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回 末路穷途 功名随逝水 荒山古刹 剑气射寒星

 冯琳格格一笑,说道:“不是我嘲弄你,是你自己嘲弄自己。人必自侮而人后侮之,这句话难道你还不懂吗?你自作自受,现在还未后悔吗?”年羹尧默然不语,冯琳面色一转,忽然一本正经的说道:“若然你能记着钟恩师的教训,你也不至于有今日!”年羹尧不觉一怔,只听得冯琳缓缓说道:“以前的事情,我全都知道了,你家曾收容过我,这一点我该感激。”

 年羹尧一怔,道:“你都记起来了?”冯琳道:“都记起来了。你小时候也强横霸道,但对我尚还不差。”年羹尧喜道:“是啊!我一向把你当作亲妹妹一样,对任何人都没有对你那样好,你知道就好了。谢谢你来看我,我年羹尧他日纵然碎尸万段,得一知己也可无憾了。”冯琳突然一阵冷笑,旋又沉痛说道:“可是你越大就越坏,坏到不可收拾!哼,你还记不记得,你要把我送给皇帝,好保障你的功名?我不依从,你就暗中偷下毒手害我,不是我的李治哥哥救我,我这条小命早已完了。什么亲妹妹?你不怕引起我的恶心么?”

 年羹尧面上一阵红一阵青,低头说道:“嗯,我知错了。”冯琳道:“你对我不好,这也还罢了。最不该的是钟恩师费尽心血,培你成材,你却引狼入室,将他害死!若非你已是难逃一死,我今日便要为本门惩治奸徒!”

 年羹尧忽地抬起眼睛,说道:“哦,原来弘法大师所说的无极派传人,便是你这个小丫头。”冯琳眉毛一扬,道:“怎么,我不配么?”年羹尧道:“你安心做吧。我这么大的富贵功名,全都丢了。难道还会与你争区区一个掌门的位置么?”冯琳双眉紧皱,摇了摇头,道:“我真还未见过至死不悟的人,开口富贵,闭口功名,你口说不在乎,其实在乎得很。吕姐姐曾对我谈论过你,说你本来算得是个人材,只是被‘名利’二字所断送了。我以前还不大懂,现在看来,真真不错。”

 两人交谈片刻,天色已经大白,西湖上渔舟晓唱,隐隐传来了采菱的歌声,李治远远的吹了一声口哨,冯琳道:“嗯,我该走了!”年羹尧竖起耳朵,忽道:“谁和你同来?”冯琳道:“你管这个干嘛?”年羹尧道:“是不是那个叫做李治的小子?”冯琳愤然道:“什么小子?他比你好得多!”提高嗓子应道:“嗯,李治哥哥,我就来了!”

 年羹尧面上露出一种奇异的神情,忽然问道:“琳姑娘,你还记不记得,以前咱们的园子里有一个池塘,池塘里养有一对鸳鸯,你小时候,个子不够高,要我抱起你来看池塘里的鸳鸯戏水。”冯琳心中一动,却沉着面道:“你尽说这些无聊的话儿干嘛?”

 年羹尧道:“想起这些小时候的事情,我真是后悔得很。”冯琳低声道:“后悔已经迟了!”年羹尧叹了口气,作出欲说还休的样儿,冯琳道:“你还有什么话,赶快说吧!我真的要走了。”语调渐转柔和,年羹尧道:“我但愿能再和你同在一处。想我幼读兵书,多少懂得些行军用兵之道,你们他日若举义师,我愿作毛遂自荐。”冯琳心中一动,心道:“年羹尧自是一个将才,若他是真心诚意的话,倒也未尝不可考虑。不如待我和李治哥哥商议,看是如何?”冯琳低首沉思,年羹尧又问道:“你不相信我么?”冯琳抬起头来,和年羹尧的眼光触个正着,忽而心中一凛,只觉年羹尧的眼光中似乎含着无限奸诈,丝毫不能令人信赖。年羹尧又叹了口气,道:“嗯,你真是不信我了?”

