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回 一片天真 书童戏玉女 十分惶惑 怪客劫囚牢

 黄石道人自居一派宗师,哪曾受过如此侮辱,待要溜走,冯琳面孔一板,指道:“喂,我叫你坐下喝酒,你怎么不听话?”李沁梅噗嗤笑道:“妈,你叫他坐在地上吗?”适才一场大打,店子当中的好几张桌子凳子全都给打得破破烂烂,木头碎块堆满了一地,冯琳道:“对,是我糊涂了,你们二人赶快把地方收拾干净,将侧边的凳子桌子搬几张来,沁儿,你给我监工,不许他们偷懒!”指着黄石道人与董太清,命令他们立刻收拾,黄石道人气得七窍生烟,可是又打她不过,若然不依,只怕她想出更特别的花样,更受不了。

 片刻之间收拾妥当,董太清特别卖力,将地上扫得干干净净。冯琳道:“不错,还有酒呢?”李沁梅道:“要酒可得唤店中的酒保。”冯琳问道:“酒保呢?”李沁梅道:“躲在柜围底下。”冯琳道:“你给我去扯他的耳朵。”那酒保听得外面争斗已止,正钻出头来张望,忽听冯琳说扯他的耳朵,慌忙爬出来,叫道:“有酒,有酒!这位道爷给的金子,尽够买十六坛酒。”

 冯琳笑道:“你倒阔气。”大马金刀地坐下,叫黄石道人和董太清坐在下首,杨柳青母女坐在另外一张桌子,书童江南也被冯琳指着坐在邹绛霞的侧边。邹绛霞大皱眉头,但那是冯琳吩咐的,她可不敢拒绝。

 冯琳道:“我逐个来问,我问一句,你们答一句。”指着董太清问道:“你为什么和金世遗打架?”董太清怔了一怔,面有异色,道:“谁是金世遗?”冯琳道:“你装什么傻?不就是和你打架的那个人?”董太清道:“他是谁的弟子?”冯琳怒道:“是我问你,还是你问我?再多问,把你的左臂也切了下来!快说,你为什么和他打架?”董太清道:“是他和我打架。”冯琳道:“他干嘛和你打架?”董太清说道:“我和杨女侠试招,本来不关他的事,我也不知道他为何要和我打架!”冯琳侧着脸问杨柳青道:“原来你和金世遗是好朋友,这我可不知道。”她暗暗担心,怕杨柳青也看上了金世遗,要招他作女婿。杨柳青愠道:“谁和他是朋友?他曾欺负我母女二人。”冯琳问道:“董太清为什么和你打架?”杨柳青道:“三十多年前,我父亲曾打了他一掌。那时正在你周岁之时,晓澜带你逃走,我父女就是住那间客店遇到晓澜的。当日之事,晓澜也曾目击,你回去问他就知道了。说来他也是你的仇人呀,我父亲打他一掌有何不该?”冯琳呆了一呆,想不到这个董太清原来也是自己的仇人之一。冯琳姐妹恰好在周岁之时,家庭便被当时的四皇子胤所毁,父亲当场身死,冯琳被无极派大师钟万堂救走,冯瑛则被唐晓澜带走,其后不久,冯琳又被八臂神魔抢到海岛上,将她当作女儿抚养,后来又带到四皇子府中,两姐妹分离了二十年才见面。

 冯琳父亲虽然不是八臂神魔师徒所杀,但他们当年都是四皇子胤的门客,北五省英雄死在八臂神魔兄弟之手的数不胜数,说来这冤仇也不算不深。

 三十年来的前尘往事电光石火般地从冯琳脑中闪过,她想起八臂神魔萨天刺怎样教她武艺,在四皇子府中怎样受到宠爱,受了各种各样邪派的武功,后来才得到无极派的真传。四皇子怎样迫她为妃,迫得她逃出皇宫,而到最后八臂神魔两兄弟被她的姐姐所诛,而八臂神魔临死之时,还将一件异宝留给冯琳,那就是专解蛇毒的用猫鹰口涎所制炼的药球。这一些恩恩怨怨,纠结不清,冯琳不觉叹了口气。

