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回 两代求书留海外 一生低首伴蛾眉

 厉胜男道:“乔北溟的故事你是大略知道了,他当年败在张丹枫剑下,受了重伤,当时的人都以为他已死了,谁知他却逃亡海外,匿居荒岛,这个秘密,只有我家知道;所以我家世世代代,都想去寻觅乔北溟所居留过的海岛,将他埋在岛上的武功秘笈找回来。两百多年来,一批接着一批,出海寻找,但都如泥牛入海,一去之后,便无消息。经过了许多次后,渐渐便没有人敢去了。

 “直到六十年以前,厉家又有两个杰出的少年兄弟,一同出海,算起来他们是我的叔祖辈。他们在海上飘流了几年,终于在这个海岛上找到了乔北溟居住过的洞穴遗迹。

 “但是乔北溟的武功秘笈藏在什么地方,他们仍然没有找到,他们便在这海岛上住了下来,将洞穴重新修理,当时他们为了防备怪兽的侵袭,也为了防备另外的人找到,便把原来出口的地方堵死,另外开了一条地道,从岛上独一无二的大树上通出来,这便是咱们现在所走的这条地道了。

 “年复一年,掘遍了乔北溟所住过的洞穴,踏遍了这个海岛,都没有找到武功秘笈,晃眼过了十多年,这两兄弟已从中年而踏入老年了。

 “两兄弟一想这不是办法,经过了多次的商议,决定弟弟留下来,哥哥回去报信,好让年青的一代,再来寻找。

 “哥哥在回家的海程中,遇过巨鲸翻船,碰过海盗抢劫,遭受了种种艰险,这也不必细说了。他在海上又飘流了将近十年,才回到家中,他离家的时候,是个未满三十岁的青年,回家的时候,已经是个白发苍苍的老翁了。

 “他凭着超人的记忆力,绘出了岛上的详图,在图上又详细注明了洞穴中的各种隐秘。那时我的父亲刚刚成年,他聪明过人,武功的造诣更在同辈的兄弟之上。这份地图便由他收执,他准备在学会航海的技术之后,便继续祖先的事业,到这海岛来找寻武功秘笈,同时也找寻他的叔父。

 “不料在我叔祖回来的时候,不知怎的,大约是泄漏了一点风声,发现了有一两个隐秘的人物,暗中窥伺我家的举动。我的父亲不敢公然去学航海,于是出海的事情又耽搁下来,不知不觉的又过了将近十年,我的父亲也结婚了。”

 说到此处,厉胜男突然哭泣起来。

 金世遗此时虽已猜到厉胜男和这怪人大有关系,但尚未确定,他对那怪人也就不得不小心提防,生怕厉胜男的哭声惊动那个怪人,万一他突然从暗黝的地道中出来袭击,只怕厉胜男未曾把话说明,便会死于非命,急忙安慰她道:“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有什么伤心的事,慢慢和我说吧。”

 厉胜男收了眼泪,靠在金世遗的身上,继续说道:“想不到就在我出生那一年,家中遭受惨祸,一家大小,被孟神通杀得干干净净,只有我母亲逃了出来,我是她的遗腹女,她把复仇的希望全都寄托在我的身上,从我识字的时候起,她就教我看那张地图,日看夜看,等到我牢记心中,闭着眼睛也可以画出来的时候,她就把那张地图一把火烧了。她对我说道:‘现在这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知道那海岛的秘密了,地图已经烧去,只要你闭口不说,今后也不可能有人知道,你要到那海岛去访查你的叔祖,若是他已死了,你就从地道进去,在那洞穴里住下来,务必要找到乔北溟的武功秘笈,报这血海深仇!’说完了这一番话,不久她也死了,那年我刚好是十六岁。

 “我本来想加入一个海盗帮,学会航海的本领,但我一个孤身女子,又不方便这样做,只好在江湖上飘荡,这样的又过了三几年,幸而遇见了你,今日才得偿心愿,来到此间。好了,现在我全部对你说了,你还有怀疑吗?”

 金世遗心道:“怪不得她未曾到过这个海岛,却对这里的地形如此熟悉!”想到她对自己这样信赖,禁不住大为感动,说道:“不管前面有什么险阻,胜男,我一定和你同去。”厉胜男紧握他的双手,低声说道:“世遗哥,你对我真好!”

