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回 武林天骄

 年震山道:“马老镖头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马如龙道:“孟霆的身家全已放在镖局,他重建这间镖局,资财都耗尽了,哪里拿得出你老兄要的这五千两金子?这样吧,算是你老兄给我一个面子,我找朋友凑一百两金子送给你,咱们留个交情。”

 年震山冷冷说道:“马老镖头,此事与你无关,我怎能要你破费?再说我也不是来乞讨的,我要的是孟霆应该分给我的五千两金子,你这一百两金子,还是留着赏给叫化子吧。”

 马如龙哼了一声道:“年震山,这么说你是一点也不肯讲交情的了?”

 年震山道:“这五千两金子我不要也可以,但孟霆须得答应我的条件。”

 马如龙道:“好,你说吧,只要双方过得去,我会劝孟霆答应你的。”

 年震山道:“你说孟霆的身家都已放在镖局,现钱拿不出来。好吧,那就请他把这镖局分一半给我。继任的总镖头吗,也得由我选任了。”

 马如龙怒道:“年震山,你这未免是欺人太甚了吧?”

 孟霆道:“马兄,多谢你的好意,让我与他了结吧。”

 马如龙道:“让我再说一句公道的话,年震山,你的话实在不合情理,这镖局又不是孟霆一个人的,如何能送你一半?”

 年震山道:“好,我看在马老镖头的面子,再提一个合情合理的办法。请孟霆说出十年前他保的那个‘镖’的主人,亦即是说,只要他讲出那个朋友的名字,我就向他那位朋友讨去!否则要嘛他就给我金子,要嘛他就给我镖局,我是决计不能让步的了!”

 孟霆忍无可忍,喝道:“废话少说,你远来是客,进招吧!”

 话犹未了,忽听得一个人说道:“且慢!”

 只见一个书生打扮的中年人,从人丛里走出来。一众宾客都不认识他,虎威镖局的人,更是诧异,因为在典礼将要开始之时,他们恐防有人冒名混入,曾经暗地里仔细留心过在座所有的宾客,根本就没有这个人的。但现在这样一个大家都不认识的人,却突然在人丛中出现。

 众人皆大诧异,只有孟霆和马如龙又惊又喜。

 年震山喝道:“你是什么人?”

 宾客中只有两个是官府方面的人,一个是御林军军官,名叫符强,武功虽不很强,却是完颜长之的亲信,一个是京兆尹衙门的老捕头,名叫谢康,年逾六十,已届退休之年,但京兆尹(官名,相当于首都市长。)却不肯让他告老,留他在衙门供养,碰到疑难案件才请教他。这两个人本来是大模大样坐在贵宾席的,一见这中年书生来到,忽地都走出来,在他面前跪下,“咚,咚,咚”各自叩了三个响头。

 这一下吓得众宾客都是惊疑不定,年震山也吓得不敢再问了。

 只听得符强说道:“卑职不知檀贝子驾临,有失迎迓,死罪,死罪!”

 那中年书生道:“你家王爷好吗?”

 符强道:“完颜王爷很是想念贝子,难得贝子重回大都,待卑职赶去禀告王爷。”

 那中年书生说道:“用不着你多事,我要见他,我自会去他的王府。”符强道:“是,是。”又叩了一个响头,这才敢站起来。

 中年书生微笑道:“老谢,你还在京兆尹衙门吗?”谢康应了一个“是”字,中年书生笑道:“这十多年来,我知道你为了我费了不少心力,如今我已回来,你可以回去向衙门销案了。”谢康吓得连连磕头,说道:“不敢。”那中年书生道:“你别误会,我不是怪你。要找我的人,又不只是你一个,你奉命找我,那是应该的,你起来吧。”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杨浣青在耿电耳边悄悄说道:“我的师父来了,这一回可有那黑鹰好看的啦。可惜我却不便出去认他。”

