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回 专使驰书少林寺 正邪大会千嶂坪

 谷之华说到最后一句。禁不住眼圈一红,她最后这句乃是责备金世遗“无情无义”的,从语气连接下来,似乎是帮厉胜男说话,其实却是她自己不知不觉,将怨恨的心情流露了出来!

 金世遗急道:“谁说她是我的妻子?”谷之华道:“她自己说的,还有假的么?我不相信天下会有一个女人,肯不顾羞耻,冒认别人做自己的丈夫!她说,她和你是在荒岛上成婚的,主婚人就是她的叔叔,有这事么?”金世遗神情尴尬,只好点点头说:“不错,是有这事!”

 谷之华面色大变,衣袖一甩,便要离开,但身子却似麻木了一般,只觉地转天旋,浑身乏力,金世遗一把将她拉住,叹了口气道:“你不知道这里面还有内情,这只是当时的权宜之计,这,这是假的,假的!假的夫妻!你明白吗?呀,你还不明白?我对你实说了吧,你知道她是谁?她便是乔北溟当年的大弟子厉抗天的后代!”

 谷之华怔了一怔,道:“这和你们做夫妻之事又有什么相干?”这时,她虽然仍是伤心透顶,但见金世遗急成这个样子,不觉心中有所不忍,辞色已是稍稍缓和。

 金世遗从最初认识厉胜男起,一直说到在荒岛上和她做的半个月的假夫妻止,说了半个时辰,方始将前因后果,交待清楚,最后说道:“我是为了她曾对我有恩,因此才答允助她报仇,与她兄妹相处的。你现在明白了我的心事么?”他一口气说至此处,方始停下来,望了谷之华一眼,但随即又低下头来,感到难以为情。要知厉胜男的仇人乃孟神通,金世遗答允助她报仇,那即是要除掉谷之华的父亲了,尽管谷之华也恨她的父亲,那仍是会觉得尴尬的。

 谷之华呆若木鸡,好久,好久,仍然说不出一句话来。在这静默的时刻中,她心头却是波涛澎湃,想到了许许多多事情。从厉胜男的故事中,她更知道了父亲的凶险毒辣,为了乔北溟的武林秘笈,不惜杀害了厉胜男的全家。因此她虽然对金世遗的说话,最初有点难堪,随即也便谅解了。

 可是,她对金世遗却有非常不能谅解的地方,女儿家的心是最敏感的,她从金世遗的话中,听出了金世遗对厉胜男不仅只是怜惜而已,要是没有丝毫爱意的话,以他的性格,又岂肯甘受委屈,与厉胜男作假夫妻?又岂肯一直陪伴着她,对她小心呵护?也许这蕴藏在心中的爱意,连金世遗自己也不知道,但谷之华那敏感的心灵,却很容易的觉察出来!试想情人的眼中,岂能容得下一颗砂粒?

 另一方面,谷之华知道了厉胜男的身世之后,也感到内疚于心,虽然她不肯认孟神通是她的父亲,但孟神通究竟是她的生身之父,而杀害了厉胜男一家的,就正是孟神通啊!思念及此,她觉得自己也好像欠了厉胜男一笔债似的,要是再夺了她心上的情郎,欠的“债”就更加重了。

 谷之华转了无数念头,过了好一会,方始叹了口气,幽幽说道:“世遗,我已经知道你的心事了!”金世遗似是一个待决的囚徒,急忙问道:“你现在可以原谅我了么?”

 谷之华低声说道:“这谈不上什么原谅,你爱交什么朋友,我怎能阻碍你呢?你给过我许多鼓励与帮忙,我是感激得很。只是,只是──”金世遗道:“只是什么?”谷之华面晕红霞,终于说道:“只是这儿女之情,我今生是再也不想谈了!”

 金世遗叫道:“之华,你还是不肯相信我么?”谷之华道:“不,我相信你不会走上邪途,我师父对你期望很大,我也盼望你在武学上有更大的成就,在武林中千古留名!”金世遗道:“不,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谷之华不答这话,径自往下说道:“你对我的好意我全部知道,但我已经决定了的事情,那是永不能更改的了。我没有什么可以报答你的,这半部武林秘笈,你拿去吧!”

