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回 较技服三军 神弓无敌 振衣凌绝顶 滑雪奇能

 尼泊尔王面色一沉,把手一挥,传下令去,登时在军中挑选出四个人来,每个人都抱着一张大铁弓,看那大弓两臂非有五七百斤气力,别想拉得它动。这四个人都是军中的弓箭教头,尼泊尔王却故意隐瞒他们的身份,指着他们对唐经天说道:“这四个士兵都是军中的神箭手,百发百中,唐大侠可肯和小兵比比弓箭吗?”在尼泊尔王的用意,以唐经天的身份,胜了几个小兵不足为荣,但若输了,那自是大失面子。

 唐经天微微一笑,尚未开言,唐赛花已抢着说道:“比弓箭这样的小玩意何劳唐大侠出手?中国的妇孺都能挽弓射箭,何足为奇。这里地湿风寒,老身正想舒展舒展筋骨,这一场待我来吧。”话未说完,就颤巍巍地站了想来。

 尼泊尔王大为恼怒,重重的将酒杯一顿,冷冷说道:“我国虽然国小兵微,随我出征的都是能征惯战之士。赳赳武夫,岂能欺负一个老妇?”唐赛花也把酒杯重重一顿,用更冷峭的声音说道:“老身虽然年过六旬,叫我穿针引线,我可能老眼昏花;叫我张弓射箭,嘿,嘿,那可是最平常不过之事。若非国王说他们是神箭手,我还不屑欺负后生小子呢!”这几句说话针锋相对,把尼泊尔王说的下不了台,心中想道:“好一个讨厌的老乞婆,这可是你自己找死!”便道:“好吧,这几个士兵用的是第一号强弓,你要用第几号?”这种第一号的铁胎弓,重达百斤。尼泊尔王看唐赛花老态龙钟的模样,心道:“我就不相信你能使用铁胎弓,只怕你拿也拿不起来。”

 唐赛花故意不答,道:“你待我再喝一杯酒提提神。”这时间尼泊尔的兵卒已把各号弓箭捧出来,第一号第二号的铁胎弓用两个人抬,尼泊尔王道:“最小的那一号铁弓刀也有二十来斤,老太太你小心点儿,别闪了手。”

 唐赛花一声长笑,说道:“老身不用弓箭!”尼泊尔王奇道:“怎么?不用弓箭,如何比法?”唐赛花道:“善射者何须自己携弓带箭,嘿,嘿,便以其人射来之箭反其人之身就行啦!你们尼泊尔的神箭手连这点本领都没学过吗?”比射箭而可以自己不用携弓带箭,尼泊尔王确是没有听过,哪肯相信,只当是唐赛花因为自己拿不起铁弓,故作大言,其实是想逃避。唐经天可是暗暗好笑,唐家素有“天下暗器第一家”之称,唐赛花是唐家硕果仅存的长辈,她和这几个人比箭,那简直是等于猫和老鼠戏耍一般。

 只见唐赛花一步一步,气喘吁吁的走入场心,忽地盘膝坐在地上,双目一张,道:“你们把利箭射来吧!”那四个弓箭教头见一个老妇人走出来,又是如此这般模样,反而给她弄糊涂了,他们开始以为是她走得累了,坐在地上歇息,哪知她却说出这样的话来。这四个尼泊尔教头在军中素负盛名,岂肯射一个手无寸铁的老妇。

 唐赛花道:“怎么,你们不敢和我比箭吗?哈!哈!尼泊尔的神箭手竟是虚有其名!”尼泊尔受汉化甚深,许多人懂得汉语。这四个教头中有两个便能听能说。其中一人忍不住,心道:“你骂我事小,损及尼泊尔射手的威名,可不成!”立刻张弓搭箭,叫道:“我这一箭射你头上的玉簪,你不要动,免得误伤!”他的箭法百不失一,嗖的一箭,对准唐赛花的头射去。

 这个教头还真的不忍射伤一个老妇,所以预先出言提醒。哪知唐赛花可全不领他的这个情,只见弓如霹雳,箭似流星,倏的射到唐赛花头上,唐赛花把手一招,若无其事的将那支利箭接了下来,在地上一插,叫道:“喂,其他的人怎么不射?”那个教头大吃一惊,又是嗖的一箭,对准她的手腕射去,唐赛花伸指一弹,那支利箭又插到泥中。另一个教头心狠手辣,一箭射向她的咽喉,唐赛花叫声:“哎哟,不好了!嘴巴一张,利箭插入口中。第一个教头怨同伴道:“你怎么真的要射死她?”忽见唐赛花张口一吐,笑道:“幸亏我的牙齿还行!”那支箭又插在地上。这正是唐门的绝技之一“啮镞法”。唐赛花嚷道:“你们是怎么射的?这一会子功夫才射出三枝。”