 冯琳道:“你能后悔很好,但这件事我不能作主,待我见了吕姐姐后再替你说项。”年羹尧道:“那就不必说了。”冯琳举步欲走,年羹尧又叫道:“琳姑娘,还有一件小小的事情。”冯琳转身道:“什么事情,快说!”年羹尧道:“你不是做了无极派的掌门吗?那么这把剑你应该拿去,这是傅师祖当年用的宝剑,我既被逐出门墙,这把剑不应是我的了。”说得十分诚恳,冯琳心道:是啊,我本该追缴回师尊的遗物,怎么倒反忘了!走到年羹尧跟前,伸手接剑。不料年羹尧趁她双手伸出,胸前门户大开之际,倏然骈指一戳,“得”的一声,正正点中她胸口“璇玑穴”,这“璇玑穴”乃是人身死穴之一,若被点中,立刻身亡。

 原来年羹尧自知必死,一切绝望,已近疯狂,恨不得世界和他一同毁灭,尤其听得冯琳两次提起“李治哥哥”,更是又妒又恨,心中想道:“这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既不能为我所有,我也就不能让她为别人所有。我的武功虽失,点穴的方法却还记得,何不将她杀了,然后再行自刎。”

 不料冯琳的穴道虽被点中,却只是身躯摇晃了两下,并不如年羹尧所愿,倒地身亡。原来点穴的功夫,必须配以指头的劲力,力透指尖,才能使敌人的血流突然停止。年羹尧武功已失,只有平常人的气力,而冯琳的内功已有造诣,若然遇着高手,点正穴道,那自是无法挽救,而今不过等于被普通的人,凑巧在穴道上戳了一下,虽然一阵疼痛,却是安全无事。

 冯琳被年羹尧出其不意的用力一戳,呆了一呆,立刻明白了这是什么一回事情,气得玉手一扬,拍拍两记耳光,把年羹尧打跌地上。年羹尧目露凶光,“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水,两颗大牙。冯琳气得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久,才迸出一句话道:“你,你,你真是天下最狠毒的人!”伸手取了年羹尧的宝剑,拔出半截,忽又听得李治催走的口哨之声。

 冯琳盯了年羹尧一眼,恨恨说道:“我不杀你,你也没有几天活了!”飞身追上李治,李治道:“天色已经大白,太阳也快出来了,你还不走,你看那边已有人来了!”

 冯琳默不作声,随着李治飞快出城。一口气跑到郊外,李治道:“不是我不让你和他多说,我想年羹尧既被贬到此处看守城门,雍正这厮说不定会派有高手暗中监视,若有闪失,岂非不值?”冯琳放慢脚步,忽然说道:“李治哥哥,你能原谅我么?”李治笑道:“我若是胸襟狭窄之人,也不让你单独和他见面了。”冯琳面晕红潮,低声道:“不是这个。我是说,是说……嗯,我老实对你说吧,我今朝在将见年羹尧之时,还有点惋惜之情……”李治不待她说完,便笑着接道:“他本来是个人材,却误入歧途,自寻毁灭,我也为他惋惜呢,还有什么值得提的?”冯琳道:“现在,我却一点也不惋惜他了!”说话之时,面色非常严肃,和她平常顽皮的样子不大相同,她像一下子长成了“大人”,懂得了许多事情似的。李治奇异的看了她一眼,对她的话意,似明白又似不大明白,只轻轻的点了点头,却也不再多问。

 冯琳走后,年羹尧捧着被打肿的半边脸,挣扎着坐了起来,这时他胸中空空洞洞的,神经也似乎麻木了。早晨的冷风刮地吹来,年羹尧打了一个寒颤,双手捧着头颅摇了几摇,喃喃说道:“大约我真的错了?”摸摸头颅,向天狂笑,大声叫道:“大好头颅,被人斫去,岂不可惜!”楚霸王乌江自刎,犹是英雄!我岂可不如他?今日是天亡我也,既是必死,我又何必再活着让人凌辱?”双手捧着头颅,突然向城门一头撞去。