 金世遗心中一动,忽地问道:“照这样说来,你的叔祖在世的话──”厉胜男道:“那他就应该是九十多岁的老人了!”金世遗道:“那怪人看来,最多不会超过五十岁……”

 厉胜男道:“是呀,所以我不敢认他!”那怪人显然不是厉胜男的叔祖了,那么他是谁呢?他又怎知道这个隐秘的所在?因此,金世遗虽然消除了对厉胜男的疑心,却越发觉得事情神秘莫测了!

 走了一会,前面发现一个石门,厉胜男道:“再过一会,进了此门,咱们或者就可以弄清真相了。”她双手正在摸索机关,忽听得轧轧声响,那石门自己开了。厉胜男方自大吃一惊,黑暗中“呼”的一声,一条长鞭突然向她卷来!

 金世遗急忙扑了上去,一手执着鞭梢,想不到对方的力道强劲非常,而且在黑暗中突然一鞭飞出,又是大出他的意料之外,虽然执着鞭梢,却被他的长鞭卷上了身,竟被他曳进了屋内去了。就在这时,但听得“蓬”的一声,那石门又再关上,厉胜男被关在门外。

 金世遗被那人卷了进去,虽觉他的力道强劲非常,但心脏并无震荡的感觉,立即便知道不是那怪人,功力虽强,却也未必胜于自己。当下用了“千斤坠”的功夫,定住身形,解开长鞭,喝道:“你是谁?”

 黑暗中只听得阴恻恻的一声冷笑道:“我就在这里,难道你也是瞎了眼睛的么?”说话的声响,似是一个老妇人,更奇怪的是,她说的虽然也是陕西口音,但却显得甚为生硬,和那怪人又不相同,听起来非常刺耳。

 金世遗定了定神,他进地道已久,眼睛渐渐习惯,石室里也有些微光亮,他仔细一瞧,却原来这石室有几丈深,那老妇人坐在一个角落,靠着墙壁,长发垂肩,高高的鼻子,眼睛发出绿光,不知是什么种族,但可以断定,绝对不是来自中国的汉人!

 事情越来越奇怪了,金世遗怎也料想不到,除了那个怪人之外,又有一个怪人,那老妇人忽地喝道:“你放不放手?”长鞭一抖,两人功力相若,金世遗把握不住,给她挣脱,长鞭呼呼风响,向他疾扫!

 金世遗拔出长剑,叫道:“老前辈,我们此来,并无恶意!”那老妇人哪肯听他分说,一鞭紧似一鞭,金世遗只好出剑抵御,战了一会,那老妇人仍是坐在地上使鞭,金世遗大为奇怪:“她为什么不站起身来?”

 那老妇人的鞭法虽然凌厉,但因为是坐在地上,长鞭挥出,主要是威胁金世遗下三路,不难防御。金世遗心念一动,用非常快速的身法转了几个圈圈,突然停止下来,屏息呼吸,那老妇人似是感到敌人突然消失似的,摸不着方向,打了几鞭,都没有打中金世遗,金世遗心道:“原来她是瞎子,怪不得她刚才问我是不是也瞎了眼睛!”

 厉胜男还未进来,也听不见她在外面呼喊,金世遗心想,要不是那石门另有机关,就是厉胜男在外面遇险了,不由得大为着急,就在这时,那老妇人霍地一鞭,打到了他的跟前,原来瞎子的听觉特别灵敏,这时已听出了金世遗呼吸的声息。金世遗叫道:“我毫无恶意,你何必苦苦相逼?”

 那老妇人冷冷说道:“那你来这里做什么?”金世遗道:“探访一位朋友。”那老妇人“哼”了一声,道:“你知道我是谁?”金世遗道:“正想请教。”那老妇人冷笑道:“你连我也不知,还敢到这里来?你哪里是探访什么朋友,我瞧你是为了乔北溟的武功秘笈来的吧?”金世遗说道:“不错,但想要武功秘笈的却不是我,我只是陪正主儿来的。”正想说出厉胜男的名字,并试探这老妇人和厉家有没有关系,哪知话未说完,那老妇人已是暴怒如雷,大声喝道:“我早知道你不是好东西,你入了此门,断不能让你再活着出去!”长鞭挥动,不由分说,立即又是狂风暴雨般的袭来!

