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布达拉宫参活佛

 桂华生下山之后,遥望“魔鬼城”中那座尼泊尔王子所修的白塔,想起了麦士迦南的付托,心中一凛,想道:“魔鬼城中那班尼泊尔武士,虽然已被白衣少女赶跑,但尼泊尔王子图谋西藏的野心,可还没有消弭。麦士迦南请我到拉萨去参见活佛,托我转达白教法王的诚意,我怎么忘了?”

 于是桂华生又仆仆风尘,前往拉萨。这时已是初春时节,封山的冰雪渐渐消解,路上好走得多,走了将近一月,便来到西藏的首府。

 桂华生进城之时,天色已晚,但见街上中平顶的房屋与帐篷交杂,与内地城市风光大不相同。街上行人熙来攘往,每一座帐幕都有香烟缭绕,烛光媚耀,在许多帐篷前面,都有藏人焚香礼拜。桂华生拉着一个老头道:“今天可是什么节日吗?”那老头道:“不是今天,是明天!”指指天上的明月,说道:“客人,你是从哪儿来的?你是不是佛门的信士,怎么连佛祖诞辰都忘记了。”

 桂华生抬头一望,天上明月正圆,诧而问道:“佛祖诞辰不是四月八日吗?”那老头怔了怔,忽地笑道:“客官,你是汉人,有所不知了,幸亏我懂得汉历,要不然真不懂得你因何诧异了。明天就是四月八日啊!”桂华生道:“天上的月亮正圆……”那老头笑道:“我们是用藏历。你们汉人用的阴历,月亮正圆之日,便是十五,我们的藏历不这样的,有时月初便圆,有时月尾方圆。若照汉历,今天是三月十四日,明天便是三月十五日,因为今年的佛祖诞辰,恰逢月圆,所以特别热闹,从昨天起,大家便沐浴斋戒,焚香礼佛了。”

 桂华生心头一动,喃喃说道:“三月十五,三月十五?”猛然醒悟:白衣少女临别之时所作的手势,玉掌三按,三五十五,岂不正是表明三月十五日之期?手指玉镜,岂不正是代表天上月圆之象?

 那老头絮絮说道:“客官,你真有福气,今年达赖活佛,将在明天亲自主持礼佛仪节,布达拉宫前面的三座大殿也将在明天开放,准许善男信女在大殿阶下礼佛。我们一生之中,也未必得见活佛一次,你一到来,只要明日挤得进去,便可以见着活佛的真面目,那真是天大的福气啊!”

 桂华生大喜过望,急忙谢谢老头,找一座专门接待客商的帐篷住下,但这一夜那里睡得着,心中想道:“原来华玉妹妹是约我明日午夜在布达拉宫相会,可是她又怎么能进布达拉宫呢?难道晚间也一样开放,任人游览?”睡不着觉,又起身向帐篷的主人打听,所说的与那老头一样,明天开放的就是三座大殿,一到黄昏落日,所有礼佛的人便都要离去。那位主人还肃然说道:“活佛何等神圣,岂能容凡人进入他的深宫?让我们在大殿阶下礼拜,已是福分不浅了!”桂华生心头的疑团越来越重,想道:“除非是我猜错她的用意,但若不是这样解释,又是什么?”对白衣少女的身份,更觉诡秘,但望明日早早到来。

 桂华生一夜无眠,好不容易到第二天天亮,立即起来,同主人借了一套西藏的服装,免得在进香礼拜之时惹人注目。

 达赖活佛开放布达拉宫,并且亲自主持佛祖诞辰的礼佛仪式,这件事情轰动了拉萨,甚至有许多外地的善男信女也闻风赶至。桂华生以为已起得早了,那知一出帐幕,街道上已是黑压压的人群,桂华生随着人流,缓缓行进。

 布达拉宫建在拉萨城外的葡萄山上(藏名布达拉山,宫以山名),高达一十三层,相传是藏王松赞干布娶了唐太宗李世民的女儿文成公主之后(公元六四一年),应文成公主所请而建,经过历代的扩建整修,富丽无比。它的结构,全都是山一块块一尺见方的石头从山腰下平砌上去,布达拉宫顶上有三座庞大的金顶,还有供奉西藏历代活佛肉身的八座金塔,全部用金叶包裹,中嵌珠宝,远远望去,灿烂闪光,端的似琼楼玉府,壮丽非常。

