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回 短梦几时醒 音传海外 幽情谁可诉 人散荒原

 你道是什么事情令得金世遗惊诧如斯?原来当他敲碎长颈酒樽,鲸吞狂饮之际,忽听得轻轻一响,突然似有一小粒丸药似的东西,随着他吸起来的酒柱,一下子冲入他的口中,立如珠走玉盘,滑下喉咙。事情来得太出意外,金世遗刚一惊觉,要吐已来不及。试想金世遗是何等武功?他放暗器的手法更是独步天下,连四川的暗器世家唐家也占不了他的便宜,居然会在这小酒肆中遭人暗算,他焉能不惊诧张皇?

 一股凉气直冲丹田,焦渴立刻止了。金世遗只觉得有说不出的舒服,晕眩、耳鸣等等现象也立刻消散了。金世遗和法王苦斗半夜,熬了一晚未睡,本来昏昏沉沉,这时,眼睛也似给清晨的露水洗过一样,比前更加明亮,神智也比前清爽,看来那并不是毒药,而竟是一粒灵丹。金世遗猛的心头一动,想起冯琳曾与他谈过天山雪莲的灵效,莫非这竟是天山雪莲所炮制的碧灵丹?

 金世遗叫道:“哪位高人,赐恩惠,请求一见。”一抬头,只见酒肆的四面窗户,现出两张面孔,可不正是冯琳母女?金世遗尖叫一声,顿时呆若木鸡。唐经天是李沁梅的表兄,自己拒绝了唐经天的恩惠,将唐经天送给自己的碧灵丹连瓶掷回,却终于还是服了他的碧灵丹,虽说那是唐经天的姨母冯琳送来的东西,强纳入他的口中,但那又有什么分别?还不是天山派的秘制灵丹?还不是等于间接接受了唐经天的“恩惠”?金世遗一心要和唐经天赌一口气,只想让他受自己的“恩惠”,自己怎肯受他恩惠,哪知一斗法王,几乎送命,是冰川天女救了他,现在又是冯琳送来的碧灵丹,让自己恢复了被法王内力所消耗的元气,而这两个人都是与唐经天关系最密切的人。金世遗但觉自尊心受了损害,转瞬之间,心念百转,窗外李沁梅正在用手指刮脸,还是从前那副娇戆的顽皮的神态,李沁梅正在等待他招呼,可是金世遗却似给人定着似的,口唇颤动,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忽地窗外人影一晃,似乎听得冯琳低声的说了一句什么话,两母女忽然又不见了。金世遗颓然坐下,突然后悔起来,想起李沁梅和他初见面时和他说的话,那时他正在峨嵋山戏弄野猴,李沁梅对他说的话是:“你对它好,它就对你好;你要是欺侮它,它就不和你做朋友,你怎么这点道理也不懂呵!”当时不觉怎的,现在想来却是大有哲理,李沁梅说的是猴子,但何尝不是说人?难道世人之对自己冷淡,竟是自取其咎么?自己偶然做了一次好事,替陈天宇去冒险犯难,他们就这样的关心自己,救护自己?莫非这个世界并非自己听想像的那样“冰冷”?莫非错的竟是自己不成?

 酒保从未见过有如此奇怪的饮客,定了神看着金世遗,冯琳母女的踪迹,他根本没有发觉。只见金世遗颓然坐下,将半边面转向窗外,葡萄美酒泼了满地,他也丝毫不睬,看样子竟是呆了。酒保心中骇怕,轻声道:“客官,还要酒么?”金世遗呆呆的凭窗遥望,竟似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酒保心中七上八下,生怕酒钱没有着落,但金世遗神气骇人,酒保给他吓的不敢再问。

 金世遗此际心中烦乱之极,陡然觉得这个世界似乎与他接近了却又那样陌生,他记起了人世的冷酷也记起了人世的温暖,他的父亲、幼年之时曾偷过番薯给他吃的老乞丐、第一个将他当作朋友看待的冰川天女以及刚刚走掉的顽皮而又娇戆的李沁梅,这些人物的影子一一从他心上飘过,好像他所熟悉的水上的浮萍,随着滚滚波涛东去,永不回头;但他对浮萍无所牵念,而这些人物虽然在他的生命中占短短的时刻,却令他永不能忘。他又陡然想起自己的生命即将像窗外那枯黄的树叶,这些人都不能再见了,不觉百感交集,悲从中来,难以断绝!他真的想追出去唤李沁梅,但她们的影子早已不见了。

 门外有脚步声走来,金世遗如醉如痴,看着窗外的广阔的原野,根本就没有留意。忽听得有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说道:“要一杯马奶酒。”另一个少女的声音撒娇说道:“妈,我不要味道酸的马奶酒,我要甜甜的葡萄酒。”这声音也似在哪儿听过的,金世遗猛的回过头来,与那两个母女打了一个照面,那少女忽的退后三步,睁大眼睛,面色刷一下变得灰白如死!

