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回 青女素娥 浮云掩明月 奇人疯丐 铁剑骇英豪

 盗徒们吓得魂飞魄散,也顾不得皮肉的灼伤,连那些还在地上打滚的,也发一声喊,连爬带滚,纷纷夺命奔逃,镖行和药行的伙计,如见鬼魅远远避开,缩到墙边,连那个老镖师也吓得呆了。

 那老者唰的一下面色变得灰白,叫道:“你就是专与天下英雄作对的毒手疯丐?”那麻疯道:“哈哈,不错,够资格与我作对的英雄可不多,你们的五行拳呀,神弹子呀,还不赶快施展?”那老者叫道:“霞儿,快走!”反身一跃,拾起一柄镖行伙计所用的长刀,没头没脑的便向那麻疯急斫。他本来以五行拳著名,用刀实非所长,只因瞧见了大麻疯长满疙瘩的双臂,心中发毛,不敢与他肌肤相接。他虽然不长于刀法,这几刀也劈得虎虎风生。那麻疯双目一睁,哈哈笑道:“你不敢与我碰手碰脚?我偏要叫你尝尝我身上的脓血!”他将铁拐交给左手,舍而不用,单手风车般地疾转,直在刀光之中迫近老者身前。

 那中年妇人喝道:“霞儿,快走!”弹弓一曳,连发三弹,一取疯丐面上“眉尖穴”,一取胸前“灵府穴”,一取下身“会阴穴”,这三弹连发,曾打败过不少名家高手,厉害无比。那疯丐叫声:“杨家神弹,果然名不虚传!”霍的一个“凤点头”,闪开了奔向上盘的弹子,双指一嵌,接了奔中盘的弹子,铁拐一拨,将奔下盘的那颗也反击得无影无踪。蓦地一声怪叫,张口一咬,咬着那长柄弯刀垂下的刀环,那老者一生走南闯北,不知会过多少高人,却从未见过这个怪招,虎口一麻,长刀竟给他咬去。那疯丐嘻嘻怪笑,手臂一横,伸掌就抹那老者的口面,老者大吼一声,兜胸就是一拳,临急之时,使出五行拳的杀手,那疯丐一声怪叫,腾的倒跃三步,拐杖往地上一点,鬼魅一般,又到了老者身前,嘻嘻笑道:“我不信你能挡我三招!”那老者这拳少说也有七八百斤气力,兜心一拳,竟打他不倒,这真是从所未有之事,心中又惊又急,蓦见那疯丐又举起手臂,伸掌来抹,待要跃开,却给他的铁拐一把勾住了颈项。

 那少女疾发弹子,她的“隔衣打穴”的功夫,还未练得纯熟,用的是“满天花雨”的手法,一发就是一大把。那疯丐铁拐一勾,先把那老者绊倒,嘻嘻笑道:“待下再叫你尝尝滋味!”铁拐盘空一舞,少女的弹子都给他的杖风震得化为粉屑。那疯丐叫道:“好,先请你这位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尝尝我身上的美味!”铁拐点地,凌空飞出,少女骇极大呼,一足跌倒地上。那妇人急发弹子,连打疯丐身上七处大穴,虽明知伤他不得,但救女情殷,只盼能将那疯丐暂迫开,不叫他沾污了女儿。那疯丐竟然理也不理,弯腰伸臂,就要抱这个晕倒地上的小姑娘。

 忽听呜呜两声,只见暗赤色的光华闪了两闪。那疯丐一声怪叫,跃起丈高,几乎碰到屋顶,铁拐一挥,凌空下击,那妇人大为惊骇,将弹弓掷于地下,取出柳叶双刀,连忙招架,那疯丐势如猛虎,左右一扫,当中一击,不过三招,就将那妇人的柳叶双刀全都击飞,忽地张口一吐,叫道:“混小子,你也来了!”

 那妇人吓得魂不附体,张眼一瞧,只见寒光刺目,剑气如虹,一个白衣少年正在与那疯丐恶战,中年妇人一跃而起,叫道:“游龙剑!”

 这白衣少年正是唐经天,他在那两母女最危急的时候,用极巧妙的手法,发出两支天山神芒,杂在弹子之中打出,那疯丐闭了全身的穴道,他又不知天山神芒的历害,以为闭了穴道,纵被打中也是无妨,那知这两支神芒配上唐经天的内空劲力,竟破了他闭穴的功夫,神芒钻头,直攻心肺,那疯丐受了重伤。

 唐经天一发神芒,立刻出手,那疯丐兜头一吐,唐经天疾闪闪开,拔出游龙剑,岂知就在这瞬息之间,只听得两声,手腕上似给大蚂蚁叮了两口一样,并不疼痛,但却痒之极。唐经天大怒,喝道:“你这厮简直是一条逢人便啮的毒蛇!”那疯丐哈哈笑道:“你说得一点不错,你就是今晚第一个给毒蛇咬着的人。”唐经天连剑如风,刷刷刷,霎眼之间,连发三剑,疯丐那双手拿着铁拐,两边一扯,忽地扯出一把黑漆发光的铁剑,原来那铁拐中空,竟是一个奇特的剑鞘。