 李沁梅拍手笑道:“妈,原来你也有为难之事,不如请姨父姨母来听审吧,我瞧你是穿上龙袍也不像个太子,坐上公堂也不像个判官,装模作样地审个什么?可惜姨父姨母赶不来呵!”她们母女说笑已惯,冯琳常取笑女儿离不开母亲,而李沁梅也常取笑她母亲要靠冯瑛和唐晓澜出主意,被女儿取笑,冯琳丝毫不以为忤,杨柳青可有点诧异,越瞧她的神气举止越不像“冯瑛”。又因李沁梅说她母亲“听审”,好像把杨柳青也当作“被审”之人,杨柳青当然大不高兴。冯琳笑道:“青姐,你看我的女儿被娇纵得不像话了。”面孔一板,忽地庄重地说道:“阿梅,你说我不会断案,我就断给你听。董太清当年受杨老前辈那一掌乃是活该,从今后不许多事。上一代的人都死啦,三十年过眼云烟,早已又是番世界。青姐,旧日的冤仇咱们也不必理啦。”杨柳青本不想再和董太清结怨,闻言自是首肯。董太清更是喜出望外,合十道谢,说道:“女居士慈悲,贫僧感激不尽,就此告辞。”

 冯琳忽道:“且慢。”董太清一惊,说道:“你不是说算了吗?”冯琳道:“我千辛万苦的找人,却给你误了我的事情,让他走了。重罚可免,薄惩还是要的。我罚你在此面壁三天!阿梅,我教你一手点穴法,寻常的点穴,最多十二个时辰,而我这个点穴,非三日之后不得自解,你瞧清楚了。”骈起中食二指,便要点董太清的麻哑穴,董太清急忙叫道:“小僧有事,小僧也急着要找人呵!”冯琳问道:“好,你要找什么人?”董太清道:“毒龙尊者乃是先师至友,武林前辈人人皆知。”冯琳忽然笑道:“出家之人不打诳语,你竟胆敢骗我?金世遗便是毒龙尊者的徒弟,你要找他,为什么和他打架?”

 董太清其实已料到了七八,听冯琳一说,大叫:“可惜!”冯琳道:“你本来不认得他的?”董太清道:“要是认得,我也不放他了。毒龙尊者那根铁拐,三十多年之前,我见过一次,刚才本已有点疑心,可恨他一味蛮打。”李沁梅道:“呸!要不是你欺负邹伯母,他怎会打你?”其实金世遗自出道以来,到处挑事,确是一味蛮打,无可理喻,只是这一次倒有些道理。合董太清倒霉,心想冯琳母女如此袒护金世遗,料想他们之间必有渊源。于是说道:“那么说,咱们都不是外人,不如让我帮你一齐找金世遗吧。”

 冯琳忽然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不对。”指着董太清道:“你不说实话,我还是要把你的左臂切下。”董太清吓了一跳,问道:“什么不对?”冯琳道:“你说你被铁掌神弹打了右臂之后,就遁入空门,不理尘世,那么当然没有见过毒龙前辈的了?”董太清道:“不错。”冯琳道:“那你怎会知道毒龙前辈收有关门徒弟?”董太清略一迟疑,道:“我去年回到猫鹰岛顺便到蛇岛拜访毒龙师伯,却突见他的坟墓,这坟墓料想是他的徒弟所建,我念先师和毒龙前辈的交情,因此想寻觅他的衣钵传人,这又有么不对?”冯琳哈哈一笑,道:“你不是这种重义气的人,你找毒龙尊者的徒弟,必然另有所因,你说不说实话?信不信我不用刀也能把你的左臂切掉?”董太清面色一变,支支吾吾,无法回答,冯琳道:“梅儿,搜他的身,看他在蛇岛偷得了什么宝贝?”

 冯琳机灵之极,见他面色有异,手指不自禁的一按僧袍,便知其中定有古怪。董太清被她一吓,不得已说道:“我到了蛇岛,在毒龙前辈故居住了一晚,发现了毒龙前辈手写的一本东西,我想交给他的徒弟。”冯琳道:“拿来给我看看。”心道:“怎的毒龙尊者这样粗心大意,武功秘笈在临死之前却不交给徒弟?”取过一看,原来却并不是什么“拳经”、“剑谱”之类的手稿,而是一本十年来断断续续所写的日记,冯琳随便翻了一翻,前面大部是他记到了蛇岛之后,怎样寂寞无聊,怎样愤恨世人,怎样训练毒蛇,怎样自创武功等等,冯琳不胜感慨,再翻下去,下半部却是他叙述见了吕四娘之后,心情怎样改变,后来又怎样收了金世遗等等事情。最后几页写他已参悟自己所习的内功,走入魔道,若不得天山正宗的内功解救,必有一日走火入魔,这事情冯琳从金世遗的遭遇,亦已推测到其中道理,看到最后一页,却突然发现一段惊心动魄的文字,冯琳也不禁惊得呆了。