 原来这个“檀贝子”不是别人,正是杨浣青的师父“武林天骄”檀羽冲。

 檀家是金国最显赫的贵族,祖先以战功封王,檀羽冲的叔父檀道雄曾任金国兵马大元帅之职,现在的金国皇帝完颜雍是他的表兄。檀羽冲是檀家长子,本应继承王位的,但二十年前他却忽然失了踪,有人说是因为他的叔父想自己的儿子继承王位,故此把他挤掉,有人说是因为他失宠于当时的金国皇帝完颜亮,故而“自行失踪”的。蜚语流言,谁也不知真假。

 真正的原因只有那个御林军军官和孟霆知道。

 原来檀羽冲虽然是金国贝子身份,但却反对本国的侵略政策。前金主完颜亮穷兵黩武,荒淫无道,檀羽冲曾经屡次进谏,完颜亮不从,反而疑心檀羽冲要推翻他。檀羽冲在金京不能立足,于是被迫逃亡,同时也就放弃继承王位的权利了。

 后来完颜亮举兵侵宋,在采石矶一战,被南宋名将虞允文杀得全军覆灭,完颜亮败走瓜州,为部下所杀。他的堂弟完颜雍继位,就是现在的金国皇帝了。在这场战役中,北方的义军在金国后方起了牵制敌人的作用,而檀羽冲也在暗中帮忙汉族的义军,和义军领袖“笑傲乾坤”华谷涵、“蓬莱魔女”柳清瑶夫妇等人成了好朋友。完颜雍继位金主之后,他也没有再回金京。(武林天骄檀羽冲事迹,详见拙著《挑灯看剑录》。)

 但这种皇族内部的纷争,金国的统治者(包括掌握兵权的完颜长之在内)是不愿意让人知道的,故此二十年来,檀羽冲的失踪事件,对略知其事的金国官场人物来说,始终是一个谜。一般的人,更是根本不知道有这件事了。例如御林军的军官符强,由于他是完颜长之的亲信,知道内情,但那个老捕头谢康,虽曾奉过上司之命找寻檀羽冲,但因何事找他,个中原委,谢康却是毫不知情的了。

 镖局这方面的人,只有孟霆知道武林天骄的来历,因为他是祁连山义军领袖龙沧波的好朋友。而龙沧波和华谷涵、柳清瑶夫妇常有往来,曾在金鸡岭柳清瑶的山寨见过檀羽冲。

 除了孟霆之外,天马镖局总镖头马如龙也认识檀羽冲,马如龙的镖局在金京历史最久,当年檀羽冲为了结识汉人中的豪杰,曾经到过他的镖局。

 不过一众宾客虽不认识檀羽冲,更不知道他的底细,但对“武林天骄”的大名,却是当真可以说得是“如雷贯耳”的。

 顾名思义,檀羽冲有“武林天骄”的称号,武学的造诣自是非同小可。二十年来,完颜长之是被认为金国第一高手的,但也有许多人说,武林天骄的本领纵然不在完颜长之之上,至少也不在完颜长之之下,谁人才是真正的金国第一高手,恐怕还不易得出定论呢!

 马如龙上前行礼,檀羽冲说道:“马老镖头,你别把我当作什么贝子,我是以武林同道的身份来这里的。”说罢就向孟霆道贺。

 孟霆说道:“檀大侠光临,敝镖局增光不少。”

 檀羽冲眉头一皱,随即哈哈笑道:“咱们是老朋友了,你和我客气做什么?你今日举行封刀大典,我怎能够不来呢?再说你现在碰上的麻烦,也是和我有关的呢!”

 孟霆是从好朋友龙沧波口中知道檀羽冲的来历的,龙沧波曾经见过檀羽冲,孟霆可从没见过。如今听得檀羽冲自认是他的“老朋友”,不禁怔了一怔,心里想道:“听他的口气,似乎是想插手管我这件事情,我正愁不知如何对付年震山,这可好了。但不知他用什么藉口插手?”

 孟霆猜疑未定,只听得檀羽冲已在说道:“年先生,请你过来。”

 年震山惴惴不安的上前参见,说道:“檀贝子有何指教?”

 檀羽冲说道:“我早说过,请你们别把我当作什么贝子,年先生,我和你都是在江湖上混的人,客气话那也不用多说了,咱们就按江湖上的规矩办事吧!”