 金世遗心想:“这事情一时间也说不清楚。只好将她制服了再说。”那老妇人的武功甚强,但吃亏在双目失明,且又半身瘫痪,不能行动,金世遗以快捷无伦的身法,指东打西,指南打北,教她摸不着进攻的方向,不久就攻进内圈,与那老妇人的距离已经不到一丈。

 那老妇人蓦地一声长啸,随即听到金毛狻的吼声,金世遗吃了一惊,老妇人再加上了金毛狻,那可不容易对付了,说时迟那时快,转眼间金毛狻已扑了进来,金世遗长剑一挥,正待迎敌,说也奇怪,那金毛狻忽然伏了下来,吼声也停止了。原来金毛狻认出了金世遗,那一天金世遗本来可以杀它而不杀它,金毛狻甚有灵性,认出了金世遗便不愿意去伤害他了。

 那老妇人喝道:“畜牲,快去咬死他!”那金毛狻呜呜叫了两声,非但不咬金世遗,反而夹着尾巴走开了,金世遗笑道:“你瞧,金毛狻这么凶都愿意和我做朋友,你为什么不肯和我好好的谈一谈?”那老妇人听到了他的声音,立即一鞭扫来,金世遗凌空跃起,那老妇人坐在地上,长鞭不能打到上空,金世遗的轻功已差不多到了炉火纯青之境,这一跃起,有如风飘柳絮,无声无息,那老妇人失了方向,长鞭乱打圈圈,金世遗在半空中一转身形,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倏地扑了下来,在那老妇人的脉门一拂,劈手就夺去了她的长鞭,正想再点她的穴道,蓦然感觉一股极强劲的力道推来,金世遗遍体生寒,急忙一个筋斗倒翻出去。只听得那怪人的声音问道:“妈,你怎么啦?”那老妇人道:“差点儿给他打死了。这小子欺侮我,你替我把他杀掉!”说到“杀掉”二字,声音冷峻得令人肌肤起栗!

 那怪人大吼一声,抡起一件黄澄澄的兵器,倏地冲到金世遗跟前,一招“泰山压顶”,便砸了下来!

 金世遗吃了一惊,“这家伙竟会使用独脚铜人!”原来独脚铜人是最难使用的兵器,它份量沉重,可以当作铜棍,又可以当作盾牌,这还不算,真正懂得使用铜人的高手,还可以拿来点穴,本来重兵器的缺点就是不够灵活,因此能用铜人点穴的人,内功轻功都非有极深的造诣不可,那才能举重若轻,得心应手。金世遗在江湖上闯荡以来,还是第一次碰上这种奇门兵器。

 铜人份量已够沉重,加上了那怪人的神力,更是锐不可当!金世遗以轻灵俊巧的上乘剑法,刹那之间,向他接连攻出十数剑,但听得一片金铁交鸣之声,震得耳鼓嗡嗡作响,但觉对方的内力,波浪一般连绵不断的传来,金世遗的一条胳膊竟然有了麻痹之感!金世遗以这样快速轻灵的剑法,本来就是估计到对方的功力比自己深厚,因此才避免和他硬碰硬接的,哪知他的剑招虽若蜻蜓点水,一掠即过,但仍然受到了震动!

 金世遗叫道,“请让我把话说清楚了,再动手如何?”那怪人喝道:“你偷入地道,说什么我也不能饶你!”他口中说话,手底却是丝毫不缓,铜人一送,突然开动了机括,铜人的十只手指忽地活动起来,同时点金世遗十处穴道,金世遗被迫得连连后退,哪里还能够分心说话?

 金世遗使出了浑身本领,拼死抵御,心中想道:“原来这个异国妇人乃是他的母亲,那么更可以断定他不是厉胜男的叔祖了。不知他们两母子又是怎样来到这海岛的?”还有一样奇怪的是,儿子的功力比母亲高得多,若是家传的武功,照理不该如此。

 以金世遗的本领,那怪人若是徒手攻击的话,他用剑抵御,大约可以拼到一百多招,现在抵御他的独脚铜人,不到五十招便已感到难以对付。

 过了一会,又发生了一件奇怪的现象,金世遗的长剑渐渐变得其冷如冰,而且那股阴寒之气竟然从剑柄传入了他的掌心!原来这怪人所练的修罗阴煞功虽然稍稍不及孟神通,但他“隔物传功”的本领,却比孟神通高出了一倍还不止,金世遗心头一凉:“想不到我竟会糊里糊涂的丧身此地!”