 金世遗呆了一呆,谷之华已把那小册塞到他的手中,她的神情坚决之极,似乎是在发出一个命令,非要金世遗接受不可!

 金世遗正要说话,一时间却不知说些什么才是,就在这时,忽听得李沁梅在外面叫道:“谷姐姐,谷姐姐,想煞我啦!”原来孟神通见金世遗已走,无心恋战,忙用金刚掌力,冲开冯瑛的剑光圈子,便逃跑了。冯瑛早就从翼牟仲的飞鸽传书中得知他们住在这间客店,打退孟神通之后,遂与钟、李二人寻来,李沁梅渴念良友,她不管会不会吵醒其他住客,一到旅店外在,便用“传音入密”的内功,把声音先送了进去。

 金世遗心头一震,李沁梅与钟展同来,他不愿意让她知道自己还活在世上,他望了望手上的那半部武功秘笈,待想不要,忽地心头一转,终于藏在怀中,低声说道:“你不要让沁梅知道是我,之华,以后我还可以见你吗?”谷之华摇了摇头,但见金世遗呆在那儿,不觉又点了点头,这时冯瑛等人已进来了。

 金世遗飞身从另一墙头越过,随手弹出几个预先扣在掌心的小石子,给冯琳等人解开穴道。只听李沁梅嚷道:“咦,又是这个怪人!这,这是怎么回事?妈、妈呀,你怎么啦!”

 冯琳、翼仲牟等人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不但李沁梅见了大吃一惊,冯瑛也吓了一跳,她本来想去追问这个逃跑的“怪人”的,见了如此景象,只好留下来了。

 冯琳功力深湛,穴道一解,最先醒转,一睁开眼睛,连忙问道:“孟老贼呢?”李沁梅道:“那孟老贼给大姨打跑了。妈,你这是怎么回事?”冯琳满面通红,讷讷说道:“不小心,便受了那孟老贼的暗算,幸亏姐姐你来得及时。”她还以为是冯瑛赶了到来,才将孟神通打跑的,正自要向姐姐道谢,冯瑛笑道:“沁梅说得不清楚,把这件功劳也算在我的头上了。我和孟神通交手是在离此十里之外的地方,给你们解开穴道的另有其人。”

 这时翼仲牟等人相继醒来,闻言问道:“是什么人呢?”冯瑛道:“是一个戴着人皮面具的怪人。我与孟神通遭遇的时候,他正被孟神通所追赶,想不到他的脚程竟也如此快疾,已先回到这儿了。”

 翼仲牟“啊呀”一声,问道:“这怪人呢?”冯瑛道:“他一见我和沁梅进来,便立即跑了。你可知道他是谁么?”冯琳听了姐姐的叙述,已经知道是金世遗,急忙咳了一声,说道:“他呀?他,他是峨嵋派金光大师的第三个弟子,性情与我一样,喜欢胡闹,姐姐,你也是见过他的,不过他带上面具,你一时认不得他罢了。”金光大师只有两个弟子,都是非常庄重的人,冯瑛怔了一怔,但她深知妹妹的为人,立即便猜想到一定是内有古怪,她不愿意将这个人的来历当众说破,所以才胡说一遍,当下便不再问。

 李沁梅又嚷道:“谷姐姐,你怎么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不想见我吗?”冯琳悄悄拉了谷之华的衣袖一下,谷之华微笑道:“我怎会不想见你呢?不过我挂念掌门师姐的病,是以心里愁烦。”李沁梅方始释然,点点头说道:“你那曹师姐以前对你不好,现在可真是想念你,每天都向我们问几遍,问你到了没有,等下天亮咱们就立刻动身吧。”

 冯瑛在客店里巡视一遍,将那些被孟神通点了穴道的住客和伙计,都解救过来。孟神通点这些人的穴道,用的是最轻的一种点穴法,冯瑛悄悄的给他们解了穴道,他们却一点也不知道,好像做了一场梦似的。