 年震山大吃一惊,嗫嗫嚅嚅地说道:“檀大侠,我,我可没什么事冒犯过你啊。”心想自己与武林天骄可说得是素来风马牛不相及的,不解他何以要横加插手?

 檀羽冲哈哈一笑,说道:“年先生,你误会了,谁说你得罪过我呢?只不过你和孟老镖头的纠纷,和我有关罢了。”

 年震山更是吃惊,说道:“不知哪一方面有关?”

 檀羽冲缓缓说道:“你不是找托孟老镖头保那支镖的主人吗?这个人就是我!”

 此言一出,满堂宾主都是惊异不已。年震山心里想道:“这分明是替孟霆强出头了,孟霆护送的是耿照的儿子,和他有甚相关?”当下强笑道:“原来孟老镖头护送的那个少年,是檀大侠的公子,请恕年某无知之罪。”

 檀羽冲道:“年先生,你又猜错了,我告诉你吧,我有一个女徒弟,孟霆护送的少年,正是我这徒弟的未婚夫婿。所以你虽然猜错了,但勉强说起来,这少年和我也算得是有‘半子’的名份。”

 杨浣青一听这话,羞得满面通红,幸亏旁边的人都在看着武林天骄对付黑鹰年震山这场好戏。谁也没注意她。杨浣青心里想道:“看来师父已经知道我在这里,也已知道我和耿电的事情了。”不觉又是暗暗害羞,又是暗暗欢喜。

 年震山说道:“据我所知,孟老镖头护送的那位公子,似乎不是停在扬州,而是前往江南去了。”

 檀羽冲冷冷说道:“你知道得倒不少呀,但这又怎样?”

 年震山讷讷说道:“檀大侠,你虽说是以武林同道的身份来此,这是你瞧得起我们这班江湖朋友,但年某可不敢高攀。”

 檀羽冲道:“这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我并不勉强你非要和你拉这交情不可。但你究竟想说什么,还是爽快说吧。”

 年震山一硬头皮,说道:“檀大侠,你是皇亲国戚,我也只知你是贝子的身份。但不知贵友是谁,他的儿子前往江南,檀贝子是否亦已知道?”言下之意,“檀贝子”托孟霆护送的人,似乎不该前往江南,要嘛是孟霆说谎,要嘛就是武林天骄说谎了。

 檀羽冲哼了一声,板起面孔说道:“我的朋友是谁,恕我不便奉告。你不服气,尽可以告发我,告我帮助友人,私通敌国好了!”

 此言一出,石破天惊!年震山怎么也想不到檀羽冲竟然说得如此坦率,不觉反而吓得慌了。

 御林军军官符强忙打圆场,说道:“檀贝子说笑了。年先生,你的说话也是多了一点,还不快向贝子赔罪?”要知符强虽然知道内情,但以他这样低微的身份,却是怎也不敢得罪武林天骄的。

 年震山慌不迭的赔罪,自找下场台阶,说道:“檀贝子言重了,年某岂敢疑心贝子?”接着回过头来,对孟霆说道:“事情既经檀贝子说清楚了,请孟老镖头恕我适才胡闹,告辞了!”

 檀羽冲忽道:“年先生,你别走呀,事情还未了呢!”

 年震山变了面色,说道:“檀贝子,我已经向你赔过罪了,不知檀贝子还要我怎样?”

 檀羽冲哈哈一笑,说道:“我说过要按江湖规矩办事的,怎能让你吃亏?你不是要分孟霆保那支镖的镖银的吗?”

 年震山大为尴尬,只得抱拳说道:“年某不敢。”

 孟霆不想节外生枝,跟着也说:“檀大侠,你忘记啦,那次你可并没付我镖银的呀。”

 檀羽冲道:“咱们是老朋友,你不收我镖银,我当然不必和你客气。但这位年先生是远道而来向你索取补偿的客人,他那次劫镖,又的确是吃了亏的。按江湖上的规矩,咱们岂能让他白走一趟?这样吧,我替你赏他一千两金子!”

