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回 梦幻尘缘 深宫藏恨事 瓢零蓬梗 一剑上仙霞

 唐晓澜大吃一惊,这女人如何知道得这般清楚。颤声说道:“不必脱了,我身上是有这么三颗痣。”那女人道:“你的义父是不是叫做周青?”唐晓澜更是吃惊,答道:“是。”那女人忽然哭道:“儿啊,你长得这么高了!”唐晓澜跳起来道:“我的爸爸妈妈早已死去了,你、你……”他本想说:“你疯了吗?”但被那女人的眼光所慑,不知怎的,却说不出来。那女人怔了一怔,忽然揩了眼泪,惨然笑道:“难怪你不知道。你坐下来。”唐晓澜又再依言坐下。那女人说道:“你以为你的亲生爸爸是唐万英吗?”唐晓澜奇道:“不是他是谁?”那女人道:“是当今皇上!”唐晓澜突然如受棒击,再也忍受不住,跳起来道:“你胡说!”那女人道:“你坐下来,坐下来,听我说。有一个做皇帝的父亲虽然很不好,但他终是你的父亲,我已经风烛残年,不久人世了。有幸上天叫你我相会,我总不能叫你一生蒙在鼓里。你别尽瞧我,你先坐下来,坐下来!听我说,听我说!”唐晓澜坐下来道:“好,你说。”

 那女人说道:“三十多年前,那时我只有十六岁,和你的外父在西门外住。我已经订了婚,未婚夫叫祝家澍,在内务部当上一名小小差使,那时周青还在宫内当卫士,未曾叛变,他们三个人是常在一起的好朋友。有一年挑选秀女,我竟然被选上了。家中没钱贿赂,就这样被迫进宫。当时我本想一死明志,但家澍说,宫娥每十年淘汰一次,只要在宫中保得住身子,十年之后,年纪大了,皇后就会开恩放回家中婚配,要不然,秀女年年增多,年老的不放出来,宫中那容纳得了?我想那么多秀女进宫,只要我不出风头,皇帝也未必注意我。家澍既愿等我十年。如果我现在寻死,岂不辜负了他的心意,就这样我进宫去了。

 “在宫中过了五年,我还未见过皇帝的面,闲来无事,我学会了弹琴,有一天我弹江南小调,我们家是从江南迁居北京的,这些小调我自幼耳熟能详。偏偏有这么凑巧的事,皇帝经过,听了我的琴声,非常欢喜,当晚就把我召幸了。那时我想死也不能死了,因为凡在宫中的后妃宫娥,若然自杀,罪连九族,我只好忍辱偷生下去。那时周青已经叛变,侯三变有时侍候皇上,进入内廷,我就叫他告诉家澍,叫家澍另找淑女,不要再等我了。那知家澍非常痴心,第二天就把差使辞了,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去找周青,自此不知他的下落,周青也没有碰到他。

 “再过一年,你出了世。那时皇上已经有十四位皇子,立储问题,已经开始在闹。宫中规矩,本来不准汉女为妃,自前皇(顺治)和董鄂妃闹出事后,这规矩执得更严。生有儿子的贵妃妒忌我以汉女承恩,就在皇后面前进谗,将我打入冷宫,而且想谋杀你!”

 唐晓澜听得心惊肉跳,“啊”了一声,问道:“那皇帝知道吗?”那女人惨笑道:“宫中宫娥妃嫔,何止千数,经他召幸过的,也不知多少,他哪里把我放在心上。皇后把我打入冷宫,他是否知道,我也不晓得。”唐晓澜只觉心头冰冷,打了一个寒噤,低声说道:“那么你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在冷宫里过了二十多年。”那女人点点头道:“也过惯了。起初有人看守,不准我出这间石屋,后来日子久了,皇后死了,我也老了,没有人再注意我了,于是她们就让我自生自灭,每天有人送两顿饭,除此之外,就没人再理我了,我可以在园子里自由走动,但是我住惯了冷宫,连阳光也怕见了。我就天天坐在这屋子里等死!”唐晓澜再也忍受不住,将母亲一把抱着,低声哭道:“苦命的妈妈呀!”