 头颅未触城门,忽然被人抱着。年羹尧挣扎不得,睁眼看时,却是韩重山和天叶散人,只见这两人面青唇肿,样子很是难看。原来他们追赶印宏与关东四侠,却遇着弘法大师,一顿禅杖将他们打了回来。

 韩重山和天叶散人见年羹尧的样子,更觉难看,韩重山道:“喂,你的胡子和眉毛被谁剃了?我们走了之后,有谁来过?”天叶散人瞥见车辟邪的尸身,也问道:“是谁杀的?是你,还是敌人?”年羹尧哈哈大笑,大叫道:“都死了干净!”韩重山冷笑道:“皇上还不许你死呢!”年羹尧大叫道:“你们不许我做楚霸王?呀!我连楚霸王也不如了!”手舞足蹈,语无伦次,天叶散人道:“年羹尧疯了!”韩重山轻轻一推,年羹尧毫无反抗的力量,倾仆欲倒。韩重山吃惊道:“连武功也没有了!”天叶散人说道:“年羹尧既然成了这个样子,咱们还是赶快把他押回京师去吧。”韩重山点了点头,当日就用八百里快马加紧,飞报皇帝,第二日便押他上京,有他二人押解,年羹尧就是想自杀也不成了。只是一路上胡言乱语,有时候呼唤儿子,有时又大叫冯琳。

 年羹尧狂性大发之时,冯琳已离开杭州五六十里,冯琳并未料到他会发疯,想起他丑恶的样子,还是觉得一阵阵恶心。李治一点也不问她见年羹尧的经过,只是一路用说话逗她开心,冯琳渐渐也有说有笑了。

 李治冯琳此行的路线,是想从浙江西入安徽,折入河南,回转邙山,两人脚程甚快,日头未落,已到天目山区,正转入山路,忽闻得山谷下有呜呜怪啸、暗器嘶风的声音,冯琳叫道:“血滴子!”李治登高一望,道:“原来是关东四侠被围住了!”冯琳看了一看,道:“咦,还有方今明和陈德泰呢,咱们下去救他。”两人拔剑疾奔而下。

 原来弘法大师惩戒了年羹尧后,在回程中又打走了韩重山与天叶散人,印宏和尚本来是同关东四侠一同来的,而今事情已了,便和住持同回福建少林,关东四侠则往邙山找甘凤池和吕四娘。

 至于方今明和陈德泰则是途中相遇的,方今明自那次在雪魂谷恶战之后,与陈德泰一道养伤,成为好友,这次方今明来找年羹尧,要为“故主”报仇出气,陈德泰阻他不住,只得赶来接应,方今明被车辟邪赶走,垂头丧气,夜出杭城。陈德泰迎着他问道:“怎么,见着年羹尧没有?”方今明叹了口气道:“见是见着了,但这个仇我也不再想报了。”陈德泰以为他是吃了败仗伤心,正想出言相慰,方今明道:“年羹尧说得不错,十四贝勒并不值得我为他卖命。”陈德泰奇道:“年羹尧说了些什么?你相信他了?”方今明道:“别的我不相信,他昨晚说的却不容我不相信。”将年羹尧所说的,关于十四皇子的阴狠手段,以“旗”制“汉”等等恶迹转述出来,陈德泰大道:“我们以前劝过你,你不听。想不到年羹尧倒做了你的教师了。”方今明颓然不语,这也难怪,他发现了十多年来,他要尽忠的“主子”,竟是全不值得尽忠的人,也就难免伤心了。

 两人在路上遇到关东四侠,提到前往邙山之事,方今明慨然说道:“好,我也去!”陈德泰笑道:“你去做什么?”方今明道:“和你们一起去报仇呀。”陈德泰道:“你又说这仇不再报?”方今明道:“这回不是为十四皇子报仇,是为我们汉族自己人报仇呀!我以前恨极雍正这小子,现在也恨极他,但以前之恨和现在之恨又不同了!”陈德泰点点头说道:“这个我明白,你不用多说了。”