 桂华生随着人潮,将近中午时分,才挤到布达拉宫下面的山径,但见通到宫门的弯曲石阶上,有两队披着黄色袈裟的喇嘛作为前导,前面三座大殿的门户大开,进香礼拜的善男信女跟在喇嘛后面,鱼贯而入。待到桂华生挤进里面,大殿的石阶下已无插针之地,后到的人只好在宫门外礼拜了。

 桂华生游目四顾,想在人群之中发现白衣少女,直如在大海寻针,毫无踪影。桂华生暗运用内功,从人丛之中挤进,靠近他身边的人,都似暗中被人推了一把似的,不由自主的让开。好在人极拥挤,别人只以为是受了后面的推压之力,没有看破。桂华生踏遍了三座大殿的数千级石阶,费了几乎一个多时辰,仍是找不见白衣少女。人群从殿下的石阶直挤到殿外的回廊,桂华生知道典礼在正中的大殿举行,便也挤到了这座大殿的回廊之上,但见殿上有四个大飞槽,上缀人面马身的金像,下系铎铃,雕镂得极其精细。桂华生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旅行,从满目荒芜、寒冻凄清、常常在数十里内渺无人烟的西藏高原,来到布达拉宫,彷佛如置身在一个华美的梦境之中!

 桂华生纵目浏览,但见过回廊的梁、柱、扶手之上,或裹金,或雕镂,或绘上图案、画幅,说不尽的富丽庄严。桂华生暗暗叹道:“外面已是如此,宫里面更不知如何?只这一座布达拉宫,就不知费了几许人力财力?”大殿四壁,里里外外,都绘有壁画,绘的多半是佛经中故事,人物景像,奇奇怪怪,生动非常。要知布达拉宫的壁画,天下闻名,壁画是用白绸粘在壁上,再在绸上涂上酥油,这样作上的画,色泽可以历久不变。数百年来,不知有多少画师,来自中国内地,来自印度,来自尼泊尔、不丹,在这儿作过壁画,真可说是一个艺术的宝库,怪不得桂华生目眩神迷。

 桂华生正自挤到殿外欣赏壁画,忽觉背后一股大力推来,腰间一酸,竟似有人点到了他的软麻穴上,桂华生不禁大吃一惊!

 幸而他正在暗运内劲,一觉有异,立刻运气护穴,同时迅速反手擒拿,但听得哎哟的几声哗叫,周围跌倒了好几个人,桂华生回头一望,只见拿着的是一个胖妇,怒目而视,沉声斥道:“你做什么?”桂华生一拿之下,早已发觉了那胖妇丝毫不懂武功,急忙放手,连声道歉,说道:“我见有人用力挤我,伸手乱摸,我以为是有小贼乘机行窃,哪知错拿了人,请大娘恕罪。”幸而藏人对男女之防还不若汉人重视,桂华生说的也是实情,那胖妇人噗哧一笑,说道:“在活佛所住的布达拉宫,谁敢行窃!你大约是刚来不久的汉人?”桂华生点头说是,那胖妇絮絮叨叨,尚待说话,忽听得殿上钟鼓齐鸣,两队黄衣喇嘛绕殿而走,遍洒法水,礼佛的大典就将开始了,登时殿里殿外肃静无声,胖妇人也就不再纠缠,自顾自的低头礼拜。

 桂华生心中想道:“这个暗中偷袭的人武功确是不弱,人也机灵,我出手不算慢了,还是被他混在人堆之中逃脱。那几个跌倒的人,当然是他故意推倒的,造成混乱,以免被我发觉。他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向我偷袭?”百思莫得其解。这时殿上的钟鼓已敲了三遍,有两个大喇嘛带头念经,过了一阵,钟声梵声之中,达赖活佛在从人簇拥之下,缓缓走出。所有观光的男女老幼,都高诵佛号,俯伏礼拜,不敢仰观。

 桂华生自然也不得不跟着他们一齐俯伏礼拜,然而他却偷偷张望。达赖活佛大约是四十岁左右的样子,微微发胖,神情甚是庄严,也不觉有什么特异之处,吸引着桂华生眼光的,倒不是达赖活佛,而是另一个人。