 那女人叹了口气,轻轻抚摸着儿子的头发,慢吞吞的说道:“惯了,惯了,眼泪也流干了。要不是心里头还惦挂着你,我怕早死掉了。”唐晓澜痛哭失声,那女人道:“别哭,谢谢天,你总算来了。记得我托侯三变偷偷把你送出宫时,你还未满月,哦,算算看,我也计不清楚了,你现在几岁了?”唐晓澜道:“二十八岁了。”那女人道:“那么我住在冷宫也有二十八年了。多悠长的岁月呀!真不知是怎么熬过来的?你出生后,我托敬事房的太监去报告皇帝,可是太监却告诉了皇后。我等了几天,不见他来,也不见有宗人府的官儿来,我知道事情不妙,皇室中骨肉相残的事情我也知道一些。我很害怕。于是我把所有首饰,都送给一个小太监,叫他把你抱出宫去,交给侯三变,在宫中就诓说你已夭折了。反正皇帝还没知道,也无人查问,把你送出宫后的第三天,我就被皇后打入冷宫。说我妄向君皇献媚,乱了祖宗法纪,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在冷宫里关了二十八年!”唐晓澜哽咽问道:“后来呢?我怎么会到了唐家?”

 那女人停了一停,说道:“我忘记对你说,我还有一个妹妹,经周青作媒,嫁给一个姓唐的镖师。侯三变将你带到唐家,我妹妹没孩子,就将你当亲生儿子抚养。”唐晓澜这时如同在恶梦中初醒,失声道:“原来我那惨死的双亲,却是我的姨父姨母。”那女人道:“正是,我幽禁在冷宫里二十八年,侯三变曾悄悄来看过我四五次,我才知道不知是哪位皇子探出你在唐家,派人捉你,把你的养父、我的妹夫杀了。侯三变有次出差,在江湖曾碰见过周青,周青告诉他说,他已将你收为义子,并准备把游龙宝剑交你使用,叫侯三变留心,他年若碰到有使游龙剑的少年就是你了。”唐晓澜“啊呀”一声,这时一切真相都已大白。原来自己在万里长城之上,舞动游龙宝剑,这才被侯三变认了出来。那女人问道:“周青呢?现在还在世吗?”唐晓澜道:“已死了十二年了。”当下把自己和姨母给清宫侍卫追到塞外,姨母惨死,周青把自己救出来,后来交给冯家,又后来给血滴子追捕,冯家父子双亡,母女离散,周青身死等等事情全部说了。那女人潸然泪下,哽咽说道:“我已好多年来没有眼泪了,今天要痛痛快快哭它一场。”唐晓澜看着母亲,思潮乱涌。他多年来在周青教导之下,早把清廷恨之入骨。周青又始终瞒着他的身世,所以唐晓澜总以为自己是个汉人,久有反清复明之志。万万料不到自己竟然是个满洲皇子,无情的事实似一个巨大的铁锤,把他的心打得粉碎,他希望这是一个恶梦,但可惜这却不是恶梦。种族的仇恨,身世的仇恨,纷如乱丝结在一起,他茫然问道:“妈妈,你叫我怎么好呢?”

 母亲再次抚摸着孩子的头发,许久,许久,这才说道:“关在冷宫里的头几年,我很伤心,也恨皇上。后来呢,日日夜夜坐在这里等死,好像人也麻木了,什么都不会想了。呀,多寒冷呀!爱呀恨呀,都好像冷得凝结起来,凝结在心里。你叫我给你想,想些什么?我不知道,你得让我慢慢的想。啊!你应该是个皇子,但我却不愿你做皇子。”唐晓澜痛苦的叫道:“不是这个问题,妈妈,我绝不会做皇子的。我不愿意。不是这个问题。”那女人道:“那么你想的是什么呢?”她抬起头来,接触到儿子那痛苦的困惑的眼光,她身心颤抖,她明白了儿子在想些什么。她担心儿子会在无穷无尽的风浪里丧生。她幽幽说道:“好了,泪已经流得够了,让咱们母子好好的聚一会吧。”

 母亲搂着儿子,过了许久,泪痕满面的说道:“你听我弹琴吧,你还没听过家乡的小调呢!”她抚弄瑶琴,叮叮咚咚弹了起来,本来是很愉快的小调,却弹得甚是悲苦,儿子在出神的听,出神的想,忽然一个髯眉皆白的老人悄悄走了进来。

 这个老人正是康熙皇帝。他八岁登基,在位差不多六十年,人也近七十岁了。近年来他已不大理事,在养心殿里优游岁月,这晚月色很好,他一时兴起,带了两个太监,在园子里慢慢的逛,想起自己一生文事武功,都已到了顶点,坐帝位之久,更是历代少有。但一生就快过去了,这些文事武功也将如烟消云散。他忽然感到寂寞,想找些老朋友谈谈,但老朋友也没有几人。皇后和自己少年时宠爱的妃嫔也都差不多死光了。他在月光下慢慢的走,走过了荷塘边那座冷宫。