 冯瑛留下了房钱饭钱,天刚朦亮,便即离开,赶到了少林寺,还未过午。

 孟神通和唐晓澜的约战之期便是明天中午,这时少林寺正是一片紧张,各派高手,差不多都已来了。

 谷之华本来准备探病之后,便即回转邙山,给她的师租、师父守坟,不料曹锦儿病得十分沉重,由于谷之华的到来,她出现了“回光返照”的现象,强振精神,与谷之华说了一会话,便昏迷不省人事,陷入了弥留的状态中。如此一来,谷之华当然不便离开,只好留在病榻旁边,服侍她的掌门师姐。幸而曹锦儿早就为她设想得很周到,预先指定了在她病重的时候,由翼仲牟暂代掌门,死后再由谷之华继任,因此谷之华可以无须出面与她的父亲为敌。

 但虽然如此,谷之华还是忐忑不安,因为孟神通说好了要上少林寺来向唐晓澜挑战的,“要是他来,见呢还是不见呢?”对谷之华来说,这总是一件难堪的事情。

 这日一早,少林寺合寺人众,都怀着紧张的心情,等待孟神通的到来。“十八罗汉”中的大智大悲两位禅师,在“外三堂”担任警戒,忽听得大门外一片喧嚣的声音,大悲吃了一惊,道:“难道孟神通这样早便来了?”

 大智正想传声报警,只见三个陌生人已闯进了外三堂,在大门外守卫的弟子竟然阻拦不住。

 大智、大悲认得一个姬晓凤,其他两个则是高鼻深目的西域僧人,上次邙山大会时没有见过的。

 大智、大悲同声喝道:“来人止步!”姬晓风嘻嘻笑道:“我不耐烦等你们通报!”一侧身便从两位禅师身边溜过;大智、大悲怒道:“少林寺岂容外人胡闹!”两人四掌,一齐劈下,赛如四面闸刀。那两个番僧“哼”了一声,道:“哪来的这些臭规矩!”肩头一撞,但听得“蓬,蓬!”两声,如击败革,大智大悲给震得飞了起来,幸亏他们功力甚深,在半空中一个鹞子翻身,便即安然落地。他们乃是“十八罗汉”中内功最高的两位,要是换了他人,更要当场出丑,少林寺的弟子和在场的宾客,无不吃惊,纷纷传声报警。

 来人不待他们合围,已闯过了外三堂。忽听得一声咳嗽,出来了两个相貌清癯的老僧,乃是达摩院中和痛禅上人同一班辈的两位长老──唯识大师和唯真大师。

 姬晓风刚要踏入内三堂中的“达摩院”,唯识唯真合什道:“请问施主,何事前来?”姬晓风只觉得一股强劲的潜力推来,登时气血翻涌,还幸他的身法奇怪,一觉不妙,立刻倒踪出三丈开外,这才离开了少林二老的掌力范围。

 那两个番僧却大踏步向前走去,拱手问道:“你们两位,哪一位是少林寺的主持方丈痛禅上人?”

 说话之间,双方的内功已经碰上,少林寺两位长老身上的僧袍鼓胀起来,好像被风吹过的湖水一般,起了一圈圈的皱纹,那两个西域僧人,上身也微微地晃了一晃。

 唯真大师道:“原来你们三位乃是来找本寺方丈的,请稍待,让我遣弟子前往通报。”

 姬晓风道:“有劳你请天山唐大掌门也一并来吧。”他已见识过这两位长老的本领,说话就不敢再似刚才的轻桃了。

 唯识大师在前引路,将客人带进“结缘精舍”等候,那是少林寺接待外客的地方,坐下不久,痛禅上人与唐晓澜便联袂而来。

 痛禅上人是主人身份,见有佛门弟子在内,便口宣佛号,合什问道:“大德光临,失迎见罪。不知三位何事见教?”

 姬晓风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说道:“奉家师之命,致书问候大方丈与唐掌门。”

 那两个西域僧人刚才与唯识、唯真二长老暗较内力,不分高下,这时又有意较量一下痛禅上人与唐晓澜,两人同时合什,作势向外一拱,同声说道:“小僧竺法兰、竺法休久仰贵寺盛名,承这次孟老先生之请,来观盛会,急不及待,先来瞻仰!”