 这一下把那四个教头全都激怒,四弓齐张,四箭齐发。唐赛花坐在地上动也不动,箭到便接,霎时间在她周围插满了箭杆,好像平地筑起了个篱笆围着她一样。唐赛花边接箭边嚷道:“不成,不成!还要射快一些!”四个教头咬咬牙,这时已不是怕将她射死,而是怕损了他们军中神箭手的威名,不约而同地都施展出“连珠箭”的绝技,但见飞矢如蝗,纷纷攒射,唐赛花手法一变,随接随甩,每甩一枝箭,就将一枝箭碰落。她虽年迈,却是内功有火候的人,以手甩箭的劲道比那四个教头用铁胎弓射出的劲道还要凌厉得多,但见满空箭雨,纷纷向那四个教头反射回去。她也是有意不伤那四个教头,利箭射回,都插在四个教头身边的地上。霎时间像平地涌起了一座箭林,将那四个教头都围在里面。

 四个教头大惊失色,不消片刻,他们箭囊中的利箭完了。唐赛花叫道:“你们留心,我还敬了,我要把你们的四张弓弦全都射断!”她双手齐发,将最后所接的四枝箭都甩出去,箭挟风声,掠过空中,发出呜呜的啸声。那四个教头无法可挡,只好不约而同的提起铁弓招架,但听得一阵噼啪的连珠密响,四张铁弓的弦果然都给她一举射断!

 四个教头掷弓于地,气沮神丧。唐赛花拍拍衣服,抖一抖身上的尘沙,站起来道:“如何?我中华妇孺之辈,亦善骑射,这话可不是说假的吧?”那四个教头跨出箭杆所围成的圈子,面色惨白,听了此话,意殊为不信,拱手齐道:“老太太神技惊人,只怕天下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唐赛花微微一笑,招手说道:“柳青,你也来露一手。”

 其时狂风已息,山上的飞鸟,纷纷飞进谷中躲避外面卷起的漫天雪片,杨柳青取出了弹弓,指着天上的两行雁说道:“我第一排弹弓,要打左边这行雁的左眼,第二排弹弓要打右边这行雁的右眼。”此言一出,不但那四个教头吃惊,所有听得懂汉语的尼泊尔武士都露出不相信的神气。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杨柳青弹弓一曳,嗖嗖连声,左边那一行雁应声坠地;杨柳青脚跟疾转,柳腰一折,弹弓再曳,右边那一行雁也都坠在地上,也相距三丈有多。

 那四个教头分成两组,上前验看,果然是左边那一行雁都瞎了左眼,右边那一行雁都瞎了右眼,眼中都嵌着一颗小小的弹子。一排弹弓能打瞎一行天空飞雁的眼,而且要左中左,要右中右。这手功夫与刚才唐赛花的接箭甩箭,各有胜场,都是足以震世骇俗的绝技!四个尼泊尔教头心望口服,再也不敢多说半句。

 唐赛花与杨柳青回到席上,江南笑嘻嘻道:“邹伯母,你这手绝技教我行不行?”杨柳青笑道:“你给我磕头,叫我妈妈,我也许会教你。”江南道:“好,一言为定,我这就给你磕头。”杨柳青又气又恼,喝道:“别胡闹,这是什么地方?”邹绛霞说道:“妈,教给他。”杨柳青大为奇怪,心道:“难道霞儿看上了这个书童?”岂知邹绛霞早与江南约定,想要学江南那手颠倒穴道的功夫,说好了将杨家的神弹绝技作为交换。

 尼泊尔王心烦意乱,他一连看了三场绝技,由不得他不惊惶,心中想道:“这些汉人难道都是神仙下凡?毒酒不中用,连一个老太婆也能射断铁胎弓。”他所等的一个人还没有来,实在想不出什么办法来折唐经天的威风。

 忽见一个黄发碧眼的西洋武士站了出来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遍,通译的说道:“这位史密夫先生说,他曾听说中国有一种奇妙的点穴功夫,可以制人于死,他说在欧洲也有一种叫做“子午流”的功夫,可以随时令人的血液停止循环,看来大约与中国的点穴功夫相近,他想与中国的点穴名家彼此观摩印证。”

 唐经天听说欧洲居然也有这种与“点穴”相同的功夫,大感兴趣,正想应战,忽见江南笑嘻嘻的站了起来,说道:“我江南手痒得紧,唐大侠,这一场就让我玩玩吧。”