 金世遗最初还以为是冯琳母女回来了,谁知不是。这两母女乃是杨柳青和她的女儿邹绛霞,杨柳青渴念唐晓澜,邹绛霞也惦记着唐经天,因此两母女远赴回疆,意欲上天山寻访他们,到了回疆,碰到李治,才知道唐经天正在西藏,而唐晓澜也因为挂念儿子,半个月前动身,也到西藏去了。因此杨柳青也带着女儿转到西藏来,却想不到在这里碰到了金世遗。这时金世遗穿的乃是陈天宇的衣裳,再不是麻疯的打扮了。她们刚刚进来的时候,还以为是萨迦城中贵介公子,到效外春游,在小肆喝酒,哪知看清楚了,竟然是曾令她们吃过大亏,又害怕又恨的“毒手疯丐”!

 金世遗吓得她们魂不附体,岂知她们也吓走了冯琳母女。原来冯琳在年青时候,曾屡次戏弄杨柳青,有一次甚至假冒她的姐姐冯瑛,用飞刀削去了杨柳青的头发。所以冯琳远远见她走来,大感尴尬,不好意思和她相见,便和女儿悄悄躲开。这原因她女儿都不知道,金世遗自然更加莫名其妙。他刚才自怨自艾,还以为冯琳母女是认为他无可救药,才离开他呢!

 邹绛霞正在向着母亲撒娇,忽然发觉那王孙公子模样饮酒的人竟然是毒手疯丐金世遗,登时吓得面如土色,杨柳青道:“怕什么?记得你是铁掌神弹杨仲英的外孙女儿!不要给人小视了!”杨仲英是几十年前北五省的武林领袖,杨柳青一生以此自豪,名门之后,最怕辱没家风,杨柳青虽明知不是金世遗的敌手,但以她的身份,怎能示弱逃亡?而且她也见识过这个“疯丐”的“毒手”,知道若是金世遗存心要与她为难,逃走也逃不脱。还不如决心一拼,静待他的发难。

 若然是在几年之前,金世遗听得杨柳青将父亲的名头拿出炫耀,非把她戏弄个够不可!然而此际,金世遗非但没有这个心情,反而心中感到歉意,想道:“呀,这女孩子本来是天真无邪的,和沁梅妹妹差不多,一见我却吓成这个样子,这都是我种下的孽果。弄得世人都把我当作怪物。”

 杨柳青拣了一付座头,牵女儿坐下,高声叫道:“拿两杯葡萄酒来!”将弹弓取出,摆在桌上,她口中虽说不害怕,心里却是害怕得紧,取出弹弓,其实自己壮胆而已,邹绛霞只觉母亲的手指微微发抖,连声音也有点变了。忽听得金世遗微微一笑,偷眼看时,只见金世遗正在凭栏喝酒,看也不看她们。

 两母女忐忑不安,忽见外面又来了一个人,却是个书童的打扮,肩上搭着一个褡裢(当时流行的一种出远门旅行的背包),满面风尘之色,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神情虽然显得颇为劳累,面上却是笑嘻嘻的,似乎正办了一件什么得意的事情。

 这书童一进店门,便把褡裢往桌上一顿,自顾自的笑道:“这可好了,明天就可到萨迦啦。酒保,给我一杯冰的葡萄酒。”西藏地方,山岭上长年冰雪不化,但每到午间,平地却酷热不堪,是以酒店人家多贮有冰雪。这时虽未近午,但那书童长途跋涉,热得直喘气,他拖了一张有竹背的靠椅过来,躺下去伸了个懒腰,除下脚上的草鞋,邹绛霞隐约闻到有股臭味,原来那书童脚板上起了无数水泡,他正在把那些水泡一个个的弄破,闭起眼睛,享受那抓痒的滋味。邹绛霞掩着鼻子,有点讨厌,但看那书童滑稽的神情,若不是她心中有事,几乎要发出笑来。

 酒保拿了一樽开了口的葡萄酒给他,上面有几片浮水,另外还有一盘碎冰块,是准备给他加用的。那书童喝了一口,大叫道:“好舒服,北京的皇帝老儿家厨所酿的御酒也没有这个味道!”眼光一扫,忽然朝杨柳青母女这边笑嘻嘻的走过来。

 邹绛霞怔了一下,只见那书童笑嘻嘻地说道:“你们不懂喝酒,葡萄酒冲水喝还有什么味儿?小姑娘,连葡萄酒你都怕酒味浓么?嗯,我来教你,怕酒味浓加一点冰块进去,喝起来又凉快又舒服。”杨柳青皱皱眉头,心中烦躁之极,但她顾忌着金世遗在旁,不愿多事,只是横了那小书童一眼,那小书童不知进退,见她们不答理,竟从自己的桌子上捧了那盘碎冰过来,笑嘻嘻说道:“我不骗你,加一点冰试试看。”抓起一块碎冰,就往邹绛霞的酒杯里丢。他跋涉长途,进店后未洗过手,指甲上塞满垢,邹绛霞大为恼怒,面色一沉,骂道:“谁要你多管闲事!”手指一弹,将两颗胡桃核弹出去,这一弹正是杨家的神弹妙技,卜卜两响,分别打中书童两胁的软麻穴,那书童哎哟一声,跳了起来,一盘碎冰都泼翻了,冰水溅了邹绛霞一面,两人都是大为狼狈。书童叫道:“你不欢喜调冰为何不对我早说?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哼,我家公子都没有你这位小姐难伺候!”邹绛霞涨红了脸,怒斥道:“谁要你伺候?”反手一掌,就想掴那书童,却被她母亲一把拉住。杨柳青心中惊疑不定,两胁的软麻穴是人身三十六道大穴之一,武功多好被打中了也不能动弹,难道这书童竟练有邪门的闭穴功夫?