 痛禅上人微微一笑,说道,“原来如此,瞻仰二字,实不敢当。”他有金刚不坏的护体神功,身子纹丝不动,竟似毫无知觉一般。

 痛禅上人慈悲为怀,且是主人身份,因此手下留情,接了他们的暗劲,却未反震回去;唐晓澜可没有他那么客气了,护体神功用了五成的反震之力,那两个西域僧人的内家真力发了出去,竟似石子投入大海一般,毫无影响,方觉不妙,忽地心头一震,有如被巨浪当头压下,登时踉踉跄跄的倒退几步,几乎栽倒!唐晓澜笑道:“两位站稳了,不必客气,请坐下来叙话吧。”

 那两个僧人好生惊异,狂妄之态尽都收敛,重新向唐晓澜施了一礼,说道:“久闻唐大掌门的武功是中土一人,果然名下无虚,还望恕罪。”这次是规规矩矩的施礼,唐晓澜也真真正正的还了他们一礼,不再运用神功反震。

 唐晓澜虽然慑服了他们,心里也自有点嘀咕,要知这两个西域僧人的功力,仅在痛禅上人之下,比起许多正派的掌门人还要胜过一筹,看来孟神通这次又延揽了不少能人助阵,唐晓澜自己固然不惧,但要是发生了大混战的话,各派弟子可就难免死伤了。

 姬晓风将书信呈上,痛禅上人看了一遍,便递给唐晓澜道:“孟先生不来少林寺了,比武时间不改,地点则拟改在千嶂坪,唐掌门,你意下如何?”

 唐晓澜接过那封信一看,大意是说怕在少林寺中比武,万一毁损古刹佛像,于心难安,因此拟请改在“千嶂坪”会战。唐晓澜早也有此顾虑,当下便向姬晓风说道:“令师之言,正合吾意,就请你回去上复尊师,唐某依时到达便是。”

 那两个西域僧人道:“久仰贵寺乃是中土的佛门胜地,古刹庄严,果然是气象不凡,今日有缘到此,甚愿得以观光瞻仰一番,不知方丈可肯俯允么?”

 痛禅上人念了一声“阿弥陀佛”,说道:“同是佛门弟子,两位远道而来,小寺理该招待。唯识、唯真,你们两位和本空师弟就陪他们去看看吧。”本空是少林寺的监寺,武功仅次于痛禅上人,痛禅上人知道姬晓风是妙手神偷,所以要加多一个本空来陪伴他们,这也是含有监视的意思。

 客人退出了“结缘精舍”之后,痛禅上人眉头略皱,说道:“唐大侠,你瞧孟神通真有这么好心么?当真是为了爱护少林寺才要另改地点?”

 唐晓澜道:“或者他怕咱们占着地利,所以不愿到少林寺来。那千嶂坪在什么地方?”

 痛禅上人说道:“就在嵩山北面,离本寺不过数里之遥。”唐晓澜说道:“那也很方便呀。”痛禅上人道:“不过千嶂坪的地形却是一个绝地。”唐晓澜道:“怎么?”痛禅上人道:“千嶂坪是谷底的一片平地,在群山环抱之中,所以称为千嶂坪。地方倒很宽广。”

 唐晓澜笑道:“即使他们在谷中藏有埋伏,咱们亦何惧哉?而且据我看来,孟神通虽然无恶不作,但他平生自负,想不至于要用卑劣的手段胜我。”

 痛禅上人道:“两害相权取其轻,你说得好,即使他们在谷中藏有什么埋伏,也好过在少林寺动武。”

 少林寺高手云集,自从得知孟神通要来挑战之后,日夜都有人在四面山头巡值,负责调派巡值的人是少林寺“十八罗汉”之首的大雄禅师。痛禅上人为了谨慎起见,唤大雄禅师来问,大雄禅师说在千嶂坪一带,从未发现过什么可疑的人物,痛禅上人方始放心。

 过了一个时辰,本空大师前来禀报师兄,说是已把客人送走。唐晓澜笑道:“你可有失掉什么东西么?”本空大师道:“我也知道这厮是妙手神偷,早加防备了。我只带他们观光几座大殿和一些不紧要的地方,藏经阁可不敢让他们进去。姬晓风那对贼忒忒的眼睛好不厉害,到了每一处地方,都好像非常留意。哎呀,呀……”