 唐经天笑道:“好极,好极!我几乎把你这位点穴名家忘啦!”江南乐不可支,对邹绛霞说道:“你听到没有?唐大侠也夸奖我,你还敢说我的功夫不行?”咕噜噜连喝了三大盏葡萄美酒,连笑带跳的跑到场心,活像一个顽皮的孩子,争不及待的去参加什么有趣的玩意。

 尼泊尔王怔了一怔,但随即想道:刚才那个老太婆也有这般惊人的本领,只怕这小孩子真会点穴!对江南倒是不敢小觑。那西洋武士却是气得哇哇大叫,指着鼻子道:“哼,哼!叫这个小孩子和我比赛点穴?”江南听不懂的说话,但见他哇哩哇啦的指手画脚大嚷一通,形状甚是滑稽,也学着他的样子和腔调指着鼻子胡叫一通。那西洋武士问通译道:“这小把戏说什么?”那通译其实也不知道江南是说什么,但他听得尼泊尔王传话下来,说这个小孩子是点穴名家,便道:“他说他的点穴功夫很厉害,问你敢不敢和他比试。”转过头问江南道“是不是这个意思?”江南忍着一肚皮的笑,满脸正经的点头道:“对极,对极!你译得一点不错,正是这个意思!欧都由都,艾詹哇哩哇噜。”刚才这个西洋武士出场时曾向冰川天女问候:“欧都由都”是:“你好吗?”冰川天女经过通译传话,也问他:“你好。”他说:“艾詹哇哩哇噜。”即是回答:“我很好。”这是西方应酬的客套语。江南就学会了这两句,模仿西洋武士的口吻,乱嚷一通,但说出来当然是荒腔走调。

 那西洋武士初时勃然大怒,听了江南乱嚷,不觉一怔,心:道:“咦,他怎么向我问好又自问自答呢?”继而自作聪明的想道:“是了,这个小孩子怕我弄死他,所以先向我套套交情。”说道:“小孩子放心,我不要你的性命,只将你点得晕倒就算啦。”江南凝神听他说话,跟着又学他的指着那西洋武士的鼻子大嚷一通,这几句话甚长,他学讲也讲得不全,但“我不要你的性命”这一句却讲得相当纯熟。那西洋武士刚刚对他有点好感,一听之下,怒火又发,“哇”的一声大叫,张手就向江南一扑。

 那武士只当江南是和他胡闹,并不真想用“子午流”的闭血法来对付他,而是想将他摔倒便算。岂知江南在石林中,学过“穿花绕树”的身法,在岩石林中也可以空插自如,西洋武士要捉他,他只当是捉迷藏,绕着那武士的身子转来转去。那武士手长脚长,捉来捉去都捉不着江南,江南时而从他胯下钻过,时而从他肩头跳过,闹得不亦乐乎,旁边人看去,就似乎那长手长脚的西洋武士在和这个小孩子闹着转圈的玩儿,都忍俊不禁,嘻嘻哈哈的哗笑起来。

 那西洋武士大怒,喝道:“你若再胡闹,我可不留情啦!”江南也学着他喝道:“我可不留情啦!”只听得铮的一声,那西洋武士掣出一件奇形怪状的兵器,似一个银制的笔管,约有六七寸长,两头都是尖的,银光闪闪,向着江南的胸膛一刺。江南道:“咦,你点的是什么穴?”身形一仰,便待避开,哪知“得”的一声,那支笔管忽然长了几寸,在江南的胸脯上重重点了一下,原来这枝笔管,装有机关,可以随意伸长,高手比斗,只差毫厘,何况江南还并不是高手,一下便给他点中了。

 江南只觉一阵酸麻,立即又跳起来叫道:“喂,你这件东西倒是件好玩意,送给我行不行?”那西洋武士的“子午流”闭血法和中国的“点穴法”同一原理,不过却没有中国点穴法的深奥,中国的点穴法是认明人身上的各种穴道,所击之处只在一点;而“子午流”闭血法则是按着时辰,将身体某一部分的血液循环阻遏。江南跟黄石道人七天,就只学得他一样“颠倒穴”的功夫,穴道颠倒,血液的循环自然也不是依照正轨,不过因为“子午流”闭穴法触及的部位较广,因此亦感到一阵酸麻,但却无伤害。

 那西洋武士点不倒江南,江南反而嘻嘻哈哈地来抢他的笔管,这一惊非同小可,一按机括,只听“得”的一声,长针又在江南的手腕上刺了一下,江南骂道:“好小家相,你不给我,我偏要取!”使出一招陈天宇教他的“顺手牵羊”,将那西洋武士一扯,一只手托着他的肘尖,另一只手便来硬抢他手中笔管。岂知那西洋武士颇有几斤蛮力,手腕一弯,便是一记勾拳,江南险险避开,他那支笔管向前一送,银针陡的长出一尺有多,针端锋利,在江南腿上重重刺了一下。这一下却不是“子午流”闭血法,而是把银针当成伤人的利器。原来他这支笔管共有三截,第二截的银针是钝头的,用以闭血,第三截的针尖却是锋利的,内贮毒液,可以伤人。江南给他一针,痛得“哎哟”一声大叫,跳了起来,忽觉一腿麻木不仁只道是被他点了穴道,大怒叫道:“哼,就只你会点穴么?看我的!”身形一晃,从那西洋武士蒲扇般的大手底下过,骈指一点,正正点中他胁下的晕穴,那西洋武士哼了一声,立刻跌倒。