 金世遗拼死支撑,浑身发冷,但却汗如雨下,正在非常危险的时候,忽地石窟中透进一丝光亮,脚步声从里面传出来,那怪人呆了一呆,放开了金世遗转身便跑,那老妇人喝道:“你是谁?怎么能够从里面跑出来?”就在这时,只见厉胜男已把那怪人拦住。原来这石门被那老妇人从里面关上之后,厉胜男找到另一条通路,绕到石窟的后门进来,她在石窟里发现许多与厉家有关系的物事,已经可以确定这怪人是谁了。

 厉胜男叫道:“我的仲子叔祖呢?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占据他的洞?”那老妇人惊骇之极,叫道:“什么,你叫谁作叔祖?”厉胜男道:“我是抗天先祖的第十一代女孙,厉仲子正是我的叔祖!”那老妇人道:“那么,你,你是我们的亲人了,仲子是我的丈夫,盼归是他的儿子!”那怪人抛下了铜人,神情甚是尴尬,厉胜男道:“叔叔,你还不肯认我吗?你可以再看清楚我的这面金牌!”那怪人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不知道你是我的侄女,那一天,那一天……”厉胜男道:“我也不知叔祖在这里留有后裔,彼此都不知,不必提了。”

 原来在五十多年之前一同到这海岛的两兄弟,大哥名叫厉伯子,弟弟名叫厉仲子,厉仲子留在岛上,年复一年,始终没有找到乔北溟的武功秘笈,但他要遵守与哥哥的约定,等待厉家的后人来找他,所以他虽然在这海岛上寂寞得要发疯,却到死也不敢离开。在他五十多岁的某一年,有一只海船经过,遇到风浪,触礁沉没,他救起了一个阿拉伯少女,强迫她成了亲,第二年生了一个儿子,因为他非常盼望能够重回故土,所以把儿子取名“盼归”。这阿拉伯少女是丝毫不懂武功的,做了厉仲子的妻子后,才开始习武,许多种上乘的武功,必须在幼年的时候就开始锻炼,因此她的武功反而远远不及儿子。

 厉伯子和他的弟弟仲子,大家都有一件相同饰物,那是刻有厉家标志(他们先祖厉抗天遗像)的一面小金牌。厉伯子和弟弟分手的时候,为了怕将来万一有人知道这个秘密,假冒厉家的后人前来,所以两兄弟便约好,厉伯子若是能够回到老家,便把那面金牌交给将来要到海岛的家人,免得误认。

 厉仲子活到八十岁才死,临死之前,把一切前因后果都告诉了儿子,吩咐他一定要守在这个岛上,等候家人来找他们,厉盼归等了一年又一年,父亲已死了十多年了,不但盼不到厉家的人,连一条船都没有经过,晃眼他也有四十多岁了,这时他更焦急于找不到妻子,生怕自己死后,后继无人,父子两代在这个海岛株守的苦心,都要付之流水。因此,那天他与金世遗恶战之时,发现了厉胜男是个女子,才会那样欢喜如狂,立即舍弃了金世遗将厉胜男捉获,哪知一捉到手中,却发现了她脖子上悬着的金牌,不由得羞惭无地,赶紧避开。

 这时厉盼归认了侄女,他终于盼到了家人了,心中又是欢喜,又是悲伤,说道:“你的叔祖早已死了,林中那座坟墓,就是他的。”

 金世遗调好气息,见他们叔侄已经相认,便走过来,正待与厉盼归以礼相见,厉盼归忽地睁起一双怪眼,问道:“他也是厉家的人么?”厉胜男道:“不是,他,他──”话未说完,厉盼归已自喝道:“你为什么把外人带进来?”大吼一声,倏地伸出蒲扇般的大手,又向金世遗抓去。

 厉胜男慌忙拦在他们的中间,但厉盼归的手法何等迅捷,虽被她一拦,仍然绕了个弯,将金世遗的衣裳撕破,也幸而有厉胜男这么稍稍阻他一阻,要不然金世遗冷不及防,只怕肋骨也要给他抓裂!