 冷宫里飘出一阵琴声,好像是什么时候听过的?哦,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康熙皇帝在琴声中静静思索,问太监道:“谁在这冷宫里?”太监道:“听说是一个年纪很老的宫娥。”康熙奇道:“为什么不放出去?关了多久了?”太监道:“回皇上,奴才也不清楚。奴才进宫时,那个宫娥已经在里面了,也时时弹琴,谁也没理她。”康熙皇帝又静听了一会,蓦然想起有那么一个宫娥,自己在约三十年前曾召幸过她,那一晚她弹的也好像就是这个曲子,过后自己事多,也就忘了。想了一想,问太监道:“这个宫娥是不是汉女?”太监道:“听说是。”康熙道:“是不是瓜子面儿,眉毛很长的?”太监道:“禀皇上,奴才没见过。她在冷宫里总不肯出来。”另一个太监插口道:“是呀,皇后死了,看守的也撤了,她还是不肯出来走动。”康熙皱眉道:“哪有关这么久的?你们在外面等候,我进去看看。”冷宫里唐晓澜母子在琴声中凝思,忽然听得有脚步声,唐晓澜一闪闪到帐后,康熙皇帝已推开房门,走了进来。那女人抬起头来。问道:“你是谁?”四目交投,顿时呆了。康熙皇帝看了一阵,依稀记得,问道:“你是海棠吗?”

 那女人动也不动,木然说道:“万岁爷,海棠在二十八年前已经死了!”康熙道:“你不是海棠?”那女人道:“你看我在这里和死差什么?”康熙皇帝看她白发斑斑,想起自己也老了,这廿八年来自己安然做太平皇帝,而她却在冷宫里等死,忽然感到有些愧意,坐下来道:“皇后也太忍心了,把你关了这么多年,我一点也不知道。你犯了什么罪呢?”那女人说道:“皇后说我私自献媚,迷惑皇上,败坏法纪。”康熙叹道:“那真是委屈你了,不过皇后也死了十多年了,这笔帐也不必算了。我明天把你放出来,封你做淑妃。”康熙以为她必定下跪谢恩,哪知她还是木然不动,冷冷道:“谢皇上,皇上不要再把我消遣了,现在我的家人都死光啦,我也不怕死了。”康熙道:“咦,你说什么?你恨我吗?咱们都老啦,还能有多少岁月?你出来陪我聊聊,气也会慢慢平了。”那女人手按瑶琴,仍木然不动。康熙又叹了口气,问道:“那么你想要什么?”那女人眼睛一亮,忽然说道:“我要你让我的儿子安然出宫!”康熙陡然一震,问道:“什么,你的儿子?那一晚你就有了?敬事房的太监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真的会有一个儿子?那这么多年他藏在哪儿?”那女人道:“这些年来,他在江湖上飘荡,现在呢,却在这里,就在这个房子里!”康熙皇帝大吃一惊。

 唐晓澜倏的从帐后跳了出来,激动的嚷道:“你把我的妈妈害得还不够吗?你让我们母子都出宫去!”康熙皇帝忽见一个高大少年,站在自己对面,眼光有如寒冰利剪,面貌果然有点像自己,不觉打了一个寒噤,陡然想起自己在五台山上害死父亲的事,(见拙作《七剑下天山》第一集)失声说道:“你,你,你想替母亲报仇吗?”唐晓澜颓然坐下,挥挥手说道:“你不愿放我,你就走吧。”康熙定了定神,看这少年虽是风尘满面,却自正气凛然,不觉颇为内疚,说道:“你就留下来吧。”唐晓澜道:“我宁死也不留在这儿!”康熙叹口气道:“你走也好。”他也知道自己十几个儿子正在争权夺位,若再添一个,更不得了。何况他是汉女所生,多年在外,宗人府的名册也没他的名字,就是要让他复姓归宗,也要大费周章。但眼看这对母子,心里颇为难过。又不想自己的骨肉在江湖流浪,想了又想,又道:“那么我给你一个官职吧。”唐晓澜道:“我更不稀罕!”康熙道:“那么你就连父亲也不认了吗?”唐晓澜忽然痛哭失声,“父皇”二字怎么也叫不出来。