 达赖后面,有好几个相貌和服饰都特别的僧侣,而且各各不同,一看就知是从外国来的贵宾,大约从印度、尼泊尔、不丹、锡金各地来的,其中有一个披着大红袈裟的番僧,正是和桂华生在魔鬼城中交过手的那个鬼番僧,桂华生心头一凛:“怎么他也来了?”随即想到他这一来,其中定有奸谋。

 活佛主持的礼拜大典为时甚短,先是把杨枝甘露遍洒佛像前,继而是呈献“哈达”(即丝绢所做的手帕。献哈达是西藏一种表示敬意的礼节),最后是焚香礼拜。前后不过一枝香的时刻,典礼便告完成。活佛的护法弟子传谕,所有前来礼拜的弟子都限在黄昏之前离开。

 桂华生回到帐篷,主人还没有回来,他歇了一会,养好精神,吃过晚饭之后,主人方自赶回,兴致冲冲的大谈今日的盛典,和桂华生互相祝福,并说今晚布达拉宫燃灯礼佛,许多善男信女,宁愿不回家食物,留在葡萄山下遥赏灯饰。主人叹道:“可惜我年老体衰,要不然我也宁愿挨饿一晚。客官,这样难逢的胜景,你倒不可错过了。”桂华生连声说是,便向主人告辞。

 布达拉宫的夜景,果然更是迷人,金铸的屋顶,在雪山映照之下,发出点点金光,极为壮丽,十三层的宫殿,每一层的飞檐翘角都挂有琉璃灯饰,灯光、月光、雪光、金光,光辉影射,壮丽之中又有一种神秘的气氛。桂华生无心观赏,心中所念只是白衣少女!

 布达拉宫重重叠叠,屋舍盖满了大半个山,从第一层到第六层的房屋,全部泥着白色,藏人称为“白寨”,是宫中做法事的地方;从第七层到第十三层称为“红寨”,却分别泥着红、黄、黑、赭红四色,红色泥墙,黄色泥檐,黑色则泥在顶端房檐与窗沿的间隔处,赭红色泥在两座大殿凹进去的一部份,宫顶则金碧辉煌,远远望去,好像一片五色绚烂的房海;从第七层到第十三层,是宫中僧侣居住的地方。

 桂华生从山下这一片绚烂的房海,心中大是踌躇,想道:“布达拉宫如此宽广,华玉妹妹即使在这宫中,也不知如何寻找?而且灯如繁星,却又如何偷进?”眼看月亮渐渐移近天心,心中大急,最后决定不论如何,也要进布达拉宫一探。

 人群挤在布达拉宫山下,桂华生却偷偷绕过山脊,借着岩石草木的遮蔽,蛇行兔伏,渐渐爬近了布达拉宫。他早已准备好了一套喇嘛服饰,悄悄换上,等了一会,趁着刮风之际,拾起了几颗石子,轻轻一弹,将偏西一层那座大门上的三盏琉璃灯打碎。西藏高原,风势本烈,何况布达拉宫建在山上,所以灯饰都有防风设备,那守门的喇嘛在大风过后,发觉琉璃破碎,颇为奇怪,嘀嘀咕咕道:“怎么今晚的风势这样厉害?”慌不迭的担了梯子,换上新灯,桂华生则趁此时机,施展绝妙的轻功,偷进了大门。守门的喇嘛正在长梯之上,一点也没有发觉。

 桂华生低头合什,把袈裟拉起,遮过了半边面孔,遇见喇嘛,就远远闪开,宫内喇嘛众多,别个喇嘛见他一样的服饰,不会特别注意,竟被他混过了好几座宫殿。

 宫中壁画琳琅,比日间所见,胜过数十百倍,此外像宫灯、玉器、古式桌椅、香案、古老的香炉、名家的彩绣等等……华丽装饰,应有尽有,桂华生暗暗叹道:“想来皇宫之中亦不过如是。”但可惜是匆匆一瞥,而且心中有事,亦无暇流连。

 耳听得三更鼓响,桂华生已偷入了第十二层达赖活佛的寝宫,桂华生自己还不知道。忽见有两个大喇嘛走近,桂华生隐身在佛像之后,只听得一个说道:“活佛这么晚了,还接见宾客,可真累了。”另一个说道:“你不知道今天来的都是尊贵的客人,连佩有贝叶灵符的女护法也来了呢。只怕活佛还要接见这位女护法。”先头那个道:“活佛特别为她清扫了一座寝宫,请了藏王的两位公主陪她,听说咱们这座布达拉宫,在达赖二世的时候,有一位印度公主,也是佩有贝叶灵符的女护法在这里住过一晚之后,这么多年来,就从无女子被准许进宫,所以这次真是旷世难逢的事呢!”桂华生心中一动,想道:“那里来的女护法,居然能蒙活佛优礼,布达拉宫也要破例恭迎?”