 唐经天的游龙剑何等厉害,铿锵一声,斫在那疯的铁剑上,登时溅起一溜火光,将那柄铁剑斫了一道口子,那麻疯“噫”了一声,挥剑斜劈,唐经天的宝剑削铁如泥,斫它不断,也自大出意外。只见那麻疯的剑招完全不依常轨,看似杂乱无章,其实每一招都有极深奥的变化,一连挡了他追风剑法的十八招进手招式,丝毫不露破绽,这麻疯的内力也大得出奇,以唐经天所修的纯净内功,竟然占不到半点便宜。

 那中年妇人救醒女儿,那老者亦已跳起,三人同时大呼,帮唐经天斗这恶丐。这恶丐右手挥舞铁剑,敌住唐经天的游龙宝剑,左手挥舞“剑鞘”敌住那父女三人的兵器,右手守多于攻,左手却是攻多于守,唐经天使出追风剑法的精妙招式,霎眼之间,斗了二三十招,那疯丐头上冒出腾腾热气,汗流满面,唐经天知道神芒已循着穴道攻他心肺,手底更不放松,刷刷两剑,分心直刺!

 那疯丐双眼一睁,目光如电,扫了一下,蓦然喝道:“浑小子,你动了真气,还想要命么?”唐经天咬牙一剑,那疯丐举剑一挡,在火星蓬飞中忽然一个筋头,翻出门外,唐经天举步欲追,忽觉遍体有如针刺,一股腥气似从心肺之间泛出,直冲喉头,陡然间,但觉金星乱冒,眼前一片黑漆,跌倒地上。

 唐经天急急运气镇护心神,只听得满屋子的脚步声,哗叫声,道谢声,那老者道:“老镖头且休言谢,请来帮眼看看这位朋友受的到底是什么伤?”唐经天口不能言,心头也渐觉麻木,迷糊中似听得周围纷纷议论的声音:“咦,这是什么暗器?”“不可乱用解药,用得不对,反而会加重伤势。”“咦,怎么好像蛇咬的伤口?”“看,这脸上的黑气,真像是被毒蛇咬的!”“谁带有金针,刺一点毒血看看。”“不必看啦,这暗器准是用毒蛇的口涎炼的。”这时间唐经天只觉脑袋好象有一块铅似的,越来越沉重,身上好象有无数小蛇游动,乱啮乱咬。唐经天想叫他们取出他囊中的用天山雪莲所炮制的碧灵丹,只是舌头亦已麻木,旁边的人只听得他发出“咿呀”的模糊声音,越发手忙脚乱。再过片刻,唐经天隐隐听见有人说道:“且看这个药能不能用?”眼睛一黑,立刻失了知觉。

 到唐经天有了知觉之时,已是七日之后。唐经天可不知道过了这么长的日子,只觉得似从一场恶梦中醒来,迷迷糊糊地依稀记得前事,张眼一瞧,但见红日当窗,窗外花枝颤动,房中缕缕幽香,很是舒服,耳边听得柔声说道:“谢天谢地,醒过来啦!”只见那两母女坐在床前,含笑地看着自己,那柄游龙宝剑,悬在床头。唐经天道:“我怎么会在这儿?这是什么地方?”那中年妇人道:“霞儿,端一碗参汤来。”柔声说道:“你中了那疯丐的喂毒暗器,已躺了七天啦。这儿是我们的家。”唐经天闭目一想,想起那疯丐的怪状,打了一个寒噤,道:“多谢你啦。”那妇人道:“我们才该谢你。”少女端了参汤进来,唐经天呷了两口,神智更见清醒,那妇人道:“霞儿,把唐哥哥换下的衣服拿出去,那两件新衣裳你缝了没有?”少女答道:“早缝好啦。”唐经天闻到衣衫上一股腥臭之味,又见这两母女双眼发红,想是熬了几个夜晚,守护自己,心中大是过意不去,道:“活命之恩,终身不忘!”那少女格格一笑,道:“妈,他爹当年是不是也这样文绉绉的?”那妇人笑道:“这暗器的毒真是人间少见,说来还是你自己医好的,多谢我们做什么?”唐经天道:“怎么?”那妇人笑道:“幸好我认得你这把游龙宝剑,又知道碧灵丹的用法,要不然我也束手无策。”

 那妇人笑了一笑,往下说道:“先是那药商看出了这是蛇毒,送了你两丸专解蛇毒的药丸,那药商原来是专卖北京最著名的众家药材的,他感谢我们打退强盗,不惜以最珍贵的灵药相赠,但也只是能暂时阻遏毒气不至发作,我们雇了一乘竹轿,将你抬回家中,替你推摩挤血,都没有用。我忽然想起,你既是这柄游龙剑的主人,囊中一定有天山的灵药碧灵丹,我用雪水将灵丹开了,一半内服,一半外敷,呀,那疯丐的暗器,奇毒真是世间罕有,以天山雪莲这样善解各种无名肿毒的灵药,也得花七天工夫!”