 江南一跷一拐的跑回来,对唐经天道:“颠倒穴道的功夫不顶用,喂,你给我解穴。”唐经天一看,见他小腿红肿,笑道:‘这不是点穴,你喝一杯酒就好啦!”暗把一颗碧灵丹丢入酒杯,江南接过这杯葡萄酒一喝而尽,痛楚若失,嘻嘻哈哈地对尼泊尔王笑道:“这大个子说要和我比赛点穴,哈,我用点穴法点倒他,他却用毒针整治我,真不要脸。不过他既然在点穴的比赛上输了,当然算我全胜啦。”尼泊尔王做声不得,那西洋武士的伙伴却忽然哗叫起来。

 原来他们见同伴昏迷不醒,他们以为中国的点穴既与“子午流”闭穴法相同,便尽他们所知,用解“子午流”闭血的手术施救,岂知中国的点穴法奥妙非常,各家各派的点穴法都是不尽相同的,他们不动手术也还罢了,一动手术,割断静脉,放出血来,摸一摸同伴的鼻端,反而没了气息。因此群情汹涌,说是江南用巫法治死了他们的同伴,要向江南索命。

 通译传话过来,江南叫道:“呵呀,我早说过我的点穴非常历害,问过他敢不敢与我比试的,是么?”通译点点头“不错。”江南道:“那么他是咎由自取,怎能要我赔命。”尼泊尔王一想,既然比武,那就难保不伤性命,确是没理由要江南赔命。不过武士们群情汹涌,却是令他难以处置,便道:“请问小侠,你既会点穴,是不是能够解救?”

 江南第一次听得人称他做“小侠”,乐得眉开眼笑,装模作样的说道:“这个吗?这个──”尼泊尔王急道:“怎样?”江南道:“我师父只教我点穴,解穴却未教过。更且,谁教他们胡弄,刀呀叉呀的乱割一通,他们把同伴弄死了,却推给我医,哪有这个道理?”尼泊尔王大为失望,道:“这便如何是好?”江南慢吞吞地道:“小侠不会,大侠可会。唐大侠不但会解穴,而且死了的他也可以医活。”尼泊尔王大喜,急忙向唐经天求救,唐经天暗暗好笑,不想江南再胡闹下去,便道:“好,且待我试一试看,我可不敢担保准成。请那些人不要围在旁边,我好施术。”

 尼泊尔王请通译传话,那群西洋武士听说唐经天可以把死人医活,立刻让出路来,恭请唐经天来施术。唐经天微微一笑,道:“我的手术,是不必临床的。”随手在地上拾起一粒石子,轻轻一弹,筵席与场心相距数十丈,这粒小石呼的一声,端端正正的打中了躺在地上那西洋武士的眉心,旁边的同伴哗然大叫,正欲责问唐经天何以对死了的武士尚加侮辱?忽见那西洋武士“哎哎”的叫了一声,手脚颤动,一霎眼便站了起来。唐经天笑道:“行啦,他们自己割破的伤口,那我可不负责了。”手术割破的外伤,极为轻微,边旁的人替他裹伤包扎,立刻行动如常。

 这群西洋武士见中国的点穴法如此神奇,都是心服口服,一致向唐经天道谢。那个与江南动手的西洋武士长叹一声,将闭血的笔管叫人送给江南。西方武士的规矩,比试输了,就得将佩剑献给对方,这个西洋武士正是依照他们的规矩,何况江南曾向他索取过这枝笔管。江南笑道:“你敬我一尺,我也敬你一丈,这枝笔管我不要啦。”那西洋武士更是感激,大大的恭维了江南一通,称赞他的点穴确是世间少有,江南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其实他的“颠倒穴道”功夫还可算得是独门绝技,至于论到点穴的功夫,第三流还够不上。

 江南正在嘻嘻哈哈,忽觉四围的人突然静寂,气氛有异!