 那一页想是他临死之前几日所写,字迹潦草,但尚可辨识,冯琳看完之后,半晌说不出话。原毒龙尊者在蛇岛住了数十年,初来之时,岛上气候寒冷,其后一年比一年炎热,到毒龙尊者临死前几年,岛上又涌出温泉,毒龙尊者几十年来细心考察,查勘全岛,终于发现了地底的秘密。

 原来蛇岛底下,有一座海底火山,地壳逐年隆起,火山口就在岛中心一个毒蛇窟下,窟深数百丈,毒龙尊者曾垂下去察勘,未到一半,热已难耐,极目望下地心,但见洞窟下面的岩层,已泛出暗赤色的光华,只是岩层太厚,火焰还没有喷出来。那个洞窟毒蛇数以万计,因为耐不住炎热,有些游了出来,有些便盘附在洞口下面数十丈的石壁之上,窟底毒蛇的口涎积成一个小潭,奇毒无比,若火山一旦爆发,只恐整个蛇岛都要化成飞灰,黄海边沿的陆地,也可能波及,海中的生物,那就更是遭逢浩劫了。照毒龙尊者的推算,火山爆发可能在十余年之后,若及早设法,还可以消灾这个祸胎。毒龙尊者所想的办法是,要有一个人不畏此蛇毒的,在火山爆发之前数月,深下洞窟,凿开一条通路,引来海水,然后在即将爆裂而尚未爆裂的火山口凿一个小孔,让火势宣泄出来,这样在海水包围之中,毒火喷出,也无大害。时间算准要在火山爆发之前数月,那是因为到了那个时候,岩层被地火烧得松化,容易凿开通路,引来海水之故。此岛可以采集石棉,因石棉可以做防火的衣服,同时为了便于凿穿石壁起见,最好用一柄可以削铁如泥的宝剑。冯琳看到此处,心中一动,想道:“这个人除了金世遗之外,恐怕找不出第二个来。他熟悉蛇岛地势,又不畏毒蛇,所欠缺的只是一把宝剑而已。”

 再看下去,原来毒龙尊者也想到了要金世遗将来消这场灾难,只是他太过疼爱徒弟,又舍不得叫他冒这场奇险,所以在日记中表现的心情,十分矛盾。冯琳心中暗叹,想道:“怪不得金世遗丝毫不知此事。原来毒龙尊者临死之时,在沙滩上留下让他‘武功大成后,速找天山派’,不但是为了想使他的内力修习,得以踏入正途,而且也是藉此要他离开蛇岛。”

 李沁梅见母亲翻到最后一页,眼光好像定了似的,久久不离开。她心中好奇,凑过头来一看,忽地叫道:“哼,你这厮不怀好意!”手指一挥,指头几乎触到董太清鼻上,董太清吓了一跳,站起来道:“怎么不怀好意?”黄石道人心中愠怒,想道:“以我与董太清的辈份之高,焉能受你这丫头之气。”也站了起来,想出其不意的将李沁梅擒获,作为要挟。冯琳将女儿一拉,摆手道:“不关你们的事。梅儿,你看到什么了?怎么胡乱骂人?”

 冯琳正自奇怪,毒龙尊者这一页日记,字迹潦草,写得密密麻麻,她自己看了许久,才看得出个所以然来,女儿没有一目十行的本领,怎么一看就知道了?忽见李沁梅抢着指道:“你看这儿!”冯琳一看,原来纸张上端有一行较端正的字体是:“明日我决将秘笈付与遗儿,他应继承余之衣钵,终生以救治麻疯患者为业。”李沁梅道:“你瞧,我就不愿世遗哥看到这条,一生与麻疯患者为伍,那还有什么乐趣?”冯琳不觉噗嗤一笑,“有没有乐趣,又关你什么事?再说,这是他师父的遗命,你不能怪到和尚道士的身上呵。”心中想道:“若给女儿看到火山之事,她更要受惊了。”

 董太清说道:“女侠明见。这本手稿上面写些什么,我一个字也不敢看。只想师父的东西,自应交给徒弟。我寻访毒龙尊者的徒弟,用意不外如斯。”其实他是看了,知道毒龙尊者的武学秘笈已交给了金世遗,他是想用这本日记去骗取金世遗的毒龙秘笈。

 冯琳眼珠一转,忽他说道:“不用你费心啦,这本东西让我交给他。好,免你的罚,你可以走啦!”董太清甚是不甘,可又不敢问冯琳讨回,讷讷道:“我帮忙你找他好不好?”冯琳道:“随你的便,我可不领你的人情。喂,你又为什么和金世遗打架?”这一句却是向着黄石道人问的。