 忽听得金世遗哈哈一笑,站了起来,杨柳青吃了一惊,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抓起桌上的弹弓,只听得金世遗笑道:“小哥儿,你这喝酒的法儿很妙啊,酒保,给我也拿一盘碎冰来。”书童听得金世遗叫他,转过了身去,看了一眼,忽然大叫道:“原来是恩公在此,那天我还没有向你道谢呢,你怎么也到这儿来了?哈,我请你喝酒,无物相谢,一杯薄酒,表表心意,恩公,你可别推辞了!嗯,你看我有多糊涂,你救了我,我还没请教你的高姓大名呢!”

 金世遗笑道:“你是陈天宇那个多嘴的书童江南,对么?”江南道:“一定是萧老师向你说我了,其实我并不多嘴,他们却偏讨厌我。”金世遗道:“好极,咱们都是被人讨厌的人,来喝一杯!”杨柳青更是忐忑不安,心中想道,一个金世遗已难对付,又添了这个古灵精怪的书童,看来今天实是凶多吉少。其实江南的真实武功还比不上邹绛霞,只因他曾被黄石道人强收为徒,无意中学了黄石道人独门的颠倒穴道功夫,所以给桃核打着,只当是挨了两颗石子,虽然疼痛,却丝毫没事。

 江南当日能逃出石林,摆脱了黄石道人,虽说是靠唐经天出力,但若没有金世遗与冰川天女来助,只唐经天一人也打发不了黄石道人。江南记性极好,当日虽然只是匆匆一面,却已记牢了金世遗的形容,他知恩报德,口口声声称金世遗做“恩公”,连连给他斟酒。

 金世遗满腹牢骚,一连喝了十几杯酒,瞪着眼睛叫道:“我平生还是第一次听人叫我做恩公,我于你何恩?”江南道:“要不是你,我现在还给那老不死的臭道士强迫做徒弟,终年关闭在石林之中,那岂不是讨厌死了?”金世遗道:“那臭道士愿将毕生的绝技都传授给你,你怎么反而讨厌他?”江南道:“他对我不好,动不动就要责罚我,我当然讨厌他啦。嗯,那臭道士没一点人味儿,我从未见过他面上有一丝笑容,这还不讨厌么?”金世遗道:“你知道我是谁?”江南道:“正欲请教。”金世遗厉声道:“我就是江湖上人称毒手疯丐的金世遗!杀人不拣日子,打人不问情由,你知道么?”金世遗自轻自贱,故意把自己说成杀人不眨眼的魔君,杨柳青听了,心头大震。

 江南见他面上那副凶恶的样子,竟似忽然变了一个人,也不禁心中暗暗发抖。但仍是笑着说:“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你对我有过好处,我总是记得的!”这说话似利针一样在金世遗心头刺了一下,陡然间他想起了李沁梅的话:“你对别人好。别人就对你好,你欺侮别人,又怎怪得别人冷淡你呢,猴子如此,人也一样。”忽地叹了口气,将酒杯推开,换了一副神气淡淡说道:“我做事只凭自己高兴,最讨厌人卖恩重义,充什么侠士?恩公两字,休要再提!你欢喜叫,向唐经天叫去。”江南怔道:“唐大侠也是我的恩人,嗯,你和唐大侠不是很要好的朋友吗?唐大侠每次来萨迦,都是到我家公子家中住的。”江南听金世遗口风有点不对,但那日眼见金世遗与冰川天女相助唐经天打败黄石道人,怎么也猜想不到他和唐经天之间竟有一段心病。

 金世遗忽地把喝光了的酒樽向外一摔,哈哈大笑道:“唐经天是大侠,我是疯丐,扯不到一块儿。来,咱们还是喝酒!”忽地又停杯问道:“多嘴的江南,你不只多嘴,讲大话的本领也很不错,是么?”江南叫起“撞天屈”来,金世遗笑道:“你几时喝过皇帝老儿的御酒,胡乱拿来比较。”江南道:“我真的喝过,我这次到京城去,给,给……”便停了口。其实这却不是什么秘密事,他给陈定基带信到京城去,陈定基的妻舅是御史,恰好那是过年的时候,皇帝将大内御酒分赐各京官,每人都得到两瓶,江南适逢其会,也喝了一小杯。

 金世遗却会错了意,以为江南是怕酒店人多,有所顾忌,他有了几分酒意,忽地叫道:“好,我替你把闲人都打发出去,这店中也再不许别人进来喝酒,小兄弟,你放心说吧。”杨柳青柳眉倒竖,立刻抓起弹弓。

 双方正在一触即发之际,外面又走进了两个人来,江南一见,直打哆嗦,急急忙忙躲到金世遗背后。

 只见走进来一僧一道,那和尚金世遗并不认得,那道士却是崆峒派的怪杰黄石道人!