 尼泊尔王突然发出一声欢呼,站了起来,只见两个残了双足的怪人,手挽着手,一跷一拐的跳跃而来,形状诡秘之极,这正是在烽火台中所遇,声言要打断江南双足的那两个怪人,江南一见,吓得不敢做声。

 那两个怪人肩上搭着一件大红袈裟,正是胡僧泰吉提用作兵器的那件袈裟,刚才刮大风之时,袈裟被吹到谷外,想是刚好被这两人拾获,就披了进来。江南很怕这两个怪人,这两个怪人却不理会江南,眼睛向席上一扫,忽地从袈裟上取下一支天山神芒,间道:“这是谁的?”尼泊尔王急忙给他介绍道:“这位是中国最出名的大侠。这两位是阿剌伯最出名的教修士,左边这位是佟古拉,右边这位是阿斯罗。他们师父是东欧和阿剌伯最有本领的异人。”唐经天抱拳说道:“领教了,这支神芒正是我的。”那两个怪人打量了唐经天一会,说道:“幸得在这里重逢,真是好极了,真是好极了。我们还要和唐大侠领教领教!”尼泊尔王听说他们曾经见过颇为奇怪。

 那一晚在烽火台内,佟古拉和阿斯罗其实还没有见着唐经天的面,他们是给唐经天的天山神芒吓跑了的。刚才他们在谷外拾获胡僧的大红袈裟,看到插在袈裟上的天山神芒,还以为是唐晓澜在此(他们的双腿正是唐晓澜用天山神芒射残的),硬着头皮,心惊胆颤的进来。如今一见不是唐晓澜心中都是又羞又怒,立意要和唐经天再决雌雄。

 唐经天道:“请两位划出道儿来吧。”心中正在盘算如何解他们的阴阳掌力,佟古拉和阿斯罗悄悄耳语,商量了好一会,由佟古拉说道:“我们两人是一师所授,碰到一个是两人齐上,碰到一千个也是两人齐上。要比试就是我们兄弟同唐大侠一齐比试。”唐经天心中一凛,想:“若是一个,我有把握取胜,若是两人,他们那怪异的阴阳掌力,却非我一人所能破解。”但在国王筵前,岂能示弱,便道:“好极,好极!那就让我一人接两位的高招!”

 佟古拉道:“唐大侠是国王贵宾,咱们若然武比,只怕伤了和气。”唐经天心中一喜,说道:“那么文比也行,请问两位要如何比法?”佟古拉道:“我们二人想与唐大侠比试轻功。”原来他们二人被唐晓澜打得怕了,听说唐经天也姓“唐”,又会用天山神芒,早已猜到唐经天是唐晓澜的儿子,虽然见唐经天如此年轻,功力料想远远不如他的父亲,但心有顾忌,未有十分把握,终是不敢武比。

 他们是如此想法,这句话一说出来,可令得全场震动,连唐经天也暗暗吃惊。这两个怪人的膝盖已碎,虽然经过多日治疗,不必像在烽火台的时候,用手代足走路,但两双脚好象吊在大腿上一样,一跷一拐,走一步都十分吃力,这个样子,却居然要与唐经天比试轻功,而且看他们的神气,竟似极有把握!

 唐经天怔了一怔,只听得佟古拉又说道:“咱们就以南面这座山峰,作为比试轻功的地点,谁先上到峰顶,谁便算赢。”唐赛花冷冷说道:“可是你们是两个人呢!若然一个比唐大侠先到,一个比唐大侠后到,那又如何?”佟古拉道:“要赢我们两个就一齐赢,要输我们两个就一齐输。我们只要一个落在唐大侠之后,就算我们输了。”这办法看来好似是唐经天大占便宜,唐赛花也无话可说。佟古拉又喝了一大杯酒,“当”的一声,将酒杯摔掉,哈哈笑道:“趁现在天色好,咱们这就比吧,一刮大风,这山峰就更难上了!”

 众人不约而同的抬头一望,但见那座山峰峭壁千丈,积雪皑皑,有如一座白玉屏风在阳光下闪出霞辉丽彩,看这光景,只怕苍蝇爬上去也会滑下来,人哪得立足?即算是用壁虎游墙的功夫,也支持不了多久。

 唐经天正想答话,忽见冰川天女盈盈起立,微微笑道:“唐大侠适才与我国的第一国师比了一场,咱们不该让客人太过劳累,请让我与两位大师比一场吧。彼此观摩印证,原不必有国域之分,尽挑着要与唐大侠比,那岂不是令客人感到见外了?”她这话说得冠冕堂皇,尼泊尔王无话可驳,佟古拉惶恐说道:“公主万金之体,怎好轻试?”冰川天女笑道:“我在冰峰上,也已惯了,这又算得什么?”佟古拉约略听过关于冰川天女的故事,心内嘀咕。冰川天女笑道:“若是我输给二位,再由唐大侠来比,那么双方都比了一场,就没有谁占便宜了。”佟古拉与阿斯罗,在阿剌伯久享胜名,自然要保持身份,听冰川天女的口气,意是口口声声暗指他们想占唐经天的便宜,心中大是气愤,想道:“好,待我们赢你之后,再与他比,那也准赢。这不过是迟早的问题而已。”便道:“公主即如此说,那我们只好奉陪了,请国王恕我们僭越之罪。”