 黄石道人满肚子闷气,黑着脸孔,没有回答,江南瞧他可怜,抢着答道:“这都怪我不好。”冯琳道:“咦,你这小厮倒很有义气,怎么怪你呢?”江南道:“我不想做这位道长的徒弟,金大侠和唐大侠都帮我,所以这位道长迁怒他们了。”冯琳笑道:“这个臭道士木口木面,一看就令人讨厌,你不想做他的徒弟,没有什么不对。”冯琳哈哈一笑,转向黄石道人道:“喂,你强收徒弟,必有灾殃,你知道么?”她这话是有感而发,因为当年双魔也曾想迫她为徒。

 黄石道人恨恨说道:“我宁愿把这点玩艺埋到土里去,今生也不再收徒弟。”冯琳道:“好,你既愿改前非,不强收徒弟,那你也走吧,嘻,你比这和尚有骨气,刚才得罪了你呵!”黄石道人啼笑皆非,插好拂尘,追上董太清走了。

 杨柳青的面孔一板,问道:“我也可以走了么?”冯琳怔了一怔,道:“咦,你这是什么话?哈,你还记得旧时的仇恨么?”杨柳青道:“岂敢,岂敢!”拉着女儿便走,江南笑嘻嘻跟在她的后面,叫道:“喂,你们不是要找唐大侠么?”杨柳青回头瞪了江南一眼,正欲发作,邹绛霞道:“对呵,妈,你为什么不问问唐伯母?”

 冯琳追了出来,笑嘻嘻道:“你唐伯母在天山,将来你总能看到。”邹绛霞一愕,转过头去埋怨母亲道:“妈,你怎么要我呼她做唐伯母?”甚觉不好意思。冯琳笑道:“休怪你的母亲,我的熟人十个有九个都会认错的。”杨柳青早已瞧出她不是冯瑛,想起昔日被她飞刀削发之恨,一肚皮闷气,但如今大家都是半老徐娘,当然不好再发作了。冯琳笑道:“我也有事情要姐姐帮忙,待我寻到金世遗之后,陪你一道上天山吧。”杨柳青冷冷说道:“我自己会走,不用费心啦。”她本来打听到唐晓澜夫妇已到西藏,刚才她错将冯琳当作冯瑛,还在奇怪唐晓澜为什么不与她一道。她本该将唐晓澜夫妇已离开天山之事告诉冯琳,但为了正在气头,却故意不说,弄得后来险些误了冯琳大事。

 杨柳青带了女儿疾走,冯琳笑了笑,便由她去了。邹绛霞莫名其妙,想问她的母亲,见母亲气鼓鼓的,也不敢问。两母女走了一阵,忽见那书童江南,又追了上来,大叫道:“喂,你们为什么不问我?”杨柳青道:“讨厌!”邹绛霞折了一株树枝,向他一戳,道:“问你什么?”江南“哎哟”一声,一个筋斗倒翻出去,笑嘻嘻的道:“没有点着!”拍一拍手,说道:“你们不是要问唐大侠么?”邹绛霞道:“难道你这小厮竟也认得唐大侠不成?”江南道:“哈,你猜不透,我不止认识他,还挺要好呢,他每次见我,都要和我拉手,谈好半天!他还指点过我的功夫呢!”邹绛霞道:“吹牛!”江南道:“什么吹牛?唐大侠长得挺英俊的,比我家公子大两三岁,有一柄宝剑,叫做游龙宝剑,还会打一种奇形怪状的暗器叫做天山神芒的,是也不是?”邹绛霞道:“呵,原来你说的是唐经天。”江南道:“不错,唐经天就是唐大侠,唐大侠就是唐经天,难道还有第二个人?刚才那个女人说他在天山,那是骗你们的。”邹绛霞笑道:“我妈妈问的那个唐大侠,是唐经天的爸爸。”江南道:“他的爸爸我可就不知道了。我江南素不吹牛,知道就说知道,不知道就说不知道。你要找唐经天,我就带你们去,你要找他爸爸,这个忙我就帮不上啦!”转过身便走,邹绛霞追上去叫道:“喂,我正是要找唐经天。”江南嘻嘻笑道:“那你何不早说,还要打我?哼,给我赔礼!”邹绛霞道:“你自己一大车说,说来说去,现在才说出唐经天的名字,还怪我呢!”江南笑道:“谁不知我叫多嘴的江南?”杨柳青道:“霞儿,别听他胡扯。”江南见她们意欲不理,反而急了起来,道:“一点也不胡扯,你们如要知道唐经天的下落,只有问我!”杨柳青道:“好,那你说吧。”江南道:“他就住在我主人家中。”