 康熙道:“你出去打算做什么?”唐晓澜道:“你别迫我!”康熙奇道:“我迫你什么了?”忽然眼睛一闪,说道:“你也想争夺皇位?骨肉相残?”唐晓澜道:“要抢你家皇位的是汉人。我什么也不要。”康熙道:“好,你一定要出去,我就让你出去。你以后还要见我吗?”唐晓澜道:“我但愿奉母亲终老,走得远远的,永不再打扰你。”康熙更觉难过,又道:“我愿意答应你一件事情,你有什么要求吗?”好像不给他们母子一点东西,就于心不安。唐晓澜想了想,说道:“好,那么我想见四殿下,求他答应我一件事,他一定做得到的。”康熙皱了皱眉,说道:“你倒有事情求他,连我都做不了的?你的四哥近年来很为跋扈,也许他真有一些本事。”康熙对允祯颇为憎厌,他想难道这孩子认为他的四哥一定能继承皇位,所以要预先巴结他?又道:“好,我依你便是。但我倒愿意你亲近你的十四哥。我可以让你做他的副手。”康熙最欢喜第十四子,这时正统兵西征。唐晓澜道:“我只要见四殿下。”康熙道:“好,你随我出去,明天我把你的妈妈放出宫。”携了唐晓澜的手,缓步走出冷宫,两个太监大吃一惊,康熙说道:“这是新来的卫士,是我叫他进冷宫来的。”两个太监自然不敢出声,看看月亮,月亮已近天心,太监道:“皇上该安歇了,明天又免早朝吧?”康熙道:“免!”默默的和唐晓澜穿花拂柳,走出园子,步过永寿宫,步向养心殿,唐晓澜忽然“咦”了一声,拉着康熙向花荫深处一伏,说道:“有夜行人飞上外面大殿!”

 康熙道:“为什么我看不见?”唐晓澜道:“那人身法太快了!”康熙心想:若是宫中卫士,也不敢飞身上外面大殿。但若要说是外人,那却是万不能够。心念一动,悄悄说道:“你从这里向左走,靠着院子的白石栏杆,数到第十三块石头,把石头揭起,有地道通到外面的大殿柱后,你偷偷出来,看有没有人在里面,若然有人,你记着他的面貌。”又把随身佩带的一块汉玉取下,交给他道:“若是给人发现,就以此为凭,说是新来的卫士好了。”唐晓澜接过汉玉,从地道里进入大殿,躲在柱后,忽见外面走进两人,抬起了头,咬着耳朵说话。唐晓澜也抬头一望,只见上面悬着一声大匾,正面题着“正大光明”四字,唐晓澜暗道:“这两人尽看着匾额做什么?”等了一会,那两人低下头来又在商议,匾额后面横梁,忽然伸出一个人头,唐晓澜一见,几乎叫出声来,原来躲在殿上横梁后的竟是一个女孩,而且不是别人,正是冯琳!

 原来当日冯琳带允去探允祯的病。曲曲折折,走了一会,带允上了书楼,推开一间房门,说道:“四殿下就在这里养病。”允探头一望,忽然里面嘶嘶有声,满屋子里大蛇小蛇纠结成团。冯琳尖叫道:“我开错门了!”身子一扑,手肘突然在允腰际碰了一下,允如中铁锤,痛得大叫,冯琳已一个筋斗翻下楼了。屋内的蛇蠕蠕而出,允带来的卫士不敢私闯入房,允又已昏迷,只好背起他急走。

 允去后,在四皇子府中留守的韩重山和双魔都责备道:“你这孩子怎么如此胡闹?”冯琳道:“他回去生气也没用,我只是一个小丫头,到他责备四殿下时,你们可以推说皇府中的丫头数以百计,知道是谁?而且就是他们俩兄弟到皇帝面前争论,皇上也不会相信,一个小女孩会把他打晕。”韩重山道:“哼,瞧不出你这娃儿这样厉害!”心中暗想:好在双魔有先见之明,用怪药把她迷了本性,令她到皇府以前事都记不起来,要不然真难以长久的哄骗她呢。

 韩重山和双魔商议一会,正想派人去请四皇子回京,四皇子允祯忽然回到皇府。一天愁虑,顿时解开,韩重山笑道:“大阿哥若敢说出四殿下私自出京,四殿下正好告他诬告。”允祯问了情形,知道允图谋甚急,想起一事。原来清室皇位继承不依长幼次序,由皇帝留下遗诏,指定一个,放在乾清宫的“正大光明”匾额之后,四皇子这次急急回京,就是因为在外面听得国舅隆科多的报讯,说是皇上已立了遗诏,至于指定谁人,却没人知。