 于是方今明和关东四侠等一行人同往邙山,却不料雍正布置严密,除了派遣韩重山、天叶散人和车辟邪等人监视年羹尧之外,又派有哈布陀率领一班血滴子在通往杭州的各处要道和山隘险要之处巡逻,两下相遇,众寡不敌,关东四侠这一班人被逼下山谷,凭着地形,负隅恶斗。

 哈布陀是清宫第一流好手,厉害非常,更兼那十多名血滴子也都是上上之选,所用的暗器“血滴子”(血滴子即因所用暗器得名)尤其厉害,玄风等人武功虽高,被困在山谷中,却是突围不出。

 正在吃紧,忽闻山上一声叫喊,李治冯琳双剑齐下,哈布陀又惊又喜,叫道:“是琳贵人!”将血滴子机括一开,抛出去直取玄风,反身一跃,舞流星锤来捕捉冯琳,冯琳笑道:“你现在还想来欺负我吗?”把手一扬,一柄飞刀闪电飞去,在半空中与哈布陀所发的血滴子相碰,双双落地,先解了玄风之危,再迎战哈布陀。

 冯琳得了无极派真传,武功已是大非昔比,只见她不慌不忙,宝剑一招“力划鸿沟”,挥了半个弧形,竟然将哈布陀的流星锤荡过一边,哈布陀吃了一惊,心道:“这野丫头怎么敢硬接我的神力?”振臂一舞,流星锤呼的一响,从左到右,拦腰横击,冯琳宝剑一缩往里一粘,又把哈布陀凶猛的攻势解开,哈布陀更是奇异,当下不敢大意,以一锤护身,一锤迎敌,紧迫冯琳。

 其实冯琳的功力,还是比不上哈布陀,她接了两锤,胳膊酸痛,幸而所使的乃是傅青主当年所用的宝剑,虽比不上游龙断玉,也是五金的精华所炼,才不至被锤头打折,若然哈布陀一路强攻,冯琳还真抵挡不住。而今哈布陀半攻半守,正合冯琳路数,冯琳的无极剑法刚柔相济,守备得十分严密,更兼冯琳通晓各种旁门的武功,招式奇多,溜滑之极,哈布陀在五七十招之内,竟然奈何她不得。

 这时,李治也已跃入敌人丛中,他的剑法乃是白发魔女这一派的嫡传,奇诡辛辣,天下无双,几个照面,就给他刺伤了两名血滴子,玄风等人精神大振,发一声喊,同时反击!

 哈布陀被冯琳绊住,血滴子失了主脑,拦敌人不住,玄风左剑右拐,横敲直扫,激战中一剑削掉了一名血滴子的天灵盖,一拐又打折了一名血滴子的胫骨,朗月禅师也用酒浪喷瞎了一名血滴子的眼睛,血滴子纷然大呼,夺路奔走。

 哈布陀见不是路,急忙舍了冯琳,镇着阵脚,大声叫道:“放暗器!”霎时间只见满空铁球飞舞,发出惨厉的呜呜怪叫之声,冯琳叫道:“来得好!”左右两手,各发六柄飞刀,将十二个“血滴子”暗器撞落在地上,这夺命飞刀,以小克大,借力打力,在半空中撞比自己体积大的暗器之法,乃是无极派的独门绝技,当年钟万堂就曾仗过这门绝技脱出血滴子的重围,冯琳施展出来,得心应手,十二个“血滴子”落地,还有几个则分别被玄风李治等打落,可是这样的一阵忙乱,哈布陀也率领那班血滴子退出谷口了。

 玄风赞道:“好一个飞刀绝技!”冯琳微微一笑,说道:“聊以赎当年误伤之罪。”冯琳初出道时,曾用飞刀误伤过“四侠”中的陈元霸,所以有此一言,玄风大笑道:“这点小事,我们都早已忘记了,亏你还记得!”陈元霸也笑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后辈的英雄儿女,比咱们强得多了。”