 杨柳青问道:“你主人是谁?”江南道:“我的少主人是萨迦宣慰使陈定基陈老大人的公子陈天宇。”他一口气将主人的“衔头”念出,有如念急口令一般,杨柳青也不禁开颜一笑。邹绛霞道:“不错,我听见过唐经天提过这个名字。”江南得意洋洋地笑道:“是不错了吧?我江南有吹牛没有?”邹绛霞满心高兴,觉得这书童也很有趣,并不讨厌他了。

 江南将杨柳青母女带到了宣慰使衙门,陈定基日夕盼望他回来,正自等得心急,立刻召见,见他和两个女人同来,甚是诧异,江南道:“这位邹太太是唐大侠的长辈,我江南好大的面子才请得她来!”陈定基眉头一皱,道:“我这书童不懂礼貌,两位休怪。”命家人唤陈天宇和萧青峰出来。萧青峰熟悉武林掌故,一听得铁掌神弹杨仲英的女儿,肃然起敬,急忙陪她们说话。杨柳青这才知道唐经天果然是在陈家居住,但恰好在前两天动身,与冰川天女同往拉萨去了。

 陈天宇也在陪着她们说话,忽听得父亲叫道:“宇儿,过来!”只见父亲捧着一纸八行信笺,手指微微颤抖。陈天宇一看,也几乎忍不住狂喜叫喊,原来那是江南带回来的陈定基亲家周御史的信,信中说他已奏明皇上,不日就将有圣旨到来,赦他回京,官复原职了。陈定基十余年来梦想回乡,读了此信,喜极而泣,陈天宇想起不日南归,正好可以摆脱土司女儿的纠缠,亦是喜不自胜。

 陈天宇道:“江南,这次多亏你啦!”江南道:“这算得什么!”陈定基也笑道:“江南,我一向不放心你,原来你还当真有用!”江南道:“多谢老爷夸奖。我江南虽然有时胡闹,做起事来倒是错不了的。”陈定基平日持家严肃,这时任得江南胡说,一点也不责怪。陈定基将书信折好,笑道:“江南,从今之后,你可与天宇兄弟相称,不必作书童啦!”江南道:“那么以后老王也不能再管我啦?是不是?”老王是管家的老仆,平日最欢喜骂江南多嘴,陈定基笑道:“那个当然,不过他年纪比你大,你也不应对他摆主子的身份。”江南道:“我只要他不嗦我,我岂会欺负他?老爷,那么我去哪儿也可以任由我意么?”陈定基怔了一怔,道:“从今后你不再是童仆,你愿留便留,不愿留呢,我送你三百两银子,让你自己成家立室。”江南道:“谁愿意讨媳妇自惹麻烦。不过我答应过这两位娘儿,帮她们找到唐大侠。君子不能食言,唐大侠既然去了拉萨,我也得陪她们到拉萨。回来后我再服侍公子。”陈定基笑道:“原来如此,好吧,你见唐大侠时,替我问候。”江南回身对邹绛霞道:“我陪你们去,你可不能再叫我小厮啦!”

 江南果然陪杨柳青母女到拉萨,住了几天,却不知到哪儿去打听唐经天。

 唐经天和冰川天女比她们早到几天,这时正在拉萨碰到一件极其离奇的事。

 唐经天和冰川天女是第三次来到拉萨,前两次他们虽然是心心相印,外表却还是若即若离。这次两情融合无间,自是大不相同。月夕花朝,晨昏絮语,正是说不尽的旖旎风光,柔情蜜意。不过,他们也为一件事情感到烦恼,那便是龙灵矫的事情。龙灵矫被捕下狱,已是二年有多,生死未知,吉凶难测,他们既不便探监,更不好劫狱。何况龙灵矫是唐家的衣钵传人,唐老太婆唐赛花现还健在,以她的脾气,也不喜欢外人干预她门户之事,所以唐晓澜曾叮嘱过儿子,叫他到川西去知会唐赛花。后来由冰川天女转告。当时唐赛花怒气冲冲,恨不得立即赶到拉萨,不料后来发生了金世遗大闹唐家之事,唐赛花和金世遗彼此中了对方的毒针,虽然其后互相交换解药,但料想她年老体衰,元气恐怕不易恢复。所以唐赛花究竟到了拉萨没有,唐经天也一无所知,难以预测。

 唐经天与冰川天女商量之后,终于还是决定去拜会福康安,设法探听消息。他们曾为福康安保护过金本巴瓶,冰川天女最近又曾因为萨迦叛乱之事,以佛门护法的身份谒见过达赖活佛和福康安,所以他们料想福康安不至于不见他们。

