时之间,方寸大乱,不知如何是好。

 他的儿子却不知什么顾忌,大叫大嚷道:“你们为什么欺侮我娘!”向他母亲奔去。江南正在叫道:“海儿回来!待爹爹和她们说。”他的儿子也已给另一个女子擒着,那女子轻轻抚他的头发笑道:“好孩子,我们并无恶意,你娘好好的没有损了半根毫毛,你放心。我给你糖吃。”江海天扭转了脸,叫道:“我不吃你的糖,你放我的母亲和婆婆。”

 江南道:“好,你们既然并无恶意,为何不肯解开她们穴道?”东首那女子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岳母的脾气,解开她的穴道,咱们还得安静吗?我们的点穴法对她并无伤害,你不用为她担心。你将你的看家本领好好的练一练给咱们瞧吧,练得好,我就放她。”

 江南虽是心性和平,却也不甘为人所辱,心里想道:“这样迫我练武给你们瞧,这不是存心将我当作猴儿戏耍吗?”当下踌躇莫决,站在场心,神情甚是尴尬。

 西首那黑衣女子似是知道他的心意,微笑说道:“怎么,一个人不好意思练么?好,我陪你练,给你喂招。”

 “喂招”是武林术语,广义来说,是指同一家的招数互相切磋琢磨;狭义来说,根本就是指师徒或同门兄弟的练习。江南听了,不觉又是一愕,心中想道:“我且看你怎样给我喂招?”

 他心念未已,那女子一束腰带,忽地一个筋斗倒翻过来。虽说会武功的女子比较豪放,但总有一份少女的矜持。所以“滚地堂”“燕青十八翻”之类的功夫,只有男人才敢使用,以女子而大翻筋斗,休说江南从未见过,连听也未曾听过!

 尤其奇怪的是,这女子倒翻筋斗的身法,竟与金世遗授与江南的大同小异,她翻筋斗的姿势比江南还要好看,在半空中接连两个转身,倏地就翻到了江南的面前,而且连裙子也未飘起!

 江南“咦”了一声,叫起来道:“你怎么也会这样翻筋斗,喂,喂,是谁教给你的?”

 那女子喝道:“接招。”根本就不答复他的问话,一个筋斗翻到他的面前,立即双手齐张,十指如钩,倏地向他抓下。

 江南大为惊骇,这一抓正是乔北溟武功秘笈中“阴阳抓”的功夫,金世遗前几年到过江南家中一次,曾将秘笈的功夫,拣容易学的教过他十多套,这阴阳抓的功夫也是其中之一。

 黑衣女子这一抓劲道十足,双掌发出两股刚柔不同的力道,一出手便把江南的身形笼罩在十指之下,若是给她抓实,便有性命之危!江南惊疑不定,但这时却已无暇多问,急忙使出金世遗教给他的破解之法,左手五指也向那女子抓去,右手却从时底穿出来,翘起中指,弹那女子的曲池穴。

 那女子喝道:“好!”身形一飘一闪,踏的是“天罗步法”,这种步法江南还未练得到家,一抓抓空,那女子已绕到他的背后,使出“印掌”的功夫,按到江南的背心。

 江南反手一掌,将那女子震开,他无意伤害那个女子,只用了五成内力,可是那女子的招数却极为狠辣,一招紧似一招,江南被她缠得心中烦恼,暗运护体神功,故意卖个破绽,那女子一掌击中他的背心,登时被他反弹出去,“蓬”的一声,重重地跌了一跤。

 南面那白衣女子喝道:“好,我也来给你喂招!”江南喘息未定,那女子已经来到,衣袂飘飘,长袖一拂,用的竟然也是秘笈中的铁袖功夫。江南识得厉害,连忙一个筋斗倒翻开去,避了她这一拂。

 那女子如影随形,跟踪追到,江南在地上一个盘旋,那女子三拂不中,江南蓦然跃起,呼的一声,从她头顶掠过,叫道:“喂,喂,且慢,且慢,你们的功夫究竟是谁教的?”