 厉胜男叫道:“叔叔,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厉盼归怒道:“最好的朋友也不行,你忘了祖宗的遗命么?乔北溟的武功秘笈绝不容外人觊觎,这个海岛也不许外姓的人踏进来!他既然与厉家无亲无故,我绝不能让他活着出去!”

 厉胜男这一急非同小可,冲口说道:“叔叔,他是你的侄女婿呀!”厉盼归怔了一怔,讷讷道:“你何不早说?险些我把他伤了。”厉胜男双颊泛红,作出娇羞无限的样子,抿嘴笑道:“我不是早说了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么?你怎的会不过意来?”厉盼归一想,自己今生未必能找到妻子,乔北溟的武功秘笈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找得到,不如让他们夫妇都留下来,自己的侄女将来生了儿子的话,好坏也是厉家的外孙,可以继续找寻武功秘笈的工作。便也跟着笑道:“如此说来,他也不是外人了。乖侄婿过来吧,我刚才吓坏了你!”

 金世遗尴尬之极,承认不是,不承认也不是,但比较起来,不承认的话,就要被这怪人杀死,只好不作声,给他来个默认。

 厉盼归哈哈笑道:“你们结婚有多久了?”厉胜男道:“一年零一十三天。”金世遗一算,从自己与厉胜男最初结识的那一天算起,果然是一年零一十三天,心道:“她倒记得这样清楚,我只道她是胡乱说的,原来她把我们结识的那一天当作结婚的日子。”其实金世遗对那一天也记得很清楚,要不然他也不会听厉胜男一说便即联想起来。

 厉盼归笑道:“一年零一十三天,日子也不算短了,怎的还这样害羞?”金世遗无法,只好硬着头皮过来,叫他一声“叔叔!”跟着“两口子”又给那个老婆婆行了大礼,那老婆婆乐得咧开嘴直笑,对金世遗的敌意当然也就烟消云散了。

 金世遗问道:“叔祖婆,你是不是练功的时候歪了口气,以至走火入魔?”那老婆婆说道:“不错,你怎么知道?”金世遗道:“我以前也几乎遭遇走火入魔,幸而后来得高人解救,又传了我正宗内功心法,这才脱险。我看你虽然因走火入魔而瘫痪,却还不算严重,你可用我的这种吐纳功夫一试。”厉仲子未曾找到武功秘笈,不懂“正邪合一”的运功方法,因此他的儿子盼归也只能把修罗阴煞功练到第七重,他的妻子因为是半途出家,基础更差,刚刚开始修练内功,便走火入魔了。

 厉盼归母子得到金世遗传授他们正宗内功的心法,更是喜出望外,当下厉盼归也答应把厉家的家传武功教给金世遗。金世遗之所以要传授那老太婆的内功,不只是为了要讨取她的好感,更重要的是想她能够恢复行动之后,厉胜男可以多得一个帮手去对付孟神通。估量她在练功三个月后,便可以扶着拐杖走动了。

 果然厉盼归不久就问起孟神通和灭法和尚那几个人来,问他们是否厉胜男的朋友?厉胜男哭起来道:“非但不是朋友,那老头子还是咱们厉家的大仇人!厉家几十口人全部给他杀死,只有我一个人侥幸逃生!”厉盼归大怒道:“那你们为什么和他同来?”厉胜男将蛇岛遇险,被他们挟制,迫于无奈,只好要他们同舟共济等等经过详说一遍,厉盼归恨恨说道:“这恶贼如此可恶,还几乎害我一世见不了家人,好,我明天就去把他杀掉!”