 唐经天神智清醒,想起那晚之事,又听得她现在的说话,不由得问道:“你认得我爹爹吗?”那妇人微微一笑,脸上忽然泛起一层红晕,就像那晚她初见唐经天之时,一模一样,轻掠云鬓,低声说道:“何止认得,我们是青梅竹马之交呢!你爹没有和你提过铁掌神弹杨仲英的名字吗?我就是铁掌神弹的女儿。”唐经天叫道:“呵,原来你就是杨柳青,嗯,杨伯母。我妈常说起你。”那妇人柳眉一扬,道:“你妈好?”唐经天道:“好。我妈说二十多年之前,他们都曾受过你父亲的大恩,我爹曾在你爹门下习技五年,说来你该是我的师叔。”那妇人想起二十余年前的情事,笑道:“你爹爹好?”唐经天道:“好。我爹在天山之时还供奉有杨师祖的灵位呢。”那妇人这才真正开颜一笑,道:“我们本来是要到天山探望你的父母的,想不到在这儿遇见了你。这也真是缘法。”

 原来这妇人名唤杨柳青,曾经是过唐晓澜的未婚妻,后来解除了婚约,才改嫁五行拳名家邹锡九的。女子最难忘初恋情人,杨柳青生了女儿,心中还不时会忆起往事,与唐晓澜多年不见,难免悬念。邹锡九也知道妻子情意,深知她与自己已是一对恩爱夫妻,对唐晓澜的忆念绝非旧日之情,而且他也想见唐晓澜一面,因此陪着妻子远来。他们本来是在山东杨仲英的旧家居住,三年之前,为了一桩事情,才搬到四川来的。

 唐经天中毒太深,醒后数天,才能扶壁试行,看来非疗养一月半月,难以恢复。因此只好在邹家住下来。邹家三父女对他爱护备至,尤其是杨柳青,简直将他当成亲生儿子一般,百般呵护。杨柳青的女儿邹绛霞天真活泼,有如依人小鸟,时常请唐经天指教武功精义,唐经天初初伤愈,她就扶他在庭院里散步,唐经天心无邪念,也并不以为意。

 过了十天,唐经天除了体力尚差之外,毒气已经去尽,人亦渐渐复原,这一晚和邹绛霞在屋外散步,屋外花影扶疏,月光如水,这时已是春尽夏来,茉莉花开得正香,晚风吹来,中人欲醉。

 邹绛霞笑语盈盈,不知怎的提起天山,邹绛霞问道:“天山上好不好玩?”唐经天道:“住惯了不觉怎样,若没有到过的人,样样都会觉得新奇,那里终年积雪,冰河交错,从山顶望下,就像千百道银色的长龙一样。”邹绛霞道:“呵,那岂不成了神话中仙女所居的琉璃世界了?”唐经天道:“我还见过冰宫呢!”骤然想起冰川天女,不觉黯然。邹绛霞道:“在天山吗?”唐经天道:“不,不在天山。”邹绛霞忽然发现唐经天似是有点郁郁不欢,忙问道:”提起天山,你定想家了?待你伤好之后,我们都陪你去。”唐经天道:“不,我还要到川西一趟。”邹绛霞道:“在天山上,寂不寂寞?”唐经天道:“我们有几家人家,时常来往,也不算寂寞。我姨妈也在天山,她最欢喜顽皮的女孩子。”邹绛霞道:“嗯,我曾听妈妈说过,她说你妈姐妹俩非常相像,好玩得很。”唐经天笑道:“她们本是一对孪生姐妹,有时候连我也分辨不出来。”邹绛霞笑道:“你的表兄弟像你么?”唐经天道:“不像。”忽地笑道:“我表妹倒有点像你。”邹绛霞道:“你的表妹美么?”唐经天道:“很美,像你一样。”邹绛霞道:“你在说谎,她一定美得多!”忽地笑道:“我妈说你神情举止,都像你父亲少时一样,那么你也一定是个多情种子了?”

 此话突如其来,唐经天一怔道:“什么?”邹绛霞道:“你爹以前在我外祖家曾写过一首词,那张词笺,我妈还收着,我瞧着好玩,带在身边,想请你解给我听,我不大懂,但读起来也觉得写词的人,一定多情得很。”邹绛霞女孩儿家,口没遮拦,唐经天听她谈论自己的父亲,却有点不好意思,但心中好奇,便道:“你带在身边么?拿来给我瞧瞧。”

 那张词笺已有点残破了,但每一个字都还完整,填的词牌是百字令,词道:

 飘萍倦侣,算茫茫人海,友朋知否?

 剑匣诗囊长作伴,踏破晚风朝露。

 长啸穿云,高歌散雾,孤雁来还去!

 盟鸥社燕,雪泥鸿爪无据!

 云山梦影模糊,乳燕寻巢,又惧重帘阻;

 露白葭苍肠断句,却倩何人传语?

 蕉桐独抱,霓裳细谱,望断天涯路!

 素娥青女,仙踪甚日重遇。

 这首词本来是唐晓澜当年思忆吕四娘而写的,杨柳青一知半解,却误会成是为她写的,保留至今。邹绛霞道:“你妈妈真好福气,你爹爹把她当成仙女呢!你妈那时候为什么将他冷淡?”她把词中的“素娥青女”当成是唐经天现在的母亲,唐经天却是心中奇怪。

 唐经天反复吟哦,细细体味词中之意,乃是怀念远人,而又有一种“可望而不可即”的幽怨,唐经天心道:“那时父亲正住在杨家,这首词自然不是写给杨柳青的了。”他也不知此词来历,只道是父亲当年写给母亲的词笺,暗自笑道:“我只见爹爹和妈妈相敬如宾,原来当年也曾闹过一场别扭。”邹绛霞微微笑道:“有其父必有其子,想来你也是个多情种子的了,可惜你的小表妹不在身边呵。”