 允祯把皇帝已立遗诏的事告诉心腹死士。天叶散人道:“既然这样,我们非把这遗诏偷到手中不可。”允祯道:“偷不是办法,皇上发现遗诏被偷,可以再写,而且也必定疑心是我。只能偷偷去折它一看,好知道遗诏中写的是谁。”当下天叶散人、了因、哈布陀等都说愿去。”允祯说道:“偷入乾清宫拆开遗诏,这事非同小可。去的人不可多,只要轻功绝好的一两位去就行了。论轻功是天叶散人最高,冯琳杂在众人中静听,忽然说道:“我也随天叶伯伯去。”八臂神魔问道:“你去做什么?”天叶散人一想,这冯琳身躯幼小,正好贴在横梁下面,而且她的轻功还在大力神魔之上,正是个好帮手,便道:“好,我带你去。你可不准淘气。”

 再说康熙的长子允回到府中,早已醒来,恨恨不已。忽报大学士王奕清来访,这王奕清乃是允一党,和国舅隆科多同受康熙宠信,他今日始知皇帝立了遗诏,赶忙来报。允和心腹死士商议,所见和允祯相同,也派了三名轻功绝顶的卫士去偷看遗诏。这就是唐晓澜所见的两名大汉了。

 允遣来的三名卫士商议了一阵,两人把风,一人沿着殿中心的大柱攀上,忽然横梁后面,寒光电射,两口飞刀都插中了那名卫士,登时跌了下来。冯琳倏的飞出屋檐,跃到琉璃瓦上,随即有人大呼“刺客!”这正是天叶散人移祸江东的计策,到得大内的卫士赶来,他和冯琳早已从英华殿侧边跑出,躲上景山去了。

 唐晓澜急从地道跑出,只见乾清宫外,已有剑影刀光。他跑到养心殿外,康熙从花荫深处探头出来,正想召唤,忽然一条人影疾如飞鸟,和唐晓澜几乎同时赶到。太监喝道:“什么人敢惊圣驾?”那人一声长笑,厉声道:“哈,你就是皇帝!”一探身,呼的一掌向康熙劈去,两名太监扑身来救,给一掌打得晕死地上。那人掌锋下扫,左脚又起,父子之情出于天性,唐晓澜嗖的一声,拔出宝剑,那人“哧”的一声,腾身扑起,唐晓澜的追风剑法迅捷无伦,一抢攻势,绵绵不断,那人空手拆了几招,康熙已躲入了养心殿内。

 那人大吼一声,掌法一变,翻翻滚滚,竟然在剑光笼罩中直扑过来,完全是一副拼命神气,唐晓澜见康熙已经躲开,把剑一收,跳出圈子,不料那人身法快极,唐晓澜涌身一跳,他却乘势迫上,一抓抓着了唐晓澜肩肿,低声喝道:“冷宫在哪面?”唐晓澜心中一震,急用易兰珠所授的救命绝招,身子向前一躬,反手一剑从胁下刺出,那人若不放手,这一剑便是穿心刺腹之危。

 这人料不到唐晓澜剑法如此厉害,手掌一撤,翻出三丈开外,唐晓澜也给他的掌力震得踉踉跄跄,退了七八步才稳得住身形,肩头犹自火辣辣的刺痛。

 唐晓澜不知,这人却是他母亲以前的未婚夫祝家澍,他失踪了三十多年,原来是在江湖到处漫游,访师学技,最后投到终南派名宿武成化门下,苦学了十余年,拳剑两门,都有极深的造诣。学成之后,也曾两到京师,会见过侯三变,得知海棠被打入冷宫,更是心伤。他本想入宫,却是三变苦苦把他劝住。侯三变说:你功夫虽好,但宫中高手如云,弄得不好,非但白送性命,而且害了海棠,苦劝祝家澍死了这条心。祝家澍这才怆然远去。

 但三十多年过去了,祝家澍这条心仍是未死。他心想自己和海棠已是垂老之年,再不相见,唯待他生。因此拚了性命冒险入宫。想不到就在这晚,两个皇子都派卫士进来,而唐晓澜在宫内。

 且说祝家澍被唐晓澜剑法杀退,只见乾清宫前刀光剑影,大内卫士,纷纷赶来。他选择僻路,绕着假山,借物障形,觑准一个落单卫士,冷不防扑将出去,将他一拳打晕,曳入假山洞中,剥了服饰,扮成卫士,大摇大摆的走出,不知不觉走到了冷宫前面的荷塘,忽见一群宫女,抬着竹床,床上躺着一个女人,身上盖着白布。