 金世遗道:“孟老贼被困在这海岛上,插翼难飞,待老奶奶好了,再去报仇也不迟。”厉胜男何等聪明,立即猜到了他的心意,要知孟神通是厉家的大仇人,应该由厉家的人亲手报仇,方才合理,以前金世遗之所以答应助厉胜男报仇,一来因为受了她的恩惠;二来也是因为她孤立无援,才生了同情之念。现在她们家人相聚,报仇已非难事,金世遗就不想再插手其间,令到自己和厉家的关系更深一层了。但孟神通的武功仅逊厉盼归一筹,加上了个灭法和尚,以二敌一,厉盼归就未必能够取胜了。厉胜男的武功与他们相去太远,帮不了什么大忙,所以只有等到厉盼归的母亲可以行动之后,才可以稳操胜算。

 厉胜男察觉了金世遗的用心,便即附和他的意思说道:“也好,就让他多活几天。咱们明日先商议怎样去找武功秘笈。”厉盼归这时也想到了凭自己一人之力,未必便报得了仇,说道:“等妈好了,捉这几个恶贼自是手到擒来,只是我实在气这恶贼不过,待过三两天,我把这两只金毛狻调养好了,先叫他们吃吃苦头。”

 那老婆婆笑道:“他们俩口子受了这许多惊吓,你也应该让他们早些歇息了。”厉盼归擦燃火石,点起了一支巨烛,说道:“胜男,厉家只剩下你我两人,老家已经没有,从今之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我带你们看看这个家吧。”那支巨烛是他用野牛的油脂制的,点起来十分明亮,金世遗和厉胜男跟在他的后面,但见地道纵横,随处有机关埋伏,这都是乔北溟当年的设计,再经过厉伯子、仲子兄弟修理增益的,金世遗这才明白,若不是得厉胜男带领,休说找不到这个洞窟;就是误闯进来,也决计走不出去,必定困死其中。

 洞窟里甚为宽广,有好几间石室,经过了厉家父子两代几十年的经营,日常用具,或者是用石头制的,或者是自烧的陶瓷,倒也应有尽有。厉盼归将乔北溟当年的练功静室拨给他们,收拾一番,在坑上铺上兽皮,在陶瓶中插上野花,再点起几支红烛,颇有新房的气象,厉盼归取出自酿的果酒和肉脯,笑道:“你们初次回家,便是新人,理该祝贺一番。”金世遗难却盛情,只好和他举杯畅饮。厉盼归有了几分酒意,笑道:“我不打扰你们了,愿你们住得安适,盼你们早生贵子!”他是名实相符的“山野之人”,性情率真,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登时把金、厉二人羞得面红过耳。

 厉盼归走出石室,顺手掩门,厉胜男剔开烛泪,双颊晕红,低声说道:“世遗哥,你怪我么?”金世遗苦笑说道:“我不知你们厉家竟有这样一条禁例,早知道我也不会来这海岛了。”厉胜男本来是含情脉脉的看着金世遗,听他这么一说,登时脸色苍白,滴下了两颗泪珠,万分幽怨的低声说道:“我也知道我配不起你,呀,你、你、你一定在心里骂我不知羞耻了。”

 金世遗见她楚楚可怜,几乎情不自禁的要伸手扶她,忙一定心神,正容道:“胜男,不是这样说,我在遇见你之前,心上早已另外有了人了。你美艳如花,人又聪明绝顶,将来一定有比我好十倍百倍的人,竞逐你的裙边,但求你的青眼一盼。你何须把我放在心上?”厉胜男泪珠在眼眶里打转,说道:“我也知道你心上早就有人了。可是我也是迫于无奈才对叔叔那么说的。现在怎么办呢?”金世遗道:“我感激你的好意,要是你不嫌弃我的话……”

 厉胜男抬起眼睛道:“怎么?”金世遗道:“我比你痴长几年,要是你不嫌弃我的话,咱们以兄妹相称,你看可好?”厉胜男道:“叔叔面前也这样称呼么?”金世遗道:“咱们在离开这海岛之前,暂时做一对有名无实的假夫妻,暗地里是兄妹相待,兄妹称呼,胜男,我也知道是太委屈你了,但现在只有这个办法,还望你原谅我。”厉胜男忍住了眼泪,盈盈下拜,低低唤了一声:“哥哥。”金世遗这才敢将她扶了起来,还叫了一声:“妹妹!”厉胜男道:“哥哥,你对我这样好,从今之后,我死心塌地的做你的好妹妹,任何男子,我也不会瞧他一眼。”

 这是答复金世遗刚才的话呢?还是她真的满足于兄妹呢?金世遗并不笨,他当然会猜想得到,可是他却不敢想下去了。这一晚他要胜男睡在炕上,自己和衣躺在地下,直到天明。

 从他和厉胜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起,他便感到厉胜男像是他的影子,难以摆脱得开,现在这个感觉更是变成了他心头的负担,越来越沉重了。即算将来找到了武功秘笈,和厉胜男再回到大陆,只怕也未必能如自己的心意,说要离开她便离开她,呀,真正的秘密还不是害怕厉胜男的叔叔,而是害怕厉胜男,甚至是自己害怕自己!几曾见过一个人可以离开自己的影子呢?