 这首词缠绵悱恻,如怨如慕,唐经天反复吟哦,想起冰川天女,不觉痴了。见邹绛霞笑语盈盈,一副无邪的天真少女神态,心中暗自笑道:“你哪里知道,我的小表妹不过像如今之你,当年你母亲一样,而我也和我父亲一样,心中怀念的实是另有其人。”

 邹绛霞见唐经天忽而沉思,忽而微笑,既似意恼,又似神伤,只道是自己说错了话,撩起他的情绪,心中暗暗后悔。忽听得唐经天轻轻咳了一声,茉莉花下,她母亲走了出来,邹绛霞嗔道:“妈,你为什么偷听我们说话?”杨柳青笑道:“你们说了什么话来了?连妈也听不得。”她俩母女有如姐妹,说惯笑话,唐经天却是有点尴尬,问道:“伯母这么晚了,还一个人出来?”杨柳青看了他们一眼,道:“是呵,是很晚了。”

 唐经天面上一红,只听得杨柳青缓缓说道:“经天,你现在尚未恢复,霞儿你陪唐哥哥玩,可不要离开家门太远。”邹绛霞见母亲这回说话,不似取笑,问道:“这是为何?”杨柳青道:“经天,你还记得那疯丐吗?”邹绛霞打了个寒噤,抢着说道:“这丑八怪,死麻疯,烧变了灰我也记得。”唐经天笑道:“其实他也不算丑怪,不是有意的吓人的时候,看来倒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话说出后,心中忽然一动,暗暗诧异。

 唐经天曾听父母谈过他们当年在海岛上大战毒龙尊者之事,毒龙尊者曾经是个大麻疯,后来逃到海岛中自己疗好,因而憎恨世人。唐经天曾读过一些医书,心中想道:“像他那样满身疙瘩,麻疯病应该是染得很重的了,何以眉毛并不脱落?莫非他也是和毒龙尊者一流人物?”又再想道:“若然如此,那他的病也该早已治好。毒龙尊者当年逃到海外,练了几十年才练到上乘武功。他这样年青,患了麻疯,自然无人肯教,他又怎么练到了一身上乘的武功?”忽然想起莫非他是毒龙尊者的徒弟,但这是绝不可能之事。他的母亲曾经谈及,当吕四娘将毒龙尊者收服之后,毒龙尊者回到中原,不到三年就死了。那时这疯丐最多不过是三两岁,说话还未说得清楚的娃娃。

 唐经天本是个心思灵敏的人,病愈之后,神智清明,细想那疯丐的音容举动,只觉有不少可疑之处,问杨柳青道:“伯母,你提起这个疯丐,莫非他又在附近出现?”杨柳青道:“不错,邻县一个武师前来报讯,说是他们那儿发现这么样一个怪人,专与武林好手作对,听说唐老太婆也给他打了,他们前来报讯的师父还想邀请霞儿的爹去助拳呢,他却不知我们早与那疯丐会过了。”唐经天一想,自己尚未复原,若然那疯丐一来,的确无人是他对手。邹绛霞问道:“是那个曾教我打过暗器的唐老太婆么?”杨柳青道:“不错。”笑对唐经天道:“二十多年前,她的丈夫被你的姨母所杀,那时她曾几次向我们寻仇,后来得人化解,如今与我们反而成为了好友了。”她们所谈的“唐老太婆”就是唐赛花,算起辈份来亦即龙灵矫的师姐。唐经天心中一动,他本来要去寻访唐家的人的,却原来就在邻县。

 邹绛霞骂道:“该死的大麻疯,真是像乱咬人的疯狗一般。”唐经天问道:“伯母可知道他的来历么?”杨柳青道:“听你邹伯伯说,这疯丐是最近两年才出现的,他从中原到西北,专找武林中的成名人物,羞辱一番,便扬长而去,谁也不知道他的来历。”唐经天沉吟不语,心中反复思量,不得其解。忽听得杨柳青道:“居然有两个美若天仙的女子肯与这大麻疯一道。”唐经天吃了一惊道:“什么。”杨柳青道:“有人见他们三人一道。还有说有笑呢。听说那两个女的也曾进入唐家,详细情形可就不知道了。”唐经天大为奇怪,心中想道:“难道这两个女子竟是冰川天女与她的侍女幽萍?”想冰川天女何等高傲,等闲之人都不放在她眼内,她肯与那麻疯一道?此事说来实是过于怪诞,难以入信。但除了她们二人,又还有谁称得上“美若天仙”?

 他没想到,这两个“美若天仙”的女子,当真就是冰川天女和她的侍女幽萍。她们到了哈吉尔,得见白教法王,问明了入川的道路,方向是走对了,可是却走了几次岔路,进入雀儿山时,反落在唐经天之后,这天她们也到了雀儿山的险峻之处,幽萍忽然低声惊呼,跃后数步,冰川天女一看,只见岩石之下,卧着一个乞丐,挡着去路。这乞丐衣裳破烂,露出两条手臂,臂上结满一个个大大小小的疙瘩,还有几处疮口,现出暗紫色的皮肉。面上一片红云,略带浮肿,形象十分难看,冰川天女不识麻疯,见了这乞丐奄奄一息的样子,起了怜悯之心,略一思量,对幽萍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把他扶起来,待我看看。”幽萍想不到主人竟有如此吩咐,大感为难。