 尼泊尔王持杯沉吟,良久始道:“好,好!请公主珍重玉体,不要强力而为。”他看这峭壁千丈,积雪皑皑的山峰,心中也不禁发毛,甚怕冰川天女一个失足,那便要立刻玉殒香销!转念一想,自己欲讨冰川天女为妻,那是十九不能如愿,若然冰川天女失足而死,那最多是自己与唐经天都无所得,自己的皇位也不怕有人威胁了。所以他几次转念,欲阻还休,终于还是允准了冰川天女的比试。

 尼泊尔的军队听说公主要亲自比试,都是又喜又惊,喜者是有机会得再睹冰川天女的仙容,惊者是怕她万一失足。但王命已下,军士又有谁敢上去劝止?

 几十营兵丁都涌出帐外,但却是万众无声,大家都屏住了呼吸来看这一场比试,冰川天女缓缓走到山峰下面,和佟古拉、阿斯罗二人并排站立,静待尼泊尔王发令。阿斯罗忽道:“且慢!”

 冰川天女道:“怎么?”阿斯罗说道:“咱们这场比试,名是一场,实是两场。上山之后,还要下山。再回来时,谁先落地,那便算赢,还是依照上山的规矩。”冰川天女笑道:“这个何须再说。上了山当然还得下山。好吧,现在可以开始了吧。”挥一挥手,叫一个在旁侍候的尼泊尔武士告诉国王。阿斯罗比佟古拉细心,未获胜,先防敌,心中暗思:“公主能称冰川天女,只怕上冰峰确有非常本领,但下山之时,以我们经常练之有素的神技,则定是能准胜无疑。”

 尼泊尔王一声号令,他的御前侍卫立刻发出一支响箭,只见佟古拉手一按地,腾空飞起三丈来高,头下脚上,向着冰峰猛行,身体一沾着冰壁,便好似钉在上面似的,说时迟,那时快,阿斯罗也照样的腾空而起,但却拿佟古拉的身体作为按手之处,一按他的身体,立刻借力再度飞起,这一下两股力量相合,身子腾空,飞得更高,直飞上四五丈高,始行冲下,仍是像佟古拉一样的附着冰壁,再让佟古拉借他的身体作为按手之处,发力再飞,如是者此起彼落,霎眼之间,已升了数十丈。满山谷士兵,都不禁大声喝彩。却不知他们是用什么方法,如此神奇,竟然令身体钉在冰壁之上。

 原来佟古拉与阿斯罗断腿之后,彼此相依,在各种武功上都练好了互相配合之法,他们对这场比试,更是早有准备,十指上都戴有铁指套,硬用指力插入冰壁。所以他们坚持要两人一同比试,看似给对方便宜,其实却是他们绝妙的取胜之法。

 冰川天女让他们先起步,微微一笑,也跟着腾空飞起,但见她双足一沾冰壁,便再不起步,竟似在冰壁上滑行似的,借那冰雪之力,风驰电掣般向上疾驶。尼泊尔是冰雪之国,溜冰滑雪这种玩意三岁儿童也会,但足下必定装上滑冰的鞋子,而且是顺着下易,向上滑难,像冰川天女这样无所凭依,在冰壁上向上滑行,那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满山谷的士兵发出轰天般的喝彩声!连唐经天与她相识了几年,也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在冰峰上的轻功本领,不禁看得呆了。

 但见冰川天女与佟古拉、阿斯罗二人,时而你抢在我的前面,时而我抢在你的前面,佟阿二人一飞就是四五丈高,但他们要指插冰壁,方能借力再飞,往往就在这刹那间,冰川天女便即滑行空越他们;随即他们二人又是腾空掠过,冰川天女又追上;于是者兔起鹘落,端的令人眼花缭乱。渐渐越上越高,但见冰川天女衣袂飘飘,俨如在千丈的冰壁上蹈空飞翔,美妙之处,难以言宣。山谷下面的数万大军,个个目不转睛的仰头上望,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响。如此奇景,再世难逢,人人心中赞好,连喝彩也无暇了。再过片时,只见这三人好像星丸飞跃,即将到达山顶。

 除了唐经天唐赛花等有限几人外,其他人等已瞧不清楚谁在谁的前面。江南紧张之极,频频问唐经天道:“喂,现在是谁占先了?”唐经天睁圆双眼,仰头上望,不睬江南,江南急得搓着双手,满头大汗。忽听得唐经天一声欢呼,手中酒杯“仓啷”一声跌落地上,江南道:“怎么啦?”唐经天透了口气,这才叫道:“公主赢了!”