 一行人谈谈笑笑,同往邙山。玄风问道:“你的姐姐呢?”冯琳道:“她两年前和唐晓澜同回天山去了。”朗月禅师道:“你们两人相貌之似,真是世间少有。若不是你刚才先说了那一番话,我们也不知道你是冯瑛还是冯琳。见了你,我们就想到你的姐姐,可惜她远在天山。”冯琳黯然说道:“我也想念她呢。可惜路途这么遥远,想托人捎个信也不方便。若然她得知年羹尧失势待毙之事,不知该如何欢喜呢!”

 冯琳可没有料到,冯瑛和唐晓澜这时也正在赶返邙山的途中,不过一个是从西北出来,一个是从浙江西上,彼此的路途不同罢了。

 唐晓澜经过那场大变之后,心中甚是抑郁,回到天山之后,沉默寡言,只是虔心练剑,易兰珠颇感奇怪,私下里也问过冯瑛,冯瑛并不隐瞒,将一切都告诉了易兰珠。易兰珠叹口气道:“我们七剑之中,当年也曾有几位累于情孽,连一代奇侠的凌未风叔叔也不能免。但愿你们将来也像我的凌叔叔和刘郁芳一样,在经过许多劫难之后,化除魔障,不过这种事也勉强不得,老是放在心头,反而苦了自己。”易兰珠是过来人,也不用说话去劝唐晓澜,只专心教他武艺,渐渐将他的心思引开,唐晓澜在天山住了一年多,补习本门的武功,将以前未曾学的,全都学了。

 一日,易兰珠将唐晓澜叫来,道:“你的武功,如今已尽得天山心法了,我今正式准你列入门墙,不再是挂名弟子了。”唐晓澜大喜叩谢,易兰珠道:“天山一派,代出英豪,你正壮年,未宜归隐。明日再和你瑛妹下山,往助吕四娘和甘凤池吧。”唐晓澜虽是难舍,但想想师傅说的话乃是正理,于是第二日便和冯瑛拜辞师傅,再下天山。

 两人间关跋涉,重入中原。唐晓澜虽不似两年前那么忧郁,却仍是拘谨自持,不敢与冯瑛涉及儿女之情。

 走了三个多月,经过大漠流沙,穷山恶水,两人又回到了河南,路上听人谈起年羹尧失势之事,传说纷纭,也不知是真是假,两人心情更急,恨不得立即见着吕四娘。

 这日路过嵩山,嵩山上一大片烧焦的山头,新的树木又已稀稀疏疏的长了起来,抽条发叶。唐晓澜十分感慨,道:“枯树逢春犹再发,江山历劫剩新愁。树犹如此,人何以堪?”冯瑛道:“天色晚了,不如就在嵩山歇一宵吧,我也想凭吊一下那烧剩的古刹呢。”

 唐晓澜和冯瑛步上嵩山,只见一片瓦砾,被风雨磨洗,已渐渐和山上的泥土混做一回,残砖破瓦不可分辨,上面还长了青苔。唐晓澜叹道:“千年古刹,付之劫灰,可叹可恨。”冯瑛笑指着瓦砾上的青草说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何须慨叹。”两人沿着少林寺的遗址一路走去,在山坡上发现一间烧了半边的破寺,唐晓澜道:“咱们就在这里歇宿一宵吧,嵩山与邙山相距不过三百多里,再走两天,便可到了。”

 两人从已崩塌了大半边的后墙,跳入破寺,摸入殿中,忽听有人问道:“你们是谁?”这声音颤震急促,显得中气不足,但却别具一种威严。唐晓澜推门进去,只见地上烧着一堆火,旁边躺着一个人,面上似带病容,但双眼张开,却是光芒外露,炯炯有神。