 话犹未了,一串珍珠已是拿在手中。檀羽冲把这串珍珠一扬,说道:“在座高朋,料想不乏识货的行家,请看看这串珍珠,大概还值得一千两金子吧?”

 珍珠发出柔和的光芒,虽然是白天,众人也感到耀眼生缬。马如龙哈哈笑道:“这串珍珠,一共百颗,难得的是每一颗都这么圆润大小。依我估计,拆开来卖,每颗最少值十两金子,合成这串珠串,那就非得一千两金子不行了!”

 檀羽冲道:“好,那就当作是一千两金子吧,现在给你了,年先生,你接呀!”

 珠串抖得笔直,向年震山递去,在座的武学行家一看,就知武林天骄是有意较考年震山的本事。

 年震山惶然道:“年某不敢受领贝子重赏!”可是他不要也不行了,那串珍珠已是送到他的面前,珠串的一端对着他胸口的穴道。

 年震山好歹也算得是江湖上的一个成名人物,如今给武林天骄当着众人的面,将他迫得下不了台,不禁也是动了怒气,暗自想道:“听说武林天骄和完颜王爷作对,我一直以为乃是谣言。但从今日的事情看来,武林天骄竟然包庇耿照的儿子,人言恐怕是不假的了。只要王爷给我撑腰,我怕他作甚?哼,他当众较考我,我就让他当众丢脸!”当下说道:“谢檀贝子──”便即伸手抓那一串珍珠。

 他本来是想用大力鹰爪功抓碎那串珍珠,表明自己不是贪财,同时令檀羽冲出丑的。不料他这句话“谢檀贝子厚赐”的“厚赐”二字尚未曾说得出来,指头和珠串一碰,登时虎口如受雷轰电击,陡然一震,竟是不由自己的连连后退,而且稳不住身形,退了几步,就跌了个四脚朝天!

 武林天骄微笑道:“年先生,你行这样大礼,我可是担当不起。”

 年震山一个鲤鱼打挺翻起身来,羞得满面通红。可是论身份,论武功,他和武林天骄都是差得太远,纵然又羞又怒,却是不敢发作。

 符强见他下不了台,只好再次给他解窘,说道:“我知道年先生是个很讲义气的江湖朋友,冲着檀贝子金面,他如何还能收取孟老镖师的镖银?檀贝子,请你给他一个面子,把宝贝收回吧。”

 年震山趁势磕了个头,道:“多谢檀贝子看得起我,贝子的厚赐我是决不敢收。”索性以假当真,把自己摔这一跤,当成是向檀羽冲行磕头的大礼。

 檀羽冲道:“年先生,你既然自己愿意吃亏,我也不便勉强你受礼了。这串珍珠,我就改作送给孟老镖头的贺礼吧。孟老镖头,咱们是老朋友了,你也不受,那就是看不起我。”孟霆不好再推,只得收下。

 檀羽冲这手超卓的武功一显,满堂宾客都是惊得目瞪口呆,此时方始透得过一口气来。

 坐在耿电后面的两个客人窃窃私议,一个说道:“年震山以大力鹰爪功称雄江湖,据说数十年来罕逢敌手,想不到他碰上了武林天骄,竟是不堪一击。”一个说道:“檀贝子若是没有这样出神入化的功夫,他也不能称作武林天骄了。”

 杨浣青在耿电耳边悄悄笑道:“年震山这次当真是应了一句俗话:‘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忽有两个客人挤上前来,说道:“借光,借光,让我也看看热闹。”耿、杨二人是坐在前面第三排靠近角落的位置的,旁边恰巧还有两个空位,那两个客人挤上前来,就坐在他们旁边。

 耿电听得声音好熟,侧过脸一瞧,这一喜非同小可,原来这两个硬挤上来的客人,不是别人,正是黑旋风和轰天雷。

 耿电说道:“你们怎的这样晚才来?”黑旋风低声说道:“我们是避难来的!”

 耿电吃了一惊,问道:“你们碰上什么人了?”黑旋风轻轻一嘘,说道:“过后再谈,咱们先瞧热闹!”