 冰川天女说道:“此地人迹罕到,我们不救他尚有谁救他?幽萍,你快去将他扶起。”冰川天女未经世故,一片好心,却未想到,既然此地人迹罕到,这乞丐就定非常人。幽萍无奈,上前两步,瞧了那乞丐一眼,说道:“我看他只怕不能活了。”冰川天女道:“你怎么知道?”幽萍折了一枝树枝,轻轻一撩,道:“你看他僵卧如死,已经不能动了。”话未说完,那乞丐忽然打了个呵欠,伸了一个懒腰,坐了起来,张开两双呆滞的眼睛,木然地看了冰川天女一眼,呻吟说道:“我就快要死了,你们还欺负我吗?”冰川天女听他说话,声音虽然微弱,却无气败神衰之象,于是对那乞丐微微笑道:“你一定是饿了多天了,先吃点东西。”将一双熟羊腿递到他的手中,那麻疯漠然无动于衷,既无感激,更无道谢,将羊腿拿了过来,片刻之间,嚼得干干净净。冰川天女道:“你怎么长了满身毒疮呵?”那乞丐把眼一睁,说道:“我生来就是如此,你怕看就走远些。”冰川天女道:“我不是讨厌你,我是想给你医治。”那乞丐道:“你给我医治?”眼睛眨了一下,随即又毫无表情。

 冰宫中有的是各种灵药,冰川天女随身亦携有多种,只道他患的是一般毒疮,便拿出一瓶专解无名肿毒的药粉,递给他道:“你将这药敷上,看看如何?”那乞丐敷了手面之后,打开赤膊,背上有一个个坟起的结节,说道:“我敷不到。”冰川天女道:“幽萍,你来给他敷。”幽萍不敢不允,折了一支树枝,裹以白布,在山涧中一浸,醮上药粉,替他搽了背脊。那乞丐说道:“这药凉浸浸的,果然不错,但我这疮以前也曾医过,百药无效,你的药未必就能将我医好。”冰川天女说道:“再过两天,若这药无效,就再试第二种。”幽萍急道:“我们还要赶路呵!”那乞丐盯了幽萍一眼,道:“好极啦,我正愁找不到食物,同你们走,既有药医,又不愁没吃的。”冰川天女本未想到与他同走,但话一说出,那乞丐立即缠上,冰川天女稍一踌躇,说道:“好,救人救彻底,那你就跟着走吧,你能走吗?”那乞丐道:“我一吃饱,走山路那是毫不费力。”拾起拐杖,就跟在冰川天女后面。

 冰川天女同他走了两天,到了雀儿山南面,远远望去已可见到山下的人家。这两天来,那乞丐都是一声不响,冰川天女打了野兽,烤熟了给他吃,他亦照样大嚼,并无道谢,药敷了两天,他身上的红肿稍退,尚未知效果如何。幽萍心道:“过了雀儿山,就是人烟稠密之地,带着这样一个乞丐同走,岂不教人笑话?”正想和冰川天女说,那乞丐忽然坐了下来,对冰川天女道:“你不怕我吗?”冰川天女奇道:“我为什么怕你?”

 那乞丐喃喃自语道:“世上谁都怕我,就只有你不怕我。”幽萍噗嗤一笑,道:“你有什么本领别人要怕你?”那乞丐道:“不错,你说得对,别人不是怕我,是讨厌我!”冰川天女瞪了幽萍一眼,那乞丐又道:“你为什么救我?你不讨厌我的毒疮吗?”

 冰川天女道:“我母亲一生崇信佛法,她对我说过佛祖的故事,佛祖曾割肉喂鹰,舍身救虎,又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为了救人,佛祖宁愿如此,我虽不是佛门弟子,但母亲的话却没忘记。”那患麻疯病的乞丐双眼一睁,似愠似怒,却忽地冷冷一笑,道:“原来你救我,竟是当成下地狱救人一样,那我岂不成了地狱中的恶鬼了?”冰川天女道:“我没有这样的意思,嗯……”心中感觉这乞丐无可理喻,本想解释却又忍着。

 那乞丐又看了冰川天女一眼,道:“你身佩宝剑,想必是个大有本领之人了?你的宝剑可以借我一看么?”幽萍又噗嗤一笑,说道:“我们的公主本意是要救你,她的宝剑若然借给你看,那就反而害了你了。”那乞丐道:“怎么?”幽萍道:“她的宝剑不是常人所能看的,看了不死也得大病一场。”那乞丐道:“这样厉害?”言下之意,大不相信,忽又拍掌笑道:“那更妙了,我既怕野兽吃我,又怕别人害我。你们既有这样大的本事,又有这样历害的宝剑,那我跟着你们,就什么也不用怕了。”幽萍眉头一皱,道:“谁要你跟!”那乞丐道:“救人救彻底,你们刚才说得如此好听,现在又不理我了吗?”幽萍心道:“那都是小公主惹的麻烦,我几时说过救你?”冰川天女心中一动,道:“你既然愿意跟我们走,就一同走吧。”这乞丐居然能看出她的宝剑,冰川天女也不禁暗暗心疑了。

 幽萍无奈,只好让那个乞丐跟着她们,走了半天,眼前一亮,只见一条瀑布像一张珍珠帘子从山上倒挂下来,那乞丐道:“我走不过去啦。你背我过去。”幽萍怒道:“你这人怎的如此不知自量?你就是我的父亲我也不能背你。”那乞丐道:“那还说什么入地狱救人?上有瀑布,下有山涧,你们跳得过去,我可不能。”索性在山涧边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幽萍哭笑不得,怒道:“小公主不要再理他啦!”冰川天女道:“且慢。”正想说话,忽听得一声怪笑,声震山谷,半山乱石堆中忽然跳出两人,为首的正是赤神子。