 黄石道人嘿嘿冷笑,锋利的眼光从江南身上转向金世遗,从金世遗的面上扫过,又转到江南身上。江南吓得魂飞魄散,黄石道人盯着他冷笑道:“你找得好师父呵!”金世遗将江南按下,道:“你怕什么?好好的喝你的酒去。”迈前一步,迎着黄石道人,也嘿嘿的冷笑说道:“他有没有找到好师父,你管不着!”当日黄石道人与唐经天七招定胜负,黄石道人七招之内打不倒唐经天,就永不许再干涉江南。江南走了一趟江湖,略知武林规矩,惊魂稍定,叫道:“是呀,一派宗师,说过的话可不能不算!”倒了一杯葡萄酒,仰着脖子直喝,可怜他手颤脚震,一杯酒倒有大半杯泼泻地上。

 黄石道人怪眼一翻,冷笑道:“这小子我不理,你欠我的帐。可不能不管!”金世遗当日用毒针射黄石道人,黄石道人几乎遭他暗算,黄石道人要算的帐,就是这一针之仇!

 金世遗仰天笑道:“好极,好极,我喝了两杯,正要打人消遣!”黄石道人一声怒吼,拂尘当头拂下,金世遗一个筋斗翻过桌面,道:“不要吓了江南!”反手一指,闪电般地点黄石道人手腕的“关元穴”,金世遗的独门点穴手法厉害非常,黄石道人拂尘一收,尘尾散开,根根倒卷,一柄拂尘,能用内力使得如此之妙,也确是武林罕见的奇技,金世遗若然再伸手点穴,那是将手腕送上去给他的拂尘缠绕了。

 岂知金世遗机灵之极,这一招欺身点穴是虚招,用意正是要黄石道人将拂尘反卷回来,黄石道人的拂尘本已封住了他的退路,这一收立刻露出空隙,只见他虚点一点,一个筋斗倒翻出去,抓起了放在墙角的铁拐。

 黄石道人跟踪急击,金世遗道:“喂,咱们到外面比划去!”黄石道人怕金世遗诡计多端,奔在上首,拦住了门口不放他出去。酒保吓得魂不附体,颤声叫道:“小、小店本钱短少,两位爷要打架,请、请、请到外面去,成不成?”黄石道人道袍一抖,“啪”的飞出一锭金子,端端正正的掷在柜台中央,喝道:“东西打坏了我赔!”

 金世遗怪声叫道:“好阔气,喂,我的酒钱也算在这锭金子内了,够么?”酒保忙道:“够啦,够啦!”拿了金子,躲到了柜围底下。

 金世遗呼呼两拐,将中央的两张桌子打得碎成无数木片,哈哈笑道:“有大爷肯出钱,我只好舍命陪大爷玩玩啦!”他一身华丽衣裳,说的却是乞丐口气,江南想笑却笑不出来,黄石道人顾不得和他斗口,拂尘一起,又凌空击下。

 金世遗反手一扬,哗啦啦又打塌了两张桌子,杨柳青母女退到墙角,手里仍然抓紧了弹弓。只见金世遗一根铁拐,纵横飞舞,攻势凌厉之极,但黄石道人的拂尘左右轻拂,若不经意,却将他的攻势一招招都化解开了。

 杨柳青大喜,看得出神,竟然忘了逃走。金世遗的铁拐是兵器中的至刚之物,黄石道人的拂尘却是至柔之物,两人都是一等一的功夫,把这两件武林罕见的兵器使得出神入化。但黄石道人挟数十年功夫,究竟比金世遗稍胜一筹,二三十招一过,只见一柄拂尘随风飘舞,忽散忽聚,或缠铁拐,或钻隙拂穴,奇招百出,灵活之极。拂尘全不受力,金世遗虽然拐沉力猛,一碰到拂尘,前面抗拒的力道往往忽然消失,若非金世遗的内力已经到了能够控制自如之境,一个收势不及,就得立刻栽倒当场,但若然所用的力道稍弱,黄石道人的拂尘又忽而变得沉重非常,带着一股极大的潜力扯他的铁拐。