 那女子道:“你管我是谁教的?”江南身形正要落地,她双掌一圈,又已是一招“撑椽手”攻了上来,江南心中有气,这招“撑椽手”是他学过的,当下也把双掌一圈,将那女子的双掌当中分开,叫道:“你的功夫是否金大侠教的,若然咱们是同出一源,还比什么?”

 那女子双眉一竖,说道:“什么金大侠?在我们的眼中,他只是个害人的魔头!”天下没有徒弟骂师父的道理,她这么一骂,当然表明了她们的武功并非金世遗所授的了。

 这几年来,武林中正派人士都已把金世遗当作义侠同道,无人再说他是魔头。却不料这个女子依然这样骂他,江南一听,怒火上冲,喝道:“你胡说,不看你是个女子,我就打你耳光。”

 那女子冷笑道:“我偏要骂,看你如何?你这样护他,只有自己吃亏。”追上前来,向江南着着抢攻,拆到二十来招,江南暗运小天星掌力,粘着了她的双掌,喝声:“去吧!”掌力一吐,登时把她震出三丈开外。江南到底是心地善良,虽然气恼她辱骂金世遗,却仍然手下留情,只是令她受点疼痛,跌了个四脚朝天。

 第三个女子跃进场中,她在兵器架上取下了两柄长剑,将一柄抛给江南,说道:“我来领教你的剑法。”不待江南答话,长剑一晃,便即进招。

 江南的剑法却不是金世遗教的,他学过的有萧青峰所教的青城剑法,有陈天宇所教的冰川剑法,不过,都未学全,但他得金世遗指点,已领会了上乘剑法的精义,将这些零零碎碎的剑招贯串起来,别出心裁,却也居然成了一家剑法。

 那女子的剑法甚为奇诡,可是也似乎未曾学全,拆到了三十招左右,被江南用了一个诱着,一剑削断她的衣袖,那女子“咦”的一声,便即退下,说道:“剑法不必再试他了。姐姐,你出去较量他的点穴功夫。”第四个女子应声而出,一出手便是五指连弹,弹指之间,遍袭江南的十三处大穴。

 在当今的点穴名家之中,本领最高的也只能在一招之内连点对方七处穴道,只有乔北溟的武功秘笈才有一招连点十三大穴的不传之秘。这女子若是在什么武林大会之中,显露这手功夫,当能震世骇俗,可是用来对付江南,那却是等于在孔子面前卖文章,在鲁班门前弄大斧了。

 江南从金世遗那儿学会了十多种功夫,其他的也还罢了,这点穴功夫他已是尽得了金世遗的真传,金世遗不但将秘笈上的点穴法教了他,而且还教了他毒龙尊者的独门点穴手法。除此之外,江南又曾从黄石道人学过颠倒穴道的功夫,对点穴与防御点穴的运用,除了金世遗之外,可以说他已是武林的第一人。

 江南有意将她捉弄,肩头一缩,让那女子的指尖点中他腋窝的“狂笑穴”,江南一个筋斗翻开,格格笑道:“喂,喂,你别这样!我最怕抓痒!”

 这“狂笑穴”是人身死穴之一,一被点中,全身发软,若然不得及时解救,就要狂笑至气绝而亡。现在江南笑是笑了,但却并非狂笑,而且他还能够接连翻两个筋斗,这女子虽然还未算得是武学的大行家,见此情形,也知道她的点穴法未曾生效了。

 那女子怔了一怔,骂道:“你开什么玩笑?”江南笑道:“你知道我怕痒,你偏要抓我的腋窝,我不说你也还罢了,你却怎的颠倒说我,这是你和我开玩笑啊!”

 那女子乘他不备,蓦地用天罗步法欺近他的身前,骄指一戳,戳向他胸前“璇玑穴”,这璇玑穴也是死穴之一,而且比“狂笑穴”被点中更为危险,“狂笑穴”被点中不至于即时气绝,而“璇玑穴”被点中却要立刻身亡。

 那女子本来无意将江南置于死地,她这一招只是试试江南,看他如何应付,哪知江南非但不躲,反而挺胸迎上,那女子缩手不及,“卜”的一下,正正点中了他的“璇玑穴”,江南大叫一声,扑通便倒。

 那女子正在后悔,江南突然一跃而起,笑道:“你也给我躺下吧!”伸手一点,那女子果然应声而倒。东首那个女子跑出来扶起同伴,但却无法给她解穴,惊起来道:“说是与你喂招,你怎的把她杀了?”