 赤神子晃动鲜红如血的手掌,哈哈笑道:“小妖女,咱们又碰上啦,唐经天那臭小子今日可不能再庇护你了!”纵身一跃,立即跳到冰川天女跟前,双掌一错,连环拍出。后面那人也跟着一跃而下,冲着幽萍就是一拳,幽萍飞身闪避,但那人拳势来得猛极,幽萍刚一闪身,拳风已到背后。

 这人乃是赤神子邀来的助手,名叫谷石君,是雀儿山的野人,练就了一身金钟罩功夫,刀枪不入,他一身之力可以击毙猛虎,赤神子在慕士塔格山的绝峰之上,吃了冯琳的大亏之后,心中不忿,仍想与唐经天为难,所以邀了他来,准备对付唐经天与冰川天女,今日在此撞上,见唐经天不在,赤神子更是气焰高涨。

 谷石君一拳直击,幽萍闪身一跃,谷石君手臂一弯,斗大的拳头横勾过来,看这拳势幽萍万万躲闪不了,冰川天女正在抵御赤神子的急袭,无暇回顾,见此情状,叫了一声:“不好!”忽见谷石君一个踉跄,几乎跌倒,大声骂道:“你找死么?”原来是那个乞丐,不知怎的,忽然在地下一滚,恰恰滚到了谷石君与幽萍之间,就像一块石头一样,谷石君几乎给他绊跌。

 谷石君大怒,提起右足,一脚踹下,那乞丐“哎哟”一声,抱头一滚,谷石君这一脚快捷异常,竟然没有将他踹着,不觉怔了一怔,陡见眼前寒光连闪,冷意沁人,冰川天女连发三枚冰魄神弹,都打中了谷石君的穴道。

 谷石君一身铜皮铁骨,被寻常的暗器打中穴道自是无妨,但那冰魄神弹挟着奇寒之气,从毛孔之中钻入,谷石君也不禁打了一个寒噤,冰川天女趁此时机,冰剑一展,已将幽萍护住。

 只见那乞丐滚到数丈外,头枕一块大石,眼睛半开半闭,懒洋洋地看着眼前这一场凶恶的杀阵,赤神子喝道:“哪一条线上的朋友,识相点儿。”那乞丐伸了一个懒腰,叫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不妙!不妙!”突然又是一滚,赤神子身形方起,他又已滚到了三丈开外,枕着另一块石头,仍然是懒洋洋地眯着眼睛,装出一副没事人的闲观神气。赤神子这飞身一扑,本想将那乞丐一掌击毙,一击不中,也不禁心中凛然。正想追踪,再施杀手,却听得谷石君大叫一声,原来他又中了冰川天女一剑。

 谷石君的硬功夫已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但冰川天女的宝剑是世间独一无二的宝物,她不用损伤敌人的皮肉,只那股奇寒之气,已令人禁受不住。谷石君的内功未到火候,被她在瞬息之间,连刺三剑,体内的血液,都几乎冷得凝结,禁不住哇哇大叫。

 赤神子当初邀谷石君相助,原是想用来对付唐经天,不想唐经天不在,他那一身金钟罩的功夫,却恰恰被冰川天女的冰弹冰剑克制,展不出来。赤神子顾不得那个乞丐,急急回转身来,先解谷石君之困,只见他呼呼呼连发三掌,热风四播,冷气全消,谷石君身上暖和,精神一振,又再挥拳急上,助友强攻。

 冰川天女剑走轻灵,剑锋指处,寒光四射,赤神子运掌成风,每发一掌,亦都是热浪袭人。此往彼来,冷热交战,剑掌争雄,论功力是赤神子深厚,论剑法是冰川天女神奇。各有擅长,相差无几。但谷石君那一身横练的功夫,却远非幽萍所能抵敌,战了半个时辰,冰川天女还没有什么,幽萍却已娇喘吁吁,险象四露,赤神子一阵强攻,陡的大喝一声,一个“雪花盖顶”,拍向冰川天女脑门。冰川天女迫得挪动脚步,回剑横削,就在这一刹那,她与幽萍之间,已是露出空隙,赤神子左臂一抖,陡的暴长几寸,向幽萍搂头抓下。

 幽萍吓得呆了,忽觉小腿冰凉,有人在地下将她小腿一抱,幽萍一个倒栽葱向后直跌,被那人推出三丈开外,低头一看,只见小腿上湿涩涩的,印着两个大掌印,那疯丐正横卧路中,两边滚动,抱她小腿的人,不是这疯丐还有谁?幽萍一看掌印,想起这是满身长着毒疮的疯丐印上的,不觉一阵恶心,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谷石君恰好挥拳攻上,忽见那疯丐又莫名其妙地滚来,不禁大怒,喝道:“你这臭叫化是成心混搅来的?”双脚齐起,连环疾踢,那疯丐仍是懒洋洋地眯着眼睛,忽地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嚷道:“这是你家的地方么?老子喜欢在这里睡觉,天子也管不着?”“唏”的一口唾涎向谷石君吐去,谷石君踢他不中,怕他的口涎飞溅,急忙向旁斜跃,忽听得赤神子叫道:“谷兄弟,小心了!”只听得哧哧声响,谷石君万万想不到这疯丐的暗器竟是杂在口涎中喷射出来。只觉肩上一阵麻痛,登时晕眩,那疯丐身手好不快捷,身子仍然坐在地上,双足一个盘旋已滚到谷石君跟前,伸出铁拐,喝一声“着”把谷石君勾倒,冰川天女唰的一剑,将他刺个正着。