 原来在接近峰顶的一刹那,佟古拉使尽平生气力向上一冲,刚刚沾地,冰川天女立刻便跟上来,而阿斯罗虽然也立即飞上,但已是落在冰川天女后面。照他们自己定的规矩,只要有一人落后,便得算输,唐经天瞧得清楚,所以说是冰川天女赢了。

 但在冰峰之上,冰川天女却自己愿当作和论。佟古拉与阿斯罗正自气沮神伤,冰川天女却盈盈笑道:“我赢了阿斯罗,输给佟古拉,若然照你们定的规矩,算我赢了,我自己也心难自安。好这一场就算扯成平手,公不公道?”佟古拉吁了口气,不好意思回答,阿斯罗道“既然如此,我们多谢公主相让了。好吧,咱们再比赛下山。”佟古拉与阿斯罗得冰川天女当作和论,都不禁精神一振,在山峰上与冰川天女并排站好,尼泊尔王的御前侍卫在地上射出一支响箭,响箭带着一溜蓝火升空,山峰上的三人立刻又飞驰而下。

 佟古拉与阿斯罗仍依前法,以一人指插入冰壁,定着身形,第二人再借力飞腾,不过比上山之时,却快得多,俨如两只大鸟俯冲飞下,每一腾起跃落就是十丈有多!

 他们快冰川天女更快,她顺着冰壁溜下,毫不费力,当真如冰河倒泻,飞星急驶,转瞬间已到山腰。佟古拉急极,使尽气力飞降,但见他张开双臂,身上的斗篷被山风吹得好像涨满的风帆,借着风力,下“飞”更速。冰川天女双足交错滑行,在她附着石壁的时间,驶过他面前,盈盈笑道:“小心些为好!”佟古拉全神贯注,哪敢回答,陡然间山上刮下大风,佟古拉一喜,心道:“我乘风飞腾而落,怎么样也比你滑行要快得多!”这时阿斯罗已掠过他们面前,手指刚刚插入冰壁,佟古拉急不及待,用力在地肩上一按,哪知冰雪给风吹得剥落,佟古拉这一下用力,两个人都立足不稳,被风一刮,头下脚上的冲了下来,跌得头晕眼花,好不容易才沾着冰壁,但冰壁滑不留手,他们顺着冰壁滚下,失了那俯冲之势,手指使不出劲来,眼睛又被风刮得张不开来,但觉身体虚虚浮浮,好似向无底的海洋飞坠,心中都在叫道:“想不到就此完了!”

 谷底的士兵不知就里,只见佟古拉二人在冰壁上飞滚而下,是冰川天女竟然落后数十丈之多,还以为是佟古拉用什么妙法,都在替冰川天女暗暗叹息,惋惜她这世上无双的滑雪功夫,竟会败在佟古拉等二人手里。

 忽听得“轰隆”一声,佟古拉触着一块凸出来的大冰块,撞得头破血流,登时晕厥。但也幸而有这块冰块,阻止了他,这才不至从千丈冰崖坠下,送了性命。阿斯罗给他一阻,手脚也给尖冰割伤。冰川天女一看不好,加速滑下,解下腰带,缚住了佟古拉的腰,叫阿斯罗拉着中间,她执着腰带的一头,小心谨慎的将他们拖下冰壁。

 谷底的士兵触目惊心,冰川天女一下来,周围的武士便纷纷涌上去,急忙施救,幸喜二人内功甚有根底,佟古拉伤势较重,头上穿了一个窟窿,经过裹伤包扎,血也止了。尼泊尔王面无人色,忙叫人将佟古拉与阿斯罗抬到帐后疗治。这二人还能说话,躺在担架上频频向冰川天女点首道谢。

 冰川天女回到席上,叹口气道:“料不到我一时好胜,却累得这二人跌伤!”尼泊尔王强笑说道:“公主仁人之心,在绝险的冰峰之上,救了这二人的性命,小王敬佩无限!”亲自敬了冰川天女三杯美酒,心中却一直打鼓,自思自想道:“冰川天女这样本事,万一她肯嫁我,我也制服不了她!”在尼泊尔王眼中,此时的冰川天女已不止是一朵有刺的玫瑰,而是他王位的克星了。尼泊尔王恨不得早早送走了她,但他一来就说过要邀请冰川天女回国,却又怎生措辞将她送走?

 忽听得谷外敲起咚咚的大鼓,一连敲了三十六下,冰川天女知道这是尼泊尔皇室接待最珍贵的外国贵宾的敬礼,心中大诧,想道:“难道这是哪一国的皇子到了!”