 江南笑道:“谁说她是死了?你瞧!”他手指一弹,一粒石子飞出,那女子给他弹中,登时手足活动过来。叫道:“好,你这点穴法果然神妙,夏姐姐,你去试他的绵掌功夫。”

 第四个女子又走进场,江南气道:“怎的你们总是纠缠不休?”

 那女子斥道:“休说废话,看掌!”身形如箭,倏地便到了江南面前,一掌拍下,看似轻飘飘的,但一股潜力却似暗流汹涌,突然袭来,正是“绵掌击石如粉”的功夫。

 江南无可奈何,只好振起精神,和她对打。江南的内功造诣比她高深,拆到三十二招,江南一掌将她震退,可是江南也已经累得有点儿气喘了。

 这群少女不待他有歇息的机会,第五个第六个又接续而来,第五个女子用小擒拿手和他对打,第六个女子则将几种怪异的武功交替来用,其中有江南学过的,也有未学过的,江南应付得非常吃力,但终于还是将她们打败了。

 江南连败了她们六人,发现她们每人都有一样专长,有些功夫,江南虽然不识,却知道是出自一个源流,那就是乔北溟的武功秘笈。江南猛地心中一动,叫道:“我知道你们的来历了,你们是,是……”

 话犹未了,最先来到的、站在东首的那黑衣女子又已到来,冷冷说道:“你知道什么?休得饶舌!”江南道:“你怕我揭穿你们的底细不是?好吧,我知道了也不说就是。”那女子冷笑道:“我怕你什么?来吧,这是最后一场了,且看看你的内功已练到了什么境界?对不住,我们可要两个一齐上啦。”

 那女子欺近身前,蓦地就是一掌,几乎就在这同一的时刻,江南猛觉劲风飒然,又一个女子攻了到来,横掌向他击下。这少女来得快极,武功似是同侪之冠。

 江南双掌一分,左右抵御,只听得“啪啪”两声,四掌相交,竟黏着了。

 那两个女子同时进迫,江南但觉她们的手掌其冷如冰,不由得心中一凛,想道:“原来她们也练成了修罗阴煞功,但以此功力看来,大约最多是第五重的境界。”金世遗因为修罗阴煞功太过阴毒,虽知其法,却不肯练,江南当然更不会了。但是他曾得到全世遗传他的上乘内功心法,这七年来用力颇勤,对正邪合一的内功途径,已是初窥藩篱,虽然还未谈得上登堂入室,却还可以勉强应付这两个女子。

 可是,时间一久,寒气侵入他的身体,渐渐扩散。江南但觉血液都似乎快要凝结起来,只得尽展所学,默运玄功,与她们对抗。那两个女子也怪,每当察觉他有不支的迹象之时,便放松一阵,然后加紧施为,如是者数次之多,过了大约一个时辰,江南渐渐气衰力竭,不由得浑身颤抖起来。

 左面那黑衣女子道:“让他小病一场,你看这惩罚够了吗?”右面那白衣女子道:“论理来说,这小子侮辱了咱们的教主,只叫他小病一场,惩罚还是太轻。不过,念在他今天陪咱们练了许多场功夫,又有姐姐你替他说情,那也就算了吧。”两个女子同时撤掌抽身。江南浑身乏力,双腿一软,不由得坐在地上。

 那白衣女子道:“这小子一向饶舌,咱们得要他一件押头。”那黑衣女子道:“不错。好,你这小子听着:我们走了之后,你可不许将这件事对别人说。你若是到处去胡乱托人,追查我们的底细,那我们可要对你不客气啦。”

 江南叹了口气道:“祸从口出,今天我总算知道啦。以后我什么也不说了。”那黑衣女子道:“你话是如此,我却信你不过。你的儿子,我们暂时将他带去,要是没事,过了几年再还给你。”

