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回 麦盖提和曼铃娜

 多铎骤见杨云骢在屋檐上飞纵下来,剑光如练,直刺面门,大叫一声,举起一张椅子一挡,“喀嚓”一声,椅子已被劈成两半。多铎反手一掌打去,杨云骢哪会给他打着,腾起一腿,把他踢翻在地,唰的一剑,俯身刺下。忽见纳兰秀吉舍命抱着多铎,瞪着双怪眼瞅着自己。“你不许伤害我的父亲!”纳兰明慧的话忽然在脑海中浮起,杨云骢略一迟疑,纳兰秀吉和多铎已滚出数丈开外!两旁卫士纷纷围上,杨云骢舌绽春雷,霹雳般一声大喝:“挡我者死!”掌劈剑戳,霎那间杀了五人!纵身一跃,短剑连挥,把麦盖提和那个哈萨克少女身上的铁链斩断,问道:“能上屋吗?”那少女点了点头,杨云骢单剑断后,叫声“走”,破门而出,跃上瓦面。下面弩箭,雨点般射来。杨云骢脱了身上长衫暗运内力,上下飞舞,弩箭给长衫一荡,四面激射开去。片刻之后三人已脱离险地,出了将军府了。杨云骢将长衫披上,麦盖提仔细一看,只见长衫上连一个小洞都设有,不禁赞道:“杨大侠真好功夫!”杨云骢微微一笑,带领他们抄小街陋巷,走出城外。

 到了城外,麦盖提对那个少女道:“这就是我常常和你提起的杨大哥!杨云骢大侠!”少女施了一礼,麦盖提道:“她就是我和你说过的那位姑娘叫曼铃娜。”曼铃娜是他小时的好友,两人常常一同出去打猎、后来她随她的部落转到南疆,音信隔绝,麦盖提却还惦记着她。伊士达常常拿他们开玩笑,所以杨云骢耳熟能详。麦盖提的故事很简单,他在那日大风暴之后,遇到一队到南疆去的驼马商人,其中恰巧就有曼铃娜的族人在内,麦盖提就和他们同行,找到曼铃娜,那日他们的部落正举行“刁羊”大会,小伙子们都纷纷骑马和青年姑娘们互相追逐,有人邀曼铃娜去“刁羊”。曼铃娜总是不肯,正纠缠间,恰好麦盖提来到,曼铃娜一声欢呼,就叫哥哥给一匹马给他,也不知道别后情况,就和他双双“刁羊”去了。那些小伙子们一问,知道他们是久别重逢的情侣。都替他们高兴,杨云骢听他叙述之后,也赶忙向他们道贺。

 麦盖提说起南疆哈萨克人集居之地,原来与飞红巾部落定居之所,相隔不过三百多里。只是草原各族,往来无定,大家互不知道,哈萨克族是新近迁去的,除了曼铃娜的那一部落外,还有许多部落。

 杨云骢问起麦盖提为什么被擒,麦盖提面色骤变,恨声说道:“杨大侠,你样样都好,就是有一样不好!”

 杨云骢奇道:“哪一样不好呢!”

 麦盖提道:“你有一个很坏的师弟。你为什么不管教他?”

 杨云骢点点头道:“这是我的不好!但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他变坏的。怎么,楚昭南和你们又有什么关系?”

 麦盖提道:“就是他把我们捉着,从喀尔沁草原直送到伊犁城的。”

 杨云骢忙问道:“是他送你们来的吗?那么他现在在伊犁城?我回去把他抓来!”

 麦盖提道:“不是他亲自送来,他现在才忙呢!他和一个什么将军带领一队清兵驻防在喀尔沁草原三十里外的一个城堡,监视我们。他派人来要哈萨克族人出粮,酋长把来人轰了出去,他突然半夜孤身来袭,把酋长的儿子提去,当成人质要挟。酋长强硬不理,但爱子情深,暗中却叫我去探查。”

 杨云骢点点头道:“是了,你和伊土达是哈萨克最出名的两个勇士。你来到南疆,他自然要派你去了。我猜酋长要你暗中把儿子夺回,可是?”