 痛禅上人道:“怎么了?”本空大师叹了口气,道:“想不到我那么小心防备,还是着了他的道儿!”痛禅上人道:“失了什么东西,可关紧要么?本空大师道:“是一枚古玉戒指,虽然无关重要,却是我心爱之物。我戴在右手的中指上,这厮临走之时,回头向我一揖到地,我为了还礼,扶了他一下,想不到就给他偷去了,现在才发觉。”言下闷闷不乐。原来本空大师是丧妻之后,才半路出家的,这枚古玉戒指,乃是他妻子的遗物。

 唯识禅师道:“出家人四大皆空,身外之物,失去了也就算了。倒是今日之事,孟神通既然易地约战,却要请两位师兄,多费心思,另作一番布置呢。”

 要知孟神通这次,虽然只是向唐晓澜单独挑战,但与两方面有关系的人,以及闻风而来的正邪各派高手,为数极多,到时难保没有意外事情发生,故此在事前必须有周密的布置。

 痛禅上人沉吟半晌,说道:“本空师弟,你和达摩院的四位长老以及大雄大智大通等一干弟子留在本寺。内三堂僧众,也留下一半在本寺内外戒备,余下的随我到千嶂坪去。至于各派弟子,则由他们的掌门人自行分派。”

 计议既定,当即传下方丈法谕,半个时辰之内,诸事已经布置停妥,少林寺弟子将近千人,虽有一半人去了千嶂坪,仍然足够防卫本寺。至于各派弟子,差不多人人都想看这一场百年罕见的比武,只有青城派几个女侠,邙山派的程、林、路、白四大弟子,和天山派的李沁梅愿意留下来,陪伴曹锦儿和谷之华。冯琳本来想与女儿一同留下来的,但舍不得不看这场热闹,终于还是去了。钟展是唐晓澜的弟子,不能不去,也只好与李沁梅暂时分手。曹锦儿在弥留的状态中,随时都可能死去,邙山派的众弟子本来不忍离开她,可是孟神通乃是他们一派的公敌,因此商议再三,最后仍然决定了只留下谷之华和四大弟子,其他的人都由翼仲牟率领,到千嶂坪给唐晓澜押阵。

 一行人等浩浩荡荡的开到千嶂坪,正是中午时分。孟神通的人早在那里等候了,他的左右,除了阳赤符、姬晓风、符离渐、凌霄子和刚才到过少林寺的那两个番憎之外,还有好几个陌生的人,各派掌门都不知道他们的来历。痛禅上人再问过预先留在千嶂坪巡视的少林弟子,知道孟神通这班人也是刚来了一会儿,并无什么特别布置。当下各据一方,两阵对圆,孟神通与唐晓澜、痛禅上人三人,缓步走出场心。

 痛禅上人是主人身份,与孟神通先见过礼,说道:“两位都是当世的武学大师,今日驾临嵩山,本寺忝为地主,同感荣宠。但老衲亦心有所危,有几句话不得不说。”孟神通道:“但说无访。”痛禅上人道:“以两位的造诣,今日之会,足令武学大放光芒,可无疑义。但望两位止于以武会友,免至名山罹劫,同道遭殃。”

 痛禅上人的意思,明白的说,就是希望这场比武,仅仅是他们两个人的较量,最好不要发生大混战的事情;同时也希望他们在武学上一决雌雄便了,不必伤心性命。

 唐晓澜道:“孟先生是客,我愿听从孟先生的意思。”

 孟神通说道:“方丈慈悲为怀,孟某佩服得很。但只怕不能尽如方丈所愿。一来,今日捧场的朋友极多,这些人不是我的部属,我可不能约束他们;二来,我今日向唐掌门请教,当然是希望他毫不藏私,令我得窥天山绝技,一开眼界;而我当然也不敢藏拙,纵然相差甚远,也必然要尽献所能,如此一来,殊难“点到即止”。看来只有各安天命,要是我丧在唐掌门剑下,死而无怨,万一我胜了一招半招失手伤及唐掌门,也得请老禅师饶恕。不过,我的原意却是和老禅师相同,今日只是想向唐掌门请教而已,与他人无关。要是我输了而又未丧生的话,我一定从此永远退出武林,事后决不寻仇,即使有其他人向我寻仇,我也仅限于与寻仇者周旋,决不多事。”