 只见尼泊尔王喜形于色,站起来道:“唐大侠,我给你们引见一位当世的异人,他是东欧和阿剌伯诸国公推为最有本领的一位高人,提摩达多大法师!”

 尼泊尔王以王者之礼迎接提摩达多,但见前面王旗引路,提摩达多骑在一匹白象之上,在众武士与弟子簇拥之下,走进山谷营地。唐经天定睛一看,但见他银发披肩,面色却是非常红润,太阳穴微微鼓起,一看就知是内功深湛的高人。唐经天心道:“久闻阿剌伯诸国也是文明古国,他们的武术像中华一样,也是源远流长,这个人倒是不可小觑。”

 提摩达多见国王迎接,略一欠身,便下了象背,众人像捧凤凰似的,陪他走到筵席,尼泊尔王恭请他坐在上位,自己在下首相陪。唐经天暗暗留心,只见他走过的地方,地上的冰雪立刻融化,虽说谷中地气暖和,地上的积雪不厚,但这份功力,即在中国的武林,也没有几人能与抗衡。

 提摩达多横眼环扫席上诸人,缓缓说道:“我此来是想登上世界第一高峰,创造人类奇迹,想不到碰上国王的盛宴,真是幸何如之。”他的话自有人译成中尼二国语言,唐经天听了,心中暗笑,想道:“原来他与金世遗竟是抱着同样的心思!”随即又想:“喜马拉雅山是中尼两国共有的名山,若给他攀上这世界第一高峰,岂不令我们愧死?”心中不期然起了争雄之念。但想到珠峰亘古无人能上,提摩达多的武功再高,只怕也是一场妄想而已。

 尼泊尔王道:“攀登珠穆朗玛峰,稍缓一两日,待天气转暖也还不迟。目下各国武士较技,盛会难逢,正要请大法师指教。”冰川天女看了提摩达多一眼,见他仰望珠峰,洋洋自得,禁不住心中生气,想道:“若给这厮攀上珠峰,尼泊尔人也失了面子。可笑国王还这样奉承他。”这时她也已明白了,提摩达多作尼泊尔王国宾的理由,原来他是想攀登珠峰,喜马拉雅山主权属于中尼两国,他是要取得尼泊尔王的允许,才能登山。不过严格说来,山那边是中国所有,他若从北边登山,按理至少还应得到西藏当局的允可,这时清廷在西藏的当局,自顾不暇,也难以理到这些事情了。

 提摩达多目光与冰川天女一触,倏的面色一变,随即合十说道:“这位女菩萨,就是贵国的公主吗?”尼泊尔王道:“不错,她正是前王的公主,流落中国,孤王此次便是要接她回来。”提摩达多一到,便听得自己的两个徒弟与冰川天女比试轻功,几乎跌至摔死,心中正自不忿,如今见到冰川天女绝世容颜,而且高贵庄严,令人不敢迫视,腔中的怒火怎么也发作不出来,更兼她是半个主人的身份,也不便向她挑战,转过目光,对唐经天看了一眼。尼泊尔王忙道:“这位是中国最负盛名的大侠,令师侄泰吉提便是败在他的手下。他的武功神奇之极,只怕除了法师外,无人能与他相抗。”

 尼泊尔王是故意要挑起提摩达多的敌忾,提摩达多听了通译的话,果然哼了声,说道:“我久闻中国武功的奥妙,可惜无缘来与中国高手切磋,今日得遇唐大侠,那是定要领教的了。”

 唐经天道:“我怎敢当大侠之名,法师若想与我国高手切磋,亦非难事,在一月之内,我定当寻得本领比我高十倍之人,向大师领教。”唐经天知道自己的父母已到此地,冯琳和吕四娘也会到西藏来,心想随便一人,便至少可与提摩达多打成平手。

 提摩达多听了通译的传话,冷冷一笑,仰天说道:“我可没有工夫等一个月,咱们又不是孩子打架,要等大人来帮手嘛,彼此印证武功,谁胜谁败,又算得了什么?唐大侠可不必着忙要挂免战牌。唐大侠若是怕输,那么让在座所有的中国人在一边,区区不才,只凭这双肉掌,愿与所有中国高手较量。”听了这话,泥人也自有气,唐赛花忍耐不住,说道:“经天,你不出场,让我这老太婆向他领教。”唐经天急忙将她按住,冷笑说道:“大法师既然如此挤兑,我虽然不足以代表中国武士,也只好不自量力,向你讨教了!”正是:

 堂堂中国奇男子,岂肯低头服外人。

 欲知唐经天与提摩达多较技,胜败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4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