 唐晓澜道:“我们是过路的客人,先生贵姓?”那人本已欠身半坐,盯了二人一眼,又睡了下去,对唐晓澜的话竟不理睬。冯瑛好心问道:“客官可是有病么?”那人眸子半张,道:“我睡意正浓,请你们别打扰了。”冯瑛道:“若然有病,我们随身还带有一点丸散,也许合用。”那人说道:“叫你们别罗唆,你们怎么老是爱管闲事?休说我没病,有病也不要你医。”扯过被头,盖过头面,冯瑛见他无可理喻,不再言语。唐晓澜却留神到他的头顶上有热气散发出来,吃了一惊,心道:“这人内功深湛,想必是受了暗伤,现在正用内功自疗,咱们真不该去打扰他。”扯了冯瑛一下,两人自在殿角靠墙歇息。

 过了一阵,那人鼾声已起,外面忽又有谈笑之声,唐晓澜一望,只见有两人跨墙而入,不觉啊呀一声,与冯瑛同时站了起来。

 来的乃是父女二人,正是曾到杨仲英家寻仇,与冯瑛曾经两度交手的唐金峰与唐赛花。原来自两年前唐金峰接受了吕四娘的调解后。便带女儿到各处散心,最近在朱仙镇收了女婿王敖的遗骨,想带回四川迁葬,今日经过嵩山,路无客店,也寻到这个破刹来歇宿。

 唐晓澜见是他们父女,颇感尴尬,恭恭敬敬的问安道:“唐老前辈,你好?”唐金峰鼻子里哼了一声:“好!”唐赛花瞪了他们一眼,手摸暗器囊子,唐金峰低声说道:“大丈夫出言必守,他们不是恶意,不准你再多事。”虽说如此,唐金峰自己也是对冯唐二人扳起脸孔,爱理不理,似乎极不愿意和他们攀谈。

 唐赛花道:“爹,这里还有一个人。”冯瑛说道:“这位客官有病,正在熟睡,别吵醒他。”唐赛花撇了撇嘴,脸儿扭过一边,嘴里咕嘟说道:“谁跟你说话?”冯瑛讨了个老大没趣,赌气再不说话。唐金峰小声对女儿道:“那小丫头说的也有道理,这里不比客店,吵醒了人,不好意思。”眼睛盯着那个“病人”,脸上越来越露出惊诧的颜色。

 唐赛花悄声问道:“爹,你看出什么门道来了?”唐金峰道:“此人身怀绝技,绝不是寻常之辈。”正想设法结纳,忽闻寺外又有脚步之声,只听得一个孩子的声音先叫道:“我不住这个破庙。”接着“啪”的一声,好像是有人在那孩子的屁股上打了一下,大声骂道:“你还充什么少爷。有破庙你住已经算是好了,难道你还想住宫殿吗?”另一人道:“要住宫殿也不难,总有得你住的,只恐你住不长久。”这人“嘭”的一脚踢开庙门,蓦然发觉里面有人,说话顿然煞住。

 唐晓澜冯瑛与唐家父女的眼光齐向外面注视,只见进来了两个大人,一色青衣,腰挎朴刀,作武士打扮,带着一个衣着华丽的孩子,孩子约莫有四五岁的样子,生得头角峥嵘,眉清目秀,十分可爱。但却紧闭着嘴,好像受了许多委屈的模样。

 那两个青衣武士喝道:“都是些什么人?”唐晓澜答道:“过路的客人。”唐金峰却冷冷说道:“荒山古刹,谁都可以借住,你有你住,我有我住,你管我是什么人!”那两名武士向他横扫一眼,唐金峰傲然冷笑,瞪眼相对,那两名武士见他童颜鹤发,精神健烁,双目炯炯有光,显然是内功极有造诣,相对望了一眼,轻轻骂了一声:“好个利口的老儿!”却也不敢多事。