 江南惊道:“这怎么使得?喂,喂,纵算是我得罪了你们,却关我儿子什么事?”他挣扎着跳将起来,可是那群女子已经呼啸而去,他的儿子也给带走了。江南要越过墙头去追,却是力不从心,碰着围墙便跌下来,隐隐还听得他的儿子在叫着爹爹。

 杨柳青两母女的穴道尚未解开,江南盘膝坐了一会,精神稍稍恢复,走过去看,幸而那女子用的不是重手法点穴,而江南又是点穴的大行家,内力虽未恢复,时间不过稍长一些,终于也给岳母和妻子解开了穴道。

 杨柳青穴道一解,立即便骂他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你已经是做了爸爸的人了,却怎的还是这样糊涂?这班妖女不约而来,你就应该先把她们擒下,她们的武功都不是你的对手,你不待她们合围,便行动手,最少也可以先擒获三两个作为人质,她们还敢胡来吗?你却一场一场的与她们比试什么功夫,真是天下第一的大傻瓜!好啦,如今丢了我的外孙,我看你如何去我回来?”

 江南身上所中的阴煞寒毒,还来不及运功驱除,牙关兀自打颤,被他岳母一骂,更是气沮神伤,面如白纸。邹绛霞泫然泪下,低声说道:“娘,不要再骂他啦。事己如斯,骂也没用,咱们得想个办法才好。”

 杨柳青看她女婿可怜,消了怒气,说道:“这几个女子是什么人?为何她们说你侮辱了她们教主?”江南道:“依我看来,她们似乎就是当年厉胜男带上天山的那八名随身侍女。她们说我侮辱了她们的教主,大约是指我当时曾骂过厉胜男。”

 邹绛霞恍然大悟,说道:“怪不得我看她们好生眼熟,原来是厉胜男的那八个丫鬟。原来厉胜男生前还曾做了什么教主。哼,哼,她生前作恶多端,死后还留下了这群妖女贻祸人间。南哥,你是受了她们的伤啦?”

 江南道:“不打紧,稍稍受了点阴寒之气,明天就没事了。”邹绛霞扶他回房歇息,家中杂物丢满满地,一片凌乱。

 杨柳青气愤未消,道:“你瞧,咱们的家都几乎给这群妖女毁了。杨家从未曾受过这等耻辱!江南,你调治好了,拿我的亲笔书信上天山见唐晓澜去!”邹绛霞道:“如何应付,待明天再慢慢商量。”她是怕儿子落在她们手中,若然请出武林前辈干预,只怕会对儿子不利。

 江南喃喃说道:“她们因为我曾骂了厉胜男,要作弄我,这也罢了,我却不明白她们为何要到咱们的家里来捣乱。”

 杨柳青因为脾气暴躁,她的武功终生都不能进入一流境界。但她出身武功世家,见多识广,江湖人物的伎俩都瞒不过她。她想了一想,说道:“这有什么奇怪?江南,你以为她们与你比武,仅仅是要捉弄你么?”

 江南道:“娘,依你之见如何?”杨柳青道:“她们每人都只擅长一样功夫,大约厉胜男也未曾将乔北溟秘笈上的功夫都教给她们,而是每人只教一样。厉胜男死后,她们互相琢磨,但也仍是一鳞半爪,难窥全豹。她们以为你曾得金世遗真传,说不定秘笈也在你这里,所以才来搜索。后来搜不出什么东西,又见你所会的也是有限,这才罢了。依我看来,她们与你比武,正是要套取你的功夫,以补充她们的不足。”

 杨柳青这番推论,江南也觉得合情合理,心里想道:“这样一来,江湖上岂不是又要掀起风波?若然她们仗技胡为,我所会的功夫都已给她们骗去,我也有过错了。”他既伤心儿子的失去,又忧虑此事的后果,好生不乐。邹绛霞劝慰他道:“你身体要紧,先调养好了,然后才有办法可想。”

 江南的内功已有了很深的造诣,那群女子以为他最少要小病一场的,结果他静坐运功,只是过了一个晚上,便已完全恢复。

 第二天杨柳青母女与他商量,杨柳青是宁折不屈的脾气,主张江南上天山去请唐晓澜出来追究此事,邹绛霞却怕事情闹大,打草惊蛇,反为不妙。江南道:“我们当然不能受她们的恐吓,儿子也一定要找回来。不过,在还有办法可想之前,却不必去麻烦唐大侠,令到天下武林震动。”