 他们到了拉萨的第三天,便到驻藏大臣的衙门拜会福康安,只见衙中戒备森严,大殊往昔,他们早已备办礼物,拜托签押房的门官,请他立即通报,在签押房(相当于现代机关的传达室)坐了一会,果然便有一个官儿带他们到内衙客房,奉茶之后,门外有人揭帘走入,唐经天站起来一看,来的却是一位师爷。

 那师爷道:“福大帅玉体违和,本来不见宾客,听说是二位来,特地叫小可迎接,不识二位有何见教?”唐经天大失所望,但想既然来了,不愿空手而回,便假作不知道龙灵矫被捕下狱之事,向师爷问道:“我们有位朋友,听说在福大帅幕中,想来探听一下,不知他是否尚在此处?”那师爷颇感意外,问道:“贵友高姓大名?”唐经天道:“姓龙名灵矫。”那师爷面色一变,连连摇手道:“没听说有这个人!”唐经天见他如此张皇,心道:“他能代表福康安接见客人,自应是福康安的亲信心腹了,不至于怕人误会他与叛逆有牵连,难道是龙灵矫有什不妙么?”

 那师爷便想端茶送客,唐经天见他捧起茶杯,假装不懂官门礼节,仍然端坐不动,故意絮絮不休的问福康安是什么病,看什么医生,吃什么药,那师爷支支吾吾,坐立不安。看情形,福康安根本没有什么病。唐经天正在好笑,忽听得外面有喧闹之声,有人大声说道:“福大帅不见客,别的客人可以不见,我那却是非见不成!”

 一听之下十分熟悉,原来竟是云灵子的声音。唐经天心中一凛,要知云灵子乃是清廷大内的“供奉”,职位比侍卫更高一级,当初就是派他来捉拿龙灵矫的。后来福康安将龙灵矫扣押在驻藏大臣的衙门,云灵子又是回京请旨的人。

 西藏与内地隔离,情况特殊,俗语有云:“山高皇帝远”,何况福康安又是当今皇上最亲信的人,奉命全权处理藏事。衙门中的吏役,恃着福康安的威势,即使是对从北京来的官员,也并不怎样买帐,见云灵子相貌粗鲁,说话又如此嚣张,冷笑说道:“王公贝勒到来,也得等候我们的福大人传见,哪有这样乱闯衙门的道理?”唐经天心道:“原来他们还不知道他是大内供奉。不过照福康安的权势,大内供奉也算不了什么,论理只该到大帅营的中军处报到,然后请求谒见才是,云灵子之敢闯衙,定是另有所恃。”果然听得云灵子“哼”了一声,哈哈笑道:“王公贝勒可以不见。若然皇上到来,你们的福大人见是不见?”那吏役似是吃了一惊,道:“你是奉了圣旨的么?”只听得铿的一声,似是金属相触的声响,云灵子道:“怎么样,‘如朕亲临’这几个字你们认不认得?快叫福康安来恭接圣旨!”

 唐经天这一间房,三个人都不自觉地停了说话,接待唐经天的那个师爷面色更见沉暗,原来他与龙灵矫乃是昔日同僚,私情不错,也料到云灵子是为龙灵矫而来,只是皇上竟把一面“如朕亲临”的金牌,交给一个侍卫带来,看来皇上把龙灵矫的事情看得非常重要,而龙灵矫也是凶多吉少的了!

 吏役见了金牌,大为震惊,当然不敢再怠慢了,急忙请他到另一间客房,同时去禀福康安。唐经天细听他们脚步声的方向,忽然站起来道:“福大帅既是身体违和,那么我们也告辞了。福大帅跟前,烦你代我们斥名道候。”那师爷巴不得他们早走,连忙送客。

 唐经天轻轻拉了冰川天女的衣袖一下,两人不理那个师爷,径自大踏步的向前行走,那师爷忙道:“请从这边走。”他还以为唐经天不识道路,走错了方向。唐经天头也不回,走到一间房子外边去,忽然停下,“哼”了一声,怪声怪气的叫道:“好大的架子!”他故意变了嗓子,听起来活像一个老师爷在打官腔,十分刺耳。

 云灵子正在这间房内,闻声大怒,跳出来喝道:“什么东西?胆敢──”话未说完,陡然见是唐经天与冰川天女,这一惊非同小可!唐经天说道:“烦借圣旨一观!”说来稀松平常,就像跟老朋友商量一样。冰川天女面向着云灵子,手指微微翘起,指端挟着一枚冰魄神弹,发出刺骨的奇寒之气!