 这女人正是祝家澍三十年来日思夜想的情人,她自唐晓澜随康熙去后,哭了一会又笑了一会,忽觉万念皆空,好像身子凌虚,生命的力量全已消散,迷迷糊糊的一跤跌落地上。

 康熙亲入冷宫的事,早有太监得知,那些太监,最为势利,待康熙去后,他们急禀知管理冷宫的女官,前来探视,发现海棠死在地上,商议之后,决定把她迁出冷宫,然后禀告皇上。

 祝家澍从荷塘边走过,迎面碰着这群宫女,宫女喝道:“什么人,乱跑乱闯!”祝家澍抬头一看,只见竹床上白布盖着的女人,头发稀疏斑白,面色十分可怕,露出的两只手,手指有如鸡爪,不觉打了一个寒噤,心里暗道晦气。三十多年不见,海棠早已不是他心目中绮年玉貌的佳人了,他竟然相逢不识,做梦也想不到这形容可怕的老女人就是他舍命来会的情人。

 海棠在昏中忽闻喝声,轻轻睁开了眼皮,祝家澍已经走过去了。

 这时允派来的两个卫士已被擒住,其中一名,因先前中了冯琳的夺命神刀,恶斗时又用力过度,待到束手受擒之时,已是毒发身死。

 康熙皇帝亲自审问被擒的卫士,审出这卫士竟是自己的长子派来,赫然震怒,立刻下诏废了允的皇子封号,交宗人府看管。

 当晚纷纷扰扰,待事情平息,已是四更。康熙留唐晓澜在养心殿住了一晚,第二天宫中的管事太监来报,说是被禁在冷宫的那个宫娥昨夜身亡,康熙听了,慨叹不已,吩咐以淑妃之礼厚葬,召唐晓澜进入书房,黯然说道:“你不必等你的母亲了,她昨夜已经死了。”唐晓澜本已伤心,这时全身麻木,欲哭无泪,过了许久,才恢复过来,哑声说道:“好,我走了!”康熙道:“你等一等。”叫了一个黄门官来,写了一道诏书给唐晓澜,叫黄门官带唐晓澜去见允祯。

 唐晓澜迷迷惘惘的出了宫门,到了允祯的皇府,黄门官推他一把,说道:“到了。”他才如梦初醒的跨下马车。黄门官暗想:皇上也真老糊涂了,这样痴呆的人如何能选作卫士。

 唐晓澜在宫中已将面上易容的药膏洗去,双魔一见,大为吃惊。可是他有黄门官带来,听黄门官说他还是得宠的卫士,只好让他会见允祯。

 允祯见了唐晓澜也甚为惊异,了因和哈布陀随侍在侧,全睁大了眼睛。黄门官去后,了因禁不住道:“唐晓澜,你到底是弄什么玄虚?”允祯却摆了摆手,微笑说道:“以唐兄的高才,正该从正途出身。唐兄是何时入宫?皇上身体可好?”唐晓澜答道:“好。”顿了一顿,忽然说道:“敢请贝勒屏退左右。”允祯变色道:“这两人皆是心腹,唐兄有话,但说无妨。”唐晓澜道:“还是咱们两人谈谈的好。”了因怒道:“你敢如此无礼!”允祯眼珠一转,正想叫了因和哈布陀退下,忽然楼下一阵喧哗,高呼刺客,了因倒提禅杖,霍的立起身来,说时迟那时快,忽听得外面呼呼风响,书房的门,倏忽震开,一人手提长剑,如飞扑进!唐晓澜一看,正是昨晚那人。

 祝家澍长剑一抖,一招“白虹贯日”,刷的向允祯刺去,了因禅杖一立,只听得叮当一声,那人的剑给荡了开去,剑锋一偏,直奔唐晓澜胁下,唐晓澜身回步换,却不还招,哈布陀左掌横扫,右拳捣出,抢攻他空门,那人接了一招,知道了因与哈布陀的功力,都在自己之上,虚劈两剑,倏的从窗口又穿出去。哈布陀首先追出,唐晓澜尚在迟疑,了因喝道:“你既是大内卫士,为何却不还招?”左手斜斜一带,唐晓澜猝不及防,给他牵出楼外,收势不及,飘身下地,只听得一片兵刃碰磕之声,有人大声惊叫!

 唐晓澜凝神一看,不禁叫苦,庭院里剑光霍霍,人影穿梭,关东四侠全都到了。更糟的是自己的业师铁掌神弹杨仲英带着女儿也正在庭中恶斗。杨仲英骤见晓澜,惊叫一声,从韩重山的辟云锄下翩然掠出,唐晓澜叫道:“师傅,是我!”祝家澍大叫道:“他是奸细!”杨仲英面色倏变,呼的一掌劈来!