 麦盖提说道:“是呀!他不知道我的武功比楚昭南差得很远。我呢,我却不能推辞不去呀!我的武功虽然比不上楚昭南,可是你知道我们哈萨克人,从来就不害怕比自己强大的敌人,我不能丢我们哈萨克族的脸,说我不敢去呀。而且我的确不怕他,我想遇见了他,最多不过一死,那又算得什么?也教他知道知道,我们哈萨克族也有不怕死的勇士,他半夜袭我们,我们也会还敬!”

 杨云骢翘起拇指道:“好!你真不愧是我的兄弟!”他是衷心的称赞麦盖提,甚至自己暗暗觉得惭愧,麦盖提和曼铃娜是久别重逢一对的情侣,相聚不过数天,麦盖提就愿意去拼死争取哈萨克人的荣誉,讲得那样坚决,毫不犹疑,好像是天经地义一样,自己自信,若遇到必要之时,也定能视死如归,可是现在却割不断对敌人的女儿的情感。

 麦盖提又道:“不瞒你做大哥的,我也真有点舍不得曼铃娜呢,临行之前,我和她说,我此去九死一生,因为敌人比我厉害得多。我对她说道:‘我死了之后,你好好保重,不要惦记我。我们哈萨克族有许多年青的小伙子,你千万不要发傻,你要选一个好的结婚,把我的名字给你生下来的第一个孩子,我就心满意足了。’这傻姑娘忽然流下眼泪,又匆匆地揩干,一定要和我同去,我不答应,她就要自刎在我的面前,她又说我看不起女人,说为什么男人去得,女人去不得。我说道:‘曼铃娜,我知道你也会武艺,但我要和你实说。我和你加起来,恐怕都不是敌人对手!’曼铃娜一点也不在乎,她只是淡淡说道:‘要死就一同死好了,也教敌人知道,哈萨克族的姑娘也不是可欺负的英雄!’她说得那么自然,就好像陪我去死是连想也不用想就可以决定的事情!”杨云骢噙着眼泪,笑道:“曼铃娜姑娘,你真好!”他想起了纳兰明慧,明慧就不肯舍弃父亲,跟随自己,他对着曼铃娜,又是欢喜,又感辛酸,他是为麦盖提欢喜,而为自己辛酸,曼铃娜微微一笑,说道:“杨大侠,你听他说呢!一点不值一提的小事,他就那么大吹大擂,好像这份应做的事,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一样,真讨厌!”杨云骢拍拍麦盖提的肩膀,说道:“好兄弟,你的故事很好听,说下去吧。曼铃娜明是骂你,实是欢喜你,她做的事情,的确是了不起,你一点也没有夸大。”曼铃娜道:“哟,杨大侠,你去替他撑腰,更把他纵坏喽!”

 麦盖提接下去说道:“我和曼铃娜姑娘夜探楚昭南所住的城堡,还没找到酋长的儿子,就给楚昭南碰着了,楚昭南认得我,我们两人和他拼死恶战。他可真损,把我们杀死也还罢了,他却用剑光把我们罩着,我们伤不了他,他的一柄宝剑却在我们的面门闪来闪去,大声叫我们投降,我们气死啦,舍出性命向他的宝剑冲去。却不知怎的,一下子我们两人就全身麻软,倒在地上了。”

 杨云骢道:“你们给他点中穴道了。”