 杨柳青本身的武功虽然未到一流境界,但出自名家之后,相识的也都是武林中顶尖儿的人物,天山派的掌门,当今武林的宗师唐晓澜也曾经是她的未婚夫,所以她判断别人的武功强弱,倒是具有“法眼”。旁人尚未看清,她已然瞧出了金世遗的败象,忍不住发声叫道:“好,再来一招刚柔交济,尘尾拂白海穴,杆尖刺玄机穴,这小子不死也伤!”黄石道人心念一动,果然随手发出杨柳青指点的招数,忽听得金世遗“哼”了一声,身躯一矮,以拐支地,倏地打了一个盘旋,纵声笑道:“不见得!”笑声未止,“呸”的一声,一口痰涎在笑声中飞了出来,黄石道人最惧他的暗器,急忙倒转拂尘,根根撒开,化作尘网,护着身躯。金世遗哈哈大笑,一跃而起,手中已多了一把铁剑。他的铁拐,形式奇特,本来就是两件兵器合成,拐内中空,藏有铁剑,刚才被黄石道人迫得紧,现在才觅得空隙,抽出剑来。

 这一来,如虎添翼,金世遗所学的毒龙尊者自创的武功,怪异无比,左拐右剑,有如两条具有灵性的长蛇,再加上那随时可从口中喷出来的毒针,黄石道人武功再高,也不能不有所顾忌。但见两人攻拒进退,辗转之间,又斗了三五十招,连杨柳青那样曾见过无数大阵仗的人,也已分不出谁强谁弱。但见金世遗叱咤风生,怪状百出,还似乎不时斜睨自己。

 杨柳青不由得暗叫“不妙。”心中想道:“若然这疯丐得胜,我母女难逃性命,不如趁他们胜负未决之际,溜走了吧。他还未曾向我叫阵,这可算不得示弱逃走。”眼睛一转,忽见与黄石道人同来的那个和尚,站在门边,不看斗场,却冷冷的瞧着自己。

 这和尚瘦长个子,面带病容,进来之时,毫不惹人注意,这时一看,但见他两道眼光,如刀似剑,眼神充足,精华内蕴,竟似个具有高深武功的人,杨柳青心中一凛,赔笑说道:“大师,请让一让路。”

 那和尚双眼一翻,忽地冷笑道:“女居士,可还认得俺董太清么?”杨柳青心头一震,原来这一个董太清乃是当年八臂神魔萨天刺的大弟子,三十年之前,杨柳青还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随她的父亲铁掌神弹杨仲英赴太行山的北五省武林大会,其时董太清和他的师父萨天刺都在四皇子胤门下,奉命到太行山要杀尽北五省的英雄豪杰,杨仲英父女在途中旅居,与他相遇,一场激战,杨仲英险险落败,幸得关东四侠中的柳先开和陈玄霸相助,才将他逐走,而在激战中,董太清也受了杨仲英一记铁掌,回去之后,一条右臂竟因筋骨断折,变成残废。杨仲英平生大小百战,像这样的事情多到不可胜记,事情过后,并没放在心上,董太清因他而致残废的事,杨仲英也不知道。

 杨柳青心头大震,面上却丝毫不露恐惧之色,退后两步,微笑说道:“三十多年不见,原来大师已皈依我佛,勘破红尘了,可喜可贺呵!”董太清冷笑道:“洒家之有今日,全拜令尊所赐,哈哈,我可不是什么得道的高僧,女居士的高帽子我原件奉还。”杨柳青知道此战难免,握紧弹弓,道:“大师不肯让路,意欲何为?”董太清仰天长叹一声,说道:“可惜,可惜!”杨柳青道:“可惜什么?”董太清道:“可惜令尊去世得早,我来不及送行,再也无缘领教他的铁掌神弹!”杨柳青柳眉一竖,朗声道:“我爹虽然去世,铁掌神弹技艺还未失传,你要领教,那容易得很!”弹弓一曳,噼噼啪啪连珠疾响,杨柳青在弹弓上下过几十年功夫,神弹一发,劲力准头都恰到好处,只见弹丸如雨,披风呼啸,登时把董太清的前后左右全部罩着,任他避向哪方,都难免挨上一两颗。

 忽听得董太清一声长啸,身躯陡的一缩,右手长臂挥舞,杨柳青正自心道:“你血肉之躯,纵然练有金钟罩铁布衫的功夫,也万难挡我神弹一击。”心念方动,但听得一片铿锵之声,十分悦耳,那些弹子竟似打在金属之上,杨柳青经过无数阵仗,可从没见过如此怪异之事,这一惊非同小可,董太清哈哈笑道:“杨家神弹,一代不如一代,可惜呵可惜!”纵身一跃,长臂呼的一下抓到,邹绛霞见母亲危急,拔出佩剑,侧边窜出,朝着他的长臂一长刀猛砍下去,只听得又是一声“叮当”大响,那刀明明砍中,董太清却毫无受伤的迹象,反而是邹绛霞的刀锋反卷转来,虎口也震得沁出血珠!