 原来关东四侠自从那次在邙山和双魔恶斗,功败垂成,反而吃了大亏,十二年来,苦心练技,总想和双魔再较短长,但双魔在四皇子府中,关东四侠不敢轻去。这次他们打听得四皇子带了一班高手出门,只留下双魔和一个姓韩的镇守。这时关东四侠的独门功夫,比前又高了许多,于是联袂来京,准备大闹皇府,报邙山的一箭之仇。

 恰巧杨仲英和女儿杨柳青,为了寻访唐晓澜,在江湖卖艺,也到了京师。一日,在天桥(北京的一处地名,为江湖艺人聚集之地)遇见了祝家澍,两人本来相识,聚在一起。过了几日,又碰到了关东四侠,关东四侠邀祝家澍同斗双魔,祝家澍那时正一心想入皇宫,婉言拒了,关东四侠很不高兴。到祝家澍失败回来,他们细问情由,才知道祝家澍有这一段伤心之事。于是祝家澍旧事重提,和关东四侠与杨仲英父女,当日就到四皇子府中邀斗双魔。

 唐晓澜见师傅不谅,掌风劈面,慌忙闪过,杨仲英掌法雄奇,跨前一步,一个“左右开弓”,双掌齐出,唐晓澜避无可避,本能的出掌相抗,一招“解甲脱袍”,把杨仲英的掌势拆了,腾身跳出一丈开外,杨仲英见他武功大进,揉身进击,杨柳青大叫“爹爹!”杨仲英凝身收掌,哈布陀呼的扑来,挥臂一格,把杨仲英震退几步。杨柳青急展神弹绝技,掩护父亲。

 唐晓澜突遭巨变,茫然不知所措。玄风道人性子最烈,问祝家澍道:“你话可真?”祝家澍说道:“他昨晚还和皇帝老儿同在一起,我若不是逃走得快,早已丧在他的剑下。”玄风道人勃然大怒,忽而一想:这祝家澍武功不在我下。怎的却会不是晓澜对手?一掠而前,右手长剑,左手铁拐,一齐发出。唐晓澜知道玄风手底极辣,万难闪避,只好拔剑抵挡,玄风的招数本来可虚可实,存心要试晓澜武艺,唐晓澜不知就里。竟把天山绝妙的防身剑法施展出来,左一剑“冰河解冻”,右一剑,“龙跃深渊”,带守带攻,竟把玄风的铁拐封出门外,玄风这才知道祝家澍所说非假,剑招倏变,更不佯攻,剑剑向唐晓澜要害刺来!

 唐晓澜连挡数剑,大声叫道:“师傅,师伯,我有话说。”玄风大怒喝道:“你这忘恩负义的叛徒,谁还听你说话。”剑招催紧,疾若惊飙。唐晓澜闪得稍迟,给玄风刷的一剑刺穿衣袖,迫得横剑一扫,上下一荡,用的竟是天山剑法中最精妙的招数,唐晓澜本意原是防身,竟不自知这一招威力奇大,一发难收,只听得当的一声,玄风左手的铁拐,竟给游龙宝剑截去了一段!玄风呆了一呆,唐晓澜扑地跳出,那料眼前一亮,酒香扑鼻,朗月禅师喷酒成练,直取唐晓澜面上双睛。唐晓澜闪头急避,朗月禅师呼的一喷,白练化成酒浪,有如铅弹,唐晓澜上衣被射得有如蜂巢,万里追风柳先开身飞如箭,倏忽掠到,一伸手把唐晓澜衣裳抓破,皇帝所写的亲笔函件,竟被抢去。

 唐晓澜呆若木鸡,连声道:“我,我……”声调哽咽悲苦,说不下去。杨柳青道:“我什么?”又爱又恨,张开弹弓,一弹打去,唐晓澜心乱神伤,已不知走避,了因和尚大吼一声,禅杖一抡,弹丸倒射,他见杨柳青生得美貌,恶念突生,禅杖点地,腾身飞起,左手张开,宛如巨鹰扑兔,一抓就向杨柳青抓来!玄风大惊,剑走偏锋,青光一闪,剑尖直刺了因头颈后脊骨上的“天隙穴”。了因以杖为轴,脚跟一转,仍不放松,左手抓到杨柳青背心。玄风剑法迅捷,更不收招,剑尖一颤,迳化成“杨枝滴露”的招数,斜点了因脊骨的“精促穴”,了因见他剑法精妙,不敢放肆,身子一转,抡杖接招。了因功力深厚,杖风如刀,玄风连挡十招,自知不敌。这时满庭院混战,四侠这边的人已处下风,杨柳青更是岌岌可危,玄风大叫道:“走!”向萨天剌、萨天都分刺两剑,将柳先开等人救了出来。杨仲英携着女儿,靠祝家澍在后掩护,也跳出了围墙。了因倒提禅杖,还想追赶。允祯在楼上倚栏喊道:“让他们走吧!”原来允祯正与天叶散人谈论遗诏之事,心中有事,深怕事情闹大,被其他皇子乘机攻击,所以扬声止斗,招回了因等人。