 迷惘中他想起了谷之华,好像清凉的露珠滴在昏睡者的眼皮上,使他清醒起来,是的,自从他和谷之华结识以来,一直就有这种感觉,和她相处的时候,金世遗总是感到一股清新的气息,令人心灵纯洁,心地光明,令人感到有向上的要求,对生命、对世界增加热爱,这和对厉胜男的感觉是多么大的不同啊!和厉胜男在一起,只令他感到心头沉重,好像要给她拖着一同沉下去、沉下去,对未来只是感到神秘和不安。但不容否认,在神秘和不安之中,他也感到一种奇异的刺激,好像上了毒瘾的人,明明知道吸毒是有害的,但却禁不住那刺激的诱惑。这比喻也许有点不伦,厉胜男是那样爱他,想来不至于会损害他吧?(厉胜男是那样神秘莫测,不可捉摸,所以金世遗对这一点也不能肯定。)可是他却的确有这样的感觉。

 另一个少女的影子跟着在脑海中泛上来,一个天真无邪,和她一接触就令人感到喜悦,同时令人不由自己的对她怜爱的少女。这是李沁梅。她和谷之华也许不过仅仅相差几岁,但在金世遗的眼中,她还是个未曾长成的小姑娘,他是真心实意将她当作妹妹看待的。他多么愿意有这样一个小妹妹啊,他和厉胜男现在虽然也成了“兄妹”,但这两个“妹妹”在他心上所引起的感觉却是截然不同的!

 这一晚金世遗整晚都在胡思乱想,迷迷惘惘,直到厉胜男将他唤醒,他才发觉阳光从石隙里透进来,厉胜男笑道:“你睡得真熟,早已天亮了,我本想让你多睡一会,但今天是咱们第一次‘回家’,也该起身去问候老奶奶了。”金世遗心道:“你哪里知道我一晚都未曾睡过啊!”

 厉胜男有点不好意思,抿着嘴又低声笑道:“咱们背后以兄妹相称,在叔叔的面前,你可得对我亲热一些,要作成像夫妻一样,免得给他瞧出了破绽。”

 两人走出石室,却不见厉盼归,他们去问候那个老婆婆,才知道厉盼归一大清早就带了那只雄金毛狻出去了,那只雌金毛狻因为受了孟神通修罗阴煞功所伤,还得再过几天才能痊愈。

 到了中午时分,厉盼归才和那只金毛狻回来,一见面就说道:“孟老贼和那两个人不知躲到哪里去了?你们昨天不是说在林子里小湖边安下帐篷的吗?我去一看,什么都不见了。连脚印也没有留下一个!”

 原来孟神通机警之极,他发现了金世遗和厉胜男逃走之后,立即联想到那怪人对待厉胜男的奇特态度,虽然他做梦也想不到厉胜男就是那怪人的侄女,但心中已是隐隐起了猜疑,想道:“莫非金世遗、厉胜男要与怪人联合起来对付我?”一想至此,不寒而栗,“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便也在深夜的时分,和灭法和尚、昆仑散人,悄悄地溜走了。他们的江湖经验都极丰富,脱下鞋子,脚板上包着厚布,又专拣青草茂密的地方落脚,轻功展开,连一个脚印也没有留下。

 厉胜男听了叔叔的话,心中一凛,说道:“这老魔头倒真是狡猾得很!经过了这一次打草惊蛇,他今后一定更小心的提防咱们了。这海岛方圆百余里,他有心躲避咱们,找起来倒是颇不容易呢。”金世遗笑道:“他们纵有通天本领,也总逃不出这个岛去。咱们先找了武功秘笈,再慢慢收拾他们。”厉胜男一想,除了孟神通稍懂驾驶船只之外,其他二人根本不通水性,而且那条船也给灭法和尚破坏了,休说他们不懂修理,懂得修理,最少也要半月时间,他们若敢出来修理的话,踪迹当然也就不能遮掩了。放下了心,说道:“对,最要紧的还是先找武功秘笈,别给孟神通捷足先登!”