 桂华生悄悄的跟在他们后面,上到了第十三层楼。等到他们禀告之后下楼,便悄悄的走到窗下,但见里面灯烛辉煌,纱窗上现出两个影子,一个是活佛,一个正是那尼泊尔的红衣僧人。

 只听那红衣番僧说道:“活佛以绝大神通,宏扬佛法,邻国小邦,同沐恩光,敝王子本要同来参谒,只以国中有事,难参盛典,特派小僧布施金塔,并代致意,敬请训示。”达赖活佛道:“贵国是佛祖诞生之地,自古以来,即为佛国,历代贤王,护持圣法,我佛佑护,国运必昌,贵王子此次布施金塔,合寺同感,也请你代为致谢。”红衣番僧继道:“敝王子还有一事禀告活佛。”达赖道:“请说。”红衣番僧道:“白教法王,遣有使者来至敝国,请敝国助他返回西藏,敝国王子以黄教方是正教,达赖班禅始是活佛,故此对于白教法王之请,婉予拒绝。王子说,此事应禀告活佛闻知。”桂华生听到这里,心中暗骂,明明是尼泊尔的王子唆使前任的白教法王进攻西藏,如今却又这等挑拨,惹事生非,看来实是想在西藏挑起干戈,以便他混水摸鱼,从中取利。

 正想闯进去揭破,忽觉背后微风飒然,桂华生反手一掌,只听得有人用藏语大声说道:“大胆恶徒,竟敢擅闯圣宫!”随即一股劲风,向背心大穴疾袭,桂华生的劈空掌竟然阻他不住。回头看时,但见两个僧人,一披黑袍,一披黄袍,头缠白布,脸似玄坛,乃是两个印度行脚僧人。近身的那个黑袍僧人,正用一支竹杖,出手如风,说话之间,已连点桂华生七处大穴。另一个黄袍僧人,手托紫金盂钵,虎视耽耽,看来也就要出手。

 桂华生心中一凛,这黑袍僧人点穴的手法敏捷狠准,实不在中原的一流高手之下,正欲分辩,那黄袍僧人也大声叫道:“将他擒下便是,不可惊动活佛。”手中的金盂钵一翻,但觉一股大力,有如泰山压顶,倏的就罩到了桂华生的顶门。

 桂华生无暇分辩,忙拔出腾蛟宝剑,但听得当一声,声如钟声,宝剑刺入钵中,那黄袍僧人将盂钵飞一般的旋转,竟似隐隐生出一股吸力,腾蛟宝剑在急切之间,竟然抽不出来。桂华生吃了一惊,这印度僧人的武功好怪!说时迟那时快,另一个印度僧人杖头一翘,乘势便戳桂华生胸口的“璇玑穴”、胁下的“章门穴”和脑后的“风府穴”,这三处穴道颇有距离,但他杖势飘忽,抖手之间幻起了无数杖影,这三处穴道,竟然都在他的杖影笼罩之下!

 桂华生是天山七剑的后代、达摩剑法的传人,虽危不乱。那黑袍僧人竹杖刚刚抖起,他忽地大喝一声,舌绽春雷,霹雳疾降。黑袍僧人陡然一惊,竹杖失去了准头,被桂华生一手抓住杖头,往前一送,黑袍僧人登时四脚朝天。原来桂华生用的是上乘的“狮子吼功”,寻常之人被他一喝,心肺俱制,这两个僧人能够抵受得住,内功亦实是不弱的了。

 用金盂钵吸着桂华生宝剑的那个僧人,功力更为深厚,虽然也吃了一惊,不过仅仅退了两步。桂华生何等机灵,趁他气馁后退之时,宝剑用力一插,只听得一片碎金戛玉之声,金盂钵给他的腾蛟宝剑戳穿一洞,桂华生立即把宝剑抽了出来,那黄袍僧人料不到他的宝剑竟有洞金削铁之能,惊得呆了!