 赤神子内外功夫都有极深厚的造诣,疯丐那一口唾涎暗器,并未将他射中,大家身法都快到极点,就在冰川天女剑刺谷石君的同时,他与疯丐已碰在一起,赤神子双掌一分一合,展出杀手神招,上扼喉咙,下抓胸口,那疯丐横拐一勾,忽觉热气攻心,几乎透不过气,大叫一声:“乖乖不得了!”被赤神子的掌锋一带,“卜通”一声跌入山涧之中。

 冰川天女急忙上前迎敌,赤神子忽地面色一变,头上冒出热腾腾的白气,飞身一掠,不接冰川天女的剑招,跃过数丈宽的山涧向山上急奔,连谷石君的死活也不顾了。冰川天女大为奇怪,抬头一看,只见那疯丐赤着上半身,坐在山涧中的石块上,动也不动一下,冰川天女一眼瞥去,低呼一声,呆呆怔了!

 那疯丐的两条手臂,本来是结满疙瘩,形貌十分难看;如今在山涧之中一浸,但见皮光肉洁,目秀眉清,虽然还不及唐经天那么俊朗挺拔,却也长得不俗,冰川天女惊诧之极,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忽听幽萍一声惊呼,冰川天女随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那谷石君的手臂肿得象吊桶一般大不,面目瘀黑,肌肉抽搐,口是发出模糊的凄厉的叫声,看那样子,竟像是给极厉害的毒蛇咬伤一样,叫了几声,在地上打了几个大翻,忽的张口一咬,狠狠的咬着一撮草根,双手乱抓乱挖,显见难受之极,冰川天女不忍,随手捡起一块石子,双指一弹,打入了他的死穴。

 那疯丐纵身大笑,道:“只便宜了那赤神子。没有打中他的要害!”冰川天女道:“你是谁?”那疯丐双脚一跳,跃上草地,拾起那根黑漆漆的铁拐。磔磔笑道:“我是个神憎鬼厌的大麻疯!”冰川天女博览群书,记起汉人的医书中有过这个病名,叫道:“什么,你是麻疯!”那麻疯一声不响,忽地将铁拐两边一扯,那铁拐竟然是镂空了的,疯丐扯出一把黑漆发光的铁剑,将中空的铁拐倒转,在掌心下一捺,随即伸手在面上一抹,幽萍一声骇叫,只见那疯丐在瞬息之间又恢复原形,臂上长出疙瘩,面上现出红云。

 冰川天女柳眉一皱,道:“既已露出本来面目,为何弄鬼装神?”冰川天女这时已经看出,那疯丐的可怕相貌,乃是故意弄出来的,他臂上的疙瘩,乃是暗运内劲,将肌肉迫起,形成了一个个的结,面上的红云,却是染上去的,那药料就贮藏在铁拐之中,若非亲眼见他涂抹,谁也看不出他是假装。

 那疯丐眼光一扫,忽地又纵声怪笑道:“什么叫做本来面目?你知道我的本来面目是什么?”向前一跃,信手一剑,就向冰川天女劈去。

 这一下大出冰川天女意外,叫道:“你干什么?”那疯丐不由分说,刷、刷、刷一连进了三式剑招,每一招都是凌厉之极,冰川天女也曾见过听过无数怪异之事,却无一件比得上今日之事怪异绝伦,以冰川天女的绝顶轻功,也险险躲避不开,幽萍叫道:“公主拔剑!”冰川天女一个“乳燕穿帘”避开了疯丐的四五两招,冰魄寒光剑一个回环疾削,那乞丐打了一个寒噤,哈哈大笑道:“我就是要见识你这把宝剑!”口中说话,手底却是丝毫不缓,左剑右拐,乱劈乱刺,竟似天风海雨,迫人而来,每一招都藏着极复杂极厉害的变化,冰川天女迫得展开中西合璧的独门剑法,将他挡住。

 那疯丐腕力奇大,冰川天女试了几招,只要一碰着他的铁剑,虎口便隐隐发麻。冰川天女抖擞精神,剑走轻灵,不与他的铁剑正面交锋,却展开了绝妙的的身法,一口冰魄寒光剑就像化成了数十口一般,但见冷气腾空,寒光匝地,将敌我双方都笼罩得风雨不透,若是武功稍逊之人,纵不中剑受伤,也会冷个半死,那疯丐却视若无事,哈哈大笑道:“妙极,妙极!省得叫人扇凉。”两人在片刻之间,交换了五七十招,难分上下。幽萍见那疯丐的铁剑虎虎生风,不禁为主人暗暗忧虑。

 冰川天女心道:“这疯丐定是另有来由,我何苦与他死拼?”使出达摩剑法中的神妙招数,一招“玉女投梭”,寒光起处,将那疯丐乱草般的头发削去了一大络。与此同时,那乞丐的铁剑一挥,也正好与冰魄寒光剑碰个正着,但听得“当啷”一声,冰川天女的宝剑,脱手飞上半空。原来那乞丐也抱着同样的心思,双方都想略占上风便行收手,冰川天女的剑势较为迅捷,抢了先机,但那疯丐内劲较强,趁势一挥,也磕飞了冰川天女的宝剑,论起来还是各不输亏。