 杨柳青道:“你有什么办法?”江南道:“我看这件事情,最好还是请金大侠帮忙。这几个女子乃是厉胜男的丫鬟,用的又是乔北溟秘笈上的功夫,也即是与金大侠有些关联。纵然撇开我与他的交情不谈,这事他也不能不管。”

 邹绛霞皱了皱眉,说道:“你话虽说得有理,却怎知你的金大侠现在何方?”江南道:“我想先上邙山去访谷之华,再到苏州寻我的义兄陈公子,他们两人或许会知道金大侠的行踪。而且即算找不到也总胜于不去找呀。”

 杨柳青想了一想,说道:“好,也不妨多方设法,金世遗那儿也是一条路子。若是你打听不到他的下落,你再上天山去吧。我这封亲笔书信先交给你,你随时可以去见唐晓澜。其实依我看来,请唐晓澜相助,那是踏实可靠得多。”原来杨柳青曾经是唐晓澜的未婚妻子,后来虽然婚事不成,交情仍在。现在唐晓澜已成为身负天下武林重望的大宗师,在杨柳青的内心,自是将他作为自己的骄傲,这种情绪,在不知不觉中便会流露出来。

 计议已定,江南当日便即离家,经过了五日的旅程,到了邙山东面的一个小镇,地名新安,离邙山尚有一百多里,正是十年之前,他和陈天宇在这里遇见厉胜男的地方。其时天色已晚,江南存着一份怀旧的感情,找到了当年他曾住过的那间客店投宿。

 客店的生意似乎不怎么好,有几间房子空着,江南问了一问,他以前住过的西首的那间厢房也还未曾租出,便要了这间房子。店小二奉承他道:“你一定是本店的老客人啦,这是本店最好的客房之一,不久之前,有一位客人到这里投宿,也是指定要这间房子。”拿了锁匙,便带江南去开这间客房。

 江南大感兴趣,忙问道:“是什么人?”店小二道:“是一位很阔气的官太太,坐轿来的。”江南相识的人虽然不少,却没有官太太身份的人,一听之后,兴趣索然,心中想道:“或者这只是偶然的巧合,何足为奇?”原来他当初还以为可能是金世遗呢?一听说是位官太太,他记住妻子叮嘱他不可多话,便不再问下去了。

 那店小二犹在唠唠叨叨,说那官太太如何如何阔气,只打赏便是一锭成色十足的大银。江南正自听他说话,忽地有一个人匆匆从过道那边走来,撞了江南一下,哎哟一声,向后退了几步。江南定睛一看,只见是个小厮模样的年轻人,青衣小帽,衣裳倒是光鲜,江南正要道歉,却见东首那间厢房,已出来了一个衣裳华丽的客人,骂他那个小厮。

 那少年骂道:“小三子,你怎的老是这样莽撞,走路也不带眼睛,还不快向这位客官赔罪。”江南本是书童出身,对这小厮颇为同情,连忙说道:“些须小事,何足介意?嗯,小兄弟,没有碰伤你吧?”那小厮道:“没有,没有。客官呀,你气力好大!”

 店小二笑道:“听你这口气,你好像还在埋怨人家呢。”那小厮忙道:“不敢,不敢。唉,其实都是你的不好。”店小二诧道:“你碰着人家,怎么反推到我的头上来了?”

 那小厮道:“公子早就吩咐你们准备晚饭,你到现在还未送来,公子叫我去催,嚓,你想想,若是你早些开饭,我怎会心急去催,我若不心急,又怎会碰了这位客官?”店小二笑道:“听你说的,倒好像还有一番歪理呢!”