 那“病人”听得吵闹之声,打了个呵欠,抬起半身,露出头来,看了那两个武士一眼,又睡下去。行在前头的那个青衣武士道:“让开些儿,老爷要烤火!”唐晓澜看不过眼,说道:“这是人家生的火呢!”那武士道:“要你多管闲事!”伸手向那“病人”一推,忽地“咕咚”一声,几乎跌入火堆,愤然骂道:“是什么东西绊了老子一跤?”唐赛花格格的笑个不停,唐金峰道:“强梁霸道,必遭天谴。这叫做活报应,老天爷也有眼睛。”那名武士大怒,手抄刀把,唐金峰又冷冷说道:“我是泛论,又不是说你,你要动武么?小老儿也愿奉陪!”唐晓澜和冯瑛也都站了起来,那两名武士见唐家父女带着暗器青囊,唐晓澜腰悬的剑匣,又隐隐透着宝光,心道:“这四人都是会家子,看来欺负不了。”顿时软了下来,搭讪笑道:“出门人到处与人方便,何必生这么大的闲气?”在近火堆的地方铺了一张毛毡,和孩子一同躺下。

 那孩子见唐家父女与那武士针锋相对,毫不畏惧,甚是高兴,躺下一阵,忽地又跳了起来,猴儿似的一下子跳到唐赛花身边,指着她的弹弓问道:“姑姑,你也会打弹弓吗?前两个月他们刚刚教过我,后来又不教了。姑姑你教我好吗?”那两名武士同声叱道:“不准多嘴,快回来睡!”唐赛花对这孩子十分喜爱,回骂道:“小孩子喜欢说话,又不伤了你的皮毛,这么凶做什么?”那武士道:“我管孩子关你什么事?哼,你回不回来?”唐金峰忽问道:“喂,好孩子,告诉公公,这两个人是你的什么人?”

 那两名武士眼睛睁得铜铃似的,两人四眼,圆鼓鼓的瞪着孩子,那孩子张开口,刚说出“他,他们……”几个字,便立即收住,唐金峰叹了口气,道:“好,你回去吧。”唐赛花牵着孩子的手,仍然舍不得放,唐金峰道:“让他回去,不要累他受责骂了。”那孩子本来是活泼泼的,顿然变得萎缩无神,低头鼓气,回到了武士的身边。

 唐金峰十分纳罕,心中想道:“这两个武士显然不是孩子的父亲,看这孩子衣裳华贵,倒像是官宦人家的子弟,莫非这两个武士乃是他家的护院或镖师,送孩子到他父亲的衙门去的?但若是这样,这孩子又不应如此畏惧他们,这两个家伙也不应对他如此凶法。”饶是唐金峰见多识广,怎是猜想不透。

 也怪不得唐金峰猜想不透,原来这孩子竟是年羹尧的儿子年寿(年羹尧怕他短命,所以给他取了这么一个俗气的名字)。年羹尧托给曾静,又派了两名心腹的武士去监护,用意原是恐防自己失势之后,江湖上的好汉会加害他的儿子,那料欲加害他儿子的却不是江湖上的好汉,而是自己的心腹。

 原来曾静自那次在蒲城给吕四娘嘲骂了一顿,良心有愧,回家之后越想越觉难过,竟然生起病来,年老体衰,缠绵病榻,虽然药石纷投,兀无起色。匆匆过了三年,年羹尧失势的消息传来,曾静抚养着年羹尧的孩子更是担忧。不久,关于年羹尧的消息越来越坏,最后竟听到他连降十八级,被贬到杭州去看守城门,而京中的家属也给收禁了。这时,那两名心腹的武士便生了异心,想把这孩子带到京中领赏,怕曾静不从,对他大施恐吓,曾静本来是个胆小的人,更兼是久病之身,被他们一吓,竟然活活吓死。两个武士便带了年羹尧的孩子,兼程赴京。但他们既怕江湖上的好汉,更怕宫中的卫士半途邀截,抢了孩子领功,反治他们年羹尧党羽之罪。所以一路上也专觅小路行走,希望入京之后,秘密出首。

 却不料这晚在古刹投宿,遇着了唐金峰父女。唐赛花青年丧夫,膝下无儿,一见这个孩子,甚是投缘,极为喜爱。孩子被武士唤回之后,便嘀嘀咕咕的和父亲商议,纵恿父亲把孩子抢过来。她的理由是:既然能断定这两个武士不是孩子的亲人,那么就不该让孩子被他们凌虐。唐金峰被女儿说得心动,便想法向那两个武士挑衅。