 年震山吃了大亏,无须再留,便要告辞。马如龙不想令他太难堪,说道:“年先生,你老远来到这儿,总得在礼成之后才走呀,俗语说得好,江湖上的汉子‘不打不成相识’,你和孟老镖头的梁子已经揭过,大家也不必存有什么芥蒂了。今后我们镖行的人在江湖行走,还得你老兄卖给面子呢。”

 年震山大感尴尬,走的话似乎显得自己气量太窄,不走的话又实在觉得难堪。正在踌躇之际,忽听得外面有吵闹之声。但因礼堂内边也是闹哄哄的,不是仔细听的话,就听不见。

 归伯奎出去一看,回来向师父悄悄禀告:“外面来了一个青袍老者,一个蒙古武士,说是要向你老人家道贺,孟师弟不许他们进来,他们现在正在大吵,看样子孟师弟再不许他们进来,他们就要动武了。”

 孟霆怒道:“我和蒙古人从没交情,咱们镖局也不会到蒙古保镖,用不着和他们套甚交情。”

 震远镖局总镖头邓山君和大都名武师薛兆都是姜桂之性,心里想道:“金国目前虽然是在向蒙古求和,但这是在秘密进行的,还未成为事实,表面上蒙古和金国还是敌国。我们得罪个把蒙古武士,谅也不会就闯出了什么大祸了?”于是同声说道:“孟老镖头,你不喜欢这两个客人,待我们给你挡驾。”

 邓山君和薛兆都是一等一的功夫,孟霆、马如龙等人料想他们可以应付得了。此时礼堂内的宾客,还未知道外面闹事,马如龙不想张扬,弄得大惊小怪,在邓、薛二人出去之后,便即说道:“吉时已届,孟老弟,你这就先行金盆洗手罢。”其实原定的“吉时”(午时)早已过了。

 一般的宾客听不见外面吵闹声,具有深厚内功的孟霆却是听得见的。就在他要“金盆洗手”的时候,忽觉外面突然静止下来,不禁大为诧异。要知继续吵闹不足为奇,突然静止,那就是暴风雨之前的预兆了。

 果然心念未已,便听得大门“乓”的打开,邓、薛二人首先疾跑进来,高声叫道:“有贵客到!”

 他们二人本来是准备出去打架的,如今却自动跑回来充当“知客”,即使是惯经风浪的孟霆,也不禁大吃一惊了!

 众宾客更是大为惊诧,心里都在想道:“邓山君和薛兆也不是没有见过大场面的人,来的不知是什么奢拦人物,竟令得他们如此慌张?”

 就在众人屏息以待之下,只见孟霆的长子孟铸已是陪着四个“贵客”,走入礼堂,一脸孔很不自然的神气。

 这四个“贵客”一出现,所有的人,包括主人孟霆在内,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原来走在前面的两个人竟是金国的皇侄完颜豪和一个披着大红袈裟的蒙古喇嘛。

 完颜豪以“贵公子”身份,平日在京城里经常走马章台,寻欢作乐,许多人都认得他。和他并肩而进的那个蒙古喇嘛,众人虽不知道是谁,但见完颜豪对他神情恭谨,心中也已猜到几分了。

 孟霆无可奈何,只好暂缓“金盆洗手”,上前见礼,说道:“小王爷光临,教草民如何担当得起?”

 完颜豪哈哈笑道:“蒙古的大国师龙象法王你还未曾认识吧,法王今日一到,听说你的镖局举行大典,他想见一见各方的英雄好汉,所以席未暇暖,就要我陪他来你的镖局啦!”

 果然不出众人所料,这个喇嘛,竟是刚到金京的蒙古国师!

 一个完颜豪以“小王爷”的身份来到镖局已是极不寻常之事,作为金国上宾的龙象法王居然一入金京就来镖局,那就更是稀奇了。

 孟霆早就猜想来客必然大有来头,可还做梦也想不到竟是这两个人!