 杨柳青弓梢一拨,右掌一挥拍出,她的武功虽然未足与当世高手抗衡,但见多识广,铁掌神弹又是她的家传绝技,倒也不容小视,她料知董太清的长臂必有古怪,这一掌欺身拍他胸胁的“三焦穴”,一掌拍下,化为三式,飘忽无定,弓梢所指,又是敌人的咽喉要害,这两招都是攻敌人所必救,董太清迫得放开了邹绛霞,凝神接了杨柳青的两招,杨柳青叫道:“霞儿快走!”她情知自己不是董太清的对手,只得用绕身游斗的方法,挥掌急袭,意欲将他缠住,让女儿得以夺路而逃。她进招之时,本已全神留意他那条古怪的右臂,哪知数招一过,董太清倏地一个转身,那条右臂竟似会转弯似的,突然反掌横扫回来,杨柳青的弓梢正指向他额角的“白虎穴”,被他反臂一捞,登时折断。邹绛霞刚到门边,一见母亲危险,急忙回身来救。杨柳青大惊失色,半截弓梢脱手掷出,左掌应敌,右掌忽挥,想用一股巧劲将女儿推开,哪知董太清还是比她快了一步,一低头躲过了杨柳青的断弓,右臂呼的一声抓到了邹绛霞的琵琶骨,只要稍一用力,琵琶骨一碎,邹绛霞的武功就要化为乌有。

 就在这弹指之间,忽见金世遗一个筋斗翻了过来,快捷无比,身子还未站定,铁拐已指到董太清的胸前,董太清一声怪叫,倒纵出八尺开外,抓着邹绛霞的那条怪臂,自然也放开了。

 这一下真是大出杨柳青意料之外,她心目中的大敌本来是金世遗,岂知金世遗反而救了她的女儿,杨柳青惊疑未定,只见金世遗左拐右剑,霎忽之间,已连进数招,将董太清迫到墙角。这本来是绝好的脱身机会,杨柳青却反而呆住了,竟没有想到逃走的念头。

 忽听得董太清叫道:“喂,你的师父是谁?”金世遗“呸”的一口唾涎飞去,冷笑道:“你也配问我的师父?”董太清似乎知道他的唾涎中杂有毒针,那条古怪的右臂掌心一翻,只听得叮叮两声,金世遗的飞针暗器竟似射到了铁板上似的,发出悦耳的金属声响,那口唾涎也涂满了董太清他手心。金世遗心中一凛,只听得董太清又叫道:“住手!”金世遗哪肯住手,铁剑反手一挥,荡开了黄石道人从背后扫来的拂尘,左手长拐一个“毒蛇出洞”,急戳董太清的胸口命门要害。原来金世遗的想法与世俗相异。他以前因为杨柳青是铁掌神弹之后,便故意要挫折她的威风,而今见她对自己如此痛恨,便故意要舍命救她,好让她自己惭愧,同时,他适才见邹绛霞那般害怕自己,想起李沁梅的话,心中也自有点悔意,所以他之所以甘愿在强敌夹击之下,出手救杨柳青母女,心情可说是十分复杂。

 黄石道人见金世遗忽然舍了自己,去救杨柳青母女,颇出意外。他自高身份,本不想以两大高手之力,合击金世遗,如今见金世遗对自己邀来的同伴连施杀手,只得从背后偷袭,但他终以偷袭为耻,这一拂并未用尽全力,用意只是解董太清之危。

 哪知金世遗却是立心先把董太清毙了再说,听得背后劲风拂来,只是反剑一挥,竟不顾黄石道人有否连续的杀着,脚步并不停留,左手铁拐仍是向前猛戳!

 董太清的臂膊虽长,究竟不如金世遗的铁拐长,金世遗的铁拐已迫到他们胸前,看来他绝无反击的可能,即金世遗也以为这一拐非把敌人送命不可,哪料董太清身形未变,长臂一挥,“当”的一声大震,他竟然硬生生的挡了一记。金世遗这一惊非同小可,凭人的血肉之躯,即武功练到绝顶,也不能与铁拐相碰,真是难以思议之事。但还有更不可思议之事接续出现,董太清格开铁拐,长臂一伸,陡然间又暴长了将近一尺,从料想不到的方位忽然抓到了金世遗的肩头。高手比斗,相差毫厘,如今董太清的臂膊突然会长出一尺,确是天下武功均无的“怪招”,饶是金世遗机警非常,趋闪奇快,也被董太清古怪的臂膊搭在肩头,所触之处,但觉一片冰冷,同时黄石道人的拂尘又已拂到,尘尾散开,千丝万缕,好像一张罩网,到了金世遗的头上。金世遗心中一凛:“不想我命丧此地!”