 云灵子吓得不敢动弹,唐经天从他身上搜出圣旨,拆开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的是:“前朝逆臣年羹尧之子年寿化名龙灵矫,潜入西藏,图谋叛乱,既已擒获,可在当地处决,不必解京。此谕驻藏大臣福康安。”谕旨只写龙灵矫“潜入西藏”,没说他“混入幕府”,已是给了福安康天大的面子,唐经天原料到龙灵矫凶多吉少,却没料来得如是之快,捧着圣旨,登时呆了。

 内堂传来叱喝的声音,是福康安即将出来的信号,代表福康安送客的那位师爷吓得面如土色,唐经天瞿然一惊,急忙将圣旨塞回云灵子怀内,苦笑道:“多谢赐阅。”一转身,立刻与冰川天女奔出甬道。云灵子惊魂未定,见了福康安之时气焰大减,被唐经天偷去圣旨观看的事,那更是不敢提了。

 回到旅舍,两人商量了好半天,冰川天女忽然想起龙灵矫还有一个师弟,名唤颜洛,住在布达拉宫内东面的葡萄山下,事情既然如此紧急,理应先通知他。

 两人立即出城,赶到颜洛住所,那地方本是龙灵矫旧日的住房,龙灵矫因为向得福康安宠信,被捕之后,福康安特别宽容,并不查抄家业,仍准颜洛住在该处看守。

 颜洛立刻请他们到密室商议,关上房门,颜洛便道:“唐大侠几时到的拉萨?可听到什么关于敝师兄的风声么?”唐经天道:“云灵子已经回来了,只怕对龙三先生有所不利。”他想先探颜洛的口风,一时之间,还未敢将“圣旨”说出。颜洛忽然恭恭敬敬的向唐经天与冰川天女拜了四拜,唐经天拦阻不来,只好避开,只听颜洛沉声说道:“唐大侠义薄云天,小弟有不情之请,不知该不该说?”唐经天道:“但说无妨!”颜洛道:“小弟想来想去,实无他法可救师兄,唯有劫狱!”唐经天怔了怔,心中想道:“龙灵矫与我没深交,我对他的为人并不知道清楚,这犹罢了,若帮他劫狱,这岂不是要在拉萨惹起轩然大波!”继而一想:“龙灵矫虽是年羹尧的后人,但看他做的几桩事情,也还是个有肝胆的男子。交情虽浅,但眼看这样的人材被清廷处决,总是可惜。”继而又想道:“听爹爹在天山所说,龙灵矫心切父仇,看他在福康安幕中,十年来处心积虑,只怕出狱之后,更酿成巨变。”但随即又想到:“龙灵矫也是个明白人,我救他出狱之后,劝他放弃在西藏建基立业的图谋,料他肯听。爹爹既肯让我去知会唐老太婆,那么出手救他,谅爹爹也不会责备。”唐经天自幼受父亲的熏陶,遇到大事,总是考虑得周详之极,然后去做。主意一定,那便是义无反顾的了。

 颜洛见唐经天踌躇再三,叹了口气,只道事情绝望。唐经天忽道:“好,今晚二更!”颜洛大喜,还未说得出话来,忽听得门外蹄声疾响!

 颜洛道:“委屈两位在这斗室暂躲一会。”出外去看,只见福康安的卫士队长罗超带了六个人来,颜洛认得其中四人都是福康安帐下的高手,另外还有一男一女,相貌古怪,一副骄态,这两人乃是云灵子夫妇,颜洛却不认得。

 颜洛吃了一惊,抱拳问道:“罗队长深夜降临,有何赐教?”罗超哼了一声道:“颜洛呵,你好大的胆子!”颜洛道:“卑职奉公守法,并无逾矩,罗队长此话是什么意思?”罗超道:“明人面前不说假话,你将龙老三劫到那儿去了?”颜洛一震,失声叫道:“什么,我师兄被人劫去了?”罗超喝道:“事到如今。你还惺忪作态,这未免太不够朋友了,当真还要我动手么?”颜洛又惊又喜,道;“这,这从何说起?”罗超道:“若不是你,还有何人劫狱?”颜洛道:“小弟足不出户,已有半月,怎能分身前往劫狱?”