 龙象法王打了个哈哈,说道:“我在和林,也曾听说过贵镖局的大名,今日难得适逢孟老镖头的封刀大典,是以特来道贺,红花绿叶都是一家,贫僧和孟老镖头也都是同属武林一脉,孟老镖头你就不必拘礼了。”

 孟霆本就不想向他行礼,趁势便道:“多谢法王抬举,真是给孟某脸上贴金了。请上坐吧。”抱拳一揖,毫不客气的就以普通的宾主之礼待他。

 完颜豪很不高兴,暗自道:“法王不屑和你一般见识,我可不能容你如此放肆。”他正要设法作弄孟霆,忽然看见人丛里的武林天骄檀羽冲!

 檀羽冲是完颜豪的长辈,武功也是远远在他之上,完颜豪突然在人丛之中发现了他,不觉大吃一惊。

 皇室内部的纠纷,完颜豪当然是不敢公开暴露的,他只好暂时佯作不见,暗地盘算待会儿怎样应付武林天骄,心里想道:“檀羽冲不会无因而至,难道他竟预先知道我要到这镖局不成?不过也说不定他和孟霆本来就是朋友?”完颜豪有了顾忌,一时间却是不敢为难孟霆了。

 完颜豪又再想道:“当今皇上对檀羽冲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恶感,只是他这一回来,我的爹爹恐怕是有如芒刺在背了。好在有龙象法王在此,我不必怕他,他也总得给我爹爹几分面子吧?”

 完颜豪仗着有龙象法王撑腰,胆气复壮,接着便对孟霆说道:“这两位朋友适才与令郎有点误会,待我替他们解释解释。”

 和完颜豪、龙象法王一同进来的那个青袍老者和蒙古武士,别的人不认识他们,轰天雷和黑旋风、耿电他们却是认识的。青袍老者是秦龙飞新拜的师父萨怒穷,那个蒙古武士则是拖雷的随从卜钦罕。这两个人昨天才和他们在西山的秘魔岩交过手。

 黑旋风悄悄和耿电说道:“看来这次我要避难也避不成了。”原来他们在途中碰上青袍老者和那蒙古武士,虽说他们已经改容易貌,青袍老者还是起了疑心,是以他们一路追踪,追到了虎威镖局,同时叫人回去禀告完颜豪和龙象法王。

 黑旋风和轰天雷先到,守门的孟铸早已得到耿电交代,听他们说得言语相符,马上就放他们进去。接着追踪而来,后来才到的萨怒穷和卜钦罕,孟铸可就不肯随便放他们进去了。

 幸亏他们正在争吵之际,一方面是龙象法王与完颜豪业已到临,一方面是邓山君和薛兆从里面出来,孟铸这才没有和他们动手,否则这个亏可就要吃得大了。

 完颜豪替他们介绍,说道:“这位是家父特地从塞外礼聘来京的高人萨怒穷萨老先生;这位是蒙古大汗的金帐武士卜钦罕!”萨怒穷哈哈笑道:“高人二字不敢当,我只是个山野鄙夫而已,令郎刚才还不敢相信我是王府的人呢!”

 群豪听了这两人的来历,不觉又是一惊。要知萨怒穷虽然罕到中原,但早在二十年前就已是名震西北的一个大魔头,中原的武林人士听过他的名字的自也不少;至于“金帐武士”则更是许多人耳熟能详的了。“金帐武士”是成吉思汗赐给国内勇士的称号,整个蒙古汗国只有一十八名“金帐武士”,尊贵无比,稍为留心蒙古国情的人都知道的。即使完颜豪和龙象法王没有来,只是他们两人出现,亦已足以轰动全场了。

 孟铸忍住了气,说道:“当时小王爷还没来到,你们一无王府公文,二无熟人带行,我怎能轻易相信你们的话?”

 孟霆喝道:“多说什么,还不赔罪!”

 完颜豪哈哈一笑,大刺刺地说道:“不知不罪,一点小小的误会,讲明白了也就算了,孟老镖头不必责怪令郎。不过有件事情,却是须得请老镖头包涵包涵。”

 孟霆说道:“小王爷有甚吩咐,直说就是。”

 完颜豪道:“萨先生,你来说吧。”

 青袍老者冷冷说道:“孟老镖头,我想在你的客人之中找两位朋友。”

 孟霆道:“不知萨先生找的是哪两位?”