 孟神通虽然不能依照痛禅上人的意思,但他已矢誓败即认输,亦即是这场比武,只是他和唐晓澜两人之间的事,即算中途演成混战,他也只是对付唐晓澜一人,而不会乱打胡来,伤及其他人的了。痛禅上人预料唐晓澜大半可操胜算,只要孟神通不乱打胡来,也就可以放心了,当下说道:“既然尊意如此,老衲便不再多言。如何比武,就请两位自行定夺吧。”言罢徐徐退下唐晓澜道:“孟先生,你是客人,请你划出道,我奉陪便是。”

 孟神通早有成竹在胸,故意作态想了一会,然后说道:“我想武学之道,精深奥妙,方面甚广,并不仅限于‘武学’一样,而且以我二人的修为,岂能一上场便即抬拳动腿,论刀舞剑,效那鲁莽匹夫所为?”

 唐晓澜道:“孟先生说得是,那么以你的意思可是要文比么?”心内暗暗纳罕:孟神通刚才还说要与他生死相搏,各安天命,怎么一下子又改了口风了?

 孟神通淡淡说道:“不仅是文比,也不仅是武比,今日难得有此机缘,要比嘛,就得咱们的平生所学,尽都较量一番,判个孰优孰劣!”

 唐晓澜道:“武学之道,有如大海,茫无涯际,若要全面较量,不知当如何比法,还请孟先生指示。”

 孟神通道:“武学之道虽然包罗甚广,但依我愚见,不出这三个方面,一是对武学的识见,二是习武者的勇气和胆量,第三才是本身的武技。我想就这三方面各出一个题目比试,不知唐大掌门以为合否?”

 唐晓澜心中想道:“识见和本身的武技都是同等重要的,这个他说得不错。但对于勇气和胆量,他却说得有点含混不清,武学的最高境界不是匹夫之勇,也不是绝不畏死的那种胆量,而是沛然莫之能御的一股浩然正气。但这却不足为孟神通道了。”

 不过,唐晓澜虽然不尽同意孟神通的见解,但因有言在先,而且他所说的大部份也还合理,因此便只好点点头道,“那么就请孟先生出题吧。”

 孟神通说道:“唐大掌门学究天人,本来孟某不该僭越出题,但既承推让,恭敬不如从命,我也只好不怕见笑了。”顿了一顿,接道:“三项比试,谁胜了两项,便算得胜。我知道唐大掌门胸襟旷达,胜负未必放在心上,但也得言明在先,免得旁人议论。”唐晓澜拈须微笑道:“孟先生说得是,谁胜谁负,不必介怀,要是我先输了两场,那第三项当然不必比试了。”

 唐晓澜同意了他这三项比试,各正派的掌门人尽皆震动,心内暗暗嘀咕,要知若是只比试武功本领,大家都认为唐晓澜赢面较大,但若要比试什么“识见”和胆量;却不知孟神通要出些什么刁钻的题目,胜负就难以预测了。

 孟神通道:“好,那么我现在就出第一个题,请唐掌门派一个最得意的弟子出来,与小徒一较武功!”

 唐晓澜诧道:“不是说第一项是比对武学的识见么?”孟神通道:“不错,但正如唐掌门所说,武学浩瀚无边,若是你我二人,就武学精义,互相诘难,三天三夜也未必谈得完,旁人也未必欢喜咱们的高谈阔论。不如让你我的弟子,各以本门武功较量一样,然后咱们就他们所演出的武功,指出其优劣的地方,你说一项,我就跟着说一项,这样也就等如你来评论我这门的武功,我来评论你那门的武功了。看谁说得中肯,指出的优点缺点更多,便算得胜。这不是比空谈奥义更有实际的根据么?”