 桂华生那一声大吼,果然惊动了房中的达赖活佛,立即走出楼来。桂华生叫道:“活佛容禀……”话声刚刚出口,那黄袍僧人的紫金盂钵突然出手,挟着一溜金光,隐隐带着风雷之声,盘旋飞至,当头罩下。桂华生想不到他的紫金盂钵还能当作暗器使用,飞出去打人,不敢怠慢,急忙施展“盘龙绕步”的身法,略避其锋,随即平剑一挡。

 但听得当的一声,紫金盂钵在剑边一擦,立即飞回,那黑袍僧人的竹杖跟着点至,尼泊尔的那个红衣喇嘛喝道:“大胆狂徒,擅入圣宫,亵渎活佛,罪该万死!活佛法驾请回,贫僧替你将他料理!”袈裟一展,有如一朵火云,随着黄袍僧人那个又飞回来的紫金盂钵,同时罩下。

 桂华生一人一剑,力战三个高手,应付不暇,哪里还能分心说话?达赖活佛睁眼一瞧,见桂华生颈项下挂有一尊金佛,那是麦士迦南送给桂华生作为信物的,达赖自然认得这是白教法王传家的七件法器之一,心中大疑,只道桂华生是白教法王的刺客,但转念一想,白教法王虽然没有自己的尊贵(达赖在“活佛”之中,又是至高无上的活佛),而且也与自己敌对,但他到底是一教之尊,也是活佛的身份,想来不该出此下策?因此又怀疑桂华生是白教法王的使者,猜疑不定,故此他既没有喝止,也没有回去,却在两个护法喇嘛的保护之下,负手观战。

 但见那紫金盂钵当头罩下,桂华生施展大力的手法,一掌拍出,同时宝剑一挑,将红衣番僧的袈裟挑开,一个转身又闪开了黑袍僧人的点穴竹杖,达赖活佛虽然不懂武功,但他却知道这两个印度僧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而红衣番僧身为尼泊尔的国师,武功自亦不弱,见桂华生独抗三大高手,身法美妙,居然没有落败,也不禁暗暗喝彩。

 其实桂华生却是有苦说不出来,这三个僧人,若然是一对一的单打独斗,没一个是他对手,但以一对三,却是难于应付,尤其那黄袍僧人的紫金盂钵,既可作兵器使用,又可作暗器打人,更是防不胜防。幸而他仗着宝剑的威力,要不然早已败阵。

 那三个僧人越逼越紧,桂华生剑掌兼施,使出了浑身本领,仍是被他们迫得步步后退,包围圈越缩越小,形势越来越险,那黄袍僧手持金钵,突然纵身掠起,金钵一翻,势如泰山压顶,桂华生出掌相抗,竟然被它吸住,同时黑袍僧人的竹杖也点到了胸前,桂华生一剑削出,却被红衣番僧横里窜来,袈裟一抖,将他的宝剑裹住,“卜”的一声,黑袍僧人的那根竹杖正正戳在他胸口的“膻中穴”上。

 忽听得环佩叮当,香风四散,两个黄衣喇嘛先上楼禀道:“女护法参见活佛。”达赖活佛急忙说“请!”桂华生正自运用上乘内功,肌肉平空缩回几寸,吸住黑袍僧人的竹杖,闻言又惊又喜,斜眼一瞥,只见一个少女盈盈的走上楼来,可不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那个白衣少女!

 白衣少女玉手一指,斥道:“你不回国,在此何为?”那红衣番僧面色大变,将袈裟一收,向达赖活佛合什施礼。达赖道:“女护法叫你回去,我不多留你了。”红衣番僧用尼泊尔话咕咕噜噜的说了几句,立即走出布达拉宫。

 桂华生的宝剑本来被红衣番僧的袈裟裹着,袈裟一撤,宝剑立刻削出,当的一声,又把黄袍僧人的紫金盂钵削去了一大片。就在此时,只听得白衣少女和达赖活佛说了几句话,达赖向那两个僧人挥手说道:“这位从中国来的居士不但不是刺客,而且有功佛门,两位请住手吧。”其实红衣番僧一走,这两个僧人即算联手合斗,也不是桂华生的对手,此时他们正被桂华生迫得气喘呼呼,达赖活佛之言一出,先住手的倒是桂华生。

 只见这两人满脸惶恐的神情,向达赖活佛跪下顿首,随着又向白衣少女屈了半膝行礼,桂华生虽然不懂得他们的说话,也猜得出是请求饶恕的意思。这两个僧人向白衣少女施礼之后也跟着下楼去了。