 忽听得一声清脆的笑声,耳边有人笑道,“我算过了,你服下了碧灵丹,还该有三十六天的性命,怕什么?”陡见董太清一跃跃开,黄石道人的拂尘也离开了自己的头顶,金世遗一看,原来是冯琳母女不知什么时候又回到了店中,黄石道人与董太清不知是她用什么超妙的武功,一举手就击退了。

 杨柳青大喜如狂,叫道:“瑛妹,晓澜没有和你一同来吗?”冯瑛、冯琳极为相似,除了至亲的丈夫儿子之外,别人实是难以分辨,冯琳听得杨柳青误认自己作姐姐,微微一笑,道:“你还记得晓澜吗?嘻嘻,他没有来。”一转过身,面对着董太清笑道:“你这条臂膊甚是邪门,借来给我看看。”

 黄石道人不知冯琳的来历,见她刚才衣袖一拂,就将自己的拂尘荡开,武功竟是好得出奇,心中惊愕不已,本有几分怯意,但听她嬉笑自如,一副毫不把敌人放在眼内的神气,又禁不住心头火起,冷冷说道:“金世遗,你有靠山我也不惧,咱们再决雌雄,你是不是要请人帮手?”拂尘一起,连拂金世遗的“少阳”“太阴”“阳明”三处穴道!

 金世遗突见冯琳母女来到,心中一片茫然,不知所措,黄石道人的拂尘拂到,他手中的铁拐还未举起来。

 李沁梅突然从旁杀出,娇声叱道:“牛鼻子,臭道士,你敢欺负我的哥哥,看剑!”手腕一翻,剑光飘忽,似左似右,瞻前忽后,要知李沁梅的功力虽然不高,但剑法却是白发魔女这一派的嫡系真传,诡谲百变,举世无双,黄石道人在石林里潜修了几十年人哪曾见过如此奇妙的剑法,登时给迫退几步。

 金世遗眼光一瞥,只见冯琳已解下了一条彩色绸带,轻轻飘动,笑嘻嘻地盯着董太清,那情形就像猫捉老鼠一样,要尽情戏弄够了,这才动手,金世遗想笑却笑不出来。董太清背靠墙壁,蓄势待敌,看情形就将出手,杨柳青这时却悠然自得,拉着女儿站在一旁观战,指点笑道:“唐伯母来了,再厉害的魔头也不用害怕了。”她与冯瑛旧时虽有嫌隙,大家结婚之后,早已烟消云散,这时她对女儿夸耀“冯瑛”,心中实有“与有荣焉”之感。她还未知道这不是冯瑛而是冯琳。

 金世遗心中一动,想道:“是呵,她们母女来了,我还在这里做什么?”铁拐一点,突然飞身便走,穿过门户之时,几乎撞着了杨柳青,杨柳青目光与他一触,立即避开,敢情是感到尴尬,有些惭愧。

 冯琳嚷道:“喂,你吃了我的东西,还未多谢呢?”举步欲追,董太清乘她分心之际,突然大喝一声,长臂一伸,搂头便抓,冯琳笑道:“好,我先把你的爪子切了,再追他也还不迟!”绸带轻轻一卷,缠着了董太清那条古怪的臂膊,两人都是大吃一惊,董太清这条臂膊是他最自持的厉害武器,这一抓力道何止千斤,却被冯琳一条轻飘飘的绸带卷住,不能向前推动。而冯琳的惊异更甚,看董太清的武功,那还在金世遗之下,这条臂膊却如铜浇铁铸一般。要知冯琳的飞花摘叶功夫,已练到了最上乘的境界,即算是赤神子那样的大魔头,以前被冯琳的绸带所卷,要不是唐晓澜给赤神子说情,他那条臂膊也早已不保,但这个董太清居然纹丝不动,好像毫无痛苦的感觉。

 冯琳生性顽皮,老而不改,越碰到强手越为高兴,顿时将追金世遗的事撂过一边,嘻嘻笑道:“你这条臂膊果真是有点邪门,非借来看看不可。”绸带一松,向上移动三寸,董太清仍不为所动,冯琳又向上移动三寸,几乎到了臂膊与肩头接触,董太清厉声叫道:“你既要借,就送给你用!”长臂膊忽地离肩飞起,向冯琳迎面抓来,冯琳还真未曾见过这种“怪招”,急用金刚指力将这条断臂接着,衣袖早已褪下,只见这条臂膊黑漆发光,原来是一条铁臂!

 冯琳笑道:“怪道我勒它不断。”原来董太清当年被杨仲英一掌打折右臂,虽然还可以驳筋续骨,但到底不如常人,他一发狠,索性把臂膊切了下来,换了一条铁臂,他也真有耐心,竟然削发为僧,隐姓埋名,苦练成了铁臂神功,这才重出江湖,满以为可以称雄道霸,谁知第一次和人交手,就被冯琳把他的铁臂收了。

 冯琳笑嘻嘻的把玩这条铁臂,忽而庄重说道:“也真难为你练得这般灵活,居然和真的臂膊一般!喂,你是怎么练的?喂,你不如把左边那条臂膊切了下来,同样换上一条铁臂,岂不是武功可以立即增强一倍?”说得甚是认真,竟似“热心”为人打算,董太清给她弄得啼笑皆非,赔笑求道:“你就把这条铁臂还给我吧,我而今明白了,世上原来有这等上乘的武功,我就是再练三十年,武功再强十倍,也还不是你的对手,我要两条铁臂也没有用呵!”冯琳小孩脾气,给他一捧,乐不可支,道:“好,还算你有自知之明!”起手一挥,意欲把他遣走,忽又说道:“你且站住,待我发落。”正打算问他为什么和金世遗打架,忽听得女儿叫道:“妈,这牛鼻子不好对付!”冯琳道:“有什么不好对付?”把铁臂一转,指着董太清道:“你随路打架,不是好人,罚你站在这儿,动也不许一动,你若敢偷走,我就把你左边的这条臂膊也切下来。”董太清年近六十,冯琳却还是个四十未到的中年美妇,说话的神气,却像先生罚小学生一样,邹绛霞不觉“噗嗤”一笑,杨柳青皱皱眉,心道:“多年不见,怎么冯瑛连脾气都完全变了?”