 罗超望了颜洛一眼,心中想道:“他神色如常,并无疲态,我们一到,他又立即出来,衣服也整洁无尘,难道劫狱的另有其人,确实不是他?”颜洛道:“请问劫狱情形如何,大牢卫士如云,难道没有一人和飞贼朝相么?”罗超尴尬之极,又“哼”了一声,道:“我问你要人,你却反而问起我来了。罗某虽是无能,也不能任你戏耍!”敢情他们连飞贼的影子都没见着,就发现龙灵矫被劫走了。故此罗超被他问着,便一口咬定是他。颜洛道:“若然是我劫狱,我岂能在此恭候诸位光临,诸位不信,请尽管搜查。”罗超冷笑道,“焉知你用的不是苦肉之计?把龙老三放走了,你自愿顶桩。念在彼此同事一场,你把龙老三藏身之处告诉于我,我也不欲将你难为。”颜洛道:“你就是把我插了三刀六洞,我也说不出师兄下落。”

 罗超看他神色,颜洛不似假装,心中踌躇难决,云灵子喝道:“既然这厮是龙灵矫的师弟,那就只有着落在他的身上,与他嗦作甚?”跨前一步,张开蒲扇般的大手,向颜洛肩头一抓抓下。颜洛身子稍侧,避开了他一抓,猛地里呼的一声,一条五色斑斓的彩带,长虹般的疾卷而来,一条彩带,竟使得似软鞭一样。颜洛心中一凛,这两人的本领比罗超厉害得多,百忙中就地一滚,云灵子一跃面前,预先抢到颜洛趋闪的方位,一提脚就踩下去!

 忽地里只觉得脚跟的涌泉穴透骨奇寒,云灵子身不由己,蹬、蹬、蹬的连退了三步,眼前一亮,只见冰川天女与唐经天已并肩走入堂中,桑真娘的那条绸带也被唐经天双指一夹,“剪”去一段。

 云灵子这一惊非同小可,他因为听说颜洛武功不错,故此约了婆娘前来帮手,准备在罗超这一干人面前大显威风,那料得到唐经天与冰川天女却会在这里出现,云灵子夫妇当年曾合战冰川天女,也占不了便宜,又曾被唐经天的天山神芒打得狼狈而逃,而且他又知道唐经大是当今武林至尊唐晓澜的儿子,天大的胆子,他也不敢与唐经天相抗,急忙跃过一边,像一只斗败公鸡似的暗自运气御寒。

 罗超等人都是当年去迎接金本巴瓶的人,见过唐经天与冰川天女,也不禁都愕住了。唐经天微微一笑,向罗超一揖,说道:“请问龙三先生被劫,可是今晚之事么?”罗超急忙还礼,说道:“不错,就在一个时辰之前!”心中奇怪唐经天何以知道?莫非劫狱的人是他不成?心中所疑,却不敢向唐经天喝问,唐经天又是微微一笑,说道:“我们来到此处,已有两时辰,颜先生一直陪着我们说话,除非他有分身之术,否则劫狱的人定然不是他了!”

 云灵子道:“呵,那就……”他正想说:“那就是你!”刚说得几个字,心神一分,奇寒之气又循着穴道上侵,唐经天瞪眼道:“就,就是什么?”云灵子一未要运气御寒,二来怕唐经天说出偷看圣旨之事,他原来就是因为此事,而怀疑唐经天劫狱的,可是一说出来,自己也大失面子,三来他也怕抓破了脸,唐经天和冰川天女一动手,自己就要先吃大亏。有这三项原因。故此被唐经天一喝,他话到口边又吞了回去。

 罗超见风驶舵,赔笑道:“既是两位义士担保,那就定然不是颜兄了,请恕刚才鲁莽,缉拿劫狱的罪犯要紧,我们告辞了!”颜洛送出门外,见云灵子一跛一拐的走得十分狼狈,心中暗暗好笑。

 回到堂上,却见唐经天忧形于色,颜洛笑道:“有人替我们劫狱,咱们可省事多了。”唐经天沉吟道:“这劫狱的究是何人?福康安帐下虽然没有一等一的高手,但今晚守狱的人必然比寻常严密百倍,云灵子夫妇只怕也要在牢中看守,这人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龙灵矫劫去,云灵子这一干人连他的相貌都看不清楚,这人的武功也真是深不可测了!”冰川天女道:“你看,会不会是唐老太婆?”唐经天道:“若是唐老太婆,他们难道连男女都分不出来吗?怎会疑到颜兄身上?”冰川天女忽道:“莫非是金世遗?”唐经天道:“金世遗虽说行事怪诞,但与龙灵矫素不相识,似乎也不会无端端地跑去劫狱。”唐经天知道龙灵矫在西藏有很大的潜势力,现在不知落在何人手中,不由得又喜又忧。众人谈论多时,都猜不到劫狱究竟是何方神圣?正是:

 狱中劫走奇男子,漠外风云又一场。

 欲知后事如何?猜看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4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