 桂华生这一惊,比在魔鬼城中初会白衣少女之时更甚,他做梦也想不到这白衣少女竟然是什么女护法,连至尊无上的达赖活佛也对她甚为尊敬!桂华生走上前来,先见过了活佛,再向白衣少女施礼。白衣少女盈盈一笑,用汉语说道:“大哥哥,怎么和我客气起来了。”

 达赖活佛道:“你是白教法王的使者吗?听女护法所言,你在魔鬼城中曾做了一件对西藏有利的事情。”桂华生道:“我正要详禀活佛。”白衣少女道:“他是我在中国认的大哥哥,活佛,你可以相信他的说话。我来西藏太久了,见过活佛,理当告辞,他日有缘,再来拜谒。”盈盈一揖,走下楼台,活佛合掌相送,桂华生想不到刚刚见面,她又离开,乍喜还悲,恨不得牵着她的衣袖,然而活佛在旁,他又怎敢冒昧无礼,只好眼睁睁的看着白衣少女离开,心中说不尽辛酸的滋味。

 达赖活佛道:“居士请来静室,详说因由。”桂华生把在魔鬼城中的奇遇,察破尼泊尔王子的野心,与及麦士迦南托他转达白教法王的诚意等等,都向活佛一一说了。达赖活佛叹道:“西藏的谚语有云,正直的敌人胜过朋友,谄媚的小人必有所求。这话真是不错。”随即吩咐宫中的执事喇嘛招呼桂华生住宿,待以上宾之礼。

 桂华生问那执事喇嘛道:“女护法是什么身份?”那执事喇嘛露出虔敬的神情,合什说道:“凡对佛门有极大的功德的,才能被封为大护法。”桂华生道:“是谁封的?”执事喇嘛道:“印度的那烂陀寺主持,在印度的地位,亦即等于活佛。那烂陀寺有两片贝叶灵符,相传是佛祖以前在菩提树下讲经之时,摘下来赐给弟子迦叶的。那烂陀寺每一个甲子开一次佛教大会,将贝叶灵符赠给对佛教有大功德的人,并封为护法。大会六十年例开一次,但六十年中却未必有一个大功德的人,是故护法难得,女护法更为难得!”桂华生听了,又是欢喜,又是惊奇。然而他还是未曾明白白衣少女的身份。她是怎么做到的女护法,到底是什么人?

 宫中的执事喇嘛,对白衣少女的来历,却不肯多谈半句。第二日,桂华生遇到他们,再向他们打听时,那白衣少女却早已离开了布达拉宫了。桂华生怅怅惘惘,也欲告辞,那执事喇嘛道:“活佛法谕,说是居士如果欢喜的话,可以在宫中多住些时。”桂华生正想婉辞,那执事喇嘛又说道:“女护法临走之时,留下了几句说话,活佛叫我们转告于你。”桂华生忙道:“什么说话?”执事喇嘛道:“女护法说,请居士到尼泊尔一行,若是有缘,自当相见。”桂华生道:“我正要去尼泊尔。”执事喇嘛说道:“我们宫中有通尼泊尔文的人,居士在去尼泊尔之前,要不要学学?”桂华生一想,语言不通处处阻碍,与其到尼泊尔再学,不如学了再去。便在布达拉宫住下,日夕苦学,学了两个多月,一些寻常的用语,已大致可以应付。

 这日一早,桂华生决定告辞了,宫中执事帮他去谒见达赖活佛,走上第十三层的宫顶,有一座屋顶花园,达赖活佛正在园中散步。在这座屋顶花园之上,不但可以看见拉萨全城的景色,而且还可以眺望积雪皑皑的喜马拉雅山脉。桂华生谒见活佛,告禀了来意,达赖活佛十分和蔼,替他祝福之后,又告诉他,若然到了尼泊尔之后,有什么困难,可以去见尼泊尔国王,请他帮助。给了桂华生一封书信,可以在必要之时,持信去见国王。又告诉他,他已派遣使者与白教法王讲和,白教法王准备派出护法弟子到尼泊尔去追回法杖,这个弟子,可能就是麦士迦南,问桂华生要不要等待麦士迦南同去。桂华生想见白衣少女之心甚急,决定还是单独动身。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