 厉盼归皱眉说道:“父亲和我找了几十年,还是丝毫没有发现迹象;你们刚刚来到,就想找武功秘笈?”厉胜男道:“世遗,把那幅怪画拿出来。”厉盼归道:“什么怪画?”厉胜男道:“乔北溟当年亲手所画的一幅画图,据说从画中就可以勘破他藏书的秘密。只是我们都不解其中之意,叔叔,你在这岛上住了几十年,一草一木,全都熟悉,或者可以看出一点道理来。”

 金世遗展开那幅怪画,厉盼归初时一看,露出失望的神情,摇了摇头,说道:“这是什么意思,我也丝毫不懂!”但不久又捧起那幅画凝神细看,低首沉思。厉胜男道:“叔叔,你可看出什么来了?”厉盼归道:“这巨人有点古怪,我不知道想得对或不对,且带你们先去看一处地方。”

 厉盼归带他们走出地道,爬上火山,越到上面,树木越少,走了两个时辰,厉盼归在西面一处山口停下,望着上面光秃秃的山峰,说道:“你们看这峰像个什么?”金世遗正在思索,厉胜男已叫起来道:“像一个人!”

 金世遗心念一动,失声叫道:“莫非画上的巨人指的就是这个山峰。”厉盼归道:“所以我才带你们来看。只是这座山峰我曾经攀登过好几次,根本就没有洞穴,整座山峰就像一块石头雕出来的石像。难道乔北溟的武功秘笈藏在山腹之中?还有一样难解的是:画上的巨人双手挽弓,这座山峰两边凸出来的地方果然是有点像人的双手,但那张大弓又在哪里?也没地形像弓箭的呀。”

 厉盼归再把那幅怪画摊开,三人围拢起来仔细看画,相互参详,这时,厉盼归已从金世遗的口中,知道取得这幅画的经过,沉吟说道:“既然这幅画是乔北溟亲手所作,又在临死之前郑重的托付海客,留待有缘,画中必然含有深意,现在咱们已然发现了这座巨人峰,这其中就必定有些道理。”厉胜男心细如尘,看了半晌,忽他说道:“你说这座山峰上没有洞穴,但画上的巨人的嘴却是张开的。”厉盼归道:“那是两块大石,上下合拢,中间所留的空隙,容不下一个拳头,不是洞穴。”厉胜男道:“好坏也上去看它一看。”

 这座山峰寸草不生,光溜溜的极难找到落足之处,幸而厉盼归早准备好长绳和斧凿,他和金世遗施展壁虎游墙的功夫攀上数丈,在石上凿了一个小孔,把一枚铁钉插了进去,缒下长绳,将厉胜男吊上来,用这个方法前进,将近中午的时分,始到达“巨人”的“嘴巴”下面。这里地形稍稍凹进,三人找到了立足之点,仰望那巨人的嘴巴。

 那两块硕大无朋的巨石,一上一下,果然像巨人的两片嘴唇,中间有一道缝,仅仅可以插进手掌,要想把这两块大石移开,只怕是霸王再世也办不到。厉盼归苦笑道:“嘴巴是找到了,但怎么进去呢?”

 厉胜男忽道:“你看嘴巴里的那几颗牙齿。”石缝里有好几条参差错落的石笋,甚似牙齿。厉盼归道:“这些石笋有什么可怪?”厉胜男取出画来,说道:“乔北溟在这里做了记号。”金世遗跟着她所指的地方看去,只见画上那巨人口中的牙齿从左边数过去,在第二齿与第三齿之间,齿缝较为宽广,再看缝中的石笋,果然也是如此。

 厉盼归道:“好,且待我试他一试。”将双掌插入,左手执着第二根石笋,右手执着第三根石笋,奋起神力一摇,只听得轧轧声响,两根石笋竟然左右分开,登时碎石纷落如雨,竟然裂开一条较为宽广的缝隙,可以容得一个人伏着爬进去了。正是:

 竭尽心思参隐秘,如今识破巨人峰。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52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