 这几下动作如电,幽萍哪里看得清楚,见主人的剑被疯丐磕飞,不由骇叫一声,脱口骂道:“贼麻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家公主怎样对待你来,你却恩将仇报!”那疯丐昂头一笑,嗤嗤声响,两点黄豆般大小的黑点,朝着幽萍劈面而去,冰川天女大骇,剑已落手,扑救无及,幽萍急忙使个“镫里藏身”,扭腰闪避,只觉两鬓沁凉,两边的头发给他割去了一绺。

 冰川天女一纵身,将冰魄寒光剑接在了手中,护着侍儿,正要发作,忽见那乞丐呜呜哭泣,哭得鸟飞猿跃,到了后来,大放悲声,闻者心酸。冰川天女道:“咦,你怎么啦?有什么伤心之事?”

 那疯丐将铁剑插入鞘中,又成了一支铁拐,一拐一拐地走到溪边,掏起山涧清泉,在面上一抹,一刹那间,红云尽退,疙瘩全消,又变成了一个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少年。他向冰川天女一揖,道:“我为你破了誓言,你是这世上第一个不讨厌我的人,好,你们走吧!”冰川天女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那疯丐道:“我立誓与天下武功高强之人作对,你与我打成平手,本来我要与你再决胜负,现在算啦。”

 冰川天女道:“这是为何?”那疯丐道:“就因为你不讨厌我。”冰川天女道:“除我之外,也不见得人人都讨厌你。”那疯丐道:“除非是吕四娘还在人间。我师父说,这世上就只吕四娘一人不讨厌麻疯。”冰川天女曾听父亲说过吕四娘的名字,知道她是当今天下的第一高手,但却不明吕四娘怎地与这疯丐扯了关系,奇而问道:“你怎知她不讨厌麻疯,而且,你实在也不是麻疯!”

 那疯丐抹干眼泪,忽地又纵声长笑,道:“我师父说的,哪能有假?这世上就只她一人不讨厌麻疯,不,现在连上了你,有两个人啦。”冰川天女道:“你明明不是麻疯,你师父难道是麻疯吗?”那疯丐道:“我与我师父一般,若不是我的师父,我就早被世人抛弃,死在路旁了。”冰川天女一诧,心中想道:“医书上说,麻疯无法可治,听这人口气,又却像他师徒本来是个麻疯,后来医好了的。好奇之心一起,不肯放他便走,又问道:“你师父是谁?”那疯丐瞪了她一眼,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师父是谁!”冰川天女道:“哪有这个道理?”那疯丐道:“你三四岁之时,是否全懂人事?”冰川天女道:“咦,你是三岁之时便入师门的?”那疯丐道:“不错。我刚学会满山走之时,我师父便死了。”冰川天女点点头道:“嗯,你真可怜!”

 那疯丐面色一沉,喝道:“我不要人可怜!”举起铁拐,作势欲击,忽又缓缓放下。冰川天女道:“你师父……”她本想问:“你师父既然在你三四岁之时便死,你又从哪里学来这一身上乘的功夫?”却见那疯丐双眼圆睁,大声喝道:“我不许可怜麻疯的人再提我师父的名字!”幽萍小声道:“公主,咱们走吧!”

 冰川天女摆了摆手,面向那个疯丐,道:“你叫什么名字?这可以问了吧?”说得甚为委婉,那疯丐看了冰川天女一眼,叹了口气,低头道:“你是第一个肯问我名字的人。好,我就告诉你吧,我叫金世遗,这名字是我师父起的。”冰川天女冰雪聪明,一听这名字,便知这是“今世遗”的同音,心道:“若然他真是麻疯,又未曾医好的话,照汉人的习俗,他确是要被世人遗弃。”

 那麻疯说完之后,仍然出神的望着冰川天女,冰川天女道:“你上哪儿?”那疯丐道:“我喜欢上哪儿便上哪儿。你上哪儿?”冰川天女道:“我去川西。”那疯丐道:“那么,我也上川西。你认得路吗?”冰川天女虽无意与他同行,但不惯说谎,坦然说道:“问是问过了的,过了此山,没有记认,也许就会走错啦。”那疯丐道,“如此说来,我陪你一同走好不好?”

 幽萍大为着急,用眼角瞟看主人,冰川天女缓缓说道:“那么,也好!”她心地慈悲,见那疯丐愤世嫉俗,不愿令他误会是自己讨厌他,故此答允。幽萍道:“出了此山,便有人烟,小公主,咱们怎好与他同走?”冰川天女一片纯真,被幽萍提醒,这才想起,面前这个疯丐,赤着上身,下身用麻袋缝成的裤子,裤管亦已破烂,走到外面,确是不雅。那疯丐哈哈笑道:“你嫌我难看吗?”一转身立即如飞奔走,转瞬之间,没了踪迹。

 冰川天女道:“你瞧,无原无故,又结了怨啦。”幽萍道:“这个怪物,瞧着他便觉胆寒。”冰川天女道:“幸亏我不知道麻疯的症状,若然知道,初初一见,我也难免害怕。”想起这麻疯扮成疯丐的诡异行为,心中百思不得其解。正是:

 湖海飘零愤俗世,奇行怪迹惹人猜。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4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