 青袍老者说道:“一位是绰号黑旋风的风天扬,一位是绰号轰天雷的凌铁威。”

 这两个名字一说出来,满堂宾客又是大吃一惊,心中俱是想道:“原来他们不是给孟霆贺喜来的,是为了捉拿钦犯来的。”

 孟霆心情紧张,面色却是丝毫不露,淡淡说道:“萨先生,你找错地方了。我今日请的客人,并无姓风和姓凌的在内。”

 青袍老者道:“我亲眼看见他们到你这里来的。”

 孟霆说道:“恐怕你是认错人了吧?”

 完颜豪已是等得甚不耐烦,便即说道:“是不是认错人,你让他们一搜,不就立刻可知真假了么?”

 孟霆怒火中烧,心里想道:“我若让你公然侮辱我的宾客,我今后还能有脸见人吗?”但俗语云:“在人檐底下,不得不低头”,孟霆倘若拒绝他们搜查、认人的话,只怕马上就有大祸临头!饶是孟霆经过无数大风大浪,这一来也是不知如何是好了。

 正在气氛十分紧张之际,忽听得一个人冷冷道:“萨怒穷,我在这里,你不用找了。”走出来的正是武林天骄。

 萨怒穷进来的时候没有完颜豪那样留心注意,直到武林天骄走了出来,他才发现。这一发现令他心胆俱寒,原来他在二十年前,就是由于败在武林天骄手下,这才被迫销声匿迹,过了二十年之久,方敢出山的,虽然他业已练成毒掌功夫,自忖还不是武林天骄的对手。

 武林天骄走了出来,完颜豪当然是不能装作看不见了,当下只好上前行礼,说道:“檀贝子,你几时回来的?我爹可正在想念你呢。”

 檀羽冲淡淡说道:“我的贝子不是早已有人承继了么?我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百姓。小王爷,你这样多礼,我可担当不起。”

 当年檀羽冲出走之后,他的叔父檀道雄奏请金主完颜亮,把世袭贝子的名位让给他自己的儿子檀世英继承,这件事情是得到完颜豪的父亲完颜长之的支持方才成功的。檀羽冲旧事重提,完颜豪不禁面上一红,说道:“当今皇上,也还是在想念你的。你这次回来,定能上邀圣眷,世袭贝子,何足稀奇,皇上另外给你封王,那也是意料中事!”

 檀羽冲冷笑道:“我若是贪图富贵,当年也不必离开京城了。你要我入朝面圣,或者去见你的父亲,这些事暂且缓谈,我现在是以武林中人的身份,来到虎威镖局,做孟老镖头的客人的。萨先生找我的事情,我得先和他有个交代!”

 萨怒穷又惊又气,心里想道:“你这分明是恃强欺我,硬把事情揽到自己身上。”但也只好赔着笑脸说道:“檀贝子,我找的朋友,可不是你啊!”

 檀羽冲绷着脸说道:“二十年前,咱们就有过‘交情’的了,你不承认我是你的老朋友么?”

 萨怒穷忍气说道:“是,是。多蒙贝子抬举,把我当作朋友。我可不敢高攀。不过我现在找的是另外两位朋友。”

 檀羽冲道:“你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了,他们是何等样人?”

 萨怒穷道:“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檀贝子,你没听见?”

 檀羽冲淡淡说道:“没听见。你再说一遍。”

 萨怒穷只得忍气吞声,再次说道:“一个是绰号黑旋风的风天扬,一个是绰号轰天雷的凌铁威。都是二十来岁年纪,凌铁成长得黑些,像是个乡下干庄稼活的小子。”

 檀羽冲道:“我一直在这里,从没见过你说的这两个人。”

 萨怒穷道:“或许他们已经乔装打扮,瞒过了檀贝子的眼睛。”

 檀羽冲道:“你找他们干嘛?”