 唐晓澜这时心乱如麻,本来他昨晚乍知身世,已是哀痛欲绝,万念俱灰,想不到如今又被业师误会,他就是想死也不能就死。莫说杨仲英和关东四侠对自己恩深义重,而且冒然一死,恶名更难洗脱。他举剑的手缓缓放了下来。了因冷笑道:“贼人已经去了,你还呆在这里做甚?”唐晓澜悲愤之极,纵身一跃,叫道:“我纵死也不求你们。”跳过墙头走了。

 唐晓澜茫然的跑出北门。城墙上忽然有人叫道:“好小子,你还敢追来!”

 唐晓澜猛然一惊,立在城墙上发话的竟是杨仲英,原来玄风这一行人逃出皇府,也是沿着这一条路,他们跨上城墙,正想翻出城外,杨仲英担当殿后,蓦见唐晓澜一人疾奔,只道他是前来追击的。

 唐晓澜颤声叫道:“师傅,你容我细说。”杨柳青走在前头,夹在玄风道人和朗月禅师之间,闻声止步。听得唐晓澜语声十分悲苦,说道:“就让他一说吧,也许另有别情。”玄风道:“不能将性命儿戏!”扬声叫道:“杨兄,提防有人追来!”杨仲英曳起弹弓,卜卜两弹,唐晓澜失魂落魄,无意闪避,额角臂弯,各中一颗,跌在地上。只听得杨仲英大声喝道:“你犯了师门大戒,我绝不饶你!”唐晓澜站起来时,杨仲英这一行人已去得远了。

 唐晓澜踽踽独行,想起嵩阳门下,戒律最严,自己入门之日,就曾领过十二戒条,其中第四条不许沾官近府,第十二条不许欺师灭祖,自己全都犯了。师傅想是怕了因他们跟在后面,要不然一定将自己捉了。想到这里,不寒而栗。他不是怕死,而是怕这一段冤情,永难清白。

 唐晓澜在西山僧舍冥思默想,这茫茫人海,自己举目无亲,连一个可诉衷肠的朋友都没有,不禁悲从中来,不能自已。想来想去,蓦然想起了吕四娘,自己和吕四娘虽然是相交日浅,可是她是名儒之女,见识不凡,对自己也很关心。唐晓澜想来想去,似乎天地之大,只有吕四娘可以信赖。于是一剑单身,又飘然离开了京师,东下浙江。沿途上时不时碰有武林人物截击,原来杨仲英竟然把唐晓澜叛师之事,传遍江湖,幸好盘查截击的都不是好手,唐晓澜得以安然来到浙江。到了浙江,才知道五年前沈在宽被捕,吕葆中身死,吕四娘迁居的事。明查暗访都不知吕四娘迁往何处,幸好甘凤池名头甚响,其时恰好也在浙江,唐晓澜就硬着头皮,去拜见这位江南大侠,甘凤池虽不信他,却颇通情达理,就把师妹的住址告诉了他。但也提防他邀有党羽,暗中跟在他后面,一直跟到仙霞岭,看他独自登山,这才作罢。

 唐晓澜和吕四娘坐在流泉山瀑旁,娓娓长谈,唐晓澜数月积郁,盘结心中,一旦倾吐,人也轻松了许多。不知不觉谈了半天,烈日当空,山瀑流泉,给阳光幻成丽彩。吕四娘一笑而起,拉唐晓澜登上一块岩石,笑指山下说道:“你登高试望。”唐晓澜不知其意,登高一望,只觉旷野平畴,尽收眼底,不觉心中开朗,闷气渐消。吕四娘道:“山川奇景,可涤浊氛,天地无穷,应增豪气。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何足介怀。”扬眉一笑,唐晓澜顿觉一天阴霾,给她数语驱散,正是:

 山川毓灵秀,巾帼胜须眉。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48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