 冯琳回头一望,只见女儿给黄石道人迫得连连后退。原来李沁梅的剑法虽然诡谲绝伦,但功力到底相差太远,开首十余招过后,黄石道人只守不攻,见李沁梅无法攻入,心中渐渐不害怕了,试运足真力,用重手法荡她的青钢剑,李沁梅果然支持不住,呼呼的喘起气来。

 冯琳笑道:“你这小丫头就知道要靠妈妈。”李沁梅赌气道:“好!就不求你!”说话之间,忽被黄石道人尘尾一拂,几乎把她的青钢剑夺出手去,冯琳道:“你干嘛不用我新近教你的点穴手法呵?先来一招‘冰河解冻’,再接一招‘银汉飞槎’好,对,反手点他的白海穴!”李沁梅本想赌气不听母亲所教,但结果还是迫得用了她指点的招数。这套点穴法是冯琳在峨嵋山中用了数日心力想出来的,本是教女儿用以对付金世遗的,出手奇特之极,当日空手戏斗,金世遗几乎吃了亏,而今配上奇诡绝伦的剑法,黄石道人的攻势,果然立即受挫!

 冯琳笑道:“你看,有什么不好对付,我要你用自己的力量打败他,哈,你知不知道,你终究不能靠妈一辈子呵!”黄石道人听她指点女儿,竟然是把自己当做给她女儿练招的用具,气得七窍生烟,几乎给李沁梅点中穴道,心中一凛,急急凝神对付,和李沁梅打成了一个平手。冯琳一面指点,一面留神瞧黄石道人的武功,心中暗叫“不妙!”想道:“这牛鼻果然有些本领,打得久了,梅儿非输不可。”但她有话在先,要女儿独力打败敌人,不好意思下场帮手。

 斗了一阵,李沁梅忽道:“喂,你为什么把世遗哥给放走了?”冯琳猛的一醒,叫道:“对,我就去追他,金针度线,玉女投梭,大漠孤烟,长河落日,快点他阳白穴!”李沁梅一连四招杀手,杀得黄石道人侧身闪过一边,但他的拂尘如封似闭,守防之中还具有潜伏的反击之力,李沁梅正自想道:“如何能点中他的阳白穴?”忽见黄石道人拂尘一举,尘尾忽然飘飘四散,胸前门户大开,李沁梅大喜,一指戳去,黄石道人果然应指而倒,动弹不得。原来是冯琳捣鬼,运气把黄石道人的拂尘吹散,暗中助了女儿一臂之力。

 冯琳急急出门追去,但见莽莽草原,远山绵亘,哪知金世遗逃向何方。冯琳大怒,道:“都是这个秃驴误了我的大事!”其实她应该怪自己,要不是她一时兴起,故意戏弄,三招两式打倒董太清之后,立刻去追,以她的轻功,哪有追之不及之理?

 冯琳正在气恼,忽听得背后女儿叫道:“秃驴逃啦!”原来董太清以为冯琳一时间不能回来,趁机逃走,冯琳大怒,提一口气,立刻追去,将距十余丈远,呼的一声将铁臂掷去,同时彩带抛出一卷,叫道:“好,你胆敢不听我话,把左臂也留下来!”

 那铁臂掷在空中,风车般旋转飞去,本是向哪方躲避也避不开,忽见董太清飞身一跃,在空中接连两个回旋转折,铁臂从他头顶旋过,竟然打他不着,冯琳一呆,叫道:“喂,你怎么也识得猫鹰扑击之技?”董太清说道:“八臂神魔萨天剌是我先师!”冯琳“呵呀”一声,忽然纵起,用的也是猫鹰扑击之技,彩带一伸,将董太清左臂缠着,却不用力,反而笑道:“可惜你练得还不够高明,快随我回酒店去。”彩带一松又将董太清放了。

 董太清惊惧交并,拾起铁臂凝眸一望,但见冯琳和颜悦色,面上殊无恶意,心中稍稍放宽,想道:“怎么她也懂得这手功夫?难道和先师有什么渊源。但其他武功,怎地又一点不像?”可也不敢多问,俯首贴耳地和冯琳回到酒店,冯琳指着黄石道人道:“他是和你同来的吗?”董太清道:“不错。”冯琳伸指一点,解开了黄石道人的穴道,道:“好,你也一同来喝酒!”正是:

 游戏风尘一侠女,当场气煞大宗师。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4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