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回 杭州大婚

 秋天的阳光,把雪山冰峰,迫射起千万道霞辉丽彩,可是杨云骢已无心欣赏这人间难见的奇景了。他急着要去见飞红巾。“飞红巾会不会见我呢?”这个问号迫使他像旋风一样的离开白发魔女。终于他在天山南高峰的山麓,找到了一间木屋,里面隐隐传出了梵吟之声。

 “飞红巾,飞红巾,我来了啊!请你开门,开门!”杨云骢用力拍门,大声叫喊。可是里面的人毫无反应。杨云骢着急极了,拼着受飞红巾的责骂,飘身翻上屋檐,跳落屋内。屋内香烟燎统,一个女人正跌坐在蒲团之上,闭目念经,对外面的纷扰,竟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杨云骢一眼望去。心灵如受风暴袭击,顿时呆得说不出话来!

 这是飞红巾吗?这蒲团上的女人难道就是那个明朗豪迈的草原女英雄?杨云骢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蒲团上的女人白发飘飘,在背后看来,和年近古稀的白发魔女,竟是一模一样。难道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女,居然会白发满头?

 “哦!可怜的飞红巾,太多的忧患使她变成了这个模样!”杨云骢一阵颤栗,霎那间,飞红巾过去的形象蓦涌心头,草原上的并辔驱驰,古堡中的欢愉谈笑,这一切都过去了,不会再在目前的这位“白发少女”的身上出现了。杨云骢激动得几乎要跟上去抱着她、向她求恕。可是求她原谅什么?纳兰明慧的影子也涌现出来,自己和明慧也并没有错呀,感情上的负债,有时真是还不清的!

 飞红巾仍然是在低声念经。杨云骢低声说道:“飞红巾,草原上的兄弟们需要你。你和我下山吧!我们永远是最好最好的朋友!”飞红巾头也不抬,念经念得更起劲,杨云骢隐隐约约的听得她念道:“世法如幻如梦,如响如光,如影如化;如水中泡,如镜中像,如热时炎,如水中月,是以诸法无常,一念在我……摩诃般若波罗密。”这是《大乘般若经》的经文。杨云骢叫起来道:“飞红巾,你怎么啦?草原上铁马金戈,狼烟处处,你却说什么如幻如梦。难道正在浴血死战的你的族人,在你的心目中。也是一团的幻影?飞红巾,不要发傻了,跟我下山去吧!”飞红巾仍如不闻不见,跌坐蒲团之上,除了嘴皮微微开合之外,简直就像古代遗留下来的一尊石像。

 杨云骢呆然立在飞红巾身边。不知如何是好。过了许久,忽然想起来道;“飞红巾孤身遁迹雪山,难道草原上的抗争,已经被清兵扑灭了?”这一想,不禁冷汗沁背,吁口气道:“飞红巾,我此刻不能在这里陪伴你了,我还要下山去看着我的弟兄。过些时候,我再来见你。”横起心肠,又越墙走了。飞红巾听得杨云骢已经走远,把佛经一抛,顿然叹道:“你永远不会再见我了!”

 这个时候,纳兰明慧也正是黯然魂消无限伤心,他的父亲纳兰秀吉被调任杭州总兵,听说这还是多铎的主意,多铎新近升任两江提督,平定了前明鲁王的遗部。又承袭了鄂亲王的王位,真是喜事重重,十分得意。他不想到塞外完婚,也不想万里迎亲到京中完婚。因此凭着自己的职位,便索性把纳兰秀吉调到杭州来,当自己的属下。在江南桂子飘香之日完婚,那可是人生一大乐事。纳兰秀吉既是宗室,又在回疆积有战功,调任总兵,那也是顺理成章之事。

 可是纳兰明慧却是柔肠寸断,她爱上了回疆的草原,因为草原上有她所爱的人。那晚杨云骢在将军府内大闹之后,她一直等着他再来,可是杨云骢却不见再来了。她怀疑杨云骢恼她恨她,不愿再见她了。“难道你就一点也不能体会我的苦心吗?”纳兰明慧在低低的埋怨了。可是杨云骢人不见再来。倒是她的父亲突然从外面回来,跟着便是举家南返了。

 杨云骢下了天山,草原上的景象已与以前大大不同,清军的营帐,随处可见。各族的战士们,却已流散四方,或藏起刀枪,销声匿迹了。原来就在他天山来去的一个月中。南疆草原上的抗清武装,受到极大的打击。北疆的清兵在统治巩固之后,调兵南来,而多铎也请准了皇上,把青海驻屯军的骑兵都调到回疆。而另一方面,喀尔沁草原上,自飞红巾率部离去后,实力也较前单薄,竟给清军各个击破了。

 杨云骢千辛万苦,在草原上找到了他的两个盟兄弟,伊士达和麦盖提,问清情况,叹了口气,说道:“今后的事,全靠你们了。我要离开回疆一趟。”他飘然潜入伊犁,想和纳兰明慧见最后一面,问她愿不愿和自己出奔,他打算不论纳兰明慧肯不肯和自己同行,他都要进关内了。关内有他的老家,而且听说在浙江南部还有明朝皇室鲁王的旧部,在湖北还有李闯王儿子李锦的大军。到了江南,也许还可做番事业。

 可是他来得迟,纳兰明慧已经走了好多天了。他来到伊犁,才知伊犁将军已经换了人。他偷入将军府看看有没有以前的熟人,一连去了三晚。才发现那个奶妈的侄儿还留在将军府里当差。在夜深人静之后,他偷偷将这个傻小子唤醒,查问他小姐的下落。这傻小子倒不害怕,鼓着嘴骂他道;“我们的小姐要到南边完婚了,你还找她做什么?我的姑姑临走前吩咐我。如果我碰到你,就要我说给你知道,劝你千万别再缠我们的小姐了。”杨云骢一听,如晴天霹雳,急忙问道:“小姐回到哪里完婚?”傻小子道:“杭州!”杨云骢狂笑一声,转身便跑了。

 这晚他彻夜未眠,情思汹涌,不觉提起笔来,填了一首词道:

 笑江湖浪迹十年游,空负少年头。对铜驼巷陌,吟情渺渺,心事悠悠!酒冷诗残梦断,南国正清秋。把剑凄然望,无处招归舟。

 明日天涯路远,问谁留楚佩,弄影中州?数英雄儿女,俯仰古今愁。难消受灯昏罗帐,怅昙花一现恨难休!飘零惯,金戈铁马,拼葬荒丘!

 ──调寄八声甘州

 词成酒冷,天色黎明,他跨上骏马,绝尘而去。自此草原上不再见杨云骢的踪影,只有他的英雄故事,被草原的歌手编成诗歌,永远留在民间。

 一个月之后,他到了杭州,那时正是中秋方过,钱塘江大潮就要来的时候。杭州城内,人山人海,热闹异常。这些人有些是来看潮的,有些是来看鄂亲王多铎成婚大典的。多铎和纳兰明慧的婚期已定于十八日举行,杨云骢正好在他们婚前三天赶到。正是:

 万里归来人未老,香车却欲入侯门。

 欲知杨云骢是否甘心让纳兰明慧出嫁,请续看拙作《七剑下天山》。

 (全书完)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