 唐晓澜点点头道:“这办法是效古人论剑之举,却又不尽相同,倒也别开生面。”孟神通道:“唐掌门既然同意,就请派一位高足出来吧。这位是小徒姬晓风,唐掌门和痛禅方丈都是见过的了。”

 唐晓澜见孟神通派出的人是姬晓风,眉头一皱,心中想道:“此人轻功超妙,只怕钟展应付不了。”要知道这一场实在是“双重的比武”,虽然胜负取决于唐晓澜与孟神通对对方武学的识见,但要是代表本门的弟子输给人家,那到底是不光采的事。

 唐晓澜的大弟子是钟展,虽说剑法已得真传,火候究嫌未够,唐晓澜正在踌躇,唐经天走过来道:“爹爹,就让我向孟先生的高足领教领教吧。”

 孟神通哈哈大笑道:“少掌门亲自出场,那真是太过抬举小徒了。你就小心向少掌门请益吧!”唐经天是天山派的少掌门身份,且又成名已久,威望比之许多正大门派的掌门人还高,与姬晓风比武,实是胜之不武,不胜为笑。刚才唐晓澜未曾想到要他出场,就是为此,但现在事已如斯,也只好让他出马了。

 姬晓风笑嘻嘻地说道:“请唐少掌门亮剑!”唐经天面色一沉,说道:“你用掌我也用掌!”孟神通笑道:“唐少掌门,你有所误会了,这一场是我与令尊比试对武学的识见,用这个办法比试,正是要见识对方的武学精华,然后才能据以评论。贵派以剑法驰誉武林数百年,少掌门若然舍剑不用,等下我从何论起?”

 唐晓澜道:“经儿,你就用剑吧!”唐经天无奈,只得将游龙宝剑拔了出来,姬晓风一声笑道:“这把剑光华熠熠,倒是好玩得很!”一伸手,猛地就向唐经天的手腕抓来。

 唐经天大怒,一招“横云断峰”,反削出去,他的剑法已到了收发随心的境界,倏然间一剑削出,恍如惊雷掣电,姬晓风叫声:“哎哟,不好!”一飘一闪,转过头又笑道:“还好,没给剁着!”使出天罗步法,配合绝顶轻功,话声未了,早已绕到了唐经天背后,一伸手,仍然要抢他的宝剑。

 姬晓风情知自己的真实本领远不及唐经天,因此有意将他激怒,好乘隙下手,唐经天果然中计,开首几招,由于心浮气躁,有一次竟给姬晓风的手指触及剑把,幸而唐经天的根基极好,一觉不妙,内家真力立即随念而发,姬晓风的手指有如触电,给反震得倒退三步。

 唐经天定了定神,收敛了浮躁的意念,一声长啸,展开了天山剑法的“追风十八式”,一招紧接一招,瞬息万变,端的有如大海潮生,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姬晓风的身法也端的是快到了极点,他以天罗步法配合绝顶轻功,居然在唐经天的剑光穿插缝中,钻来钻去。但见剑光人影,重重叠叠,在场边观战的人,也觉得眼花缭乱,头昏目眩,好像要跟着姬晓风旋转起来。

 唐经天一声叱咤,剑招越展越快,剑光的圈子越扩越大,竟似织成了一片光网,将姬晓风罩在当中,姬晓风虽然还勉强可以应付得来,但这“追风十八式”奇幻无比,若然稍有不慎,便要血溅尘埃,而且他的内力也不似唐经天能够持久,这样下去,只有挨打的份儿,姬晓风何等机灵,瞧出不妙,忽然冒险进招,欺到唐经天身前,双指一弹,一缕寒风,竟似无形的冷箭一般,径射唐经天的双目。

 姬晓风使的是“玄阴指”功夫,这门功夫是乔北溟当年从修罗阴煞功演变出来的,不过修罗阴煞功用的是掌力,威力当然比指力大得多,可是修罗阴煞功难练,而玄阴指易练,孟神通为了使他速成,取得秘笈回到了中土之后,立即便教姬晓风先练这门功夫。

 姬晓风此际的玄阴指力,约相当于第三重的修罗阴煞掌功力,本来是不可能伤得了唐经天的,但他现在仗着轻灵的身法,用险招来袭击唐经天的眼睛,唐经天虽然内功深厚,这眼睛却是内功练不到的地方,幸而他也机警,一觉不妙,急忙闭了双目,一个盘龙绕步,转过身去,饶是如此,额角也给姬晓风弹了一下,再张开眼睛时双眼已是又红又肿,迎风流泪。