 年寿睡下不久,忽然在梦中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叫道:“不要打我,不要打我!”伴着他睡的那名武士,“啪”一声又打在他的屁股上,骂道:“小猴儿,睡也睡得不安静,谁打你了?”唐金峰一下子跳起身来,喝道:“不要脸的东西,欺侮孩子。你还问谁打他,不是你打他么?”那武士大怒道:“好哇,我见你多长几岁,处处让你,你倒管起老子们的闲事了?”唐金峰冷笑道:“我专管闲事,你怎么样?好孩子过来,公公疼你!”那名武士勃然大怒,一掌推去,唐金峰早有防备,衣袖一甩,呼的一下,扫到那武士的面上,热辣辣的不啻打了他一记耳光。痛得他哇哇叫道:“老匹夫,你作反了,吃我一刀!”抽出刀来,搂头便斫,唐金峰呼呼两掌,将两名武士一齐迫开,正要出手抢那孩子,忽地里外面响箭呜呜乱响,接着天空现出几道蓝色的火光,唐金峰和那两名武士住手不斗,只听得响箭过后,便是一片嘈杂的人声,那武士叫道:“不好,咱们给强盗包围了!”

 唐金峰哈哈大笑,道:“你怕强盗?我保护你!把孩子先交给我!”唐金峰自恃和黑白两道都有交情,提起四川唐家的名头,江湖上有点名气的人无人不晓,是以傲然不惧!

 外面的人大声叫道:“是这里了!”只听得“轰隆”一声,寺门立刻撞开,外面黑压压的堆满了人,唐晓澜与冯瑛大吃一惊,为首的竟是清宫的首席武士、西藏红教的第二高手额音和布。

 那两名武士见是官军,大喜叫道:“喂,是自己人!”额音和布喝道:“什么自己人,报上名来!”额音和布的手下,有人认得他们是年羹尧的心腹武士,对额音和布说了,额音和布圆睁双眼,一扫殿堂,忽冷笑道:“好哇,你们想作反了,和叛逆勾结一起,是不是想为你们的‘大帅’报仇?”那两名武士急道:“不,不!我们是带年……”“羹尧的孩子”几字还未出口,已给额音和布一手一个提了起来,掷给随从缚了,孩子哇哇哭喊,唐金峰一手抢了过来,抱在怀中。

 额音和布一跃进门,喝道:“你这老儿又是何人?”唐金峰翻出绣有唐家标记、青狮为号的暗器囊道:“看你身手非凡,连我的记号也认不得么?”唐金峰死去的那女婿王敖原在公门中当差,他自己和御林军的统领张维也是朋友,许多有名的捕头还是他的后辈,他以为来的是河南巡抚衙门捕盗的公差,所以倚老卖老。不料额音和布来自西藏,连唐家的名头也未听过,听了唐金峰的话,“哼”的一声,反手一抓,向唐金峰便下杀手!

 唐金峰左手抱着孩子,右掌往外一挥,噼啪一声,唐金峰身子摇摇欲倒,额音和布小臂一圈,左手一招“弯弓射雕”,直插咽喉,右手屈起五指,迳击天灵盖要害。这两招是红教中的取命绝招,十分厉害,唐金峰的功力本就不如额音和布,而且又抱着孩子,更是无法抵敌,他一个“退步横肱”,勉强化解了敌人插向咽喉的招式,头顶天灵盖却暴露在敌人五指之下,看看就要给额音和布击穿!

 唐赛花大叫一声,飞身扑上,忽听得呼的一声,两条人影已先自从她身边抢过,还未看清,只听得额音和布哼了一声,唐金峰踉踉跄跄的奔出数步,一跤跌倒地上。正是:

 荒山腾杀气,古刹伏危机。

 欲知唐金峰性命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48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