 这时,那少年公子早已回到自己的房中,店小二却恭恭敬敬的对着他的房门说道:“禀公子,公子吩咐的那几样小菜,已叫厨子小心去做了,一时未能弄好,还望公子恕罪。就快要送来了。”

 那少年公子在房内应道:“知道啦。我不过是叫小厮去看看,看你们准备得如何,并非等着来吃,是他自己心急。”店小二道:“公子,你放心,材料都是选最上乘的。”

 那公子道:“既然如此,小三子你也不必到厨房去了。回来吧,别噜噜叨叨的,叫人骂你是个多嘴的小厮!”江南听了,大不舒服,但转念一想,心道:“普天之下,做公子爷的人,大约都是这样对待下人的,动不动就骂,说得不好还要打人呢,像我的义兄陈公子,那是极少数的例外。嚓,他又不知我的出身,他骂他的小厮,我瞎猜疑作什么?”

 可是这一个疑心刚刚消散,另一件更大的怀疑随即又涌到心头。江南虽说是胸无城府,到底也有一些江湖经验,这时不由得心中想道:“这条甬道绝非拥挤,就只有我和店小二两人,这个小厮就算走路不带眼睛,也不该就碰上了我?再说,我是个练过武艺的人,耳聪目明,今番怎的糊里糊涂的就给他碰上了,真是奇怪!”

 他回想当时的情景,突然发现那小厮撞到了跟前,自己正要闪开,却仍然闪不过他这一撞,那小厮的身法的确有点怪。再一回想,那个少年公子在对他的小厮发话的时候,两只眼睛却是在望着自己,而他的双眼也是灼灼有神,从那眼神看来,这少年公子似乎也是练过武功的。

 店小二开了房门,请江南进去,江南取出了一锭银子,说道:“你随便给我弄一两个酒菜,多了的给你。”这锭银子足有十两,店小二眉开眼笑,连忙说道,“好,我给你老弄一样本店最拿手的叫化鸡,你老还有什么吩咐?”

 江南道:“我食量不大,有一只叫化鸡尽够了。嗯,我素来欢喜结交朋友,你可知道那公子是什么人?”

 店小二道:“那小厮称他做文公子,名字么却不知道。看样子他家里很有钱,大约是出来游学的。咱们店子里有两个最好的房间,一间就是你老要的这个房间,另一间就是他们主仆两人住的那个东厢套房。你猜他怎么付房金?哈,那才真是叫做阔气呢,是一颗金瓜子!最少也值十两以上的银子呢!对啦,你们两位都是阔气的少爷,正该结交结交,我给你们说去!”

 这店小二也是个多嘴的人,可是他除了夸那文公子阔气之外,别的就不知道了。江南见打听不到什么东西,忙说道:“不必你去说,我若是要和他认识,我自己会去拜访。”店小二道:“是,是。你们是同等身份,你老一来就亲去拜访,那更显得礼仪周全。”店小二受了他十两银子,喜得眉开眼笑,拍了一顿马屁,才去给他备饭。

 江南吃过晚饭,想去拜访那文公子,迟疑了一阵,心中却又想道:“我自己有事在身,何必多找些闲事来理,何况这文公子与我气味又不相投。”他独自一人,闷坐无聊,过了一会,不知不觉的又想起了那文公子主仆二人的可疑之点,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心中想道:“我去偷偷张望一下,总不碍事吧?”

 主意打定,过了二更时分,江南换了一身黑色的衣裳,偷偷的从窗口出去,他的轻功,虽然还不算顶儿尖儿的角色,但在江湖上也是少有的了。他从屋顶过去,踏着瓦片,瓦片儿一点声响也没有,料想不致被人发觉,大着胆儿,到了文公子那间房的屋顶,便用一个“金钩倒卷帘”的姿势,双足勾着屋檐,偷偷从后窗张望。

 忽听得那文公子道:“小三子,我心惊肉跳,只怕有小贼来偷东西,你拿那个箱子给我看看,看东西还在不在里面?”那小厮道:“箱子还在枕头底下,公子,你放心。”那文公子道:“不,我要再看一看,点一点,才能安心睡觉。”

 那小厮在枕头底下拿出一个红漆木箱,丁方不到一尺,提在手中,却似沉甸甸的。那文公子将箱子缓缓打开,登时宝气珠光,耀眼生缬,把一个在窗外偷看的江南,只看得瞠目结舌,眼都花了。正是:

 多金季子谁人识,却向山东道上来。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真没啦 目录
全部章节(共5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