 姬晓风笑道:“少掌门,我不过轻轻打你一下,想来不会怎样疼痛,可用不着哭呀!”唐经天大怒,使出杀手,一招“大漠流砂”,剑光横卷过去,一口剑登时好似化成了数十百口,从四面八方向姬晓风攻来,但听得嗤、嗤、嗤一片声响,姬晓风身上的衣衫被剑尖撕破了五六处,但仍然没有伤及他的身体。

 姬晓风也真大胆,在漫天剑影之下,居然又再欺到唐经天身前,重施故技,发出玄阴指力,这回唐经天已有防备,一口内家真气吹将出去,有如春风解冻,把他的玄阴指力尽都消解。

 可是如此一来,唐经天以内家真气来抵御玄阴指力,也免不了影响到他剑招的速度,姬晓风又渐渐可以稳住阵脚了。

 刚才双方都受到惊险,一个双目红肿,一个衣衫破碎,算是扯了个直,但以唐经天的身份,却感到羞愧难当,心道:“我若容他逃出百招之外,尚有何面目对在场的众多前辈?”他在武学上的造诣远比姬晓风高明,想了片刻,立即有了一个主意。

 唐经天的武学造诣甚高,深知要克敌致胜,必须以己之长,攻敌之短,当下剑法一变,从极快而变为极慢,剑尖上坠了千斤重物似的,慢腾腾的东刺一剑,西刺一剑。姬晓风心头一震,只感到重重压力,从四面八方向他挤来,饶他步法轻灵,身手矫捷,竟是再也不能近得了唐经天。在唐经天的周围八尺之内,便似布起了一道铁壁铜墙一般,而且这一道铁壁铜墙还不断的向外扩张,将姬晓风也包围起来了。

 原来唐经天己是使出了天山剑法中最奥妙的“大须弥剑式”,全身内力贯注剑尖,表面看来,远不及“追风剑式”的凌厉无前,但却是劲力深藏,有若暗流汹涌。姬晓风的轻功比唐经天高明,内功的造诣则还相差甚远,这一来被“大须弥剑式”困住,俨如在急流激湍之中挣扎,纵然善泳,也难以脱身,稍一不慎,便有灭顶之祸!

 姬晓风暗叫不妙,心想:“我输了不打紧,但束手待擒,师父的面子上也过不去,我输也要输得光采一些。”

 唐经天正在步步迫紧,姬晓风忽地向他剑尖冲来,竟似豁出了性命不要似的。唐经天怔了一怔,要知双方有言在先,这一场比试,只是各自代表本门,与对方印证武功,虽说兵刃无情,死生由命,但姬晓风罪不至死,要是不慎将他杀了,总有点说不过去。

 唐经天的剑术已到了收发自如的境界,心念一动,剑尖立即往旁一滑,哪知姬晓风正是要他如此,趁此时机,所受的压力稍轻,立即施展“一鹤冲天”的绝顶轻功,腾身飞起,同时使出了“阴阳抓”的功夫。

 这“阴阳抓”的功夫,双掌发出的真力一刚一柔,两股力道,互相激荡,也卷起了一个漩涡,正足以抵消大须弥剑式所发出的潜力,要是姬晓风的功力能达到师父的五成,那就不但可以消解所受的压力,而且可以将敌人的力道借为己用,将唐经天置于死地了。

 唐经天立即知道上当,左掌一按,往下一引,使出七分真力,好个姬晓风,一面展出绝顶轻功向上冲去,同时就在这刹那之间,向唐经天攻出了三招,这三招都是乔北溟秘笈上的邪派武功,一是阴阳指,一是摧心掌,一是玄阴指,唐经天以宝剑护身,本身的功力又远胜于他,不至于遭受暗算,但却也有点应付不暇,转眼之间,已给姬晓风逸去。

 姬晓风正暗自庆幸,刚要回头说几句嘲讽的话,哪知身形尚未落地,忽听得极强劲的暗器破空之声,姬晓风在半空中陡地一个翻身,饶是他闪避得快,也中了唐经天的一技天山神芒,登时跌落尘埃。正是:

 非为除魔施辣手,师门荣辱最关情。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52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