 麦盖提道:“我也曾听你说过点穴这门功夫,却不知如此厉害!他把我们捉着之后,说道:好呀,麦盖提,我早就知道你是哈萨克族的勇士,杨云骢的臂膊,好,我得叫你吃点苦头,曼铃娜也被人认出是哈萨克族中那个最勇敢的姑娘──敌人一向就是这样的叫她。于是楚昭南把我们每人打了二十鞭,把我们打得几乎不能动弹,然后叫人将我们押上伊犁,交给那个什么纳兰将军,我们到伊犁后,被监禁在将军府里面,那些人对我们倒很客气。天天有酒有肉,我想最多是死,乐得吃他的,曼铃娜看见我的食相,还替我担心,她说:麦盖提呀,你可得小心。不要上敌人的当呀!他们这样款待我们,一定是想用软功,把我们拉过去,要我们投降,你不要相信老虎的慈心。狐狸的微笑呀!我大笑起来,悄悄对她说道:你和我虽分别多年,难道你还不知道我的性子,我从来不懂忧愁,有吃有喝你还客气做啥?做个饱鬼总好过做饿鬼吧?我做鬼脸,把她逗得笑了,她后来吃得比我还凶。”曼铃娜嗔道:“乱嚼舌头!杨大侠,我知道他是个好汉子,但时刻提醒他,总不是坏事,你说是吗?”

 杨云骢肃然说道:“麦盖提,你真好福气,你的姑娘是真正的关心你,比拥着你吻,还千百倍的爱你!”歇了歇又道:“麦盖提,我一定替你出这口气,我要把楚昭南捉来交给你们,让你们每人把他打四十鞭。”

 三人一路谈别后情形,走了五六天,已进入大草原,离开伊犁很远了,一日走至草原上的一个驿站(给马匹加草料和供人住宿的地方),驿站旁有小食店,有马肉和酒卖。三人进去买酒,忽见有七八个清兵也在那里烤马肉。其中有人道:“纽祜庐自夸武功了得,是关外出名的武师,打起来却一点也不顶事,几百人给三个人打得七零八落,我们有什么本领,那还罢了,他也不是一交手就逃。”另一个道:“我们追那个卓一航,听说是什么武当派最强的剑客,后来那个青年,听说更是厉害,就是名震北疆的杨云骢!我们没有见过他,不知是不是?不过我倒相信纽祜庐的话,那日我亲眼看见那个姓杨的把几名统领抓起来就摔,好像兀鹰扑麻雀一样,想来不是杨云骢别人也没那样本事!”

 说到这里,忽然瞧见杨云骢正在对面的角落蹲着喝酒,慌得大叫一声,“快走!快救命呀!”其他的清兵愕然不知,杨云骢大口大口的呷酒,也不想理他们。清兵们见同伴慌张的叫嚷,又有几个瞧见了杨云骢,一时惊叫之声四起,纷纷夺门而出。

 忽然驿站中扑出一个老婆婆,双臂一神,就把几个清兵弹回店内,另外两个想从她胁下冲过,给她双手一抓,全都摔死。老婆婆喝道:“不准走,你们快说,卓一航在哪里?你们追他干吗?”清兵们吓得魂不附体,大半说不出话,有几个抖抖索索的说道:“他给杨云骢救走了,去哪里我们不知道。”

 老婆婆瞧见杨云骢在喝酒,哼道:“好!你也在这里!那就不必问他们了!”随说随把清兵一个个抓起,向外乱摔,话完时,七八个清兵都已给她摔死。

 曼铃娜悄声问道:“这老婆婆是谁?这样凶,这些清兵又不是在战场上和我们打仗,何必要他们死得这样惨!”

 杨云骢也急忙悄声说道:“她是白发魔女!你们千万别得罪她!”

 白发魔女伸手来抓杨云骢,杨云骢轻轻一闪,在旁边给她行礼,说道:“白老前辈,什么风把你吹到这里?”

 白发魔女道:“我没有功夫和你多说,你快告诉我,卓一航去了哪里?他是不是和一个女人在一起?”

 杨云骢道:“卓师叔是和一个姑娘在一起,他说他要送那位姑娘回关内去!”

 白发魔女冷笑道:“哼!我才不信他的鬼话,我以前赶他们都不走,现在倒肯乖乖的走了?”

 杨云骢不知她在说什么,完全摸不着头脑。白发魔女迎面又是一抓抓来,叫道:“杨云骢,你带我去找他们!”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