 萨怒穷把眼睛望着完颜豪,不敢马上回答,完颜豪赔笑说道:“实不相瞒,这两个人乃是朝廷所要缉拿的钦犯。”

 檀羽冲道:“虎威镖局在大都也开了十年了,他们做这样大的镖行生意,你以为他们敢于窝藏钦犯么?”

 孟霆忙道:“萨先生别开玩笑,孟某今日正要闭门封刀,如何能有这样天大的胆子,胆敢窝藏钦犯?”

 完颜豪道:“我不是说你窝藏钦犯,我是恐怕这两个人瞒着你混进来,借你虎威镖局这块金漆招牌庇护,所以我才请你让萨先生搜一搜。”

 檀羽冲蓦地板起脸孔,说道:“小王爷,这里是镖局,可不是衙门!”

 完颜豪道:“檀贝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檀羽冲道:“今天是孟老镖头的喜庆日子,你们却来搜查客人,是不是要把他的镖局当作你们办案的衙门了?哼哼,我是孟老镖头的客人,你不给主人面子,也就是有意和我为难了!”

 完颜豪道:“檀贝子,你别误会……”话犹未了,檀羽冲已是截断他的话,接着说道:“没什么误会,我问你,你到底是来向孟老镖头道贺的还是来办案的?”

 完颜豪道:“我是有心来贺喜的,不过……”

 檀羽冲道:“没有什么‘不过’的了,在这里的都是武林朋友,我不管你是什么人,到这里就该守武林规矩!你要办案,待这里的喜事过了,走出这座镖局的大门,你再办吧!”

 完颜豪道:“这个,这个……”

 檀羽冲冷笑道:“什么这个那个?在你的眼中,大概我也是钦犯吧?你不如押我回去,总抵得过捉那两个人吧?”

 完颜豪满面通红,说道:“檀贝子言重了,小侄哪里敢有这个存心?”心里则在想道:“若然先帝还在,岂能容你重回大都?你本来就是钦犯!”

 原来金国现在的皇帝完颜雍,是以旁支继承“大统”的。完颜亮荒淫无道,失尽民心,兵败瓜州之后,被部下所杀,完颜雍笼络宗室亲王和统兵的大将,方始得登宝座。檀羽冲是最早反对完颜亮的一个人,他虽然没有参加拥立完颜雍之事,但对完颜雍来说,完颜亮的被推翻,檀羽冲也有一份间接的“功劳”。故此完颜雍对檀羽冲虽然谈不上有什么好感,却也没有什么恶感。檀羽冲的“背叛皇室”的罪名,在完颜雍登位之后,也早已取消了。完颜豪就正是因为这个缘故,不能不对檀羽冲讨好的。当然为了怕吃眼前亏,也是他要讨好檀羽冲的一个原因。

 萨怒穷最怕的人本来就是檀羽冲,此时见完颜豪也不敢替他作主,心里更是慌了,只得自打圆场,说道:“那两个人到底是不是黑旋风和轰天雷,其实我也不敢断定。只是我觉得似乎有点相似罢了。看错人也是有的。孟老镖头,我这一来吵扰了你,实在不好意思。我在这厢向你赔罪啦。”

 孟霆说道:“萨先生,你这样说小老儿可是担当不起,我但求能够过得个安乐的晚年,这就要拜萨先生之所赐了。”他这话对萨怒穷暗藏讥讽,但萨怒穷也只好当作不知了。

 檀羽冲也不想做得太过份,当下见好收蓬,便即哈哈一笑,说道:“好啦,如今雨过天晴,咱们一同庆贺孟老镖头的封刀大典,大家可别杀风景啦。”

 不料檀羽冲想要“见好收蓬”,却还有一个人不肯放过他。

 这个人是蒙古的国师龙象法王。

 龙象法王跟着哈哈一笑,走上前来说道:“小王爷,这位檀贝子你怎么不给贫僧引见引见?”

 完颜豪笑道:“我以为你们是早就相识的了。”

 龙象法王哈哈大笑道:“武林天骄的大名我是闻名已久的了。听说檀贝子是金国第一高手,今日得见,何幸如之!”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6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